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一個德萊妮女性聖騎士的身影穿梭在血迷島的叢林中。

她跑著,胸口那猶如脫兔般的粉藍色渾圓上下顫動,破損的盔甲與衣服擋不住誘人的春光,凹凸有緻的嬌軀,結實挺俏的臀部,而腳上的蹄以及翹臀上的尾巴正是他們德萊妮驕傲的標記。

但現在,女孩不住的喘氣,她身後,赫然是五隻劫掠者異形。

若是有專門研究劫掠者的人在這,依定會對這些劫掠者的樣子大吃一驚。

他們的身上長出了造型奇異的觸手,那樣子就像是男性的生殖器官,而它們的腹部也異常的巨大化,並且更為的凶暴。」怎麼會這樣?」少女不安的想著,這些變異的劫掠者完全對魔法免疫,皮粗肉厚,連她的刀子也砍不進去,刀身甚至還斷裂,一直以來,身為聖騎士高材生的她,此時第一次感覺到挫敗。

突然間,女孩腳下辦到了樹枝,她跌倒在地,劫掠者撲了上來,她嚇的尖叫,並且用手想要將他們蟲型的身軀推開。

「不……啊!」她的名牌掉落在地上,上面寫著兩個字,朵芮妮亞.芙妮安。

劫掠者異形逼近朵芮妮亞身旁,一對如刀利般的大嘴口中流出了唾液,驚人的事情發生了,原本防護力良好的緊身鎧甲立刻溶解剝落,但是卻又沒有傷到朵芮妮雅的那橫陳的玉體,接著它的同伴立刻跟進,迅速的把障礙給排除,朵芮妮亞已經嚇呆了,直到她突然感覺渾身清涼,並且未著寸縷時,劫掠者的尾針刺進了她的頸子,那疼痛才令她驚醒,但在同時,第二隻劫掠者在芮妮雅的血管裡注入了不明的粉色液體,她才想舉起藏在身後的匕首發難,無奈舉起的手卻又無力的垂了下去」聖光……給我力量……拜託……」她禱告著,可惜聖光沒有任何回應……

劫掠者一口氣注入了約一個針筒之多的量,然後才離開芮妮雅。

液體在朵芮妮雅全身的血管奔竄,並立刻發揮了效用,還沒從疲勞中恢復的朵芮妮雅只覺得四肢疲軟,而且從頸子處開始感到難受的燥熱,而這種感覺立刻蔓延全身,她的意識雖然清楚,卻已無力再做任何抵抗,只能躺在地上任由恐怖的宰刻。

這種由雄性劫掠者注入的特殊液體,是這種異變物種為了能強奪人形生物雌體的身體支配權而出現的,其作用大抵是肌肉鬆弛劑加上強效的春藥之類的總合,而且藥效極為驚人,被注射僅幾毫升的量就可以讓一頭伊萊剋有幾小時不能動彈,而且雌性荷爾蒙會被迅速激發激化,進而迫使獵物進入發情狀態,也就是適合它們那特殊的蟲卵生長的狀態。」啊……啊……聖光在……上,這是?這是……」

朵芮妮雅難受的攤在地上,只剩頭還有那纖細的尾巴還能左右轉動,她感到那羞恥的部位與自己那豐滿的乳房的燥熱感尤為嚴重,而且那個未經人事的小穴還能感受到逐漸的濕潤,甚至是乳房也 有一股難受的脹痛感,她視線迷濛的看著停留在面前的這幾隻異常的劫掠者,想說些什麼 ,卻是話卡在喉頭說不出來。

眼見獵物已準備就序,五隻劫掠者立刻展開它們的行動,朵芮妮雅雖然覺得丟臉卻又只能眼睜睜見著自已的身軀被這些怪物任意處置,春藥漸漸侵蝕她的意識與理智 ,從小接受的聖騎士教育裡頭那些羞恥心以及道德觀之類的事情在兩隻魔蟲停在約有E CUP的粉藍色乳房上,且以尾針插入乳頭時就煙消雲散,初時只覺得痛,但接著是被注入液體的清涼感充滿整個豐滿的粉藍色玉峰上,然後 就是魔蟲開始輕柔的愛撫……

至少朵芮妮雅感覺是這樣,劫掠者的動作意外的輕柔,粗糙的節支有力的揉捏著柔軟細膩的乳房,甚至是用大顎溫柔的嚙咬,不會受傷的那種程度,卻是在微秒的疼痛中獲得快感,這些異常的劫掠者竟也是調情高手。

另一邊,朵芮妮雅的下半身已經因半透明的晶藍色淫水的流出而逐漸潮濕,稀疏到近乎沒有的深藍色恥毛上有一隻劫掠者的頭停著,他探身到少女那淡藍色的陰部,那未曾有人踏足過的紫藍色深幽花徑,私密的花園,它以大顎撐開了大陰唇,準確的以內顎咬住了那充血的刺激點,只是輕輕一擊,卻足以讓朵芮妮雅被那極至快感的電擊所擊敗,她即舒服又難過的拱起身子並發出了銷魂的嬌吟,發著銀白色光芒的眼睛微光顫顫,少女完全敗在這群異常劫掠者高超的調情手法上。

劫掠者們似乎各有其職,兩隻負責乳房,一隻負責陰核,而帶頭的在一旁守候著,另 一隻則跟在帶頭的身旁,等待著同伴將「產房」準備完成。

「啊……啊……恩……那裡……在用力一點……恩……」由於她的全身已經被麻痺,她哼著不成語句的嬌吟。

女性德萊妮那不容易引爆的的情慾完全被引發,她期望這些傢夥能再給予她更多的刺激,但劫掠者們卻屢屢在她即將衝上頂峰時又停手,待朵芮妮雅稍微冷卻後再殘忍的繼續刺激,累積再累積的情慾逼的朵芮妮雅幾近發瘋抓狂,卻又無可奈何,這種等級的手段豈是未經性事的少女所能招架的?陣陣漸趨瘋狂的淫蕩叫聲顯示少女的渴望,獸性,被徹底的引爆激發,並且徹底的爆發了出來。

當這種循環已經到第八次時,帶頭的劫掠者將其盡收眼底,很滿意的看著獵物進入第二階段,他靠近朵芮妮雅的俏臉,然後將其中一根又肥又長的觸手打開了那藍色的唇辦,並伸進了朵芮妮雅的嘴巴裡,並以不容反抗的態勢輕易的進到了喉嚨,朵芮妮雅再次被嚇到了,但她那無力的上下顎卻被觸手硬撐到最大,而粗大的觸手在她喉嚨裡頭肆虐,她難受的流下了晶藍色的眼淚,發情的嬌吟聲變成模糊的呻吟喉音,眼前所見是劫掠者一張恐怖的大頭 ,是她以前最怕的生物,但現在她卻突然不覺得得怕,只想要他們能夠給自己更多快樂深入。

而將觸手伸入朵芮妮雅口腔內的劫掠者,露在外面的另一之觸手尾末突然撐開,長度驚人的尾針向後伸出,然後自它的尾巴裡出出現的竟是長及相當於他的長度並且極度粗大的「肉莖」,尾端還有兀自滴著具有濃烈春藥液體的尾針,朵芮妮雅被弄的很想吐,她想嘔出嘴內的異物,這不是她要的這不快樂,但還是一樣,她只能仍憑劫掠者宰割。

而在朵芮妮雅的乳房邊的的兩隻劫掠者,也同樣的伸出了那異樣的肉莖,這硬是讓劫掠者的軀體擴張好幾倍的肉莖為好幾條細長的觸手所組合,並且可以自由扭動、捲曲,比人的手腕還要靈活,它們用肉莖捲住芮妮雅那對飽滿豐潤的酥胸,然後大力的磨蹭著,然後夾住挺立的粉嫩的紫藍色乳頭,自中心再伸出一根細長軟管,刺進了妮雅挺立的藍紫色乳頭內,突如其來的刺痛讓朵芮妮雅的尾巴僵直了一下,這軟管開啟了妮雅的乳腺,再加上女性荷爾蒙的激化,未懷孕的處女竟然自乳頭中泌出乳汁,且被觸手吸吮的津津有味,那磨蹭的動作是為了刺激泌乳,朵芮妮雅驚恐的看著這驚人並且詭異的場面。

「嗚……嗚……」

而在朵芮妮雅身上的劫掠者竟然就著朵芮妮雅的喉嚨抽插了起來,這不是口交是什麼?但這種口交的 等級遠遠超過人類所能及,就連體格最勇壯,並且身軀巨大的男性德萊尼最深喉嚨的口交也不可能深及食道,逼近胃袋,朵芮妮雅被搞的幾乎翻了白眼,她快窒息了,先前的溫柔已經變成可怕的凌辱,而且是被 一群異形?

朵芮妮雅一瞬間閃出這個疑問。

「嗯……嗚……唔!」不成句的喉音最後變成恐懼極限的慘叫,口交的蟲竟然射了,大量的粘濁液體直入朵芮妮雅的胃袋,而那衝擊的力道居然讓朵芮妮雅隱隱可以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響,然後劫掠者猛的抽出觸手,而在這時,朵芮妮雅的腹部已經微微鼓起,朵芮妮雅感覺到一種無法比喻的飽足感,這些宛如精液的液體是紫色的,噴了朵芮妮雅滿臉都是,朵芮妮雅聞到的是一股濃重的腥膻味,嗆的她連聲咳,勉強嘔出一點蟲的精液,但恐怖還沒完,這只是個開端,這個深夜將是劫掠者的淫魔之宴。

吸吮乳汁的劫掠者抽出軟管,帶出的乳藍色乳汁量竟多到自然湧出乳頭,香甜並且帶有濃烈氣味的初乳順著美麗藍色身體的曲線,猶如水銀般的流瀉到地上,而負責陰核的劫掠者對著一隻在旁觀看的那只劫掠者示意 ,該是主菜上場了,大腿根處桃園蜜洞已經香澤氾濫,那只旁觀的,擁有巨大腹部的劫掠者靠了過來,事實上,這五隻一組的組合,四隻採取動作的劫掠者都是雄性,唯獨這只是雌性,而「她」就是今晚的主角。

只見雌性劫掠者落到少女的那陰戶前,同伴用觸手將朵芮妮雅的陰唇張開表示歡迎,「她」的尾端也伸出了東西,但這是平時捲縮在體內,長度有雌蟲身長兩倍,並且有如伊萊剋象的陰莖般粗大的半透明紫色產卵管,平時在體內是液體的產卵管一遇到空氣就立刻硬化並且膨脹,但卻又不失其柔軟性,只見這只雌性劫掠者飛到芮妮雅的大腿上,接著產卵管毫無阻礙的突入了少女那紫藍色花園內。

一瞬間,恐懼完全佔據了朵芮妮雅,讓她把痛苦給忘卻,如果她的貞操被這種東西奪去……這……這不是太恥辱了嗎?她以後還有什麼臉見人?她可是聖騎士啊,聖騎士的貞操對他們而言就像是命一樣。

但是那膨漲到有伊萊剋象陰莖那麼粗的產卵管一點一點的進去了,而隨著產卵管的深入,芮妮雅的小腹也跟著產卵管的位置而隱隱鼓脹浮起,彷彿有一之怪異的蟲在裡頭鑽動著。

這時,四隻雄性劫掠者都行動了,帶頭的劫掠者來到雌蟲身邊,然後那肉莖纏住了雌蟲,再找到產卵管上一個洞,並將觸手的頭做了改變,整個形狀就像是男性人類的陰莖的肉莖插了進去,然後他的動作,以生物的角度來說,應該就是射精吧?只見剛才射到朵芮妮雅雅胃內的那種腥臭液體注入了產卵管,這些精液再延著產卵管猶如泉水般湧入朵芮妮雅體內。

這時雌性劫掠者感到產卵管碰到了阻礙,一層薄膜擋住了它的進程,它接著開始蠕動產卵管,那被撐開的腔膣內壁被刺激的泌出更多的淫液。



兩隻纏住乳房的劫掠者像在看戲似的,邊吸吮著乳汁邊看著雌性劫掠者準備要讓這個德萊妮雌體感受到無比的快感與恐懼,而另一隻同伴,那只撐開大陰唇的劫掠者這時改變了工作,他轉身面向朵芮泥雅的頭,而尾端那粗大的肉莖向下探尋到了另一 個洞,一個緊閉,有著微微的皺折不歡迎任何外物的深紫色緊緻小洞,肛門,他以尾端輕輕碰觸試探,朵芮妮雅想尾巴拂開那跟觸手,但卻徒勞無功,觸手用著那粗大的身軀壓住了朵芮妮雅的尾巴,朵芮妮雅的尾巴只能不住的左右擺動,然後,觸手上那有一根小指長尾針輕易的進入了括約肌閉鎖的直腸,朵芮妮雅猛烈的搖著頭以及尾巴表示自己的抗拒, 但她能做的也只有如此而已……

一切就緒,淫宴的高潮在雌性劫掠者一記有力的衝擊突刺下展開,那薄薄的處女膜被強行衝破,朵芮妮雅痛的飆淚,德萊妮那藍色的血液從下體噴出,將整個草地上以及她的腿上,或著是肉莖上畫滿了藍色的血花。

「噫……不……不要……啊……………」朵芮妮雅發出了無助的慘叫,她只能看著自己的腹部納詭異的浮凸,而那些浮凸還不斷的蠕動著,就像是有著一之怪蟲在裡頭翻滾。

強烈而真實的感受到產卵管貫穿受傷的膣壁沒有停止分泌淫水,而那肉莖還更激烈並且不斷的蠕動著,並直接突破了子宮頸,進到了最適合安置它們柔軟經不起考驗的蟲卵之所,孕育生命與誕下新生的聖殿,子宮。

「噫……啊……」

同時,菊門被強行突入擴張的痛楚更是加劇了芮妮雅的痛苦,腸道被硬生生的撐開時那撕裂的痛楚,頓時間,藍色的血液在度從她的下體噴出,朵芮妮雅的慘叫聲迴盪在森林中,她的直腸蠕動收縮著想擠出那粗大的異物,卻無奈的發現同樣在蠕動的肉莖更加擠進深處,傷口被颳過的痛一再一 再的刺激著芮妮雅的神經,幸好蟲在不得以的情況下噴出了些許的精液,而這些精液就成了潤滑劑,蟲的活塞運動總算能順利了些。

咕啾……

咕啾……

直腸壁摩擦著肉莖,發出了詭異的聲響。

於同時,乳頭再次感受到軟管刺入的痛楚,但春藥又令她在這些痛中得到快感 ,朵芮妮雅粗重的喘著氣,啜泣聲又逐漸轉為了瘋狂的浪吟。 「啊……再來,再猛烈。要再更快……插死我……插死我……」

喪失理智後只剩下獸性,前後兩洞都感受到急速的蠕動帶來的刺激,快感源 源不絕的衝擊著朵芮妮雅,兩根粗大的柱狀物隔著薄薄的肉壁互相摩擦,3P的快感終於 令第一個高潮降臨了,朵芮妮雅的頭向後仰起,尾巴僵直顫抖,任憑這絕頂高潮衝散了她的全身神經,而在這時,她竟然爽到失禁了。

聚積了一天的尿夜自尿道口噴灑而出,這種阿摩尼亞味令劫掠者們狂亂,只見在朵芮妮雅下體的三隻蟲都搶到尿液那大口啜吸,而吸不夠的帶頭的還追尋到源頭,他的頭貼在還殘留著尿液的尿道口,將尿吸盡後,還意猶未盡的做了無比瘋狂的事。

「嗄……啊啊……」

它竟然將肉莖插進本就不允許任何外物侵入的細小尿道,藍色血液在度噴出,這比同時被破兩個處女的痛楚還更為激烈,朵芮妮雅翻了白眼,口中流出唾液,幾乎要昏死過去,但卻又在蟲的強烈春藥中, 得到了更勝於兩洞齊插的快感。

現在,朵芮妮雅只差嘴巴沒被塞滿,連乳頭都被觸手貫穿了,德萊妮女性聖騎士意識到這樣的事實,卻又選擇了肉慾,朵芮妮雅在高潮中一次又勝過一次,並且在這瘋狂而絕頂的性交中,她的雌性荷爾蒙被激發到另一種境界,混合雌雄劫掠者體液的春藥,那雙美麗豐滿的乳房竟在高潮中,脹大了一個罩杯,乳汁的產量更以數倍的量增產,吸著乳汁的劫掠者不得不把軟管抽出,以免被急據噴出的母乳給灌死,現在他們只要舔著猶如噴泉般湧出的乳汁就能滿足了。

劫掠者異形的最終目標可不是要滿足小梓的性慾,雌性劫掠者在小梓經歷了難以計算的高潮後,將最重要的重頭戲給推上了舞台,產卵管內開始出一現一顆顆晶螢如半顆朵芮妮雅拳頭大的蟲卵,順著產卵管的蠕動被推進了朵芮妮雅的子宮內,數量無法計算,這本就是生物的繁衍準則,以量取勝。

因此,當越來越多的卵進到朵芮妮雅體內時,那平坦的小腹就 被撐的開始不規則的鼓脹了起來。

嚕咕……

咕啾……

咕嚕嚕嚕嚕……

卵在產卵管中滾動,並發出一種咕啾咕啾的噁心聲音

產卵中的雌性劫掠者也不好受,它扭動著身軀,用力的將卵擠出體外。

而這時候,霸佔著朵芮妮雅肛門的雄性劫掠者也射精了。

肉莖猶如無法止住的水龍頭一般,紫色的精液迅速的灌滿了直腸,並且入侵小腸,甚至沖流到胃袋,而胃袋也在短暫的時間之內鼓脹起來,最後甚至從朵芮妮雅的口中噴出,而幾根肉莖也從朵芮妮雅的口中竄出,朵芮妮雅在這時候已經翻起白眼,失去意識。

當最後一顆卵產完時,朵芮妮雅已經像是孕婦般挺著大肚子,不,也許就連懷胎八月孕婦的肚子都沒有這麼碩大,會這麼大的原因有一半是因為雄性劫掠者在她的體內大量射精,並且脹滿了胃袋的緣故。

當雌性劫掠者拔出產卵管時,朵芮妮雅的子宮頸被塗上了一種粘劑,封住了子宮,只留一個小洞,使得朵芮妮雅無法將這些卵處理掉,劫掠者異形們們得確保下一代能安全存活才行。

瘋狂的淫戲至此結束?還沒,朵芮妮雅受難還沒結束,因為當一隻劫掠者去帶來更多劫掠者時,她明白她的地獄也許不會結束,這些卵需要滋潤與養份,而最好的養份來源 就是蟲的精液,這代表著她會無時無刻的被這些變異的劫掠者所姦淫,直到產下這些小劫掠者為止……

半個月的孵化時間,足夠將一個侍奉聖光的高貴德萊妮聖騎士少女變成了性奴隸與交配工具。

現在的朵芮妮雅,只能趴在地上,臉上帶著恍神的笑容,口中流出唾液,並抬高她那結實漂亮的臀部接受劫掠者那粗大肉莖的侵入與射精,她的雙乳脹大到不自然的境界,無時無刻都流淌著乳藍色的乳汁,這是因為蟲們持續注射春藥之故,而 她的四肢雖然已經可以動,但她現在唯一會做的事,只剩下讓自己獲取更多的快樂而已,她已經完全忘卻如何使用武器,也忘記如何使用聖光的力量,現在的她,只會用力擠壓那脹滿的乳房射出乳汁,或是拿起斷掉的劍把插進肛門自慰,此時的她,已經完全沒有之前高貴的德萊妮女聖騎士的影子,有的,只是一名淫亂的浪女……

下體三穴早習慣被粗大的肉莖貫穿,她的膀胱已經無法存尿,只要進射進了 精液,就會倒流而出,而肛門鬆弛的可以塞進數根手指,但無所謂,朵芮妮雅現在吃的是雄性劫掠者的精液,只攝食流體食物的她,並不需要排糞,就算會排,也會被蟲清乾淨,這些劫掠者很愛乾淨,更應該說,他們不挑食。

藉著這可悲的少女,變異劫掠者們第一批新生兒誕生了,從產道慢慢擠出的小小的,蛆一般肥白碩大,並且由如肉球般的幼蟲在熟透的卵囊中蠕動,然後從最接近子宮頸的卵開始,幼蟲嚙破了卵囊,開始破卵而出,從朵芮妮雅那已經大到近乎半投明的肚皮上可以見到子宮裡那扭動的蟲身,一條又一條在鑽動著,朵芮妮雅卻毫不驚慌或懼怕,她輕撫肚皮,以手掌感受那新來的生命,這是身為雌體的母性才能感受的喜悅,即使所孕育的不是自己的族類,還是期待這新生命來到世間。

她輕聲催促著幼蟲的誕生「快出來吧,讓媽媽看看你們活潑的模樣 吧…」 吃完了那包覆自己的卵囊後,幼蟲開始了一生的第一次旅程,它們推擠著產道,小小的身軀內努力的擠開壓擠它們的肉壁,朵芮妮雅將雙手伸進陰道裡,用手指撐開狹窄的通道,讓幼蟲能順利生產而出,而雄性劫掠者則是將肉莖插入朵芮妮雅的陰道,並且射精,這些精液則成了幼蟲出生的助力,而幼蟲爬行時,以及雄性劫掠者射精的衝擊又讓朵芮妮雅高朝了好幾次。

「啊……啊啊……好棒,媽媽……好高……高興……啊……」朵芮妮雅又留下了口水,原本神采奕奕的銀白色雙眼此時已經迷茫,並且帶著淫亂的光芒。

陰道裡分泌的淫水以及雄性劫掠者射出的精液幾乎將幼蟲衝出產道,朵芮妮雅再次呻吟著,當第一隻幼蟲碰到雄性劫掠者的肉莖時,雄性劫掠者猛的將肉莖拔出,朵芮妮雅在這衝擊下再度高朝,而這時候,幼蟲從陰道口將那小小黑黑的頭探出陰戶時,朵芮妮雅歡喜的笑了。

幼蟲脫出陰戶後就開始往朵芮妮雅身上爬,彷彿天生就知道似的,他們越過朵芮妮雅那山丘般的腹部,來到乳房用取他們的生命中的第一餐,只見那小小的口器吮著相較之下太過量的乳汁,接著他的更多兄弟姐妹也加入了,朵芮妮雅的胸口爬滿了幾百隻的小劫掠者,那場面 真是很驚人卻又壯觀,為母的喜悅,在這扭曲的自然循環過程中,朵芮妮雅滿足的沉醉在這變態的喜歡中。

在遠處,一名男性遺忘者以及一名血精靈站在遠方的山上,腳邊有著一大堆已經乾枯的男性德萊妮屍體,而他身邊則是有著十二隻強暴朵芮妮雅的劫掠者,他手中拿著望遠鏡,滿足而且瘋狂的笑了。

「基佛先生,看來我們攻下血謎島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了。」

「何止,基佛研究過,這種在基佛的實驗下成功的變異劫掠者,可以在任何人形雌體上繁殖,別說是血謎島,就連籃謎島都可以輕易毀滅,甚至如果可以的話,就連攻下達那蘇斯都不是問題啊。」

「這種生物這麼厲害?」男血精靈,殘忍者馬諦斯驚訝的說著。

「呵呵呵……基佛很高興,基佛要的就是這種終極武器,基佛終於創造出可以為女王毀滅敵人的新物腫了,為女王效命的時候到了,可悲的藍血狗們,等著擁抱黑暗吧……哈哈哈……哈哈哈……」

說完,基佛騎上蝙蝠,手中不住撰寫著一封文書,而這封文書上,則是說明著德萊妮災難的源頭。

一個月之後,這些瘋狂的變異劫掠者徹底的攻陷了德萊妮的血色守望,那邊的雌性人形生物不論是人類、夜精靈、高等精靈、還是地精,通通無法倖免的成為了這種凶殘野獸的繁殖工具,男性則成了劫掠者的食物,再這些劫掠者的巢穴,各個種族的女孩挺著大肚子,準備繁殖下一代的變異劫掠者,而這些變異的劫掠者則是持續以無法阻擋的速度侵佔藍謎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