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自白書1-11 (2/4)

 (六)出遊

  女友故意的瞪了大姊一眼,大姊心裡面千頭萬緒的不知道薇琳是哪時候知道
的,但是猜想應該是早上我送女友上班時說的,於是大力捏了下我的手臂,我說
冤枉啊!女友看了大姊的反應大笑了出來,大姊看到這樣的情況想到一定是被整
了,斜眼瞪著女友說:「幹嘛啦!妳是怎樣啦?」

  女友邊笑邊到大姊身邊坐下,然後雙手突然往大姊的胸住抓去,說:「沒怎
樣啊!昨天小狼狗沒有揉這邊啊?」

  「什麼小狼狗?」

  「他已經誠實全都招了。」女友向我瞟了一眼。

  「妳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啊,昨天在妳高潮之前喊著『想被大肉棒操得好爽』的時候知道。」

  「妳不是在睡覺嗎?」

  「妳叫這麼大聲,我哪好睡啊!」

  「那看到都不生氣?」

  「生什麼氣,我們是姊妹,男人是衣服,犯不著為了一條小狼狗跟我親愛的
姐姐生氣。」

  「妳這樣講很奇怪耶,妳有生氣對不對?」

  「我還幫妳買東西,妳說我生氣不生氣啊?」

  「那為什麼不會生氣?」

  「我想要妳快樂,也知道妳有需要啊!」

  「什麼需要啦!」大姊的臉紅了起來,但女友還是窮追不捨:「妳連自慰都
很大聲,而且都在他來的時候才會自慰,這不是擺明了故意的嗎?妳是我姊耶!
哪不知道妳在想什麼。」

  「好啦……好啦……」

  「但是姊,這兩星期不準跟他做愛,因為我怕不處罰他,下次他就偷窺小妹
了。」

  「嗯……有道理,那要買個什麼貞操帶嗎?」

  「不行啦!他要是被貞操帶夾斷怎麼辦?」

  「現在沒在賣那種會夾斷的貞操帶吧?」

  這兩個姊妹把我晾在旁邊,然後開始討論怎麼處罰我起來了,大姊也沒有了
剛剛那種犯錯的表情,跟女友有說有笑的,最後,她們決定了要我帶她們去玩,
我裝成無辜的樣子,當然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很快的,兩個星期過去了,這兩個星期中被女友跟大姊每天都故意的誘惑一
下,真的是很可憐,不過我知道女友的脾氣,就算是姊姊保證過絕對不會告訴妹
妹,我也都不敢走火,而恰巧女友因為公司在八月初要去外地受訓,所以就趁著
去受訓之前出門旅遊,而小妹原本也要跟,不過剛好那時候小妹的指導教授要論
文討論,只好嘟著嘴放棄。

  出門,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風光明媚又加上美人相伴,首選當然一定是
跟玩水有關的海邊,於是開著車有說有笑的出發。到了目的地,我當苦力的把兩
姊妹的行李擡到房間,進房後兩姊妹迫不及待地換上泳裝,兩個漂亮的美人就直
接在我面前把衣服脫掉,禁慾了兩個星期的我,肉棒早已經豎立敬禮了,只是兩
姊妹根本不理我,只想往沙灘衝去,丟下了一句「你自己看著辦」就走了。

  我走向沙灘去租了大陽傘跟兩張椅子,放好了各項的用品後向她們揮揮手示
意先來擦防曬乳,姊姊走了過來:「先幫我擦吧!」我倒了點防曬乳在手上,先
往手上塗抹上去,兩星期沒有碰了,一碰就讓人想流淚啊!

  在往下抹到大腿,細嫩的皮膚從指尖傳來,肉棒不爭氣的硬了起來,我的泳
褲鼓著一包,姊姊看到笑了一下:「忍很久了吧?今天已經跟琳琳說好要讓你享
受。」我一聽感覺世界真的是太美好了,手還高興到微微的發抖著。

  我拿了毛巾鋪在姊姊身上,手又倒了一點防曬乳抹向上半身,手探入了姊姊
的胸部摸著,琳琳這時也走了過來,看我手不停地在同一個地方揉著就知道我正
在愛撫著姊姊的胸部:「你們也太明目張膽了吧,就在這邊摸起來了。姊,你們
想辦事也去房間吧!」

  我訕笑的收回手要女友也躺下來等等幫她抹,沒想到這時候姊姊把比基尼拉
好:「妹,現在太熱了,玩水會太曬,晚一點再來玩水吧!」女友笑著說:「才
被摸兩下就想了啊?妳這個淫婦當著我這個正宮的面前說要做愛!你們先回房間
吧,我想在這邊一下。」姊姊把防曬乳丟向女友表示抗議,起身後拍了我一下。

  女友笑著跟我說:「要是有人來跟我搭訕的話,那我可能會跟別人走喔!」
這應該是女友有點吃醋的樣子吧,於是我走到女友的身邊蹲了下來:「小姐,一
個人嗎?有榮幸跟妳做愛嗎?」女友聽到後大力的打我,換姊姊笑彎了腰。

  我拉起了女友的手,但女友故意不讓我拉她起來,我說:「那我要抱妳起來
囉!」女友斜眼瞪了一下,起身跟著我與姊姊一起回房間。

  回到了房間,姊姊先進去浴室沖洗,我則拉著女友跟著走進去,姊姊看女友
走了進來後,把女友比基尼的線頭拉脫掉,兩姊妹第一次在我面前全裸著,小庭
(姊)的手摸上小琳(女友)的胸部抹著沐浴乳,嘴唇也探上琳琳的嘴,兩姊妹
接起吻來,我看傻了,但也很快的把泳褲給脫了,但沒有加入她們。

  看著兩對勻稱乳房互相磨著,漂亮的身材互相擁著,這兩姊妹今天要給我驚
喜讓我開心。看著小琳也回應著小庭,互相往對方的身上抹上沐浴乳,雪白的泡
沫開始遮掩著美麗的裸體,小庭的手往小琳下面探去讓小琳輕微的發出呻吟。

  我按捺不住的走過去也擠了點沐浴乳,靠在小琳的背部搓揉著彈性極佳的胸
部,小琳被這樣的夾擊也不甘示弱的把手向後伸到我的肉棒套弄,小庭往前站了
一步跟我舌吻起來,我騰出一隻手撫摸著小庭的陰部,三個人一起的呻吟聲讓整
間浴室充滿了淫靡的氣息。

  兩個星期沒有發洩讓我很敏感,小琳又很瞭解怎麼套弄我的肉棒會讓我很快
的想射出,我回過手阻止了小琳繼續撫弄,小琳笑著說:「受不了了啊?想射了
嗎?」我點頭稱是。小庭拿了蓮蓬頭把三人身上泡沫稍微沖掉後要我站好,姊妹
兩個人就蹲在肉棒前面不斷地撫摸套弄著並問我:「等等想射臉上嗎?」我不斷
地點頭。

  壓抑不了想射的念頭,右手換過了小庭正在套弄肉棒的手,我低吼著:「要
射了!」一瞬間一道道的精液往姊妹倆的方向射出,兩姊妹閉眼張嘴等待的樣子
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取捨,還是先射給女友之後,在往姊姊嘴裡射去,兩個星期的
份量又濃又稠又多,不均勻的分佈在姊妹倆的臉上與嘴裡。

  姊姊看我射完後,先用手捧著下巴張嘴幫我清理一下,然後與女友把各自臉
上的精液集中到嘴裡接起吻來。這種讓我事後久久回味的畫面,在後來與兩姊妹
出遊時都會上演,不過當然也會有她們把嘴裡的精液餵給我吃的情況。

  回到臥房,雙人床躺了三個人,我左擁右抱的攬著兩位可人的美女。

  姊:「剛剛覺得如何?」

  我:「太刺激了,心臟病與高血壓不宜!」

  女友:「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我很乖啊!兩星期都沒有射出來過耶!」

  女友:「就看你乖,才跟姊給你獎勵。」

  姊:「是啊!這兩星期故意誘惑你都可以把持得住,算厲害了!」

  我:「這可是很辛苦的耶!」

  姊:「等等就讓你把兩星期的次數一次做完。」

  我:「兩星期!真的假的?那我會變人乾喔!」

  女友:「也可以不要啊!」

  我:「幸好我有秘密武器!」

  姊妹:「什麼秘密武器?」

  我:「我有很會發抖的手指頭。」

  姊妹笑著說:「白癡。」

  我雙手撫摸著不同的胸部,而肉棒也被不同的兩隻手給撫摸著,沒有蓋棉被
的情況下,這兩姊妹的默契真的很好,我應該要懷疑她們的經驗才是,但事實上
這確實是她們第一次這樣,我的運氣真是太好了。

  小庭經不起逗弄,起身往下含住了我的肉棒,我轉過頭與小琳接吻,接著小
琳用舌頭舔著我的乳頭,我舒服地躺在床上接受兩姊妹的服務,看來這兩姊妹的
口活功夫都是很棒,我才剛射完的肉棒一下就被小庭給舔硬了。

  我要姊妹倆都反過身來讓我看看兩星期沒見到的小穴,於是兩姊妹的屁股一
同對著我,兩個舌頭一起舔著肉棒,我也左右手同時撫慰著許久沒有被我滋潤的
小穴。我拍了一下小庭的屁股,小庭跨過我把小穴端到我面前,小嫩穴已經成了
水都,我用鼻子磨著小庭的嫩穴,而小庭慾望已經把持不住的停止舔我的肉棒而
發出喘息聲。

  小琳見姊姊這樣也停止了口交,跨過我之後用手扶著肉棒送入小穴,讓緊緻
而溫潤的肉壁包覆著肉棒。已經兩星期了,這一刻讓我想哭。小琳讓肉棒頂著花
心前後的搖動著腰,淫蕩的叫聲叫出了兩星期的慾望,而我不斷地用鼻子與舌頭
攻擊小庭的嫩穴,姊妹倆在互相揉著對方的乳房,這一刻的叫聲已經融合了兩姊
妹的淫蕩,



  姊:「妹,該換我了。」

  妹:「姊……再一下就好,我才剛……進來。」

  姊:「不行……我小穴被……舔得受……不了了,我好想被插小穴。」

  妹:「再等……一下……再一下。」

  姊:「妳先下來……讓他……舔小穴啦……我小穴真的好癢。」

  妹:「我……下來了……我下……來了。」

  姊:「下次……不要讓他忍兩……星期了……害我們……都這麼想被插。」

  妹:「好,以後只讓……他忍兩……天就好。」

  姊:「不要讓他忍了……以後……處罰每天……做三次……比較好。」

  妹:「也好……把他都……吸乾。」

  兩姊妹對性愛這事情也有需要,這兩星期也讓她們忍了許久,我故意不往上
頂住女友的小穴,讓她的小穴更癢而搖得更大力。小庭受不了刺激,在小琳起身
之後立刻往肉棒坐了下去,小庭快速的上下擺動,我感受到小穴進出的速度。

  小琳跟姊姊換了位置後,也把小穴端到我眼前,我看著小穴一開一合的,似
乎還在貪戀著剛剛進出的快感。小琳看姊姊這麼快速的搖動,擔心的說:「不要
這麼快啦!等等他會很快射出來。」

  姊:「他剛剛射……一次了……不會這……麼快。」

  妹:「那等等要換我了。」

  姊:「我快……高潮了。」

  妹:「姊姊今天這麼快。」

  姊:「因為……是別……人的男人又是妹妹的……就覺……得好爽。」

  妹:「妳這蕩婦只想玩別人的男人。」

  姊:「妳自……己也……是。」

  妹:「我哪有!」

  姊:「不說了……我……要先高……潮了。」

  兩姊妹根本沒有理我,對話中也沒有我,這個時候我像個玩物一樣是服伺她
們的性愛機器,但有這麼棒的兩姊妹,這機會可是千載難逢。

  姊姊在上面搖了幾分鐘後,妹妹看姊姊根本沒有剛剛說的快要高潮了,便嬌
嗔的說要換人了,但這次我說話了:「來,小庭躺著,小琳趴在姊姊上面,然後
把腿張開。」我起身在兩個交疊的肉體中間,這時小庭已經先跟小琳互相撫慰了
起來,我看著兩個粉嫩的小穴都在等待著我把肉棒插入小穴,抓著肉棒便先插入
小庭裡面,小庭悶哼著叫了一聲。

  小琳回頭嘟著嘴看我怎麼不是先疼愛她的小穴,但隨即就張嘴吸吮著小庭的
乳房,同時的刺激讓小庭大聲淫叫著:「快……不行了……老公……用力幹我!
大力的幹死我……啊……啊……」

  雖然小庭已經高潮了,但我仍然不斷地衝刺,小庭的叫聲越來越大聲,我感
受到小穴咬著肉棒的力量,直到小庭緊繃的身體開始放鬆我才停止。剛剛小庭在
上面已經快高潮了,所以我為了保存實力便先讓小庭高潮,第一次看小庭浪叫的
樣子,想到志哥過去享受到這麼淫浪的女孩,怎麼還捨得跟他吵架分手呢?這淫
蕩的樣子可比女友多上幾倍,沒想到姊姊做愛這麼放得開。

  我抽出在小庭陰道裡的肉棒後,立即往女友的小穴插進去,面對這麼美妙的
兩人,又加上剛剛的衝刺讓我已經有想射的欲望了,一次到底的進入便拼命地突
刺,女友受不了這麼猛烈的衝擊,趴在小庭的身上:「大蕩婦……高潮了……現
在換小蕩婦了……要好好的……插爽……爽……小蕩婦……」

  小庭抱著妹妹,我則扶著小琳的腰,每一下都直探花心,這也是小琳最快高
潮的方式。小庭撥開我一隻手拍打著小琳的屁股,又把小琳給撐了起來揉著她晃
動的胸部,小琳從沒有這樣的刺激,也因為快感而體溫上升讓皮膚稍稍泛紅,小
琳一隻手向後抓住我,讓我知道再過一下小琳就要高潮了。

  妹:「老公……幹姊姊舒服……還是……幹妹妹爽?」

  我:「兩個都好棒啊!」

  妹:「不行……要選一個。」

  我:「那幹姊姊好爽,因為姊姊比妹妹更淫蕩。」

  妹:「哪有……妹妹比姊……姊更淫……蕩。」

  我:「有嗎?」

  妹:「有啊……妹妹真的……比姊姊更……淫蕩。」

  我:「怎麼會是妹妹淫蕩?」

  妹:「因為妹……妹也被……姊姊的……老公幹過。」

  我:「那被幹得爽嗎?」

  妹:「不爽……跟老公……才真……的爽。」

  姊:「妳跟阿志做過愛啊?」

  妹:「對,他的……沒老公持久……沒老公粗……沒老公棒。」

  姊:「妳這壞小穴該讓妳老公好好教訓妳。」

  妹:「老公……教訓小蕩婦的……壞小穴。」

  我:「看我怎麼好好教訓妳這愛被幹、愛出軌的小穴。」

  妹:「老公……大力幹壞小穴……好棒……小穴愛出軌……愛被老公……懲
罰。」

  姊:「難怪阿志看到妳都魂不守舍,妳這賤人。」

  妹:「我是……愛被人幹的賤人……老公愛不愛……我被……別人幹?」

  我:「小賤人被幹有沒有被射在裡面?」

  妹:「都射小穴……裡面……就像老公……一樣。」

  姊:「那是不是也射嘴裡吃掉?」

  妹:「都吃掉了。」

  我:「妳這小淫婦,有老公了還被別人幹小淫穴。」

  妹:「老公再……快一點幹小穴……小穴知道錯了……快把小淫穴幹到……
壞掉……要高潮了……人家……高潮了……高潮了……老公快……射進小穴。」

  女友不知所謂的說著淫話,看女友高潮後我還是沒有放鬆的繼續抽插一會,
直到女友軟趴趴的趴在小庭身上。我也瀕臨了爆發的極限,此時我從女友小穴裡
面拔了出來,把小庭的腳往下一拉,小庭被我這樣的舉動嚇了一跳,但我直接進
入小庭的小穴,抽插沒幾下便全部都射在姊姊的小穴裡面,射完後小琳轉身躺在
床上軟趴趴的在旁喘氣。

  姊姊已經恢復的說:「很壞耶,你不是應該射在你老婆裡面,幹嘛射在我小
穴?」

  我說:「她已經高潮兩次,根本沒力了。」

  「是嗎?」

  「她高潮就會說很多淫蕩的話,這次說這麼久,應該是有第二次了。」

  「哈哈,原來是這樣啊!我剛才還信了她說的耶!」

  「她亂講的啦!因為姊妳在,所以琳琳才故意這樣說。」

  「原來是這樣。」

  「走吧!我們先去沖洗,讓琳琳休息一下。」

  姊姊拉了被子蓋著女友,我抽了幾張衛生紙給姊姊,便跟她走入浴室沖洗。

  「以後射小穴要先說,還好今天是安全期。」

  「對不起,我的大老婆。」

  「還有,你是琳琳的男友,下次應該先給她。」

  「嗯,但是我也想射在大老婆裡面啊!」

  「好老公,我也想讓你射滿滿的,但是以後三個人做愛時就先給琳琳好嗎?
如果我們兩個做愛時再讓你射婆的小穴。」

  這時女友走了進來問我們在聊什麼,姊說:「就告訴我老公下次要先射在小
賤人的小穴。」

  妹:「厚……姊,都一樣啦!我不會在意啦!」

  姊:「現在是有高潮才這樣說,要是沒高潮就不知道了。」

  我:「姊姊剛剛怕你吃醋,要我多疼妳。」

  妹:「我就知道姊姊最好。」

  姊:「下次玩我老公要讓我知道就好。」

  妹:「哪一個老公?」

  姊:「哪個老公都是。」

  女友把眼神飄向我說:「好,以後我跟妳老公做愛都會說,老公知道嗎?」

  姊:「這個老公,我用他的時候要跟妳說嗎?」

  妹:「不用,反正這個老公會自己說。」

  我:「兩個好老婆別鬥嘴了,等等還要第三次喔!我可會更持久的。」

  兩姊妹擺出放馬過來的樣子,第三次大戰一觸即發。這次的出遊兩姊妹只有
一開始的時候有碰到海水,其餘的時間都在做愛,總共做了四次,原本要繼續第
五次,但姊姊考量明天還要開長途的車回家便要我們休息。

  第一次的姊妹丼讓我享盡了齊人之福,而姊妹倆告訴我,這次出遊計劃怎麼
做愛她們已經想很久了,只要我那兩個星期沒有被誘惑到而且遵守一切約法的話
的話,這就是我得到的福報,聽起來好像怪怪的,但是聽話的好處可是讓我後續
享受了不少好處。

  只是在回程的時候,姊妹倆都在抱怨她們沒有玩到水,都沒有拍到照片,沒
有夕陽下浪漫的散步,也沒有逛到街,都沒有什麼什麼的,我唯唯諾諾的說下次
一定安排三天,一定玩得到,一定拍得到,當然回報是我也一定吃得到姊妹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