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老師的故事

郝亮,16歲,是一名初中三年級的學生,身高1米72,相貌還算英俊。家里人和好多比較要好的同學都喜歡叫他的小名兒:亮子。初三的課程很繁重,郝亮的學習成績算是中上等水平。暑假的時候,父母爲了能讓郝亮能考上一所重點高中,就給他請了一個女家教老師。

  家教老師第一次來認家門的時候,通過她和父母聊天,郝亮知道家教老師的名字叫楚玉賢,今年31歲,在一家私立高中的老師。有一個4歲的女兒,丈夫是一個下崗工人。

  說實話,郝亮對家教很反感。因爲有了家教,就意味著他的學習時間延長了,這對于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子很致命。可是父母之命不敢不從啊,所以故意把楚老師留的作業不寫完,字迹也潦草,在她講解的時候故意走神等等。楚老師很快就發現了郝亮的抵觸情緒,有幾天,她不給郝亮講課,而是陪郝亮聊天,她利用淵博的知識給郝亮講很多我以前聞所未聞的事。有的很有趣,逗得郝亮哈哈大笑,有的很新奇,不知不覺的把郝亮帶進她的故事情節中去。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逐漸拉近了。消除心理隔閡之后,郝亮對楚老師有了一些親近感,有點象家長,更有點象姐姐。郝亮和她說話也不拘束了,有時還敢開一些小玩笑。

  楚老師的教學水平確實很高,郝亮的學習成績有了很大的提升,父母很高興,決定長期聘請楚老師做郝亮的私人老師,直到初考結束。原本郝亮對異性不怎麽感興趣,因爲每天看到的女同學的身體都包裹在肥大的校服內,再好的身材也展現不出來。學校的女老師很少,幾乎都是大媽級別的,沒什麽看頭。再加上學業繁重,沒有心思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可是,在和楚老師接觸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后,郝亮對楚老師發生了興趣,僅僅是好奇。因爲對于像他這樣一個未成年的男孩來說,對異性的感覺是既新奇又害羞,一切都是懵懵懂懂的。

  楚老師實際是一個很漂亮的成熟女人,穿著很隨意,經常就是一條牛仔褲和一件開領西服上衣,里面套一件雞心領小衫,即使換裝,也都是類似的衣服。她的個子不高,也就1米6多一點點,身材不胖不瘦,胸部鼓鼓的,在牛仔褲的包裹下,臀部挺翹,雙腿顯的修長圓潤。就是有時候感覺她心事重重的。

  這一天放學后,郝亮在家一邊寫作業,一邊等待著楚老師的到來。媽媽接了一個電話,楚老師打來的,意思是她今天因爲女兒身體不舒服來不了,如果郝亮有不會的問題可以去她的家里。楚老師的家很近,走路過去只要半個小時。郝亮很快就爬到了三樓,按響了她家的門鈴。開門的正是楚老師。楚老師今天的打扮讓我眼前一亮,上身穿一件白色貼身V領半袖短衫,露出了白晃晃的小半個乳房和一道深深的乳溝,使得平時就很挺翹的雙乳顯得更加豐滿,。下身穿一條長短及膝的黑色裙子,襯托的小腿白皙修長。腳上穿著一雙人字拖,嫩白的小腳指甲居然塗著紅色指甲油。

  「楚老師好。」

  郝亮恭敬的和她打了個招呼。

  「郝亮來了,快進來。」

  楚老師說著從鞋櫃里拿出一雙拖鞋。

  郝亮換好拖鞋,四處打量了一下楚老師的家。這是一套小兩室一廳的樓房,只有60多平,裝修的家具顯得陳舊,屋里收拾的倒是很干淨,給人的感覺特別舒服。郝亮坐在沙發上,楚老師給他倒了一杯水。

  「哪里有不明白的地方告訴我,我就在這里給你講講吧。」

  楚老師挨著郝亮坐了下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鑽進我的鼻子。郝亮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氣,把課本掏出來放在茶幾上。

  「媽媽……」

  一聲虛弱的呼喊聲從左側臥室傳了出來,

  「你等一下。」

  楚老師急匆匆走進臥室。不一會抱出一個約有4,5歲,漂亮可愛的小姑娘。

  「我女兒甜甜。今天有點發燒。」

  說著,坐在沙發上。

  「甜甜,你好漂亮哦。去醫院檢查了嗎?」

  「去了。輸了一瓶退燒藥,大夫說沒什麽大事,明天再輸一次就差不多好了。」

  楚老師一邊說著,雙腿一邊輕輕的抖動著。

  郝亮偷偷地瞄著楚老師那隨著身體抖動而顫抖的乳房,吞了一口口水。

  「好白,好大啊。」

  郝亮有點心猿意馬。

  在楚老師的呵哄下,甜甜很快昏昏欲睡了。楚老師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慢慢的走回臥室,出來時把門輕輕的關上了。

  「這孩子從小身體就弱,她爸爸又……很忙,有時弄得我真沒有辦法。唉……」

  楚老師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臉上略顯疲憊。

  「老師,你看這道題怎麽做?」

  郝亮心里有點難受,有點尴尬,趕緊轉移話題。

  楚老師馬上調整好心態,詳細的給郝亮講解起來。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

  「咣……咣咣……」

  一陣砸門聲把郝亮和楚老師都下了一跳。

  「甜甜他爸回來了,肯定又喝醉了。」

  楚老師跑過去開門,郝亮也站了起來。

  門打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腳步漂浮的走進來,醉眼朦胧,滿臉通紅。

  「他……他是誰……」

  男子靠在門框上,用手指著郝亮,說話的時候舌頭都大了。

  「他是我的學生,叫郝亮,來咱家補課呢。快進臥室。」

  楚老師一把攙住了他。郝亮對他笑了笑,沒說話。

  「學……學生?……郝亮……?不……不好意思……今天喝多了……」

  「你哪天不喝多?趕緊休息去吧。」

  楚老師的音調有點高,扶著丈夫向他們的臥室走去。男子任憑楚老師扶著,踉踉跄跄的,還笑嘻嘻的向郝亮揮了揮手。郝亮以微笑待之。靜靜地看著他們。

  就快到臥室門口的時候,只見那個男子左腳絆右腳,一頭向地上栽去,左手緊緊地抓住楚老師攙扶著他的胳臂,右手本能的想摟住楚老師的脖子。可能是喝多酒之后反應遲鈍,再或是栽倒的速度太快,他一把摟沒能住楚老師的脖子,而是手指直接勾住了楚老師的衣領。「哧」的一聲,楚老師穿的那件薄薄的半袖衫被他一下子扯開了,連楚老師也被他拽倒在他身上。

  「哎呀……」

  楚老師一聲尖叫。

  郝亮趕緊跑過去,幫著楚老師扶起了她的丈夫。再一看楚老師的半袖衫連帶胸罩全部被丈夫扯開了,露出了一對顫巍巍,圓滾滾,白嫩嫩的大乳房。雙乳之間紫黑色的抓痕和兩顆粉紅色的小乳頭看著是那麽的醒目,那麽的刺眼。從沒見過女人裸體的郝亮有點喘不過氣來,有一股欲望在體內迅速膨脹。郝亮直勾勾的盯著楚老師的乳房,呆在那里。

  此時的楚老師有點羞憤成怒,再加上胸口被丈夫無意撓了一把,疼的她俏臉通紅,眼角含淚。她顧不得中門大開,春光外泄,

  「郝亮,來,幫我把他扶到床上去……」

  一個未成年的學生,一個身體羸弱的女人,扶著一個人高馬大的醉漢,身體無可避免的時有接觸,但是兩人的注意力都在楚老師的丈夫身上,誰也沒有在意。

  「撲通」

  當他們兩個搖搖晃晃的把楚老師的丈夫重重地扔到床上的時候,已經累得氣喘籲籲。

  郝亮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掃了一眼楚老師,魂都飛了。只見楚老師身體前傾,呼吸急促,雙手扶床,身體微微的顫抖,被扯壞的胸罩垂在身體一側,一對房乳向下垂著,在燈光的照射下發出刺眼的白光,正隨著身體的顫抖而顫抖。郝亮的小弟弟迅速膨脹起來,被擂鼓一樣的心跳震懵了,拼命地吞咽著口水,就感覺耳內轟鳴,眼前一陣恍惚。

  「郝亮,郝亮,亮子……」

  楚老師的呼喊聲把郝亮的魂叫了回來。郝亮怔了怔神,發現她一手揪住抿在一起的半袖衫,一手在他面前擺晃,臉上一片羞紅。

  「哦?楚老師,我該回家了……」

  說完,郝亮夾著腿,低著漲紅發燒的臉回到客廳,揀起茶幾上的書本,倉皇的跑回來家里。

  「這孩子……」

  楚老師好像發現了什麽,她扶著未關的房門,輕輕的說。

  郝亮躺在床上,頭腦里想著楚老師誘人的大乳房慢慢的睡著了。在夢里,郝亮親吻著,撫摸著,揉搓著楚老師的乳房。早上醒來,褲裆里一片冰涼。他偷偷的把沾滿精液的內褲拿到衛生間里洗干淨了。

  一連三天,楚老師沒去郝亮家,也沒有打電話。郝亮的媽媽有些著急,一個勁問郝亮,是不是他惹楚老師生氣了。郝亮也不知道楚老師爲什麽沒來,只是隱隱約約感覺到,應該是她和丈夫之間發生了什麽事。他媽媽一再追問,還要給楚老師打電話,郝亮只好騙她說楚老師家里有事,處理完了就會來的。在媽媽的半信半疑中,電話響了。楚老師告訴媽媽,最近家里有些事走不開,郝亮我去她家里補課,順便寫寫暑假作業。



  郝亮再次來到楚老師家里的時候,楚老師的氣色很好,像上次那樣給他開門,給他拿拖鞋,給他倒水,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吊帶背心和一條白色短裙。臥室門都敞著,甜甜不在,她丈夫也不在。楚老師看郝亮的眼神有些躲閃,而郝亮也有一些局促。

  「甜甜不在家嗎?楚老師。」

  「和她爸爸回她奶奶家了。」

  楚老師的神情有些落寞。

  「上次謝謝你幫忙。」

  一提起上次,楚老師可能想到在自己的學生面前上身赤裸過,臉紅了。郝亮也是心里狂跳,有些慌亂。

  「沒……沒事……沒事沒事……」

  楚老師被我結結巴巴的回答逗笑了,笑的花枝亂顫。

  「好了,不說那些了。來,我給你補一補這幾天落下的課。」

  楚老師坐在郝亮身邊,低頭給他講解著……

  比老師高出一頭的郝亮沒有心思聽講,他的魂已經被楚老師勾走了。他偷偷的看著楚老師因低頭而露出的大半個乳房,思緒又飄回了那天她在他面前赤裸雙乳和雙手扶床的時候……

  正在給郝亮講解的楚玉賢慢慢的感覺不對勁兒,她覺得耳邊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噴的她心里癢癢的。眼睛一斜,發現郝亮的裆部已經支起了一個小帳篷。

  「郝亮這是怎麽了?哦,一定是想起那天我露著乳房的樣子了。他的家夥應該不小了吧?甜甜他爸好久沒碰過我了,我一會是不是想辦法試一試呢?」

  楚玉賢輕輕的舔著自己的紅唇,陷入了意淫當中。

  原來,楚玉賢的丈夫幾年前下崗了。下崗后,他自暴自棄,每天不務正業,和一群狐朋狗友喝酒,賭博,泡女人,連家也不回,更別說和老婆恩愛了。下崗時給的那筆錢早就讓他花個精光。沒有錢的他就和楚玉賢要,不給就罵,有的時候還威脅著要打她和女兒。身邊已經沒有親人的楚玉賢只好把淚水往肚子里咽。原本工作不錯的她只好在下班之余給別人補課掙錢來維持家里花銷。丈夫醉酒后的第二天,楚玉賢徹底和丈夫翻臉了,夫妻倆吵了個天翻地覆。楚玉賢一氣之下,跑到法院起訴離婚。在法院調解無效的情況下,宣判兩人離婚。家里沒有什麽財産,只有一套房子。這套房子還是以楚玉賢的名義貸款買的,房貸還有七八年才能還清。楚玉賢努力爭取想把女兒的撫養權留下,可是沒有成功,她丈夫把女兒送到父母那里撫養去了……

  和丈夫離婚后,心中難舍女兒的的楚玉賢整整哭了一天,又整整的睡了一天,把這幾年憋在心里的委屈徹底的釋放了出來。一身輕松的楚玉賢馬上想起還有一個學生需要她補課,就把郝亮叫了過來。

  「好熱哦。」

  有心勾引郝亮的楚玉賢故意把手伸進背心里,竟然把自己的胸罩脫了下來,扔在沙發角上。失去束縛的一對大白兔不安分的跳動幾下。楚玉賢感覺體內火一樣燃燒著,饑渴萬分,心中的欲火已經把她燒的好像神志不清了。她伸手把郝亮的JJ握在手中,身子一挺,把郝亮撲倒在沙發上,小嘴一嘟就吻了上去。閉著眼,她不敢看郝亮的臉,確切的說,她是不敢看見郝亮的眼睛。

  楚玉賢已經全身滾燙了。她感覺一種叫欲望的東西在她的體內爆裂了,充斥了她的全身,她要找一個出口,把欲望宣泄出來。這個出口就是她的陰道。因爲她的陰道內已經水淋淋的,又麻又癢,仿佛在告訴它的主人:在這里呀,快來插吧。

  郝亮被楚玉賢的舉動嚇了一跳。他的陰莖被五根手指緊緊地包圍著,那種舒服的感覺從來沒有體會過。他笨拙的回應著楚玉賢的親吻,雙手撫向了她的乳房,不知輕重的擠壓著,揉捏著。馬眼里分泌的前列腺液讓他的陰莖能夠在楚玉賢緊握的手里反複抽動,也就是十幾下,他就覺得后背一麻,精液噴射而出,打濕了楚玉賢的手掌。

  楚玉賢感覺到了郝亮已經射了,但是她沒有停止手里的動作,繼續攥著郝亮的JJ,用大拇指輕輕的刮蹭郝亮的龜頭。射精后的龜頭極其敏感,郝亮有些不堪忍受,渾身顫抖著,雙手狠狠捏著楚玉賢的乳房,緊緊地咬住了楚玉賢的舌頭。

  楚玉賢忘記羞恥的的往欲望的深淵里滑落,一步步,越來越深。她感覺不到郝亮帶給她的疼痛,她只覺得從舌頭,乳房傳來了幾股電流般的快感,這種快感竟然可以傳到陰道的深處。那感覺非常美妙,就好像陰道曾經被丈夫的陰莖瘋狂抽插似的湧起一陣陣的酸麻感。在她的陰道深處,開始了有節奏的痙攣。她全身輕微的顫抖著,快速的抽搐著……,緊接著尾骨部位傳來一陣難以抑制的酸麻,她終于到了很久沒有過的高潮。

  她緊緊地壓在郝亮的身上,緊緊地吻著郝亮的嘴,緊緊地攥著郝亮再一次挺起來的陰莖,久久沒動。她在體會高潮的感覺,一種久違的感覺。

  郝亮現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痛哭。楚老師壓的他快喘不過氣來,嘴上被兩人的激吻碰破了好幾個地方,火辣辣的疼,JJ被楚老師緊緊地攥著,敏感的龜頭漲的黑紫黑紫的,一點也不舒服。

  高潮漸漸平息下來的楚玉賢直起上身,只見她面帶微笑,雙頰染紅,櫻口微張,杏眼含春。她騎在郝亮的身上,慢慢的開始脫郝亮和她自己的衣服。

  「啊……楚老師……我怕……啊……」

  郝亮緊張的對楚玉賢說。他被楚玉賢剛才的瘋狂嚇到了。

  「亮子,不要叫我老師,叫我姐姐……」

  楚玉賢輕輕的撫摸著郝亮已經全部裸露的身體,淫蕩的說,

  「你別怕,家里就咱們兩個。一會兒你也不要動,一切聽姐姐的,姐姐讓你體驗一下人世間最美好的事情……」

  她用陰部蹭了一下郝亮的JJ.

  「哦……好吧……姐姐……我聽你的。」

  郝亮舒服的叫了一聲,有點害羞的看著楚玉賢。楚玉賢對他微微一笑,俯下身子吻住了郝亮,一邊吻,一邊來回在郝亮的身上蠕動著。她的乳頭在摩擦下硬了,她的陰道在摩擦下濕了。她在挑逗郝亮,也在刺激自己。

  郝亮回吻著楚玉賢,他的吻技在楚玉賢的帶動下越來越熟練。他的舌頭時而在楚玉賢的口腔里亂動著,好像在尋找什麽,時而把楚玉賢的舌頭吸到嘴里,貪婪的吮吸她甘甜的唾液,時而把楚玉賢的下唇含在嘴里,輕輕的咬著,好像在品嘗美味的食品……

  楚玉賢坐直身子,捉起郝亮的雙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哦……亮子……輕輕的摸……不要太用力……就是這樣……好舒服……」

  楚玉賢呻吟著。已經被自己淫水浸濕的陰唇不安的在郝亮的JJ上扭動著,滑滑的,就像火上澆油一般,刺激的陰道里的更加滾燙了,想要郝亮JJ插入的渴望越來越強烈了。當老師的楚玉賢很清楚有些文人墨客對于性描述是那麽的高尚,那麽的唯美和浪漫,可是楚玉賢現在的目的很簡單,她只想做愛,只想像低級動物在發情的時候那樣,無所顧忌的去追尋那種令人瘋狂的快感。

  她扶著郝亮已經硬的發紫的大JJ,對準自己的陰道口,緩緩地坐了下去,

  「……哦……」

  她呻吟著長出了一口氣,這口氣仿佛在心里憋了很久很久,今天終于吐出來了。她渾身上下的每個細胞都在追逐那觸電般麻酥酥的快感,每根汗毛都豎了起來,就像有了生命一般飄動著。她瘋狂的扭動著腰臀,好像有點迫不及待的想再次體驗那種讓她不受控制的抽搐,酥麻的快感。

  躺在楚玉賢身下的郝亮在楚玉賢把他的陰莖吞進陰道的時候,就感覺到龜頭沖破了重重阻礙,直接頂到了一塊軟肉上面,陰莖體被陰道壁層層擠壓著,爽到了極點。他不由自主的聳動著臀部,配合著楚玉賢的瘋狂。

  「喔……啊啊……嗯……喔……嗯……啊……」

  「……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嗯……噢……嗯……快……哦……快……插……插……我……嗯……」

  兩個人都沈浸在性交的快感中,瘋狂的,無所顧忌的叫著。整個做愛過程持續了二十多分鍾,

  郝亮的龜頭和陰莖體被陰道里的肌肉猛烈的擠壓著,那感覺太強烈了。刺激的他脊柱酸麻,一股精液噴射而出,直接就往楚玉賢的陰道深處沖去。

  楚玉賢顯然也感覺到了郝亮龜頭的跳動,兩只手死死地把住郝亮的肩膀,咬住下嘴唇,身體拼命的扭動了幾下,

  「……哦哦……亮子……舒服……啊……操死我了……我……快到了……哦……不行了……我……我到了……哦哦……啊……舒服……好舒服啊……啊……」

  當兩個人把體內強烈的欲望突然間一起釋放出來后,其中的快感令兩人一陣暈眩,身體如過電般的一直哆嗦個不停,整個過程持久而銷魂。體力嚴重透支的兩人連姿勢都沒變,相擁著昏昏睡去……

  郝亮像平常一樣,每天去楚老師家里補課。中考的時候,他沒有考上重點高中,而是進了楚玉賢所在的那所私立高中。

  他的父母既失望又高興。失望的是兒子沒有考上重點高中,高興的是兒子考中的學校有楚玉賢老師在照顧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