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亂倫史

第一章 射出,再射出!

自從升國二的那個暑假接觸了我生平第一支A片後,就開始了這個故事....

記得那一天下午,小龍神秘兮兮的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要我到他家去。到了那裡,映入眼 的第一件物品就是那卷錄影帶。

   「這是我爸租的!」小龍興奮地對我說著。「今天的有你爽的了!」

隨即他就放了那卷錄影帶。這對從未見過的我可真是一大刺激!我還記得內容是描述一間性診療所,專治性冷感的男人。看著螢幕內的男男女女不停的活塞運動,我的小弟弟頓時充血成一紅火山,隨時隨地就要爆發!不過就在那當兒門鈴響起,

   「糟了,是我爸!」小龍急忙將A片退出,放回了抽屜......

夜晚回到家中,我依舊興奮不已,打了數槍方能入睡。此後我一到小龍家,就要求他放片給我看,直到有一天他的韓國繼母來到台灣......

小龍的父親似乎特別喜愛韓國女人,因此小龍的生母與繼母皆為韓國人,小龍則是中韓混血兒。話說小龍的繼母因為不習慣台灣的氣候,所以一年有一半的時間是住在韓國。不過她生得可漂亮了!有著東方氣質的臉蛋,配上玲瓏有致的身材,及肩的秀發,雖說年已過30,但可謂之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尤其是她那雙細長皎好的美腿,直令人想好好地摸她一把!至於她的雙峰,雖然大歸大,但似乎是常年受到小龍父親搓揉擠壓之故,整個胸型略顯下垂,則為美中不足之處。

某一天下午,我閑著沒事便跑去找小龍要看片,但只有他讀幼稚園的弟弟在家,

   「那我進去等他好了。」就這樣小龍的弟弟為我開啟了秘境之鑰。

——————————————————————————–

   (好想一個人看著A片打炮喔!)

有了這個念頭,便拿了200元半推半就下要小龍的弟弟出去打電玩,錢花光了再回來。小龍笨笨的弟弟出去了。我的心跳加速,在別人家中打炮,這種做壞事的感覺令我興奮起來。我隨即到小龍父親常放A片的抽屜找尋,卻赫然發現沒有半支帶子。

   (怎麼會有這種鳥事發生!!)

不甘心的我又到處找尋,櫃子、床底下、桌底下、小龍的房間都找不到,真令我又急又氣!最後我決定檢查衣櫃。搜了半天,當我打開裡面其中一個小抽屜時,突然眼睛一亮!

   (這、這不是內...)

感覺體內腎上腺素的分泌,我雙手微微顫抖地拿起了一件,那是條觸感非常好的絲質粉紅色內褲,攤開在掌中,蕾絲的花邊,配著碎花綴飾,我深深地嗅了一下,

   (真是令人陶醉的香味啊。真是難以想像女人能夠穿下這麼小的內褲,也讓我的小弟弟穿穿吧!)



二話不說,立刻掏出我腫脹已極的肉棒,享受著摩擦女人內褲的快感,感動之餘我又拿出黑色絲質與白色棉質內褲,戴在頭上與含在口中,嘗嘗咀嚼女性的滋味。我躺在床上享受著這一切,手部迅速的抽動著......

   (喔、喔、喔,)

到了最高點了!很快的白色濃稠液體完全射在三件內褲上,當還在意猶未盡時,突然聽到開門的聲音。

   (糟糕!!)一個箭步我迅速地關上衣櫃,第一時間抓著三件內褲躲到床底下去。

   (誰回來了?啊,走進來了,是小龍的繼母!!)

她似乎疲憊已極,進房間後倒頭便睡。這時床底下的我謝天謝地,盼30分鐘後待她睡著我便可離去。

——————————————————————————–

時間經過,我靜悄悄地爬出床底到門邊,正欲離去時回頭一看,真是美景!!小龍的繼母側向我躺著,粉紅色的套裝配上白色絲襪,稍稍露出的三角褲底與乳溝,讓我原本驚嚇過度而疲軟的小弟弟立即成了頂之欲出的大肉棒。

   (真爽,賺到了!)

於是我便躡手躡腳地到了床邊,慢慢把手適探性地放到她的身子輕搖,發現她輕輕地打鼾著。在確定她熟睡後我便將右手在她的美腿上慢慢地摸著,從腳背到小腿到大腿根部來回輕摸著。另外的一手也沒閑著,朝向她的雙乳進發,由乳溝的方向慢慢伸進蕾絲胸罩內,朝乳峰邁進。當我終於摸到如黃豆般大小的乳頭時,正在感動之餘,她忽然將身子側了一下,我又急忙地翻入床底。

   (好像還沒醒來。)

我發覺我的心髒跳個不停,邊回想著剛才留在手上的觸感,老二簡直要衝破了褲子。能摸到穿著絲襪的美腿真令人興奮!於是我把肉棒給掏了出來,讓它在外面抖啊抖的,我的身體也抖啊抖的重新做秘境探索。

這次小龍的繼母背對著我,於是我輕輕地將她的身子轉過來躺平,再慢慢地將她的雙腳打開,我看到了黑森林的影子!我注意到我小弟弟的需求,我將她的右手握住我的肉棒,我的右手在她的黑森林外與大腿根部游移。我的肉棒被她柔軟的手溫存著,我的手拿住她的手握著我的肉棒來回搓弄著。

   (喔、喔、喔,)

突然她的手甩了一下,我發覺她好像快醒了,因此我又很快地溜入床底。但已經快要出來了,哪裡有松手的道理,我便將口袋中的三件內褲拿了出來套在肉棒上,手部迅速的抽動著......

   (喔、喔、喔,)

到了最高點了!白色稠狀液體又再次完全射在三件內褲上了。在此同時,小龍的繼母已醒過來,她似乎感到有點奇怪,但好像還沒發現我的存在。可是看樣子短時間內無法離開這裡了。

   (打了兩槍,好累!)  

既然無法離開,也沒事可做,我便昏沈沈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