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綠 (2/2)

4

 武喜聽得就是一楞,他認為現在的姿勢已是十分過癮和舒服了,這個艷美絕
倫的女孩今晚已給自己帶來許多驚喜,這樣的她又想換個姿勢的話,定是讓人激
動不已的動作。他緩緩拔出正被穴肉纏繞花芯吮吸的肉棒,而雪兒已轉身平躺,
曲張雙腿,素手握著這根汁水淋漓的鋼槍,把濕漉漉黏糊糊的龜頭繞著自己的菊
門轉動,想起自己看到的詩兒妹妹在雙槍夾攻中那種癡狂享受的媚意,更是增添
了對那種貫穿菊道的感覺嚮往。

  接著雪兒放開肉棒,讓身上的男人奪取自己最後一個純潔的甬道。而武喜不
愧是挑通眼眉的酒樓小二,明白這嫵媚尤物要自己做什麼,深吸一口氣,就要扶
槍破門而入,突然傳來雪兒姣意盎然的低喃:「輕點,我是第一次。」然後以手
掩口,緊閉著雙眼靜等突入。

  感到龜頭已對準菊眼,武喜雖然不知為什麼雪兒會把後門的第一次給自己,
但是胯下的鋼槍已被那輕微蠕動的菊道口含住了龜頭的前端,不再遲疑唯恐美人
反悔,稍一使力已把整個鴨蛋般的大龜頭頂入。發現美人呼吸聲急促了少許但沒
有呼痛,索性埋頭就幹,緩緩地把整根肉棒推進了菊道中。

  進了裡邊後,武喜和雪兒都發覺另有一番滋味,武喜是感受到肛道裡已有一
層膩滑的黏液,配合著菊戶的緊緻,跟花穴比起來只是少了個蜜液分泌不止的蜜
芯,可是其它方面卻並無二致;雪兒則有些驚奇菊道被填滿的那種新奇感觀,素
來愛潔的她這裡當然也有好好清洗,可是這種一根粗硬陽具滿滿塞入的觸覺卻是
令人說不出的顫慄,平坦的小腹不停抖動;這感覺竟然讓花芯也跟著輕顫起來,
潺潺的淫水居然和玉壺被幹那樣多的流出。

  感受著那淫根開始操幹,由緩進緩出到狠命抽插,才剛過百下,一股膩香異
常的濃稠淫液便從花芯噴出,直直打在正享受那菊道緊密膩滑的武喜小腹上。聞
到這股甜香,武喜很快想起今晚稍早時嚐過的那濃郁蜜汁,也不考慮,放開抓著
雪兒雙腿的手,兩手連連摸在自己小腹上,把手上沾著的黏糊香液盡數舔進了口
裡,不多時陽具果然再度變硬,且感覺菊道更加緊窄了,想必是又粗壯了不少。

  可是這甜香在這一會已弄得滿室皆香,知道這是自己雛菊被幹分泌出來的花
穴蜜液,雪兒聞到後更覺慾情高漲,雙手緊捂的口腔也禁不住漏了幾聲嬌啼。

  很快又百抽過去,這次雪兒的一隻手卻已揉著自己的陰蒂,水汪汪的大眼睛
看著武喜的陽具在菊道狂轟急刺,只覺得自己的淫穴雖然蜜液豐盈,但是有種空
虛感產生,又記起詩兒妹妹那三人:『三個人啊,詩兒妹妹好淫蕩啊,可是自己
也……啊……雪兒我也想要那樣啊!』

  彷彿聽到雪兒的心聲,武喜停下了抽插,把熟睡中的林大少爺的一隻手拉了
過來。雪兒感到他的動作停止,正想弄明白是怎麼回事,誰知武喜已把林公子那
食中兩指一併插進淫水直流的花戶中,然後雙手抓著雪兒兩條長腿插幹菊穴。

  感受著相公的手指在自己小穴裡,和自己偷情那人的鋼槍在自己後門裡,兩
處敏感地方同時飽漲充滿的刺激,雪兒唯恐錯失一點快感,伸出一手握著林公子
插著蜜穴的手也隨著武喜的抖動抽抽插插起來。



     ***    ***    ***    ***

  這時已是接近日出的最後時刻,客棧後院掌櫃的房中,詩兒身下是躺著的小
二,面前則是那個黑胖的掌櫃,兩人此時用著兩柄粗長驚人的肉棒,一同插幹著
詩兒嫩穴。這兩根都硬如精鋼的堅挺長槍,把詩兒插得渾身火燒般的嫣紅,原本
色如膚白的玉蛤這時變得如詩兒臉上的美艷紅唇那般,不僅鼓脹了許多,也成了
深紅色。

  「你們……你們兩個果然沒有騙詩兒,真的,這樣插真的很舒服啊!不過,
哈哈!你們……你們的龜頭撞在一起的樣子好好笑。」

  掌櫃二人聽到詩兒這銀鈴般的聲音說出這麼淫蕩的話語,只能無奈苦笑,兩
人原來好說歹說,終於哄得詩兒嘗試「雙龍搶珠」這雙槍幹一穴的交歡姿勢,誰
想詩兒淫穴固然緊密,一開始試了幾下時都只能一人全根沒入一人僅入龜頭,但
是那憤怒的龜頭哪能罷休,經過一次次的挺進,終於完成了兩棒入一穴的壯舉,
就成了三人如今的體位。

  可好笑的是,小二和掌櫃也在滿是蜜液的嫩穴中龜頭相遇,起初這兩個色鬼
只是龜頭間相磨十幾下,居然就忍不住一同射了,然後在詩兒的小穴裡變軟,可
今晚的兩人果然興奮得能力也挺高了許多,硬是只軟了不到半刻鐘就一起重新充
血堅挺起來,接著是不到百抽又一起噴精變軟,然後又是變硬,搞得詩兒雖然被
異常充實,但兩人總是不爭氣地很快就射了,不過那種接近撕裂陰道的痛感也因
為兩人才堅持幾十下就會軟而大大縮短了適應期,但也不妨礙詩兒嘲笑兩人的心
情。

  世事也算是在「疑無路」時恰好柳暗花明,這不,掌櫃二人現在已是抽插了
三百多下了,不僅每一插把詩兒穴芯頂開,連宮頸都被兩人一起插了進去,而三
人剛才還嚐了詩兒尿液狂噴的洗禮,詩兒那時分明被幹得都一時失去了意識,尿
道失去控制把膀胱內的尿液全部噴出,淋得三人滿身都是。

  不過詩兒的尿水僅是微有騷味,倒沒人覺得不爽,反而抓緊機會喘息回力,
待詩兒從高潮感的迷失中清醒過來,三人毫無異議地繼續這狂亂淫浪交合,直至
天空微顯清明,詩兒和掌櫃小二又一同洩身才停止。收拾身上的歡好痕跡後,詩
兒向兩人表明只有這次且不能外洩這件事,然後帶著舒爽的身心離開而去……

     ***    ***    ***    ***

  最終武喜還是被雪兒榨出陽精,他吞了四、五次雪兒高潮蜜液後,陽具雖然
沒有再增硬變粗,但那條受損的經脈倒是逐漸通暢,最後在雪兒的菊道裡噴滿了
精水,武喜又插進嫩穴裡發射剩餘的濃精,倒把雪兒刺激得又潮噴了一回。接著
兩人趕緊收拾好床上鋪在兩人身下濕透的被單,而我們的林公子這時眼皮已有睜
開跡像,但眷戀美夢的他並沒有馬上睡醒。

  兩人站在門的裡外兩邊準備分開時,互相凝視,不知是誰先主動,最後又舌
吻一番,良久才感慨萬分地分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