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帶著兒媳升官發財(第一冊全) (6/6)

第十七章 太子侍讀

  “皇上,是不是還有些事要處理?”

  “啊?愛卿還有事?”

  皇帝剛起身,就有人忍不住蹦了出來了,皇帝一聽,順勢又坐了回去,一臉
無辜地朝發話之人問道。那純真無暇的表情看得路遙是心�一陣陣惡寒,直想自
己是不是把這皇帝老兒給想簡單了?這擺明是在樹上掛個餌,讓你忍不住跳出來,
自己來挖個坑埋自己呢。

  發話那人也不知是哪部官員,看樣子是反對新政實施的一派,他看到皇帝的
表情,稍稍猶豫了一下,在受到幾個人的眼光鼓勵之後,接著說了開來:“�奏
陛下,上次朝會中有幾件大事尚未定案,其中就有那狗屁不通的所謂田賦新政。
今日陛下即已召那不學無術的學子上殿,這是非曲直,總得有個定論吧?”

  那人雖然神情很是恭敬,可語氣卻很是陰陽怪氣,聽得路遙一陣陣皺眉,本
想站出來駁斥一番,可想到趙洪禮讓自己少說多看,也就忍了下來,隻是對那人
怒目相向。

  “啊哈,你說這事啊,你不說,我還真給忘記了。”皇帝一拍腦袋,一副我
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直接把路遙給弄楞了。

  好吧,剛還指望皇帝老兒給自己說點公道話呢,剛還覺得這老家夥是在給人
挖坑呢,看這模樣,該不會真忘記了吧?

  “對了,路遙!剛黃卿所言你聽到了沒?”

  “學生——”

  “好了,別學生了,就你那半吊子,確實難以服衆,不過難爲可貴你一心爲
我大周,就賞你做個太子侍讀吧,好好地侍候著太子,來年考不上,你就滾回去
做你的田家翁吧。”

  皇帝一揮手,打斷路遙的辯解,快速地把話說完,扔下一衆目瞪口呆的臣子,
獨自起身朝後宮走去,直到身影快消失之際,才回過頭來,瞪了路遙一眼:“傻
愣著幹嘛?跟上,朕著人帶你去見太子!”

  路遙有些哭笑不得地小跑跟上了皇帝,心道這是幹嘛呢,自己老大不小的了,
竟要去陪個小屁孩子讀書,這皇帝,究竟是在整哪樣啊。

  承天殿離後宮有一段距離,路遙跟在皇帝身後,不緊不慢地走著。雖然心�
很多疑問,可皇帝不說,他也不好發問。

  “路遙,有話可以問了。”

  進了後宮,沈默的皇帝也終于開口了。他把路遙召進宮來,自是有他的深意,
單從在宮門口等候時,趙洪禮對路遙的態度就可以看出,隻不過,這皇帝是屬于
實力派的演員,把另一邊全給哄了罷了。

  “皇上,這承天殿離後宮有段距離呢,你咋不弄個轎子之類的呢?”

  “啊?”

  皇帝猛地停下了身子,一臉古怪地望著路遙,他自己演了半天,沒想到這會
被路遙調上胃口來了。

  路遙毫不畏懼地與皇帝對視,滿臉真誠地求教模樣。他倒不是在演戲,而是
心�對這個問題著實好奇。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東西與他曾經生活的那個世界
�的古代類似,卻又有著太多不同。

  路遙來自另一個世界,對皇帝沒有這世界中人那般畏懼,同時剛穿越來時,
經曆的大悲大喜讓他多了份淡泊,權和利這些東西,隻在他腦子�糾結了一小下,
然後就被八卦之心占據主動了。

  皇帝看了路遙半天,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無奈地搖了搖頭,重新�動了腳步,
一邊走,一邊說道:“昨日方跟你論過新政,今日我卻改變了態度,難道你就不
想知道問爲什麼嗎?”

  “皇上高瞻遠矚,皆事肯定早有腹案,學生愚鈍,恐難以理解皇上深刻用心,
隻需盡力將皇上交代之事做好便罷。”

  路遙不著痕跡地拍了一記,心�卻暗暗腹誹,還能有啥事?肯定遇到阻力,
一下解決不了,采用拖字訣別。你說出來,我肯定能解決,你不說卻要我去猜,
閑的蛋疼呢。

  聽到路遙的話,皇帝悄悄地回頭,滿意地看了路遙一眼,道:“唉!你剛不
是問到朕爲何不做轎子嗎?近些年來,天災不斷,就連得我宮內用度也是大幅降
低。你所說的那個新政,我初想覺得可行,可沒想到昨夜召太子商議,卻遭到他
強烈地反對。”

  頓了頓,皇帝接著說道:“倒不是說太子利己,其實他封地的收益,很多也
都用來補貼宮內用度了,他倒不是怕朕事後不補償與他,而是怕他做出了這個決
定,東西卻被挪作他用,朕拿不出東西來補償與他啊。”

  聽了皇帝那有些沈重的話語,路遙很是意外,一不留神就脫口而出:“這麼
嚴重?”

  “是啊,這家不好當啊。”

  “皇家開支隻靠皇莊收益和稅收?”

  “是啊,皇莊其實很多也受災了,這稅收也連年遞減……”



  皇帝說著說著,突然收住了口,心�奇怪自己今天怎麼會跟一個學子說出如
此之多的廢話。

  路遙看不到皇帝的表情,卻有些不以爲意地撇了撇嘴,道:“這麼點小事,
也把您惱成這樣。”

  “小事?你倒是說說,這事怎麼個小法?”皇帝身形一頓,卻又立馬再度沈
穩地大步向前。心�暗惱路遙把自己弄得一驚一咋的同時,也隱隱有些期待路遙
能夠提出什麼好的建議。要知道,皇帝他現在打賞,都拿不出啥好東西了。

  “不知道皇上對商人如何看?”

  “商人?一群苟利小人,不提也罷。”

  路遙聞言,撇了撇嘴,果然又遇到相似之處了。這問題爭論起來,引經據典
能把人累死,而路遙的目的也不在此,他輕飄飄地繼續將話題往他的路線上引:
“士農工商,皆爲我大周朝子民,又何來貴賤之分?再者,那些豪門世家,又有
幾個能夠不涉及商的?要想改變目前的狀況,我覺得,應該要……”

  路遙稍微整理了下思路,侃侃談開了。前世他的公司做得還算不錯,這也基
本算是專業對上口了。他仔細的回想著前世各行各業,把一些能夠簡化、搬遷到
這個世界的行當稍作加工說了出來。

  路遙口才很好,加上充分利用了後世勵志的手段,很容易就把皇帝給吸引了
進去。不知不覺間,回到皇帝寢宮的兩人相向而坐,深入地討論開了。

  路遙有很多皇帝聞所未聞的新想法,新思路,咋聽起來荒誕不經,可仔細一
想,卻不得不承認這是非常好的主意。而皇帝的一些提問,初聽起來稍顯幼稚,
可過後一回想,卻是把路遙驚出一身冷汗,那看似簡單的問題,卻直指其中要害,
甚至間接解釋了路遙前世幾個失敗的案例,讓路遙不得不佩服皇帝的大局觀要比
自己強。

  兩人談到後來竟變得互相惺惺相惜,路遙即將拍著皇帝的肩旁稱兄道弟之際,
一聲柔美的女聲打斷了兩人的交談。

  “皇上,這再忙,也得吃午飯啊。路遙,這我就得說說你的不是了。”

  路遙�眼,猛然發現身邊竟多了好些人,不由嚇了一跳。待得仔細一看,出
聲之人是自己昨日見過的那位娘娘,忙起身告罪。

  皇帝揮揮手,示意不用怪罪,娘娘身邊的一男子卻上得前來,向皇帝行了一
禮之後,道:“父皇,兒臣今日聽聞這位大人一席話,方才明白昨日�決定的狹
隘,我願按照父親提議,上疏提請入賦,並負責去說服其他皇室成員。”

  “太子啊,來,這是路卿,路卿確實有才,初時朕也打算安排他做你的侍讀,
可這會,聽他說完,恐怕他是得先去處理就糧賑災之事了,皇室功勳入賦之事,
稍往後推吧,別給路卿太大壓力。”

  聽到皇帝的介紹,路遙忙向太子見禮,心道自己又被自己的常識給誤導了。
眼前這太子年齡恐怕也小不了自己多少,怎麼都算不上是小屁孩吧?聽到皇帝想
讓自己去處理賑災一事,路遙心�激動過後很快冷靜了下來,稍作思索,提出了
自己的想法。

  “皇上,我有個提議,賑災一事由太子出面爲好。如此一方面解決了災區糧
食問題,又同時爲皇室行商開辟了一個注腳,就算有人反對,恐怕理由也不是那
麼好找,因爲……”

  路遙慢慢地把自己的理由說出,聽得一群皇室成員連連點頭,末了,要不是
娘娘及時出聲打斷,路遙恐怕又會被皇帝兩父子給留下深入探討。

  “路卿就留下來一起用膳吧?”

  “謝皇上恩典,臣還是先行告退吧。”

  “也好,小林子,你去送路卿出宮吧。”

  皇帝見路遙很誠懇地要求離開,也沒有假惺惺地挽留,直接交代身邊的小太
監送路遙出宮。路遙一一對各位行禮告辭,突然注意到了娘娘身後的一個小宮女。

  那宮女低著頭,似有些畏懼生人,兩隻手不停地搓著腰間的腰帶。那一副委
屈的小模樣讓路遙不由地想起了春花,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道:“額皇上,你知
不知道哪�有房子賣啊?”

  “啊?”

  “這不要在京城留下來了,我總不能老住驛站吧,所以想自己找個房子。”
路遙這才醒悟過來,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解釋道。

  這皇帝一家常年住在深宮內院,能夠知道哪�有房子賣才叫有鬼了,以前那
套有難題找領導的路子可行不通了。

  皇帝聽完,有些哭笑不得,擺了擺手,沒有理路遙,卻直接對小林子交代到
:“小林子,你送路卿後直接去門下省,早些日子抄沒的那個宅子,就著他們賞
給路卿吧。”

              (第一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