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幻天魔皇12 作者:元陽九鳳

淫幻天魔皇12                作者:元陽九鳳

終於又寫完一篇了,幻奇之作創作有點困難,希望大家回帖鼓勵!我才有力量繼續加油寫下去呀!多謝,多謝!支持捷克論壇。



在攻陷了三位領主、成功收回第三顆[幻淫天晶]之後,並且清楚自己的魔能,豔福不淺的淫幻天魔皇,帶著新加入自己的淫奴在後宮中,等待最後藍撒國及多桑內國的進攻時機。
經多次反覆修練「魔體千重」,身外分身已能幻出十多重的分身,隨意可穿牆透壁,去姦淫任何一人,除了三個魔法師外,都不明白我魔體的威力;雖然阿巴尼國的美女們被我吸納了不少元陰,仍舒服得美意萬分,一覺醒來,看到自已浪液潰流,還以為是在春夢中失禁罷了。
明天就率領軍隊向較弱勢的多桑內國進發,正閉目養神間,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梁洛思,穿上了一套紅色縷空蕾絲花邊的紗裕進來,縷空絲網內褲連最私密的地方都遮不住,明顯的可以看到刮光了陰毛的小嫩肉窟;淫蕩的她陰肌沒有被我強肏而撐開擠大,反而更像嫩白細薄得如未開苞的處女般,她纏著三個師姊,陳思惠、顏穎絲及陳聞媛想來找我,請求我恩賜粗獷的大雞巴再肏搗她們的淫肉窟兒。
她們的尖尖的乳頭微微的向上翹起,各美少女的乳尖頂上,小巧渾圓的嫣紅兩點,猶如漫天白雪中的數朵怒放的紅梅傲然屹立在陽光下,圓潤晶瑩的玉峰,不但沒有外擴或下垂,更難得的是乳頭的顏色還是那麼嫩粉紅,顯然是沒有太多交媾的蹂躪。她們羞怯地拜伏在我面前,柔媚嬌順說出:「恭喜主人獲得第三顆[幻淫天晶],主人將是一統聖玆亞大陸的天下,是無敵的絕世霸主及主宰。」
穿上近乎透明的超彈性絲襪,和乳白色半罩杯的騷媚苗條獅鷲性奴陳聞媛先用她嫩白細長的小手,搭上我的大肉棒搓弄,並來回不斷撫摸著正休息半硬的陰莖,她嫵媚的動作,讓原本就尖挺的雙峰更加凸顯,櫻唇微張,用舌尖輕輕的潤濕自己的雙唇,淫蕩的表情讓我也喘了一大口氣。
粗筋盤體的巨龍馬上有了反應,大肉棒漸漸地火熱的翹了起來;她繼續用玉手套弄了粗漲中的陰莖一、兩下,就伸出她鮮嫩的舌頭,開始舔著陰莖的尖端,舌頭在大龜頭上飛快的轉動著;接著她埋頭含住整個龜頭,很溫柔的反覆吸吮,火灼般的肉棒也迅速膨脹一倍,雖然陳聞媛的櫻桃小口只能含住半截陰莖,但是她還是賣力的吸吮著,努力的把整只陰莖往嘴�送,發出陣陣吸吮的「滋滋」聲。
我將她的小嘴當成了桃源小嫩穴,進進出出,抽送了將近數百下,陳思惠、顏穎絲及梁洛思便加入對我的討好,纏在我四周送上飢渴的豔吻;她們的脖子都綁著項圈,就像畜生一樣的女僕們,把一對對高聳的乳峰,及她們嫩凸的乳頭跟陰核上更串著數枚鈴鐺,只要她們一走動,就會傳出陣陣的鈴聲,加上她們的姿態,令我感到十分賞心悅目。
「主人還滿意嗎?我們是專為主人而準備的性奴隸,今晚就由我們一起來侍候主人吧。」四女小肉窟內不斷滴落的淫水,都說明了她們甘願享用的身分。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近乎全裸的顏穎絲,兩手一扯便將緊窄的胸罩扯下來,再輕輕提起她的小腿,輕鬆的便把內褲扯開一個洞,我的目光掃視在她那精雕細琢的完美身段上,白玉般的美乳絲毫沒垂下的跡象,反因我幾次狼肏令她的乳腺發展,變得更豐滿圓潤,保持更美麗的曲線;修長的玉腿上沒有半點贅肉,配合她的美豔姿容,確是一具完美的女體。
「噢!主人!請您不要忘記人家喔。請…請姦淫我這下賤的性奴隸!請主人把尊貴的肉棒插進我那汙穢的爛穴吧!」
我可不急於佔入我的私有地,只在她粉嫩敏感的小蜜穴上粗暴的大力摩擦,弄得她感受到一陣陣劇烈的麻癢和疼痛;秀麗的臉上偏是露出一副春意蕩漾的神色,小嘴賣力的嬌吟呼喊,身體更不斷美妙的扭動著,以豐滿的酥胸、玉臀極力的討好著正在她身體上狂暴猥褻玩弄的我。
我在陳思惠及陳聞媛同含舐粗壯的大肉棒時,右手輕柔地摩挲梁洛思盡力併攏的秀腿,待其經受刺激不自禁微微張開時,手指順勢大力插入,並稍稍輕力地撫摩著她嬌嫩的大腿內側的肌膚,更不經意地逗弄已經微微張開,略略潮濕的粉紅色的小蜜穴,引得豔光四射的瑩潤淫水玉珠羞怯的洩滲,更惹來她歡愉地滿足的歎息和嬌柔無力的輕喘。
陳思惠低吟一聲,胯間滴出數點淫水,紅潤的唇片將我的胯間的粗陰莖含進嘴�,舌頭熟練地卷纏著雄偉巨大的陽物,另一小手的動作更加快了;她的玉指在自己的陰道猛然抽插,成熟的臀部甚至淫蕩地擺動起來,恰似一頭發情的雌犬。她柔軟的嘴唇含在肉棒根部,將粗大的棒身完全容納在口中,深入喉嚨的龜頭,還受到來自嫩軟食道的吸吮,她靈活的舌頭,在棒身底部沿著劃著半圓,使我酥得閉上了眼來。
享受了一會兒,我捧起陳思惠來,她一身雪白細嫩、宛如皓月的肌膚,柔可化水細嫩滑膩的嫩肉,簡直是所有男人夢想中的尤物,胸前的蓓蕾也如紅花盛開,陣陣濃烈的少女體香引誘著我的大嘴,在她的兩個美乳間瘋狂舔弄、吸啜,無所不用其極的刺激她的感官,乳峰上的紅暈緩緩擴張,深紅色的乳尖亦因不堪刺激而微微翹起,玉峰的主人則因指尖的挑引而輕輕顫抖起來,她玉腿間的溫度漸漸上升,小蜜穴之中也漸見大量愛液。
在一旁的陳聞媛也很有默契的抱著陳思惠,從後面伸手捧著她無法一手掌握的雙乳,略為用力的揉捏著。碩大的乳肉像是麻薯般的柔軟,從她的指縫間溢出﹔兩個女孩交換著一個個深吻,撫摸著女孩彈性十足、青春洋溢肉體的每一個地方,沈溺在對方美妙肉體的官能快感上;四隻玉手忙碌地挑逗著對方的身軀,用手指頭觸摸著分張開的兩腿間最潮濕的地方,輕輕地扣刮陰唇肉上的那條細細肉縫,順著它上上下下地搓弄起來……陳聞媛櫻口微張,分攤著她的快感,也刺激著她。
四個美女滿面飢渴,我只好命令她們在床上各擺弄出淫蕩的姿態,用「魔體千重」化出幾個分身,同一時間令她們得到慾念滿足:
第一個分身在陳聞媛玉臀之後,粗糙的大肉棒兇悍地刺進她的浪水熱漲嫩肉窟,在陰莖穿透她幼紗內褲破洞時,她感覺緊湊的小肉隙傳來舒暢灼燙的快感,忍不住歡愉喊了出來
「啊!……噢!…」那分身左手虎口,用力在陳聞媛那對馨香柔軟的乳肉之上,不停的揉璿,不停的改變乳球的形狀;另一方面吸著她的呻吟�透氣的舌頭,那實實在在的刺激,使她感到像我真身直接在肏操著她。
如潮湧的快感裡陳聞媛奮力挺腰,讓堅硬、火熱的陰莖一入到底,從空虛到瞬間充實的滿足感,讓愉悅的她忘形叫喊,才又壓抑的低聲喘息。
「啊!…噢…噢…噢…噢…好美啊!…啊!…噢…噢…噢……啊!……」
第二個分身壓在梁洛思的掰開的玉腿間,一手伏托起那豐腴卻又圓潤的雙腿,一邊卻又緩緩扶住她的肩膀,拼著力氣往自己身上靠近,她那豔紅的蜜肉微張,棕色的菊穴緊縮顫抖,白桃般的肉臀,正向我遞著誘人的邀請,讓火灼的巨柱狂飆地抽插她騷癢的小淫穴,她光潔的陰蒂享受分身的撞擊;粗硬的陰毛刮撩著她的陰唇,令她最暢美的刺激卻是子宮被鋼硬的大龜頭頂吮而來;梁洛思的美乳都壓得變形了,但沒有疼痛的感覺,她還希望我的分身捏揸得更大力點呢!
「主人啊!…噢…噢…噢…大力肏吧!……噢…美啊!…啊!…噢…噢…噢……好舒服啊!……噢…噢…」嬌媚的聲音帶著梁洛思的濃情蜜意,粉紅色的嫩肉唇覆蓋著一層淫靡的水漬,緊實的啜著火灼的大肉棒,她身處於極快樂的性愛波濤�,雙腿間的觸感取代了大部分的意識,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陰莖的脈動、灼熱,和我由大龜頭滲透到心�的酥麻。
另一邊陳思惠側躺在床上,她感到一陣酥麻的舒愉感由股隙縫間傳來,她瞬間只感到火灼的巨龍已刺入她私密祕穴之內;第三個分身兇猛的巨柱,已成功佔領她的小嫩窟兒。
「喔……啊……啊!……噢!……」她媚俏的呼聲中,更感到已成為粉色的堅硬小肉球,被不停迂回的撫摸那乳暈的周圍凸蒂兒,觸覺快感可說是言不可喻的爽快;她的腰臀隨著分身的大肉棒挺送,而擺動著無限優美的姿勢,彈性雙峰在狂浪地晃動,那白�透紅的胸肌彷佛要我的手指更深深的陷入異常誘人的乳溝之中,而這酥美的快感雖是歡愉;但對比粗糙的大龜頭正磨擦陰道內的嫩肌所產生的快樂,又算不上是什麼。
「噢……噢……我的…好主人啊!……噢…您…好……幹得…好…啊!…噢…噢……別停……操我啊!……噢…噢…肏死我了…噢…小穴…好酥…好麻啊!…噢…噢…噢…噢…您…操…死我吧!…噢…噢……啊……」
我的魔體真身當然是肏操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顏穎絲了,她嬌柔的玉體正背靠依附在我身上,我兩手抱住她雙腿,狠狠地將她緊湊得如未開苞的腴穴,瘋狂的套插著我筋盤體的巨肉棒上;她的小嫩陰唇實在太狹窄了,所以卡住了鋼硬的大龜頭,令它不能稍離她濕漉漉的淫穢小窟兒。
「…嘖!嘖!嘖!…噢……噗…滋……哎…噢……噢…噢…噢…啊!……」
之後,我抱起顏穎絲那柔嫩般的水蛇腰,兇猛的大肉棒帶出顏穎絲的淫汁,只感覺那興奮,高溫粗獷的大雞巴,貼著她敏感的黏膜摩擦,反覆進出的淫慾小嘴,沸騰流瀉著源源不絕的淫蜜汁;我身經百戰的粗硬巨棒,深插在滿溢肉汁的小玉穴之中,她蹙著眉享受著,彷佛子宮被貫穿般的深入,不停的張口喘息,輕吐的舌在唇邊顫抖,不停蠕動的陰肉擴散著沾濕的範圍,兇悍的肉棒進出之間,製造著水光銀絲。
肉穴淫糜地吞吐著陰莖,在緊緊的美肉包夾之下,粗大的肉棒已經膨脹到了極點,讓大龜頭一下下地頂住了花心,窄小的嫩穴蠕動吸吮著硬粗糙如鋼的大肉棒;,她一雙迷離的眼睛看著前方,誘人的紅唇上下開合,吐著芬芳的香氣,飽滿的酥胸隨著呼吸上下起伏,沸騰著恍惚的神智。
「噢…主人!…噢…噢…噢…好舒服…啊!…主人…噢…噢…請…您…盡情地…享用……賤奴…吧!…噢…淫…肉窿……好美……啊!…噢…噢……噢…噢…噢…」
我心裡感到四倍的歡樂,正由分身傳回我心窩,如果此時有人經過我的房間,一定會被這淫穢的景象嚇得呆:我站著頂插顏穎絲嫩軟的小穴兒,梁洛思、陳思惠、陳聞媛分別單獨一個人,赤裸的在床上做出男女交媾的動作,像睡夢中享受被肏操的歡樂,她們的光溜溜的玉蚌兒,正流出淫液顫抖抖,毫不羞恥的在我眼前挺扭。…………
我歡愉中心念一轉,不知可否「魔體千重」及「幻魔無極」一同展運,身體就激出四條粗獷的大雞巴的觸手,分四處直插入四美少女的菊穴內。
「噢…主人!主人…噢…噢…噢……噢…怎會…這樣的?…噢……賤奴……噢!…淫…肉窿……好漲……啊!…噢…噢…噢…噢…來吧!……噢…好舒服…啊!…」
四個美少女前後淫穴受襲擊,不單沒有悲叫,反淫蕩地歡呼,毫不羞恥地挺動得更劇烈,她們享受更粗獷的肏搗。小浪穴用力地吸吮著大肉棒,有時甚至發出「咕滋,咕滋」的淫液磨擦水聲,夾雜著她們低沈性感的快樂哼聲,顯得格外淫糜不堪。
「噢…噢…噢……主人!美啊!…好漲…啊!…噢…噢…噢…噢…怎會…這樣舒服…的啊?…噢…噢……噢…賤奴…好…美啊!…噢…噢…噢…」
我亦享受到加兩倍的快感,她們的緊湊陰肌所給我的刺激,令我更瘋癲,那肏刺的強度更勁;我把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到了大龜頭上,挺起下腹粗筋盤體的巨龍,輪流向床上的性感尤物小穴,前猛刺過去;有力地插入了各人的溫暖而狹窄的陰道內。
她感到在鋼硬的大雞巴一進一出之間,被已分不清魔體或分身肏操了,我帶來既痛感又痛快的複雜感覺,愈來愈感到舒服,而且陰道深處的空虛感覺也愈來愈強烈;主動的向後挺動臀部,希望粗獷的大雞巴能夠更加深入,去填滿難耐的空虛,而我雙手扶住了膩滑柔軟各美少女的柳腰、美乳,用力的猛抽狂送起來。這晚,四個美少女都拋棄所有的羞怯的心,完全享受我粗獷的大肉棒所有的磨刮。…………
三個魔法師在窗外看著我以至淫性技:「魔體千重」及「幻魔無極」蹂躪四個美少女,都詫異她們小穴的抵抗能力;楊紫鯨及彭單赧笑李龍宜道:「看妳的徒兒多麼飢腸轆轆,魔皇陛下整條粗獷的大雞巴都能完全吞盡去,不怕明天不能隨軍起行嗎?」
李龍宜嬌羞地嗔道:「小浪蹄子!這麼淫蕩,羞死師父了!…………」她再看不下去,胯中暗洩著浪液地走開了,留下兩美麗的魔法師繼續欣賞這場春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