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長長緩緩的呼出在口腔中翻騰的煙霧,我似乎能穿過煙霧,透過面前的顯示
器,看到網絡另一端的你,那如花盛開般的笑容。

  ……

  伸手關了顯示器的電源,躺在我心愛的Lazy Boy上,緩緩的閉上眼
睛。任憑音樂在我身邊流淌。我似乎進入了夢境。

  又看見了你,還是夢見了你,你那如泉湧出般的淚水。

  彈了彈煙灰,黑暗的房間內,只有煙頭閃爍著紅色的光芒,窗外由遠至近傳
來了發動機的轟鳴,是改裝過的1998cc V6 DOHC MIVEC引
擎,是GPX型的專用引擎,那三菱FTO獨特的雄渾引擎聲夾雜著刺耳的警笛
呼嘯而過。

  起身拉開窗簾,打開窗子,庭院里的草香伴著月光伴著空氣迎面而來,深深
地吸了一口氣,看著這個無比陌生的夜間小城。

  夜,深了。

  擡眼望天,望著那璀璨銀河,不只是誰說“愛情是天空中的流星,燦爛過,
閃耀過,留下的盡是回憶”。

  ……

  你,還記得我嗎?

          (一)愛情是一種奢侈品(1)

  我架著鮮紅色川崎ZZ—R1200在江南小城的街道上飛馳,不羁的長發
在90碼的速度下狂烈舞動,帶著機車強勁的1164cc引擎轟鳴聲,一路狂
飚,行人爲止側目。

  也許是命運讓我在這個轉角遇到了你,我,不後悔。

  ……

  你喜歡白色,第一次遇見你,你穿著白色的T—Shit,天藍的牛仔褲,
還有白色的運動鞋,你抱著幾米的漫畫在那條小路上輕快的跑著。

  我知道那是一條進路,可以讓我少過三個紅綠燈。我毫不猶豫的拐進小路,
時速60碼,一個小範圍後輪側擺,後輪在地上磨出一條青黑色的痕迹,迎面卻
是一個白色的身影。

  ……

  我還記得你那驚慌失措的眼神,是那樣的讓人憐惜,我幾乎立刻沈淪了。

  一場車禍讓我們相遇,很老套的劇情,就如同港台的肥皂劇中那樣,我們相
識,然後相戀了。

  那個夏天,好幸福。

  春去秋來,轉眼是我們相識的第二個夏天。我終於萬萬全全的擁有了你。那
一夜,我不能忘記。

            愛情是一種奢侈品(2)

  輕輕摟住你的腰,在你耳邊悄悄地說著情話,讓你的小手捶打我的胸膛,指
尖傳來你薄薄衣料下肌膚的溫熱,處女的芳香讓我迷失在其中,你微紅的臉頰靠
在我的肩膀,我緩緩扶著你的秀發,和你定下千年萬載的誓言。

  吻著你的紅唇,雙掌在你腰背來回撫摸,看著你越來越修紅的臉,看著你眼
中蕩漾的愛意,和那微微開合的嘴唇,輕輕的說一句“我愛你”,然後,緊緊地
相擁在一起。身體與身體的摩擦,激起我們心底的火焰,我狂野的吻著你的唇,
舌纏繞著舌,交換著你我的愛,體液的交融,和你情動的胴體,讓我前所未有的
想要占有你。

  我用力的揉捏著你的豐臀,讓你的嬌軀在我胸前扭動,你的胸前的兩團豐盈
不斷摩擦著我的胸膛,你的雙手緊緊地摟住我,口中不斷低呼著我的名字,我低
頭再次吻住你的唇,然後占領了你柔軟豐挺的胸脯。

  一切都是那樣的自然,褪去你的白色連衣裙,雪白嫩玉般的肌膚泛著耀眼的
光芒,蕾絲的白色胸圍不能掩住你那豐滿的乳房,我從身後抱住你,雙手在你的
小腹摸索,然後向上,輕柔的在你乳房上活動。

  你嬌柔的低喘著,說:“我要抱著你,我要正面抱著你。”我當時不明白,
多年後我才明白,那時候,你缺少的是安全感。

            愛情是一種奢侈品(3)

  兩顆心從來沒有如此激情的跳動,每一次律動都是愛與欲的完美結合,你中
有我,我中有你。

  激情過後,你側身伏在我的胸膛,輕輕的撫摸著我的皮膚,溫柔的看著我,
我摟著你,微笑著,幸福的笑著,如同擁有了全世界。

  不知是誰說“愛情是天空中的流星,燦爛過,閃耀過,留下的盡是回憶”,
幸福也許就是這樣,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出國的熱潮席卷而至,家中殷實的我也將被這股熱潮推上飛機,家中早已爲
我打算好一切,手續也早已去辦,作爲整個家族來說,我是第一個有機會出國留
洋的學子,自然是作爲頭等大事來辦。得知此事,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什麽是將
來,前面有什麽路,我不知道,我也不願意去知道,沒有你在我身邊,我不能呼
吸。

  你居然沒有流淚,你微微笑著,鼓勵我走上留學之路,說會等我,一直,永
遠。可我能看見你心里的傷痕,你沒有流淌出來的淚水。我沈默了,我只能用一
個個的吻來安撫你心底的傷痕,在一次次的性愛中讓我們忘卻即將來臨的分離,
讓你的牙印遍布我的胸膛,讓我的印記一次一次的深深刻在你的身體里。

  你對我說:“愛情,是一種奢侈品。”我當時不明白,多年之後我才明白,
對你來說,愛情,不能奢望得到完美,只能祈求給與天長地久。

  愛情,是一種奢侈品。

           (二)愛情和幾維鳥(1)

  飛機降落在一個屬於藍天和綠草的國度——新西蘭,寒風讓我在小城機場飽
守寒苦。

  那年七月,好冷,好冷。

  聽你從電話聽筒里傳來略帶顫抖的聲音,腦中千言萬語也只化爲三個字,
“我想你。”

  每一次與你通話,都是那樣的讓人神迷,我甚至能感覺到你的歡快的呼吸。

  你每一天的生活我都想了解到底,我只希望你爲我一人而美麗,我也笑著發
誓爲你收守身如玉。

  留學生活枯燥乏味無聊無比,六個月過去,手中的車子從GTO變成了寶馬
530i,與你電話的通話時間從五、六小時降到三兩分鍾,淡淡的一句,“再
見。”改變了所有。

  那時間,天地萬物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化爲烏有,電話那頭“嘟嘟”異樣的刺
耳,無力垂下電話,看著牆上的日曆,我和你的愛情,結束在一年零七個月的第
三天。

  是你走出情感淡了愛情,是我關愛不夠呵護不力,還是你移情別戀不懂珍惜
……

  那年夏天,好冷,好冷。

             愛情和幾維鳥(2)

  遊鴻明——尋你

  愛過你,就憑著那一種感覺決心飛去找你。
  老地址,就憑著拿一封去年寄到家里的信。
  好猶豫,我實在不確定你會做出什麽反映,
  很震驚很傷心還是很舉棋不定,
  怎樣開始你才不會哭泣,
  怎樣才能打破這個僵局,
  不敢再讓事情太複雜,
  你有你的家也會有牽挂,
  怎樣承認當年傻的可以,
  怎樣開口說我還是想你,
  我只想要親口告訴你,
  外面雨會停,
  心里的感動,
  不會停。

  你仿佛消失在人海,我放下一切,回到江南,四處尋找過去屬於我的那段愛
情。

  架著褪色的川崎街車,一遍遍穿梭在大小街道,期望你能看見那道只屬於我
的身影。守候在你愛去的書店,出沒在你愛逛的長街。每一次回首,都期望能看
見你;每一次轉彎,都希望老套的情節再起。

  你,沒有出現。

  回到新西蘭,我說,我該忘記你了。

  我說,我要忘記你了。

  你能聽見嗎?

             愛情和幾維鳥(3)

  獨自駕車行去城郊山中的深處,在老林中搭起簡易帳篷,在月光疏影中放逐
自己,關掉手機,打開手提,播著mp3,閉上眼睛就想起和你在一起的點點滴
滴。

  也許是上天的憐憫,讓幾維鳥(KIWI Bird)與我相遇。

  我說:“幾維鳥,很幸運能見到你。”

  你擡起你驕傲的長啄,小小的眼睛閃動不已。你,新西蘭的自傲,多多少少
來自於你。

  我問:“幾維鳥,你如何看待愛情?”

  你低頭啄著潮濕的土地,翻出一條小小的蚯蚓。在你7000年的曆史里,
愛情已成爲過去,生存才是你存在的意義。

  我想:“幾維鳥,你如何追逐愛情?”

  你說:“我沒有翅膀沒有羽翼,飛行離我而去,空中的愛情我只能憧憬;我
有雙腳站立在大地,我能奔跑追逐愛情。”

  張開眼睛,梨狀的身影依稀遠去,進入灌林。

  是啊,愛情不是生命的唯一,我又何苦爲難自己。

  閉上眼睛,黑暗中你的身影朦胧來去,我,忘不了你。

  可是,我還是要去追逐屬於我的愛情。

  也許,這個世界早已沒有你。

  (注釋:幾維鳥——幾維鳥因叫聲“幾維”得名,被新西蘭人看作是自己民
族的象征,並且定爲國鳥。他們常常自豪地說:“我是一只幾維鳥”,意思就是
“我是一個新西蘭人”。

  幾維鳥又名鹬鴕,屬鹬鳥類中最原始的鳥類。它形如梨子,渾身長滿蓬松細
密的羽毛,既沒有翅膀也沒有尾羽,不能飛翔。可是它的雙腿卻粗短有力,善於
奔跑,時速可達10英里,發起脾氣來還能將另一只同類鳥踢出5英尺外。

  幾維鳥喙尖而細長,休息時可當作第三條腿來保持身體的平衡,形如一個三
腳架。它的鼻孔長在喙部的最尖端,具有奇特的嗅覺功能,可以找到距地面7英
寸土層下的小蟲。幾維鳥以食昆蟲、蚯蚓、漿果、葉子等爲生,白天躲在地洞或
樹根洞內,晚上才出來覓食。

  它眼小視力弱,有時大白天奔走中遇到前方籬笆擋道,竟毫不回避,猶如瞎
子似地一頭撞進去。

  雌性幾維鳥一般一兩年才下一次蛋,每次一兩枚。雖然它的個頭與普通母雞
差不多,但下的蛋比雞蛋大五倍,相當於體重的1/3或1/4。如以鳥的體重
和鳥蛋的比例而論,幾維鳥蛋恐怕是世界所有鳥類中最大的蛋。

  季節:新西蘭的季節和中國不同,十二月至二月大約是夏季,六、七、八月
已經是冬季了。)

          (三)生鏽的引擎沒有愛情(1)

  墮落的男人也許總是能讓人同情,迷失方向的我如同生鏽的引擎。

  可有的女人就是喜歡認領生鏽的引擎。

  夜間城市燈紅酒綠,造就了無數癡男怨女。

  我在Golden Castle找到一個角落,伸手叫了一杯特制Mar
tini,在酒吧內燈光的折射下,這杯Martini如藍寶石般晶瑩剔透,
配上一顆血紅的櫻桃,嬌豔欲滴,加上獨特的香草味道雜和著酒香似乎勾起了我
心里的火焰。

  我輕輕的端起杯子,只是看著杯中的液體,記得你說:“愛喝Martin
i的男孩很花心,有了我,你還喝Martini嗎?”

  我回答你:“我愛喝Martini的原因是因爲感覺,有一種把美妙事物
占有的滿足感,現在你就是我的Martini,一杯喝不盡的Martini
。”

  “Sir?Are you all right?”甜甜的女聲亂了我的
回憶,嗯,是一個女招待,起耳的短發,典型亞洲女子的瓜子臉,還有小巧的鼻
子加上烏亮有神的眼睛,是個可愛的中國留學生吧?

  我對她笑了笑,“I’m fine。Thanks。”

  她看著我,像是看到了新奇的玩具,“Is this your fir
st time come to my uncle’s castle,r
ight? I never seen you before。”

  我點點頭。

  “Are you from China?”

  我點點頭,她居然開心的得跳起來,“哇,頭一次看見穿著西服來喝酒的中
國人呢。你是學生嗎?”

  我苦笑,品了口酒,讓酒味在口腔內擴散,“很意外?我是梅西的學生。”

  她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就像兩彎細月,她把右手伸給我,“我叫Yoyo,很
高興見到你。”輕輕地握了握手,她的手有些冰涼,我不禁微微用了點力,“B
rendon,叫我Brendon。”

           生鏽的引擎沒有愛情(2)



  Yoyo無疑是一個條件非常出色的女孩,她的追求者們總是開著形形色色
的超炫跑車候在酒吧門口,有這麽一個青春靓麗的女生招待,Golden C
astle的生意自然紅火。

  Yoyo的叔叔Chen倒是很對我的胃口,喜歡穿著牛仔,套著米色的休
閑西裝外套,叼一只白色濾嘴的特純三五,斜靠在吧台的左手邊,右手轉動著個
水晶杯,讓琥珀色的液體在里面緩緩流轉。

  Chen倒是先和我熟識起來,我們二人對事對物對女人的觀點在某種程度
上驚人的相似,幾杯酒下肚,就以兄弟相稱了。

  幾周下來,Yoyo大哥前大哥後的稱呼我,倒是把我的底刨得一清二楚,
而我就成了她最好的擋箭牌,好聽的說話是護花使者。

  Yoyo也是梅西的學生,四周前剛入的學,居然也選了Informat
ion,這個小妮子,爲了圖個方便,居然換了兩個Core Paper,就
是讓我做她的全值司機,Chen爲此特此請我吃了頓好的,從此他就天天睡到
太陽曬屁股……

  她遠遠看我的眼神,讓我知道,一個還沒談過戀愛的女孩愛上了一個不該有
愛的尋夢人。

  夜半無人時,Yoyo總會來個電話,提醒我第二天早上早起去接她,有時
也會在那吃個早飯什麽的,Yoyo有時那赤裸裸的目光會刺得我渾身不自在,
沒有心的我受不起她那炙熱的愛情。

  Chen找我談了幾次,無非是想把Yoyo的終身交到我的手上,我說:
“Chen,你脖上的鏈子帶了多久了,摘得下來嗎?”

  Chen沈默了……

  ……

  Yoyo的生日到了,這個獅子座的簡單女孩,吵著鬧著讓我陪她去了趟悉
尼,我們租了艘遊艇遊覽悉尼夜景,只見橋架和橋欄上的燈光齊放,像是連接大
海與銀河的彩虹一般,隨著午夜鍾聲的響起。

  “Happy birthday。”我的禮物是一束我自己種在院里的薰
衣草。

  Yoyo開心地在遊艇上跳躍歡呼,她就像個孩子,我探頭望著銀河,在那
黑絲絨般的夜空顯得如此美麗,我想,哪顆星正在守護著你?你知道嗎?我是多
麽的想你。

  Yoyo猛得抱住了我,年輕火熱的肉體緊緊貼著我的背,我渾身一震,女
孩的肉體對我有著莫大的吸引力,我不是聖人,更不是無能,但我是那早已鏽迹
斑駁引擎。

  生鏽的引擎不要愛情。

           生鏽的引擎沒有愛情(3)

  我輕輕的拍了拍Yoyo的雙手,她把手摟得更緊了。

  “哥,我不要放手。”

  我歎了口氣,“哥,我就想這樣抱著你,我能聽你的心。”

  她不知道,我也能感覺到她的心,那顆正在怦怦跳動的心。

  我不知道怎麽去拒絕,也許是怕傷了這個純真女孩的心,也許是通過她來忘
記你。我不知道我該怎麽做,當Yoyo面著天朝著海大聲地表白她對我的心,
我軟弱了,我害怕了。生了鏽的引擎,如何還能重拾愛情?

  海上的月光份外皎潔,照耀著遊艇上兩顆不一樣的心。女孩的紅唇笨拙的吻
著,那羞澀的香舌在我口腔中尋找相吸引的伴侶。我不敢看她烏黑明亮的眼睛,
那里有太多赤裸的愛情,那像是一把鋒利的小刀,一刀,一刀,切割著我那已經
黯了心。

  海浪“嘩……嘩”輕輕拍打著遊艇左右晃動,微微的海風夾著鹹腥的味道,
Yoyo擡起她羞紅的臉,眼中滿是羞意,“哥,要了我吧?我好愛你。”那一
刻,我竟沒了言語。

  究竟什麽才是天意?究竟愛情在哪里?天意讓她愛上了我,可是我的愛情卻
不在她那里。

  青春的胴體上有太多的秘密,白皙滑膩的皮膚上滲出點點汗漬,Yoyo眼
中除了愛還有情欲,微微張開的檀口吐出輕輕的呻吟。我左手溫柔的揉捏著Yo
yo的豐盈,右手在她胯下尋幽探密,那里滿是泥濘。

  “哥……疼!”一聲嬌呼,我的火熱破開緊緊甬道的阻礙,完全的占領了那
里。

  Yoyo流出無聲的眼淚,死死的吻著我的唇,像是饑渴的旅人瘋狂的吸著
唾液,我溫柔的看著她,輕拂去她臉龐上的淚水,那一刻,我分不輕眼前的人是
她,還是你?

  待她適應了我的進入,雙臂緊緊地摟著我,在我耳邊說:“哥,我好開心。
我愛你。”

  我含著她的耳墜,應道:“我也愛你。”

  我的心,痛了。

  她嬌柔的在我身下低吟,我粗壯的玉莖緩緩的來回運動,她的火燙的甬道肉
壁蠕動不已,她咬著銀齒體驗著這種全新的感覺,臀部不自覺地隨著我的律動左
右搖擺,雙腿也環上我的虎腰,纖細的腰在我身下扭動,我的動作由溫柔逐漸猛
烈,年輕的女孩怎能抵擋住個中老手的攻勢。

  Yoyo渾身一震,人生中的第一個高潮就這樣來臨,她的眼中盡是迷離,
臉紅的快是要滴出水來,我咬住她的唇,兩人交換著唾液分享著性愛的快感,
“哥,我是升天了嗎?”

  我忘記了一切,只有肉體與肉體的摩擦刺激才能讓我感覺到我依然生存。我
快速的抽插著,處女的甬道是那麽的緊湊那樣的火燙,雙手大力的揉著她異常豐
滿的乳房,在手中變化著種種形狀。

  她閉上了眼睛,強烈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讓她不斷的呻吟,我低吼一聲,雙
手緊緊地捏住她的雙乳,腰用力一挺,玉莖頂部猛地再次深入,到了甬道的最深
處,猛烈的噴射著,Yoyo一口咬在我的肩頭,慢慢平靜下來,艙內只剩下兩
人急促的呼吸。

  Yoyo在我懷中沈沈睡去,我睜大了眼睛,不敢入睡,我害怕會夢見你。

  甚至,害怕想起你。

           生鏽的引擎沒有愛情(4)

  ……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where the flow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where did they all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where the soldi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y gone?
      ……

  Yoyo輕輕的唱著,歌聲中飄落淡淡憂郁,我醒了過來,“哥,Morn
ing Kiss!”Yoyo孩子氣的抱住我索要早安吻,我把她拉進懷里,
一個法式長吻讓她渾身酥軟。

  “小妮子,知道哥的厲害了沒有?”我一點她的小鼻尖,她拿小手輕輕的撫
摸著我的胸肌,把頭埋在我懷里,“哥,昨晚我好快樂。”

  又是一場激戰。

  ……

  折騰到中午,兩個人餓得不行,終於想到該還遊艇了。臨上岸前,我特意拿
數碼相機拍下那沾染了處女血的潔白床單,那一塊塊的暗紅血漬不斷在我腦海中
反複拷問著我心底的靈魂,我望著大海,那展翅翺翔的海鷗。我放得開嗎?我問
我自己。

  Chen看到Yoyo小鳥依人狀的躲在我身後,先是一愣,然後笑著向我
伸出大拇指,“臭小子,我家Yoyo可就交給你了。”

  我苦笑,“Chen,你就這麽放心?”

  Chen給我倒了一杯啤酒,Yoyo走回房換衣服,看著她的背影,Ch
en看著我的眼睛,問道:“你放下了?全心全意地接受了?”

  我搖頭,“Chen,我不知道。”

  Chen怒了,“那你怎麽可以答應?你想過責任麽?”

  我把杯中酒一飲而盡,堅定地看著Chen的眼睛,“我不想傷了她的心,
我只想她像以前一樣開心。我不忍心拒絕她,我會好好愛她。”

  Chen沈默,我說:“Chen,我會試著去忘記過去,珍惜現在。我不
是不懂愛,而是承受不了愛。”

  我是那鏽了的引擎,Yoyo會是那除鏽劑嗎?

  生鏽的引擎也渴望愛情。

           (四)迷路的幾維鳥(1)

  Yoyo在我身邊的日子似乎充滿了歡笑,我陪她從南到北遊遍了新西蘭。
從南島南端的布拉夫到北島北端的雷因格角,從金色沙灘到冰河美景,從火山口
的溫泉到世界最高的瀑布,還有那可愛的新西蘭海豚和企鵝,我忘記了一切,沈
迷在遊山玩水中……

  我家中雖然富裕,但是父母也是節儉起家的。我這一輪玩下來,一年的生活
費花得七七八八,一月不到,竟也花了十多萬人民幣,一向大手大腳花錢慣了的
我也覺得有些汗顔。

  一日晚飯後刷完卡,我聳聳肩,笑著說:“寶貝,該回去了。”

  Yoyo笑盈盈的摟著我的胳膊,嬌聲道:“謝謝哥陪了我這麽久……我愛
哥……”

  我笑笑,看著度假別墅窗外的海灘,遠眺著那天際的晚霞,心中突然疲憊起
來,這就是我要的生活嗎?這就是我要的愛情?

             迷路的幾維鳥(2)

  我坐在電腦前,打開了月余沒有打開的電子信箱,手指熟練的輸入密碼,鍵
入那熟悉的字符串,組成了一句相當刺眼的一串星號,幾個字母幾個數字,眼前
仿佛浮現出紅色的字句,“岚愛欣一生一世。”

  心中突地刺痛,一下一下的刺痛,我呆呆的望著電腦屏幕,臉色蒼白,手用
力的捂著胸口,似乎能捂住那深深的傷口,不再讓鮮血四流……

  我還是不能忘記……

  “唔……”Yoyo轉了一個身,讓渾圓光滑的肩頭裸露在空氣中,那恬靜
的小臉蛋埋在柔軟的枕頭中,隱約露出絲絲微笑,該是一個好夢吧。

  我從回憶中醒過來,起身倒了一杯Gin酒,讓杜松子那苦澀的口感和香醇
的酒精刺激我的舌尖,喉嚨,一直到達胃,我微眯著雙眼,讓酒意在腦中回蕩,
讓酒香在鼻間蕩漾,那清澈的液體似乎帶給我一些力量。起身放下酒杯,走到床
邊,輕輕的把Yoyo的纖纖細手藏在被褥中,低吻了她的發。

  我靜靜的坐在床沿,靜靜的看著Yoyo,撥通了Chen的電話。

             迷路的幾維鳥(3)

  約了Chen在酒吧見面,Chen睡眼朦胧的,一臉胡渣,口中連打著哈
氣,看到我就咕囔:“我說Brendon啊,大清早就吵醒我,不是要和我喝
一杯吧。”

  我微微笑了笑,找了把高椅靠著,要了杯冰水,就靜靜的坐在那里,手指輕
輕的彈著玻璃杯。

  短暫的沈默,Chen晃了晃腦袋,似乎能搖去一些睡意。

  “關於Yoyo?”

  我點點頭。

  冰塊在玻璃杯中輕微的碰撞,融化,晶瑩剔透的小小一塊冰是我的最愛。輕
輕的放在嘴里,冰冰涼的在舌邊滾動,然後用力嚼兩嚼,滿嘴都是冰屑,並迅速
融化到胸腔里,極爲爽快。整整一個上午,我和Chen靜靜的坐在吧台邊,再
也沒說過一句話。

  步出酒吧大門,暖暖的陽光灑在我臉上,不遠處鴨子湖畔的野鴨還在歡快的
追逐嬉戲,孩子們笑著把面包屑灑向天空,不知名的鳥兒在碧藍澄淨的天空中展
翅翺翔,西邊吹來微微的海風,吹動我的發,似乎,有了一種頓悟。

             迷路的幾維鳥(4)

  夜,深了。

  擡眼望天,望著那璀璨銀河,不只是誰說“愛情是天空中的流星,燦爛過,
閃耀過,留下的盡是回憶”。

  ……

  我忘記了嗎?

  Yoyo靜靜的和我並肩坐在花園長凳上,頭靠在我的右肩,幾縷頭發調皮
的鑽到我的領子里,我把頭低了下去,貪婪的嗅吸著少女的幽香。

  天空中那輪皎潔的明月悄悄的灑開冷冷光芒,驅散層層烏雲,銀河仿佛擡手
可觸。

  Yoyo孩子氣的舉起雙手,模仿著相機鏡頭對著銀河歡叫著,我憐惜的摟
住她的腰,那時間,腦中竟只有Yoyo,Yoyo的一颦一笑,我的心房竟已
被她占據……

  “啊!老公!!你看,你快看!”Yoyo突然興奮得叫起來,“流星,一
顆流星!”

  我擡眼望去,看著一道光芒劃過半空,消失在天地之間。我吻住Yoyo的
唇,低喃道:“許個的願望吧,許個我們永遠在一起的願望。”

  “我愛你!親愛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