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龍紅鳳(01-52) (8/13)

 第三十一章

  張鳳梧解開了腳踝上的麻繩,有些失落的蜷著粉腿坐在床尾的牆角,拉過牆
邊的被子蓋在身上,看著趙龍,談談的說道,「你這個禽獸,滿足了吧。你也不
顧你玉龍兄弟在隔壁船艙,就這樣……我可以離開了麼?」

  「別,別說的那麼無情……別離開我……我是真的喜歡你,從我看你的第一
眼我就愛上你了……鳳兒,真的。只不過,我知道自己事情而已……」趙龍握著
張鳳梧的腳踝,好似認真的說著。

  「哼…喜歡…我猜,你不過是想滿足欲望而已的…」張鳳梧收回了雪白的腳
丫,輕輕說道。「是真的……我以前在你面前都會自慚形穢,所以不敢告訴你的,」
趙龍看張鳳梧沒有生氣,順勢坐到床上。「那你…那你為什麼這樣對我,不能讓
我平靜的生活,」張鳳梧溫柔的聲音略有怒意的駁斥著。

  可惡!占了鳳梧的便宜還不夠,還談什麼愛情,還一口花言巧語,殷玉龍心
裡狠狠的罵著。

  「我以前也只是遠遠的看著你……想著你,看著你和玉龍兄弟在一起……可
是那一天,我見到你一人在自慰,那天我才知道,玉龍兄弟不能滿足你,」趙龍
假惺惺的說著,同時摟上了張鳳梧雪白的肩膀。

  什麼!殷玉龍心中大吃一驚,他不知道張鳳梧被他帶有九陰真經的陽精進入
花心後,張鳳梧都像吃了催情藥似的,每次完事後都偷偷摸摸的用陰陽雙蠱自慰,
只是殷玉龍武功下降後沒察覺到而已。

  趙龍淫蕩的笑道,「張姑娘不要騙自己了,我知道你愛著玉龍兄弟,我也不
破壞你們,只要張姑娘不滿足時記得我就好,過來含住我的肉棒……」趙龍說著,
結實的胳膊抓住床上張鳳梧的粉頸,把她按在了自己的跨下。

  趙龍黝黑身體站在船板上,挺著跨下那根與陳理不相上下的肉棒,長滿下半
身的濃密陰毛,上面還滿是未幹的淫液。張鳳梧羞怯的咬著下唇,雪白的俏臉湊
在那男人醜陋的肉棒前,靈秀的大眼半閉著,充滿了屈辱和恥羞。可是在趙龍另
一次催促後,她還是不情願的張開了那紅潤飽滿,有著完美曲線的雙唇,輕吐那
滑膩的小舌尖,含入了趙龍的肉棒。

  「哦……真棒……看來美女了嘴裡也是這麼美味呀……嘿嘿……玩過了你的
小屄和後門,看來你的小嘴更刺激呀……」趙龍說著,俯下身子,在享受張鳳梧
口內服侍的同時,開始揉搓張鳳梧胸前那鼓脹誘人,讓人一手握不住的玉峰。

  殷玉龍沒想到不但自己沒肏過張鳳梧菊花,而她卻已經被自己的兄弟玩弄了
前後兩個肉洞,而且她現在還在眼前給自己兄弟賣力的吹簫。看著平日自己百般
呵護,全心愛戀的女神竟然放蕩的含著男人的肉棒,在自己面前上演春宮圖,真
是無比的刺激,只是春宮圖的男主角竟然不是自己。殷玉龍心下又黯然又嫉妒,
只是肉棒卻已經熱得發燙,只好自己大力的開始揉搓。

  「嗯……對……就是這樣……嗯……舔我的龜頭……嗯……真是蕩婦……技
術這麼好……嗯……就是這樣……要是你弄得好……嗯唔……我就……嗯……早
些讓你回去……」趙龍微微閉著眼,大力揉著張鳳梧的白嫩的乳房,同時滿足的
哼哼著。

  兩人在船艙內側對著孔洞,火熱的吹簫場景讓殷玉龍看得清清楚楚,張鳳梧
賣力的吮吸著趙龍的肉棒,紅潤的唇緊緊箍著肉棒濕漉漉的表面一次次進進出出,
不時伸出小舌舔著趙龍龜頭下的溝楞,弄得趙龍氣喘的哼著。同時,張鳳梧一隻
白嫩的玉手攬著趙龍熊腰,另一手輕輕托著肉棒下的子孫袋溫柔的揉著,偶爾再
把兩個卵蛋分別細細的含入檀口中,用舌尖舔弄,看得人心裡癢癢的。

  「嗚嗚……嗚……哦嗚……嗚嗚……」張鳳梧深含著趙龍的肉棒,不停發出
著嗚咽聲,她頭的動作越發激烈,秀髮在空中隨之飄舞著,同時一次次把那三十
多釐米的巨大肉棒全塞入口中。淫靡的唾液掛滿了趙龍的肉棒顯得亮晶晶的,在
張鳳梧每一下深深的含入後,淫液又被擠出,順著張鳳梧雪白的臉頰和趙龍的卵
袋滴落在地,顯得無比淫蕩。

  鳳梧妹妹這麼賣力,好像比服侍我的時候還要投入,難道是為了讓趙龍早早
泄出,結束這晚的淩辱麼?我想不明白,也不確定,但是只感覺雞巴漲得發疼。

  「肏……真爽……鳳梧……你這婊子……嗯……你這蕩婦……平常還裝清純
……這麼會含……嗯嗯……吃過多少男人的雞巴……」,趙龍粗重的喘著氣,眼
看就要泄身了,可是他突然猛抓住張鳳梧的秀髮,拔出了肉棒,淫笑著說道,
「嘿……嘿……我可沒這麼容易對付,給我轉過身。」

  張鳳梧鼓脹著嘴,搖了搖頭,似乎是要吐掉口中的淫液。不過,趙龍可沒有
憐香惜玉,他大聲的說道,「吐什麼?……剛才不是那麼賣力,吃下去。」張鳳
梧沒有辦法看著趙龍,她還是聽話的把口中的液體全咽了進去。

  張鳳梧跪在床上,擦著還殘留著唾液的嘴角,瞪著秋水般的眼眸,似說不要
那麼過分。「張姑娘你……不是也答應我們的約定了……你欲求不滿要我滿足你,
你不滿足我要求,我又如何滿足你對吧。」趙龍揉著自己的肉棒,半是諷刺的說
道。

  張鳳梧雪白的貝齒羞屈的咬著紅潤的下唇,她有些羞澀的轉過身,分開了雪
白的雙腿。她坐在床上,面對著船艙甲板,雙手撐著床面,用力向後撅著雪白的
臀部,腰身後仰都快要後彎成了九十度。然後她那雙白皙如凝脂一般的修長美腿
開始向兩邊分開,就像在床邊上做一字馬一樣,一雙玉腿緊緊貼著床面排成一線,
粉嫩腳丫也緊緊的繃直和小腿形成富有女人魅力的曲線。

  就這樣,張鳳梧粉背對著床邊的趙龍,側對著孔洞,擺出了一副豔治誘人的
姿勢。修長的雙腿形成一線,內側貼著床邊,粉粉的腿彎和腳掌向著床外,一邊
淡紅色玉珠般腳趾用力抵著床頭,而另一邊卻又用同樣的姿勢抵著床的床尾,而
白嫩圓潤的豐臀就如同任人品嘗一樣誘人的翹著,半懸在床外。

  「天呀!真淫蕩!」趙龍急色而興奮的叫著,然後一把就抓向了張鳳梧的白
嫩翹挺的圓臀,開始用力揉搓著,看著那雪白的臀肉被擠成各種形狀,下流的說
道,「嘿嘿,你真是……天生的蕩婦,有這麼淫蕩的身體……是不是……以前陳
理和玉龍兄弟都天天這樣操你呀?」

  「你不要亂講,不要提他們的名字……啊啊啊……」張鳳梧嬌喚著,同時由
于臀部被大力得捏出一個個紅印而開始小聲呻吟起來。「嘿……不用我教你了,
既然現在你是我的夫人……你應該說什麼?」趙龍一手揉著肉棒,一手從後面扣
挖著張鳳梧濕滑粉嫩的無毛肉屄,故意挑逗的說著。

  張鳳梧禁閉著美眸,紅暈直燒紅她的粉頸和耳根,她稍稍遲疑了一下,然後
開始嬌羞的呻吟著,「唔……啊……啊……趙龍,好夫君……唔……用你的大肉
棒……插我嘛……人家……啊……裡面好癢……啊……」媽的!從來沒有聽鳳梧
說過這麼放蕩的話,張鳳梧的燕語鶯聲確是那麼動情,那麼勾魂攝魄,聽得讓人
全身發酥,看著鳳梧那嬌羞的情態,仿佛就是在和情人發嗲,殷玉龍心中的妒火
一下更旺,而身下的小肉棒也翹得更高了。

  「嗯……好……」趙龍悶哼一聲,雙手向外掰著張鳳梧的雪白豐胰的臀肉,
肉棒用力一頂,龜頭就從張鳳梧身後擠入了她還殘留著剛剛趙龍噴射出陽精的花
園。

  「啊!」趙龍粗大肉棒插入的同時,張鳳梧櫻嗡一聲低下了頭。緊接著,隨
著身後趙龍漸漸的抽送,張鳳梧開始低聲的婉轉呻吟,「啊……啊……啊啊啊…
…輕一些……啊……你……啊……插得太深了……」「嗯……真爽……嗯嗯……
小鳳……嗯……我頂到……你深處的肉球了……嗯……感覺……好棒……嗯……
好舒服」趙龍滿足的吼著,六塊棱角分明的腹肌隨著抽插的動作一下下撞著張鳳
梧白嫩的香臀,同時他兩隻手也不閑著,正在兩邊肆意的撫摸著張鳳梧伸展成一
字馬的修長而雪白的雙腿。



  殷玉龍心中暗惱,自從肉棒等級下降後,就沒有在碰到過花心肉球了,更別
說是張鳳梧的花心,現在居然讓趙龍那乞丐老頭頂到花心,殷玉龍站在只有一層
甲板隔開的船艙,從孔洞間看著船艙內由自己的女神和兄弟主演的活春宮,腦中
有些麻木,一邊擼著小弟弟,一邊滿是醋意的亂想著。

  「啊啊啊……不要……啊啊……別那麼深……輕一些……啊啊……太深了…
…啊……趙龍……啊」隨著趙龍肉棒越來越猛烈的插入,張鳳梧嬌媚的呻吟的聲
越來越大,她如春蔥般的玉指用力抓著床上的被褥,全力抵抗著身後男人肉棒的
插入,同時還要保持著分腿姿勢。

  張鳳梧豐碩的乳房隨著趙龍一次次的大力撞擊前後誘人的擺動著,粉嫩的乳
頭也由於興奮變得非常翹挺,看得人想要忍不住去咬上一口。她雪白的長腿依舊
保持著那優雅分腿動作,小腿頎長而無暇,腳掌白嫩而嬌小。這曼妙身姿的動人
胴體,完全變成了趙龍磨蹭肉棒,盡情泄欲的工具。看得殷玉龍又是心疼,又是
興奮。

  「嘿嗯……沒想到……美夢成真……嗯……以前……都只能想著你擼管……
居然……嗯……現在……嗯……可以這樣肏你……死了都甘心……嗯」趙龍粗重
的喘著氣,低頭滿足的看著他自己那出神入化級別的肉棒一下下沒入張鳳梧那濕
淫粉嫩的幽谷,仿佛認真的體驗著一次次進入張鳳梧那柔滑溫濕的甬道,被裡面
嬌嫩的海綿軟肉包圍的快感。

  趙龍動作越來越快,他上身微微前傾,雙手從張鳳梧嫩藕般的粉臂下穿過,
緊緊的抓著張鳳梧胸前飽滿的白嫩奶球,手指同時毫不憐惜的擠著上面那粉紅如
櫻桃一樣的翹起的乳頭。他腰部如狂風暴雨般挺動著,帶動胯下巨大肉棒做著猛
烈的活塞運動,一下下快速的把整個生殖器全插入張鳳梧完全暴露的陰阜中那泛
著淫液的粉嫩花園。

  張鳳梧兩片嬌小的花瓣被趙龍肉棒猛烈的抽插帶動得不停翻擺,細小的屄口
緊緊的咬著插入其中的肉棒,很快女友的淡粉的花瓣就變成了鮮嫩的嫣紅色。
「啊啊……好痛啊……趙龍……停一下……啊……不要」張鳳梧婉轉的呻吟透著
一絲痛苦,她咬著紅唇,輕蹙著黛眉,轉著身企圖用一隻手阻止身後趙龍的動作。

  可是趙龍用手大力的壓向張鳳梧的蜂腰,不顧張鳳梧的掙紮,身下的已經通
紅的肉棒如火熱的捅條一樣在淫液縱橫的小屄中亂戳著,「疼……嗯嗯……記得
我……嗯……怎麼教你的麼?……嗯」「啪!」的一聲。趙龍一邊吼著,一邊猛
的打向張鳳梧的香臀,那聲音在屋外都聽得是格外清晰,伴隨著張鳳梧痛苦而高
亢的一聲呻吟,火紅的掌印立時出現在白皙的臀肉上。

  張鳳梧緊蹙著眉頭,半閉的美眸中含著淚,開始痛苦的呻吟,「啊……夫君
……唔……趙龍……用力……啊啊……用力肏我……啊啊……用你的大肉棒……
啊……肏我的騷屄」「嗯……乖……嗯……這樣才對……嗯嗯……好夫人……嗯
……看我幹爛你的騷屄……看我把你……嗯……肏上天」趙龍大聲吼叫著,肉棒
深深插在張鳳梧的甬道裡,然後他猛的抽搐著,雙腿如同癲狂一般在地上蹬踢著,
狠狠的抓著張鳳梧白嫩的乳球,再一次把滾燙的陽精射入了張鳳梧幼嫩花瓣的最
深處。

  看著張鳳梧一次次被趙龍把陽精射在她的小嫩屄裡面,殷玉龍透過甲板上的
孔洞偷窺著自己女神嬌嫩的玉體被一個又老又醜的乞丐注滿了陽精,殷玉龍感到
一陣混亂的興奮和刺激,肉棒也同時爆發了,就在這時陽精都到了龜頭口了,就
差臨門一腳了,殷玉龍就感到一陣溫熱包裹了即將爆發的小肉棒,讓那爆發的火
山緩緩沈寂下來,只見上官瑤淼在旁邊跪著吸吮著自己的小肉棒,似笑非笑的看
著殷玉龍。

  上官瑤淼作為一流高手如何不知道情況,只是在邊上看著殷玉龍有什麼反應,
看著玉龍哥哥聽著鳳梧姐姐呻吟聲,擼著那硬得不行的肉棒,上官瑤淼就知道未
來相公有淫妻癖,也知道張鳳梧每次為了不讓相公失望,讓殷玉龍陽精泄進去,
使得自己瘙癢難熬,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都看見對方在自慰,就這樣乾柴烈火了,
張鳳梧聽了上官瑤淼的話不想騙殷玉龍,就想了這辦法試探一下,上官瑤淼也為
鳳梧姐姐的大膽而佩服,如果玉龍哥哥在意的話很可能會不要鳳梧姐姐的。

  「好看嗎?……舒服嗎?」上官瑤淼一邊吸吮著肉棒,一邊傳音道,殷玉龍
被看得有種被抓奸的感覺不知道如何回答。趙龍泄身後仿佛虛脫一般趴在了張鳳
梧的背上,深深的喘著氣,張鳳梧也如同半夢半醒一樣併攏了雙腿後任由趙龍的
肉棒依舊插在身體中,一動不動的趴在床上。

  半晌,屋內漸漸有了動靜,趙龍已經從張鳳梧的身體上爬起,萎靡的坐在了
椅子上,緩緩說道,「對不起,張姑娘,剛才…那個我有些過分……你知道,自
從在峨眉山那天第一次幹了你後,我一直等著你來找我的這一天…」

  什麼!殷玉龍心頭又是一震,雖然已經親眼目睹了張鳳梧被趙龍蹂躪,但是
沒想到今晚不是第一次,這件事居然是峨眉山,也就是說離開峨眉山的前一天,
那天自己不是才第一次肏鳳梧嗎?沒想到趙龍居然那時候就偷偷的上了我的未過
門的妻子,而自己居然沒有注意到,想到這有回想起張鳳梧有時候深夜去茅房或
守夜什麼的的,一去就是一兩個時辰。可惡!沒想到這個混蛋其實早就已經看遍,
摸遍了我的鳳梧身上每一寸雪白玉潤的肌膚,甚至還肏過了她嬌嫩的小屄。殷玉
龍正恨恨的氣堵,屋中張鳳梧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這幾天,你一直等我麼?你只是想讓我來求你而已,你知道我被玉龍哥哥
射後會欲火焚身,你只是想滿足欲望吧…你和史紅石姐姐不是很好麼…你這樣對
我,怎麼對得起她?」張鳳梧雪白的雙腿側蜷在床上,裹著被子談談的說道。

  「史紅石幫主是個好女人…不過…只要你願意跟我,我馬上可以放棄她,你
知道我調教她有十五年了,不然也不會去找玉龍兄弟,創造機會給咱們。」趙龍
湊到床前期盼的說道。「不負責任…」張鳳梧垂著美眸,低聲喃喃的罵道。

  殷玉龍沒想到史姐姐是趙龍的人,還以為自己英俊瀟灑,肉棒一露,各大美
人,紛紛來舔。原來最傻B的是自己,陪了夫人又折兵啊,心中的不憤和醋意,
激勵了內力使得九陰真經突破到了第五層。

  趙龍有些說不出話來,歎了口氣,緩緩說道,「唉,算了……折騰了這麼久,
都有些餓了,你去拿些蜂蜜和乾糧吧。」肏!這個混蛋還要張鳳梧給他找吃的,
真當鳳梧是她女婢!張鳳梧沒有動,她蹙著秀婷的眉頭,有些薄怒的看著趙龍,
緊緊抿著紅唇,仿佛想要罵趙龍什麼,卻說不出口一般。

  「嘿,你不會不知道船的儲物倉在哪裡吧?」趙龍有些諷刺的說道。張鳳梧
有些無奈抿了一下唇,順從的應了一聲,然後纖纖的玉足踏在了地板上,彎下準
備撿起地上的長裙。「別。不要穿衣服,我要你就這樣去,對於你這一流高手實
力,應該不會讓人看見的,」趙龍好色的盯著張鳳梧那凸凹有致而沒有一絲贅肉
的雪白玉體,不懷好意的說著。

  「什麼?你不要太過分…」張鳳梧用衣服掩著身體,杏目圓睜,吃驚而氣惱
的看著趙龍。「嘿……現在是深夜,船上的人大多休息了,動作快點沒事的。而
且,你剛剛不是還說要好好陪我的嗎?……我滿足了,就讓你走……」趙龍滿是
雜毛鬍子的圓臉下流的笑著。

  張鳳梧沒再說什麼,咬著豐滿的下唇不滿的甩了一下頭,真看不出是氣惱還
是撒嬌,然後就赤裸著光滑雪白身體,不顧下體內還留有男人陽精,小心翼翼的
走出了船艙房門。

  殷玉龍看著張鳳梧赤裸在白嫩撩人的身體,一絲不掛的走在走廊中,然後給
自己的「兄弟」端食物。雖然心裡咒駡著,可不知怎麼,看著張鳳梧出門時那雪
白的粉背,渾圓的屁股,以及那修長的雙腿,還有正成從她粉嫩小屄倒流而出,
沿著她光潔大腿內側緩緩流下的乳白色淫液,肉棒居然突破到略有所成的大小,
讓上官瑤淼有點措手不及,白了殷玉龍一眼,還不忘傳音給殷玉龍「還說自己沒
有淫妻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