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 服11-20 (3/3)

                第二十章

  黑色慢慢開始籠罩上海的天空,有人說判斷一個城市奢華與否,就去看這個
城市的夜色是否能被璀璨的燈光所反客為主。高達三十二層的中聯大廈就為著城
市的燈火貢獻著一分力量,幾乎每層都亮著,人影幢幢在燈光下晃動,述說著人
們生活的匆忙。

  當初周鵬問宋輝為什麼把公司選在二十二層,宋輝兩個字就把周鵬堵得有些
憋氣:「便宜。」周鵬只能豎起兩個手指佩服地說道:「你贏了。」

  當周鵬把最後一份文件夾合上後,才發覺窗外的世界被各色的霓虹燈襯托得
輝煌燦爛,按按太陽穴,周鵬起身把文檔歸類到櫃子裡,走出辦公室才發現設計
部裡還有「劈哩啪啦」的打字聲傳出來,輕聲走過去才看見卓娜居然沒有走。

  深咖啡色的長臂襯衫被挽折在手肘上邊,纖細的腰肢、寬厚豐盈的臀,卓娜
挺直後背坐在椅子上,些微前傾,成熟豐盈的曲線誘人的展露在周鵬的眼睛裡。
緊身的筒裙也是深棕色的,使得卓娜整個人看上去氣質淡幽芬芳;髮髻散開,柔
軟豐盛的長髮披散下來,隨著手臂擺動鼠標的時候自然飄動著。

  周鵬躡手躡腳的靠過去,卓娜的臉蛋看上去柔和,少了幾分平時不愛說話所
造成的冷豔逼人的感覺。這時卓娜鬆開鼠標,把手伸到雪白的頸後,螓首左右搖
了搖,忽然整個身子向前挺了起來,讓胸前的豐乳更加挺拔,面前的襯衫緊緊繃
著,扣子有一種馬上要撐爆的感覺。

  早就嚐到過這對滑嫩奶球滋味的周鵬,有些口乾舌燥,腦子裡不斷閃過愛情
動作片裡老闆在辦公室玩弄OL白領的情節,肉棒也不受控制的鼓脹起來,眼神
開始往卓娜身下瞧去,才發現卓娜套著白色絲襪的金蓮踩在一張A4紙上,估計
是穿了一天高跟鞋有些痠了。周鵬想走過去捧著卓娜的小腿為她按摩一下,卻又
捨不得此時卓娜自然發散出來的美態。

  這個時候卓娜忽然打了個噴嚏,卻把胸前的扣子給繃開了,扣子彈在顯示器
上居然彈回來鑽進了開口的襯衫裡,把卓娜鬧了個臉紅耳赤,周鵬終於忍不住哈
哈大笑起來。

  驚覺到被人看到窘態的卓娜紅著臉站著,手緊緊捂在胸前,不讓誘人萬分的
乳球洩出半分春光。看著沒心沒肺笑得好像要岔過氣去的周鵬,卓娜狠狠地想拿
腳去踢他,才發現剛才一緊張忘記沒穿鞋了,又慌慌張張地把高跟鞋套回去,穿
鞋的時候手按著椅子和桌面,開口的襯衫把圓鼓鼓的美景出賣給了對面的男人。

  周鵬當然不會放過大飽眼福的機會,手臂交叉在胸前,斜靠在另外一張辦公
桌邊緣,完全沒有出手幫忙的覺悟。

  卓娜好不容易穿好鞋重新遮住胸口,咬著下唇輕聲說道:「壞蛋……」

  「怎麼還不回去,居然這麼晚?」周鵬笑嘻嘻地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注意到自己口中撒嬌的意味,卓娜的聲音一下輕了下
去,沒有退色的紅臉更是變得有些燙手:「你老是叫那個孫廠長改改改的,剛才
我修正的都是他要求的啊!」

  周鵬一拍腦門,抱歉道:「該死,下午的時候只顧得給你出氣了,把這茬忘
了……」周鵬忽然頓住嘴,因為周鵬感到自己這麼說曖昧了一點,雖然兩人發生
了最親密的關係,但畢竟卓娜是人妻少婦,不是無牽無掛的單身美人。

  聽到周鵬這麼說,卓娜心裡抑制不住的湧出點點甜蜜,她知道自己不該有這
種感覺,可是人卻無法抗拒。

  見卓娜不自然的左顧右盼,周鵬慶幸她沒有生氣,趕緊說道:「好了,不要
再繼續改了,他哪敢再囉囉嗦嗦的提意見。收拾一下,我送你回去。」

  「哦!」卓娜很乖巧地應道,保存了一下資料內容,關掉電腦和公司的燈後
就和周鵬離開了公司。

  站在電梯裡,周鵬很邪惡地站在卓娜身後,眼神在老闆娘的嬌軀上亂瞟,幾
天沒搞女人的肉棒有些不聽指揮,一直沒縮下去過。發現卓娜的脖子變得粉紅,
周鵬才意識到自己色狼一般的表現,已經被前面的女人透過反光的電梯牆壁發現
了。周鵬壞壞一笑,反正發現了,不流氓的話就有些對不起天對不起地了,於是
向前跨了一步,把凸起的下體抵在卓娜高翹的屁股上。

  卓娜嚇了一跳,想往前逃開,周鵬迅速湊到她晶瑩的耳朵邊說道:「別動,
如果你躲開我的話,我就把你擠在牆上亂摸,那麼就會被攝像頭拍到,你不想和
我一起上貓撲吧?」

  周鵬擡眼觀察了一下攝像頭的位置,確認無法拍到自己左手,於是靈活的左
手開始在卓娜左半邊身軀上遊走起來。

  卓娜雙手緊握著懸在小腹前面,外套沒有穿上,掛在了雙手形成的圓環上,
掉扣子的襯衫在辦公室找了幾個回形針給別上了,堪堪包住雪峰,不過拿在前面
的外套恰好把整個下半身遮著,倒是便宜了周鵬那努力的左手,輕鬆的從衣襬下
邊就鑽了進去。本來周鵬想侵犯一下卓娜的奶子,卻怕動作一大將回形針給撐掉
了,到時候給攝像頭拍進去,那就便宜別人了,於是左手鑽過棉質的內褲,尋找
花唇的入口。

  卓娜的心「咚咚咚」的跳著,彷彿要從口裡跳出來似的,火熱熟悉的肉棒不
留痕跡的貼在筒裙上摩擦著,卓娜還能抵抗著,但是那隻萬惡的左手卻忽然拉扯
了一下自己的陰毛,「嘶……痛……」卓娜輕吐了口氣,搖了一下,企圖避開就
要找到穴口的手,不想讓壞男人發覺小穴裡已經濕潤了。

  周鵬的指頭滑到陰道口,發覺到居然已經濕潤了,刺激得周鵬的肉棒用力擠
了一下老闆娘的屁股,手指一寸寸地插入正在汩汩湧出蜜汁的小穴中。由於要注
意不被攝像頭拍到破綻,周鵬不敢深入太多,手掌覆在陰阜上,只進了兩小節的
中指準確的按在G點上開始挖摳起來,女人終於無法壓抑地輕哼出聲。

  「哦……不要,會被拍下來的……」卓娜努力站直身體拚命用圓潤修長的大
腿夾緊男人作怪的手指,卻沒意識到這樣的緊夾只會更加刺激自己敏感的甬道。

  周鵬看著開始「4,3,2,1……」倒數的電梯,大拇指開始也按上陰蒂
上急速地配合著中指挑逗抽動起來,嘴裡輕佻地說:「馬上要開門咯,外面等著
一群人進來呢,你要忍住別高潮啊……」話沒說完,感到女人陰道內黏稠的熱熱
蜜汁淫蕩地噴出,大腿內側白色絲襪瞬間更是汁液沾得一片濕滑。在電梯「叮」
的開門聲中,嬌軀激烈的顫抖著癱坐在地上,周鵬一把環抱住卓娜的纖腰,快步
閃出了電梯。

  卓娜在一樓洗手間用了十幾分鐘才整理好自己,走出中聯大廈看見周鵬正靠
在公車牌下,擡頭看著毫無星光的夜空,憊懶的神態有一種對所有事情都無所謂
的感覺。卓娜的思緒有些混亂,彷彿自己看見的根本不是記憶裡面那個意氣風發
的人,一回神才發現周鵬已經站到面前了。

  周鵬英俊的臉龐在路燈下有些邪氣,開口問道:「走路嗎?公交車可是沒有
咯!」卓娜想起剛才男人幹的好事,一聲不吭的走了過去。

  周鵬摸摸鼻子,訕訕地追了上去,和卓娜並肩走著:「呃……對不起……」
卓娜依然不支聲。

  「我唱首歌給你聽吧,我嗓子不錯哦……」說著,周鵬開始盤算唱什麼好,
「愛情買賣?忐忑?好像都不怎麼配我這偶像型歌手啊……」

  走到一個路燈下,卓娜忽然頓住腳步,轉過頭美目直愣愣地盯著周鵬,等周
鵬被她看得有些發毛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卓娜長長的睫毛落了下去,在眼眸上留
下淡淡的陰影,迷離的眼眸移到周鵬的胸口,輕輕說道:「能唱羽泉的那首《我
願意》嗎?」



  周鵬顫了一下身子,眼神複雜地看著卓娜,想從卓娜臉上看出點什麼,可惜
卓娜一直盯著自己的胸口,彷彿那裡周鵬還有一張臉似的。周鵬甩甩頭,撥弄了
一下頭髮,皺眉道:「那首……沒聽過,王菲那首我知道,是羽泉翻唱的嗎?」

  卓娜沈默著轉身就走,周鵬無奈地跟上去,討饒道:「別生氣了,我唱機器
貓的歌給你聽……不喜歡?那一休哥的?喂……」

  「滾開了……」

  「我就不滾,我決定唱機器貓,才不管你愛不愛聽。」

  「好煩啊你……」

  「哎喲,別扭我耳朵……好痛啊!喂喂喂……輕點……」

  「咯咯咯……」

     ***    ***    ***    ***

  宋輝睜開眼睛,有種不知身處何處的模糊感,思緒慢慢回到頭腦中,才記起
昨晚好像拉了個女人來開房了,擡頭環視一圈果然是賓館常見的裝修佈置,放心
躺回枕頭上。

  想到昨天在車上的事情,宋輝就有些後怕,他確認自己肯定沒有見過那個女
人,可是那個女人的的確確叫他「宋總」。一個陌生的可能是某公司的女白領被
自己猥褻後,忽然喊出自己的名字——關鍵是喊「宋總」,而不是「宋輝」,這
件事怎麼看都透著一股詭異,不過宋輝明顯忘記了是自己跟蹤女子上的車。

  後來被女人嚇得差點破膽的宋輝急忙下車,拉了個的士就逃到了一個酒吧,
驚魂未定的宋輝在酒吧把婚紗走台的模特叫來待了一晚上,最後才一起找了個賓
館開了房。

  宋輝摸摸酸脹的腰,卻「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昨晚進了房間,兩人就迫不及待地互扯著衣服,模特很自覺地就蹲下來幫宋
輝口交,可是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不舉了!宋輝慌了神,不斷平定著情緒,卻
依然在模特高超的口活下萎著。在女人鄙夷的眼神中,宋輝恨不得一頭撞死,難
道是被公車女嚇得出了心理方面的毛病?

  宋輝躺上床,看著模特開始穿衣服,忽然問道:「你會劈一字馬嗎?」女人
皺皺眉:「讀書的時候練過,不過很多年了,也不知道能分開多少。」

  聽到女人會劈一字馬,宋輝的肉棒明顯抖動了一下,女人也看見了,捂嘴笑
道:「沒想到你愛玩這個,看你送的禮物份上,讓你爽一次,不過可能分得不那
麼直……啊……」話沒說完,就被宋輝壓在了床上。

  看見女人擺成的一字馬,宋輝腦裡閃過一幅幅莎莎在王野胯下婉轉嬌吟的畫
面,肉棒瞬間勃起,於是宋輝一把就將絲襪和內褲撕裂,肉棒直挺挺地捅進模特
依然乾澀的陰道。

  不顧女人聲聲哀嚎,宋輝宛如打了雞血一般,就壓著女人大腿,打樁機似的
抽插著。女人不斷用手拍打著宋輝,但是無濟於事,那個時候的宋輝就像鬼上身
一樣,除了交媾之外就沒有任何理智可言。

  宋輝一直不知道自己居然有這麼強悍的性能力,他在昨晚的交媾中,同一姿
勢抽插次數、抽插持久力、連續勃起等多個方面都創了自己以前的所有性交的新
紀錄,當然結局也是最慘的,就是到今天早上還直不起腰來。

  第四次操女人的時候,女人已經是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宋輝猶如姦屍
一般,肉棒也火辣辣的痛,可是就軟不下去,宋輝沒吃過偉哥,但是知道偉哥的
效果就是如此。最後射精肉棒脈動的時候,已經根本射不出任何東西了,從女人
身上爬開,才發覺她早就被幹暈過去了,宋輝也全身痠軟的昏睡過去。

  宋輝摸摸下巴,很得意自己的表現,看看手機已經馬上到十點了,掙扎地從
床上坐起,開始穿衣穿褲。站在床邊做了幾個伸展運動,緩解了一下身體的酸脹
感,眼睛忽然看見自己的包被打開的掉在沙發旁邊,宋輝心裡一咯登,跑過去撿
起來一看,果然所有的錢都沒了,連昨天早上吃早飯找回來的零錢都不留一個。

  宋輝氣急敗壞地掏出手機,找到號碼就撥了過去,剛剛接通還沒開口,竭斯
底里聲音就爆了出來:「宋輝你個王八蛋,你是種馬啊?老娘現在在醫院,你他
媽的要再操我一遍,你就來XX醫院,老娘趴著等你來操……」女人略有些瘋狂
的聲音把宋輝震得一陣耳鳴,慌忙地把電話給掛了,坐在床沿左右為難。

  完了完了,連賓館都出不去了。不就是操了你幾次麼,用得著把兩萬塊都給
拿走了,你那屄是鑲金了,還是戴玉了?你倒是給我留點房間費啊!宋輝不停劃
拉著手機屏幕,看著上面的人名琢磨著打給誰求救。

  第一個當然是周鵬,不過聽到手機傳出的對方已經關機的提示,宋輝腹誹不
已:你什麼時候都開機,可偏偏就今天關了,天要滅我?

  看到卓娜的名字,宋輝愣了一下,有些自嘲地想,難道我還要打電話給她,
然後告訴她:老婆老婆,我的錢被一個模特順手帶走了,而且昨晚我把要上交的
「公糧」也順便給了那個女人,你幫忙給我打點錢過來好嗎?

  宋輝有些驚訝自己在這個時候還這麼有幽默感,苦笑地躺了下來。這時手指
拉到了「羅美莎」的名字上,宋輝一下想起那個妖豔的女人,記得王野好像對她
念念不忘,搞莎莎的時候還把莎莎當成了羅美莎,看來老丈人還沒得手呢!

  宋輝聽說過羅美莎的傳言,其中可能正確一些的說法是,羅美莎是省裡某個
大佬的禁臠,所以能在西湖邊開那麼一所高檔的私人會所,要知道西湖邊地皮的
珍貴程度,那可不是僅僅有錢就可以開出來的。

  「喂,宋總,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啊?」一個慵懶誘人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
來,宋輝才驚覺自己居然把電話撥了出去。

  「哈哈,這不是很久沒和美莎姐聯繫了嗎,就電話呼你了。」宋輝隨口亂說
著,心裡卻盤算著要不要開口求助。

  「我以為你是打電話過來問那天的聚會辦得怎麼樣呢!」電話裡傳來輕微的
咽水的聲音。

  「哈,我怎麼會懷疑美莎姐的能力……」頓了頓,宋輝一咬牙,說道:「還
有點小事想讓美莎姐你幫幫忙。」

  「喔?我一介女流可辦不了什麼大事的哦!」

  宋輝臉有些發熱:「嘿嘿,美莎姐能給我打一萬塊錢過來嗎?」

  「咦?宋總是玩牌輸了嗎?不會啊,大早上的!難道是錢被偷了?也不應該
啊……」

  聽著女人故意似的自言自語,宋輝心裡大罵著:騷貨,打不打錢你一句話,
分析個雞巴!

  電話那邊的羅美莎彷彿想到了什麼,「咯咯咯」地笑了起來:「宋總把卡號
發個短消息給我,我給你打過去……放心,我不會和王董說的。咯咯咯……」

  宋輝飛快地掛了電話,從錢包裡拿出銀行卡,把卡號發了過去。昨天這張卡
被那個模特消耗得只剩十幾元錢了,而其它有錢的卡和行李都放在另外宋輝訂的
酒店裡面。隔了幾分鐘,收到錢的短消息就傳了過來,宋輝打開一看,匯款人是
羅海燕。呃,她公司裡的財務嗎?宋輝有些奇怪地關上手機,整理了一下就出了
房間,到了收銀那邊才知道模特已經把費用都結了。

  打了個的,坐上車的宋輝還在回味昨晚自己的表現,心裡不禁記得卓娜好像
也練過舞蹈,不知道會不會劈一字馬?想到自己老婆那副完美的胴體擺成一字馬
的姿勢,宋輝下體抖了一下:擺成那樣她會不會給我一巴掌?妻子床上畏畏縮縮
的表現瞬間讓宋輝無趣起來。

  宋輝不知道就在他昨晚在女模特身上大展雄風的時候,在自己家,自己買的
床上,自己的老婆,也被野男人行使著男主人的權利,自己那在床上也冷冷靜靜
的妻子卻被野男人用各種不同姿勢操得淫水橫流,而當妻子猶如蕩婦一樣地呼喊
著「操我,用力操我」的時候,層層疊疊的蜜穴死死吸吮著野男人碩大發燙的肉
棒,嬌嫩的子宮迎接著又一次猛烈的精液衝擊,而這個時候妻子在床上擺出的姿
勢就是一字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