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老娘

聖誕將至,淫城各處到處是節日氣氛。這些天淫城天氣一直陰沉沉地,一到下午,城市就昏暗起來,各種霓虹燈提前亮起,更增添了節日的感覺。人們忙忙亂亂,都在為過節做著準備。

淫城某民營公司經理孫誠,三十四歲,事業有成,有了自己的公司,而且生意不錯。這些日子可把他忙壞了,又是稅務上的事情,又是送禮,又是員工的年終獎金,又是請客戶吃飯,忙了個不亦樂乎。

忙到聖誕前一天,總算忙完了。公司的幾個員工和孫誠打了招呼,一個個都走了。孫誠伸了個懶腰,長出一口氣,看看窗外,已是萬家燈火。他看看手錶,已是晚上八點多了。

辛苦了這麼些日子,孫誠決定犒勞一下自己,放鬆一下。

他下到寫字樓的大堂吧,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出了門。

他想好了,決定去西都酒店的按摩院去放鬆一下。

西都酒店是泛亞酒店的一家四星級酒店,中等規模,各種服務頗具特色。比如那裡客房的電視節目有酒店自己開辦的收費頻道,專門放映日本的三級片和淫穢片。那裡按摩院的按摩房裡也播放日本的淫穢VCD。

按摩院女經理顧寶玲,身高1米68,58歲,容貌姣好,高大豐滿白嫩,孫誠最喜歡她。因為孫誠是那裡的常客,所以孫誠去了,她親自陪他上床。另一個女經理周玉清,是江蘇裔,嬌小俊美,47歲,也是孫誠喜歡玩弄的女人。

西都酒店銷售部的女經理陶麗娜,45歲,身高1米66,貌俊美,身體豐滿,孫誠知道她是酒店老總的情婦,他正在勾搭她。

酒店商品部女經理賈俊玲,49歲,身高1米7,俊美婦人,也是酒店某領導的情婦,孫誠和她上過幾次床。

一想起西都酒店,孫誠就興奮不已。他衝出寫字樓,攔了輛出租車,就往西都酒店駛去。最近淫城天氣不好,頻頻發生交通事故。孫誠索性不開車了,乾脆打電話叫出租車坐。

他習慣性地坐在右後座上,看著窗外燈紅酒綠的街道。車裡播放著音樂台的節目,正播放劉德華演唱的《無間道》。孫誠心情十分愉快,他看了一會窗外,收回目光,望著前方的後視鏡。

開車的是個女司機,孫誠從後視鏡看著她的臉。他發現,這個女司機還略有姿色,而且很白皙。孫誠又看了看她的手,她的手長得秀媚白皙,孫誠想,想來她的腳長得也很好看。一見女人,先看手,再聯想到她的腳,這是孫誠這老蓮迷的習慣。夏天就不用看手了,婦人們都穿涼鞋,直接可以看女人腳。

那女司機大約四十七歲左右年紀,她發現孫誠在看她,就把收音機關了。其實她早就想和孫誠說話了。

女司機道:「大兄弟,這麼晚了還出去玩,不回家呀,不怕你媳婦在家罵你?」

孫誠道:「我?還沒媳婦呢。」

女司機道:「挑花眼了吧。」

孫誠笑了笑,沒有作答。

那女司機又換了個話題:「現在這車可真難開,錢難掙啊,開一天,落不下幾個錢。」

孫誠道:「大姐,怎麼你老公不開車?這麼晚了,讓你一個婦道人家出來開車啊。」

那婦人道:「哎,沒辦法,孩子他爸沒了,我是東郊國營大廠的職工,早就下崗了,借錢買的這車,我不開車怎麼辦,得撫養孩子啊。」

孫誠和那婦人越聊越熱乎,得知那婦人名叫趙玉玲,東郊某大廠下崗女工。

聊著聊著趙玉玲把車停到路邊:「大兄弟,你坐在後面,咱倆聊著怪累的,坐前面吧。」

孫誠當然樂意。他坐到前座,車又啟動了。

孫誠坐在那婦人身邊,偷偷往下一看,見那婦人,穿著西褲,肉色絲襪,半六高跟鞋,那雙腳長得頗為周正。他雞巴就有些硬了。

孫誠偷偷把手往那婦人豐滿的大腿上摸去。婦人沒有掙扎,只是說:「喲,大兄弟,你這是幹啥?」

孫誠見她沒有反抗,膽子更大了,伸手去摸她的奶,這一摸,摸出來她的奶子很豐滿。

孫誠使勁地揉模趙玉玲的奶子。趙玉玲道:「大兄弟,這麼弄多不過癮,你去西都酒店不就是想玩嗎?你要是覺得大姐還行,就上大姐那去吧。」

孫誠淫笑著:「那當然好。」

趙玉玲說:「大姐可得收錢啊。」

孫誠道:「沒問題。」

原來,趙寶玲借錢買的車,還款壓力太大,有時也做賣淫生意。不過,她可不是誰的生意都做。她見孫誠中等身材,相貌端正,身穿精緻的米色短風衣,看上去既有錢又正派,這才做他的生意。

車子調了個頭,向東郊駛去。

車到東郊某大廠家屬區。這家屬區很大,佔著好幾條街道,有幾百座樓。車在一棟樓前停下。趙玉玲說:「到了,這就是我家。」

他們上了頂樓五樓,樓道左右各有一家。趙玉玲拿出鑰匙開了右邊那個門:「進來吧。」

孫誠和她進了屋。

這是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是廠裡分給趙玉玲的房子。裡面一間屋,一個中學生正在燈下寫作業,顯然就是趙玉玲的兒子了。

客廳雖然不大,卻收拾得整整齊齊,而且各種設施齊全,一看就知道,這個家庭的女主人是個過日子的好手。趙玉玲讓孫誠脫了外衣,坐在沙發上,她給孫誠倒了茶,聊了一會,兩人就進了趙玉玲的臥室。

趙玉玲的臥室門關上了。另一屋裡正在寫作業的中學生蹭地竄了過來,臉貼門口,偷聽裡面的動靜。

裡面傳出趙玉玲的叫聲。這個中學生拿著趙玉玲的一付肉色褲襪,使勁嗅那發黑的襪尖,雞巴硬硬地撅起。

這個中學生名叫趙兵,初中學生。母親經常帶男人回家,進行賣淫,他當然知道。母親性感的身體撩得他慾火中燒,母親被那些男人蹂躪又使他妒火中燒。終於有一天,他趁母親被幾個客人奸後爬不起床,在客人們走後,將母親奸了。趙玉玲自覺有愧,也只好接受了兒子。從此,趙兵就經常姦污母親。

趙玉玲的叫聲斷斷續續響了近半個小時才停。趙兵急忙回到自己屋裡。過了一會,趙玉玲的門開了,趙玉玲只穿著半透明白色小三角褲,半繫著奶罩,送孫誠出來。孫誠穿好短大衣,付了錢,又親了趙玉玲一口,出了門。趙玉玲說:「有空再來。」孫誠答應著,走了。

趙玉玲正在鎖門,背後一雙手把她拖進了她的臥室。

趙玉玲還在想門鎖好了沒,趙兵已經迫不及待了,不容她再想下去,如狼似虎將她按在床上。

趙兵捉住媽媽左邊的那只白腳就要親,趙玉玲忙把另一隻白腳伸給他:「親這隻,那只剛才被那男的親過了,這只是媽媽專門留給你的。」

趙兵捉了媽媽右邊的白腳,一口吞下。孫誠沒有想錯,趙玉玲的腳,的確長得異常秀媚白皙。比起那些年輕女人來,趙玉玲的長相說不上漂亮,只能說略有姿色,但她的腳長得卻很性感白皙,這才是最吸引人的。



趙兵捉住媽媽的白腳,百般吮吸撕咬。趙玉玲又疼又癢,連聲驚叫。

趙兵逐個吮吸媽媽右腳的每根秀媚玉趾,舔媽媽那只白腳每個滑嫩的趾縫。趙玉玲癢得不住叫喚。趙兵又長時間地吮吸媽媽右腳第一根玉趾,趙玉玲更是癢得淫水流出。趙兵突然狠咬媽媽右腳那第一玉趾,趙玉玲疼得驚叫起來。趙兵死死咬住,咬了很久,才鬆了口:「媽,剛才我可都給你錄了像了。咱現在看看不?」

趙玉玲嗔怪道:「你現在不是也在錄像嗎?媽不要看!」

原來,趙玉玲賣淫,也有了些錢了。趙兵就用媽媽的錢,買了幾個微型攝像頭,裝在媽媽房裡,把媽媽賣淫的場面從不同角度錄下,也把他姦污媽媽的場面錄下。

趙玉玲不知道的是,她兒子不斷地把這些錄像貼在一些日本熟婦網站上,現在,在那些網站上,趙兵已經獲得了很高的積分。

趙兵把媽媽的三角褲和奶罩扒下,自己也脫了個精光。他跳上床,把媽媽兩條白腿掀過頭頂,迫使媽媽屄眼屁眼朝天。

他坐在媽媽身後,把媽媽掀起,細細玩弄起媽媽的屄眼來。

趙玉玲陰毛很多,趙兵使勁地揪媽媽的陰毛,趙玉玲發出驚叫。趙兵扒開媽媽的屄眼,細細研究起來。

剛才孫誠奸趙玉玲,雞巴戴著套,所以趙玉玲屄眼裡只有她自己的淫水,沒有被孫誠的精液所污染。趙兵伸出中指,去摳媽媽的屄眼。趙玉玲癢得不停地叫喚。

趙兵用中指使勁地捅媽媽的屄眼,感覺特別過癮。趙玉玲淫水越流越多,屄眼濕熱濕熱的。

趙玉玲的陰毛很多,一直長到屁眼兩側,形成肛毛。她的屁眼長得很精緻,兩側肛毛十分細密。趙兵見了,不由得把手從媽媽屄眼裡抽出,問:「媽,剛才那男的沒玩你屁眼吧?」

趙玉玲說:「廢話,媽媽的屁眼是專門給你留的,別人他誰也不能動。」

趙兵淫笑著,於是扒開媽媽的屁眼,伸出毒舌,舔了起來。趙玉玲被兒子掀著,敞著屁眼被兒子舔,癢得她叫個不停。

再說孫誠下樓後,已經走出離那樓很遠了,他想打個電話,一摸,手機不見了,他想了想,一定是剛才剛到趙玉玲家時,在客廳脫衣服時拉下了,自己走時忘了拿。

他又走了回去,這裡的樓都一個樣,好在他剛才專門記了樓號,趙玉玲她家住在238號樓。所以,孫誠很快找到了那座樓。

他進了四單元,上了五樓,來到右邊門前,按下了門鈴。

趙玉玲臥室的門是關著的,房子不大,她隱約聽到門鈴響:「是不是有人來了?」

趙兵舔母親屁眼舔得正起勁,天塌下來他也不管:「別管他。」

趙玉玲被兒子掀起兩腿,屁眼朝天,動彈不得,也只好聽兒子的,心想,這麼晚了會是誰呢?又一想,反正門鎖了,管他是誰,叫門沒人應,待會兒就走了唄。她可沒想到,剛才她正鎖門,就被兒子拖走了,門其實並沒鎖好。

孫誠按了兩下門鈴,裡面沒人應,他想明天再來,又一想,手機裡存了不少東西,還是應該今天就拿回來。於是,他試著把門一推,門竟然開了。

孫誠走了進去,一眼就看見他那部手機正躺在茶幾上呢。孫誠拿了手機,這才放下心來。這時他才注意到裡屋有女人的叫聲,於是走上前去,把那門悄俏推開條縫,往裡一看,只見趙玉玲正被她兒子把她兩腿掀起,正舔她屁眼呢,孫誠見此情景,剛才已經軟下去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他回頭一看,見沙發上有兩付趙玉玲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褲襪,忙拿起一付,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然後,把他的手機探進門縫裡,打開了攝像功能。

原來,這是孫誠新買的手機,帶有攝像功能的。

再說屋裡,趙兵舔了媽媽的屁眼,慾火更旺。他又把手指伸入媽媽屄眼,蘸了媽媽的淫水,然後伸入媽媽的屁眼,摳了起來。

趙玉玲被兒子摳她屁眼,忍不住大聲呻吟不止。

趙兵一隻手摳媽媽的屁眼,另一手,拿了媽媽今天回家後剛脫在床頭的那付肉色褲襪,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

趙玉玲開了一天的車,那雙白腳不停地踩油門踩離合,一天下來,絲襪蓮香尤為馥鬱。趙兵聞得是血脈賁張,雞巴更加粗硬!

趙兵歎道:「媽!你的腳真香啊!」

趙玉玲呻吟著:「兵兵,媽媽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下流兒子?」

趙兵雞巴硬得厲害,他要立刻奸母,他要狠狠地姦污母親,才能發洩他粗硬雞巴的獸慾!

他把母親的屁股放下,放到床上,仍然掀起媽媽兩條白腿,然後壓在媽媽兩條白腿上,將粗硬的雞巴頂入了媽媽的屄眼。

在外面,孫誠嗅了趙玉玲的絲襪,又看見她被她兒子玩弄,雞巴暴起!

趙兵一邊把雞巴往媽媽屄眼裡狠狠壓下,一邊捉了媽媽被他掀過頭頂的白腳,無恥地舔媽媽那精緻光滑白皙的腳後跟,舔媽媽深彎而敏感的腳心。

趙玉玲被兒子弄得癢得受不了,連聲叫喚。

兒子的雞巴又粗又硬,插在她屄眼裡,如同一條火熱的鐵棍,刺戳著她,燒灼著她,使得她發癢,發騷;她的白腳也被兒子下流地塗滿口水,直癢到她屄裡去了。她受不了了,她要兒子狠狠插她,她覺得自己就是一條母狗,只有給兒子狠狠地插,她才舒服。

趙玉玲忍不住叫道:「兵兵!兵兵!快插媽媽!媽媽要你插!」

趙兵壓在媽媽腿上,使勁把雞巴往媽媽屄裡猛頂!趙玉玲嚎叫著,忍不住用手揉摸著自己的豐滿奶子,那模樣十分淫賤,完全是一條發情的母狗。

趙兵品嚐著媽媽的白腳,格外刺激,雞巴越頂越猛。

突然,趙玉玲嘶叫起來,兩隻嬌小的白腳的一玉趾使勁翹起,臉上的表情十分痛苦。趙兵使足全身力氣猛頂媽媽。趙玉玲長長地嘶叫著,叫了好久,才鬆了下來。兒子操得她達到了高潮!

趙兵被媽媽的淫態所刺激,也快憋不住了。他急忙把雞巴從媽媽屄裡拔出,蹲到媽媽臉旁,手持硬梆梆的雞巴在她臉上亂敲。

趙玉玲閉著眼睛,忍受著兒子這種近似打她耳光的污辱,她的臉被兒子的硬雞巴打得有些疼。突然,趙兵吼叫起來,大股渾濁的精液噴射出來,射在趙玉玲的臉上,射入她的嘴裡。

孫誠在外面看得慾火焚身。他關了攝像功能,拿著趙玉玲的絲襪,悄悄出了門。他小心翼翼把門鎖好,然後飛身下樓,打了一部車,急急向家裡趕去。

今夜,他哪裡也不想去了,只想回家。

在家裡,有他的老娘孫月鳳。

孫月鳳,今年58歲,身高1米68,頗有姿色,大乳細腰肥臀美腿秀足,非常性感的老娘。孫誠十幾歲起就開始和媽媽性交,一直至今,而且愈演愈烈。

性感老娘是他最喜歡的女人,他還沒碰到過比他老娘更性感的女人,所以,他已經把性感老娘當作妻子,不打算再結婚了。

這一夜,孫誠將在性感老娘孫月鳳身上享用到一頓豐盛的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