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玄幻]魔睺羅伽(全)-4

  第七章

  魔睺羅伽坐在鏡前,梳理完頭發后,即準備入睡,誰知就在這時,殿內突然劃過一道藍色光線,一個人影出現在她的寢殿內。

  魔睺羅伽警戒地轉身,看到出現的人,摻雜怒火的美妙嗓音立刻從面具下傳出來:「鸠—般—茶!」

  「是我。」

  鸠般茶露出完美又迷人的笑意。只有面對他的心上人時,他才會露出平日輕易不展露的微笑。

  「你居然還敢來!」

  魔睺羅伽說著,就猛地抽出銀色光芒凝聚而成的月蟒霞光鞭,直直地指向鸠般茶,「立刻離開,否則別怪我不手下留情!」

  「等等,別發火,」

  鸠般茶表情顯得相當無辜和純潔,「我是送東西給你的。」

  「什麽東西?」

  魔睺羅伽戒備地盯著他。

  「就是這個。」

  鸠般茶在空氣中隨手一劃,一大捧七色的嬌美的花束即出現在他手中。「這是送你的。」

  「送我的?」

  魔睺羅伽盯著他手中一大束花,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麽藥。

  這種七色的花是魔界中最有名的「虹彩曼莉」,是魔界中愛情的象征。這種花極其昂貴,而且也極難獲得,因爲她們都生在經常出現彩虹的懸崖水澗上。

  「你這是什麽意思?」

  那七彩的光芒耀花了魔睺羅伽的眼睛,她不明所以地看著這些花朵,心情有一閃而過的複雜。

  「這是我親手爲你摘的。」

  鸠般茶露出最溫柔地笑意,因爲緊那羅已經千叮咛萬囑咐,男子在送花給心儀的女子時,一定要保持最溫柔的笑意以打動女子的心意。所以,爲了所謂「溫柔的笑意」,鸠般茶感覺自己臉上的肌肉快打結了。

  哪知——「神經病!滾!」

  魔睺羅伽毫不留情地一鞭子甩了過來,鸠般茶連忙閃開,然而鞭子卻抽在他手中的花束上,鞭尾揚起的瞬間,各色的花瓣被抽得七零八落,飄飛在半空中。

  「魔睺羅伽!」

  鸠般茶也有些動怒了,這些花代表著他的心意。數百年來,他從未向任何女人動過心,更遑論還要主動討好了,可是魔睺羅伽不僅不領情,還把他的一番心意糟蹋殆盡。

  「鸠般茶,如果你來就是爲了這些無聊的事,我想你可以滾了!」

  魔睺羅伽冷冷地道。

  好,很好,他已經很放下身段了,她居然絲毫不領情,那麽看來他也不必有所顧慮了,干脆直接用身體向她說明他的愛意好了!

  這樣想著,鸠般茶唇邊不由露出一抹冷笑,他慢慢地舉起右臂,忽然猛地自空間一劃!

  「叮——」

  他的右臂上猛然出現了一把巨長鋒利的連臂刃,閃著銀白而刺眼的光芒,甚至還冒著藍色的駭人閃電,讓人不敢直視的光輝!這正是鸠般茶的武器——「逆鋒魔冰刃!」

  「鸠般茶,你這是什麽意思?美文社-meiwenshe.com」

  魔睺羅伽見鸠般茶要動真格,倒有些奇怪了。

  「教訓一下一只不聽話的小貓咪罷了。」

  鸠般茶冷笑著揮了揮右手上的逆鋒魔冰刃,威懾力十足。

  「你找死!」

  森然暴怒的語氣從銀色面具下發出,魔睺羅伽沖了過去,開始朝著鸠般茶的身形攻了過來!

  鸠般茶毫不退縮地也沖上去,兩個人又一陣厮打起來,各式絕招狂發,幾下就將魔睺羅伽剛剛修補好的宮殿又炸得七零八落。

  「怎麽又打起來了?」

  修羅王宮殿內,修羅王頭疼地看著月鏡表面浮現的畫面,爲自己的侄女兼手下魔睺羅伽與鸠般茶的複雜關系而心煩不已。

  而魔睺羅伽的宮殿外,夜叉和緊那羅再次出現在殿外,莫名其妙地看見魔睺羅伽的宮殿內又傳出巨大的爆炸聲和攻擊聲,魔睺羅伽的侍女們都慌慌張張地四處逃竄。

  「這一次要不要進去看看?」

  夜叉提議道。

  「要去可以,你先進去。」

  緊那羅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不願當炮灰。

  「這個——還是——你先進去吧。」

  夜叉有些忌憚地推了推緊那羅,他一直對魔睺羅伽有些畏懼,因爲她從未以真實面目示人,因此也給人留下奇怪的神秘感和莫名的畏懼感。

  「還是你去比較好!」

  緊那羅也去拉夜叉,說什麽也不願先進去。

  「算了,去就去。」

  夜叉不再推脫,決定大搖大擺地沖進魔睺羅伽的宮殿看看究竟。

  誰知就在這時,兩道光線卻猛地從魔睺羅伽的宮殿中破頂而出,一道呈銀色,而另一道則呈現藍色。兩道光線在半空中交纏著,不時地碰撞,發出劇烈的轟鳴和耀眼的光芒。

  「那道銀色的光芒是魔睺羅伽,那——那道藍光豈不是鸠般茶?」

  夜叉推測著,指點著空中厮打的兩道光芒,一臉驚訝。

  緊那羅張大了嘴,看著空中的戰斗情況。難道鸠般茶真的和魔睺羅伽有深仇大恨?

  「他們兩個人怎麽打起來了?」

  夜叉還在狐疑地發問,想了想,隨即準備也飛過去看個究竟,誰知剛想有所行動,手臂卻被緊那羅抓住了。

  「怎麽了?」

  夜叉回過頭來看向緊那羅。

  「我們還是別去的好吧,他們的事讓他們自己解決好了。」

  緊那羅直覺地感到他若是跑過去必定引火燒身,因而聰明地呆在原地。

  「可是——」

  夜叉還想說什麽,卻被緊那羅打斷了。

  「別可是了,我們回去睡我們的去吧。」

  緊那羅不由分說地將還想看熱鬧的夜叉拖走了。

  半空中,兩道光芒依舊是打得難解難分,魔族的許多人都注意到了這巨大聲響,紛紛跑到露天的地方,對這場打斗指指點點。但見得最后兩道光芒沖天而起,向著善見城外的方向沖去,像兩顆流星劃過魔族衆多圍觀者的頭頂,消失在夜幕中。

  鸠般茶和魔睺羅伽從魔睺羅伽的宮殿里一直打到善見城外以南的天空中,鸠般茶在半空中看向下方越來越小的廣闊湖面,躲過魔睺羅伽來自后方的一道攻擊后,他向著前方的群山中飛去。

  魔睺羅伽一直在后面窮追不舍,時不時地向前方飛行的鸠般茶發出攻擊,但都被鸠般茶以巧妙的身法一一躲過。

  最后,鸠般茶終于看到了目的地,便猛地像一顆隕石猝不及防地墜向群山中一團霧氣缭繞的地方。魔睺羅伽也依然在后面死死地跟著不肯放松。

  群山腳下的那眼被水霧籠罩的溫泉正是他的目的地,也是魔睺羅伽大戰歸來之后的必然淨身之地,瞅準目標后,他猛地直接一頭扎進了那團濃郁的濕霧中,消失無蹤了。

  隨后而至的魔睺羅伽輕巧地墜到岸上,她奇怪地左右張望,不知道爲何鸠般茶會在這兒突然消失了蹤影。這兒周圍都彌漫著濃濃的水霧,由于她在這兒布下過結界,因而一直沒有什麽人來過這里。這兒的岸上的土壤由于濃厚的水霧而被浸濕,可是岸上除了她的腳印,似乎看不到其他腳印了。

  魔睺羅伽暗自思忖著,鸠般茶不會無緣無故消失,他肯定躲在某個地方,可是又怎麽會找不到呢?莫非他是……

  正突然想著,身體突然猝不及防地從身后被一個濕漉漉的懷抱摟住,還等不及她反應過來,那個人就抱著她一起跳入了極深的溫泉水里。

  魔睺羅伽感到那個人和自己一同沈入了水底,她想使力卻發現身體被那人鎖得老緊無法掙脫,嘴里也無法張開,鼻子乃至毛孔都不能呼吸,在水底她也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正極力掙脫著,突然感覺臉上的面罩被人用力地扯了下來,她剛想開口怒斥,嘴里突然就喝了一大口泉水,無法開口。其實她一直沒告訴任何人,她的水性並不好,甚至是害怕水的。誰知道今天剛好被這個人利用了,可惡!

  正想著,小嘴突然被深深地吻住了,清爽誘人的空氣從那人的嘴里傳到她的嘴里,她忍不住重重地回吻他,只爲了呼吸他嘴里的誘人空氣。這個人感到魔睺羅伽小嘴的熱情,忍不住吻得更深更狂野了,魔睺羅伽幾乎都無法回應了只得被迫接受他的熱吻。

  正在這時,她突然感到身體一陣虛軟,那人的手閃電般地在她背上點下幾處禁制,她瞬間就感到自己的力量又被封住了。

  該死!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種卑鄙無恥的事情只有鸠般茶才干得出來!正想著,那人終于帶她浮出了水面。

  一接觸道水面的清新空氣,魔睺羅伽忍不住大口大口地拼命呼吸,直到半天才緩過來,然后她第一件事就是用殺人的眼光怒視將她的法力禁制的男人。

  果然是鸠般茶!

  鸠般茶濕漉的黑發柔順地貼在他的脖子上,這里沒有夜明珠的光芒,只有魔界的燦爛星光照耀著他們,鸠般茶的藍色眼眸此刻顯得格外璀璨動人,幾乎蓋過了任何寶石的光輝。他不敢相信地看著依舊如同記憶中般絕美動人的她,臉上是做夢般的表情。休息一下 廣告時間:人氣王1+6!成人用品男用自慰器男性用品 充氣娃娃仿真人倒模名器點擊進入

  「真的是你!」

  鸠般茶的表情是無比的興奮,他的雙眸更是閃閃發光,無比耀眼奪目。

  魔睺羅伽並沒有被眼前一身濕漉格外性感誘人的鸠般茶所迷惑住,她冷冷地盯著鸠般茶道:「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還不趕快放了我!」

  「放了你?」

  像聽到什麽好笑的事,鸠般茶大笑道,「如果我現在放了你,我估計你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殺掉。」

  魔睺羅伽水汪汪的漂亮銀眸中燃起了小小的火焰,證明鸠般茶的猜測完全正確。她瞪著鸠般茶,牙齒已經開始慢慢磨動起來。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就想殺了我?」

  鸠般茶皺起眉看著她,陰陰地笑,「我知道你想咬我,不過我更希望你用下面的『小嘴』咬我。」

  魔睺羅伽張開嘴,難以置信地望著他。天底下竟有如此厚臉皮的男人,無恥到了極點,簡直就是色狼中的極品,淫賊中的典范!

  「你在心里罵我是不是?」

  鸠般茶的大手厚顔無恥地撫上她豐腴的胸脯,龌龊地揉捏,「不過沒關系,我記得你水性似乎不大好。」

  「這是什麽意思?難道你要——」

  正用眼神剜著他在她胸前使壞的大掌的魔睺羅伽驚恐地出聲。

  「對,你猜的完全正確。」

  咧開唇露出個可惡至極的笑容,鸠般茶摟住魔睺羅伽再次沈入了溫泉里。

  魔睺羅伽由于害怕,加之失去了所有法力,只得本能地抱緊鸠般茶的脖子,整個人親密無比地巴在鸠般茶的身子上。

  鸠般茶再次吻住小女人甜美的小嘴,近乎窒息地猛吸她的芳唇兒,吻得魔睺羅伽幾乎不知道今夕是何夕,直到兩人再次浮出水面,魔睺羅伽才一把推開鸠般茶的挾制,用手背重重地擦著嘴,漂亮得不可思議的銀瞳死死地盯著鸠般茶,恨不得將他的臉燒個洞出來。

  「怎麽了?剛才不是很熱情嗎?怎麽現在又一副嫌棄我的表情?」

  鸠般茶壞壞地露出晶亮的皓齒。

  「誰熱情了?分明是你逼我下水我不能呼吸才——才——」

  魔睺羅伽狠狠地瞪著面前可恨的男人,貝齒咬得崩崩響。

  「反正你確實回吻我了。」

  鸠般茶一張俊臉笑得好得意。

  「你去死!」

  魔睺羅伽條件反射要用腳去踢鸠般茶,結果粉嫩的秀足被鸠般茶一把抓在了手里。

  「你干什麽?放開我!放開我!」

  魔睺羅伽掙扎著,水汪汪的銀瞳快冒火了。

  「我會放你的。」

  說著,鸠般茶抓住她的腳的胳膊突然猛力一帶,她驚呼一聲,整個人被這股力量不由自主地推得倒向了鸠般茶的懷里。

  「還說不熱情?這都投懷送抱了!」

  鸠般茶勾起嘴角,不等小東西的辯解便一把封住了她的小嘴兒。

  「唔——唔——你卑鄙——唔嗯——」

  魔睺羅伽被封住的小嘴含糊不清地怒罵著,然而由于被水浸濕而顯得格外清晰的身體曲線卻是不自覺地摩擦鸠般茶強健的身軀,反複磨蹭之下,男人的欲望開始不由自主地熊熊燃燒起來。

  打了個響指,多余的衣物立刻主動滑下兩人赤裸的身軀,魔睺羅伽雪白柔嫩的嬌軀完美地呈現在男人的眼底,而鸠般茶引以爲傲的壯碩身材也展露在男人面前。

  魔睺羅伽驚呼一聲,條件反射地想用手去遮,卻被男人搶先一步抓在手里,更霸道地讓兩個人的身體貼合更爲親密無間,她嬌嫩的雙乳更一絲不挂地磨蹭著男人厚實隆起的強壯胸肌,這感覺完美而契合,讓鸠般茶的欲火更加高漲。

  魔睺羅伽一直在用修羅王賜的深淵魔蛇的毒液以緩解身體對鸠般茶的欲望,但是當鸠般茶的完美裸體真實地摩擦著她絲滑的嬌胴,她還是在瞬間有了感覺。

  腿間羞澀的花兒悄悄地泌出沁香的熱泉,紅嫩的嬌果也羞恥地渾圓滾燙,她紅莓般的乳尖更是無所遁形地嬌挺,在男人灼熱的視線下巍顫顫地抖動著。她的嘴巴再如何辯解,身體卻終歸是誠實的。

  「好美,小東西,你的胸好像比上次更大更圓了呢。」

  鸠般茶輕笑著堅持他的昵稱,魔手更貪戀地一手掌握住一團圓潤的乳球,不輕不重地揉捏,那帶電的男性手指更時不時彈弄她嬌美的乳蕾,惹得她嬌軀不由自主地輕顫。

  「你好——下流——啊——」

  魔睺羅伽拼命想聚集殘留的一絲理智,對抗身體可恥的欲望,可是終歸還是難以抗拒男人曾在她身體里引發的高潮記憶,尤其當男人滾燙的唇含住她羞澀的乳尖,她的一切抗拒都成了徒勞。

  鸠般茶重重地吸吮她的胸前的粉乳,甚至唇舌間不時發出下流的吸吮聲,她害羞又快活地蜷起身子,身體更是軟成了一灘泥。她感到自己雙乳上兩朵嬌豔的紅梅正被男人吮得愈發紅豔,男人柔軟的舌尖壞心地勾勒著她的乳暈形狀,來回潤濕兩點嬌美的粉紅,她的雙乳變得更加豐翹了。

  胸前傳來讓人不由自主戰栗的快感,她不由自主地嬌吟了聲,腿間泌出更多粘濕的香液,悄悄地消溶在溫泉里。突然,她感到有粗糙的物體觸碰到她的腿間,她還沒反應過來,那粗砺的東西就順著她的潤滑一下子擠進了她灼熱的嬌穴里。

  「嗯——」

  她不由自主仰起頭來,乳尖被男人的唇舌繼續吮咬,腿間又被喂入男人粗糙的手指,他的指頭敏感地碾壓過她嬌嫩的肉褶,玩弄那嬌嫩的穴腔,她被逗弄得弓起腰來呻吟,隨著男人手指動作越來越快,她的腿間緊緊地收縮甚至抽搐起來,像柔軟的蚌肉般流泄出珍珠色的蜜液來。突然,男人手指重重地抵壓至她的深處又狠狠挖出那團敏感的嫩肉,她隨即情不自禁地嬌吟著吮住了他的手指,深處泄出一大團芳香四溢的蜜浪,熱熱地流泄過男人的指縫間。

  高潮的余韻是絕美的,魔睺羅伽甚至享受地閉上眼,感受著身體深處不斷沸騰的快感。感到男人粗硬的手指撤離她的腿間,帶出一縷溫熱的晶瑩,她舒服地呻吟了一聲。

  突然,正當她體內的巅峰快感漸漸褪去,她突然聽見耳邊男人無法壓抑的粗重呻吟,然后,某個灼熱粗壯的東西狠狠地抵住她的花瓣,霸道地撐開兩片濕漉的花瓣,強悍地撞入了她的蜜徑內。

  「啊——你——你居然——好大——好粗——」

  魔睺羅伽睜大了銀瞳,不敢相信她居然又一次讓男人那可恨又可怕的東西填占了。

  「不喜歡嗎?我可是等這一刻等了好久了。」

  鸠般茶額頭灼熱的汗水滴在女人雪白粉嫩的身子上,她被男人巨大無比的欲望撐得說不出話來,多日未嘗過男人陽物的小穴兒被撐得快裂開,她的嬌軀都敏感地僵硬了,男人粗碩的龍頭戳進她的子宮里,她被燙得一陣哆嗦,蜜甜的汁液再次泛濫地傾泄,她的小穴羞恥地緊緊絞弄起他的巨大來。

  「你很緊,小東西。」

  鸠般茶咧出得意的笑來,他貪婪地再度挺腰深入,魔睺羅伽頓時尖叫出聲,因爲鸠般茶居然將她的子宮口完全擠開了!

  「不要——啊——不要——太深了——」

  小女人哭叫起來,嫩穴被男人硬邦邦的龍根強悍地釘住,她牢牢吮住男人鐵鑄的狼莖一波又一波地抽搐狂泄。還沒等兩人開始正式交手,她已經輸得一敗塗地。

  「你咬得好緊啊,哦,太舒服了!」

  鸠般茶贊歎著,放縱自己在她的嬌穴內用力地抽送起來,粗硬的莖身重重地磨擦她濕濡的肉腔,她每一次收縮絞緊都會讓他的欲望更加粗壯硬挺,他用力地深撞她水豔的的花心,龍頭重重地搗弄她的嬌蕊,故意惹起她難以克制的呻吟。然后他再野蠻地抽出,攪出她紅嫩的媚肉和粘稠的蜜汁,隨即那溫熱的泉水立即灌入她被強行撐開的幽穴內,刺激她敏感的肉芽兒,誘惑著她的蚌肉完全暴露在男人的龍根前。

  一旦她綻開那嬌美的粉蕊兒,他立即狂猛地沖入,戳開她美豔的花瓣,將粗熱的力量強行擠進她的蜜宮中,如同蜜蜂采集花蕊最甜蜜的花液,貪婪地挺進那濕熱的天堂內,再狂妄地一次次攪弄。

  「不能——鸠般茶——」

  小女人斷斷續續的呻吟著,一波波火熱的高潮教她根本無法抗拒,胸前鮮紅的乳尖凸起,落入鸠般茶貪婪的唇舌間重重吸吮,她弓起腰肢,平坦的小腹不由自主地抵住男人平坦結實的腹部,濕濡的媚穴狠狠地痙攣起來。

  「又泄了,小寶貝,你真可愛!」

  鸠般茶心情大好地吻住魔睺羅伽的香唇,重重地吸吮女人兩片玫瑰色的唇瓣,勾引著她生澀的嬌舌。

  突然,她感到男人抱起了她的身子,一步步遊向岸邊。然后,男人將她軟綿如棉花的身體托上岸,讓她光滑的雪背抵著濕漉細軟的泥沙,接著,他跪在她的腿間,碧藍的眸子閃著性感深沈的光澤。

  「你——」

  她剛想說什麽,就感到男人突然擡高她一邊雪白的大腿,然后他扶住那灼熱的龍頭,再次挺起性感的窄臀,光明正大地填占了她袒露在星空下的嬌穴里。

  「啊——嗯——」

  她弓高腰肢,發出貓兒般魅惑惹人憐惜的嬌喘。她腿間濕軟的緊窒被男人霸道地填占,一片媚人的濕膩立即滲出她的腿間,耳邊隱約聽見了男人得意的輕笑。

  「啊,漂亮的小肚子又鼓起來了。」

  鸠般茶一邊充滿欲望地注視著她被他過于巨碩的欲望撐得隆起的小腹,另一方面則迫不及待地在她腿間熾熱的天堂內來來回回抽送起來,享受她無與倫比的柔軟絲滑的包裹,和肉芽兒密集火熱的絞纏。

  他故意重撞她的蕊心,撐得她的小腹一次次隆起,也操得她尖叫連連,徹底滿足他征服她的欲望。

  「鸠般茶——你——你——」

  魔睺羅伽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麽,雖然她不想承認,但她身體深處確實是眷戀他的。她確實爲他的灼熱而濕潤,爲他的強壯而戰栗,也爲他的勇猛而瘋狂。

  「你喜歡的,對嗎?」

  鸠般茶粗吼著狠狠地捧住她的翹臀將男性的粗熱挺入她的子宮內,引發女人無比嬌媚的呻吟哭喊。他就愛她在他身下快樂得死去活來的樣子,像這樣,在他狂猛的沖刺下蠱惑人心地扭擺她的雪臀,對他毫無保留地敞開她腿間濕熱的蜜穴兒,淫蕩地吸住他的龍根不由自主地抽搐,甜蜜的水液從被男龍堵住的蜜壺的壺口處向四處流瀉……這是多麽淫亂而唯美的畫面,鸠般茶興奮得分身都在女人美妙的蜜穴內一陣顫抖。

  「哦,喜歡嗎?你的小穴叫得真是美極妙了。」

  他扳開她的雙腿,故意狠撞那濕漉的女性嬌花,她豐沛的汁液被他搗成粘膩的小水泡,滋滋作響著,淫靡地聚集在她的腿窩處,滋潤得那朵嬌豔的蜜花水紅綻放,蕊心處情不自禁地收攏絞纏他的龍根。

  「你——你——」

  小東西還想說些什麽,男人突然撞上她子宮內一處濕軟的嫩肉,那緊合的蚌肉都被鸠般茶撐得分開,他就抵著那道花縫快活地咆哮著狂射出灼熱的欲流來,燙得她頓時尖叫出來:「嗯啊——好熱——啊——」

  「還沒完呢!還有,寶貝接著——」

  說著,男人像野獸般再次粗吼,手臂上虬結的肌肉結實地贲起,他再次繃緊瘦削的勁臀,對著那緊窒收縮的蜜腔再次噴射出一股燙熱的黏白來。

  「啊——」

  她再度哭叫,子宮主動張開接受那些熾熱的精液,她痙攣著汗濕的身子,迷迷糊糊的感到腿間又滾出一波燙熱的濕潮,泄得身下的沙地又濕濡了一塊。

  「好美,小東西,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有多美。」

  鸠般茶沒有抽出自己柔軟卻依然粗壯巨大的下體,直到它再次在女人濕漉的腿間重振雄風,硬挺粗壯起來。

  「混蛋,你居然——」

  魔睺羅伽雪白絕美的小臉紅了,她說不下去,雙腿間那逐漸膨脹的撐開感怪異卻又帶著誘人的暧昧,難以想象她居然又輸給他了。

  「小東西,我找你找得好苦你知道嗎?」

  鸠般茶喃喃自語著,灼熱的視線檢視著身下完美的小人兒每一次柔嫩的肌膚,那深邃的藍眸里滿是深沈的欲望和癡迷。

  魔睺羅伽撇開頭去,不去回應他灼熱的視線,只恨不得現在有把刀,可以讓她挖了男人那對帶有魔力的藍色瞳孔,免得他的眼神盯得她無所適從。

  鸠般茶掌住女人細軟的蠻腰,燙熱的唇舌無比眷念地在她身上烙印下專屬于他的印記,然而火熱的氣息噴在女人敏感細嫩的皮膚上,卻是惹得她敏感不已地嬌顫。這可恨又甜蜜的折磨,她是怎麽也逃不開了!

  感覺到女人身體細微的顫抖,鸠般茶滿意地揚起俊逸的唇瓣,最后他含住女人胸前兩點惹人憐愛的粉紅,將那玫瑰色的小珠含進嘴里反複吸吮,直到聽見小東西忍不住敏銳地嬌哼,他才得意地放開唇,改用濕滑的舌尖挑逗那嬌挺的紅梅兒,逗得女人雙乳粉嫩嫩地嬌顫,他才放過她誘人的白嫩胸脯,轉而向上吻住她倔強而甜美的小嘴兒。

  「放開——唔——你這壞蛋——」

  小舌被這可恨的男人又吸又舔,她的嘴里混雜的不知是誰的津液,還被迫吞下好多男人的口水。但是,鸠般茶實在是無可挑剔,作爲四大魔帥之一的他早就練就了無比魅惑的能力,他的體液不僅沒有任何難聞的味道,反而充滿了雄性魔族難以抗衡的荷爾蒙氣息。

  良久,鸠般茶才笑著放開她的唇:「怎麽,喜歡嗎?是我的口水更美味還是我的精液嘗起來的滋味更好?」

  聞言,魔睺羅伽忍不住火大地瞪起銀色的美瞳怒視著一臉回味的鸠般茶,他居然還伸出舌尖舔了舔唇上殘留的她的津液,看起來簡直下流到了極點!

  「寶貝,別瞪著我啊,你越是這樣看我,我的下體越是硬得發疼。」

  鸠般茶邪笑著勾起唇,在她嘴上啄了最后一下,然后重新壓住她曲線柔美的嬌嫩身體,用自己驕傲的男性軀體磨蹭著她的嬌乳,惹來身下人兒憤怒卻又享受的複雜眼神。

  男人小心翼翼地從小寶貝蜜穴里抽出他一截粗壯的欲望,頓時那羞恥的濕濡被帶出好大一灘來,濕漉漉地溢出女人嬌紅的花唇,還發出陣陣淫靡的摩擦聲。

  魔睺羅伽忍不住羞赧起來,敏感的內壁忍不住條件反射地收攏,包裹住那根鋼鐵般強硬的男根,密集的肉芽兒更下意識地吸吮他滾燙的龍身,那燙熱的溫度令她的蜜穴不禁一陣收縮,想避開這發燙的巨物卻又忍不住擠壓這粗壯的雄偉男性,于是她的幽穴便一環一環地自動絞緊他的龍根,收縮舒張之間帶來無比絕妙的銷魂快感。

  「喔,你這小妖精!」



  鸠般茶倒吸一口氣,粗大的分身在女人幽穴內一陣急劇的顫栗和脹大,粗硬的根頭抵著了她的子宮,燙得她忍不住皺起眉身體嬌顫起來,子宮口也不禁微張開來,任由男人將他惡魔般粗悍的根頭挺入她的子宮里。

  這可惡的男人!每次他都喜歡戳穿她的子宮,連她最純潔最隱私的地方也不放過,她都不記得男人有多少回將他肮髒滾燙的精液射進她的子宮里了,看來這混蛋就喜歡這樣折磨她!

  「寶貝,我忍不住了。」

  鸠般茶危險地皺起濃黑的俊眉,灼人的視線牢牢地注視著她美好的嬌軀,然后他的大掌一把握住她細軟的細腰,嘗試著向上擡高。

  接著她的雙腿被男人輕松地分開,緊緊地纏上他的雄腰,而他結實的臀部則一個猛頂,被他抽出的那部分龍根再次狠狠地挺了進去,她的小穴感到男人無與倫比的力度,頓時整個身子都一陣激烈的痙攣,飄逸的銀發在星光下劇烈地甩動。

  她的子宮被男人戳到底了!她驚訝地張開嘴,卻發不出聲音來,只能咿咿呀呀嬌哼,細軟的腰肢被男人一手掌握,無力掙扎地任由男人一連串的深度頂撞,等男人再抽出他的巨物,她無力地顫抖著膝蓋,子宮內泄出一大團濕膩的淫液,順著她的蜜唇汩汩地溢出到沙地上。

  「寶貝,對不起,接下來你可能會有點疼。」

  鸠般茶充滿歉意地看著魔睺羅伽,語氣卻隱隱帶著一絲邪魅和危險訊息。

  「你——你想干什麽?」

  魔睺羅伽緊張起來,她警惕地看著鸠般茶,身子不自覺都繃緊起來。

  「我想——這樣!」

  說著,鸠般茶用力抓住她並攏的雙腿狠狠地撞上她的翹臀,那根粗壯到令人心悸的陽物也一下子戳進了她的最深處的內蕊里,頓時酥麻觸電的感覺毫無預警地在她的身體里加速蔓延,她忍不住雙手不由自主地攀上鸠般茶的寬背,指甲深深地陷進男人結實的背肌中,劃出一道道激情的血痕。

  「哦,寶貝,你把我咬得這麽緊!怎麽,喜歡上我了嗎?」

  耳邊傳來鸠般茶自以爲是的粗啞戲谑聲,可是魔睺羅伽卻無法作出任何回擊,身體被完全掌控,理智早就被埋在體內的男性烙鐵燒得所剩無幾,她只覺得身體好燙好熱,尤其是腿間被擴張得疼痛的幽穴,正滾滾流出燙熱的蜜汁,隨著男人長槍的來回抽插而被迫舒張縮合,稚嫩的子宮口也被惡魔般的龍頭蠻橫地擠開,任由男人滑進那溫暖的蜜谷,搗磨她柔嫩的內壁。

  「好嫩的子宮呢,軟軟的,都只有我一個人享受過呢。」

  鸠般茶心里湧上無限的雄性自豪感,其實這也是男人的通病,總希望自己的女人身體上只有自己留下過痕迹。

  「你——你太大了——好長——」

  魔睺羅伽幾乎被男人的長度給哽住。太可怕了!他幾乎戳穿了她的深處的花縫,尤其是他還粗度驚人,無論她如何舒張自己的穴肉,被男人撐大的感覺也依舊無比清晰地存在。

  鸠般茶邪笑起來,他扶住女人纖纖一握的蠻腰,對著那粉嫩鮮紅的嫩穴狠狠地深撞起來,粗長的龍身急促而強硬地磨蹭她敏感嬌嫩的肉褶,堅挺的圓頭更堪堪戳入她的蜜宮內,霸道而專橫地抽送他鋼柱般強壯的分身,一波波瘋狂的攪弄、頂轉幾乎將她逼瘋了!

  她無力地抓住鸠般茶的胳膊,他的肌肉全數繃緊凸起,粗狂的青筋也暴起纏繞在他的手臂上,他撞擊她的力道太強了,幾乎像要把她撕開玩壞了才甘心一般!

  他粗壯的龍根摩擦得她的蜜唇溢出了乳白色的愛漿,暧昧羞恥地黏在他們的生殖器官處被磨蹭得滋滋作響,她的肉瓣色澤也變得越發紅豔,幾乎鮮紅到要滴出血來,妖媚蠱惑地纏繞著他的龍莖銷魂蠕動。

  事實上,她是真的快流血了,鸠般茶的力度實在驚人,尤其是那個地方更是強壯得可怕,她柔嫩的嬌花兒怎經得起他野獸般的蹂躏?她的內壁被摩擦得生疼,卻又帶來一股奇異的快感,引導她將鸠般茶含得更緊,甚至張開身子主動接受他的蹂躏和折磨。

  「好痛——你——你溫柔一點不可以嗎——」

  魔睺羅伽皺起眉頭,嬌軀被鸠般茶搖晃不停,讓她連說話也變得斷斷續續。

  「可是你的反應卻告訴我你喜歡我這樣對你,不是嗎?」

  說著,他壞笑著頂撞了下她深處正在激顫的蜜核,頓時她的身子一哆嗦,一大片愛液像浪潮般不受控制地噴泄出來,濕嗒嗒地沾濕了鸠般茶的肉棒。

  「很可愛的反應,不是嗎?」

  鸠般茶的藍眸閃過一閃而逝的戲谑,「如果這樣呢?」

  鸠般茶突然將魔睺羅伽的身子翻轉過去,他的鐵棒也在抽出幾秒后再次突然重新挺進,她毫無防備地弓起腰肢,柔嫩的圓臀頓時抖出極爲誘人的雪白臀浪,妖娆而性感。

  「啊——你——你——」

  小女人哭叫出聲,由于是從臀后進入,他更順利地挺進他平時很難進入的領域,她的子宮幾乎毫無抵擋地被他頂開,他蠻狠地將滾燙的欲望插進她的嫩蕊中,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他粗吼了聲,那粗硬的根頭突然毫無預警地噴射出一束滾燙的岩漿,燙得她白嫩的翹臀又是一頓嬌顫,蜜甜的花液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潺潺流泄下來,滴得地面上頓時又出現一片濕漉區域。

  鸠般茶邪惡地扳開她白嫩的臀瓣,注視著后方那孔玫瑰色的緊窒花眼嬌瑟地收合,他的唇邊揚起了一股惡魔般的笑意。下一刻——他將自己的食指放在嘴里用津液潤濕了一下,然后對準那誘人的菊花一下子戳了進去!

  魔睺羅伽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她難以置信地開口道:「鸠般茶——你好大的膽子,你居然——你居然——」

  話還沒說完,只感覺男人擠進自己后庭的手指突然邪惡地向上一挑,她頓時再度失去言語能力,身體猛地向前弓起,細腰急顫不止,溫暖的濕潮不受控制地泄出,而她的媚穴更是情不自禁地急促抽搐,連同緊窒的后肛將鸠般茶的欲望和手指夾得緊緊的,幾乎讓男人都有些疼痛了。

  「你夾得太緊了呢,我都快斷掉了。——還是說你是想將我永遠留在你的體內?」

  鸠般茶在她耳邊輕笑出聲,雙手悄悄掌握住她胸前一對渾圓飽滿的酥乳,戲谑地撚弄她紅豔豔的乳尖,下流地恣意拉扯得細長,然后放手,讓那對乳球彈出誘人無比的乳波。

  「你——你——」

  小女人的眼角隱隱滲出屈辱的淚水。也正是此刻,她對鸠般茶的殺意上升到了極致!以前鸠般茶不知道她真實身份的時候,他玩弄她還可以理解,可是他已經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不但沒有絲毫收斂反而變本加厲,這是對她魔睺羅伽最大的侮辱!

  你等著吧,鸠般茶,一旦我獲得自己的力量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你!魔睺羅伽閉上眼睛在心底暗道。

  然而就在這時,她感到自己的下巴被輕柔地擡起,耳邊傳來了鸠般茶隱隱的一聲歎息,然后那溫柔的吻落在自己唇上,接著移到她的眼睛上,憐愛無比地舔去她的淚痕。

  「很不喜歡我這樣麽?」

  鸠般茶無奈地歎息了一聲,「爲什麽要偷偷流淚呢?」

  ***********************************

  呼呼,這一章在我的電腦里已經保存了至少三個月,今天終于有機會把它發出來奉獻給各位看文的大大了。其實倒也不是麝手一直不想更新,只不過一直實在沒什麽寫文的心情,再加上回家還有很多事要做,所以一直都沒什麽機會寫下去。想罵麝手的就罵吧,麝手忍住就是了!%>_***********************************

  第八章

  魔睺羅伽驚異地睜開眼,只見鸠般茶幽幽的藍眸正注視著自己,他碩大的分身如此親熱地擠進她的花徑里,她呼吸的每一個瞬間都將他的欲望包裹得更緊密,如同被觸碰到花蕊的紅玫瑰,她嬌嫩的花瓣避無可避地擠壓著他的男性象征,那火辣辣的灼熱感覺教她小臉都熏紅了。

  「你不喜歡可以告訴我的。」

  鸠般茶小心翼翼地將自己巨大的鋼棒抽出她美妙無比的嬌穴,瞬間帶出一大串粘滑的液體,他射進她子宮的精液也汩汩地溢出她因爲少了男人填充而空虛酥癢的蜜穴。

  魔睺羅伽不出聲,她並不相信鸠般茶的話,可是鸠般茶的行爲卻讓她迷惑,她不知道爲什麽鸠般茶會突然停下來,甚至離開她的身體,她知道鸠般茶的欲望還沒有滿足,可是他的行爲代表了什麽呢?

  鸠般茶重新壓住身下嬌小誘人的雪白胴體,他熾熱的唇急切而溫柔地烙印在魔睺羅伽的身上各處。魔睺羅伽蹭著身下柔軟潮濕的沙地,任由鸠般茶親吻她的身子,她甚至都不再反抗了,像失去了靈魂的木頭人一樣任由鸠般茶擺弄。然而鸠般茶卻能明顯地感受到每次他的吻落到她裸露的肌膚上時,都會引起她的一陣細微的戰栗。

  「你爲什麽一直躲著我?」

  鸠般茶抱起她綿軟的身子,愛憐無比地用指腹輕撫她身上被他粗暴的動作而蹂躏出的斑斑青痕,開始都有些后悔自己剛剛弄疼了心愛的人兒。

  魔睺羅伽轉開眼去,拒絕回答這個問題。鸠般茶冷靜地看著魔睺羅伽絕美的側臉,突然一把將魔睺羅伽柔軟的身子抱起,將她攬進自己的懷抱里,緊緊的抱著她坐起。

  「你想干什麽?」

  魔睺羅伽不知道鸠般茶又要玩什麽花樣,緊張地掙扎了起來。

  「如果不想我再像剛才一樣疼愛你的話,就乖乖的不要亂動。」

  鸠般茶的唇貼著她的額際暧昧地低喘。

  魔睺羅伽立刻不動了。算了,現下她不是鸠般茶的對手,還是隨他去吧。反正——反正她的身子早就被這可恨的男人占有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鸠般茶卻是並沒有再像剛才一樣玩弄她的身體,甚至都沒有再進入她的小穴里——盡管他的分身依舊硬邦邦的昂揚著,滾燙地貼著她的翹臀蠢蠢欲動。

  「你看,今晚的星星多美。」

  突然,鸠般茶在她耳邊說了一句。

  什麽?他之所以用這個姿勢抱她是想陪她看星星?魔睺羅伽的腦子一片混亂,覺得好氣又好笑。她和鸠般茶共任魔帥有數百年了,什麽時候鸠般茶變得這麽有情調了?估計是在這里裝弄風雅吧?

  然而,當她擡頭的瞬間,卻還是被眼前的美景給迷惑了。

  天空中確實有很多繁星,如同璀璨的鑽石般點綴在黑天鵝絨般的暮色中,低垂著如同滿含心事的雙眼,閃爍著無比華麗的光芒。偶爾還能看到一顆流星從半空中劃過,充滿了神秘感和浪漫感。

  「今晚的夜色很美,不是嗎?」

  鸠般茶含笑的藍眸望著懷里絕色的美人,她是如此完美和迷人,縱然拿天底下最耀眼最美麗的事物和她相比,她的光芒也依舊不可阻擋和掩蓋。

  魔睺羅伽並未搭理鸠般茶,但是她閃爍著點點星光的黑眸卻是將她的心事袒露無遺。

  鸠般茶無言地將懷里的女人抱緊了,一起凝望著今夜華美異常的星空。夜色如墨,閃耀的星光下他摟著自己心愛的人兒一起欣賞夜色,突然,鸠般茶有種久違的幸福感。

  他已經在這個世界上度過了上千年的光陰,冰封了許久的心靈今夜居然産生了一絲難得的悸動。他忍不住將懷里的人兒摟得更深,好像她會在下一秒鍾消失不見似的。

  他很久很久沒有産生過對一個人如此強烈的欲望了,也許他還沒完全愛上她,但是他今生今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再放開懷里的人兒。

  無論天界、魔界,只要她還在,他就絕不會放下她。鸠般茶在心底暗暗許諾道。面對著眼前這一片旖旎的夜幕,他的唇邊溢出了一絲淺淺的微笑。

  雖然他的性欲還沒有完全得到滿足,心靈卻得到了一種奇妙的慰藉,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幸福」吧,「幸福」永遠是大于「性福」的。

  突然,前方天空中出現了兩顆隕落的流星,鸠般茶興奮不已地剛想叫懷里的人兒一同觀賞,低頭才發現懷里的人兒不知何時已然沈睡。

  也許是剛剛被他的疼愛累壞了,所以這麽快就睡著了吧。睡著的魔睺羅伽安靜得像個熟睡的孩子,纖長的睫毛卻不安分地輕眨著,看起來睡得並不安穩。

  鸠般茶臉上露出了自己也沒察覺的溫柔笑意,他低頭在女人額頭輕輕印下一吻,一只手悄悄地釋放了一個催眠的法術籠罩在魔睺羅伽的周身。

  「好好睡吧,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

  不知道魔睺羅伽是否聽到了這句話,但是,兩人的命運之線卻在不知不覺中纏繞得更複雜更難解了。

  今夜,魔界中萬物沈睡,一切安穩如水。

  *************************************************************醒來是因爲全身莫名的酸痛和溫暖,魔睺羅伽蹭著身下柔軟的被褥,用低不可聞的聲音低鳴了一聲,竟然有些懶洋洋的感覺。突然,她一個激靈,連忙坐起身來,雙手緊張地向自己的臉部摸去,觸到的是感覺冷硬的物體。還好,她的真面目沒人看見。

  可是昨晚她不是和鸠般茶在一起嗎?鸠般茶又給她戴上了面具還是——等等,鸠般茶?

  魔睺羅伽恨恨地起身,打量周身這才發現自己就在自己的寢宮里,怎麽回事?

  如果不是全身的酸痛提醒她昨晚發生的一切,她幾乎要以爲昨晚的事情只不過是自己呆在寢殿里做的一個夢而已。

  不過,怎麽會有這麽強烈的光線?

  魔睺羅伽擡頭,這才發現她面前的牆壁不知爲何鑿了一個新的窗戶,耀眼的陽光正從牆外射進來,照得她面具后的眼睛都似乎感覺到這股強光照射而不由自主眯起。

  「血蘭!」

  魔睺羅伽猛然扭頭朝寢宮外一聲大喝。

  立刻,一個侍女唯誠唯恐地負手快步走了進來,誠惶誠恐地回道:「是,奴婢在。主人,你醒了?」

  「嗯,」

  魔睺羅伽冷冷的聲音透著迷惑,「昨晚我是怎麽回來的?」

  「是——是——」

  血蘭低下頭吞吞吐吐的,半天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是什麽?」

  魔睺羅伽沒有耐心地厲聲喝道。

  「是——鸠般茶殿下將您送回來的。」

  血蘭嗫嚅著說。

  室內,突然詭異地安靜下來。緊接著,一道白光猛地劃過,「啪呲——」

  地板上突然一聲巨響!

  血蘭身子不禁害怕地一抖,她睜大了瞳孔,看見自己腳邊的地板上「嗤嗤」地冒著黑煙,出現了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縫,而她的主人手中正緊緊地拽著一根像是白色閃電凝結而成的長鞭。

  「主人贖罪——」

  其實血蘭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麽,只知道自己面前這個從不輕易發怒的主人現在非常非常的生氣,而后果——她不知道有多嚴重。

  「果然是他,果然是他!」

  魔睺羅伽咬牙切齒地怒吼著,怒不可遏的聲音從冰冷面具后傳出,一腔怒火無處發泄,舉起長鞭對著地板又是一鞭——「啪呲——啪——」

  「啊!」

  血蘭害怕地尖叫著閃躲到一邊,以她的道行,如果被主人抽一鞭,估計不死也會受重傷。

  「他昨天是怎麽送我回來的?」

  魔睺羅伽強自壓下自己冰冷的聲線,故作沈靜地問道。

  「鸠般茶殿下他——他——是將主人抱回來的。」

  血蘭惶恐地回道。

  果然,這句話立刻再次激起了魔睺羅伽的狂怒,她揚起手中如同閃電凝成的月蟒霞光鞭,狠狠地甩出,頓時,所有被抽中的物體頓時全都化作了齑粉。而血蘭更是嚇得連腿都開始發抖了。

  「那這個——」

  魔睺羅伽指著面前牆壁上的窗戶道,「這個是誰干的?」

  「是——是鸠般茶殿下,他說——他說——」

  血蘭吞吞吐吐地道,「他說主人的寢殿太陰暗了,需要多一點溫暖的陽光。」

  「什麽?」

  魔睺羅伽的聲音充滿疑惑地從面具后傳出。

  該死的!他到底是什麽意思?魔睺羅伽強自壓下內心極度的怒火,她將手中的月蟒霞光鞭向上一甩,月蟒霞光鞭頓時化作蟒蛇狀的銀色光芒,纏繞上她的手指,最后化作她手套上纏繞的一段銀鏈。

  魔睺羅伽轉身站到窗前,一言不發地看著窗外。而她身后的血蘭低著頭,連大氣也不敢出。

  「你先下去吧。」

  一會兒之后,終于,魔睺羅伽面具下傳出一句淡淡的話,血蘭聽了忙不叠地點頭。

  「是,主人。」

  說罷,血蘭匆匆離開了。

  魔睺羅伽並未轉過身來,她在思考鸠般茶的動機。他到底要的是什麽?是她的身體嗎?他已經得到了,而且是用最卑鄙下流的手段得到的。是她的臣服嗎?

  魔睺羅伽估計鸠般茶不會這麽無聊,他到底想要在她身上得到什麽?

  她輕輕地歎口氣,昨晚的事情還曆曆在目地出現在她腦海里,她又一次輸給了鸠般茶。可是,她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似乎這一次她輸掉的不只是她的身體而已,還有什麽很重要的事情被她忽略了。

  可是,究竟是什麽呢?她不知道,伸手輕輕撫摩著自己莫名腫脹的胸口,她爲自己體內突然又湧起的洶湧欲望而驚惶失措。

  估計,修羅王給的毒液也消解不了他在她體內種下的毒了吧?明明深淵魔蛇的毒性不可能輸給鸠般茶的情毒的,可是爲什麽卻在她身上失效了?她——她不得不承認,此刻自己正無比渴望那個邪魅的男人。

  深吸一口氣,魔睺羅伽的指甲深深地陷進自己柔嫩的掌心才克制住自己體內的沖動。

  不行!她不能輸給那家夥,說什麽也不能!

  打定主意,魔睺羅伽來到鏡子前,頹然地注視著鏡子中的自己,然后她慢慢地伸手取下了自己的面罩,露出了自己傾國傾城的絕色容顔,一頭銀色的發絲如瀑布般優雅,雪白如同凝脂般滑膩的肌膚,眼眸則是魅惑的澄淨銀色,盡管她神情冰冷,卻依舊能美得讓人忘了怎麽呼吸。

  難道——那個混蛋是看上了她的這張臉麽?

  魔睺羅伽暗暗思忖著,心頭竟然浮上一股莫名的落寞,這陌生的情緒教她無所適從,也教她勃然大怒。她突然冷冷地擡起指甲,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在自己臉上狠狠地一抓!

  頓時,五道觸目驚心的血痕立刻浮現在她臉上,指甲鮮血淋漓,看上去竟然無比淒美,但也帶著一絲猙獰的意味。魔睺羅伽臉上淌著鮮血,卻擡起唇微微的笑了,那笑容里,盡是灑脫和瘋狂。

  纏起自己頭上的發絲,魔睺羅伽冷冷地看了一眼正灑進溫暖光線的那個大窗,她戴上一張薄薄的面紗,遮住自己臉上的傷痕,只留出一雙魅惑的眼睛,然后她倚在窗邊,安靜地等待夜的降臨。

  *************************************************************墨黑沈寂的夜,呼嘯的風不斷吹動鸠般茶的寢殿中四處懸挂的絲綢門簾,呼呼作響著,連同寢殿內明暗不定的燭火,如鬼魅般搖曳著,更渲染出一種寂靜而淩亂的氛圍。

  鸠般茶深情慵懶地躺在寢殿中央,華麗的長袍隨意敞開著,露出古銅色結實強壯的胸肌,而他身下枕著居然是一具美豔的魔女全身赤裸的白嫩胴體,而他卻專心地翻閱著手中的一本書籍,而另一名同樣全身赤裸的誘人魔族少女則酥胸貼在他赤裸強健的寬背上,媚眼如絲地蠕動著身體,企圖勾引他。

  偶爾,鸠般茶會擡起頭來,伸出男性的粗舌勾住眼前粉嫩的小草莓邪魅地逗弄,在唇間色情而濕濡地吸吮著,將那俏尖吮得又紅又嫩。只是這種程度的觸碰,就教那美豔的小魔女忍不住欲火焚身地暧昧扭動,胸前白嫩的酥乳更是嬌俏高聳,嘴里也發出誘人的呢喃。

  「魔帥殿下……嗯,人家這里濕了……」

  小魔女蠱惑人心地張開早已濕濡的腿間,伸出修長的手指欲求不滿插進腿間空虛的小穴里,暧昧地勾出一長串晶瑩的濕液,放進嘴里淫蕩地吮吸著。

  「自己玩就好,別打擾我看書。」

  鸠般茶的聲線依舊是冷冷的,聽不出多少溫度,俊美的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

  「嗯。」

  貼在鸠般茶背上的少女有著絲緞一般光滑柔嫩的肌膚,她眯起眼貼在鸠般茶脖子上如同慵懶的小貓一般溫順而谄媚地磨蹭著,一邊貪婪地嗅著鸠般茶身上成熟的魔族雄性氣息,那味道如同麝香般魅惑,繞得她的芳心止不住砰砰亂跳。

  鸠般茶殿下真的好英俊好冷酷呢……

  小魔女伸出舌頭小心翼翼地舔弄著他粗壯性感的脖子,一邊爲這無比冷傲卻無比魅惑的鸠般茶殿下心折不已。鸠般茶殿下這麽強壯,聽說他的那玩意又大又粗,好想親眼見識一下,嗯……

  小東西害羞地看著鸠般茶腿間被布料遮住的部分,惹火的眼神恨不能將其看穿,讓她好好欣賞鸠般茶殿下的身體。

  「這麽想要男人嗎?」

  突然,鸠般茶殿下轉過頭來,在她耳邊輕輕地喘氣。

  小魔女的身體一陣酥軟,鸠般茶的魅惑能力太強了,不過是輕輕地在她耳邊吐了一口氣,就已經叫她神魂顛倒、意亂情迷了。

  另一個美豔的魔族少女則難耐地仰起頭,纏綿而火熱地親吻著鸠般茶的脖子和下巴,看著鸠般茶那剛毅而性感的雙唇,她更是止不住誘惑地吻上他的嘴唇。

  鸠般茶干脆放下書,一把捧住這惹火的小尤物一頓熱情的親吻,吻得那小東西的身子都酥軟如泥,小嘴紅豔豔的,才放開她的小嘴,啞聲道:「不許再誘惑我了,我還要看書,否則——」

  「是,大人。」

  小魔女連忙誠惶誠恐地回答。

  鸠般茶邪邪地稍彎一下唇,拍了拍小魔女的臉,眼神里滿是戲谑:「真乖。」

  正在這時,鸠般茶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壓迫從四周傳來,他猛地擡頭,鷹眸如同利劍般向前直射,就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正從忽明忽暗的前方走來,他警覺地眯起眸子,正起身子盯著面前慢慢靠近的人影。兩個小魔女也害怕地停下動作,蜷縮在鸠般茶身邊。

  待鸠般茶看到對方那一頭銀色的美麗長發和面紗外一雙完美的銀瞳,他終于知道是誰來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和驚喜,當然也有一絲警惕——他不知道爲什麽今天魔睺羅伽居然會主動來找他。

  魔睺羅伽眯起眸子,冷冷地注視著驚惶地依偎在鸠般茶身邊兩個不著寸縷的少女,心頭突然止不住地騰起一股無名之火——這該死的淫賊!不要臉的男人!

  居然……哼!

  鸠般茶則是擺了擺手,示意兩個少女下去,然后用好整以暇的目光玩味地盯著此刻明顯臉色不善的魔睺羅伽。

  魔睺羅伽冷冷地看著鸠般茶,如同雕像般一動不動地站在其身前幾步遠的距離,一直到兩個小魔女驚惶失措地離開,她的目光中才稍稍露出幾絲情緒——鄙視。赤裸裸的鄙視!

  鸠般茶可不管這些,他不知道今晚爲什麽魔睺羅伽會來拜訪他,但是他很需要她,從她一出現在他面前開始,他的眼神就無法從她身上移開。他臉上泛起一絲溫柔而魅惑的笑意,身形一頓,已是出現在魔睺羅伽面前,一把摟住了她的腰,並迅速地倒在地毯上,用自己高大強壯的身子壓住對方纖細的腰肢。

  「寶貝,今晚你來這兒干什麽?」

  鸠般茶依舊難以置信地微笑注視著身下美豔誘人的人兒,手指已經開始貪婪地摩挲她粉嫩的臉龐,看到她臉上礙事的面紗,忍不住想要將其摘下。

  「住手。」

  魔睺羅伽聲線還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是她身子微微的顫抖泄露了她的情緒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