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雲姨

我愛雲姨

自從雲姨嫁給我爸爸之後,我就心緒不寧,她是我的繼母,但是我絕不恨她。

  爸爸五十八歲,是個成功的生意人,雲姨大約二十八歲左右,是個美艷得令人
神魂顚倒的俏佳人。

  我活到今年二十一歲,可以說她是我所見最漂亮的女人,我很羨慕爸爸,他有
此艷福,到底雲姨是喜歡他,還是他的錢呢?!

  我們住的高尚住宅區,地方寬大,所以很快,雲姨就帶來她的妹妹嘉碧。

  嘉碧比雲姨青春、熱情,大約二十五歲,皮膚白晰,但很奇怪,她們兩姊妹我
卻比較喜歡成熟的雲姨。

  尤其是她的豐滿身材,是我朝思暮想的,記得有一次她躺在沙發,我經過一看,睡衣內的半祼乳房,若隱若現,令我失神。

  又有一次,我去洗手間,聽見房中傳來陣陣勾魂攝魄的呻吟聲,更增加我對她的幻想。

  當然,我喜歡雲姨是一回事,記得爸爸最初還害怕我不接受她,因為,很多人
對後母是十分憎恨的。

  我卻完全喜歡,尤其是看見她說話時的明眸皓齒,更令我心猿意馬。

  這一晚,兩個傭人都放假了,大廳就只剩下我和爸爸、雲姨、嘉碧。

  爸爸擁著雲姨甜蜜地坐在沙發,雲姨給他慢慢剝去葡萄的皮,嘉碧則留意著電視的劇情。

  我坐在另一張沙發,又羨又妒,如果我和爸爸換了位置多好,擁著雲姨,看著
她的小嘴放進一棵葡萄,令人出神。

  我不停偷看著雲姨,她的一顰一笑都散發出迷人的氣息,薄薄的睡紗裙,更添
女性魅力。

  粉紅色的裙內露出了骨肉均勻的大腿,不是太瘦,也不胖,適中且滑不留手。

  再看上去,兩個圓圓而挺拔的乳房,非常配合的掛在胸前,可能是她的腰肢纖
瘦,襯托得胸脯更有美感。

  清秀的眉目沒有半點雜亂,烏黑而晶亮的雙眼完全地相稱,高高的鼻子與小嘴
位置距離恰到好處。

  雲姨最美是她的嘴唇,微微的向上彎,甜美的笑容更令人又愛又憐,假如能夠
吻著這兩片薄薄紅唇,真是幾生修到。
  
  其實,這都是我的妄想,莫說是雲姨這個大美人,就算普通的女孩子我也沒有
吻過,我就只有幻想的份兒。

  至於嘉碧的外型都與雲姨十分相似,她青春得活力十足,皮膚幼滑,但卻沒有
雲姨的成熟女人味,她的型格也是很多男人喜歡,但我始終比較喜歡雲姨。  

  
  我想得入神,突然廚房傳來一陣雜聲,大家都有點愕然,爸爸立刻走進去看看。

  就在我們都不以為意之際,爸爸被人脅持走了出來,我們都大驚失色。

  只見那大漢用鎗指住爸爸,原本他是從窗口爬了進來。

  「我是逃犯,你們所有人都不要亂來,否則我會開鎗殺人。」

  這一下突變,大家都呆住了,雲姨與嘉碧更是花容失色。

  「你……你想怎樣?」雲姨驚慌地問。

  「外面警察很多,我要借你們的地方過一夜。」逃犯一面說一面用繩子將爸爸綁在餐桌上。

  「只要你們聽我的話,我就不會殺你們。」逃犯綁起爸爸後就走過來。

  我們面面相覷,都不敢亂來,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你……你是逃犯……?」嘉碧大著膽子地問。

  「唔,我搶劫銀行,判十二年,我不甘心,我要逃出來。」大漢冷傲地說。

  我打量著他,年約三十左右,高大健碩,倒不大像一個逃犯。

  「我肚餓了,妳去煮點東西給我吃。」大漢指著嘉碧。
  
  嘉碧有點不知所措,雲姨示意叫她去,恐防觸怒逃犯後果不堪設想。

  我正想起來,大漢立刻怒目而視。

  「你想怎樣?是不是想找死?」

  「不……不……我……」

  「哼!你們兩個也得綁起來。」

  大漢只找到一根繩子,他竟然把我和雲姨面貼面的綁起來。

  我們給他綁在一起,雲姨有點尷尬,我卻求之不得,與美麗的雲姨居然在這逃
犯的撮合下有了完全的身體接觸。

  沒有穿胸罩的雲姨軟軟的乳房壓住了我,令我有一陣酥麻的快感由下而上傳到大腦去。

  下半身我卻頂住了她的小腹,就連大腿間也是貼到沒有半點距離。

  爸爸的眼神又驚又怒,嘉碧戰戰兢兢走進廚房去煮麵,雲姨羞得轉過了臉不敢
看我,我卻嗅著她身上的香氣,身體貼得緊緊的。

  這是奉旨非禮,我生理上起了變化,雲姨自然感覺得到,硬硬的東西還有點灼
熱,與她幼嫩的肌膚磨擦,她輕輕掙扎,我也不敢太過份,能夠這樣身體接觸我已
經十分滿足矣!

  為了分散大家的尷尬,我在雲姨耳邊低聲說:「雲姨,這賊毫無人性,我們不要亂來。」

  「那……那怎麼辦?!」雲姨回答。

  我們說不到兩句,逃犯已經走了過來,大喝道:「你們鬼鬼祟祟幹什麼?想反抗嗎?」

  說完,一掌就將我和雲姨推倒地上,由於我們都被綑綁,這一下變成滾地葫蘆,雲姨完全壓住了我。

  雖然有點痛楚,但是,舒泰而暢快的感受接踵而來,因為,雲姨吹彈可破的嬌
軀貼得我很有快感。

  雖然,我未嘗試過做愛,不過,這個位置就如男下女上一般,滋味無窮。

  雲姨完全沒有支撐能力,她的臉也哄得我很近,欲滴的嘴唇我真想吻它一吻,
但雲姨轉過了面,變成我貼住了她的粉臉,這個滋味也十分好受,我竟然忘記了自
己的處境,卻在有意無意嗅她身上的香氣。

  這時,嘉碧已經煮好了麵,顫抖地捧了出來,逃犯笑嘻嘻的說:「唔,很香,過來陪我一起吃。」

  嘉碧驚慌地站著搖頭。

  她這個反應,氣得逃犯大怒。

  「臭婆娘,敬酒不喝喝罰酒,是不是想我殺了妳。」

  逃犯說著,從腰間拿出小刀在沙發大力一劃,立即裂開了一條大縫。

  綁在一旁的爸爸大叫道:「大哥,請你不要這樣,我可以給你錢。」

  「哼!」

  「只要你們乖乖的聽我說話,我絕對不會殺你們,否則這裡一個人也不放過!」

  這句說話非常有威嚇性,嘉碧也不敢放肆,誠惶誠恐的坐在沙發另一面。

  「吃吧,我要你好像我太太一般服侍我。」

  逃犯轉怒為笑,大口大口的將麵吃進去,狼吞虎嚥的樣子令人感覺到他真的很餓。

  
  很快,他就吃完了,嘉碧正想執拾碗碟之際,他伸手過來捉住她。

  「這些碗不要理會,快來服待我。」

  逃犯將她拖過去,然後自己躺在沙發上,輕輕摟住她的腰肢。

  我看到嘉碧很害怕,但又無可奈何,雲姨極力掙扎,希望擺脫綑綁,但卻不成
功,反而磨擦得我更加利害,有點裂褲而出之勢。

  我是非常喜歡雲姨的,但是我也怕出洋相,極力忍受,快感雖然洶湧而來,但
是我唯有分散精神,否則肯定弄得一塌糊塗。

  「幫我脫衣服。」逃犯在那邊懶洋洋的捉著嘉碧的手。

  我看到嘉碧有點左右為難,但她也不敢逆逃犯之意,就為他慢慢解開衣服。

  「唔,妳越看越漂亮,又溫柔,比較我太太好得多。」

  逃犯哄了過來,就想親嘉碧的臉,她側側的避開了,他仰頭狂笑。

  「哈哈哈,小妞,看妳羞得那樣子。」

  據我所知,嘉碧的而且確是男朋友也沒有,或者她可能還是一個完璧的處女。

  逃犯似乎很喜歡調情,我和雲姨看著他們的情景真的有點癢,雲姨也沒有掙扎
了,可能太過用力,而索性放軟身子倒在我的懷中,我非常高興,變成擁抱著一個
美人兒在看戲。

  「來,我也幫妳脫衣服。」逃犯反過來替嘉碧除衫。

  「不……不……」嘉碧忍不住哭泣起來。

  「我求求你……我……」

  「哈哈,怕什麼,來吧……」

  「我……我還是處女,你……放過我吧。」嘉碧半哭半求的表情楚楚可憐。

  「既然如此,我可以溫柔一點,但我今晚一定要得到妳,快脫衣服!」

  逃犯不怒而兇的神態大家都有點懼怕,嘉碧也慢慢脫下她的外衣。

  只剩下內褲、胸罩的嘉碧身體完美得令我暗暗讚美,肌膚光滑均勻,可能我很
少看到女性的胴體,但她事實確很漂亮。



  霎時間,我閃過一個念頭,雲姨的祼體又如何?我偷望雲姨,看到她滿臉通紅。

  逃犯看著嘉碧的身體,微笑地點頭。

  可能他在這方面十分有經驗,所以沒有太大的衝動,反而在慢慢欣賞。

  「脫,連這兩件小東西也脫掉。」

  嘉碧猶豫不決,眼神無助,我卻自私地希望她脫下來,我可以一覽無遺。

  「喂!」這時爸爸大聲咆哮:「你這樣太過份了!」

  逃犯看了看爸爸,拿了一塊小手巾過去。

  「哼,過份?還有更過份的,老鬼,先封住你的嘴,慢慢欣賞吧。」

  他將手巾塞進爸爸的嘴,再走過來說:「妳不脫,我就用這小刀替妳脫,割到
妳的肌膚倒不要怪我。」

  逃犯的說話,起了作用,嘉碧只好慢慢地將她身上剩餘的衣服除去。

  「噢!」我內心起了哄,肉緊的挺了一挺。

  雲姨自然也意會到,但她無暇兼顧,只擔心自己妹妹的安危。

  嘉碧全祼的站在逃犯面前,雖然她雙手護住雙胸,但是稀疏而細軟的毛絲我看得很清楚。

  流水潺潺,清溪如詩,難怪這麼多人形容女人的身體是一幅優美的畫。

  論誘惑力,雲姨的自然散發女人味是無可抵擋;論身型,嘉碧倒是不遑多讓,她是一塊未經開發的地。

  這時,定力十足的逃犯也情不自禁了,他擁了過去,嘉碧閃也閃不了,嘴唇給他封住。

  趁勢將嘉碧推倒沙發,對她粉臉如雨點地狂吻,大家都有點愛莫能助。

  雲姨更急得在地上一滾,我們的姿勢剛剛換轉,我壓住了雲姨,在她小腹下的東西熱得燙手。

  她在輕輕扭動,我不知她其實是動情,還是極力抑制她的恐懼。

  逃犯開始狂了,無論嘉碧如何左閃右避,他就拚命吻著她,雙手也不規矩,在她身上亂摸。

  跟著,他手勢非常迅速地將自己的衣服除去,一絲不掛的擁著嘉碧。

  看來嘉碧是難逃被強姦的厄運。

  雲姨目定口呆,又羞又急,爸爸氣得暈了過去,我的心境卻非常複雜。

  看見嘉碧的祼體,貼著雲姨的身體,雙重享受令我銷魂不已,但我也有點良知,
不想嘉碧完璧之軀被『野狼』所噬,總之難以形容。

  這時,逃犯已經如狼似虎,兩眼通紅,大有猛虎出閘之勢。

  誰知,奇怪的情形出現,逃犯屢次欲破關而進,卻寸步難行,急得他如鍋上螞蟻。

  他又急又怒,摑了嘉碧一耳光,再將她的大腿分開,奈何也無法得逞。

  半軟的垂在門外,雲姨似乎替妹妹鬆一口氣,然後瞟我一眼。

  她意思倒不知是說我的硬東西貼得太緊,還是另有用意。

  逃犯過盡手足之慾,但也難越雷池半步,不禁皺起雙眉,無從發洩。

  「來,妳親親它。」
  
  「這……這怎行……」嘉碧很驚。

  「有什麼不行?!」逃犯捉住她的手,按著她的頭,迫她手口並用。

  沒有經驗的嘉碧,自然覺得噁心,但又攝於淫威,只好羞得閉目而待。

  一個她不想看的東西塞了進去,她不知如何處理,嘴巴也不曉動。

  逃犯按著她狠狠的搖,她只得生硬的吞吐,起初也有點反應,但很快,他的東
西又回復原狀。

  突然,他的眼神射了過來,我和雲姨都有點不寒而慄,他卻露出淫笑。

  他似乎有了主意,走了過來,然後解開我們,老實說,我真的不希望他這樣快
解開,因為這樣我和雲姨親近的機會就完全消失。

  「妳先脫去衣服。」他用命令的口吻投向雲姨。

  我非常擔心,他一定是轉移目標,可能他在打雲姨的主意。

  雲姨是弱質女流,焉能反抗,慢慢的解開胸前的衣紐。

  現在的情景,倒不知道自己是走運還是倒楣,兩個喜歡的女人都在我面前脫得一絲不掛。

  她脫衣的姿勢比較熟練而有誘惑力,我和逃犯都看得眼睛冒火。

  大家都不知逃犯打什麼主意,雲姨一邊脫衣一邊在懇求他:「我們……可以
給你錢……你放過我們……吧。」

  「不要多說,快脫。」

  逃犯赤裸的拿著小刀,坐在沙發上,我看見他的東西還是不在狀態。

  終於,雲姨全裸了,她比嘉碧勝出一線,她的胴體更幼滑,身段更均勻,該豐
滿的地方更豐滿,脹脹的小丘芳草如茵,美得令人想將她吞下肚裡。

  「雲姨不但外表美麗,連身體也是漂亮得令人狂嚥口水,剛才我能夠與她身體
接觸,真是難能可貴。」我的心在想。

  「好了,現在輪到你。」逃犯指著我。

  「什麼!我?」

  「當然,小子,我要你表演給我看。」逃犯大聲說。

  一時之間我有點不知所措,毫無反應,經他再一喝,唯有匆匆的將衣服脫去。

  現在,大廳之上除了暈倒的爸爸外,兩男兩女都赤條條的,有如在開天體會。

  雲姨的表情是又羞又尷尬,面紅耳赤的垂下頭,逃犯擁著全裸的嘉碧坐在沙發,
大聲喝道:「你們兩個親熱給我看,快點!」逃犯指著雲姨和我。

  「我……我們……」雲姨有點不知所措。

  「小子,你過去擁抱她,否則我全部人都殺掉。」

  他的說話,大家都不敢不從,我更是不想不從,我走了過去,輕輕的擁著雲姨。

  滑不留手,肌膚細嫩的感覺令我衝動,狀態也變得軒昂威猛,觸及她的大腿。

  裸體的擁抱與剛才隔著衣服的感受完全不同,滋味非常好受,但我不敢放肆,
以免雲姨發覺我的居心。

  「喂,小子,現在要你做木頭人嗎?吻她,撫摸她,快點。」逃犯有點變態。

  我顯得緊張,我不是害怕逃犯,而是怕他會改變主意,於是將雲姨抱緊。

  「雲姨,對不起……」

  我也不等待雲姨的回答,就吻了過去,因為我實在興奮,我已情不自禁,這種
良機實在不多。

  雲姨有輕微抗拒,很快她就被我生硬的嘴唇吸啜住,一陣芬芳欲滴的香氣從小
嘴摻出。

  我實在喜出望外,我竟然在此環境之下吻到雲姨,分享到她迷人的小嘴。

  「好,吻她,快,快摸她,摸她一個痛快。」逃犯一邊大聲喝,一邊摸著嘉碧。

  我們都是站著,所以身體貼得很緊,氣昂昂的感覺磨擦得雲姨有點欲拒還迎。

  我不顧一切的撫摸她,現在就算逃犯不喝我,我也會盡情享受。

  觸摸她光滑的背,高聳而富彈力的臀部,兩隻手輕輕捏搓,然後拚命磨擦。

  雲姨給我摸得濕濡,春情散發,她也擁了過來,伸出香舌來迎合我,我更加無
法按捺內心的亢奮。

  「哈哈哈,好,好,小子,快將這婆娘推在地上幹。」逃犯一面看,一面捉住
嘉碧的手來刺激他的反應。

  我們等如真人表演,但我已不計較,雲姨扭動她的身體也越來越利害。

  可能她已經被我逗起了心頭慾火,我也去到不洩不快的地方。

  我將她推倒地上,來個硬闖禁宮,誰知,雲姨突然將我推開。

  「不…… 不能夠……」雲姨似乎清醒過來。

  「有什麼不能夠,小子,不要理她,快點幹。」逃犯在喝駡著。

  事實上這個時候我也不能不幹,就緊緊的擁著她,吻著她,捏著那嬌嫩的乳房,硬蹦蹦的東西已經在找尋適合而舒泰的地方。

  雲姨其實亦已動情,只是她想保持淑女的矜持,但漸漸也由逃避轉為接受。

  「喔……」雲姨嬌喘的聲音令我感到十分震撼,因為我已經在不知不覺間,
闖入了她那濕潤而溫暖的地帶。

  世事的確難料,幻想成為事實更加無法想像,我居然能夠闖進她的最深處。

  她的反應有如一頭吸力強大的八爪魚,促使我瘋狂地抽動,我要直抵她最深深
處,我要盡量滿足雲姨。

  因為我意會到她有所需要,可能我強大的力量令她如癡如醉,又或者爸爸給她
的滿足有限,英雄感令我不斷膨脹。

  我在那暖暖的小地方抽動,她也在迎合,呻吟,現在就算逃犯不喝駡我們,我
們也絕對不會停下來。

  我衝動得快要爆炸……

  逃犯似乎也給我們的情形挑起強大的慾念,他也將嘉碧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