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列車員

石村推開最後車廂的後門,只見一個不到五步縱深的空間,一共有三個門,右邊寫著「TOILET」顯然是列車最後面的洗手間,因為正前方的門上正張掛著「此門為本列車終止點,小心跌落,禁止立人」,當然門外就是列車外面無疑。石村望向左門,見門上寫著「辦公重地,擅入送辦」的警告字眼,『想必這就是員工休息室了。』石村蹑手蹑腳的慢慢轉動門鎖,想不到竟然沒上鎖,索興推開門往裡頭一看,石村興奮了,一位漂亮的列車小姐正側躺在**上睡覺呢!

她穿的水藍色制服上衣似乎太小了,壓不住雙峰的突出,連裡面的白色襯衣都緊繃著,石村好像看到了乳頭的印子,「啊…她沒穿胸罩…」下身水藍色窄裙和白嫩的大腿之間顯露出白色蕾絲鑲花邊的小內褲,修長勻稱穿著透明絲襪的一雙美腿交疊在**上,腳上穿著雙紅色女性高跟皮鞋。看的石村一陣慾火湧上了心頭,讓石村的肉棒也高高的升起。石村輕輕的關上了門,悄悄地走到列車小姐身邊蹲了下去,他輕輕翻起列車小姐的窄裙,將臉向列車小姐的裙底靠了過去,另一只手則忍不住的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看來她睡得很熟。』石村滿懷自信地先將列車小姐的鞋子輕輕脫了下來,然後輕舔著她那隔著絲襪的小腿,『真是勻稱呀!』石村心裡邊贊歎著列車小姐的腿,邊用右手食指順著小腿的曲線由下往上滑溜著,石村起身將臉靠向了列車小姐清純瓜子般的臉旁,輕輕的對著她的唇親了兩下。這時列車小姐突然翻身由側躺轉為仰躺,嚇得石村趕忙隱藏到長椅的一側。

『看來沒有吵醒她…』石村蹲著走回原位,依舊用左手拉起她的窄裙,右手食指卻順著小腿的曲線由下向上滑進了大腿。石村的心髒跳得很快,這是他第一次摸到這樣美麗的列車小姐。他很害怕她會驚醒,但色慾正沖上腦門,『管它的…人家不是說只要把她搞爽就沒事了嗎?』石村拋開了一切,慢慢的拉下了褲子的拉鏈,掏出了膨脹難忍的陰莖,他一只腳跨過了她的身體,陰莖開始向她的小嘴移去。

『剛剛都沒醒,現在輕輕的應該沒關系吧?』石村將肉棒用右手抓著移到她的小嘴邊,然後用龜頭部位輕輕地撥弄著她的小嘴唇,石村感到無比的刺激,又進一步將整支肉棒輕擦著她的小嘴,石村因為太過舒服而「啊…啊…」的叫了兩聲。

突然間列車小姐急用手抹著嘴巴說:「誰!你是誰?」並將身體由躺著變為坐起,兩腿也蜷縮起來,整個人退到了**的一邊。石村慾火正旺,管它三七二十一就向她逼過去,右手引著肉棒,左手抓住了她的頭,示意要她吃下去。「啊…不要…我要叫了喔…快出去…」列車小姐忽左忽右的搖甩著頭不讓石村得逞,石村急了,順手打了一巴掌,抓起她的下巴,將肉棒硬塞入她的嘴裡。



列車小姐拼命地掙扎著,不斷想叫喊,但是石村雙手緊緊的按住她的頭,身體被石村坐壓著,只有雙腿還能不停的踢動。她的鼻尖死死地被壓靠在石村的下腹部,她不停的掙扎,讓石村不用抽送也能享受到磨擦的舒服快感。「嗚…快…放…嗚…開…我…嗚…不然…我…要…嗚…咬…」列車小姐持續的掙扎,石村感到有牙齒和舌頭及咽喉的磨觸,一個松馳就洩了出來。列車小姐使力硬把沾滿黏稠的嘔心肉棒吐出,白色的精液伴隨著從她的嘴角流下,「嗚嗚…我要告你啦…」列車小姐邊吐著濃稠的液體邊說,她站了起來,赤腳想逃出去。石村一個大步猛拉她回來並給了一巴掌,列車小姐跌倒在**上,她快速坐起退向**的另一端。石村看看自己的肉棒還挺著,就乾脆脫下褲子,頂著挺立的肉棒就向列車小姐走去。石村抓起了她的雙腳把她硬拉了過來,接著蹲下將頭埋進了她的兩腿之間吸吮著。列車小姐用力的夾緊雙腿想阻止石村的吸舔,但這卻使石村更加的興奮。 「我求…求你啦…我快嫁人了…放我一馬…我用手幫你好了…你不要強奸我…好嗎?」

「好,但妳一定要讓我舒服才行。」他坐到**上引著列車小姐的左手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列車小姐則趁機用右手整理自己的服儀,左手則忙碌的上下磨弄著石村的肉棒,她希望石村快點洩出,好讓她結束這場夢靥。石村偷瞄列車小姐的水藍制服上衣的名牌:「原來你叫陳艾玲呀!我叫你小玲好了。」

「嗯…喔…好舒服啊…小玲你真漂亮啊…」石村說完,將頭移往小玲的臉頰。

「你干什麼!色狼…不是說幫你手淫就可以了嗎?」小玲左右擺頭閃躲著石村的親吻。石村雙手抓住小玲的頭,強吻她的小嘴唇。

「你干嘛啦?」小玲伸出雙手推開石村,起身就往門口跑去。

石村蹲了下來,附著小玲的耳邊輕聲的說:「你再叫我就勒死妳!」

「好棒,這麼漂亮,沒干她太可惜了,錯過了一輩子都遇不到呢!」瘋狂的石村再度被色慾征服,轉身走到了女廁門口,輕輕的轉動門栓,發現這回上鎖了,他將耳朵依附在門上聽聽裡面的動靜,隱約中聽到水聲及小玲哭泣的聲音,就只好在外面靜等了。沒多久水聲停了,石村站直了身子,小玲盥洗完正開門出來,石村在第一時間就將她推回進去,並反手將門關上。  

石村從小玲的背後干了百余下後,一直沒有想要射精的感覺,左手牽引著小玲的腰部持續干動著,右手則撩起了窄裙,使得自己能看到肉棒進出她小穴的模樣。忽然間石村看到了小玲緊鎖的屁眼,石村一面抽送著小玲的小穴,一面又用手指觸摸著小玲的屁眼。

「嗯嗯…啊…嗯…你…又…想怎…樣…別…嗯…啊…亂…來啊…」石村干得更大力了,『嘻嘻!後庭花我倒是還沒試過。』石村心裡竊笑著,右手食指開始慢慢的戳入小玲的屁眼。小玲一邊享受著石村對小穴的干動,一邊用手伸到後面撥開石村在屁眼外磨蹭的右手,石村照樣不理會小玲的阻止,將中指對準屁眼用力的戳了進去。

「禽獸,都被你強奸了,你還想怎麼樣啊?」小玲哀哭著求饒。石村摸摸自己的肉棒,很喜歡剛剛小玲屁眼的感覺,他站起身來,右手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左手抓起小玲,想拉她在過道上再干會。小玲一使勁,掙脫了石村的左手,由於用力過猛,人撞到了下客門上,沒想到門是虛掩的,小玲慘叫一聲,整個人摔出了車外。

在第二天的報紙上登出了美麗的列車小姐死亡照片,幾乎赤裸遍體鱗傷的玉體沾滿了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