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園第一章第十四.十五節

第十四、十五節
灰暗的天空中看不見一絲光彩,荒涼樹林,就連樹葉和草皮都染上了灰濛濛的一片,透著死氣,看起來讓人感到十分壓抑。
 
  
 
一隻巨大的蜘蛛行走在無路的林中,四周凡有擋道的樹枝灌木都被都被這只人身蛛體的巨獸用利爪削去,一路上走來到也開出一條寬敞的通道。
 
  
 
一個男子坐在巨蛛背上,後背靠在一對巨大的乳房,擁有這對巨物的女人跪坐在男子的身後,捧著那對巨乳頂著男子的後背不敢亂動。男子的左手抱著一個有著黝黑閃亮肌膚的少女,右手摟著一位風韻猶存的美艷少婦。兩隻手分別伸進兩女的胸衣中,搓揉著兩對挺拔飽滿的乳房,兩女在男子的懷裡呼吸急促,嬌喘不已。男子的身下則側坐著一個嬌媚的銀髮美女,兩條穿著高筒戰靴的修長美腿綣膝曲在一側,說不盡的誘惑動人。如瀑布般的長髮覆蓋住了她的頭和男人的下身,但從那不斷的上下移動的幅度,就能看出男人的陽具正在女人玉口不停出入。
 
  
   休息了半天醒來,我收拾行裝準備出發前往「幽暗古堡」。幾隻受傷的寵物經過恢復,被我放了出來。結果一見我沒人監督就大肆偷食,連收了七個女人,都大叫不滿。眾人都為我拚命受傷我卻在享清福,頓時一片醋海狂波把我打倒。不過我趕時間啊,「幽暗古堡」是我提升實力的關鍵所在,這一趟行程絕對不能遲到,所以就有了這路上的一幕。
 
  
   蛛母寬大的背部成了天然的絨床,在樹林中行走更是如履平地,十分平穩。蜂后是眾寵中最騷的一個,關鍵的肉棒自然被她搶佔了過去,吞食的不亦樂乎,一手握著肉棒舔食一手還伸到自己的胯下摳挖著,嬌艷的穴瓣被蜂后修長的手指撥開,食指搓弄著那顆艷的發亮的珍珠,中指在粉紅色的肉洞中插動,帶出一股股白色的晶亮淫水,側坐的姿態讓我將她淫靡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左右的夜雨和戰雪不時的遞來香吻,口中兩人的香津流溢,清爽甘甜。
 
  
 
「主人!蜂奴要主人的肉棒!」醒來後知道雪狐被我命名為狸奴,蜂后大為不爽,認為自己的性奴地位被人搶佔了,氣的抽了雪狐一頓鞭子,隨後又撒著嬌讓我以後叫她蜂奴。還真是奇怪的邏輯思維,些許小事,我也就懶得管她,她愛怎麼叫就怎麼叫。
 
  
 
「我的肉棒不就在你的嘴裡嗎?其他人可早就眼饞了!」我笑著捏了捏蜂后的嫩臉道。
 
  
 
「不是啦!主人,是蜂奴下面的小嘴想要主人的肉棒。」蜂后柔軟無骨的小手搓著我的肉棒,對於這個寶貝她是一刻也不想鬆手。
 
  
 
「你不是這麼想學那隻狐狸嗎?那就學全套吧!」想起蜂后和狸奴爭搶奴隸身份時的場景,我就覺得好笑。
 
  
 
「蜂奴哪有學那個賤貨!明明是主人偏心給那種爛貨賜名,主人的奴隸只有蜂奴一隻。」蜂后頓時撒嬌不滿道。
 
  
 
「好了好了!那你就自己來吧。」我搖了搖頭說道。
 
  
 
「謝謝主人!」蜂后立刻站了起來,扭動著翹臀,將滿是露水的淫穴對著肉冠磨蹭的數下,緩緩的坐下,粉紅色的嫩肉張開將肉棒慢慢的吞入其中,發出滿足的低吟,「嗯~!主人又大又粗的肉棒插進了蜂奴的騷穴裡,好漲啊。騷奴的水被主人插出來了,啊~~!好舒服啊~!主人快點~!哦!就這樣,蜂奴要升天了。一抽一插好美。蜂奴永遠主人的肉奴、玩具。」蜂后有樣學樣,一般聳動的肥臀用嫩屄套動我的肉棒,一邊講述著淫靡的過程。
 
  
 
肉棒隨著臀浪的起伏在蜂后的美穴裡「噗吱噗吱」的進出,嫩熱的穴肉包裹著肉棒,摩擦著棒身,吸吮著龜頭。淫水從蜂后的騷穴中湧出,順著肉棒流淌在蛛後的背上。蜂后蹲坐在我身前,雙手撐著膝蓋,好像蹲著拉屎一樣。腰肢扭動,美臀激情的聳動,進球盡情的享受肉棒在自己騷穴裡賜予的美妙暢快充實感。
 
  
 
肉棒插著那熟悉的肉洞,動人的背影在我身前顫動,我的肉棒一陣陣的發漲,想要噴射。隨手取出幾個藥劑。這是我製藥術升級後新學的藥劑,高級春藥。顧名思義要比之前的春藥更烈。取出一包倒在手上,抹在在蜂后圓潤光滑的美臀,拇指揉了揉那朵嬌嫩的菊花,緩緩的擠進了那緊閉的菊門裡,腸道內肉壁蠕動,緊扣著我的手指,如同嬰兒的小嘴緊緊的吮吸著。
 
   「啊~!主人的手指。好粗啊!扣的蜂奴的屁眼好舒服。嗯~!主人!蜂奴感覺好熱,好癢。主人用力點,再用力點,扣欄奴的屁眼。啊~~!我要主人!快點!我還要~!」春藥立刻在蜂后的體內發揮了效果,熾熱的慾火中蜂后的菊穴蔓延至全身,燒得她全身火燙,淫穴裡的瘙癢更盛,雪肌泛紅,翹臀聳動的更加快,啪啪啪的拍擊聲不絕於耳,一手瘋撕著自己的乳房,要扯碎般的揉捏著。
 
   「嗯~~!主人~!蜂奴要瘋了!還要!啊!」一陣陣的熱津從蜜穴中湧出,燙得全身舒爽,蜂后到達了高潮,但屁股卻聳動的更快,好不滿足的套弄著肉棒,將肉棒吞沒又再次抬起,用力的坐下,去安撫淫穴深處的瘙癢。
 
 
「太激烈了主人!奴的騷穴好癢,主人再深點!啊就是那裡。好爽~!好舒服!主人插死這個爛貨。啊~~!再重點。嗯~~啊~~~!」蜂后跳動著揚身倒在我的懷裡,抓著我的手,按在那對雪乳上,用力的擠壓著,手上傳來的柔軟觸感,讓我捏的起勁,溫軟挺拔的乳房在我手中變換著形狀。插在蜂后屁眼中的手指退出,掏出一根按摩棒,猛的查了進去。
 
   「啊~~!好硬啊!奴的屁眼撐破了!主人!謝謝主人的賞賜!哦~~!」木棒沒根直入蜂后的腸道,在屁眼裡隨著身體的扭動在直腸內擺動。熱流再次從女人的花穴裡湧出,蜂后又再次高潮,肉穴緊縮,夾的我的肉棒,溫暖的肉穴成了一個熾熱的沼澤,肉棒被淹沒在其中。
 
  
 插完木棒,我又將一包春藥捏碎,撩起夜雨的短裙,撥開少女的小內褲,沾滿春藥的手指搓揉著少女花瓣上的顆粒,鮮嫩的肉穴早已仙水盈溢,粘滑濕手。
 
  
 「主人!討厭!這種東西用在人家身上。啊!好熱啊!」夜雨扭動著身體,小腹挺動,向我的手指送來,想要得到更多的愛撫。
 
  
 「是啊!親愛的!小心一會自己先站不起來哦!」戰雪偎依在我身上,摟著我的臂膀嬌笑道。
 
  
 「哈!老子現在可是身經百戰,害怕餵不飽你們吧!」在戰雪的臉頰上親了一口,揉了揉她的美乳說道。
 
  
 「蜂妹妹都已經洩了兩次了,可沒見她停下,你卻還在夜雨的身上燒火,就不擔心嗎?」戰雪在我的胸口畫著圈圈,扭頭點了點夜雨,說道。
 
  
 果然,在春藥的助情下,夜雨已經意識模糊,嬌軀發燙,靠在我身上無意識的喃呢著,身下的肉穴淫水噗噗的流淌,將我的手弄濕成一片,胸部還不停的在我身上,以求減輕那空虛的瘙癢,小臉湊在我的脖頸處,小雞啄米似的親吻著,連吐出來的氣息都如同熱風般的發燙。肉棒上再次傳染擠壓感覺,熾熱的肉壁緊裹著肉棒向深處拖去,不用想也知道,蜂后又到了高潮。此時的她已經說不出話來,情慾佔據了一切,只是機械式的套動著花穴,吞吐著肉棒。全身撲上了一層粉紅色的霧氣,散發著熱浪。
 
  
 沒想到這藥這麼烈,失策。這下還真不好收場。「主人!夜雨要!好熱!好癢啊!」少女抓著我的手,按向自己的深處,讓我的手指在淌滿泉水的肉洞中摳挖,以解穴中的瘙癢。
 
  
 「親愛的,姐姐也要嘛!」幸災樂禍的戰雪在一旁湊熱鬧般的擁了上來,彈滑的美乳在我的手臂上摩擦,嬌笑道。
 
  
 這些妖精!沒辦法,自己惹的禍總要自己解決。我放開身心,取出幾顆偉哥吞了下去,兩手各持一根按摩棒,插進了兩女的肉穴中去,一陣猛烈的抽插,一場香艷的盤腸肉戰就此張開。
 
  
 蜂后足足洩了七次,才滿足的睡了過去,但即使如此雙手依然肉縫中搓弄摳挖著。夜雨到是不堪我的爭伐,洩了三次便也滿足。剛和動情的戰雪溫情了一番將她滿足,被我派出去採藥的晴天便趕了回來,又是一番肉戲將她放到。總算是結束了這場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戰鬥,躺在奶牛大乳寵的乳海裡,享受著琳的溫柔按摩恢復精神。
 
  
 
 
  
 「好啊!琳!你一個人吃獨食!小心以後我們不幫你!」被我征戰了一番,首先醒來的到了夜雨,全身赤裸的少女,見我抱著女巫裝的女孩,肉棒在她的肉穴中猛烈抽插,大叫道。
 
  
 
「不是的!姐姐!是主人~~!啊~!主人!琳快不行了~~!嗯~~!」嬌小的女孩在我身下任我採摘,身上的衣服被拉到小腹上,一對巨大的乳房隨著我的挺動在胸前跳動,小腿大開夾在我的肩上,喘息著說道。
 
  
 
本來是一隻在休息的,可背後枕這乳床,身上有又乖巧少女的小拳頭輕捶著,那種快感立刻將心裡的慾火又點燃了起來。便抱起著可愛的女孩又抽插了起來。「主人可從來不厚此薄彼,要喂自然就都餵飽。不然回頭你又說我不公平了!」
 
  
 
「主人!琳!不敢,琳真的快不行了。啊~~!又來了!」獨自依然承受我的攻伐,讓琳不堪重負,早已不知洩了幾次,原本濕潤多汁的包穴,已經將近乾枯,此時聲音虛弱,強打著精神,承受我的採伐。
 
  
 
「琳!休息一會!我來吧!」夜雨扶著琳,將我的肉棒從紅腫的小穴內拔出,將她安置在一旁。撩起短裙,露出暗金色的小屁股,扶著肉棒,對準那細小的菊門緩緩的坐下,肉棒立刻進入了一條設有層層關卡的肉道中去。
 
  
 
「某人收的正義凜然,我看其實是她自己的小屁股發癢了吧。」倒是很久沒品嚐少女的這朵艷菊,那層層緊扣的溫軟觸感,爽的我全身一震。酥麻麻的快感從尾椎一直湧到頭頂。
 
  
 
「哪有!人家是看琳這麼辛苦,幫她嘛。」少女暗金色的臉龐上泛起鮮艷的紅彩。
 
  
 
「是嗎?那明明我剛才進了是一條水道,現在怎麼成了旱地?」我調笑著說道。
 
  
 
「主人!那是你的錯覺,明明很濕的說。嗯~~!哈!」夜雨嬌喘著、輕歎著。小嘴裡發出的低吟聽的人心癢。
 
  
 
這到不假,每次插入女孩的谷道中,裡面都會分泌出大量粘稠的腸液,雖不如小穴裡的淫水那麼濕,但卻也很是滑潤。讓我抽插起來十分的順暢。
 
  
 
「主人!好美啊!好舒服!深點!頂人家的花心嘛!」肉棒在菊穴中抽動,美得夜雨嬌軀亂扭,浪叫著。
 
  
 
不過這話聽得我直笑,大手拍打在夜雨充滿彈性的屁股上,笑罵道,「說自己的屁眼是小穴就算了,還讓老子頂你花心,你到給老子長一個出來!」
 
  
 
「呀!主人討厭!」夜雨挨了我一擊偷襲,大叫的一聲,「那個自稱蜂奴的騷貨不是會變嗎?主人可以讓她變一個嘛。」
 
  
 
「她的屁眼里長花心管你什麼事?別老這麼針對蜂,我會不開心的!」這兩隻寵,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像一隻都不和,估計天生的八字有問題吧,「不過被你這麼一說我到想起來了。蜂!加持!變化術!暗黑改造!」
 
  
   依然昏睡的蜂后隨著我一聲命令,鑽入了我體內,我雙手抱著夜雨的翹臀讓她不能亂動,肩上伸出了數條細長的觸手,觸手前段的利刺猛的一扎,鑽入了夜雨的後背,繞過脊椎伸向被我的肉棒填滿的腸道。
 
  
 
「啊!主人!不!夜雨錯了!主人不要啊!」那只死了的母狗被我改造的樣子她們都見過,一件我又用出這邪惡的技能,夜雨嚇得花容失色,哭叫起來。
 
  
 
「別吵!主人不會傷害你!你不是想要花心嗎?主人幫你張一個!」我全神貫注的將盡力集中在觸手上,一條觸手先在腸道的一端繞了一圈,隨後勒緊。原本直通肛門的腸道被做成了一個肉套,反正寵物不用排泄,也就沒有什麼後顧之憂,肉套的長度正好我的肉棒短那麼一點點。
 
  
 
「不要了!主人!夜雨錯了!夜雨不該亂說話!請主人原諒。」敏感的腸道被人為的變動纏繞,驚得夜雨痛苦起來。
 
  
 
「親愛的!怎麼了?夜雨做錯什麼事了嗎?」哭聲驚醒了戰雪,起身摸著我的背輕聲的問道。
 
  
 
「沒有!這丫頭說要我頂她的花心。我幫她做一個而已。」我笑著說道。
 
  
 
戰雪皺眉想了想,又趴到了夜雨的身旁,安慰道,「妹妹別哭,親愛的只是跟你玩而已。你這麼乖,親愛的怎麼會傷害你呢?」
 
  
 
「是!姐姐!」戰雪的安慰讓夜雨稍稍寬了寬心,點頭道。「啊主人!那裡感覺好奇怪啊。」
 
  
 
這麼會功夫,我的大業也終於完成了。勒緊部分被縫合起來,成了一個小孔,最敏感的脊椎神經被牽引出來,連接在小孔附近和肉套上,以增加敏感度,因此我插在腸道內的肉棒,讓夜雨感覺整個身體好像被一條柱子捅穿一般,從未有過的感覺充斥著全身。
 
  
   抽出女孩體內的觸手,抱著翹臀,肉棒在菊穴中猛干了數下,肉棒在原本通暢的谷道深處頂到了被紮成細孔的頂端,不足我肉棒長度的菊穴,受到腸壁的扯動,整個疊皺部分都凹了進去,好似被塞進了腸道內一般。
 
  
   「啊!主人!這麼這麼燙!夜雨好像也被穿透了!感覺~~~!好漲啊!肚子要破了!」支配全身的神經被連接到了腸道上,自然感覺會產生錯亂,腸道上的漲熱感覺反射入腦,變成了全身的感覺,而且那種感覺比意外來的更加猛烈,讓少女一時無法適應。
 
  
   戰雪見夜雨沒事,也露出了寬心的笑容,玉手在我的後背、前胸摩挲,鮮紅的舌頭,帶著冰涼的觸感,親吻著我的胸脯,舔咬著我的乳頭,爽的我一激靈,肉棒一漲,將精華噴湧了出來。
 
  
 
「燙死了!好熱!嗯!呀~~!」熾熱的精液湧入夜雨的腸道,她只覺全身好似掉進了岩漿池一般,把她燙的失魂大叫,噗噗噗的乳白色淫水從小穴中狂湧而出。敏感柔嫩的腸道突然一下變成了堅硬的崖壁,這反應到好似在高潮時全身僵直,我看著好玩,心想,下次把夜雨小穴裡的淫液分泌腺也一隻到肛門裡去,說不定高潮的時候還會噴精呢。
 
  
 
「怎麼樣?夜雨!主人沒騙你吧!幫你在肛門裡做了個花心,是不是很舒服?」我笑著對夜雨說道。
 
  
 
「討厭!討厭!主人亂改人家的身體。夜雨不理你了!」原本哭得梨花帶雨的少女立刻嬌嗔著,不過想起剛才那奇妙異樣的感覺,卻讓她臉頰飛紅神情蕩漾,沉醉在其中,小心肝撲通撲通的亂跳,回味剛才的感受,那種全身被巨大的肉柱洞穿的感覺,燙的讓自己意味快要失去的熱精,真是讓自己又羞又愛。想著想著私處中又流出了清澈的雨露,將小屁股沾濕的一片。
 
  
 「你看!還說討厭!現在又在發春。」反正夜雨動情的模樣,讓我又憐又愛,抱過少女在臉上親了一口。
 
  
 「哪有!主人亂說!」女孩不依的在我胸口錘著粉拳,羞澀道。
 
  
 「好了!你們別鬧了,親愛的,我們就要到目的地了!」將我兩人嘻鬧,戰雪露出欣慰的笑容,指著遠方說道。
 
  
 只見遠處昏暗的大地上聳立著一座山峰,黑壓壓的烏雲籠罩著山頂,雲中透出一抹血色的紅光,紅光深處一個塔尖樹立其中。無數的黑點圍繞在四周飛舞,不時的能聽到從那處出來尖利的低鳴聲。不用想便知道,那正是我此行的目的地--幽暗古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