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趙姐的故事(01-16) (5/5)

  (十六)

  鋼琴聲悠揚在輝煌的大廳中,與中央噴泉潺潺的水聲相和著,巨大的水晶吊
燈將整個空間照的敞亮,更顯出這個五星級酒店的大氣恢弘。

  我身著正裝,跟著身前這個窈窕的身影穿過大堂,徑直走向電梯,連體裙包
裹的曼妙的身姿不停的吸引著各種男性女性的目光,我也不由得擡頭挺胸,但趙
姐的氣場依然讓我看上去像一個跟班。

  電梯門打開,趙姐回頭打量了我一下,露出滿意的笑容。我看著她欲滴的紅
唇輕啓,整齊的貝齒微擡「記住我給你說過了麽」

  「嗯」我微微點頭,回想起剛剛車�的那段對話……

  「期待麽」趙姐突然將車內音關掉。

  「嗯,啊?」路上車水馬龍,我正在聚精會神的開車,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呆頭呆腦的,一會兒見了我閨蜜機靈點兒」趙姐白了我一眼「好,我一會
兒看你眼色」我撓了撓頭。

  「她是我大學室友,年齡比我小」趙姐將頭輕輕靠在椅背上,發髻被慢慢壓
下去,繼續說道「很聰明的一個女孩兒,就是有時…」她頓了頓,「太爭強好勝
了」

  「哦,那和您很像啊」一個車試圖加塞,被我點油門擋了回去。

  「我們不太一樣」趙姐望著前方,笑著搖了搖頭「蘇珊這個姑娘,爲了達到
目的有些……怎麽說呢,不擇手段」

  我突然想起照片上那冰冷的眼神,心�一陣哆嗦。

  「呵呵,你別擔心」趙姐的左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似乎是在給我打
氣「那隻是對別人,她對我特別的好」

  「那她知道」我組織了一下語言「知道我們的這種關系麽?額,我是指fe
mdom」

  「當然,在澳洲她有一個男朋友就很喜歡這種調調,她每次也很盡興,當然
也隻限于他們的床上」

  「這你都知道」我有點兒驚訝女人之間的話題尺度。

  「呵呵」趙姐笑了笑「你不知道的還多呢,她也不避諱這些」

  「我也就在片�看過」我不好奇想主人口中我不知道的那些是指什麽「那趙
姐你,你在那邊有沒有男朋友呢?」

  說出這句話我才意識到趙姐那時候已經結婚生子了,後悔不疊「呃,不是,
我不是那個意思」

  「有一個」趙姐很平淡的說,並沒有一點兒怪罪的意思,手扶在車窗邊「叫
皮特的一個老外」

  「哦……」雖然知道趙姐風情萬種,但沒想到她在婚後也是情人不斷,我感
覺我屬于比較另類的一個存在,不,我並不屬于情人。

  「也不算男朋友,就是個臨時的性伴侶而已」趙姐嘴角彎了一下「我的Ma
rketing課講師,喜歡亞裔女人」

  「嗯,很多老外喜歡亞洲女人」我附和道,心中平複著波動的情緒。

  「他和你一樣,喜歡舔女人的下面」

  「是麽?」趙姐的話題讓我嗓子有些發幹「那他也和我一樣伺候您麽」

  「那倒沒有,就是很會挑逗我」趙姐似乎在回味著那個男人,我有些嫉妒起
來那個素未謀面的聽起來像是個白人名字的男人來「皮特有些像老張和你的結合
體,你明白麽?」

  結合趙姐昨晚的話,我自然明白了這個男人是個情場高手。

  「皮特是我見過男人中最大的一個」趙姐並沒在乎我此時的感受,繼續回味
道「那種飽滿的感覺,onceyougoblack,younevergo
back,你聽過沒」

  「啊?黑人麽?」我飽覽外國影片,自然聽過這句哩語,但還是有些詫異
「白人啦,隻是借來形容一下而已,一根筋」趙姐剜了我一眼,煞是好看。

  難怪趙姐對我的尺寸不屑一顧,我心�恍然,突然靈光一閃,這不會也是趙
姐和她老公分居的原因吧?我覺得趙姐老公頭上有些綠的發黑,比我還要慘一些,
心中不免有些同病相憐。

  「那你們還有聯系麽」趙姐從來沒提過這個人,所以我覺得多半是沒有聯系
了,這樣問隻是確實而已。

  「嗯,基本不聯系了,我回國後他和另外一個女人好上了,後來被妻子發現,
離婚了。」

  我在�面罵了句活該,心情突然好了很多,接著�聽見趙姐問「你知道那個
女人是誰麽」

  我有些吃驚的盯著趙姐,她也看著我,從她意味深長微笑中我得到了答案
「啊,不會吧?」

  趙姐點了點頭「她其實一早就喜歡上了皮特,都是女人我怎麽看不出來」

  「那你也沒說什麽?」

  「呵呵,我當然沒點破,她經常在皮特來找我時穿的很暴露,我也明白是怎
麽回事,皮特倒是有些動搖了,但我覺得無所謂,畢竟我和皮特隻是相互慰藉的
炮友而已,我對他沒什麽感情,他倒是有些迷上我,所以一直在我離開之後他們
才走在一起」

  我感歎著趙姐駕馭男人的功力,卻被這兩個女人之間的糾葛有些搞混了。既
然趙姐看清了蘇珊的面目,爲什麽還要以閨蜜相稱呢。

  「雖然她勾引過皮特」趙姐繼續爲我解答到「但在我在的時候她還是沒有越
過那條界,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且」趙姐頓了頓「她現在是蘇陸(虛構
名稱)的總經理」

  「啊?」我著實吃了一驚,本以爲蘇珊隻是一個普通的富家女子,沒想到背
景如此深厚。

  「呵呵,看把你嚇得」趙姐將額前的一縷頭發勾在耳後「這姑娘很低調,我
們室友兩年,她並沒有炫耀過家�的背景,隻提過說是開酒店的」

  「這個酒店也太大了點兒吧」我感歎道,實在沒想到現在駕駛的目的地居然
是蘇珊的家産,果然深不可測。

  「嗯,她回上海後經常邀請我去那兒吃飯,而且每次都是她簽單,我猜出了
個大概,前年她的父親心髒有些問題,出國修養了,所以讓她暫時打理」

  「厲害,厲害」我由衷的佩服,能把上海的一個頂級的五星級酒店打理的井
井有條,蘇珊的能力可見一斑,換做是我一定會亂了方寸。

  「你呀,一會兒機靈點兒」趙姐看我沒見識的樣子,不由好笑「見了面叫她
英文名就好,這也是她在外國養成的習慣」

  「英文名,Susan麽」

  「你說呢?」趙姐瞪了我一眼,我吐了吐舌頭,心想這英文名真是缺乏創意。

  「主人,還需要注意什麽呢?」車在紅綠燈前停下了,我已經看見了蘇陸酒
店寬敞的大門,門前的豪車如雲。

  趙姐略一思忖「看我眼色,服從我的每一個命令就好」

  「是」綠燈亮了,我踩下油門,車子駛向了那棟宏偉的酒店。

  「叮」電梯的聲音把我從剛才的回憶中驚醒,我看著緩緩打開的電梯門,深
深的做了一個呼吸,跟著趙姐走了出去。

  「您好」一個漂亮的女服務生走了過來,聲音輕柔「請問您有預定麽?」

  「我找你們蘇總,我是趙茹」趙姐禮貌的答話,然後笑了笑「你是新來的吧?
沒見過你呢」

  「不好意思,趙茹女士,我是剛來的實習生,蘇總吩咐過我了,說您來了就
直接去原來的包廂稍候,我這就去通知她」

  「嗯,麻煩了」趙姐點了點頭,然後徑自走向這個豪華餐廳的頂頭處,高跟
鞋在閃亮的大理石地闆上敲擊著,哒、哒、哒,吸引著衆多西裝男士的目光。我
則放輕腳步,低著頭,順從的跟在她的後面。

  包廂沒有號碼,處在這一層的東南角,進門就能感覺到柔軟的地毯,踩上去
非常舒服,左手是個精緻的小廚房,右手是衛生間,整個房間非常的寬敞,兩面
牆全部都是落地窗,透過铮亮的玻璃,華燈初上的上海看起來是如此的璀璨和優
雅。

  我站在玻璃前貪婪的欣賞著上海的夜色,趙姐慢慢的走到我的身後「美麽?」

  「嗯」我順勢跪在窗邊的沙發上,看著下面街道上的車流,密集的車燈彙成
一條流動的光河,在腳下晃動著,突然感覺自己在這樣擁擠的城市中無比的孤寂。

  「想什麽呢」趙姐來到我的身側,雙手環胸,看著我,她今天將頭發束成一
份發髻,更顯成熟,臉上化了淡妝,口紅在燈光下熠熠閃動,耳朵上特意戴了一
對銀色的耳墜,輕輕搖擺,身穿一套幽藍色的長裙,裙子在大腿處開叉,白皙的
長腿一覽無餘,腳下踩著一雙銀灰色的高跟涼鞋,將她的曲線襯托的更加明顯。



  「沒什麽」我有些看呆了,回了回神。趙姐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房間內一時
陷入了沈靜之中。

  啪嗒,門開了。

  「Lynn,你來了,剛才有點兒事兒」未見其人,一個柔軟的聲音便飛了
我的耳朵。

  「這不是下了班趕忙就過來了,正好錯過高峰期」趙姐轉向門口,迎著快步
進來的身影。

  然後蘇珊就出現了,比照片上更加明豔,高挑苗條,膚白貌美,隻是照片上
的長發變成了中短發,發尾彎彎的回卷,搭在肩上,上身是純白色的短袖襯衣,
下身則是一條筒裙,�面的是黑色的絲襪,被一雙黑色高跟鞋包裹著。她快步走
來,挽起趙姐的手,眼睛上下掃了我一遍,隨即轉向趙姐「怎麽,不介紹一下?」

  「小偉,我的私人助理」趙姐看著我,眼神�竟有些寵溺。我有些感動,第
一次將我倆的關系暴露在第三者的面前,主人還是照顧到我的感受了。

  「這是我常說的姐妹,蘇珊」趙姐比了比身邊的女人。

  「你好」我點了點頭,伸出了右手。

  「嗯,私人助理呀」蘇珊拖長了語調,表情帶著玩味,再次細細的打量著我,
並沒握手的意思,我有些尴尬,目光轉向趙姐,趙姐此時也隻是微笑,並沒有說
什麽。

  「行,還不錯,做私人助理夠格了」蘇珊挑了挑眉毛,點了點頭,伸出手在
我手掌上拍了一下,「叫我Susan就行了」然後笑著轉向趙姐,拉著她入了
座。我松了口氣,才覺察到額頭已全是細汗。

  這是一張12人的大圓桌,趙姐年齡最長,坐在了正對門的座位上,蘇珊坐
在了她的左側,附耳邊說著悄悄話,邊看著我,然後咯咯的笑,兩個美女湊在一
起非常的養眼。

  「過來坐下」趙姐滿臉笑意,對著我擡了擡下巴,示意我坐在她的身邊。

  我深吸了口氣,然後慢慢走過去,抽出椅子坐下。

  「诶,小偉,你多大了」蘇珊側了側身,轉向我,眼睛盯著我的臉。

  「今年二十七了」

  「二十七…屬龍的,那你得叫我姐姐啊」蘇珊對我眨了下眼,期待著。

  因爲趙姐說過她比我大,我心�倒是不介意,隨口叫了一聲,「蘇姐」把她
逗得大笑了起來。

  「哈哈,Lynn,聽見他叫我什麽了麽,叫我蘇姐,哈哈哈」我看著她笑
著,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麽,再一次感覺到尴尬。

  趙姐笑著拍了拍蘇珊,她才收住笑,「你還是叫我Susan吧,蘇姐聽起
來soweired」

  「嗯」我不知道我哪兒叫錯了,但還是點頭答應了。

  砰砰砰,門響了,「進來」蘇珊的聲音很好聽,咬字很清晰。

  門開了,領班拿著一瓶紅酒,領著幾位端菜員進來,「蘇總,都備好了,現
在上菜麽?」

  「嗯」蘇珊嘴角輕輕一勾,點了點頭,。

  酒菜置好後,服務領班對著蘇珊點了點頭,走了出去把門關上。

  我猜趙姐已經很熟悉這個場景了,果然她並沒有看菜,和蘇珊有說有笑,蘇
姐聽起來soweired「

  「嗯」我不知道我哪兒叫錯了,但還是點頭答應了。

  砰砰砰,門響了,「進來」蘇珊的聲音很好聽,咬字很清晰。

  門開了,領班拿著一瓶紅酒,領著幾位端菜員進來,「蘇總,都備好了,現
在上菜麽?」

  「嗯」蘇珊嘴角輕輕一勾,點了點頭,。

  酒菜置好後,服務領班對著蘇珊點了點頭,走了出去把門關上。

  我猜趙姐已經很熟悉這個場景了,果然她並沒有看菜,和蘇珊有說有笑,似
乎在討論著化妝品的話題。

  「來,cheers,算是見過小偉了」蘇珊拿起手中的紅酒杯,向趙姐和
我緻意。

  趙姐輕輕和蘇珊碰了下杯,抿了一下口,我則以茶代酒,喝了半杯,綠茶的
芳香溢滿口腔,卻是上好的鐵觀音。

  「宋合一最近在學校怎麽樣?半年多沒見他了,是不是又變帥了?」蘇珊開
始拉著家常。雖然沒聽趙姐說過,但蘇珊口中的宋合一應該就是趙姐的兒子。

  「還可以吧」談到兒子,趙姐臉上洋溢出幸福的光彩「中午還打電話了,考
了個全班第三,就把他興奮的」趙姐接著說「讓我月末接他去迪士尼,你說那地
方有什麽好玩的,年齡都不小了」

  「呵呵,大人都愛去,更別說你兒子那樣的年齡了」蘇珊晃了晃杯子「我也
想去,就是抽不開身啊」

  「你啊,先找個男人結婚吧」

  「這些男人啊,一個個都特沒意思」蘇珊說這句話時若無其事的瞄了我一眼。
「要麽花心,要麽貪財貪色,沒一個好東西,比起你家的宋局……」蘇珊突然意
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停住了。

  我敏銳的察覺到蘇珊對趙姐的丈夫也是有了解的,但話題突然停到這�,有
一些尴尬。

  「那你想要什麽樣的男人呢」我連忙插話,打破了沈默,同時撥開一個蟹殼,
心中揣測著蘇珊口中的ju字是名字還是職位。

  趙姐和蘇珊對視了一下,蘇珊眼睛突然一彎,對著我說「就找像你這樣的啊,
善解人意,還很聽話型的」

  趙姐看我的眼睛一眯,我連忙把頭低下繼續剝著我的蟹殼。我能感受到兩個
女人的目光一起盯在我的側臉上,把臉稍稍的側回了一點。

  「哈哈哈,還會還害羞呢」蘇珊銀鈴般的笑聲刺入我的耳朵。

  「出息了,我們說話都敢插嘴了」趙姐冷冷的聲音傳來。我忙擡頭,看見趙
姐有些複雜的目光,心中一凜。

  「主人,我錯了」我習慣性的脫口而出,下一瞬間立馬發覺自己的口誤。

  房間�沒有了聲音,蘇珊眯起了眼睛,嘴角輕輕上揚,像是在看一場好戲上
演。

  趙姐依然面無表情,隻是輕輕的擡起了右手。

  啪,一個響亮的巴掌,在寂靜的屋子�回蕩著,將這表面的平和擊得粉碎。

  我捂著臉,心�卻很坦然的接受了這一個耳光。

  「跪下」趙姐冷冷的說,我默默的照做,跪在了她的腳邊,將頭低下。

  「Lynn,雖然我已經知道了,但看到……他跪下,還是有點兒不敢相信」
蘇珊不再沈默,語氣中帶著一絲驚訝。

  「本來就是要給你看的嘛,正好他不聽話,罰他一下」趙姐的語氣和緩了一
些。我低著頭,但能感覺她俯視了我一眼。女主人接著說「我重新介紹一下,小
偉,我的一條狗」最後三個字咬字很重,每一下都錘在我的胸口,我感覺自己的
下體正在慢慢的蘇醒。

  「Amazing……」蘇珊的目光落在我的臉上,我連忙把頭低下,主奴
的關系被擺上了桌面,我反而有了種釋放的感覺。

  「Lynn,你還記得Andy麽」

  「記得啊,那個白人小帥哥」

  「他很喜歡這樣的fetishgame」

  「哦?」

  「每次做愛前都要叫我mistress,讓我懲罰他,哈哈,我那時覺得
這老外玩的好變態」

  「現在呢?」

  「現在,你是說現在麽」蘇珊指了指我,趙姐點點頭「看見一個男人就這麽
跪在你身旁,好像一個奴隸」

  「不是好像,他就是」趙姐笑了笑「你看清楚」

  說著趙姐慢慢的將左腿擡起來,我馬上理解了她的意圖,將頭向下一沈,她
的高跟鞋就踏上了我的後腦勺,踩著我的頭慢慢落向地面。整個過程很緩慢,我
明白趙姐是爲了做給蘇珊看,但當著另外一個女人的面被這樣踩著頭,我的臉還
是有些發燙。

  「哇哦」我的視線中,蘇珊的腿動了動,想必她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雖然我和Andy也玩過,但感覺真的不一樣」蘇珊的腿又動了動,我覺
得她心�一定起了波瀾。

  「呵呵,你和小帥哥那屬于調情,我和他」趙姐踩我的腳用了一下力「就是
主奴關系」

  「Lynn,你是怎麽讓他變成你的奴隸的?」

  「你也想要一個?咯咯」趙姐的腳從我頭上移開,我慢慢的擡起了頭。

  「哈哈,我才不要,就是好奇」蘇珊的目光對上了我的眼睛,然後移開。

  「這種男人多的是,你需要仔細的觀察」趙姐拿起桌子上的紅酒杯,抿了一
小口,臉上挂著笑容。

  「你就是這麽發現他的麽?」

  我聽著這句話,腦海中突然回憶起與趙姐確立關系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