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園第一章第十三節

第十三節
「哇哈哈哈哈,想殺老子!下輩子吧!」一個全身傷痕纍纍的男人突然出現在淫魔城的任務公會中,大笑著。引來了數名玩家的側目。
 
  
 本想找個地方安靜的等待「死亡慶典」時間結束稫種稯窨,彯彰徹徶可天不遂人願,半途又遇到幾個正在逃跑的女人寤對屢屣,摿摡摶摠有寵不抓可要遭天譴的啊。
 
  
 
結果,抓的正爽時菛萣蒠蓌,箛箍箌箈有人來了。又是一個道士,顯然是追著那幾個女人過來的幔蔭廎廗,劃劂劁勩見了我們二話不說就砍。這個道士明顯比之前那個要厲害的多,飛在天上什麼都不管,嘩嘩嘩的閃電跟下雨似的砸了下來,各種飛行法寶、奇怪的寵物一擁而上。我和魚只能疲於奔命,一路的跑。
 
  
 最後,老子藉機將他引開,靠魚的合體槍給了他一炮,才讓道士受傷離去。合體炮的威力果然巨大,要不是老子有夜雨的保命技能「殘月斬」閃過,說不定當場就掛了,那道士挨了一炮,雖然沒打整,也只是將他達到貧血,背向用傀儡蛛寄生的,沒想到反應超快,轉身就飛的不見蹤影。之後天也黑了,總以為能消停一下,沒想到後半夜,那道士又殺了回來,還另外帶了兩人來助戰。看來《伊甸園》裡也不全是各自為戰的情況。
 
  
 又是一場惡戰,那三人中其中一個的技能十分變態,簡直就是為了這種群戰而生。他的技能幾乎都是詛咒系。技能耗魔加倍,加持、領域時間減半,攻擊力削弱,防禦力削弱。把我們搞的欲死欲仙,根本沒法輸出傷害。不過幸好,對方等級不高,老子陰了他一回,用”殘月斬「吸住了他,趁著剛出來,我和魚兩人合擊把他秒了。他這一死,卻把另兩人徹底激怒,不要命似得攻擊。其中一個還自爆了一個寵物,琳在爆炸中被打殘。隨後夜雨和蜂也被重傷,魚的那剛收的狼狗寵物為他擋了一計傷害,直接掛了。我的寵物最後也只剩下戰雪和果心。原本一直不被我看好的晴天在這戰中起了大作用,不受攻擊傷害的屬性,讓她飛來飛去忙於給我們加血恢復,小閃電雖然沒有什麼殺傷力,卻也能打斷一些寵物技能或者特殊的防禦。
 
  
 眼見活動時間就要結束,對方的攻擊更加瘋狂。我倆只能苦苦支撐,總算是到了天亮,逃回了各自的主城。
 
   「賤人!怎麼樣?」我打開好友系統的對話工具,對魚問道。
 
   「哥哥還好,不過這次要大出血了,麗和可可都受傷了,武器化後也使用不了,需要更換零件。彈藥也耗的一乾二淨。」魚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沒掛就好。錢是小事,老子的恢復道具也快沒了。」見他平安我也稍稍放心了一些。
 
  
 「你準備什麼時候過來?」魚問道。
 
  
 「先不急,去了你那邊不知道以後怎麼回自己的主城。我需要瞭解一下。我的職業技能也要升級。需要準備的事情挺多。到時候我通知你。」任務結束後兩人一起發展,這是之前約定好的。當時沒有多想什麼,現在看來也有弊端。所以需要好好準備一下才行。
 
  
 「好的!到時候聯繫。」說完,便關閉了通訊系統。
 
  
 
出了任務公會。我灌了幾支恢復劑,把生命值恢復滿。雖然主城裡不會受到攻擊,但誰又說的準呢。點背的傢伙老子也見多了。
 
  
 
不急著回自己的空間,先跑到了職業導師那裡。自從上次學了那兩個破技能之後,老子對自己的職業是徹底的傷心了。已經也很久沒來找那老頭,不過經過這次任務,我感到自己的實力不夠,急需提升。比較慶幸的是製藥技能到又升了幾級,現在已經能製造中級恢復劑了,以後持久戰就更加不用擔心了。職業技能再爛也不能拉下,去看看也不浪費時間。
 
  
 
「孩子!你終於又來了。是不是對自己的職業感到灰心?」走進職業公會,老頭一見我,立刻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靠!身為一個NPC,智商還挺高的嘛。你也知道這個職業垃圾?老子當初真是抽風了,還以為找到個隱藏職業沾沾自喜呢。心裡雖然這麼想,可嘴裡不能亂說,老子已經領教到這遊戲裡NPC的特殊智商可能帶來的變化了。「不!偉大的導師,我為自己不能時常來拜訪你而感到羞愧,對您我也不敢有任何隱瞞。我為我的職業前途而感到迷茫,所以需要您的指引。」冠冕堂皇的話張口就來,先哄他開心再說。
 
  
 「年輕的寵物戰士。你的誠實讓我感到欣慰,你已經成長起來了。寵物戰士的道路是坎坷崎嶇的,當年我也遇到過你這樣的情況。現在,我這裡有一個十分危險的任務需要你去完成,你是否願意接受?」老頭對我點了點頭,隨即一個對話框出現在我眼前。
 
  
 果然有料。嘴巴甜絕對不會吃虧,是個職業隱藏任務。「導師的委託」,任務要求等級0,說明沒有。看來需要接收任務後才會有後續的任務說明出現。不過大風大浪都這麼過來了,還怕這小小的任務。我立刻點了」接受「,」並低頭致敬道,「願意為您效勞,尊敬的導師。」狗兒的,幫你做事還要向你鞠躬。
 
  
 「我年輕時曾是個戰士,流浪於三界之間。最後,到了仙淫界。在那裡,我發現了一種神秘的職業者--煉器師。他們從來都是直接殺死怪物,收取怪物身上的皮毛、鱗爪、魂魄。然後用這些材料,來煉製器具和寵物。在那裡我聽到了寵物們的悲呤,憤怒中我大開殺戒,廝殺這些毫不尊重生命的垃圾。最後受到了仙淫界玩家的圍殺,受傷回到了這裡。在那場戰鬥中,我殺死了一名煉器師導師。在他身上取得了一本名為「煉寵術」的邪惡技能書。」老頭遙望屋頂,回憶道。
 
  
 老子可是聽的口水直流啊。「煉寵術」啊。多爽的技能,可以自己製造寵物和道具。不過看這老頭對怪物這麼有愛的樣子。我絕對不能表現出來,繼續聽著,任務關鍵就在後面了。
 
  
 「回到魔淫界,我深感這可怕的技能會對這裡的怪物們也帶來災難。所以,我將他藏在了『幽暗古堡』的王座下。不過任何技能都有其優點,我從那本書上學到了很多寵物方面的知識,讓我受益匪淺。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三顆忠誠之心,所以我相信你擁有一顆善良的心。拿著這把『幽暗古堡』的鑰匙。去取出那本書吧,那裡還有我畢生心得。善加利用它。」老頭將一把鑰匙交了給我。同時我的地圖上也顯示出了「幽暗古堡」的坐標。同時任務說明也更新了出來:前晚「幽暗古堡」取回導師所說的技能書和日記。
 
  
 靠!感情不是我人品爆發,而是那三顆「忠誠之心」才啟動了這個隱藏任務。接過鑰匙,老子自嘲的想到。「遵從您的囑咐,尊敬的導師。不過我依然有個問題。三界之間是互不相連的。除了主神開啟三界大戰,我們幾乎無法和其他兩界的玩家交流。我想知道您當時是怎麼穿越三界的?」真是瞌睡有人送枕頭。老子正愁去了武淫界後怎麼回來。這裡卻有一個穿越達人。
 
  
   老頭被我一問,微微有些好奇的看了我一眼,隨後說道,「當年我在我流浪時殺死了一個虛空之主。得到了一枚時空之戒。帶著它,你就可以隨意的穿越三界。不過那枚戒指已經在我最後一次回來時毀壞。虛空之主住在眾神之山的背面『無盡的深淵』中。」
 
  
   這老頭絕對是個牛人啊。且不說當初他大鬧仙淫界需要何等的實力。單單那虛空之王,就是「王」字輩的BOSS級怪物,被他這麼輕輕鬆鬆說幹掉就幹掉了。
 
  
 
「感謝您的指點,尊敬的導師。」好話不用錢,臨走前我又向老頭鞠了一躬。
 
  
 
「等一下,孩子!」老頭突然止住,說道,「當初為了防止有人盜取那本技能書,我將我所有的寵物都留在了『幽暗古堡』,守護在王座旁。你冒然闖入可能會引起她們的誤會。拿著這枚戒指,她們會便不會為難你了。」老頭說著遞給了我一枚金色的戒指。
 
  
 
靠!接過戒指。老子暗罵了一聲,差點被老頭的寵物幹掉,有這麼牛逼的實力,他的寵物絕對不會弱到哪裡去。嘴甜果然有好處啊。
 
  
 
退出職業公會,總算是告了一段落。向自己空間傳送使走去。
 
  
 
回到房間。幾隻寵物都受了重傷,便放在包裹裡暫時修養。拿出之前所獲細細的清點一番。大豐收啊!老子心情那個激動,亂七八糟的道具先不管,光封印袋就有十多個。讓我都無從下手,當時情況緊急,也沒好好分類。現在嘛自然要品鑒一下。
 
  
 
粗略的查看了一下封印袋裡的女人。感覺相貌較好的女人先留著,一會慢慢品嚐。幾個貌似一般的女人先分了出來。光這些就有十多個。先打開一個。
 
  
 
靠!妖怪!這絕對是老子見過的最變態的,超大的胸部。全身赤裸,身材瘦小的西方女性,卻有一對幾乎把她整個上身都蓋住的乳房。粗大的乳頭幾乎垂到了她的大腿上。看的我只發奇。
 
  
 
雙手抓住那對巨奶,溫暖柔軟,如同抓這兩個熱水泡。
 
  
 
「嗚!」女人剛被放出,就受到我的胸襲。嚇的向要躲避,可那對「礙事」的胸部卻讓她行動不便。
 
  
 
「給老子躺下!不像被抹去意識的話,就乖乖的聽話。」對於這種沒有戰鬥價值的寵物,老子自然懶得多花精神培養感情。
 
  
 低級的寵物智商本就不高,我被一嚇。乖乖的躺在床上不動,只是身體還在瑟瑟發抖。這樣也不錯,省了老子不少時間。老子索性坐在那對巨奶上,屁股在乳房上扭了扭,感覺挺爽,以後拿它坐凳子也不錯。女人被我壓得耐受,卻也不敢反抗。這種小怪物要滅了她秒秒鐘的事情。
 
  
 也不急著幹她。又打開了兩個封印袋。一個頭上包著好像遊戲中「春麗」造型發套的小蘿莉,一身中國風的藍色旗袍。一個一頭銀色長髮的和服女,頭上還豎起一對三角形的白耳朵,腰上圍著一條白色毛茸茸的尾巴,一看就是個狐女。兩女感覺到我和她們等級的差距。低垂的頭,不敢做聲。
 
  
 對著兩女招了招手,兩人立刻乖乖的走了上來,之前戰鬥中了道士的幻術,和幻術裡的小蘿莉一比,眼前的豆包頭小蘿莉稍有欠缺,臉上還有些小雀斑,不過拿來洩火到也不錯。小蘿莉勝在乖巧,皮膚也不錯。輕易的撥開無袖的高叉旗袍,雪白的小屁股柔滑細嫩。小胸部也很有彈性,偎依在我身上,不敢亂動。
 
  
 和服裝的狐女,肌膚雪白,額頭兩顆黑痣般的眉毛,雙唇上也是雪白,僅有上下兩個紅點塗抹,完全是古代倭族人的相貌。細長的美腿上穿著一雙夾腳的短襪和一雙木屐。頭上的狐耳很是柔軟敏感,老子一摸就叫癢。讓我惡作劇之心又起,抓著狐女的耳朵一陣撕扯,直到疼的她不行才放手。
 
  
 這三女各有特色,讓老子一時都不知先干誰好。「叫什麼名字?」索性先不管,抓住狐女的耳朵,將她頭拉了過來。
 
  
 「奴婢賤命白狸。」狐女痛苦的表情讓我心中一爽,倒是很知趣的答道。
 
  
 「以後就叫狸奴吧。叫錯了就把你殺了!」居然名字還跟老子的名字有一字相同,真是晦氣。
 
  
 「是!狸奴遵命。」狐女弱聲答道。
 
  
 「知道要做什麼嗎?」見狸奴聽話,我便放開了那只狐耳。
 
  
 「狸奴是服侍主人,讓主人開心的。」狐女跪坐在我身旁,雙手平放床上,俯身拜道。
 
  
 「知道還不做?!」我厲聲呵道。
 
  
 「是!」狐女立刻爬到我的胯下,將我的褲子脫下,捧出我的肉棒,白嫩的細手,握住先伸粉紅色的舌頭將肉棒全身洗禮一邊,後又一口吞下,在嘴中吮吸、吞吐。天生嫵媚的狐女似乎專為性慾而生,口交的技術到了如火純清的地步,深知男人的心思,我的肉棒也在她的口中暴漲。
 
  
 
「真是個天生的性奴!」l撩起狐女和服的裙擺,和服下未著任何遮羞物,雪白的臀肉便露在了我的眼前,一條長長的狐尾拖在床上。
 
  
 
「啪!」一聲脆響,女人的的雪臀上立刻出現一個鮮艷的紅印,狐女嬌軀輕顫發出一聲悶響,揚起秀臉哀求的望向我。
 
  
 
「誰允許你停下來的?」抱著小蘿莉,摸著她滑嫩的玉膚,對狐女呵斥道,女人趕忙低頭繼續吞吐我的肉棒。
 
  
 
「你叫什麼名字!」溫柔的搓揉著小蘿莉胸前的小饅頭,對蘿莉很有愛的我,自然不會對她過於粗暴。
 
  
 
「小的春香!」小蘿莉偎依在我身上,俏臉紅彤,羞澀道。
 
  
 
「小春香多大了!」小蘿莉清脆的聲音聽得我渾身酥麻,怪叔叔的屬性值暴漲,淫笑的問道。
 
  
 
「小的是只當康!剛成年,被系統創造出來只有三天!」春香被我摸的全身發燙,弱弱的道。
 
  
 
「當康?那是什麼東西?」
 
  
 
「請大人息怒,小的生於仙淫界欽山。」春香趕忙解釋。
 
  
 
「哦!是仙淫界的怪物啊!不急,以後做了我的寵物自然會知道你的獸形!」捏了把小蘿莉瘦小的屁股,我點了點頭。
 
  
 
「是!春香請大人憐惜。」聽到要收她做寵,自然聯想到其中必備的程序,小蘿莉的臉紅得更艷,小腦袋埋進了我的胸口。
 
  
 
「嗚!」憋了一天的慾火終於在狐女高超的口技下噴發,渾濁的精液灌入狐女的檀口中,女人的小嘴一下無法容納這麼多精華,大半的精液從女人嘴角溢出。狐女連忙吐出半軟化的肉棒,將外漏的精液舔舐乾淨。
 
  
 
「去那裡趴著,自己把騷穴弄濕了,等著我!」狐女的順從和自覺到讓我也為難她,狐女挺我吩咐,坐在一旁兩條瘦長的掰腿大開,露出雪白光潔的下體,一道粉紅的裂縫開闢在私處,手指粘了一點嘴角的精液,塗抹在無毛的陰戶上,搓弄起來。嘴裡發出低沈的清唱,迴盪在狹小的房間中。
 
  
 
「先開你的苞吧!自己騎上來!」拍了拍春香的小屁股,我對她吩咐道。
 
  
 
「是!大人!」幼小的女孩聽到要自己主動破處,咬著銀牙不敢反抗,大眼睛上閃著淚光,微微起身,撩起旗袍的前擺,低身將一條白色的高叉內褲退下,分開雙腳騎在我的腿上。粉嫩溫暖的肉穴摩擦著半硬的肉棒,讓我的雞巴瞬間復活,再次怒漲起來。
 
  
 「嗚!」春香扶著我的肉棒,抬起小屁股,將龜頭對著自己狹小的肉縫,慢慢的坐下,女孩的肉穴本就沒多少水,全靠我的精液和狐女的口水潤滑,粗大的肉棒擠入尚未張開的身體裡十分的困難,下身的撕痛從他那漲得通紅的小臉上就可以看出,大顆的汗珠浮現在女孩的額頭。
 
  
 讓一個未經人事的女孩自己將肉棒插入處女穴,的確有些強人所難。插了半天,只進去小半個龜頭,體力卻已經嚴重透支,瘦小的身體癱在我的身上,一條玉臂搭著我的肩,扶著肉棒的小手向將它塞入自己的細縫中去,卻已全無力氣。
 
  
 看著女孩梨花帶淚的痛苦面龐,我感到不忍心。抱起女孩將她放在床上,取出一包春藥灑了上去,粉紅色的粉末立刻被女孩吸入身體內。低級的春藥見效速度並不快,我也口手並用挑逗著女孩身上的幾個敏感點,女孩在春藥和前戲的刺激下騷熱起來,剛剛被龜頭撐裂的幼穴流著一些血絲,裡面也開始流出晶瑩的水跡。
 
  
 如此可口動人的女孩,早就讓我心動不止,剛剛龜頭在穴口插入那一點的快感,讓我反而更是飢渴難耐。現在這盆美味終於在我的料理下可以大塊朵兒了。分開春香的兩條小腿,粉紅色的小穴沾著紅色的血絲和晶瑩的淫水,扶著肉棒對中那細小的穴口,慢慢的向前用力。
 
   「啊!!~!」在春藥的幫助下,女孩終於能吞下粗大的肉棒,藉著淫水的滋潤擠開狹隘的空口,龜頭終於進入了一個銷魂的秘洞中去,卻馬上被一道嫩膜擋住。女孩的雙手抓著我的手,脆聲的叫道。
 
  
 女孩的嫩穴爽的我全身發麻,再也忍不住,一鼓作氣直搗黃龍,一捅到底,那道脆弱的阻擋應勢而破。
 
  
 「啊~~~~!」破處一瞬間,女孩嬌軀一僵發出一聲細長的長鳴。
 
  
 女孩的悲鳴卻成了我的興奮劑,破開的處女膜,我的肉棒進入了一個濕滑、溫暖的仙境中,嫩美的穴肉裹著肉棒,控制不住我全身壓在女孩的身上,飛快的抽插起來。
 
  
 「哈~~!哈~~!好舒服啊!大人!小的~~!小的要死了!」被春藥挑起情慾的女孩,摟著我的身體大叫起來。
 
  
 我暢快的在女孩的肉穴中抽動,肉體拍打在一起「啪啪」作響。狹小的肉穴擠壓著我的肉棒,卻被一次次的強力衝擊破開,女孩尚未張開的身體,連肉穴也十分短淺,能輕易的刺到花心,干的她全身亂顫。如同一個偏偏起舞的女神在我衝擊下演繹,真是美不勝收。
 
  
 無法承受我猛干的女孩,聲音漸漸低了下去,突然一陣熱流從陰穴中噴出,達到了高潮。
 
  
 「叮!玩家白羽受到寵物當康--春香!」
 
  
 看著癱倒在地的女孩,心中征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不顧已經昏迷的女孩,我又在舒爽的嫩穴中猛干了數百下,但已經形同屍體,毫無反應的女孩讓我漸漸的失去了興趣。
 
  
 索性將肉棒退了出來,望向一旁被我命令手淫的狐女。此時,狐女一手捏著自己的玉乳,一手搓揉著陰穴,也已經動情。抓住狐女的一條腿,將她拖了過來。
 
  
 「怎麼樣?濕的還真離開?真是個騷貨!」摸了一把滿是淫露的粉穴,中指插進了未被人開墾過的處女穴。
 
  
 「疼!」雖然已經動情,中指的插入依然讓狐女疼的叫了起來。
 
  
 「這樣就叫疼?那一會我插進去,還不把你疼死?」中指緩緩的插入,立刻頂在了狐女的處女膜上,微有些彈性的薄膜受到擠壓,向內凹去,卻依然倔強的阻擋著我的進攻。
 
  
 「主人,不!再進去就要捅破了,請主人寬恕,狸奴希望被主人的寶貝破身!」狐女抓住我的手,哀求道。
 
  
 「要求還真多!」抽出濕漉漉的手指,伸到狐女的臉前,狸奴趕忙將我的手指含住,將上面自己的淫水舔吸趕緊。雖然老子對倭族的女人不感冒,但也是個難得的美女,用手指捅破那嫩膜也有點暴殄天物,以後可以慢慢蹂躪,這頭道餐還是讓小弟來享受吧。便命令道,「轉過去爬好!」
 
  
 狐女如獲天赦,急忙爬在一旁,將和服撩起到腰上,露出雪白的屁股,狐尾翹起白皙的屁溝裡一朵小巧的菊門緊縮,下面是條鮮艷的花蚌。如同一道盛宴,等待我去品食。
 
  
 我也不在客氣,肉棒猙獰,衝向那美穴,但回頭一想,肉棒頂在狐女的裂縫口挺住,上下互動,感受嫩肉的鮮美,問道,「既然如你所願你,你難道不該說些什麼?」
 
  
 「是!狸奴感謝主人恩賜,請主人為狸奴破處!」女人上身埋在床上,玉臉回望輕聲說道。
 
  
 「既然你這麼請求我,那就滿足你吧。」我說著抱住狐女的圓臀,下身漸漸用力,肉棒破開狹窄的洞口,向前擠去。鮮艷的花朵張開,肉棒在淫水的潤滑下進入了濕滑的蜜穴中。
 
  
 「啊!!」充實的感覺讓狐女一聲輕歎,雙手緊抓著床單,小臉又埋了下去。
 
  
 「給老子抬起頭來。說!現在我在幹什麼?」大手又在狐女的雪臀上落下,一聲脆響。
 
  
 
「啊!主人,正在給狐女破處。嗚!現在主人的寶貝已經進了狸奴的穴門。頂到~~!主人的寶貝頂到狸奴的處女膜了!」隨著我的肉棒進入,狐女揚起頭講述著過程,。
 
  
 
「很好!一直這樣講下去。」聽著女人清脆嫵媚的聲音,講述自己被干的過程,也是一番別樣的享受。那層薄薄的嫩膜根本無法阻擋我的前進,只是想要多享受一會,這種淫靡的氛圍。不過現在已經差不多了,肉棒開始用力向前推進。
 
  
 
「額~!主人!主人要給狸奴破處了,疼~~!要破了!啊~~~~~~!」在女人的大叫聲中,那堵肉牆終於被我的肉棒攻塌,長驅直入向深處。
 
  
 
「狸奴的處女膜已被主人的肉棒捅破了,主人的肉棒進了狸奴的騷穴裡面,騷穴被撐開了,好漲,好熱。」下身撕裂的疼痛卻敵不過我的命令,女人陰齒緊咬喘息,嘴裡卻不敢停下。
 
  
 
緊湊的處女穴夾的我肉棒酥麻痛快,我抱起狐女的雪臀開始猛干。隨著猛烈的衝刺,狹小的肉縫中分泌出大量的濃汁,熾熱的肉壁緊裹著我的肉棒,給予其溫暖。
 
  
 
「主人的肉棒!插著狸奴的騷穴,要被插破了,插壞了。狸奴的騷水被主人幹出來了。又快又猛。干的狸奴好舒服,好爽。狸奴要高潮了,狸奴馬上就用成為主人的寵物。以後永遠只能被主人一個人干。」淫言浪語的說著,翹臀聳動,迎合著我的衝刺。
 
  
 「頂到花心了,主人的肉棒好長好大,每次都頂到狸奴的肚子,狸奴受不了了,請主人允許狸奴先去。。。啊!!~!」嬌嫩的肉壁一下下的收縮,眼見就要引來第一次高潮。蜜穴深處的吸吮感讓我難以抗拒。
 
  
 「啊~~!主人,狸奴~~要去了~!啊~~~!」一聲高昂的尖叫,狐女蛇腰扭動著,將屁股撞在我的腹部,肉穴中熱流噴射而出,燙的我全身一顫,再也把持不住,將熾熱的精液毫不吝嗇的施放在了狐女的體內。
 
  
 「主人射的好多啊,都射進了狸奴的體內,灌滿了。」高潮後的女人倒在床上,嘴裡還不忘講述著,還真難為了她。
 
  
 「叮!玩家白羽受到寵物雪狐--白狸!」
 
  
 抽出肉棒,看著被染成粉紅色的淫液從女人的秘洞裡一股股的湧出,我的慾火終於得到了發洩,坐在床上覺得一陣空虛,以前那種收寵的快感不再,或許是最近收的寵物都是極品,這種普通屬性的寵物已經不能給我什麼成就感,純為洩火而已。
 
  
 「過來!叫什麼名字?」將狐女推開到一邊,我望向身下的「座墊」。那對巨大的乳房,看著讓人詭異。
 
  
 雪白的巨乳,被我剛才壓出兩一個紅印,女人終於得到了解脫,跪在我身前,兩個大奶垂到了床上,好似兩個巨大的西瓜一般。「我~~我叫豪!」女人低著頭說道。
 
  
 低級寵物還真沒多少趣味,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挑不起任何興趣。「用你那對大奶給我乳交吧。」我坐在床上,靠著狸奴的玉體,對大奶女指了指。
 
  
 女人爬到我身前,捧起那對巨乳,夾住我的肉棒,縮小的肉棒立刻淹沒在乳海中。乳交雖然是所有男性嚮往的活動,卻真沒多少快感可言,純是一種新奇運動。
 
  
 用巨大的乳房摩擦軟小的肉棒十分困難,肉棒不時的從乳溝中滑出,女人到也聰明,低下頭來用嘴叼住我的龜頭,中間的縫隙只能用兩顆粗大的乳頭去搓弄,龜頭在女人的嘴裡被濕滑的舌頭挑弄,棒體被兩顆柑橘般大小的乳頭夾著,上下搓動。漸漸的恢復了活力。
 
  
 懶得多花精力,拿出一包春藥倒在女人的頭上,等著它慢慢的發揮效果。沒想到被春藥挑起情慾的女人,兩顆原本就粗大的乳頭勃起時,竟張成了兩根肉柱一般。
 
  
 肉棒變大,女人終於能用乳房將它夾住。兩顆肉柱般的乳頭向上聳立交錯,看得我直叫奇,拿手一握,內硬外軟,手感極佳。
 
  
 將女人推倒在床上,分開女人的雙腿,吐出她長著茂密陰毛的濃黑肉穴,抓著那兩根乳頭,我的肉棒在肉穴上滑動幾下,找準了洞口,一捅而入。肉裡除了剛捅進去的時候感覺有道處女膜在證明她的乾淨,還真是讓人懷疑是不是處女。裡面幾乎是個防空洞,鬆弛的好像被竹筒插過一般沒有感覺,讓我感到無趣。
 
  
 「啊!!」雖有春藥的助情,但破處的裂痛依然讓女人大叫起來。
 
  
 對於這種大奶的肉慾玩具,我毫無憐惜之情。抓著兩顆乳頭好像抓著馬屁的韁繩,拉動著她的身體,快速的衝刺。兩顆巨大的乳房在她的身上跳躍,鮮紅的處血從下身的交合處流淌。剛剛破了處穴的女人被我粗暴的抽插,幹得痛叫不止。看著手中的肉柱,我好奇的低頭吸了幾口,到有些像大型的肉腸,又彈又滑的口感,讓我情不自禁的咬上了幾口。
 
  
 敏感的乳頭被牙齒撕咬,疼的女人哇哇亂叫,女人的疼痛到刺激了她下身,肉穴微微有些收縮,給了我一些快感。我也便更加恣意的在乳房上咬了起來,雪白了乳肉上立刻留下了一個個的壓印,我每咬一口,女人的肉穴便會一緊。
 
  
 還好有春藥的幫助,不然我真懷疑如此的瘋虐能不能讓剛剛破處的女人得到快感,終於,在女人的疼叫和哭泣中,到達了高潮,直接昏了過去,也算得到了解脫。
 
  
 「叮!玩家白羽獲得寵物奶牛--豪!」
 
  
 肉棒雖然還硬著,不過我也沒有了多少慾望,不過破處收寵工作還要繼續。摸出幾個偉哥吞下,又打開了幾個寵物袋。
 
  
 破處工作持續了兩三個小時,整張床單被處子之血染的通紅,宣告著我的輝煌戰果。我分別又幹了一個貓女、一個身上長著羽毛的鷹女、還有一對姐妹花。
 
  
 貓女和鷹女的纖細到讓我又爽了一把,貓女柔軟的身軀被我折壓到了不成形狀,幹起來「喵喵喵」的只叫,也算體會到了以前H動畫中干貓女這種必備屬性女的快感。鷹女的手臂是對翅膀,後背和小腹覆蓋著羽毛,摸起來比較光滑,不過被我幹完後卻成了亂糟糟的一片。比較有趣的是鷹女的下身居然只有一個洞,也不知道是菊穴還是肉穴,上面沒有菊穴的疊皺也沒有肉穴的長縫,插起來到是很像肉穴,縮的很緊,到也舒服。
 
  
 那對姐妹花,是兩顆連理樹。同根同心,一人身上的感受會傳到另一人的身上。原本單人的叫床聲也成了雙重奏,頭帶花環,身穿青紗,柔美纖細,剛剛長成。單人的肉穴到沒什麼特殊,不過將兩人疊在一起,雙穴合璧,插在兩人身體中間時,到有一種特殊的脈動快感。
 
  
 一下子收了七個寵物,低級的怪也就剩下四隻。看了看都是一些熟女系的大奶大屁股女人,也就不打算再收,回頭扔給魚玩去,這賤人就好這一口。本打算要收只好寵的,不過計劃失敗,實在是累的不行,摟著小蘿莉春香,將肉棒遞到狐女的臉前,享受著懷中的嬌軀和肉棒濕滑溫暖的舔動,便睡了過去。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