淫娃本色

我全身癱軟無力,雙腿開開的躺在床上,小穴一開一合,濃稠的精液緩緩流出。

阿德坐在我身邊,把他剛射完的大棒插進我嘴裡讓我吸吮,他是我的砲友之一。

我一手握著阿德那沾滿我淫水的肉棒,舌頭輕輕的舔著還溫熱的龜頭,

另一手則是沾著小穴的精液塗在自己肚子上。

大家好,叫我櫻桃奶油吧,我是個台北人,現在讀台北某科技大二。

我有著一副看起來很清純的娃娃臉,但其實我很淫蕩。

17歲的時候把初夜給了當時的男友,交往期間也滿常做愛的,我還滿喜歡做愛的感覺。

害我從氣質妹變成淫娃的就是我失戀的那陣子,剛好是高中升大學的暑假剛開始的時候。

我的一個好姊妹說要安慰我,於是就拉著我去夜店買醉。

後來有兩個男的來搭訕我們,看起來就是一副想吃了我們的樣子,

而且明明只說了一兩句話而已,手就搭到我肩上來了,

彷彿跟我很熟一樣,手還不安分的不時觸碰我的胸部。

我的好姊妹看起來完全的醉了,另一個男人的手就這樣直接伸進她衣褲裡搓揉胸部和小穴。

摟著我的男人在我耳邊問我要不要玩更刺激的遊戲,我大概已經猜到他說的是什麼,

本來是想離開這是非之地,不過我也已經半醉半醒了,連走路也有困難,

再加上有一段時間沒有做過愛,也就答應了他們,誰知道這會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

那一夜我和我的姊妹被他們輪流抽插,不知道做了幾次。

那天我被插的欲仙欲死,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歡愉,除了是第一次被陌生人抽插,

也是第一次多P,我和我姊妹後來累到睡死了,睡夢中還隱約感到有人在進攻我們的小穴,

隔天我們雙腳都合不太起來,下體還紅紅腫腫的,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那一夜這麼荒唐。

那一夜之後,我突然覺得一夜情似乎滿刺激的,而且我兩腿之間那張淫蕩的嘴也時常跟我抗議想多吃一點。

九月中大學開學,暑假才剛開始,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不如就好好利用來餵飽那張淫水直流的嘴吧!

其實,一夜情的男人還真不是普通容易釣到,我本來以為我很難找到好吃的肉棒,但幾乎是百發百中。

再跟大家自我介紹詳細點吧∼我的身高163公分,體重42公斤,但別因此小看我的胸!

雖然我沒有很高,而且瘦瘦的,但我的胸部有32C唷!

另外,我的外曾祖母是俄羅斯人,我有八分之一的外國血統,因此我的膚色較一般女性要再白皙一點,

頭髮也有點自然紅,所以我乾脆把一頭秀麗的長髮挑染成紅棕色。

自我介紹完啦∼現在回到我釣男人的方法:

我一開始都是去夜店找目標,故意穿比較露的衣服,像是低胸無袖上衣搭個迷你裙和長襪之類的,

然後在目標耳邊有意無意的暗示,或是乾脆直接醉倒在目標旁邊,醒來後都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

下半身被脫個精光,身上可能被噴滿了精液,身邊可能也散落不只一個用過的保險套。

在夜店有時候一釣起來就是好幾個,之前曾經一次釣到三個男的,然後就玩起4P,

但那次之後我就再也不玩4P了,因為實在太累。

一個人插我嘴,一個人跨坐在我身上,抓著我渾圓的乳房乳交,另一個扳開我雙腿抽插,然後三個人輪流。

由於我不玩肛交,所以如果玩3P我還可以應付,頂多就一前一後被夾攻,我還是最愛一對一。

後來我覺得去夜店的開銷有點大,於是我就兩種釣魚法並行,那就是去網路聊天室找精蟲充腦的男人囉。

現在想想,我以前那段日子真的是淫蕩到了極點,曾經一個禮拜每天晚上都有約一夜情。

而且其實我不喜歡男人戴套,因為這樣我就感受不到最直接的肉慾,

雖然如此,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射在我身體裡,要天時地利人和,我才會同意被內射。

現在的我已經變得很乖,不見網友,不再玩一夜情。但是,還是得滿足性需求嘛!

所以我從以前一夜情的對象中挑了三個人當現在的砲友,滿足我的淫穴。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特質,我就來一一敘述吧!
(B) 我超nice的學長

我最喜歡的是我的直屬學長,他大我兩屆,稱他是砲友有點對不起他,

我比較想把他當成主人看待,因為我自認是他的玩物。

我們的關係起於我大一時的的第一次家聚,當時學長大三。

那是星期五的晚上,家聚結束後,其他的學長姐各自離開,

學長騎車要回學校宿舍,剛好跟我家同方向,於是學長就順路載我回家。

其實我當時就有一點想嘗嘗學長的肉棒滋味,學長並不能算是大帥哥,

他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應該說是斯文,他對我來說有一股獨特的吸引力。

我雙手環著學長的腰,胸部緊緊貼著他的背,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但其實我們那時候才認識不到三小時而已。

學長把我送回租屋處後,正準備要走,我叫住了他。

「學長∼先在我家坐一下嘛!」我想把學長騙進家裡撲倒。

「咦?不用啦,我回宿舍就好啦!」學長客氣的拒絕了。

「沒關係啦∼來嘛!」我拉著學長的手。

「啊…喔,那我過一下就回去囉。」學長無奈的答應了,並把車停好。

「嗯∼十分鐘也好啊∼」我送給學長一個微笑,這將是他人生最長的十分鐘。

我住的地方是一棟舊公寓,有一個客廳,一個廚房和三間套房,

另外兩個室友都回家度周末了,全家只有我一個人在。

「學長∼你先在客廳坐一下唷∼」我拿了一瓶飲料招呼學長,然後回房間準備。

當學長看到我再次出現在他面前時,差點把口中的飲料給噴出來,

因為我只穿了性感的黑色蕾絲胸罩和內褲。

「學妹,妳在做什…唔!」學長話還沒說完,我彎腰吻上了學長的唇。

學長的手抓著我的肩膀想把我推開,我也伸手去抓住他的手,

在一陣慌亂之中,學長的手勾到了我胸罩的肩帶,一把扯下了我的胸罩,

我的乳房彈跳出來,我抓著他的手去搓揉我的胸部。

「學長,你把我的胸罩拉掉了…」我跨坐到學長身上,把學長的臉埋進我的胸部,

學長還是試圖把我推開,無奈我跨坐在他身上,讓他難以成功。

「學妹,妳…唔唔唔!」學長好不容易掙脫我的胸部,卻又被我的唇封住。

我貪婪的吻著學長,舌頭不斷的與學長的舌頭交纏,

學長仍然奮力的想推開我,不過一點用都沒有,

他大概知道無法擺脫我,後來不再反抗,而且一點反應都沒有,就這樣任我擺佈。

舌吻了五分鐘後,我滿足的舔了舔嘴唇。

「學長,對不起。」我伸手摀住學長的嘴,學長兩眼無神的望著我。

「請你跟我上床,用滾燙的棒子懲罰我吧!」我拉著學長的手撫摸我的胸部。

學長依舊只是望著我,一句話都沒說,學長的表情讓我有點害怕。

「對不起……」我從學長的身上起來,撿起掉在一旁的胸罩,失落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我聽見學長起身的聲音,我大概讓學長不高興了吧。

我才剛走進房間,有一雙手從後方環住了我。我轉頭一看,與學長四目相望。

「這樣做,妳會高興嗎?」學長的雙手向上移動,輕輕撫摸著我的雙乳。

「如果會的話,就隨便妳吧。」學長的手稍稍加重了力道。

我和學長滾到床上火熱的香吻著,學長緊貼著我柔軟的身體,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體溫。

我翻了個身,把學長壓在下面,我的雙乳在他的胸口磨蹭著,



乳頭也由於摩擦而開始硬挺起來,我的臉頰熱熱的,想必是一片緋紅。

「妳的臉紅紅的,」學長玩弄著我的乳頭,一邊摸我的臉。

「好像櫻桃一樣,很可愛。」學長一邊說著,一邊讓我舔他的乳頭。

「那學長想不想嘗嘗看小櫻桃呢?」我轉了個方向,讓學長的臉正對我的跨下。

我把學長的內褲剝掉,握著學長的肉棒開始啜起來,

肉棒跟一般人差不多大,肉棒在我的嘴裡一跳一跳,彷彿有生命力似的。

學長慢慢的脫掉我的黑色蕾絲內褲,因為我本來就沒有什麼陰毛,

因此嬌嫩欲滴的小蜜穴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在學長面前,學長也輕輕的用一隻手指撫摸著。

「學長的肉棒好好吃唷∼」我吞吐著肉棒,學長輕輕的摳著我的小穴。

接著,一隻手指伸了進去並溫和的抽動著,然後是兩隻手指。

學長漸漸加快了手的抽動速度,我的淫水也越流越多,然後,學長的舌頭鑽入了我的小穴。

剎那間,似乎有一股電流從兩腿之間傳遍了全身,讓我嬌軀微微一震。

「學妹的小櫻桃也很可口呢!」學長的舌頭舔遍了小穴,不時鑽入嫩肉之中。

喔∼想必學長的臉上沾滿了我的淫水吧!

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學長臉上,讓學長好好的品嘗我的淫穴,

直到我淫水氾濫成災,濕到不能再濕的時候。

我把學長推倒在床上,跨在他的腰上,把小穴對準挺立的肉棒緩緩坐下,

兩腿之間傳來被填滿的熟悉感,學長的表情看起來也很滿足。

「啊啊…!嗯嗯嗯!哈!」我雙手扶在學長的胸口,然後擺動著翹臀,扭動著纖腰,

肉棒在我的小穴中抽動,肉壁也用力地吸住肉棒,深怕它跑出去一般,因此我得到的快感非比尋常。

我就這樣騎在學長身上動了好久,其實敏感的我已經高潮一次了,但我卻不想停止腰的擺動。

學長這時坐起身來抱住我,開始上頂著我,

他每往上頂一下,我就配合著律動往下坐一下,因此每一下都直擊我的最深處。

「嗯∼嗯!啊!嗯!唔!嗯!嗯!」每一次插到最深處都讓我叫出聲來,

學長捧著我翹臀的手往內側伸入,手指按壓著我那兩片嫩肉,

伴隨著抽插的快感,更是讓我嬌喘連連。

「嗯─────────!」我雙眼緊閉,兩腿一夾,再次達到了高潮。

「哈……哈……哈……」我全身無力地抱著學長,學長輕輕的把我放在床上躺著。

「現在換我來為學妹服務吧。」學長扶著我的大腿繼續抽插,

我微微一笑,享受著學長溫柔的抽插。

「啊……啊啊……好舒服……」隨著學長逐漸加快速度,我又開始呻吟。

「嗯啊、啊、嗯!」我的小穴被插得淫聲四起,淫水也濺得我們兩腿都是,

與汗水混在一起的味道在這房間內形成一股淫亂的氣息。

我的雙手沒有閒著,一手抓起在微微晃動的胸部,

另一隻手則是摸到充血腫脹的陰蒂開始揉捏,好讓自己可以得到更大的快感,

同時也盡力讓小穴夾緊,感覺正在抽插的肉棒。

就這樣溫和緩慢的抽插了十幾分鐘後,學長放開了我的大腿,

改抓著我的腰並且上半身前傾,開始快速擺動腰身抽插我的小穴。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學長把我送上了第三次高潮,同時也在我的體內注入了滾燙的精液,

學長翻了個身躺到下面,讓我喘著氣趴在他身上,學長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背。

「學妹,對不起。」學長看著我緋紅的臉,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跟我道歉。

「請問我可以射進妳的身體裡嗎?」學長冒出了這句話。

「噗哈哈哈!」我被學長認真的神情給逗笑了。

「討厭啦!都射在裡面了才問人家∼懷孕了就找你負責!」我故作生氣。

「那趕快弄出來吧。」學長說完就要抽出肉棒,要幫我把小穴裡的精液弄出來。

「不要拔出來∼我想體驗學長的熱情…」我阻止了學長,讓肉棒留在我體內。

「今天是安全期,沒關係的∼」我親了學長一下,學長也吻了我的臉。

「學長你好棒∼把人家弄得好舒服,以前一定跟很多女生玩過喔!」

我用頭髮搔著學長的脖子,學長則是輕輕的摸著我的頭。

「事實上呢,這是我的第一次。」學長吐出的這句話真的讓我嚇了一跳。

「咦?那我奪走了學長的第一次耶!」我吐了吐舌頭,學長當時是單身狀態。

為了表示歉意,那天後來我讓學長用肉棒懲罰了我好幾次,

而且剛好是周末,我們連續三天不斷做愛,而且我每次都要學長射進來,

真不知道是學長懲罰我,還是我在懲罰學長呢?

聽說禮拜一早上學長回宿舍的時候,他跟他的室友說他不小心掉進地獄了,拼了命的逃回來,

我的學長真的很幽默耶!

其實我的暱稱「櫻桃奶油」就是學長取的,

當時學長看我臉紅紅,說我很像櫻桃,然後我就把小穴說是小櫻桃。

那天學長最後一次內射完,抽出肉棒後,大量精液從我的小穴流洩而出,

因為那三天我都不讓學長把肉棒拔出來,除了要上廁所之外。

三天份的精液覆滿了我的小穴,學長說小櫻桃沾了滿滿的奶油,

所以我就用櫻桃奶油當做暱稱啦!

學長另外一個很棒的優點就是,他不像其他一夜情對象或是砲友,

他們無時不刻的只想跟我上床然後中出我。

學長從來不主動跟我說想上床,每次都是我去纏著他說小櫻桃想要奶油,

而且要一直纏著他,學長才會跟我做愛,

不然學長常常只幫我舔小穴,弄的我溼答答卻不給我肉棒。

有了親密關係之後,我跟學長的關係當然越來越好,

我常大喇喇的挽著學長的手,全系的人都以為我們在一起了。

由於學長單身,但又有我這個淫蕩學妹,我想學長是不可能交到女朋友的吧!

所以學長生日那天,我邀請學長到我們家幫他慶生,指的不是我租的地方,而是真正的家唷∼

那個星期剛好老爸老媽都出國了,家裡只有姐姐,我和妹妹。

我們三姊妹各相差兩歲,姐姐跟學長同屆,但比學長小幾個月;而妹妹當時則是高二。

看到這裡就應該猜到我的意圖了吧,沒錯,我要把學長跟我那氣質又漂亮的美女姐姐送做堆!

哈∼現在學長跟姐姐穩定的交往中,但是他們還沒上過床,

只有互相愛撫和口交而已,姐姐到現在都還是處女。

不過我準備的生日大禮可不只這樣喔∼我還把我可愛的大眼妹妹當作生日蛋糕送給學長,

學長雖然一時錯愕,但是在姐姐不想管,我在旁邊起鬨,還有妹妹鼓起勇氣告白之下,

學長最後把當時17歲的妹妹給破了處,用妹妹的落紅為慶生會畫下完美的句點,

我們三姊妹都被學長給吃掉了,學長同時也擔任妹妹的家教。

妹妹到現在為止都只跟學長上床,學長是她目前生命中唯一一個男人,

同時,跟學長上過床的也只有我跟妹妹。

有時候我和妹妹會一起跟學長來個姊妹雙飛,讓氣質的姐姐在旁邊既生氣又忍不住的自慰。

嘻嘻∼妹妹說等她高中畢業就可以讓學長射在裡面了,我真是等不及那天的到來呢!

此外,學長的空閒時間都被我們三姊妹占據了,

星期一和星期四要和姐姐約會;星期二和星期五要想辦法解決我;

星期三和星期六要幫妹妹上家教,會不會上到床上去就不一定了。

幸好學長不知道我當初本來還想拉表姐和表妹一起來呢∼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