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了清純小姨子(01-02)

    (一)

  我與妻子雲戀愛是在大學,那時我們是一個班級的同學。

  妻子的個子很高,有172cm,而我則剛到170cm。

  因為在一個班級,慢慢的就產生了感情。

  那時候我們住一個寢室樓,男生住在一二樓,三樓以上住女生。

  實話說我們班的女生有2個非常漂亮的,一個叫於淼,一個叫李靜,但都不
和妻子一個寢室。

  當初我們寢室想和美女寢室聯誼,但是因為寢室裡的老七相中了資訊班的一
個女生,所以我們被迫和七嫂的寢室聯誼。

  等到有一天聯誼寢到我們寢室做客,我們心裡大大的吐血,暗罵老七不是人,
因為這些美女們太恐龍了,但也有兩個長的不錯,一個叫琳琳,一個叫阿雪(後
來知道這兩人都是騷貨)。

  和美女們一陣寒暄後我就借機和兩個美女神聊起來,哥們長的雖然不出色,
但是很有女人緣,她們說我風趣,(我善於將冷笑話,她們以為我很天真又幽默)。

  臨走她們全寢又給我們買了很多水果,看來真是恐龍愁嫁啊。

  很快我和妻子處的如膠似漆,後來忍不住,擔著被二樓看樓的大娘抓住的危
險,我們經常在二三樓間的樓梯上擁抱,慢慢的我們的動作昇華。

  晚上妻子只穿棉質的睡衣,不穿胸罩,讓我摸起來很方便,其實妻子的胸部
很小,也不太性感(個子高的原因吧),但哥們兒我是頭一次摸女人的啊,所以
我幾次三番的要求進一步發生關係,都被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老七在寢室說七嫂(我七嫂叫麗麗)她們寢室的老八琳琳很騷,麗麗和琳琳
上下鋪,經常琳琳的物件半夜摸進她們寢室兩個人在床上做愛,搞得七嫂麗麗備
受折磨(床來回亂晃啊)。

  當時我想原來還可以這樣啊,那有機會我還能去女廁所偷看呢。

  有一天寢室聚會,我喝了很多,腦子昏昏沈沈的,但神經又很興奮,想起雲
來,馬上有個瘋狂的決定,我要準備半夜偷偷爬進她的寢室,來個生米成熟飯。

  夏天很熱,為了方便我只穿個小內褲就偷偷的從廁所一側爬上了三樓,因為
走廊開著窗戶,一陣涼風過來,我的頭更暈了,燈光很暗,我走到她的寢室門口,
發現門沒關,大概是有人上廁所,我得趕緊進去,要不被發現就糟糕了。

  一進屋子撲面一股少女的體香和一股子澹澹的曖昧的氣味,雲在右手側的下
鋪,因為沒開燈我摸到床上,她靠裡側挨著牆睡,正好給了我機會,我掀起薄薄
的毛巾被,摸到了她的身體。

  哇真是個小騷貨啊,竟然是裸睡,她的身體好滑乳房很有彈性還很飽滿(喝
多了也沒多想啊),我右手從身下伸過去,雙手同時握住她的乳房,輕輕的揉捏
著,一股快感傳遍了我的全身,身下的小弟弟瞬間膨脹起來化為一條巨龍頂在她
渾圓挺翹的屁股上。

  「啊,好爽」

  我忍不住小聲叫道。

  懷裡火熱的嬌軀突然一顫就聽她小聲抱怨,「死鬼,你怎麼才來。我都手淫
兩次了都沒等到你,你賠償我。」

  「你怎麼還有這種愛好了,讓老公來疼疼你吧!」

  我親吻著她的耳朵說。

  剛說完她的滑嫩的身體就像蛇一樣的在我懷裡扭動起來,光滑的屁股不斷的
摩擦著我胯下的大雞巴,偶爾龜頭碰到她的濕漉漉的小嫩穴,一股股電流從我的
龜頭傳到的我內心深處。

  我的雙手加大力度,把她渾圓的雙峰我成各種形狀,很快她的呼吸加重急促
起來,也顧不得寢室的其他姐妹就小聲的浪叫起來。

  「老公啊,你好棒啊,你的雞巴怎麼這麼粗啊,啊,啊,好硬啊。別磨蹭了,
快插進來吧,好老公,啊……用力啊……我的小穴滑嗎?」

  我摸到她的小穴口贊了句真他媽的滑啊,好肥的逼,小腹用力一挺,雞巴噗
的一聲就插了進去,似乎頂到了她的子宮,她爽的打了個激靈,「啊……」

  啊了好長一聲,似乎插得她上不來氣了,「啊……太爽了老公,你怎麼這麼
厲害啊,啊……太深了啊,頂死我了啊……」

  我也沒有什麼經驗,每一次都是全根進入,留了20年的雞巴終於上戰場了
怎能不好好發揮,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也忘記了是在女寢,使出渾身的力量用力
操幹。

  我的小腹啪啪的撞擊著她屁股,每撞擊一下她就從喉嚨裡啊的叫一聲。

  這個騷貨也被幹起了精神,奮力的迎合我的雞巴,我一直有種飄然欲仙的感
覺,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加大了速度,呼吸和叫喊聲也陡然加快,突然我的雞巴上
傳來了一股熱流,一股滾燙的液體噴在我的小肚子上。

  「操你個騷貨,怎麼尿我身上了。」

  「啊……是我泄了,你太猛了,怎麼還這麼硬啊。」

  「騷貨別停啊,我還沒操完呢。」

  我把住她的腰部,用力的抽動我的雞巴,讓她的屁股迎合我,啪啪的聲音又
響了起來,「,……老公慢點,啊……我不行了……我服了……操死我了……」

  我不理會她的求饒,似乎有過了很久我終於有射精的感覺了,我加大了力度,
撞擊屁股的聲音更響了,我想她們寢室的應該能聽見了,可惜膽子都太小了,沒
人來偷看我們,只能聽見幾個人悉悉索索的被子抖動和粗重的呼吸聲。

  我叫了聲,「操死你!」

  我的子孫蜂擁的射進了她的小嫩逼裡。

  瞬間我整個人就軟了下去。

  迷迷糊糊的我就睡了。

  天快亮的時候我醒了過來,感覺懷裡有一個軟軟的胴體,我的欲火又被熊熊
的燃燒了起來,閉著眼睛摸到了她的陰唇,還是濕漉漉的,滋的一聲我的大雞巴
又插了進去,來回操幹了幾下她也沒有反應,睜眼一看嚇了一身冷汗,抽動的雞
巴也停了下來,原來我操的不是雲,而是我們聯誼寢的琳琳(雲的隔壁寢室)。

  我慢慢的抽出了雞巴,發現她並沒有醒,其他床上的人也在熟睡中,忍不住
掀掉了被子,呈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幅絕美性感的胴體,豐滿的乳房,纖細的腰部
挺翹的屁股,琳琳的屁股很白嫩,個子有160左右,正是我理想的對象身高,
我俯身親吻她美麗的臀部,用舌頭天她滑嫩的陰唇,很有彈性,一股澹澹的騷味,
突然她動了一下屁股,我趕緊停止了動作,理智告訴我這是個是非之地,我穿上
內褲吻了她乳房一下匆匆的下樓回到寢室。

  室友都在睡覺,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靜,就好像做夢一樣,我把這個夢溫
習了好多遍又沈沈的睡去了。

  後來老七回來說他對象麗麗說昨晚琳琳對象特別猛,幹的時間比以前更長,
叫的聲音很大,結果好幾個姐妹都給吵醒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我臉一紅趕緊跑了。

  可惜這樣的事情只發生了一次,後來我們男生就搬別的寢室樓了,班級的女
寢和聯誼寢還說真希望我們回去,男生不再沒有安全感,說有一天晚上從走廊窗
戶爬進一個民工,幸虧有人上廁所把民工嚇走了。

  轉眼到了大三,我和雲處的很好,後來雙方父母都見了面。

  寒假我送雲回家,第一次見到了我的小姨子明宇。

  給我的第一印象並不好,感覺像個假小子,名字也像男生名字,但性格嬌裡
嬌氣的,她對我印象極好,說我對她姐太好了,而且我文明孝順有才,她說我就
是她哥了,她從小就想有個哥哥保護她,所以她平時和我的話很多,總是和我撒
嬌。

  那時她正讀高一,看起來還很青澀,小姨子長的非常清純,留短髮,有一種
英姿颯爽的感覺。

  我對她要求很嚴格,因為她厭學,不愛幹活,個人衛生不好,不管脫下什麼
衣服就往床上一扔,很多時候內衣褲也隨便亂扔,岳母很不喜歡她,因為妻子很
勤快極為乾淨,而小姨子則相反,岳母常說:「明宇你怎麼這麼髒,你看你連內
褲都沒洗乾淨,貼身穿的衣服還這麼髒。」



  小姨子沖我撇撇嘴說:「知道了,乾淨有啥用,我都18了,也沒得什麼病。」

  「還頂嘴,長大看誰娶你。」

  「就你看不上我,哥你說老妹我怎麼樣,要是沒有我姐你願不願意娶我。」

  啊,我真汗了,「娶娶,誰娶了老妹都是修來的福氣啊。」

  「哼,看吧,連我姐夫這麼優秀的人才都願意娶我。」

  岳母氣的無言以對了。

  「老公,人家都說姐夫小姨子一家親,你怎麼看啊,對老妹感覺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我不大喜歡她,一身臭毛病,還懶不幫媽媽幹活,煩都煩不
過來呢。」

  「那要是這樣,還不如你狠喜歡她呢。她還小會改的,我們是一家人,你要
嘗試著喜歡她,她很喜歡你呢。」

                (二)

  高中時期的小姨子除了漂亮別的真沒什麼亮點了,發育的也一般。

  但是她確像我的紅顏知己一般,雖然有點公主脾氣,但是對我卻很好。

  因為平時我很寵溺她,可以包容她的缺點,説明她複習功課,還經常給她買
些小禮物。

  所以平時她總和我聊天,談自己的生活、功課和校園生活。

  她美麗善良,清純又單純,在班中有很多男生追求。

  她喜歡誰和誰喜歡她,這些都是她向我傾訴的內容。

  我的人生經歷很平凡,這個時候我就坐在她身邊靜靜的聽她講,似乎一種微
妙又奇妙的感覺飄蕩在我們周圍的空間裡。

  我靜靜的望著她,聽她美妙的聲音。

  她喜歡注視著我講述,不知道為啥她總是講著講著就要吞咽口水,越來越頻
繁。

  我知道自己一旦看著美女也會這樣,可為啥她也會呢,難道是自己太帥了?

  可是我沒有咽過口水,因為那時她的美貌還沒打動我,我只是把她當成妹妹
看。

  後來,嗯,就是很久以後了,她說可能是正值青春期吧,那時她看我很有感
覺,可能只是男女間簡單的吸引力吧。

  嘿!似乎在她上大學前我們只是兄妹關係,很單純。

  她經常說你就是我親哥,有時說我對她真好,要是親哥的話就親我一口。

  甚至有一次吃我咬過的雪糕,說即使是我含著吃過的她也不會介意的。

  一切,就像親兄妹一樣,直到她上了大學以後。

  記得她大學第一個學期回家時,親熱的抱著我撒嬌了好一陣子。

  (其實是和家人都抱過了,非要和我抱一下,在老婆眼神示意許可下,我只
能讓她抱了)她興奮的說著大學的有趣經歷,大家圍坐一團。

  我望著她,感覺她變了一個人一樣,雖然還是那麽清純美麗,但是現在身材
好像再次發育了一樣,低腰牛仔褲緊緊的包住她渾圓的臀部,腰肢纖纖一握,從
肩下到臀部呈現完美的S曲線,胸部也飽滿了很多,我不懂女人的尺寸,但是現
在一隻手掌肯定是握不住的。

  我的心裡一熱,驚為天人。

  聊了一會兒,小姨子說屋子裡熱,跑到衛生間換衣服去了。

  人還沒出來就喊:媽你看我胖了好多呢,身上長了好多肉呢。

  說著人從裡面走出,我敢說我看見她肯定流口水了。

  小姨子上身只穿一個小吊帶,肩帶細細的,露出小半乳房,可是怎麼這麼白
那麽嫩呢,從衣服的輪廓和裸露出的部分可以看出兩個白嫩的大桃子一般的奶子,
吊帶太薄了,兩個粉紅的小櫻桃清晰可見(以前她在家就這麼穿,可我從未這樣
關注)。

  下身是一件棉質的薄薄的睡褲,很寬鬆,只到大腿根部,顯露出兩個白生生
的長腿。

  我的心似乎停止了跳動。

  「媽,姐,你們看我的屁股,是不是比以前大了啊,吃的多屁股都長肉了。」

  說著小姨子轉身噘起了翹臀,讓妻子和丈母娘摸摸看,兩人自是不住誇讚。

  我還沒來得及欣賞,小姨子看我沒說話,來到我身邊,噘起屁股說:「姐夫,
你摸摸看,是不是長了很多肉。」

     我哪裡會摸,「不用摸了,看著就知道大了!」

  「你摸一下吧,怕什麼,又不是外人,以前我的屁股是平平的,現在不但大
了,還很有彈力呢!」

  無奈我伸手摸了上去,果然,溫熱又有彈性,不自禁的又用力捏了捏握了握,
手感十足啊。

  馬上意識到不能這樣失態,忙把手拿開。

  「確實確實!」

     「哼,你就知道敷衍我,讓你真心誇我太難了。」

     好冤枉啊,你可知道姐夫的魂都快讓你勾走了。

  「姐,姐夫為啥總誇你卻從來不誇我,真是偏心。」

     「唉,你姐夫太老實了,你就別逗他了!」

     突然發現,有了小姨子的日子,每天都快樂起來。

  她和我關係還是那麼好,無話不說。

  每天早上她都叫上我一起跑步,白天教我英語(她是英語專業的,而我英語
太爛,誰讓上學時的我那麼愛國呢),晚上大家都睡覺後我倆都要在沙發上看一
部歐美大片(真的是大片,不是AV啦,你們都想啥呢?)。

  也許這段時光不只是快樂,我意識到這是一種幸福。

  她常和我說,寢室室友也有姐夫,但基本不怎麽說話,聽到我們這樣的關係
都感覺到不可思議,她的室友滿是羨慕,天天聽小姨子誇我種種好處,三個女孩
都嚷著要見見我。

  汗,我可不覺得自己有多好,內向的我也不想見到其它的女孩,多囧啊。

  有一天晚上九點了,我們一起看剛租到的《魔戒》(其實我有叫妻子一起來
看,但是一來她不熬夜,二來也沒有這麽高的藝術細胞),我們邊看邊聊,突然
她蜷起身子說有點冷,我望著她只著吊帶的身體說去加件衣服吧,她說姐夫櫃子
裡有被子,你拿一個來咱倆蓋上看吧。

  被子很大,蓋上被子的我倆相視一笑。

  實話說電影不錯,看了幾遍還是覺得好看,她一邊看一遍說我會選電影,提
高了她的品味,和她有共同語言。

  可是不到一個小時她就把頭一歪靠在我肩上睡著了。

  望著她恬靜的臉龐,白皙的脖子,真的好像上去吻她一下。

  好不容易將實現從她臉上移開,不得了,猛然看到她裸露在吊帶外面的胸部,
小姨子乳房太有吸引力了,那麽白嫩,彷佛一碰就會流出水來,隨著她的呼吸,
高聳的胸部起起伏伏,我不斷吞咽口水,感覺自己的陰莖瞬間變大變粗,而且從
短褲裡調皮的支了出來,我引以為傲的24cm的肉棒不甘寂寞,漲的紅紫的大
龜頭頂到了她白嫩的大腿上,瞬間感到龜頭上一股電流經過。

  我慌忙將肉棒藏回短褲裡,可能動作大了一點,小姨子動了動身子將整條白
腿騎在了被子上,在調整動作時左肩上的吊帶不小心滑落,一個完美的乳房暴露
在我眼前,真正的桃型,雪白有粉嫩。

  乳暈不大,澹澹的粉紅色,上面的乳頭更是誘人,一種半透明的豔紅,是我
喜歡的小巧精緻的類型,在白色吊帶的襯托下,幾乎刺瞎了我的鈦合金狗眼。

  我天,我瞬間覺得鼻孔一熱,兩股熱流噴射而出,我慌忙用右手捂住,因為
動作太大了,小姨子驚醒,看見我捂著鼻子,緊張的問:「姐夫,你怎麼了?」

  「啊,沒事,空氣太乾燥了,鼻子出血了。」

  她慌忙扶著我的頭,讓我後仰,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嚴重走光。

  當我躺下時,聽見她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哈哈,估計是意識到自己走光了。

  鼻子止住了血,小姨子說什麼也不肯看電影了,說是我需要休息。

  唉,美妙的夜晚就這麼短暫的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