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三部曲之一 — 回憶少年時 1-12 (2/2)

Chapter  Eleven
容容看不出來腿力這麼好,已經氣喘如牛還是不停的套弄我那根柱子。我忍住憐愛的念頭,想看她的耐力如何?容容時而會停止上下套動的方式,改由將我肉棍兒深深沒入前後左右扭動的方式。好像在用我肉棍兒挖掘�邊的東西,探索東西似的,找到後就又開始上下套動深深的讓我龜頭去撞擊她陰道深處。
我被這般方式弄得舒服至極,肉棍兒一直維持堅挺狀態。躺在地板上根本沒出力的我,看著容容汗流滿臉。在一次她停下來探索時,我拉起容容的上身。想要幫忙輔助她,這娘兒以爲我要親她。嘴唇翹著嘟了過來,開始伸出舌頭在我口中攪和。我這時才想起她剛才含舔我那髒兮兮的龜頭,她這般熱情我也不便去推開,任由她去攪吧。
我雙手扶住容容美臀,擡高我的屁股,在她舌頭攪和我的嘴巴時,挺動起活塞來。挺動幾次試試行程後,我就開始由緩而急的突刺。舌頭在我嘴�攪和的容容開始用嘴巴吸起我口中的空氣,像是一台空氣濾清器阻塞的老爺車,唏哩咕嚕的聲音在她口中發出。緊接著她也配合擺動臀部位置調整配合我深刺,搬扶著容容美臀的手,感受著她身體肌肉的鬆緊。這鬆緊之間可以抓住女性舒服感的程度,在容容她趴伏在我胸膛無法施力時,心想容容她應該快高潮了。
容容這媚態激勵著我加快速度的動作著、娛樂著她,想讓她獲得肉體上的欣慰,感謝她含舔我那骯髒的肉棍。一陣濕滑感衝擊著我的龜頭,容容這娘兒應該已經洩身。我肉棍脫離她那愛液泛濫的小穴,想要搬移戰場到沙發上再戰。她卻趕緊將滑出陰道的我的肉棍兒又塞了回去,不得已又再繼續維持這姿式。
捨不得讓我肉棍兒離開的容容,讓我不得不起身抱起她來到沙發。被我抱著的容容還扭著臀,要我肉棍兒持續刺激著她陰道深處。在沙發上放下容容後,抓緊她小腿輪到我來刺激。高潮過一次的她依照我經驗應該可以用力的刺激。端插幾次後,橫隔一旁的內褲會摩擦著肉棍。
感覺不舒服,脫也脫不掉火大直接撕了它。
濕滑的陰道讓我順利且輕易的用力撞擊,幾次撞擊幅度過大,肉棍兒滑出。容容都會趕緊的用手扶正塞回穴中。我只要抓著她的小腿邊撞擊邊欣賞這美景。一年多來的性經驗讓我學會如何控制自己的身體,該如何改變姿勢來延緩欲射精的念頭。酒精在容容的身體産生反應,讓她更放得開的淫叫著。美景加淫聲我快忍不住了,開始加速活塞運動。
最後一次深深地插入,然後因射精而僵硬的身體緊貼著容容,只剩下射精而抖動的肉棍兒。容容身體也隨著我的肉棍兒抖動而顫抖,那射精的三秒鐘好像時間停止般無限長。隨著射精的結束,我疲憊的身子讓我軟下在一旁喘著。我這時突然聽到容容一聲慘叫:
「啊∼!糟了!我現在是危險期!」
之後就見她急急忙忙地往浴室沖。呼吸恢復平靜後的我,來到浴室門口邊看著慌張的容容蹲在馬桶上。拿著蓮蓬頭往下身沖洗,還邊將手指往陰道�摳弄。看她那慌張樣,我伸手將月娟姐用的陰道沖洗器丟給她,只見她忙得手忙腳亂,蓮蓬頭又在一旁亂噴搞的她已經一身濕。
我看她那急樣慢慢過去,幫她忙!然後安撫著她要她別慌張:
「你越急越慌張!先把濕衣服脫下來吧!」我安撫著她說到。
只見她三兩手就已經將身上衣服褪光光,我幫她將陰道沖洗器裝滿溫水在滴兩滴優碘遞給她。
容容連忙將沖洗器插入陰道中,一擠混和著優碘的溫水從她陰道射出,將她地上的白襯衫染上。
「哈哈!你的制服報銷了!」我道。
「你還笑!都是你啦!」容容嗔道。
看這傻妞一臉著急樣我不忍只好跟她說:
「放心啦!我的精蟲數不足!你要懷孕難啦!」
「真的?假的?你在安慰我啊?」容容不信的臉神道。
「不騙你啦!」我道。
我將上回被月娟姐拖去醫院的事情跟她說,然後再到房間取出檢驗報告給她看後她才相信。
「什麼!那你不就是月娟姐的男朋友?」這時她才發覺道。
「啥?你不曉得?」我道。
「人家哪知道啊!只知道你好像在追求我!」容容道。
然後容容她開始說明最近她與我間的互動,加上小琳跟她說的,最後才道出因爲剛跟男友分手的事情。我找條毛巾給她圍著,摟著她來到客廳,倒了兩杯飲料開始聽她說自己的故事。
這傻妞原本跟公司一位同事相戀,對方是有婦之夫。一直騙她會跟老婆離婚跟她再婚,結果這傻妞信以爲真,聽著他的話直到容容這傻妞懷了他孩子,他才趕緊想甩了容容。
容容這傻妞還是一直要他想辦法離婚,搞到這男的動粗打容容,懷孕五個月的容容就這樣被打到流産。後來是月娟姐聽到氣憤不過出面處理這件事。月娟姐這個性當然是找人將那男的痛打一頓,然後對方拿出五十萬給容容當成賠償。之後趕緊跳槽到新成立的證券公司,之後容容就成爲媚姐的得力幫手之一。
「那我跟月娟姐講我也加入這個家庭好了!」容容突然說到。
挖勒!(!*@︿#$)∼!$&︿()*&︿!$
完蛋了!我心�暗道,這下我慘了!
「你是嫌我不是處女!還懷孕過是嗎?」看我面有難色的容容道。
「我……!我……!」我支支吾吾地道不出來。
「對啦!我知道你是嫌我的過去!哇∼∼∼∼∼!」還沒說完容容已經敞開喉嚨哭了起來
唉!女人一哭我真的沒有辦法,只有任由她去哭個夠。這傻妞說哭就哭說停就停。
「你喜不喜歡我?」容容這傻妞又問道
「喜歡是喜歡!但是……!」我還沒說完容容又開始哭了。
我只有等她哭到爽,才開始說起這個家庭的歷史給她聽。也跟她述說對兩位美人兒的承諾
「什麼?媚姐也是你女朋友!還兩女共事一夫?」她插嘴道。
「那不要緊!既然她們倆可以容忍!哪我也可以!」她又說到。
我真的完蛋了!我心�想!
「只要你對我好!我都無所謂的!就算我是你地下情人吧!」她道
「容容!世上比我好的男人多的事!別眷戀我吧!」我勸說她道
「這世上的男人我已經不敢相信!」她說。
這又是一個無心插柳的孽緣,我真的苦啊!以前千方百計想要找女性朋友交往,卻無緣分,現在卻是女性朋友一一找上我。所以我常說做人真的別太認真。
************
一轉眼兩位美人兒去國月餘,剛開始是每天照三餐外帶宵夜的打電話回來,兩、三周後變成每天一通,現在是兩三天才會有電話回來。跑了趟市公所兵役科詢問何時入伍,得到的回答卻是等待的人員過多,還不曉得。
八月中秋已過,照理天氣應該轉涼,但是還是悶熱的很。悶在家�的我開始想念起兩位美人兒,想念幫她們畫眉、修指甲塗蔻丹的美好時光。掐揉著月娟姐的指甲,能讓她興奮的流下滿沙發的愛液。搞的媚姐還要拿塊浴巾幫她墊屁股。三人的生活不是靠我的肉棍兒維持,我的肉棍兒真的不是很長很粗。生活就是在互相的扶持、服務、嘻笑打駡中度過。
單靠我一人的能力,本來就無法滿足兩位美人兒的需求。做愛做的事原本就是要開發雙方的滿足點,足夠的前戲,熟悉的技巧。時而讓她們滿足時而讓她們空虛,生活情趣才不會一成不變。有時單純的親吻及愛撫就能夠讓她們興奮滿足,端視您們如何安排生活上的情趣。現在的我想念的不是性愛上的事物,而是三人一起生活上經常出現的驚喜。
容容每天下班後都會跑來家�找我,我們倆一直都是在客廳�辦事情。房間是我們三人的聖地,我自己無法把持,但是這最後一塊聖地我不能不保護。容容也不再提加入這個家庭的事,單純的就是跑來跟我做愛做的事,做完就離開也不多話。久而久之變成我不得不跟容容攤牌。
「容容!我們這關係不能夠再下去!」剛辦完事的我對容容說道。
「我真的很怕你對我說出這事情!」
「就在兩位大姊還沒回來前!你當我的暫時情人好嗎?」容容連續說道。
「我怕會再次傷害你?」我接道。
「不要緊!至少你不會打我!」容容嬌媚的說道。
受過暴力傷害過的容容,心理一直想找一個可以靠的臂膀。我的無心讓她認定這個港灣就是我,傻大姊個性的她也有她溫柔嬌媚的一面。尤其是努力地在性方面服務我,我很不喜歡這樣子。可能之前的際遇,讓她還一直保有主動去維持男人高興的心態。
我必須訓練她,讓她脫離這身心所埋藏的陰影。幾次我拒絕與她辦事,當然她會哭泣述說認爲我已經厭煩她。忍下自己的性愛欲望,開始對她說明要求她改變這種對男性的方式。
「容容!你必須恢復你自己的個性!」我道。
「你繼續如此!我可能要開始躲你了!」
「仁賓哥!那你要我如何做?」容容道。
「就原本自然的你自己!」我道。
「我不要你一直用你的肉體來奉承我!」
「況且!你也知道我的情況!不可能讓你加入!」
「你不是承諾我!在我另外情人出現前繼續當我暫時的嗎?」容容道。
「話是這樣但是你都是用你的身體來奉承對方!這不是長久之計!」我道。
「那到底要我怎麼做?」容容道。
「什麼都不要做!在房事上你不要主動!可以嗎?」我說道。
「這樣你不就不會碰我!怎麼可以!」容容回道。
「這樣才會改變你自己的心態!」我道。
跟她解說下,她還是聽不進去。後來開始找我都不讓她碰,單純聊天,上自天文下至地理的亂蓋,讓她瞭解我是一個不能夠信任的人。然後尋找周邊合適的人選,讓他們去交往。
終于在兩位美人兒回國前,跟以前廠�的一位老師父對上了。這老師父中年喪偶,在我的牽線下她們開始交往。老師父真的很照顧容容,讓容容感動的去嫁給大她近二十歲的他。而後容容與我碰面時常直腸子的脫口而出:感謝我!感謝的兩位美人兒及她老公滿頭霧水。
還沒解決容容的事前,又被另外一位女性前輩強暴。月娟姐及媚姐兩位已經玩得樂不思蜀,原本預計一個月的時間,現在知道我還不知何時會被徵召,又延一個月。白天隅而要去跟那代書美蘭姐去辦文書事項或去當鋪對帳應酬之類的,晚上又要心理輔導容容。一次中午在應酬完後,美蘭姐喝太多對方不讓她開車,要我幫她開回家。
從彰化回台中一般四十分鐘即可抵達,偏偏那天路上車禍堵死了。一覺醒來後的美蘭姐看到剛過去的車禍場面,開始跟我聊了起來。聊著聊著居然跟我談起她那不美滿的婚姻,及已經再娶的前夫。羨慕的說著月娟姐與我們的生活,說著說著她竟然拉下我的褲子。
掏出我肉棍兒含舔起來,害我差點油門當煞車踩。開著車的我無法阻止她,就這樣美蘭姐她幫我吸了出來。
送她回到家後,她說:
「仁賓!姊姊我幫你擠出來一次!是不是該讓你幫姊姊服務了!」
我是打死不屈,要我舔她是絕不可能的事。但是得罪女人下場會很慘,在我開出一堆條件後。她幫我戴上套子要我端她。這不是很美好的回憶,爲了不再去傷害中年發胖的女性。我就別再多說,我努力的辦事著,儘量不讓肉棍兒軟掉。一辦完事情穿起褲子連保險套沒扯下來趕緊跑人。回家後立刻洗澡及處理保險套,從此開始躲著她。
************
我租了一台九人座箱型車到機場接那兩位美人兒,我等著等著一直找不到人,還跑到航空公司櫃檯查旅客名單。入境的人數越來越少,正發愁不知該等下去還是走人的我,突然眼前出現兩位金髮妞對著我笑。這金髮妞已經在我眼前走過好幾次,現在是越看越眼熟,剎時才警覺就是兩位美人兒。
兩位美人兒染起金髮讓我一時不能適應,居然還作弄我一個多小時。回去沿途兩位美人兒一直笑談著作弄我時候有趣的表情,我心�暗暗盤算著,看我回去後如何整妳們!回家的路上,兩位美人兒嘰嘰喳喳的說著國外的所見所聞。我心�則盤算著該如何整妳們。
回到家鄰居及守衛老伯驚訝的,看著我帶兩位金髮美女回家。兩位美人兒還是調皮的不發一語,看著守衛老伯將我拉到一旁咬耳朵。
「你這小子不要命啦!還光明正大的帶著兩個金毛的回家!」守衛老伯問道。
「怕啥!只要您老不說她們怎會知道!」我笑著回答。
「你……這年輕人真是胡來!」守衛老伯無奈的回道。
已經快笑出來的我,趕緊背起行李拉著兩位美人兒回家。在兩位美人兒的追問下,我道出守衛老伯問我的話之後。美人兒雙雙笑倒在地上打滾,兩位在國外住久後調皮心大起。在機場整我一次,回來在我的幫忙下還整守衛老伯。
「你是不是趁我們不在家時亂搞啊?」媚姐笑得說道。
「對!我就是亂搞!怎樣啊!」我回道。
兩位金毛美人兒一躍而起,將我撲到在沙發上。在我掙扎後反被我壓住,換我訴說道:
「上面是金的!不知底下……!」。
被我一扯兩條內褲在手,月娟姐的居然連底下都染。
「都是媚啦!說什麼連底下都要染!」月娟姐緊急的說道。
「那媚姐爲啥不染?」我問道。
「媚說要你高興才染!我先實驗!」月娟姐接嘴說道。
「姐我們來染吧!」我放開月娟姐後說道。
「不……不……不……不要啦……!」媚姐嬌媚的說道。
月娟姐將行李翻箱倒櫃的翻出一盒玩意,猜開�邊有兩條牙膏似的管狀物外加一個小梳子。我趁月娟姐在忙,對媚姐說:
「姐!好久不見我香一個!」
媚姐還沒說出不,我已經舔下去。鹹鹹帶點尿臊味,好熟悉個感覺。舌頭在媚姐兩片肉縫中翻騰。
「仁賓啊!我看你順便將毛舔濕來吧!」月娟姐說道。
我當然聽月娟姐的話,將媚姐的陰毛舔的濕淋淋。然後起身看月娟姐玩啥把戲,媚姐被月娟姐的小梳子刺的下身不停扭動。我正奇怪塗上去黑黑的如何讓毛發變金。月娟姐將染料均勻途在媚姐陰毛上後,還調皮的問我要旁分還是中分。最後一致決定下"中分".

媚姐羞的緊閉媚目,任我們玩弄她遍佈塗料的陰毛。玩膩的我及美娟姐,決定故意挑逗她。月娟姐脫掉身上的洋裝,雙腿大開的動弄自己的陰核。一看這景色我兩三下就脫去身上衣物,端槍突刺。
「啊∼!還是仁賓的東西好!」月娟姐在我肉棍兒緩緩進入時說到。
「姐!你在國外有叫男人啊?」我調皮的問道。
「沒有啦!我們沒有啦!」月娟姐趕緊解釋道。
「管你們有沒有!讓你們比較比較吧!」我戲謔的說道。
「沒……姐……真的……沒……!對……那�……仁賓……就是那�……!」月娟姐開始吟道。
我左突右刺的在美娟姐陰道中探索著。
「你們怎麼這樣子啦!」媚姐挺著酥胸嬌嗔。
「媚……!該……姐……了!你剛才……有舒……服……到了……!」月娟姐含含糊糊的說道。
下身塗了染料的媚姐怕沾染沙發及衣物,半起身的躺在沙發上脫衣服。我則開始衝刺月娟姐的陰道深處,月娟姐屁股溝已經流下自己的愛液。媚姐起身過來我旁邊親著我的後背,然後輔助我的屁股推動著。
「賓!要留點體力給姐呦!」媚姐在我身後說道。
「姐!放心!等會你會最舒服的!」我回道。
自從開始輔導容容後,只被美蘭姐強奸一次。兩個多禮拜沒辦事的我,在用力的插刺下不多久就深深的噴發在月娟姐的陰道中,月娟姐緊緊的抱住我不讓我離開,貪婪的享受著尚未軟化的肉棍,停留在陰道中的餘悸。月娟姐陰道一陣陣的收縮也讓我不想太早拔出來。
「姐!你也別太貪心!該換人了吧!」媚姐急著道。
我們倆一直到悸動停止後才不捨得的分開,月娟姐用手捂著下身飛快地進去浴室。我拉著媚姐也到浴室中沖洗下身,一邊幫媚姐清洗染料,一邊看著月娟姐在尿尿。塗料沖洗完後真的變成金色的,真的太神奇了。
月娟姐接過我手中的蓮蓬頭,清洗著下身。還頑皮的對著我們灑,這下就在浴室中打起水仗。一個乾濕分離的浴室就被我們搞的一塌糊塗。玩著玩著月娟姐要我試試媚姐的金毛下身,她反手扣起媚姐手臂。我則蹲下開始品嚐這金色鮑魚。
「姐!這九頭鮑滋味不錯!」我道。
媚姐舉起腳想踢我,被我一手抓住舔起她的腳指頭。
「嗯∼!這支鳳爪也不錯!」我看著嬌羞不已的媚姐說道。
月娟姐坐在浴缸邊緣,抱起媚姐撐開雙腿。比試著要我以這姿勢插入,休息夠久的肉棍兒立馬奮起。一個插入後媚姐已經大聲的淫叫著。
「怎麼出個國!兩人全變了性?」我道。
「這樣你喜歡嗎?」月娟姐說道。
「喜歡!當然喜歡啦!」正在挺動腰桿的我說道。
兩位美人兒這回在國外不知怎麼變了個性,居然感情變成這麼好。在月娟姐的輔助下,媚姐嬌喘聲連連。已經出來一次的我持續的挺動抽插著。最後是月娟姐手部無力,又加上身體濕滑。媚姐居然滑下地板來,差一點折斷了肉棍兒。扶起跌落地的媚姐轉身趴在月娟姐身上,穩住媚姐美臀趕緊將肉棍兒塞入。
「唉呦喂啊!媚你怎可以咬我?」媚姐埋首于月娟姐豐滿的胸間咬的她叫道。
我越用力的衝刺媚姐抓咬的越厲害,這一場仗下來月娟姐胸部吻咬痕累累。
「賓啊……!姐……不……行……了……快……快……一點……!」
就在媚姐投降聲響起後,我龜頭也逐漸開始有反應。
「好!姐要我快我就快!」我加快速度的道。
「啊……!不……是……這……快……!」媚姐已經含糊的道。
就在媚姐還沒說完,我深深一頂緊緊的抱緊媚姐的腰部。肉棍兒開始噴發,月娟姐淒慘的叫聲傳出。我笑看著月娟姐雪白的胸部,布滿唇印及齒痕。媚姐虛弱的回身吻我,月娟姐則一邊看著胸部的慘樣叫著。
「以後不要跟你們一起玩啦!」
我摟著媚姐一起看著她在美娟姐身上的傑作。
結束完遊戲後,月娟姐直喊痛及肚子餓,硬要媚姐去煮東西吃,冰箱�不是過期食物就是過期牛奶。媚姐邊清理邊駡我,找不到東西煮只好隨便下麵吃吃。月娟姐拿出一堆資料要我看,我肏!番文資料。我老早就還給老師了。月娟姐有在一旁簡單的做注明,翻出塵封已久的字典,慢慢瞧起來。我生硬的念著番文,媚姐邊煮麵還邊翻譯給我聽。我不知道媚姐這麼厲害,番文還會聽說寫。
我跟媚姐邊研究這資料,應該說是我邊比媚姐邊翻譯給我聽,月娟姐在吃完麵後聽沒幾句就倒在沙發上睡去。
這晚開始我跟媚姐閑來就研究這些資料。媚姐邊研讀邊教我這懶鬼。月娟姐則在一旁算著出國期間的帳,及我幫她們亂買的股票。連續一周街坊鄰居一直以爲我帶了兩個外國金毛回來睡。



Chapter  Twelve
媚姐她轉過身,赫然發現我站在門外,可是她無法生氣。因爲她生氣不了,生氣不了一個看不懂哈姆雷特的少年。返國後媚姐開始丟一些番文書讓我看,每回看著拗口難念的句落,不一會就睡著的我,常惹的媚姐體內的老師心態生氣。
我推開房間門,走過去摟住她,寬大粗糙的手掌壓住她的肩膀,我的唇覆蓋上她那性感美麗的唇,舌頭輕啓她的齒關,不停地轉繞著。就是我這般粗魯的吻讓她放棄最後一絲的抵抗,混合著她的唾液以及我美妙的接觸感,她讓我的熱情進入她的喉嚨中。
我的手滑過身體,來到她的胸前,握住因愛撫而發漲的雙乳。
「啊……不要……!」「啊……不……要……!」
媚姐她屈服在我美妙的握緊感中。我一隻手調皮的開始向下進攻,捏揉著她擺動的美臀,靈活地把玩著。慢慢地蹲下去,我俏皮的臉和撫摸乳房的手來到她那濃密森林的三角地帶。
在媚姐眯起的雙眼縫中,她心疼地看著偷瞧著我。忽然我雙手撥開她緊閉的大腿,看見處女般紅潤狹窄的細縫私處,伸出食指順著稍微凹陷的縫隙上下摩擦著。
「啊……不行啊……」她迷亂地在狂喊著,行爲卻和心中所想地相反。
不停地搖動身體,追逐我指尖傳來的快感。我用力使食指沒入開啓的花瓣內,在兩片濕滑的陰唇壁�刺激她,細小的洞中開始分泌出大量滑潤的愛液。
鮮紅色的陰核被食指誘惑地勃起,最能取悅媚姐她的所在之一,利用中指和無名指夾住她,拇指則和食指對合,食指撫著內壁,拇指欺負她一般似地撫弄外陰唇。玩弄一陣後我將頭提前,當鼻間抵觸到她的肉核時,酥軟感使媚姐她全身軟弱,軟倒在羊毛地板上。
躺在羊毛地板上的媚姐,不斷地感覺下體滑濕的粘膩,我讓她綻放的花瓣不舒服的摳弄,她屈起雙腿,讓膝蓋成爲大腿和小腿所成三角形的頂點,雙腿盡可能地在張開。身體已經準備妥的媚姊,等候著我的進擊。
她從地板上望過來,我那年輕堅挺的肉棍兒慢慢向她靠近,膨脹殷紅的龜頭看起來是好像非常巨大,微微向左彎曲的柱子長度,似乎快從她的鼠蹊部抵到她的肚臍,收緊的陰囊看起來是如此猙獰。
「不……不要……不要啊……」媚姊她嬌羞的道。
我一手握住自己的肉棍,在散發光澤的龜頭上搓揉。我的另一隻手按住她的陰唇花瓣,食指和中指將肉縫遽然撐開,然後將龜頭抵著鮮紅的陰道口,輕輕地使臀部稍稍向前推進,
「嗚……ㄜ!」她顫抖地吐出幾個音,然後全身無力的令我擺布。
我毫不憐惜地刺進去,儘管多次的性經驗。媚姊的肉壁還是如此地窄,不容許太過激烈的抽送,正如她的強硬頑固的個性,我還是使它完全沒入。下體強烈的充實感湧現,隨著我陰莖的抽出,一度將她打入欲海的深淵中,就像薄如眼皮卻被雙手拉扯般地感覺,使剛才前戲所引發的快感被驅逐。
強壯的身體的我不停地在她體內抽送著。
「唔……」「唔……」「唔……」「唔……」「唔……」
強烈的快感從她深處的肉核向四面八方傳遞,兩個多月沒有過的舒暢感覺,使媚姐她無法控制自己。黏濕的肉壁附在勃起粗大的肉棒上,不停地隨著抽送動作翻進翻出,我的胸膛壓在媚姐乳房上的感覺竟然是某種形式的快感,沈澱在胸中,一直不願正視自己這種欲望的她,那種心中的矜持,已經完全地瓦解了,不斷升高的快感使她幾乎要昏迷。
媚姐她慢慢地張開口像失去控制一般,她羞恥地發現自己的口水流淌在嘴角,肌肉綳緊的臀部也開始往上挺起,不只讓我主動的衝刺,自己也開始産生勇氣去追求快感。我從她及美娟姐哪兒學來的技巧以及經驗,讓兩個多月沒經人事的她欲仙欲死,我那狂暴的手再次靈活地動作,嘴再次附上她的唇,吮去不相稱在她美麗臉頰的唾液。
我的手指一手捏夾住堅挺的乳頭,一手跨過身軀伸進性感的中央地帶,不停地捏揉那被肉柱襲擊的小肉核。強烈的電流倏然從下體猛衝直上腦中,溫暖的熱潮慢慢地延展出來,鮮潤的花瓣,平滑的小腹,酥軟的乳房,忘情的櫻唇,媚姐她感到熱潮到達頭頂時,同時引發了陣陣地戰栗之感,喉嚨像是被塞住什麼東西一樣,她無法叫出聲音,然後滾熱的陰道開始抽慉,雙腳開始痙攣,耳中似乎可以聽到來自體內的,某種不協調,帶著沒有規律的聲音,忽然之間我們倆的交接處傳來洪水般的潮濕感。
「唔……啊……」「唔……啊……」「唔……啊……」
脹紅美麗的俏麗臉龐,接受男女之間最美的感覺後,她顯得十分無助,軟弱,無力…………!
壓在身體上面的我越是加快攻勢,一會兒,我停下了身子,從身體和身體間的接觸感覺中,我發現她在微微搐恤的感覺。一時之間,放鬆的身軀一下子再度綳緊,強烈地搐恤、痙攣著。
近兩年來所發生的事,讓彼此更加深深地迷戀對方,無論在身體上,心理上,心靈及身體上的交流,激發著媚姐年輕時激烈的愛與欲,我們倆做愛,然後愛戀……

************
或許你們會奇怪,爲什麼媚姐的做愛場景占大多數。因爲是媚姐需要前戲的刺激,會産生千變萬化的嬌媚。月娟姐那種欲念一來就要我衝刺的方式,感覺成強烈的對比。三人共眠多數人會很羨慕,次數多後我的身體開始産生疲憊感,也無法一次滿足兩位美人兒的需求,反而回復到以往個個擊破的作法。
染髮後開始出現黑、金兩色參差不齊的美人兒,又有另一種風情。如同在山中遙望遠方,被雲霧飄動所産生的景色般,令人相看倆不厭。趴扶在媚姐身上眷戀著她肉洞高潮後悸動的我,沒有發覺月娟姐進入房間中。
「別再哼哈啦!兩隻無尾熊該起來啦!待會還要去參加宴會!」月娟姐拍拍我的屁股說著。
媚姐趕緊停止那哼哈聲,推動著我想要起身。我調皮的在親吻她後才翻轉身體讓開。
嬌羞的媚姐用手捂著下體,趕緊的衝進浴室�。月娟姐已經開始在塗抹牆壁,對不起!應該是開始化妝。月娟姐喜歡濃妝豔抹,所以常被我譏笑在塗牆壁。媚姐的淡淡裝扮一直是我稱讚的目標,月娟姐在我幾次的刺激下試著這種打扮法。
可是沒多久又恢復舊觀,應該是個性使然吧。容容在兩位美人兒回來後,在閒閒無事的月娟姐推動下,閃電的跟老師父結婚,這媒人理所當然的歸月娟姐所有。今晚就是要去參加容容的歸寧晚宴。終於又卸下一個心中大石的我,當然要去參加。
穿起兩位美人兒幫我帶回來的西裝,三人來到宴會場合。月娟姐開始在場中飛舞,像只花蝴蝶般到處穿梭,文靜的媚姐與我則被輪流過來敬酒的人灌到肚子撐著。新郎與新娘敬酒時,容容感謝的話差點讓我將口中啤酒噴出。兩位美人兒與新郎則滿頭霧水的看著我,媚姐已經在我大腿捏了一把。
回到家中床上的我被嚴刑拷打著,我當然誓死不承認。最後在媚姐用美臀坐壓在我胸膛,讓月娟姐發洩幾次後才放過我。
「我知道啦!你好心的要我幫容容作媒是有企圖的!」月娟姐騎在我身上嚷叫道。
櫑老大與海線大戶們的戰爭越演越烈,分過一次紅後沒有再分過。反而要求我們再加碼,我們搬著所有資料北上與他說明已經無現金及股票後。這老狐狸他才放過我們,趁這北上的機會我們三人往北繞道宜蘭,從中橫支綫經梨山玩回中部。中橫支綫的石頭路讓兩位美人兒吃足苦頭,沿路一直駡我爲什麼這麼愛往山上跑。
在啞口看到美麗的雲海時,兩位美人兒的讚美聲不斷。又加上我比喻雲海與她們的美時,兩位美人兒抱著我猛親。下山時,咒駡聲又響起。
無事一身輕的兩位美人,加上等入伍的我常到處玩樂吃喝。偶而美蘭姐到家�找月娟姐,我可是跑得飛快的躲起來。美蘭姐那哀怨的語調常讚美兩位美人兒,令我不忍心批評這中年發福的婦人。媚姐回來後不再抱著財訊不放,開始研究國外的訊息。月娟姐則在聽過後到處去慫恿朋友,美蘭姐就是爲著原因直往我們家�跑。
股海的高漲讓臺灣人只看到眼前,絲毫沒有危機意識。當時資訊不發達,媚姐是靠著她老妹每兩周一次的航空包裹,吸收海外投資訊息。她也逼著我開始重拾學習生活,教起我最爛的番文。那段時期的教導讓我一直到現在,最少看得懂,會講些許發音不標準的番文。影響我退伍後工作的發展。
海線的爆發戶們在股海的鏖戰中有人家破人亡,一位支援對方的金主自殺後。對方居然請出黑道使出暴力行爲,雖然淡出的我們還是被扯進這風暴�。揚董的事情讓我們心中早已打好底,加上迎面而來的風暴,讓我必須送兩位美人兒再出國,每一次的危機就會出現轉機。我收到入伍通知了,兩位美人兒趕緊將手中我亂買的基金賣出。這時我才發現當初買的小鳥居然漲了十倍。
兩位美人兒在送我入伍的隔天又飛去雪梨,這一回事爲情勢所逼的離去。讓我們三人安然度過這一生中到目前爲止,所碰上的最大危機。
************
來到左營新訓中心的我,足足一個禮拜才適應軍中規律的生活。這一周的操練讓無法在三分鐘大完便的我,患了痔瘡這玩意。在第一周會客日時,跟醫官要了兩顆甘油球,在厠所�蹲了兩個鐘頭才大出來。第二周開始班長等幹部的要求不那麼嚴格後。開放抽煙的禁令,但是只能夜間在厠所抽。不抽煙的我爲了厠所內的臭味也開始點起煙,編入部隊後的配給香煙讓我正式成癮。
我們這一中隊的所有成員都是大專兵,第四周開始就像養豬般的在養我們。沒有一般兵的體能操演及訓練,只有令人昏昏欲睡的南臺灣熱風。吹的在教室的我們昏昏欲睡,難怪那些一般兵〈注一〉恨死我們。
閒來沒事都在屁肚子那半桶水的我,在一晚上被請進大隊長寢室。�邊擠滿一堆“油頭角面”的官員們,聽他們說明下,我不可思議的看著大隊長給我的晚報。照報導上推算,我入伍前兩天,郭大部長宣布開徵的證交稅居然讓股市連續大跌到現在。領死薪水的官員們積蓄是一天天縮水,我拿起大隊長室的電話要總機接小琳家。
接電話的是美蘭姐這只熊,美蘭姐高興又感激的向我訴說跟我賣掉股票的好運氣。又說著小琳剛生下的寶寶。原來她搬過來幫忙看顧月娟姐出租的房子,順便幫小琳做月子。我將一房間官員的問題跟她說完後,她要我明天晚上要那票官員到左營的一個地點等她。我則要求這票人將手頭上的股票做一清冊。
隔天晚上我向大隊長說明美蘭姐的長相後,當晚一票官員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當值班長。淩晨三點我被大隊長挖起來說明,然後接過大隊長手中的東西。一台需用耳機收聽的收音機及恐龍型的呼叫器。天亮開始後,我變成大隊長的傳令。每天早上在收音機�聽股市報價及收取美蘭姐傳來的訊息,晚上則在大隊長寢室開班授課。
美蘭姐以那晚當天收盤價收購他們手中的股票,然後要求他們統一聽從她的指揮進出。我這傳令當然是命令的發佈者。美蘭姐用他們賣不出去的股票去借客人放空,然後指揮著這南部的小金主們統一殺進殺出的。她當然是用美娟姐留下來的錢去賺她的荷包,憑空又多了南臺灣這螞蟻雄兵可以調度。中部金主一姐嚴然換成她在當了,我們這一玩搞到後指部一堆官員跟進。
結訓後的我休假的七天,天天在高雄吃香喝辣的。轉進士校後的我變成晚上在後指部某官員宿舍開課,特權也跟著多起來。常常會泡在後街的咖啡廳�,也讓我認識了在當小妹的原住民女孩小愛。原本新訓中心規律的生活,只在夜深嵐靜時才會想起兩位美人兒。現在這生活好像又回到家�時一般,只差晚上要回營睡覺。
人一閒精蟲就會開始作怪,所以我常講做人真的別太認真。
小愛黝黑的肌膚、健美的肌肉、黑黑的乳暈表露出原住民健康的身材,笑容中裸露潔白的牙齒,讓人感覺好像朝陽般刺眼。唯一美中不足的只有那大剌剌的腳丫子,原住民的血液讓小愛沒有平地女孩的矜持。敢愛敢恨的個性讓她直接的就約我上旅社。南臺灣的豔陽讓無處可躲的我,常躲在小旅社�吹冷氣睡午覺。
躺在旅社床上,冷氣像戰車般嘎嘎作響。沖完涼圍著小浴巾的小愛,幫我解開身上工作服的鈕扣。鬆開的小浴巾讓我看著黑黑的乳暈隨著乳房晃動。黝黑的肌膚閃著健康的油光,緊緊的肌肉沒有一般女孩的鬆弛感。她的主導欲望很強加上有力的臂膀,樂的我輕鬆的享受與她的性愛過程。
舔著我的肉棍兒的她,原住民特有的臉型綫條像只充滿野性的小貓在舔牛奶般。
原本因南臺灣炎熱天氣而下垂的睪丸子孫袋,在小愛她的舔拭下緊縮起來。龜頭沾染滿她的口水後,油光閃亮。
半蹲跪的小愛陰戶大開,讓我清楚看見那微微撐開的陰道口。小愛一手探索著將我肉棍兒扶正對準陰道,緩緩坐下。
「啊∼∼∼∼∼∼!」小愛一聲長長的歎道。
開始像牛仔馴服一匹野馬般在我身上搖晃著,我想起身主導。偏偏被小愛壓住不讓我起身,完全被動的我一下子就被小愛搖晃到噴漿而出。噴射的悸動結束小愛還是沒有停止,繼續的在我身上搖晃套弄著。射精過後的肉棍兒被她這摩擦沒有想軟化的跡象,只有龜頭過渡刺激後的稍微刺痛感。
我伸出雙手去撫摸她雙峰,就像有點軟的泰國番石榴般。跟兩位美人兒柔軟的酥胸比另有一番風味,捏揉著興奮而凸起的乳頭。
「啊∼∼∼用力點∼∼∼!」「啊∼∼∼用力點∼∼∼!」小愛在我捏揉乳頭後喊道。
既然姑娘這說,我當然照做。越是大力的捏柔小愛淫蕩的叫聲越大,興奮的小愛拉起我右手去玩弄她的肉核兒。這時我們倆相結合的陰部,已經産生一片泡沫。剛才發洩的陰精在持續的動作下,跟做蛋糕時發泡的蛋白一般。被我捏柔的肉核兒傳來小愛身體向觸電般的顫抖。
身子一軟的小愛拉起正在享受的我,我拾起剛才小愛掉落的小浴巾。擦拭雙方的陰部,小愛在浴巾擦拭的刺激下。雙腿用最大極限方式張開,陰道口也大大的開啓。
我連扶都不用就可以將肉棍兒插入,換我主導下我時快時慢的方式讓小愛不很舒服。
「快……!用……力點……!大力……點……插死……我……吧……!」小愛不耐的喊道。
我只好用力的去撞擊,努力的去撞擊。把她當成是美娟姐般努力的娛樂她,射精一次的肉棍兒,正精神充沛的配合著老大哥我。小愛的陰毛很茂盛,直到屁股的菊花洞口都有。聽說這是性欲特強的女性其中一項特徵。
「啊∼!爽∼!爽死我了!」「啊∼!就是這樣!爽∼!爽死我了!」
每次的撞擊都會令小愛扯開喉嚨放聲喊叫。可能是原住民豪邁的心�讓小愛毫無忌憚的淫叫著。持續長時間的抽插著小愛,腰眼漸漸的酸麻。兩手也被臂力強健的小愛抓的隱隱作痛,龜頭的酸麻趕越來越強烈。肉棍兒也快進入高潮。
最後一次撞擊,疲憊的我趴伏在小愛身上。讓肉棍兒盡情噴發,這時的小愛反而像抓緊獵物的八爪魚般,四肢緊緊的攀住夾緊我。肉棍兒每一次的跳動就會引起小愛一陣緊縮四肢,她沒有女性高潮時陰道的一陣陣緊縮感。陰道肌肉反而像是痙攣産生空洞,沒有那收縮感慰藉肉棍兒。我掙脫小愛四肢的糾纏起身,這時她的陰道維持我肉棍兒在�邊時的撐開,像個山洞般。
我一邊欣賞著美景奇觀一邊撫摸著小愛結實的小腿,混和著精液的愛液汨汨的在山洞口流下。我的撫摸放鬆了小愛因性愛而緊綳的肌肉,山洞般的陰道口也慢慢閉合。發現這奇景後,每回的交戰結束我都會躺在她大腿處,撫摸她那高聳的陰阜或小肚欣賞這壯觀美景。有回還調皮的拿出準備妥的手電筒,觀察陰道壁的肌肉皺褶。
交戰後的我步履蹣跚的走回營區大門,差點在檢查哨陸戰隊守衛前軟腿倒下。當晚的股票研習講座,我是躺在那位官員的床上開課的。我這班同學�居然有幾位是我brotherinhole的表哥。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