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七)

(七)

望著豪帶著他的弟弟小傑頭也不回的離開了KTV,我連寄託自身最後意識的容身之處都消失了,我徹徹底底的崩潰了!

剛剛被灌到肚子裡的酒不再受到我意志力的強烈抵抗,酒精在我的血液裡發揮了作用,完全成為了我的主宰,我終於在被心上人背叛遺棄的辛酸失望中醉倒了。這樣也好,這樣我就不會再被失落,悲傷,痛苦,屈辱,恐懼種種更甚於肉體疼痛的情緒來折磨了。

原本環住抵拒大支的雙手「啪搭」一聲向身體的兩邊垂落,掆住大支髂骨抵抗他雞巴深入的大腿也失去支撐的力量慢慢的向身體兩旁攤了開來,這次,我真的變成了躺在沙灘上任浪濤拍打,隨波搖盪的一條死魚,不!確切的說,我變成了攤開在肉肆裡的宰體,癱放在屠戶的俎案上,由著那肥滿油膩的屠夫隨意的翻騰蹂躪,切割淩遲。

大支緊緊的抱著我,把他的身體完全趴在我的身上,擡起了他的屁股快速的抽動著插在我身體裡的大雞巴,高聲的嚷著:「呃!呃!呃!好爽!好爽!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

我張開的秘穴正在遭受著侵略者用他的肉棒在裡面粗暴的連續突刺,但是我完全陷入了呆滯的狀態,對強暴不再有任何的抗拒,任我的肉體軟陳在屠宰場的砧板上,隨屠戶用長在他下體的凶器恣意的刲剁宰割。

我眼神渙散,完全無感於自己嬌潤雪白的胴體在大支巨大的雞巴像疾風驟雨般的摏搗肆虐下,如在驚濤中的一葦小舟,隨著大支的狗公腰像駭浪洶湧般的拍擊抽送而劇烈的在沙發上擺盪飄搖。只是呆愣愣的望著遙遠的地方,失神的不停喃喃自語著:「豪不要我……豪不要我……我說錯話了……我想回家……」

嫩白的乳房在胸前上上下下的搖晃著,像極了可口的奶酪布丁,飽滿而有彈性的隨著抽插搖擺,兩顆粉嫩的乳頭就像裝飾在奶酪上的鮮櫻桃,在搖晃的布丁上不停的抖動。

大支把兩手放到我的胸前捏住我豐滿柔軟的雙乳,噘起他的嘴唇噙住了我的奶頭又吮又舔,就像是品嘗裝飾在奶酪上的鮮甜櫻桃一般。伴隨著他品嘗裝飾在奶酪上的鮮甜櫻桃的同時,他的下體抽送越來越快,還爽得不停的發出叫聲:

「哇靠!真爽!真爽!……喔!……喔!……喔!爽啊!幹處女穴就是不一樣!……」

我虛弱的打斷了他的話:「我不是處女,我是那個來了……」

我不甘心,不願面對被破處輪姦的現實,不想讓這個色鬼稱心如意的覺得他也享用了我的初夜,我只想欺騙自己,處女貞潔是心愛的人奪去的,我昧著心用近乎囈語的聲調無力的反駁著,說是反駁,其實更像是說給自己聽安慰的。

「啪!」大支刷的給了我一耳光,捏住了我的下巴,拉起了我的臉,惡狠狠得看著我,說:「幹!騙誰啊!」

接著他的巴掌一下一下的批在我的臉上,我閉上眼睛,撇過臉承受著大支一字一下拍落在我臉上的耳光,聽著他一字一句的說:

「哪、個、女、生、大、姨、媽、來、的、時、候、會、穿、丁、字、褲、的……吭?」

大支說完後又捏住我的下巴搖了搖我的臉,然後一把把我的臉甩開,繼續趴在我身上抽插起來。

臉上火辣辣被抽巴掌的疼,下體沈悶悶被男人肏的痛,都比不上我內心所受到的傷害來得重,我發現,雖然藉著酒精的作用,我仍然無法麻醉自己心痛的感覺。

閉著眼睛,我感覺到一對乳房在大支這個禽獸的身體壓制下緊貼著牠的胸部,隨著他下體激烈的抽插劇烈的搖晃,兩粒乳頭摩擦得生疼,一個缸塞樣的大龜頭在我的陰道裡面反復的穿梭抽送,快速而有力。

那又怎樣?是我瞎了眼睛,交錯朋友愛錯人,豪從來就不曾愛過我,是我自己暗戀他倒貼上來的!現在被人當成玩具玩也是應該的。

是!我認命了!我只是一個洩欲用的真人充氣娃娃,我的洞就是生來被男人的欲望在裡面來回做活塞運動的!我只是個便器,便器就是用來給人上的!注定該被玩爛拋棄丟在廁所裡直到腐敗!我不再是冰清玉潔的小女生,我是個眾人騎的大破麻!是個沒人要的二手貨!

我淹沒在自己的哀傷裡不知道又被抽插了多少下,直到聽到壓在我身上的大支爽快的嘶吼著:

「啊∼啊∼真爽!真爽!要射了要射了!噢噢噢噢∼∼噢∼」

他話還沒說完就是一陣哆嗦,很快的在我的小腹裡面一陣抽搐便高潮了,他緊緊環抱著我的上身,把下身用力貼著我的陰部,屁股也不住的顫抖著。

我被大支抱得幾乎窒息,在他雙臂的纏勒中聽著他嘴裡發出「喔!喔!」的低吼聲,感覺到一陣一陣的熱流激射在我的小穴裡面,沖擊到我的陰道頂端,剛才那支巨大堅硬得鐵棍現在像隻瀕死的蟲子一樣的在我的小穴裡一抖一抖地抽搐了十幾秒,看來他是把他的精液全射在我的裡面了!

我沒有再掙扎,只是閉著眼睛,默默的接受他把白色的精蟲注射進我的小洞洞裡,一顆顆、一叢叢扭動的精子跟著從大支體內潰決而出的黏液灌進我的陰道,注入我的下體。千千萬萬個蠕動扭曲的白色精蟲,被那支插在小穴裡面強力收縮的大雞巴,不斷的強行排入了我的子宮裡,一波,一波,又一波,直到他把所有的欲望和精蟲都宣洩出來為止。

射精後的大支依舊戀戀不捨的緊緊抱住我的身軀,沈醉在高潮的餘韻裡,繼續把他的雞巴深深的插在我的小穴之中,用力的頂住我的子宮口,享受著整根雞巴被小穴緊緊套束住的快感,直到最後一滴的精液也在我的體內排泄乾淨,這才「啊∼!」的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喘息,爬起來從我身體裡把巨大的雞巴拔了出去。



原本被大支雞巴撐開的小洞洞隨著大支的雞巴滑出而收攏了起來,閉合的肉壁把他剛剛射在我陰道裡的體液擠了出去,我感覺道到射在我身體裡的精液,跟隨著大支雞巴的退出,像尿尿一樣的從小穴裡噴了出去,然後混著我處女的血,一起從陰道口順著肛門流下來,而剛剛被大支頂在沙發上幹的我,失去了大支的身體支撐,也軟趴趴得像從陰戶中垂流下來的男人精液一樣,從沙發上面向下滑到了地板上。

但是大支還不放過我,他從我雙腿中間向前越過我滑落到地板上的身體,我從低垂的視線中,看到兩隻腳橫跨過我的身體上方,接著看到在張開的兩腿中間,一隻巨大的雞巴矗立在我的面前。

那支雞巴像要尿尿一樣的被它的主人握住對著我,然後就像掀開馬桶蓋一般,大支伸手抓住我的後腦的長髮,把我低垂的頭拉起來,把那支雖然射過一次精,但還是昂挺怒張的巨大雞巴塞進了我的嘴裡,命令我說:「來,給大支哥哥的雞巴舔舔乾淨!」

被拉起來的我不得不仰起臉,無力合攏的下頷就像個小便斗一般朝上張開,被迫仰承大支的恩給,鬆開了的嘴巴毫無選擇權力的只能接納男人放入口腔的東西。

在大支命令的話語之中,那隻剛剛非禮過我的大肉棒再一次的插進了我的嘴裡,塞滿了我的口腔,開始在我的嘴裡前前後後的滑動著。

我被迫擡著頭,仰起臉,再次含住這隻非禮我的大雞巴,大大的龜頭刮擦著我的上顎和舌面。那隻原本充滿了尿騷味的大雞巴,現在又多了精液的腥臭味、淫水的騷臭味,和我處女血的鐵鏽味。我閉上眼睛默默的吞含著這一切,認命的承受著大雞巴在我的嘴裡前前後後的滑動。

「嗚!嘔嘔!」巨大的龜頭一下下搗著我的咽喉令我作嘔,在昏昏沈沈的不知道嘴巴被大雞巴幹了多少下之後,大支終於滿意的從我嘴裡抽出了他的巨大雞巴,抓住我頭髮的手把我的頭向下一摜,退了開來。

我無神的歪垂著頭,櫻唇微張,半躺著斜倚住沙發,晶瑩的津涎從下唇的中央漦流而下,和從低俯的鼻梢上懸垂滴墜的透明洟涕,垂曳成一條條澈亮的絲線,滴瀝答啦的伴著大顆大顆的珠淚落到了胸脯上。

幾絡長髮從額前傾瀉而下,半遮著我的顏面,原本紮在腦後的青絲,因為束髮的繩圈在我躺在沙發上被捅穴的搖晃中鬆開,滑落到髮尾處,馬尾變成了散亂的一束,從我纖長的粉頸上滑落,斜披在一側的肩膀上。

黑色蕾絲乳罩和被掀上去的上衣環在透白如玉脂的乳房上,黑色肩帶耷拉在臂膊旁,無力的雙臂軟軟的從肩膀上懸掛下來,垂著兩隻攤開的手心在地板上。

嬌嫩圓挺的乳房因為大支剛才用力搓揉抓捏,浮現了一條一條紅色的指痕,雪白的胸脯和柔嫩的腹部隨著我虛弱的吐息而微微的起伏著。

失去上衣遮蔽的肚臍裸露著,被揭起來的牛仔短裙覆在平坦滑順的小腹上,而原來貼覆在渾圓恥丘上,凸顯著美麗曲線的連褲絲襪被撕了個大洞,露出隆起的飽滿恥丘和上面的根根恥毛,聳起的黑亮恥毛從渾圓的白嫩恥丘兩邊向中間匯成一撮,指向兩股交會處那飽滿突起下面三角型的深邃凹陷。

在我飽滿突起的恥丘下,穿著紫色透明褲襪的雙腿已無力合攏,兩隻腳丫虛弱的向左右攤開成八字形,兩股張得大大的,兩腿長長的伸展在地板上,本來束在髂骨上端的黑色丁字褲腰帶現在被扯到了大腿根下,當中連著的黑色布料在兩條大腿中間繃成了薄薄的一片,露出了襠下腿間那令所有男人垂涎的神秘狹長地帶,而狹長地帶底下那柔軟神秘的私處,現正毫無遮掩的敞開著任人觀看。

從攤開的大腿中間看過去,原本處女緊閉的秘縫也失去了彈性微微的輕啟著,從被大支雞巴蹂躪到失去活力合不攏的兩片蜜唇之間,露出了一個黝黑深邃的小洞洞,在那個通進我身體小穴洞中,正汩汩地向外冒著子宮裡裝不下的白白黏液。

這時候只聽到一直在掌鏡的小偉笑道:「哇!噴了噴了!幹!流出來好多喔!都是學長白白的子孫耶!」

大支笑了起來:「學弟沒看過真人被中出嚄?來來來,學長讓你們看個清楚。」

大支一把拉過軟攤的我,從背後伸出雙臂擓住了我的兩個膝窩,分開我的兩腿把我像把尿一樣的抱起來,將我被內射的的陰戶對著小偉他們,好讓他們看個仔細。

「啪噠!」

隨著大支把我抱起來的晃動,一大坨像鼻涕一樣白濁濃稠的黏液從我的小穴裡面湧溢而出,流瀉到地上發出好大一聲響,餘瀝從我的小洞口滲漉了出來,沿著小縫縫滴瀝而下,在小穴的下緣匯聚成一坨乳白色的珠淚,然後墜成一條長長的銀絲,從我的小陰洞垂流下去,一條條的滴落在地毯上。

「喔!真多……」阿大和小偉把臉湊到了我的陰戶前面看著流漦而下的白濁黏液,驚嘆著:「哇靠!……還牽絲哪!」

我大張著M字腿,被大支像給小孩把尿一樣抱在懷裡,身心俱疲又爛醉如泥的我一點反抗能力也沒有,低垂著頭軟癱在大支的身上。對於自己兩腿被掰開,敞開小穴給人盯著看的事,只能哭著擡起一支手背遮住臉龐,抽抽噎噎的把臉轉到旁邊去,伸出另一隻手到股間想遮住被人看光光的私處,羞恥的哀求:「不要啊,求求你們,別看……」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一)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