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五表嬸的故事31-38

第31章
  「啪!」
  只聽一聲脆響,我的臉上一陣火辣。當我緩過神來的時候,我才明白過來,原來李老師在我的臉上狠狠地扇了一個耳光。
  我用手捂著臉,像一根柱子一樣,愣在原地,立在那裡。李老師張著嘴巴,手舉在胸前,看著我,眼睛裡似乎有東西在閃爍。
  「啊,小海……我……」
  很明顯,李老師對剛才那一記耳光後悔了。而更後悔的卻是我,我知道,那個時候她肯定非常生氣,要不肯定不會打我的。我的確也太過份了,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能在這裡造次呢?
  我們對望了差不多十秒,誰都不知道怎麼打破尬尷。
  「李梅,你幹嘛呢?這麼久沒有回來,哈哈哈。」
  是薛萍的笑聲。
  李老師趕快推了我一下,意思是說讓我趕緊進廁所。我反應極快地跨進廁所,關好了門。
  「上廁所了,還能幹嘛。你喝了這麼多酒,就一點不尿急啊,呵呵。」
  李老師在門外回答薛萍。
  「廢話,當然急啦,但是我看你和小海都不在房間裡,想著可能你們都來上廁所了,這裡不就兩個位置嗎?想等你們回來一個我才過來,但是這麼久都沒有見你們回來,就直接殺過來了。呵呵。」
  「哦,小海?我沒有見著啊。小海,你在裡面嗎?」
  李老師對著我這邊的門問到。
  「嗯,李老師,薛老師,我在呢。」
  我馬上應到。
  「真是小海啊,我剛上了出來,不知道小海也在裡面,那你上吧,我先回去了。」
  然後我聽到放水的聲音,接著是李老師的高跟鞋出門的「哚哚」聲。好在反應快,要不真糗大了,看來還是李老師清醒,周到啊。希望她別更生我的氣就行了。
  薛萍也進了旁邊的廁所門,我迅速將小便解決掉,想盡快離開,避免見了她感到尷尬,心中有鬼,到時候沒事也有事了。剛準備開門,忽然聽到薛萍在隔壁說到:「小海,是不是喝太多了,呵呵。」
  「啊,還好,今天的量不算很多,只是啤酒多了就有點急。」
  「哈哈,我看你不是尿急,是猴急吧,哈哈。」
  「呵呵,薛老師真會開玩笑……我先走了哈。」
  我心中一驚,難不成剛才她看到我和李老師?媽呀,不敢往下想了,如果李老師知道剛才我們被薛萍看到了,那可能就不是一個耳光那麼簡單了。腸子都悔青了,幹嘛總是這麼衝動。我手也沒洗,急沖沖地向房間走去。這個薛萍,你可別害我啊。
  到了房間門口,我停下來想了下,這個時候進去和李老師在一起,必然尷尬,呆會薛萍再進來,那就更彆扭了。所以,現今之際,是應該先讓老媽和李老師回去,而我隨便找個借口在外邊呆一下再回去,估計明早上起來,情況就會好很多了。
  我推門走進房間,看見李老師和老媽坐在一起,在耳朵邊說著話。屈風正站在屏幕前唱歌,但是旁邊卻站了個女的,和她對唱著,好像是之前進來過的服務員。薛萍老公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我走到還在唱歌的屈風旁邊,貼到他耳邊說到:「屈哥,要不今晚就這樣了,我爸有事先走了,黃老師好像也不行了,女士們估計也想休息了。」
  屈風馬上轉過頭,有點大聲地對我說到:「小海,不玩兒了啊?這時間還早嘛。」
  「我倒沒事,我是怕我媽他們想休息了。她平時一般最晚11點就睡覺。」
  我也半吼著對他說到。
  「好,這樣啊,那我找人,先把他們幾個女士送回去,我們繼續玩兒嘛,既然出來了,就要盡興。」
  說完,他放下麥,直接往屋外走去,好像開始打起了電話。我心裡又是竊喜,這樣最好了,我還不用找借口在外邊呆著躲李老師了。
  因此我轉身,往老媽那邊走去,薛萍也回來了,他們女的三個坐在一起。我走過去,盡量不看李老師和薛萍,站著對老媽說到:「媽,要不你們先回去吧,時間不早了。」
  老媽擡起頭,看著我說到:「也要得,時間也不早了,那你呢?」
  「屈哥說,讓我再玩兒會,我這麼早回去也睡不著,就稍微晚點兒回去了。你和李老師先回去。」
  老媽又轉頭對著薛萍說到:「也行,你再玩會兒,薛老師,你呢?」
  「哈哈哈,我當然跟著你們走了,我今晚就和李梅睡覺,好好兒聊聊天。得行不,李大美女。」
  薛萍嘻嘻哈哈地說到。
  這倒是我沒有想到的,我以為薛萍會和他老公也回家了,沒想到她直接就不管她老公,說要和李老師一起回我家。哎,真是越來越亂了。
  「呵呵,有啥子不得行,我還怕你把我吃了不成。」
  李老師回應到。
  「那就行塞,說不定我真把你吃了,到時候你別叫你的小侄子來找我報仇啊,哈哈哈。」
  薛萍明顯說的是我。這個女人,真是……無法形容了。
  這時,屈風推門進來走到我們旁邊,說到:「徐胖子在下面等了。」
  他們三個女的聽了,也站了起來,各自收拾了東西,準備往外邊走。
  「屈眼鏡,我老公就交給你了哈,別給我弄掉了,弄掉了,到時候用你自己賠哦,哈哈哈。」
  薛萍邊穿外套,邊對屈風說到。
  「這樣啊,那我可要把老黃給保管好了,要不我就慘了,呵呵。」
  「你……算了,找時間我找你家張燕算帳去。讓她罰你跪搓衣板兒。對了,今晚的帳記我這兒。」
  薛萍出門前對屈風喊到。
  「不用啦,我請劉局長唱個歌的錢都沒有嗎?」
  「你爬爬,今天是我請的,之前就給劉局長說好的,你要請,下次你專門請。不廢話了,走了。小海,你慢慢兒玩。」
  說完就往門外走。
  我和屈風當然不能讓他們這樣走了,自然要送下樓去。徐胖子站在一個長安麵包車面前等著,我們把三個女士送上車,轉身又往ktv裡面走。

第32章
  看著他們三個女人走了,我的心理稍微輕鬆了點。但是想起剛剛李老師給我那一耳光,現在臉還火辣辣的,心裡就有點壓抑,我若有所思的走著,有點不在狀態。
  「小海,怎麼了,好像不是很開心了,他們都走了,這下我們倆兄弟可以好好喝兩杯。」
  屈風在我左邊,右手搭著我的肩,邊上樓邊說。
  「屈哥,我酒量有限啊,呵呵,估計幾下就被你個整趴下了。」
  我用手拉著他搭在我肩上的手,有點應付地說到。
  「哎呀,我的劉公子,小海兄弟,你就別裝了,你的酒量我還不知道?雖然以前沒有喝過,但是聽也聽說過啦。當時你在縣中讀書的時候,縣中門口的飯館,又哪個沒有留下過你喝酒劃拳的英雄身影啊。今天我們兩兄弟能在這裡碰到,又是第一次,一定要盡興。」
  說完,他狠狠地拍了下我的肩膀。
  我被他這一狠拍拍出來精神頭,媽的,不管了,是福是禍,聽天由命,今朝有酒今朝醉:「好好,盡興就盡興,難得屈哥這麼看得起我,今天一定喝個酒瓶瓶抽倒。」
  「這就對了嘛,這才是好兄弟嘛,兄弟面前,從來不扯假水的嘛。」
  我們兩個你一句,我一句地又回到了房間。薛萍的老公好像酒醒了一點,坐起來在一個人喝茶。
  「你們去哪兒了哦,我還以為你們都走了,把我一個人扔這兒了。要不是小何在,我都走了。她說你們還回來的。」
  「送他們幾個女士走了塞,現在就剩我們了,可以放開喝了,哈哈。」
  屈風拉著我在黃老師旁邊走下。
  「哎,我真不能喝了,我喝不到多少就暈,剛才還去廁所吐了一通。」
  「吐過了就好了塞,可以來第二春了,呵呵。今天好不容易和小海喝次酒,你可不能裝啊。」
  「哪個龜兒子裝哦,你又不是不曉得我的酒量。小海,黃哥真是不能喝,你見諒。」
  黃老師轉過頭對我說到。
  「嗯,黃老師,你隨意,我們不強求的。說得那個點,你和屈哥本來都是我的師長,應該我來多敬敬你們才對的嘛。」
  「那當然不是了,我們是師兄弟嘛,你爸都是我們的老師。」
  屈風馬上在旁邊糾正到,然後說到:「哎呀,不說了,客氣來客氣去的,反而生分了,小海,我們先喝一杯,然後再唱歌。」
  說完,屈風和我各端起一杯啤酒,一飲而盡。屈風喝完,把剛才和他一起唱歌的那個小何叫了過來,然後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那個女孩聽了,點點頭,出去了。
  我也沒有管那麼多,端著杯子過去和黃老師喝了一杯。剛喝完,就看到那個女孩帶著四個姑娘了進來。屈風見了,馬上把她們叫過來,然後讓小何把音樂的音量關了,對她們說到:「站好了,這位是小海哥,我的好兄弟,麗麗和小紅今晚就負責陪小海哥。這位黃哥你們倆很熟啦,不用我介紹了。」
  說完,四個女孩,就分成兩路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雖然在廣州的時候,平時應酬各種夜總會玩兒得也很多,但是我沒想到,一個小縣城也會有這樣的服務。「屈哥,你們這裡,還有這種服務的?」
  「哎呀,小海,我知道,你從沿海回來,什麼世面沒有見過。其實我們這裡還真沒有小姐叫,我這個,在你們廣州呢,也就算是一個量販ktv.麗麗他們,就是我的服務員。只不過呢,有時候有需要的時候,會叫他們來陪一陪,而且是秘密的。當然,其他員工知道不知道,那就不好說了,至少不是公開的。要不,單單是我們幾個大男人,在這兒喝酒,那有什麼意思呢,你對不?」
  「哦,這樣啊,我就說,以我們的縣城現在的經濟水平,消費應該還到不了那個層次。畢竟夜總會和一般的按摩可不一樣,夜總會裡面的女孩,層次還是高很多的。我們在廣州,基本小費現在基本都400起價了,一個晚上,單單場上的各種消費,四五個人下來過萬很正常。有時候還有之後的費用。」
  我舉著杯子,邊和屈風碰著,邊說到。
  「所以說不愧是小海兄弟啊,果然是見過世面。當初我在中山的時候,就在一個夜總會裡面做,學到了一些套路,這不才回來開了個ktv嘛。這個ktv在我們縣城肯定是一流的,但是比起沿海的那些地方,那就差得遠了。即使是這樣,現在的生意都不是很好。所以還要兄弟多提建議啊。」
  「哎呀,我能有什麼建議,我是玩玩兒還可以,其他東西就一竅不通了。來,屈哥,祝你在不久的將來,成為我們縣,不,至少是我們市的娛樂業大王,喝一個。」
  「好好好,謝謝小海兄弟,哥哥我一定努力。」
  說完我們又乾了一杯。而那邊,黃老師似乎一下來了精神,左右開工,摟著兩個女孩,唱起歌來。
  「他們兩個陪過老黃幾次了,所以我剛才特意把麗麗和小紅介紹給你。麗麗很少出來陪的,小紅還是第一次,我想你是見過世面的人,肯定對這些還是比較有講究的,呵呵。」
  屈風果然是一個心細的生意人。的確是,如果之前和黃老師玩兒過的,再給我,那肯定是有心理障礙的。雖然可能我和這些姑娘什麼實質性的關係也不會發生,但是用明顯的二手貨,肯定還是不舒服的事情。
  「屈哥考慮得真周到,謝謝屈哥,我們再喝一杯,美女們也來。」
  屈風當然回應著我,她把小何拉到身邊,兩幫人開始對喝起來。黃老師不會喝酒,先是和那兩個女孩唱歌唱得也是不亦樂乎。過一會兒過來也和我們喝了一輪的酒,感覺黃差不多又要醉倒的時候,就不知去向了。
  房間裡就剩下我和屈風和三個女的。屈風不愧是做娛樂業生意的,精力果然充沛,我們快喝了四打酒了,我都已經有點支持不住了,他還拉著小何在k房中間邊唱歌邊擁抱著似舞非舞的扭動。小何臉帶微紅,略顯羞澀,但是十分配合他的動作。小何一副歌廳服務員的打扮,下面一個短擺裙套褲襪,上面一件淡色毛衣套著外套。不過這個姑娘,卻顯不出一點風塵女子的妖嬈和風騷,更像是一個剛剛畢業的學生,新鮮而又略顯青澀。屈風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短裙裡面,隔著褲襪在她的屁股上搓捏著……
  而我這裡,小紅已經不見了蹤影,估計是剛才喝得有點難受,去廁所了。麗麗靠在我的懷裡,用左手和我的右手纏繞著。我已經喝的暈暈沈沈,有想起了和李老師的事情,感覺什麼話也不想說,就看著屈風和小何在那裡舞蹈。麗麗是那種挺耐看的女孩,眨眼看去不怎麼漂亮,但是越看越有味道。特別是那張櫻桃小嘴,特別像我高中曾經喜歡過的一個女同學,真想湊上去吸上兩口。不過她沒有我那同學豐滿,雖然她今天下面穿著牛仔褲,上面也穿的比較保守,但是和她的肢體接觸中,我基本可以確定她不是豐滿型的女孩。而我,卻一直對稍顯豐滿的女孩情有獨鍾。在廣州夜總會玩兒,我唯一的一次出台,就是和一個與我喜歡的那個女孩特別像的比較豐滿的女孩。而李老師,當然也屬於豐滿型的,真不知道李老師還生我的氣沒有,哎。

第33章
  「小海哥,你是這裡的人嗎?」
  正在我思緒萬千的時候,麗麗開口問到。
  「啊?」
  我被她問懵了,這裡人?「哦,是啊,我就是縣城的。」
  「那以前沒有見過你呢,我在縣城也呆了兩年了。」
  「哈哈,縣城這麼大,兩個人不是那麼好見的啊,而且平時我也在外地,一般就過年才回來的。」
  「哦,這樣啊,小海哥,你一看就是個好人。」
  我又被她搞懵了?我是好人?「啊?這個……你怎麼看出來的呢。」
  「你和那些人不一樣,前幾次,屈哥叫我過來陪唱歌,那幾個人都動手動腳的,有一次,還是屈哥給我圓過去了,要不……」
  哦,她說從這個看出我是好人啊。說句實話,這點上看,我還真是好人。我這人的習慣,或者是原則,即使進了歡場,也不會亂來,而且要尊重每一個人。不過聽她這麼一說,我還真是有點喜歡上這個姑娘了,至少聽她說起來好像她不是那種十分隨便的人,而且有點傻傻的可愛。
  「呵呵,我還在這裡呢,你就認定我呆會也不會對你動手動腳的?」
  「你不會,我感覺得到。你和那些人不一樣。不過如過你真要,我也願意。」
  媽呀,這是什麼狀況。我承認我有魅力,但是總不至於有這麼大魅力吧。我轉過頭,用手指在她的額頭上按了一下,說到:「小姑娘,胡思亂想啥呢,呵呵。」
  說完,我感覺有點渴,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啤酒。忽然又覺得有點想尿意,就鬆開了麗麗的手,說到:「我去趟廁所。」
  「嗯,我也要去,一起去吧。」
  「哦,小紅好像去廁所了吧,只有兩個位。」
  我對她說到。
  「沒有,小紅回去了,她說她不習慣,而且感覺你也好像不喜歡她。屈哥也答應了的。」
  「這樣啊,也對。」
  我對她說的話不置可否,只管往門外走去。沒想到,她還真的跟了過來。在離我一米遠地方在我後面走著。
  走到廁所門口,果然兩個門都開著。我走進了裡面的一個,把外邊個留給了她。
  我沒有管麗麗,直接進門解決起自己的事情,喝的頭暈腦脹的,釋放了一下,感覺好了很多。結束後,我有點迷糊地打開門,卻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嚇的我狠狠地往後退了一步。我睜大眼睛一看,原來是麗麗。
  「麗麗,你幹嘛啊,你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
  我站穩,對著她說到。
  「啊,小海哥,不是要嚇你啊,我……」
  她還站在門口,結結巴巴地說。
  「你什麼啊,走吧,我也方便完了,回去了塞。」
  說完,我準備往外走。
  沒想到麗麗一下跨了進來,往裡推了我一下,然後順手還把門關上了。
  「麗麗,你幹什麼哦……」
  還沒有等我說完,她一下向我撲了過來,踮起腳,把她的櫻桃小嘴貼到了我的嘴上,還伸出了舌頭,使勁往我的嘴裡鑽。儘管我喜歡她的那張櫻桃小嘴,但是對於她的這種突然的舉動,我還是有點抗拒,而且我也不至於被一個ktv的服務員(如果真如屈風說的,她不是小姐的話)給強迫了吧。我躲避著她的吻,然後雙手按著她的肩膀,想把她推開。沒想到,她竟然死死地扯著我的衣服。我又把手拿下去,把她扯者我衣服的手給掰開,然後再往外推她,這些,她終於離開了我的身體。
  「麗麗,你幹什麼啊,他們出來會看到的。」
  我略帶生氣的口氣對她說到。
  她應該是被我嚇到了,呆呆地站在那裡,眼睛瞪的大大的,忽然好想眼睛裡面還有什麼東西在閃爍,難道她是哭了?我也不是很過分吧。她應該不至於哭啊。
  「你別哭啊,我也沒有把你怎麼樣吧。」
  我有點無奈地甩甩手。
  沒想到,她哭的更厲害了,而且還抽泣了起來,這樣我就更沒有招了。我有點著急地說到:「你這是幹什麼嘛?真是的。你這樣哭,好像我還真的欺負了你一樣!」
  她看我有點急了,努力控制了情緒,終於開口說話了:「小海哥……你別生氣,我知道你不喜歡我。」
  我暈倒了,這哪兒跟哪兒,我就是來ktv唱唱歌,她就剛出現2個多小時,喜歡?當然,我也不能太打擊她了,畢竟她是個挺可愛的小姑娘。
  「不是,麗麗,我挺喜歡你的,但是這也不代表我們就要怎麼樣啊。」
  我有點敷衍地對她說到。

第34章
  「本來……屈哥說的,今晚讓我一定要對你百依百順,你知道是什麼意思的啦。其實我來之前,心裡很不樂意的。但是沒想到他是讓我來陪你,和你接觸了幾個小時,我覺得……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你了。」
  麗麗站在那裡,低著頭,望著自己的鞋說到:「我知道……你肯定看不起我,肯定覺得我是那種不乾淨的女孩。但是,我真的以前沒有什麼過,真的。除了我男朋友,沒有其他人真正的碰過我。我想屈哥也是這樣才特意叫我來的……」
  聽完她的話,我真的有點亂了,我是應該相信她,還是不相信她呢?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我是不是也太打擊她幼小的心靈了。但是,如果是假的呢,那我不是很傻冒?媽的,還是算了,歡場還有真的?
  「麗麗,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覺得,這樣不是很合適……」
  「嗯,我知道,我……出去了。」
  說完,她忽然轉身,去拉廁所門的門閂,但是可能剛才關門的時候,插得太緊,她拉了幾下,卻沒有拉動。
  看著她斜對著我的身影,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我忽然覺得她真的好像那個女孩,一股莫名的衝動忽然竄進了我的腦海。我忽然一步跨上前,從背後抱著她,然後把她的頭掰過來,雙唇緊緊地壓倒她的小卻豐滿的嘴唇上,深深地吮吸起來。麗麗明顯是被我嚇了一跳,先是一頓,等反應過來後,就和我瘋狂地吻起來。
  由於她身高可能剛夠一米六,比我矮了以大頭,所以墊著腳和我接吻顯得有點辛苦。我索性用雙手穿過她的雙腋,一下把她槓了起來。她雙腿順勢交叉著夾在我的腰間,整個人纏到了我的身上。我雙手再伸下去,摟著她的屁股,上面更加熱烈地激吻著。雖然喝了不少酒,嘴裡帶了一點酒味,但是她的口津仍然帶著一絲香甜,吸起來非常可口。我的下面早已經堅硬如鐵,她纏著我的下身肯定已經感覺到了,一邊回應著我的吻,一邊晃動著身體,不知道是想逃過我的堅硬,還是想摩擦她自己。
  「麗麗,哥有點受不了了。」
  我把嘴鬆開,在她耳邊輕輕說到。
  「嗯……哥,如果你不嫌棄我,我現在就給你。」
  她用手抱著我的頭,也在我耳邊說到。
  「可是,好像沒有準備……」
  「哥還要準備什麼呢,快來吧,我也想要你,小海哥。」
  「但是,沒有安全套啊。」
  「啊……你還是不相信我。」
  麗麗身體使勁一晃,我雙手沒有托住,她一下就站到了地上,然後猛地衝過去開門。由於激動,這下她更拉不開門閂了。
  我見狀,猛地走過去,又使勁把她拉了回來,把她擁到懷裡,她使勁掙扎著,想逃開我的擁抱。
  「麗麗,你幹嘛,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習慣了用安全套。」
  我的手邊按著她,邊在她耳邊地說到。她聽我這麼一說,也就不掙扎了,擡頭對我說到:「那怎麼辦,真沒有……」
  她這麼一說,我反而放心了不少。因為現在一般正規場所的小姐,和客人在一起,是不會不戴套的,她們比客人更害怕得病,所以麗麗應該真不是老手。
  「那我們就不用了。」
  說完,我又用嘴巴封住了她的雙唇,又重新瘋狂地吻到了一起。而我的雙手,直接伸到了她的牛仔褲的扣子處,解開了她扣子,呼地一聲拉下了拉鏈。由於是大冬天,她裡面還穿了一件毛褲,加上牛仔褲很緊,我是手根本無法展開自由活動,觸摸到她的敏感地帶。我只能上面和她吻著,下面雙手開工,去解她繫在牛仔褲上的腰帶。但是她的腰帶卻是那種系型的,不是扣型的,我手忙腳亂地解了幾次,還是不能得逞。見到這種情況,她把雙手伸了下來,稀里嘩啦地幾下就把腰帶給鬆開了,然後也把手放到了我下面的位置,拉開了我的褲子拉鏈,隔著秋褲,在我的敏感位置撫摸起來。
  「啊,小海哥,你的那個,好大。」
  麗麗鬆開嘴,擡頭望著我說到。
  「呵呵,是吧,你都還沒有使用,怎麼就知道大了呢。」
  我略大色相地望著她說到。
  「摸得出來嘛,比我男朋友的大好多啊。」
  暈,我真想笑出來,這麼快就和他男朋友比了。「呵呵,我的好妹妹,呆會哥哥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大。」
  說完,我把雙手放到她的腰的兩側,抓著她的褲子邊緣往下一拉,連她的牛仔褲、毛褲和內褲一起脫到了膝蓋處。
  「啊,小海哥,你這是……」
  我哪裡管她那麼多,迅速把她身子轉過去,讓她面對著牆壁,然後輕輕地把她往前一推,她順勢就雙手一下就撐到了對面的牆壁上。這樣,她的屁股和洞口就對我敞開了。她轉過頭,有點慌張地看著我。我來不及脫褲子,直接把小弟從拉鏈口掏出來,先用手在她的洞口撫摸了幾下,這小姑娘,下面早已氾濫成災了。看來她的確是經驗不豐富,有經驗的小姐,是是不會這麼快就動情的,或者說根本就不會動情。我左手攬著她的腰,又手扶著小弟弟放在了她的門口。
  「麗麗,好妹妹,哥哥要進來了。」
  她聽我這麼一說,卻把頭轉了過去,昂著頭對著牆壁,彷彿在等到我的對她進行正式的洗禮一樣。我見狀,下身往前一聳。「啊……小海哥,你輕點,好痛。」
  麗麗被我插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又轉過頭望著我說到。沒想到,她的裡面那麼緊,小弟弟只進去了一半,就停住了。看來,她真是個性經驗不豐富的女孩。

第35章
  「麗麗,沒事的,最開始可能有點疼,一會就好了,堅持一下。」
  我對著她轉過來的頭說到。
  「嗯,小海哥,你來吧,我沒事的。你比我以前男朋友的大了好多啊……所以有點不適應。」
  她說完,又轉回了頭,還嘗試著把屁股往我這邊頂了一下,似乎是在鼓勵我繼續前進。
  我也被她裡面的緊迫憋得難受,十分渴望能加快動作,讓小兄弟能夠舒暢地活動起來。我試著再往前輕輕的挺了一下,經過剛才的適應,她裡面好像順滑了一下,使得我順利的往前走了一段。
  「啊……小海哥,好脹……你的太長了,而且好粗,好燙……」
  我感覺麗麗的身體再次顫抖了一下,我想是因為我進入到了她裡面之前很少人能夠進入的地方吧。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這個地方嘿咻,當然要速戰速決,要不屈風過來碰到了,那不就太糗了,雖然大家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該要得形象還是必須要的嘛。我就在這個程度,開始來回挺動著身體,慢慢地加快了在麗麗陰門之內裡面抽動的速度。但是麗麗的裡面的確是緊湊,還略帶一點青澀,和李老師裡面的潤澤的飽滿完全是一種不同的感覺,她內壁的阻擋和摩擦,竟然讓我很快就有了要射的感覺。我是想速戰速決,但就這樣繳械了,那也有點丟人了。所以我在最後使勁往前一定,衝到了麗麗的最裡面,感覺應該是觸碰到了她那羞澀和敏感的花心了,然後猛地停了下來。
  「啊……小海哥……啊,你快把我插穿了,我的肚皮好像……啊……」
  麗麗手還撐著牆,昂著頭忘情的輕喊到。我也彎下腰,把一直手手伸到下面,攬過她的腰,抱著她,也讓她的屁股能夠更緊地貼著我,使插入更加深入和緊貼。
  「啊!小……海……啊……好深……」
  麗麗好像被我這樣的插入弄得有點不能自已了,看來她之前還真沒有受到過這樣的深入的刺激。忽然她開始以我的大鋼炮我中心,扭動自己的屁股,尋找、摩擦著,我下面的頭,也不斷的碰到她最裡面的肉壁,真是無比的鮮嫩和可口啊。
  「啊……哥……好舒服,我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小海哥……我……裡面……啊……啊……好癢……麻……」
  她邊張口說著,同時加快了摩擦的速度和頻率。
  我知道,她是在尋找高潮的感覺。但是被她這樣一摩擦,我也快支持不了,感覺到精門早已經開了一寸,就等著得寸進尺了。
  「麗麗,哥也很舒服。加油,麗麗。」
  我鼓勵著她,以她找到也許是人生中的第一次性高潮。
  「嗯……哥,你也動一動啊,我好像找不到了……」
  她回頭,眼神迷離的對我說到。我想,應該是她裡面已經被完全開發了,這個時候的小弟弟在裡面也成了一個沒有靶子的箭,不知道穿哪個心啊,所以需要我的移動,讓她的靶子把箭找出來。所以,我輕輕的在她的最裡面聳動了兩下。
  「啊……小海哥,別動……啊……」
  沒想到我剛動兩下,她就忽然伸出一隻手,從背後按著我的屁股,讓我固定,然後她自己的屁股,忘乎所以的扭動了起來。
  「啊……啊……哥……我……啊……好舒服,小海哥……」
  她的手一下又伸了回去,死死的抵在牆上,腰身一下直挺起來,幾秒鐘之後又開始了輕輕的扭動和顫抖起來,頭向後,半張著嘴巴,一陣急促的" 啊啊" 呼聲。而裡面,更是收縮不挺,只感覺到麗麗那最深處一個濕潤的小嘴吮吸著我的頭。迷人的聲音配合著她高潮的刺激,讓我也無法控制了。我不管她是否還在高潮的餘韻中,忽然加快的抽動的頻率,全力的在她身體裡面快速地進出起來。經過之前的醞釀和高潮,麗麗的陰道深處已經舒張和熟透了,那種緊湊中同時帶來的舒展,真是讓人銷魂。
  麗麗也被我激烈的抽動再次帶入了雲端。
  「啊……啊……小海哥,你……快……啊,輕點,啊……我又不行了,小海哥……啊……」
  我不管她的囈語,只管向前衝刺,猛地再次達到她的最深處時,一股熱浪噴灑而出,直接衝向了她的花心之處。「啊……好爽……」
  我也不禁喊出聲來,伴隨著麗麗那又是一次又一次的蠕動。麗麗的手應該已經無力支撐了,已經快趴到了牆上,我在後面死死的頂著她,享受著釋放之後的慵懶的舒爽,頭放在她的肩上,深深的喘著氣。麗麗也在大口大口的呼著氣,應該還深深地處在兩次高潮後巨大的餘韻中,我們就這樣保持了差不多一分鐘。
  等大家都休息得差不多了,麗麗轉過頭來,直接和我吻到了一起,我配合著她,舌頭和她纏繞著。等吻累了,我把她扳過來,和她面對面地抱在一起。「舒服嗎?麗麗?」
  「嗯,以前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謝謝你,小海哥?」
  「呵呵,是吧,那以後需要的時候,就找哥哥,哈哈。」
  「什麼啊,小海哥,你把我說成什麼了啊,我和你這樣,是因為我真的喜歡你,見你第一眼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也不是單單想和你做這個事情嘛。」
  暈,又來了,花癡少女啊,服了。「好好,我知道啦,那我們做,也是喜歡的一種表達嘛,對不,傻姑娘。」
  「小海哥,其實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的,和你這樣,是我自願的。我知道,一出這個門,我們就會去過自己是生活了,不過我也知足了,謝謝你。」
  我再次震驚了,多麼好的女孩啊,不過註定了我和她都只能屬於人生中的瞬間過客,我們是完全的兩個世界的人。都不知道,我是救了她還是害了她。哎,算了,不想那麼多了。風流才子嘛,不留下一點風流債,怎麼能算才子呢?
  「傻姑娘,別想那麼多啦,你有我的電話的嘛,想我了就聯繫我,只要我有時間就來陪你。」
  「真的,你說話算話。」
  「當然算話,呵呵。這你還不相信我。」
  我有點違心地說到。
  她猛地蹬腳,在我的臉上狠狠的親了一下,說到:「太好了,謝謝你,小海哥。」
  「你快把褲子穿上,不冷啊,穿上出去了,要不你屈哥肯定要來找我們了,哈哈。」
  說完,我在她的並不豐滿的冰冷的屁股上輕輕的捏了一下。
  「你討厭……你先出去吧,我要擦一下,你剛才射了好多在我的裡面,有點難受。」
  哦,是哦,她還沒有打掃戰場呢。「呵呵,你擦啊,我在這裡又不妨礙你。」
  「不行,別人害羞嘛,求你了,小海哥。」
  「呵呵,什麼都做了,還害怕羞,傻姑娘,好吧,那我先出去了,你呆會就直接回k 房吧。」
  說完,我扯了一手的紙巾,把小弟弟擦了一下,然後開門,洗了個手,直接回k 房去了。
  回到房間,我發現就屈風一個人斜坐在那裡,半閉著眼睛,睡覺的樣子。「屈哥,就你一個人啊,小何呢?」
  屈風聽見我說話,睜開了眼睛,站了起來,說到:「她說累了,回去睡了。麗麗呢?」
  「不知道啊,她和我一起去上廁所,我大的,出來就沒有見她了。」
  我看來下表,我們離開k 放應該有20分鐘。
  「是嗎,這個小姑娘,走也不來給我說一下。也不好好陪陪小海兄弟。」
  他邊嬉笑著,邊怕怕我的肩膀。
  他這一笑,真讓我心裡有點緊張,屈風是什麼人,這點東西都看不出來?不過我也只能揣著明白裝糊塗了。
  「呵呵,小姑娘嘛,沒我們精力好?沒事的。」
  正說話,麗麗從廁所推門進來了。
  「正好,說你呢,麗麗,去哪裡啦,你小海哥等你好久了。「」屈風見她進來,馬上說到。
  「我……上完廁所,然後回去宿舍拿了點東西……」
  邊說還邊用眼睛瞄我,看來小姑娘不習慣撒謊。
  「拿什麼東西嘛……真是的,來,再陪陪小海哥。」
  「不用了,屈哥,今天時間也不早了,喝了那麼多酒,就散了吧,咱們來日方長,好不。」
  說完,我走過去握屈哥的手。屈風見我的動作,自然明白我肯定要走了,和我的手握到了你一起,說到:「那也行,我們找機會再聚,有空我在給你電話,能和小海成為兄弟,很榮幸。」
  說完她握我的手緊了一下。
  「看屈哥說的,那是屈哥看得起我啊。我們走吧。」
  「好,我讓徐胖子送你。」
  「不用了,我出去喊個車就回去了,徐胖子也喝酒了,不安全。」
  說完,我們三人往外走,我和屈風在前面,麗麗跟在後面。我能感覺到她在後面看我那火熱的眼神。哎,姑娘,哥哥我配不上你這種眼神啊。為了多少掩飾一下我的不安,我邊下樓,邊回頭對著麗麗說:「麗麗,你也回去休息了吧,有事給哥電話就行了。」
  「嗯……沒事,小海哥,我和屈哥一起送你上車吧。」
  麗麗當然聽懂了我說話的意思。
  一會來到了門口,屈風幫我叫了一輛的士過來。我坐上車,揮手和他們倆告別,當麗麗的臉龐在車窗邊消失的那刻,我看到了她臉上閃過一絲惆悵。
  忽然我想起來,沒有提醒麗麗做緊急避孕的措施,會不會……哎,應該也不會吧,她也是有男朋友的人,應該懂這些的。不想那麼多了,回家睡覺吧,真累了。



第36章
  回到家,進門之後一片寂靜,看來大家都睡了,也是,都快兩點了。
  由於和麗麗運動了一下,我的酒勁兒也差不多下去了,沒有了之前那麼強烈的迷糊感。門口鞋櫃旁放了三雙女士的皮鞋,看來薛萍今晚的確是住了這裡。沒有看到老爸的鞋,哎,可能又得打一個通宵的麻將。局長又怎麼樣,還是被使來喚去的。找個時間,勸勸老爸,早點退居二線得了,年齡也差不多到了。
  折騰了一天,還分別和李老師和麗麗運動了一次,真想去沖個澡,舒爽一下。
  不過這大半夜的,還是算了,不好驚擾了他們。簡單地洗漱一下,回到房間睡了。
  還真是累,閉眼就睡著,而且很奇怪,竟然一夜無夢,連李老師都沒有夢到。
  " 嫂子,算了,我就去坐車吧,讓小海多睡會兒,這兩天他也夠累的了……
  " 睡夢中,彷彿聽到李老師在說話。
  " 那怎麼行,那麼遠,坐車多不方便,這個臭小子,幾點了,還不起來。沒事,我去把他給扯起來。" 是老媽的聲音。
  " 不行啊,李老師怎麼能坐車呢!" 我大聲地說到……猛地睜開眼睛,媽的,原來是在做夢。我急忙拿起手錶看了一下,八點半。還早,臨早上了,才做了這麼個夢,應該是老天在提醒我要為李老師服務好吧,哈哈。想到今天要送李老師回婆家,也就是五表叔家,心裡頓時就甜美起來,又能和李老師單獨在一起了。
  希望能把昨天的誤會和不快都消除掉。
  躺在床上,裹在溫暖的被窩裡面懶了一下床,總感覺到好像有什麼事情要做,但是又一時想不起來了。肚子有點餓了,乾脆悻悻然起了床,出房間去洗手間洗漱去了。經過廚房,看到老媽正在整理早餐。
  " 媽,買早飯回來了啊,我先沖個澡哈。" 我在背後對老媽說到。
  " 好,趕快衝,然後吃早飯,呆會開車送你五表嬸。" " 好的,她還沒有起來嗎?" 我邊問老媽,邊向廁所走去。
  " 早起來啦,都像你這麼懶,薛萍要走,她去送她了,可能一會兒就得回來了,我正說準備去叫你起床呢?你麻利點,五爺爺家遠,早點收拾好,早點出門。
  " 老媽隔著牆對我說到。
  " 哦,這樣啊,那我趕緊洗澡。" 熱水剛剛淋在我的頭上,我猛地想起來,車還在昨天吃飯的地方放著呢,我說是有什麼事情沒有做。我以最快的速度把澡洗完,再以更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後跑到廚房,拿了一個包子,咬了一口,對老媽說到:" 媽,車還在昨天那個地方,我先去開回來。" " 你著急什麼啊,好好吃點早飯先嘛……" 老媽話還沒有說完,我已經穿好鞋,準備出門了。
  " 沒事,呆會回來再吃點!" 邊說的過程中,我已經開門走到了樓梯口。我呼呼呼地跑下樓,剛到樓道口,看見李老師正走進院子,往我這邊走。她好像也看見了我,竟然站在那裡不動了,雙手放在了大衣的口袋裡,望著我,好像是在等我過去一樣。
  冬天的早上,還真有點冷,我邊搓著手,邊跑過去,站在她面前,說到:"五……李老師,送完薛萍……老師回來了啊。" 不知道咋地,一開口和她說話,竟然緊張得有點無論輪次。
  " 哈哈哈,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話都說不直啦。我又不是母老虎,值得你這麼害怕嗎?" 她伸出手,在我的腰間狠狠地拍了一下。我心中狂喜啊,看來她應該基本走出了昨天的那種讓我鬱悶的莫名情緒中了。
  " 呵呵,我……不是怕你還生氣嗎?"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到。
  " 在你心中,我就這麼小氣啊,呵呵呵。別多想啦,小海,我也不是生你的氣,我只是……哎,算了,不說了……" 她沈默了幾秒,忽然又說到:" 你這是幹什麼去,我還等你送我回家呢,你不會一個人去玩兒吧,你也太小氣了吧,晾涼你一個晚上,你就不給我做司機了啊,哈哈哈。" " 怎麼可能呢?我車還在昨天吃飯地方放著呢,我這不正準備去開回來,然後就出發了唄。" 我有點委屈地說到。
  她又笑了起來,邊笑邊說:" 哈哈哈,那還差不多,那你快去吧。" 說完,又用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我腰的位置。
  " 好,那我去了,你就在家等我哈,很快的……" 說完,我閃過她,就往院子大步走去。她見我走了,再次揣著手,也向走道那邊走去了。
  我剛要走出院子,忽然聽見她在後面喊我:" 小海,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也沒啥事,走走。" " 好啊,那一起去唄。" 我喜出望外,看來李老師真的是恢復正常了,心裡那個甜美啊,哈哈。

第37章
  我大概預測了一下,從家裡到昨天吃飯的地方,走路估計至少得20來分鐘,早上的風,吹到臉上,有點刺痛。剛走出大院,我轉頭問李老師:" 李老師,要不我們叫個車,有點遠,而且好像又點冷?" " 怎麼,你這個大男人,還怕風吹,呵呵。" 她馬上說到。
  " 不是,我是怕你冷著啦。" " 呵呵,你沒事我就沒事,我不怕。走走吧,這麼好空氣。" 她說到。
  我聽了,也就默認了,兩個人就在大街上慢慢地走著,真想去牽著她的手,或者摟著她的腰,或者搭著她的肩,當然也只是想想,我還沒有這個豹子膽。一路無語地走了三分鐘,我正想著要說點啥,李老師卻開口了:" 昨兒晚又喝了不少吧?" " 呃,還好吧,不算很醉。你呢?沒事吧。" 我回答到。
  " 我也沒什麼事,呵呵,薛萍那個瘋子女,真是太能折騰了。" " 昨晚你和她睡的?沒有怎麼睡好吧。" 我問到。
  " 哈哈,你說呢?我都困得不行了,她就要拉著我聊天。最後把我聊興奮了,她倒睡著了。搞得我就睡了一兩個小時,早上又拉我起來送她。" " 這樣啊,那呆會在車上好好睡一下,補個覺。" " 那肯定要的了,呵呵,到時候你可別來煩我哈,要不我真不理你了,哈哈。" " 遵命!" 我轉頭,對她行了個軍禮,發現她的臉上竟然泛起了紅暈,繼續說到:" 李老師,你冷嗎,怎麼臉都凍紅了,呵呵。" 她明顯聽出了我話中有話,伸出揣在兜裡的手,狠狠地在我的背上打了兩下,說到:" 又調皮了是不,你可真是不長記性哦,你就不怕我真不理你了?
  " " 啊……啊……別啊,我錯了,還不行嗎?" 我急忙假裝著急地對她說到。
  然後又是一陣無語。
  " 薛萍知道我們的事情了?" 她邊走望著前面的路,說到。
  " 啊!怎麼會呢?" 我這下是被真驚著了。
  " 你還說呢,怎麼會。你在洗手間門口那啥,全被她看到啦。你以為她真這麼傻啊,她比誰都精明。所以昨晚上她一問,我就只能坦白了。" " 啊!這……
  " " 怎麼啦,怕啦,你不是七尺男兒嗎。你不是能著的嗎?現在知道怕啦。哼,看她告訴你爸,你爸不把你的腿打斷。哈哈哈。" 我還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張著嘴,轉頭對她想說什麼,但是有不知道說什麼好。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和李老師的事情能夠被另外一個人知道。
  " 這……" " 哎呀,看把你嚇的,你放心啦,她不會給任何人說的。我和她的關係,那是超級閨蜜,我也知道她的秘密的。果然是個小男生,哈哈哈。" 她邊邊說,還加快了步伐,把我落在後面了。
  我的心一下落了下來,也是,如果不是這樣,李老師肯定打死都不會承認的啦,她比我更注重名聲塞,我怕個球哦。我馬上跟上去,故作委屈地說到:" 我不是擔心我自己,只是覺得怕這樣對你有不好的影響嘛。" " 算了吧,你個人小鬼大的傢夥,想哄我啊。" 她轉過頭,瞪著我完,又轉過頭繼續走自己的路。
  " 真不是,我只是……" 我再次語塞,只有陪著繼續走路的份兒。
  又過了幾分鐘,她方佛又自言自語地說到:" 放心啦,事情都這樣了,我不會後悔的。今朝有酒今朝醉嘛,呵呵呵。" 我聽明白了她的話,但是沒有接,繼續走著。過一會兒已經看到了昨晚吃飯的地方的停車場,就剩下我的那輛車,孤伶伶地停在那裡。走到這邊,我按了車門開關,對李老師說到:" 快上車,走路半個小時了,怕凍著了。" " 嗯,是好像有點冷颼颼的。" 說完,她馬上跑到車頭的那邊,開了副駕駛的門,坐了上去。我也準備轉身開門,忽然似乎聽到後面有人對我說話。
  " 兄弟,這麼早就來提車啊。" 我過頭,原來後面站著三個男的,以為是昨天餐廳的人,沒有怎麼在意,說到:" 是啊,昨晚兒喝了酒,沒有開回去。謝謝你們了。" 說完,轉身準備開門上車。
  " 兄弟,這就走了。" 後面那人又說到。
  我覺得有點詫異,轉頭對他說:" 是啊,走啦,干時間啊,還有什麼事情嗎?
  " " 沒啥事啊,主要是這車也不能白停啊。" 我一下明白了,他們是來收停車費的。奇怪了,按道理在這兒吃飯,應該免費停車的才對,不過算了,我也停了一個晚上,給點錢也合理。
  " 哦,這樣啊,停車費是吧,多少錢。" " 哈哈,多少錢,你看我們這兒三個人,至少也要三百才能分得過吧。" 三百,媽的,這不是搶嗎?我一下明白了,他們不是酒店的人,也不是來收我的停車費,他們就是來敲詐我的。竟然來敲詐我,我真是有點哭笑不得。
  " 哈哈,你這兒停車也太貴了吧,三百?你搶人的吧,而且我這一大早的,也不會帶這麼多錢出門。" 說完,我從兜裡掏了掏,掏出了10快錢,伸過去給說話那人,說到:" 就這麼多,要就要,不要拉倒。" " 10塊錢,你以為我們要飯的啊,媽的,想被弄是不是?" 帶頭那人顯出了一臉的凶相。
  這時,李老師在車裡可能也覺得有什麼不對,下車走到了我旁邊,開著我前面站著三個人,一臉疑惑地望著我說到:" 怎麼啦,他們幹嘛的?" " 收停車費的,我沒帶錢。" 我轉頭,笑著對她說到。
  " 哦,多少?我這兒有。" 說完,她伸手去大衣的內包。
  " 三百……" 她聽了,忽然大聲地說到:" 三百,這麼多,搶啊。走,小海,別管他們。" 說完,她轉身往車頭方向走,準備上車去。
  沒想到,那帶頭的後面兩個人中的一個,竟然一下竄了過去,拉著手臂,不讓她走。她肯定是被這忽然的一拉給弄痛了,轉頭對著那人喊到:" 你幹嘛呢,光天化日之下,動手動腳的!" 我見狀,火氣一下衝了上來,一個轉身,跨上去一把按住那個人的手,往後一扯,那人一個踉蹌,直接就退了回來,我順勢用另外一隻手," 啪" 的一聲,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然後嘴裡大聲地吼道:" 媽的,找死啊,敲詐到我小海身上來了,馬上給她道歉,要不我今天弄死你。" 那人一下懵了,沒想到我力氣這麼大,而且還敢反抗。李老師也在旁邊張大了嘴,看著暴怒的我,有點說不出話來。我身體側過去,把她當在後面,然後說到:"李老師,別怕,有我在,我就看今兒這幾個小雜皮敢幹啥。" 領頭那人見我打了他兄弟,自然也是異常憤怒,指著我大聲吼道:" 媽的,你哪裡混的,敢在這裡冒皮?看今天不整死你?" 說完,一個猛衝,然後拳頭打了過來。我見狀直接接了他的拳,然後直接往後一推,他又退了幾步,好不容易才站穩了。
  " 媽的,還有幾下哦,兄弟們,給老子一起上。" " 小海,快跑啊,他們人多,你打不過的。" 李老師在後面,拉著我的衣服,大聲喊到。
  " 沒事,就憑他們幾個,還放不倒我。你不用管我,到旁邊去。" 我壯著膽子,對她說到。還沒說完,就感覺到兩個拳頭一起打到了我的腰背的位置,一陣悶痛。我想的是,等李老師先走,我再想辦法跑,只要離開了這裡,之後的事情也就是幾個電話就能解決的。但是李老師卻一直呆在那裡不走,哎,女人啊,關鍵時候還是犯傻。媽的,看來今天是逃不掉了。
  " 幹啥子,給老子住手,蔣二。" 我正準備放手一搏的時候,忽然聽到後邊有人在喊,而且聲音還很熟悉。對面三個人見了,好像也不打了。
  我保持戒備,不敢回頭,李老師還在後面拉著我的衣服,聽到好像有四五個人往這邊跑。" 蔣二,你娃兒不想活了是不是?" 有個人邊跑,邊喊到。
  對面那個領頭的,徹底放下了攻擊的勢頭,有點緊張地站在那裡,後面兩個就更加恭敬了,好像腳還有點發抖。只看到有個男人一下衝進來,直接把那個帶頭地拉過去," 啪啪" 又是倆耳光。
  " 你小子,大清早地,吃飽了是不是?" 打完之後,他指著" 蔣二" 的臉吼到。我更懵了,這人我根本不認識啊。李老師在後面拉得更近了,好像更害怕了。
  " 哎呀,李老師,小海哥,當真是你們兩個啊。好在我眼睛尖啊,哎呀……
  " 一個聲音又在後邊傳來過來,真是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我趕忙轉過頭去,哎,原來是徐胖子,我恍然大悟了。直接轉過身去,對李老師說到:" 應該沒事了。
  " 徐胖子見我轉過了身,馬上小跑著過來,緊緊地拉著我的手,說到:" 小海哥,你沒事吧。" 然後又轉頭對李老師說到:" 李老師,也沒事吧,嚇著你沒有。我和幾個兄弟剛剛在旁邊吃早飯。出來的時候,看到蔣二和你們幾個,我看到好像是小海哥和李老師。" 我不管徐胖子說那麼多了,直接把他拉過來,狠狠地捏著他的手,說到:" 徐胖子,這是你的兄弟?媽的,也太猖狂了,光天化日的,明搶啊。" " 哎呀,小海哥,你別捏啊,好痛哦。他不是我的兄弟,是我另外一個哥們的兄弟,不過我收拾他們,沒得問題的。" " 哪個的兄弟,我認得到不?" 我放了他的手,說到。
  " 張四兒,不是縣中的,三中畢業的。你認識不?" " 媽的,張麻子,認不到,我當初在縣城的時候,他在鎮上,我還是他叔叔輩兒了。快,給他撥個電話。
  我給他說兩句。" 徐胖子馬上拿出了手機,撥了個電話。我趁機對李老師說:" 老師,你先上車吧,我一會兒就好了。" " 好,你好好說,別惹事,快點兒。
  " 李老師見事情好像平息了,可能也不想和這麼多社會上的人糾纏,就走過去上了車。徐胖子那邊的電話打了一次沒有人接,然後把手機舉起來,在手裡搖了搖,望著我。
  " 再撥一下。" 我對他說到。
  他又撥了下,這次響了三聲就有人接了,電話裡馬上傳來了罵聲:" 媽的,死胖子,這麼早,老子還在睡覺呢?找弄啊。" " 四哥,吼啥子哦,我這兒有點情況。小海哥在我這裡,小海哥,你記得到不哦……哎呀,就是以前縣中那個啊……哦,就是,你啥子記性哦……就是你那個蔣二,竟然敲詐到他的腦殼上去了,好在我碰到了,要不事情就搞大了……就是嘛,要不你給小海哥說說。" 徐胖子和對方說了兩句,把手機給了我。
  " 哎呀,海哥,怎麼你回來都不找找兄弟們喝兩杯啊。" " 算了吧,我在百日清光的都被你的兄弟敲詐,我還敢找你。張麻子,混的不錯哦。" 我有點不客氣地對張四兒說到。
  " 哎呀,海哥,看你說的,你放心,我肯定好好收拾他們,他們就是欺軟怕硬,可能以為你是外地的……" " 行啦,行啦,這些還要你說。以後叫你的兄弟收斂點。如果今天真把我碰到了,走道上他們幾個估計不斷手就要斷腳,走正路,進去關今年也很正常,對他們對我都不好,是不。我現在也不想惹這些事情。
  好在碰到徐胖子。" " 嗯,海哥說的對,還是海哥海量啊。這個事情就我來處理了,另外既然你都回來了,就找個時間聚聚塞,我做東。" " 要得嘛,我到時候聯繫徐胖子,讓他聯繫你。這幾個兄弟呢,你也別太難為他們,我知道出來混的都不容易。如果是本地人,估計他們也不敢這樣。嘴巴上說說就行了。那就這樣,我還有事,下次喝酒的時候再聊。" 說完,我把手機換給徐胖子。看來下表,九點半都過了,想到還要和李老師一起去她家,也不想在這裡糾纏,就對徐胖子說到:" 和張麻子說好了,我這兩天有點事,等我回來,找個時間聚聚,到時候我聯繫你,你來張羅。" " 好的好的,那我等你電話。那他們幾個呢?" "算啦,我給張麻子說了,也不要太為難他們。不知者無罪嘛,呵呵。" 徐胖子聽我說完,直接幾步跑過去,又是一個人給了一個耳光,然後訓道:" 還不快給小海哥道歉!
  " 那帶頭的蔣二馬上低著頭輕輕地說到:" 對不起,小海哥,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們吧。" 其他兩個知道今天闖了大禍,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哪裡還有道歉的力氣了。
  " 徐胖子,算了,今天也要謝謝你,不是你,我還的挨揍,呵呵,我先走了,的確有事,等我電話。" 說完,轉身走到車門前,準備上車。徐胖子馬上跑了過來,其他幾個人也跟了過來。徐胖子握著我的手說到:" 那好,那我等你電話哈。
  " " 好的,對了,我問一下,現在縣城是哪個做頭?" " 哦,哈哈,小海哥,你還不曉得啊,現在的頭就是屈風。" 徐胖子望著我笑著說。
  " 哦,這樣啊,我說呢,你見他好像龜兒子一樣,哈哈。" 旁邊的人聽說我還認識屈風,好像還很熟悉的樣子,偷偷地對了幾個眼色,有個人還回頭狠狠地瞪了之前幾個人一眼,估計是恨他們今兒真是沖了龍王廟了。

第38章
  我打著了車,熱了會兒發動機,和徐胖子打了個招呼就開走了。剛剛離開他們的視線,李老師就湊了過來,用手按著我的腰上之前被打的位置,著急地說到:" 怎麼樣,小海,沒事吧,痛嗎?" 我馬上伸出又手,找到她的手,拿出來,緊緊的握著,說到:" 沒事的,就被打了幾下而已,我的身體還不至於這麼單薄的。" 然後轉頭對她笑了下,繼續開車。
  李老師也把另外一個手也拿過來,和我緊緊地握在一起,說到:" 你怎麼這麼傻呢,給他們錢就行了嘛,要是今天徐胖子不來,難你得吃多大的虧啊……"我忽然感覺到李老師方佛有點哭泣的感覺,馬上轉頭看了一下,原來她真的是淚水盈眶,馬上就要流出來了。
  這時,正好車路過一段人稍微少點的小巷子,我急忙把車停在路邊,然後把安全帶鬆開,然後轉身把她往我這邊一摟,她也順勢壓過來,身體和我緊緊地抱在了一起,頭放在我的肩上,抽泣起來。一股久違的清香和溫熱瞬間竄進了我的呼吸中,讓我不能不陶醉。我用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嘴巴在她耳朵邊吻著,輕輕地說到:" 老師,別哭啊,我不是一點事情都沒有嗎?當時就是看他們竟然來拉你,一下太著急了,別哭了……好吧,我這不是一點兒事沒有嗎?" 她沒有管我,繼續抽泣著,把我抱得更緊了。我想她哭得這麼傷心,一方面是被我剛才保護她的舉動感動了,然後是關心我,同時也是被嚇著了。為了讓她好好釋放一下,我沒有打擾她,只是在她的背上、頭髮上不斷地輕撫著,多溫馨美麗的場景啊。
  大概過了三分鐘,感覺她的抽泣聲慢慢的小了,我又輕輕地在她耳邊說到:" 好了吧,別哭了,再哭呆會眼睛都腫了,回去我老媽見了,後果就嚴重了。我總不能說,你是在我的肩膀上哭腫的吧。" 聽我說完,她真的把頭擡了起來,我馬上從駕駛台抽了兩張紙巾給她,她邊用紙巾擦著眼睛邊坐回了位置,我也就坐了回來。
  " 好在早上沒有化妝,要不真麻煩了。" 她邊擦邊說。
  聽她這麼說,我知道她情緒已經恢復了正常,發動了車子,說到:" 走吧,先回家,估計老媽在家裡著急的很了,我都快出來一個小時了。" 說完就把車開了出去。這時,李老師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手機看了下,說到:"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你媽的電話。" 她咳嗽了兩聲,清了清嗓子,接了起來:" 喂,嫂子啊……嗯,我和小海在一起呢……對,在樓底下碰到的,剛在外邊買了點東西,馬上回來……嗯,好的,馬上到家了。" 打完電話車已經到了樓下。
  一進門,就聽到了老媽的聲音:" 怎麼這麼久才回來哦……李梅,你不是買了東西嗎?" " 哦,放在車上了,難得提了,呆會帶回家的。" 李老師反應真是相當快。
  我跑進廚房,拿了一個包子,邊啃邊說:" 李老師,什麼時候出發了?" "不著急,你慢慢吃,我再進去收拾下。" 她回答到。
  我看了一下表,已經十點五分了,就說:" 那十點十五出發吧,還有10來分鐘,晚了怕趕不上午飯了。" " 你急什麼,你五表嬸都不急?" 老媽在旁邊說到。
  老媽怎麼知道我的心情啊,我現在真是巴不得馬上就能單獨和李老師在一起啊。剛才那感情剛剛醞釀起來,心裡還癢癢的呢。
  " 好吧,那就15分走,我也沒有什麼收拾的,擦下臉就行了,呵呵。" 李老師在旁邊笑著說到。
  哦,是了,剛才她說沒有化妝,而且又哭了一場,估計是得整理一下。不過我是真有點迫不及待了,回屋拿了錢包,說到:" 那我先下去熱下車,李老師,你弄好了就直接下來哈。" 然後對著還在廚房裡面的老媽說到:" 媽,我走了,明天見哦。" " 小兔崽子,急的什麼哦。路上開車小心點。" 老媽走出來,對我喊到。
  " 好的……" 說完已經跨下了一層樓梯。
  我坐在車上,等著李老師下來,想起又要和李老師單獨在一起了,心花自然怒放了。而且想起早上的經歷,李老師對我的情感肯定會更深,此次行程必然是無比美好啊,肯定有很多機會和李老師親熱啊……想著想著,我自己坐在駕駛室傻笑起來。
  " 你一個人笑啥,傻裡吧唧的,呵呵。" 我一下回過神,李老師正在車窗旁邊,望著我,微笑著。
  " 呵呵,沒啥沒啥……弄好了啊,那走吧。" 我彎過要去,把副駕駛的門打開。她坐了上來,繫好安全帶,故意冷冰冰地說到:" 開車,走了。" " 好勒,您可得穩了……" 我故意拖長了說話的聲音。她聽了," 噗……" 的一聲笑了出來,把左手伸過來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說到:" 叫你貧……" 雖然掐得病不是很痛,但是我故作誇張地喊道:" 哎呀,痛死我啦,李老師,你太狠啦。" " 痛嗎?那再來一次。就讓你痛。" 說完,她又做出了掐的姿勢。
  " 哈哈,好啊,來一次,越痛我就越喜歡。" 我邊開車,邊說到。
  " 別貧了,好好開車,時間不早了。我也休息一下。剛才折騰一下,現在更困了。" 說完,她把位置調低了點,然後把頭偏向車窗那邊,開始睡覺了,一會兒就聽到了沈重的呼吸聲,看來她真是很疲倦。我也沒有再打擾她,把暖氣稍微開大了點,靜靜地開著車。五爺爺家在另外一個市,雖然也和我們縣交界,但是還是有差不多100公里。而且只有一半是省道,進入隔壁市,就是地方公路,路況差很多,所以我估計最快也得兩個來小時才能到。哎,如果李老師如果一路都睡,我一個人開倆小時車,還真有點難受。偶爾轉頭看著李老師隨著呼吸起伏的高聳的胸部,腦海裡不斷呈現前兩天我們一起激情燃燒的那些瞬間,更是讓我欲罷不能啊。只能祈禱,神啦,救救我吧。
  開了四十幾分鐘,車馬上要駛出國道了,前方有個加油站,車油也用得不多了,我直接把車開進了加油站。車停好,剛熄火,李老師就行了,搓著眼睛說到:" 怎麼停車了,到哪裡了。" " 沒油了,加點油,你不用下車,繼續睡吧。"我對她說到。
  她卻鬆開了安全帶,坐了起來,伸了個小懶腰,邊打哈欠邊說:" 我也下去走走,上個洗手間。" 說完,就開了車門,準備下去了。我們倆就一起下了車,她去了洗手間,我叫服務員加油。她上完廁所出來,油還沒有加滿,和走過來,和我一起站在車頭的位置。可能是剛睡了起來,我感覺,她好像冷得有點哆嗦,似乎嘴皮子都在跳。
  " 冷嗎?" 我轉頭問她。
  她跺了幾下腳,帶著顫抖的聲音說到:" 嗯,有點,剛睡覺,然後一下從暖氣裡出來,溫差大了點。" 聽她說完,我一下轉身,把她擁進懷裡,然後把半拉著的羽絨服的拉鏈拉開,把她的上身裹在我的胸前。她好像還沒有反應過來說怎麼回事,開始有點手足無措,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我的動作太突然,另一讓面可能是覺得這是公共場合,有點不合適。她掙扎了幾下,我卻摟得她更緊了,使得她隔著大衣的高聳之物僅僅地貼在了我胸前,一股柔軟的溫暖頓時也傳遍了我的全身。她見掙扎不開,乾脆雙手挽過我的腰,也緊緊地抱著我,我也用羽絨服緊緊地裹著她。
  " 還冷不?" 我埋頭在她耳邊說到。
  " 嗯,不冷啦,人肉取暖器,哈哈,舒服啊。" 她仰起頭,望著我說到。
  " 是吧,如果能一直做你的取暖器,就好了。" 我用嘴吻了一下她的頭,說到。
  " 你想得美哦,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吃我的豆腐,哈哈。" 說完,她的一隻手在我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 哎呦,我做你的取暖器,你還掐我,你的良心,大大地太壞了吧。" 我用手,隔著羽絨服,在她的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這一拍當然不會痛,卻讓她又向前壓了點,使她的小腹,正好頂著我早已硬如鋼鐵的小弟弟。被我這一頂,她急忙輕輕地往後一縮,雙手也伸出來,輕輕推開我的胸,臉帶紅暈地擡頭說到:"別鬧了,你去看看,油應該快加好了吧。" " 哦,好的,應該行了。你先上車,我去付錢。" 說完,我鬆開了她。付完錢回來,她已經又半躺在了座位上,又準備睡覺了。見我上了車,她頭偏向我這邊,望著我略帶深情地笑了笑,說到:"走吧。" " 好的。" 我發動了車,又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