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婷轶事(全) 作者:gegegechao

【茹婷轶事】(全)
作者:gegegechao            

一、愛情也無常

  從茹婷終于下決定把孩子生下來開始,她就已經做好了準備獨自面對接下來
的一切。

  小家夥剛出生時就那麽一點點,多像一隻小貓咪啊!眼睛還沒睜開,手握著
小拳頭蠕動著,小腳丫在襁褓�蹬呀蹬,嘴巴也吧嗒吧嗒著像是在說些什麽——
對,該給他喂奶了。

  茹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奶水,懷疑地將上衣捋起來,生澀的將露出的奶頭
往剛出世兒子的小嘴送過去。

  那一刻她幾乎害羞起來,當兒子終于含住她由于羞澀而發硬的奶頭吸吮,嘴
角隱約溢出乳白色時,茹婷無比的自豪——她當媽媽了,她真的當媽媽了!她的
兒子正在吃她的奶,她有奶水,她是一個真正的母親,一個偉大的母親!——盡
管她都不知道兒子的父親是誰,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會把兒子撫養長大,親
手把他撫養成人,親手……茹婷靠出賣身體賺錢撫養兒子兩年多,每天等天黑了
以後,她都抱著兒子在離自己出租屋不遠的巷道轉悠,等待陌生男子經過,然後
抓住機會在他們旁邊小聲問:「先生,‘做生意’嗎?」

  男人如果逃離似的走開,她也就不繼續追問,但是通常男人見到她白淨清秀
的臉和風韻的身段都會感興趣,隻是偶爾一些太年輕的小男生可能是因爲擔心有
傳染病之類吧。

  在和她「做生意」

  的過程中,男人通常都很快,通常快到她還沒來得及感受他們的硬度或長度

  或許是因爲自己的臉蛋太漂亮,或許是男人們對這種抱著孩子出來做的懷著
特殊的興奮,又或者是她兒子在一旁哭鬧時令他們恐懼而不得不提高效率……這
兩年多來她的生意不錯,基本上每天都可以做好幾趟(她後來知道了她其實還比
其他的女人要價都高些),所以除了自己和兒子的生活花銷,她額外還攢了些錢

  慢慢的茹婷發現兒子的眼睛特別清澈明亮,黑溜溜的大眼珠閃著聰慧的光芒
,她決定不再繼續靠賣肉過活了——因爲兒子已不再一離開她的懷抱就哭鬧,他
黑亮的眼睛總是骨碌碌轉動著,眼光中偶爾反映著她光屁股被男人壓在身下——
他可能開始記事了!茹婷可不想兒子知道自己是一個賣身的婊子,她擺起了地攤
賣些小玩意兒,可是生意並不如意。  于是,她不得不偶爾在有以前的熟客特意來光顧想嫖她時,還是會讓他們得
逞,隻是她會躲著兒子。

  被男人壓在身下杵的時候,茹婷並沒有十分享受的感覺,就算是和那兩個有
可能是兒子父親的男人在一起的時間。

  她的第一個男人是個軍人,她對那個男人曾經是有愛的,她曾經等了他三年
……她去部隊找他……她把身子給了他。

  「茹婷,我馬上就要轉業了,一轉業我們就結婚好嗎?」

  軍人在成爲真正的男人後,非常感激懷�的溫柔,動情的求婚。

  「……嗯!」

  她猶豫的答應著,雖然下體隱隱作痛,但還是迎接了軍人又一次的堅硬……
「……對不起,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寫信了……我沒有勇氣當面告訴你,我明天
就要嫁給別人了。你很好,但是他也很好,而且他一直陪在我身邊……我愛過你
,我把身子給了你,這也是我唯一可以用來彌補你的……」

  茹婷和軍人分手了,因爲光有愛是不夠的,軍人能給她的,別人也可以給,
但是軍人沒能給她的,別人也給了!二、國破佳人在「眼睛真像‘他’!可鼻梁
又像‘他’!」

  茹婷興奮又緊張的琢磨著,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眼前這張放大的臉,俊朗而
又覺熟悉。

  而那兩個「他」

  無疑不是同一個人。

  她本來雙腿夾在男人的腰部,屁股暗暗往內使勁,並一拱一拱的迎接著他插
下來的雞巴——根據多年的經驗,這樣會讓男人很快射出來,但她這樣做卻隻是
因爲身體的本能反應。

  當她發現男人馬上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像是已經進入要噴發的前奏時,她
緊張得馬上盡最大可能張開腿,放松暗暗使勁的股肌——她真擔心男人馬上又射
精了,然後沒精力再做第三次而付完嫖資走人,那以後說不定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茹婷需要在他離開之前弄清狀況,或者再見到他。

  茹婷知道自己不年輕了,雖然風韻猶存,但畢竟已經四十三了,這個男人肯
定不會做自己的回頭客。

  她已經很久沒有接客了,她自己並不沈湎性欲,也不需要賺很多錢,可是這
個男人給了她莫名其妙的親切感,她願意接待他——「歡迎光臨!老闆這邊請!」

  茹婷熟練的帶領他進入客房。

  她在這個酒店當部長好幾年了,最近幾年嫖客越來越小齡化,她並不吃驚。

  她自己剛生小孩那會兒就跟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子做過,一開始那個男生自
稱十六歲,但把褲子一脫才剛剛長了一點點恥毛。

  「老闆您先坐一會兒,馬上給您安排小妹!」

  進了房間茹婷招待著男人。

  「你也沒問我要什麽服務啊?」

  男人無疑是第一次來這�,而且還有可能根本就是第一次出來嫖。

  他的眼睛在她身上的關鍵部位飄移,稚嫩、渴望的神態出賣了他。

  「哦,因爲來我們這�的都是全套的!」

  茹婷回答著,並給出自己的名片,上面寫著「許晴」,「部長」。

  「全套……有做愛嗎?」

  男人接過名片看了一眼,繼續問道,「做愛」

  兩個字說的有些遲疑。

  「肯定啊,那是基本的,兩個小時,做多少次都可以,不限次數的!但小妹
會先給你全身舔一下!」

  茹婷繼續介紹著。

  「那價格呢?」

  「有三百的,有五百的。」

  茹婷估摸著他會繼續問下去,索性就一次性介紹詳細點:「不同的小妹價格
不一樣,但是服務差不多,都是全套的。您要三百的還是要五百的?」

  「你呢?你是多少的?」

  男人咽了下口水,看來還有點小緊張。

  「我……」

  茹婷這才打量起這個年輕的男人來,說實話臉長的非常英俊,帶著眼睛斯斯
文文的感覺,約莫隻有二十來歲。

  「我沒做過桑拿,以前做過快餐的,要我做也行,是五百的……我還是給你
介紹幾個年輕漂亮的吧!」

  她雖然嘴�說要介紹其他小妹,但真有點兒希望男人堅持要點自己。

  她很奇怪自己已經不靠接客而領薪水了,而且也好多年沒接客了,但還是報
出了自己的價格。

  「就你吧,你蠻有感覺的!」

  男人果然要堅持點她。

  「……那好,我去準備一下。」

  茹婷爽快的答應了,但似乎並不是有年輕的後生看的上自己,要自己服務而
感到開心,具體原因她還真說不上來。

  她去領了服務的全套「裝備」,並插好了門。

  「你看起來很小呢,多少歲?」

  茹婷一邊脫著衣服,一邊開始跟男人聊起來。

  「大概十九,你呢?」

  男人已經脫光了衣服,下面濃黑的陰毛叢中挺出一根漂亮的紫肉棒,一隻手
按向她還帶著胸罩的奶子揉了起來,男人的手不大,一手不夠掌握她的渾圓。

  「好小,我說出來別嚇到你哦,我……四十三了……比你媽媽還大吧?」

  在說出自己年齡之前,茹婷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說了真實的。

  「差不多……我媽也有你……這麽漂亮,這麽騷!」

  男人似乎每一句話都吞幾次口水。

  「是嘛,那你肏她了嗎?」

  一個男人有戀母情結很正常,茹婷並不以爲意,繼續隨意的聊著。

  「如果你兒子想肏你,你會讓他肏嗎?」

  「……」

  男人把話題卻轉移到茹婷身上來,搞得她一時不知道怎麽說了。

  她兒子肯定沒有肏過她,因爲她兒子在兩歲多的時候就離開她身邊了,然後
一直不知道在哪�。

  而她一直留在這個城市就是因爲十幾年前在這�把兒子給弄丟了。

  三、破屋又漏船茹婷回憶起二十年前。

  當時一個叫賀遠華的男人瘋狂的愛戀著自己,並對自己窮追猛打、死纏硬磨
,終于打動了自己,讓自己和相戀多年的男友分手了。

  當時男友在部隊當兵,馬上就期滿轉業,他和那個賀遠華都是自己以前的同
學。

  男友因爲在部隊�很少有時間陪她,而那個賀遠華卻是鄉�幹部的兒子,沒
事幹整天就纏著她,天天到她家玩,什麽活都幹,把她父母也輕松拿下了。

  她最終同意了家�給她安排的婚姻嫁給了賀遠華,但這個小心眼的男人在洞
房時知道她不是黃花閨女,當天晚上就趕她出了門。

  然而就算是被趕回娘家,還是有其他人央媒人來要她。

  九十年代就已經開始湧現大量的準光棍,她以爲自己挽救了一條,又嫁了。



  可是當第二任丈夫知道她的肚子�有了別人的孩子時,她做了一個連她自己
也覺莫名其妙的選擇,爲了這個不知道父親是誰的孩子,她再次離了婚。

  她挺著肚子回娘家,被父親趕了出來,說如果她不把孩子打掉,就不認她這
個女兒。

  那個從部隊回來的男人也趕來看自己笑話,可她下了決定就是要生下小孩,
而且還離開了家鄉獨自南下打工。

  茹婷在工廠打了幾個月工後,因爲肚子太大了被人看出來懷孕就給辭退了。

  茹婷拿著一千幾百塊錢節省地支持到兒子出生,直到身無分文後,她終于走
上了做野雞的路。

  可茹婷靠自己的身體賺錢,她自己一點都不感覺肮髒,而且她甚至覺得自己
仍然很幸福,因爲不管那個軍人和賀遠華哪個是兒子他爹,都是她真心愛過的男
人,她願意給自己愛過的男人生兒子,撫養他健康成長。

  可就在茹婷和寶貝兒子的生活慢慢穩定下來,並且她就要結束做妓女的生涯
時,老天爺偏偏又奪走了她的一切。

  某天她正帶著兒子在一個人流量比較大大,生意很好的地方擺地攤,一不留
神兒子被人給拐走了。

  當時她的生意不好做,總會想著法子找人流量大的地方擺攤,才發生了這悲
催的事情……「我沒有兒子呢!先沖澡吧!」

  茹婷拉著男人的手到衛生間洗澡,她給男人塗沐浴露,清洗他的全身,並把
他的腋下、雞巴、陰囊和屁股溝重點搓洗了一遍,男人則一直把玩著她的豪乳和
油黑的陰毛。

  等她自己也隨便沖了沖後,兩隻白綿羊就擦幹身上的水滾上了床。

  茹婷讓男人平躺著,自己趴到他的身上一隻手往下握住他的雞巴輕輕套弄,
一隻手在他的小奶頭上打轉轉輕輕撥弄,同時伸出舌頭從他臉部開始舔弄起來,
並且口中發出職業性的呻吟。

  「……嗯,如果你有兒子的話,那他肯定爽死了,你肯定會讓他肏吧,你這
麽騷!」

  當茹婷舔過男人的臉、脖子、奶頭、經過腋下、肚臍眼終于舔到雞巴,並把
他的雞巴含到嘴�吸吮時,男人又繼續著剛才的話題。

  茹婷本來已經假裝忘記自己有兒子了,看著身下這個應該和自己兒子同齡並
光著身子的小男人,不禁又傷心起來。

  兒子剛丟那會兒,她每天去派出所問,每天到汽車站、火車站、公交站等人
多的地方尋找,爲了可以一邊尋找兒子並維持生活,她不得不又走回了賣身的路。

  找了整整三年以後她才漸漸的絕望了,然後慢慢的也忘記了兒子的模樣……
「哪有讓自己兒子做的!身子轉過去,給你舔一下屁眼!」

  吸吮了幾分鍾男人的雞巴和陰囊,茹婷讓男人轉過去準備給他做毒龍鑽,一
面心�懷念起自己的兒子。

  「要是兒子還在自己身邊就好了!要是他要肏我,我給不給他肏呢?不會的
,兒子一定很乖!」

  茹婷心不在焉的一面想著,一邊張大嘴伸出舌頭在男人的菊花外面上下舔弄
,舔了二十幾次後泌出一小口口水出來,鋪在舌尖,然後用力挺直舌尖往男人的
屁眼�插了進去……四、雲深不知處……做了兩三分鍾毒龍,茹婷舌頭好累,覺
得該讓男人先射一次了——其實一全套也基本上做完了,除了剩下兩三招她準備
留著等第一次性交完後用來幫助男人勃起。

  「想插了嗎?」

  茹婷讓男人翻過身子恢複平躺,又埋首在他胯間給他吹起箫來,賣力的吸吮
舔弄。

  「嗯……啊……有點!」

  男人挺著紫黑色的陰莖任由茹婷給他帶上安全套,然後被她坐下來的陰道吞
沒。

  可能女人在上的確可以讓男人非常持久,茹婷賣力的上下套弄了好長時間,
下體交合處早就被自己的蜜汁弄得泛濫不堪了,兩人同樣濃黑的陰毛幾乎糾纏到
一起,男人卻一直保持著堅挺和滾燙的狀態。

  可能茹婷實在是太累了,她趴倒在男人身上大口的喘著香氣,交合的部位繼
續緩慢的吞吐著男人的雞巴。

  「好厲害,竟然還沒射出來!」

  「說點淫蕩的話吧,那樣我會射快一點……」

  「那你說吧,我不大會!」

  「……其實,我媽,也是賣屄的!」

  男人一說起自己的媽媽,茹婷就感覺到他在自己陰道�已經不是那麽硬的雞
巴又變的跟鐵棒一樣又硬又直,陰道�面竟然隱約有點生痛,而且他也開始在主
動的往上頂了!「那你還出來玩,回家插她就好啦!」

  茹婷見男人興奮起來,也開始展開渾身解數,賣弄身姿,拼命的取悅他。

  「……對,我就這樣插她,嗯,嗯,嗯……媽媽……」

  男人終于射了,真的很快!茹婷剛才伺候他時也累了,就希望他快點射,可
是他終于射了的時候又希望他能再繼續多插一會兒。

  「是他說要插他媽媽讓我興奮了,還是實在被他插得太舒服了呢?」

  茹婷趴在男人身上一面又開始舔弄他的脖頸和耳朵。

  「隻可惜我可能永遠也肏不到我媽媽吧!」

  男人的雞巴帶著安全套子從茹婷的陰道�滑了出來,休息了幾分鍾後,他歎
了口氣說。

  「嗯……不會的……你不是說她很騷嗎?」

  茹婷起身給男人拿掉套子用紙巾包了小心放到垃圾簍的最�面,然後去衛生
間拿了條濕毛巾出來給他清理雞巴,上面滿是他自己的精液和套子�的潤滑油。

  「我隻有點印象她也是小姐,而且很漂亮,但是我實在是不記得她到底長什
麽樣子,因爲我很小的時候就被人拐走了,現在的父母不是親的!」

  男人一說到自己媽媽,雞巴立馬又精神抖擻起來,一個翻身把茹婷壓到身下
,用腿並開她的腿,粗魯的將雞巴往她胯間頂去。

  「……」

  茹婷腦子嗡的一下,屏住了呼吸——這離自己心�想象的結果太近了——十
九歲,媽媽也是妓女,很小就被販子拐走了……她認真打量起男人的臉來——「
眼睛真的像‘他’诶!鼻子又很像‘他’!……怪不得我想要他點我嗎?怪不得
我覺得他很有親切感嗎?他會是我兒子嗎?」

  茹婷腦子�飛快的打著轉,雙手卻沒閑著,在男人的雞巴還沒插到自己陰道
時,已經無比娴熟的剝開一個安全套套了上去。

  本來她的屁股是本能性的向內夾,好讓陰道緊握他的雞巴,讓他進出艱難而
慢下來以保護自己的下體不至于因爲他的粗魯而受傷,更讓他因爲自己的緊度而
早點射出來。

  「他真的會是我日思夜想的兒子嗎,真的會是他嗎?」

  她緊張起來,心�不停的祈禱著:「老天爺開眼,他一定是我兒子,請讓他
是我的寶貝‘天明’!……」

  同時努力地克服本能,把腿張開張大,好讓男人的征程更加暢通無阻,並能
多征伐一段時間,也讓自己有時間多看看他,並努力搜索記憶,想記起來兒子身
體上有的特征。

  可是兒子身上沒有什麽胎記,當時太小了痣也不明顯……良久,她終于想到
兒子剛兩歲的時候因爲生火疖子,左腦後留下了一個疤。

  她顫抖著伸出手去用手指仔細搜索著男人的腦後,果然摸到一塊圓狀的光禿

  「天明!你是我的天明!你真的是我的兒子天明!」

  茹婷的眼睛一下子就濕潤了,雙手用力抱緊他,哽咽著哭了出來。

  男人有點懵了,他用力掙脫女人的手支撐起上身,懷疑地看著身下的女人,
但下身並沒有完全停下來,陰莖還在慢慢用力往她陰道深處抽送。

  「……你是我媽?你怎麽證明不會認錯?」

  「不會錯的,我說怎麽你看著眼熟,因爲你長的跟你爸爸很像,而且你後腦
上的疖疤和你的經曆都可以證明!你就是我兒子茹天明!」

  茹婷激動地說著,她也終于想清楚了,兒子的父親應該是誰!「……天明?
媽?……媽,我想你!」

  男人懷疑地思索了一會兒,似乎隱約記得自己小時候媽媽確實叫他天明的。

  突然,他猛的加速了下身的抽動,也激動起來,並伏下身子,吻上茹婷的唇

  「……嗯,媽也想你!」

  兩人激烈的親吻著,茹婷將四肢緊緊纏在茹天明的身上,一邊抽空說:「天
明乖……嗯……嗯……來,咱把安全套拿掉,趕緊做完!」

  「好!」

  茹天明拱起屁股,讓陰莖脫離茹婷的陰道。

  茹婷雙手熟練地捋走濕得一塌糊塗的安全套,然後握著他的陰莖引導龜頭再
次找到自己的穴口,讓它重新插了進來。

  ……「媽,你不要再做小姐了好嗎?」

  「嗯,媽聽你的!但你也不準到外面亂搞,很多小妹身上有傳染病的!」

  「嗯,有媽媽在,我還用的著到外面去嫖嗎?」

  「胡說,媽知道你是媽的兒子了,咋還能讓你插?」

  「那怎麽行,我們都做了兩次了,我會一直想著你的屄的!」

  「……好吧,隻要你對媽好,孝順,媽就像今天這樣伺候你!」

     ……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