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母

(一)追債

  我和阿成認識了好多年,從小玩到大,他近日染上了毒癮,欠人一身錢債,終日靠賣、當、借錢度日,欠了我幾千元,打破了電話都不回復,分明當我是傻子,我滿腔盛怒上他家,準備找他算帳。

  那小子不在家,阿成的媽來開門,見到我好開心,邀我進去坐坐等他一下。

  都很久沒見過她面啦,歲月似乎對她一點都沒有影響,除了眼尾多幾條魚尾紋之外,仍然是那麽風騷。

  其實我對阿成媽很有興趣,還記得做小孩子那時,經常對她揩油,有機會揩一下她那個屁股就好開心,整個晚上都睡不著,一面用手捋著自己的老二,一面合上雙眼,幻想著那個又圓又大的屁股、那對又堅又挺的奶子。

  好多個童年晚上就如此經過。

  那天晚上,阿成媽媽可能剛剛去飲宴回來,打扮得好漂亮,還沒更衣。

  他阿媽都有卅七、八歲左右了,雖然步入中年,但風韻尤存,身裁還好標青,尤其那對奶子,又圓又堅挺,看到我暈舵舵,原有的一眶怒火就化為烏有。

  「他就快就回家,坐下來喝杯茶,有什麽要緊事?」趁她俯腰倒茶之際,由她恤衫領口偷望下去,見到一個白色半杯奶罩以及白雪雪的酥胸,隱約的還可見到一粒奶頭!看到我的小弟弟也發硬了,慌忙坐下來掩飾。年幼時夢寐以求的豪乳就近在咫尺,我的心跳到就快蹦了出外。

  「沒有什麽,普通事而已。」

  「你不說我也知道,他一定是借了你的錢。這不肖子!昨天回來偷光我的錢,還搶了我的結婚戒指去抵押,我不肯給他……」跟著就長篇大論講阿成:「自從阿成阿爸離開……」我哪有心情去聽,茫茫然地望住成媽,兩片紅唇擘開,張一下……合一下……我心想:「如果能把我的老二插進去,慢慢地抽送,扯開塊肥唇……就……」「……還打我……威脅我……連老毋都不放過……叫我怎算!」她哭了,「嗚……嗚……」成媽悲從中來,泣不成聲,哭起來一對大奶子一起一落,非常地誘惑!她好象有點醉意,面好紅,還有些少頭暈暈的,我扶她挨落梳化處閉目休息。

  望見這朵帶雨梨花,我都好手忙腳亂,本來想告辭,好讓她休息一下,但眼見如此良機,如果不趁火打劫就蠢。阿成這小子,不還錢就用他老母來抵押,子債母償也是天公地道,想落又是大條道理。

  我假意過去安慰她,挨個頭去聞她的粉頸,嗅嗅一陣香水味和成熟女人的汗味,醒醒神:「哇,真香!」跟住跪在她前面:「伯母,不要這麽傷心啦。」遞一條紙巾幫她抹干眼淚,實際上用手遮蓋她視線,俯個頭到她膝蓋偷窺,希望看到她的底褲。嘿!運氣不太好,她那對大腿緊夾著,如何是好?

  為了分散她注意力,我說:「其實阿成染上毒癮,才搞到有今日……」一面說,一面動手……以膽博膽,有意無意放一只手在她膝蓋上,輕輕將她那對大腿分開一點,裙底春光就一覽無遺。她那對大腿好修長,晶瑩雪白。大腿盡頭是條半透明的粉紅色三角褲,窄窄的將肥美的蜆肉扯得分開兩塊,脹卜卜的,連條屄縫都現了出來,還隱約看到一片黑色,幾條陰毛伸了出來。

  以前偷窺總是驚鴻一現,看到一點內褲就算好大的收獲。今日近距離去偷窺,還可以慢慢欣賞個裙底的春色,看得我魂飄魄蕩,興奮到條老二都硬了,連老爹姓啥都不記得。

  她一直在哭,什麽都不知道。色膽原來可以包天,死就死啦,我張開她那對大腿再擘開點,伸只手入她裙里面,輕輕摸住她對大腿。

  「哇!好光滑!」

  一只手隔著我自已條褲猛捋我條老二,另一只手漸漸摸到她大腿盡頭!隔著三角褲輕輕用手指尖掃她那條屄縫,「嘩!暖洋洋,好柔軟、好舒服!」輕輕地揩一下底褲的邊緣,然后勾起一條罅,塞一只中指進去……正想進一步有所行動時,阿成媽開始漸漸平靜下來,我知道再摸就一定出事,唯有縮回只手,跟她拉回條裙子,看見她半醒的媚態,我就一頭大汗,真的好想操她。

  但是如果她叫起來就大事不好了。時機未成熟,唯有壓住滿腔欲火,借意走去浴室冷靜一下。

  一衝入浴室,我就扯下褲子,猛捋條老二,忙亂中踢到一個竹籃,衣物倒得一地,一定是兩母女衝涼時脫下的衫褲,其中有幾條薄到半透明的性感三角褲,都不知是阿成妹妹或者是阿成媽媽的。

  隨手挑起件淺黃色紅通花的,摸摸還有點濕濕的,這種有屄汗味和香水味的三角褲聞起來都好爽,細心看起來,夾層布料用來包住屄罅那部分,還有幾條毛粘住,一邊聞味,一邊用另外一條內褲包住條老二猛捋個龜頭,心中幻想著成媽那對波,插入那脹卜卜的屄口,真過癮啊!

  可能我興奮過道,捋得十幾下就眼前一黑、雙腳一軟,精液狂噴。

  休息了一會,就把陰莖抹干淨,干脆帶了那條三角褲來做戰利品。

  出去時見到阿成媽仍然挨低,但已經醒了,看樣子又不像知道我曾經摸過她。

  「阿明,你幫幫阿成啦,好嘛?」她含著淚求我。

  摸住袋中的底褲,想起剛才的情景,心中微有歉意。

  「好呀!有什麽事就打電話給我啦!」心想:「下次你就沒這麽好運氣了」。

  (二)恐嚇

  有一天晚上,電話響了,原來是阿成媽,她一開聲就哭了,斷斷續續地說:

  「救救我吧!最近有一個叫大哥洪的人打電話來,說阿成向他借了錢,要阿成最遲今天還,如果沒錢就要搞我的女兒阿萍,然后……再搞……我……,這不肖子都算害死人了!」「阿成到哪去了呀?」

  「他不敢回家,說有人要殺他,要躲避幾天,他說過你認識大哥洪,可以替我們講一下情,求你救救我兩母女啦!」我精神一振,心想:「有機會食天鵝肉啦!」

  我和洪哥都算好熟,撥個電話問一下。「原來只欠二千幾而已。嘿!都不必又奸又殺那麽誇張嘛!」「阿成欺善怕惡,要是不嚇嚇他老母,就沒辦法的了。」洪哥都算給我面子。

  「洪哥,我先去他家看看,半個鐘頭后……」我將剛才所想出的計劃說給他聽。

  「……這樣……就大家都有占便宜了……哈……哈……」我走上成媽家,她好緊張的來開門,乳波一蕩一蕩,今天她穿著件碎花無袖長裙,淡掃娥眉,另有一番韻味。

  「大事不好啦,原來阿成欠他們伍萬塊,阿大哥洪就殺到哩,你兩母女快點逃呀,這班人什麽都做得出來的!」我一味恐嚇:「讓他們上來見到阿萍,就連渣都沒了!伯母,你還有多少手飾和現金呀?」「翻箱倒龕也只得二千幾,」成媽低著頭:「這個月的租仍未交,這半年來將他阿爸留下的錢都用光了!」一邊抹眼淚,一邊將錢交給我。

  「唉!……五萬,死啦!求……求……你幫我。」成媽又開始哭,她看來很可憐。



  我心想︰「這個時候,也應該是向她下手的時候了。」「怎辦呢?先坐下,慢慢商量啦!」我故技重施,扶她坐下,這次就不必偷偷摸摸了,干脆就坐到她身邊,好象情侶似的,右手臂攬過她的頸項,手指從她衫領口慢慢爬進去,挑逗性地搔掃她的琵琶骨。

  「嘩!真是滑淨!」

  事出突然,成媽也不知所措,不知該怎麽響應才好。

  「不必這樣擔心……」我在她耳邊細聲說,輕輕用嘴唇去擦她的耳珠。

  手又伸下一些,摸到她的奶罩邊,玩住條胸圍帶,回憶起第一次追女孩子時的那種滋味……她呼吸漸漸急速,面紅直透脖子。

  電話突然響起了,成媽嚇得一跳!

  「喂……喂!」成媽接聽。

  「他媽的,你這個老屄!再不還錢我就燒你的屋……奸死你……」洪哥聲量很大:「奸了你女兒!我再給多你半個鐘頭,你好自為之……」洪哥真夠醒,時間恰到好處。

  我接過電話:「洪哥,他兩母子哪有這麽多錢呀!他阿媽求你可不可以緩一下……喂……喂!哦……哦……」我眼溜溜轉:「……那……是……是……不過……」我越講越小聲,最后無奈收線。

  「洪哥他肯不肯?」

  「他說如果你肯拍些寫真相,他就當給我面子……但是你一定不肯……這麽大的事情,伯母,幫不了你了。」我裝作要走。

  「阿明,不要走呀!求求你啦!只要不好搞阿萍,要怎樣就怎樣啦!」我假裝無計可施地騷著后腦殼頭,欲言又止:「這樣子啦!事急馬行田,如果你肯犧牲一下,我替你拍幾幅美女相片,搪住先啦。」「如果要赤身露體,我就寧死都不肯了!」看她的樣子很堅決,好一位三貞九烈的住家女人!心想:「對著這麽貞節的婦女,一定要先給她一點尊嚴,慢慢來才可以。」「不用赤身露體的,當去海灘遊水,穿著泳衣不就行啦!」「那我以后怎樣出去見人啊?」她好驚怕。

  「穿著內衣褲,作幾個狀就行啦,你用頭發遮住半邊面,就沒人會認得你了。」我連珠炮似的說了這些話,搞得成媽也拿不定主意。

  打鐵趁熱,在這個純情阿媽猶豫之際,我便拖她入房。「隨便挑件合時的啦!」我大條理由的去抄她櫃桶,將一堆奶罩三角褲攤在床上逐件摸,各色各款都有,這麽私隱的東西都被我看到,真是羞死她了。

  其實女人總是怕人偷窺、又怕走光,但假如不想讓人看,又何苦要這樣多款式呢?

  「這些太老土了,怎麽可以呀!」我有心捉狹她,拿起一條沾有經血跡的三角褲來看,成媽尷尬極了,迅速地一手搶去,還好凶地瞪了我一眼。

  「不如看看阿萍有沒有合適的啦?」其實我心里最想看的還是妹妹的。

  我衝入阿萍的房間,亂翻她櫃桶里的東西,本以為這個十幾歲女孩子是穿綿質的底褲,那知她人細鬼大,條條都是半透明,而且十分細窄,我終于挑了個有肩戴的奶罩和一條淺紫色比堅尼三角褲給她,心想:「這次看你再怎樣遮擋了!」她面有難色:「這樣暴露,怎樣穿啊!」她的眼淚幾乎滴下來,哭喪著臉:「我還是……不拍了……」「現在那些出名的阿姐都是這樣穿的啦,沒時間了,阿萍的小命……」這下嚇到她六神無主,連忙去廁所換衣。不一會兒,成媽由廁所出來了,哇!

  歹失德(台語)!那條底褲薄如蟬翼,怪不得她忸忸怩怩,雙手遮得住一對奶子,又顧不得遮下邊,慌失失地縮成一團肉,嬌羞中又有股成熟主婦的神韻。

  那對奶白雪雪,一個屁股好大、好圓。

  我將她舞來舞去,將個照相機擺上三腳架之后,就開始討她便宜。

  「挺腰啦!凸起胸部,對!這樣!拉起這……!OK!」一味謀殺菲林。

  我盡量借機會吃成媽的豆腐,掛名擺姿勢,老實不客氣地摸住對奶,托一下、撥兩下,哇!好彈手唷!

  成媽好久沒被男人這樣搞過了,好象很緊張,加上有點興奮,渾身直顫騰,她扭過了肩膊頭,下意識來避開我。

  我用雙手心托住她那對乳房,兩只姆指輕輕隔住個奶罩,繞著奶頭打圈,陰陰笑:「這粒奶頭要凸起才夠性感哦!對了!好……」我揉得她兩粒奶頭挺得硬硬的,開始有反應,她含羞的低下了頭,不敢正眼望我。我那條老二已經很硬,脹得就要爆炸。

  「不能合住大腿,張開!」我強硬地捉住她只腳,掰到大字一樣。

  這次陽光充足,薄薄的底褲又窄又細,只是遮到一條肉縫少許,毛茸茸的肥屄若隱若現,兩條晶瑩雪白的大腿,真是引死人。

  我沿住條白嫩的小腿摸上去,在她大腿內側的敏感地帶用指尖輕輕搔掃,玩弄那些突出來的屄毛。

  「望住鏡頭,不能憂郁!要風騷一點!」我摸住她那只玲瓏浮凸的肉蚌,見到那條肉桃縫就要流口水。

  夭壽啰!(台語)揀了條這麽窄的底褲給她,繃得她圓圓的小腹有一條明顯凹痕。

  「得想個辦法剝光她,讓她舒服一下了。」我心想。

  我輕輕地繼續隔住底褲,摳挖她縫尖陰核的部位。有位專家講過,開始時隔住褲挖的效果比脫下褲好,起碼不會整傷女方,出汁也比較快。

  咦?果然是濕濕的。

  她被我挖得好興奮,嬌喘頻頻,鼻孔微微擴張,不自覺地挺擺起只肥肉蚌,圓圓的屁股也情不自禁地搖了起來。

  看著她兩條大腿的嫩肉顫顫巍巍,兩片紅唇微微掰開,額角猛冒冷汗,分明是已經春心蕩漾了!

  她緊皺著眉頭,閉上了媚眼,好象很辛苦的樣子。

  「你作出這樣的犧牲是為了阿萍,真偉大……」安慰之余,一只手仍然在挖她那敏感部位。「你個……乳房……真偉大……」見到這個良家婦女被我挖到快變騷貨,又要保持女性的矜持,那種內心掙扎,又淫蕩又貞節的表情,真是可以得個影后獎了。

  我抓緊機會,大肆拍攝她的面部大特寫。

  我于是乎再加重料,用中指按住她那粒陰核細力震動,她開始捱不住了,條底褲又好象更濕了,喉嚨中還發出低吟:「噢……噢……」我正想剝下她條三角褲的時候,她突然捉著我只手,全身好象抽筋似的抽搐幾下,「噢!……噢!!……噢!!!」大叫幾聲后就軟了下去。

  成媽身為長輩,被后生的男孩子光天化日掰開大腿來調戲,還摸到有高潮,什麽自尊都沒了。

  她稍微冷靜下來之后,就很生氣的望著我:「我年紀這麽大,都可以做你媽媽了,求求你……不要再摸了!」她的語氣好堅定。

  「我寧願死都不會脫光讓人看!死就死啦!」她一邊哭,一邊很快穿上衣服走進房去。

  「不好啦!」她情欲發泄之后下不了台,我唯有扮生氣了。

  「好啦!等我和洪哥講一下,看可不可以通融一下啦!」既然她這麽三貞九烈,我也不想逼死她,唯有用手搓弄自己的老二幾下來發泄。

  「他媽的!我一定要和你搞一趟“ 勁”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