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喝精液的妹妹

兩個女學生,愛清和美嫻,一放了學馬上往愛清的家裡跑。

  進了門,愛清示意美嫻保持安靜,兩人躡手躡腳的進了愛清的房間,關上房門

  「他們在嗎?」美嫻輕聲問。

  愛清點點頭,兩人小心地把耳朵貼在牆上,聽著隔壁房間的動靜。

  隔壁是愛清哥哥志偉的房間,此刻志偉與他的女友淑貞正在床上,兩個女學生
看不到他們赤條條的性愛鏡頭,只聽得志偉的喘息,以及淑貞的婉轉呻吟,還有就
是床在他們動作之下發出有韻律的聲音。

  「他們來得正是時候,要射了。」愛清說,喉嚨乾乾的。

  她的手已經忍不住伸進校服裙下面,隔著內褲撫摸自己的屄,薄薄的尼龍布料
很快就被她黏黏的汁液浸濕了。

  她看到美嫻的手也在她自己的裙底下動作著。

  隔壁房間,淑貞的呻吟越來越重濁,然後是志偉一陣急喘,最後兩人都平靜了
下來。

  愛清和美嫻坐在床上,仍然保持安靜,只有她們的手還在裙底下。

  從撩起的裙子,愛清可以看見美嫻穿的棉質白內褲,濕得簡直可以捏得出水來

  過了大約十分鐘,她們聽見志偉和淑貞出門去了,又等了一兩分鐘,兩個女學
生才偷偷走進志偉的房間。

  一進去,愛清馬上熟練地在床邊的垃圾桶中翻出一個用過的保險套,套子盛載
著的液體彷彿仍有餘溫。

  她兩根手指拈著套子,像一根軟下來的屌,在美嫻臉前晃動。

  「嘩,妳哥一次真能射出來這麼多?」美嫻伸手要接過套子,愛清卻把手
縮回。

  「說好的,忘了嗎?」

  「沒有…」美嫻說:「不過,回妳房間好不好?」

  兩個女孩回到愛清的房裡,美嫻坐在床邊,撩起校服裙子,愛清替她脫下內褲
,看見內褲褲檔被美嫻的黏液弄濕了一大灘,忍不住在那上面舔了一下。

  美嫻張開兩腿,露出還沒開始長毛的屄,兩片陰唇已經濕淋淋的嬌豔欲滴。愛
清吞了一口口水。

  「你哥那一根,大不大?」美嫻問。

  「算是中等的,不過要是格外興奮的話,也會漲得更大。」

  「妳怎樣看到妳哥的屌?」

  「有時候他肏他女朋友時,以為家裡沒人,就不關門,我都看見了。」

  愛清把裝著哥哥精液的保險套遞給美嫻,自己就蹲在床邊,把頭埋在美嫻腿間
,先深深吸了一口氣,說:「好美嫻,妳的妹妹好香。」就開始舔她的屄。

  美嫻拿到套子,就躺倒在床上,把保險套內的精液一點點的倒進自己口中。兩
個女孩不再說話,各自品嘗著陽精和陰精的美味。

  過了好一會,美嫻把志偉的精液都吞得清光了,還意猶未盡的舔著唇。

  「我哥的精液,味道還好嗎?」愛清伏在她身上,一手從她襯衫底下伸進去,
摸她小小的乳房。

  「我怎麼知道?」美嫻說:「這是我第一次喝男人的精液。」

  「那是說,妳喝過女人的精液了?」

  「什麼話!女人哪有精液?」

  愛清不知什麼時候也脫掉了內褲,現在她用手把美嫻的腿再推開些,讓她的屄
緊貼著美嫻的,然後輕輕的擺動下體,兩個女孩的陰唇便像接吻一樣黏在一起。

  美嫻感覺到愛清硬硬的陰核在她的上面磨來磨去,一陣快感流過她全身,忍不
住泛起了微微的顫抖。

  愛清俯下頭吻她的唇,舌頭舔去她唇上殘留的哥哥的精液,然後滑進她口腔中
攪動,甜甜的津液流進來,美嫻貪婪地吸吮著。



  「女人也有精液的…」愛清說:「不過不一定每一次都會射精。」

  「妳自慰的時候會嗎?」

  「只有過一兩次。」愛清說:「好美嫻,給我舔一舔,看看我今次會不會射精
?」

  「不要嘛,人家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試試看打什麼緊?」愛清不由分說,把她的頭按到自己的兩腿間。

  美嫻看到愛清肚臍下面長著細細疏疏的鬈毛,覆蓋著嫩嫩的粉紅色陰唇,正微
微張開著,一陣芬香撲鼻而來。

  「愛清…妳的妹妹才香呢。」美嫻笑說,舌頭先在外面沿著陰唇舔了一圈,跟
著用手指把陰唇輕輕拉開,舌頭就吐進了愛清的陰道,又縮回來,再吐進去,像一
根小小的屌肏著愛清緊窄的屄。

  愛清發出了滿足的呻吟:「哎喲好美嫻,妳說妳從沒幹過這事?妳…妳簡直是
天才!」

  美嫻現在把目標移向了愛清的陰核,將那小小的硬粒含在嘴裡,像吃奶一樣地
吸吮。

  愛清的腰肢挺得硬直:「哎喲…美嫻,好美嫻,我不行了我…妳吮得我好舒服
,哎喲,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好美嫻,用力…用力…哎喲…我不行了我!」

  愛清的腰挺了兩挺,美嫻便覺得有什麼濃濃稠稠的射進她口中:「妳射精了!
愛清,妳射精了!」

  「我知道…」愛清大口喘著氣:「美嫻,現在妳可以告訴我,我和我哥的精液
,誰的味道好些?」

  「這個嘛…」美嫻躺在她身邊:「我要多嘗幾次,才能知道誰的味道好。」

  「那就再嘗嘗我的怎麼樣?」忽然有人說。

  兩個女生嚇了一跳,向房門看去,愛清的哥哥志偉正站在門邊,笑嘻嘻地看著
她們。

  「哥,你偷看我們!」愛清連忙拉下裙子遮掩住自己,志偉走了進來,又把妹
妹的裙子拉起:「妳們不是偷看我和淑貞?還偷我的保險套,喝我的精液呢。」

  「今次讓我逮到了,妳說,要怎麼罰?」一邊說,志偉一邊探手到妹妹兩腿中
間,撫摸她仍然潤濕的屄。

  愛清也不再閃避,大方地讓他摸:「你說呢?」

  「妳不是喜歡喝我的精液麼?就讓妳喝新鮮的。來,替我把小弟弟掏出來,馬
上就有新鮮的精液喝了。」

  愛清毫不遲疑,就拉下哥哥的褲鍊,掏出他的屌來,邊說:「我的同學呢?她
也要喝的。」

  「問題,妳哥哥我有的是精液。」

  愛清把頭湊近志偉的屌,就張口含著它吮吸起來,志偉把美嫻拉到身邊,一雙
手同時向她的乳沒房、下體進攻。

  「媽的,我一直想嘗嘗中學女生的滋味,今天真是美夢成真!」另一個美夢成
真的是愛清……

  當志偉熾熱的精液射進她口中時,她興奮得幾乎又一次洩精。然後志偉躺下來
,讓美嫻吮他。

  那東西一連射了兩次,已有些軟了,志偉一面舔美嫻的屄,一面等待自己恢復
體力,最後也在美嫻口中發洩,雖然精不多,但美嫻已經嘗過了一次,也很滿足了

  美嫻回家前,志偉叮囑她:「下次再來,讓我替妳開苞。」

  「哥,那我呢,你替不替我開苞?」愛清說。

  「妳這小淫娃,還不容易嗎?」

  志偉淫笑:「只等我這根硬起來,馬上就讓妳嘗嘗被肏的滋味。」

  「那要等多久?」

  「用不了多久,今天晚上到我房裡來,包妳欲仙欲死。」

  愛清的小臉上泛起一片色欲的光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