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巴曆險記 (4/4)

(十)

��星期六下午,主人對著電視“唏哩吧啦”在打遊戲機,忽然電話“鈴┅┅”
響了起來,他正忙個不了,按了按“免提”鈕,“喂,找誰?”喊了一句,接著
又繼續埋頭埋腦打下去。

��“頌明嗎?我是浩祥表哥。你有種!居然告狀告到我媽那兒去了,好呀,讓
媽把我罵了一大頓。”從電話那頭傳來了表哥憤怒的吼聲∶“我還沒把你和翠蘭
的事揚出去呢,你倒先把我倆的事捅出來!這筆帳可怎麽算?”

��主人想不到這是表哥打來尋晦氣的電話,連忙把電視的音量調低,對著電話
說∶“表哥,這也怨不得我,是你媽老是逼著我替你介紹女朋友,我明知你不願
意,所以才代你推擋,騙她說咱倆早已搞在一起。我沒說你的壞話呀,我只是說
你雖然一表男子漢,可生理上卻對女人作不出反應而已。”

��這句話打中了表哥的要害∶“誰說我對女人作不出反應!是那些賤女人提不
起我興趣罷了。他媽的!自命清高,明明心里騷得水也浪出來了,可偏偏忸忸怩
怩,要你像女皇一樣去奉承她,我可不吃這一套!倒不如跟男人在一起,大家乾
乾脆脆,合則合、不合則離,說一不二,痛痛快快。”歇了幾秒鍾,突然又提高
嗓門喊過來∶“我不成?他奶奶,試試叫個賤女人剝清光躺在我前面,看我不把
她干得翻倒過去!”

��主人見表哥的反應正中下懷,便開始請君入甕∶“哎呀,表哥,那原來全世
界的人都誤解了你喽!我剛才還猶豫著有件事好不好求你幫忙呢┅┅”說到這,
故意打住。

��表哥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你說說看,表哥有甚麽事情做不到的?”

��“是這樣的┅┅”主人期期艾艾∶“我新認識一個馬子┅┅嗯,她┅┅她想
玩次3P,要我找多一個體格魁梧的男生一起玩,但我又不想便宜外人,一想就
想到表哥你了。可一是怕你對女人沒興趣,二是怕你臨場發揮不出水準令大夥不
歡而散,故此┅┅”

��這個表哥別看他四肢發達,可頭腦十分簡單,主人一半引誘、一半激將的方
法果然有效,再加上玩別人馬子的占便宜心理,這個要求幾乎令表哥無從抗拒,
但還是故作勉爲其難地對主人說∶“我本來覺得這樣做不太好的,但表弟有求,
表哥哪有不幫忙的道理?這樣好了,她既然是你的馬子,前面仍然歸你,後門就
留給我好了。”

��只要表哥願意跟女人上床,其他一切就好辦了,前門後門誰進,事在人爲而
已。主人一邊對表哥表示感謝,一邊叫他等候消息,待會與馬子一約好了時間地
點,馬上就再打電話通知他。

��收了線後,主人好不容易才從衣袋找出那張幾乎遺忘掉的紙片,幸而依然還
沒扔掉而夾在電話簿里。照著上面的號碼撥完後,真的有把嬌滴滴的女聲傳過來
了∶“喂,找誰呀?”

��“嗯┅┅你是琪琪嗎?我想找琪琪小姐。”

��呵呵,要是主人不打電話找她,我便永遠也不知道那個曾被咱哥兒倆在床上
搞得不斷求饒的女人名叫琪琪!

��“我就是琪琪哦,你是┅┅”

��“我是┅┅我是那個不久前找過你的男生,你記得嗎?這是你留給我的手機
號碼,說想找你時照這個號碼撥就可以聯絡上了。”

��“你┅┅小男生┅┅噢!對,我記起來了!你就是那個在床上滿有本事的小
帥哥。怎麽樣?想和姐姐再來一場?這麽久也不找我,還以爲把我忘了呢!”

��“哪里,哪里,功課忙嘛!嗯,姐姐,今晚有沒有空?我想再和你打一次炮
可以嗎?這幾天老惦著你,下面的小弟弟不知硬起多少次了。”

��“咭咭┅┅”琪琪在那邊不停的浪笑∶“有甚麽不可以的,既然姐姐給得你
電話,你就少擔這個心。我六點鍾下班,到你那方便嗎?”

��“啊,不不,還是到旅館開房間好。況且表哥還是第一次,在家里總不免提
心吊膽。”

��“啊?關你表哥甚麽事?┅┅你不是說想玩3P吧?”

��“嗯,怎麽說好呢?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回到家後和表哥聊起,將經過詳
詳細細描述給他知,把他逗得心癢難熬,不停哀求我把你介紹給他認識,我已經
把你當成是我的女朋友了,當然一萬個不願意,但最後還是拗他不過,只好答應
要玩可以,除非我也在場,不然拉倒算了。”

��“慢著,你表哥多大了?剛才你說他是第一次,不會是身體有缺陷或是單眼
瘸腿滿面麻子的模樣吧?要不也不會把處男保留到現在了,準不會是好貨色。”

��“那你錯了,他身體強壯、四肢健全,雖然是廿多歲人,可一見女孩子就唬
得要死,別說打炮,就連正眼也不敢望一眼,我是希望你能在床上誘導他一下,
使他消除對女孩子的恐懼陰影以拆掉心理藩籬,說不準試過這一次,他以後就死
心塌地成爲你男朋友也有可能哩!”

��“看你,說得我滿心歡喜,玩玩3P有何不可?又不是沒試過,姐姐倒有興
趣見識一下這五官端正的廿多歲處男。好啦好啦,不再羅唆了,快約個地點會面
吧!我給你剛逗起興致來,別婆婆媽媽擱冷了,姐姐反悔你就知錯。”

��主人和琪琪先約了地點見面,再一同到附近旅館開了個房間後才打電話給表
哥,表哥來到時,主人和琪琪已經脫光了衣服,正準備走進浴室一同洗澡。他一
進來,主人連忙給他們互相介紹∶“這是我女朋友琪琪,這是我表哥浩祥。”

��“嗨!祥哥。”琪琪風騷地走過去挽著他手臂∶“來得剛好,快脫衣服,大
夥一齊去洗個澡。”表哥還在楞著,她已經把他的上衣給解掉了∶“哎唷!小明
呀,你這個表哥可真是個大塊頭,看看他小腹上的肌肉,一節一節的,多強壯!
我看待會在床上干上一小時也不會累。”說著,雙手已去解他褲子的皮帶了。

��“行行行,甭勞駕,我自己來。”表哥對著眼前一副活色生香的赤裸女體,
眼光卻射在我身上,慢吞吞地脫著褲子,當最後褪下底褲時,竟然躲躲閃閃地利
用主人的軀體遮擋著琪琪望向他下體的視線,如假包換的一副處男表情。

��“嘻嘻嘻┅┅”琪琪被逗得笑個不停,牽著他的手走進浴室∶“祥哥,我要
你那對健碩的手替我擦背。”又撫著他胸前一團黑毛∶“哇,真夠男人味,性感
極了,唔┅┅我喜歡。”琪琪閱人無數,憑著她觀言察色,現在完全相信表哥是
頭一遭與女人上床,所以極盡挑逗之能事,想方設法把他緊張的心情舒緩下來。

��跨進浴缸,主人和表哥把琪琪夾在中間,分別用潔體露替她擦拭肌膚。主人
站在琪琪面前,有時捧著她一對奶子搓揉抓捏,有時又把手伸進她胯下,在小妹
妹上面揩摸挖摳;表哥則靠在她背後,用心地料理著她兩股肥臀,時而在圓滑的
臀肉上輕輕撫摸,時而把指頭楔進她股縫,在里面撩撩撥撥,甚至藉機挑逗一下
她淺褚色的小屁眼。

��琪琪像三文治一樣被夾在兩副充滿男性魅力的肉體中間,任由他們用手指在
曲線玲珑的胴體上縱情漫遊,醉眼如絲,呵氣如蘭,只是雙手分別握著我們兩個
小弟弟溫柔地套捋著,將三人體內的欲火慢慢點燃。琪琪與我上次初見面時判若
兩人,不再是濃妝豔抹,而是淡掃娥眉,可能是職業上的需要吧,連頭發也變成
順溜溜的清湯挂面,若不知道她的底韻,真會相信她是個單純的上班女郎。

��主人和表哥在她身上過夠了手足之欲以後,隨便替自己沖了沖身,便一人抱
上、一人揪下地聯手把她擡回房里,濕淋淋地扔到床上。琪琪咭咭地笑著,拍拍
床面∶“你倆快點上來呀,剛才還那麽急色,嘻嘻,怎麽現在都變君子了?”

��主人和表哥不約而同地朝她一下撲去,她“嘻”一聲滾過身躲開了,然後指
著兩人胯下說∶“呵呵,瞧你們兩人的小兄弟,還沒進入狀態哩,莫非尚在害羞
不成?看來我要跟它們熟絡一下才行了,軟甩甩的,一會兒怎打炮啊!”她挪挪
身,騰出床中間的位置∶“來,你們都躺到這,我先替你們吹吹。”

��主人先躺下,表哥忸怩了一下,也跟著在他旁邊並排躺下來。說是軟甩甩,
其實應該是形容表哥的小弟弟才對,它不知是首次在女生面前裸露而顯得羞澀,
還是因第一趟與小妹妹交手而懾場,反正就是縮成一團貼在陰囊上面,連頭也不
敢稍微擡一下。我可比它大方些,剛才在琪琪的玉手套捋下已呈半硬狀態,現在
雖說不上一柱擎天,但起碼已脹大不少,龜頭也從包皮里鑽了出來。

��琪琪坐在主人和表哥相貼的兩條大腿上,左右手一邊一個分別將我們握住,
然後開始上下套動起來。這是比較實力的時候了,誰先硬起來,誰就最有可能先
與小妹妹作親密的接觸,對此我是有必勝把握的,畢竟經曆過幾次大場面,這一
回合我有信心贏出來。

��果然,隨著琪琪將我的包皮不斷捋動,很快我就勃硬起來了,紅卜卜的龜頭
在她掌心中一下下縮進冒出,已經呈現贲張狀態,我用驕傲的眼光瞄向旁邊表哥
的小弟弟,嘻嘻,它還是依然故我,顯不出一點男兒威風。我特意把軀體再挺直
一些,讓它瞧瞧我此刻的英姿,心里頓時生出一種超越感。

��琪琪把身側過來,俯低頭將我含進嘴里,一對紅唇把我緊裹著上下移動,延
續剛才手指的動作,另一手仍然握著表哥的小弟弟,耐心地扶助它成長。

��濕濕暖暖的口腔總是令我最容易把它與小妹妹聯想起來,同樣是那樣緊、那
樣熱、那樣包著我的軀體在前後吞吐,小小的差異僅是在我挺進到最深處時,龜
頭不會碰撞到那軟軟的環狀子宮口而已。這時琪琪把我吐出來,用舌尖順著我軀
干上的海棉體由上往下舔,舔到陰囊時停留一下,在囊底的筋上左右撩掃,然後
再繼續直下肛門,舌尖抵著屁眼口施力,擠壓得屁眼受不了而張縮幾下時,又順
著陰囊往上舔,舌尖到了龜頭,繞著 肉轉幾個圈,突然一口把龜頭含著,快而
有力地吞吐十幾下,又把它放過,繼續下一個循環。

��我盼望插進小妹妹陰道的欲念開始出現了,龜頭脹硬、青筋冒起,已經不安
份只在琪琪的嘴中進出,希望能與她身體發生更高層次的親密接觸。琪琪這時昂
起身,把主人和表哥的身子弄側相向,握著我們兩個小弟弟靠到一塊。天哪!她
竟然把我們兩個龜頭貼在一起互相揩磨!

��雖然從未試過,但我並不喜歡這個玩意,倒甯願重回她嘴唇的懷抱。但奇迹
卻出現了,表哥的小弟弟像受到甚麽刺激似的竟然漸漸勃挺起來,它很快地就向
我看齊,一同在琪琪的手中脹硬跳動,搖頭晃腦的向琪琪爭寵。

��琪琪又再俯低頭,把兩個龜頭同時含進嘴里,無分彼此地一同吞吐、一同吸
吮,兩個兄弟爭先恐後的一齊擠進她嘴里,把口腔撐得脹滿滿的,連臉腮兩邊都
鼓了起來,她不單不皺一下眉頭,還甘之若饴地樂此不疲。有時她含著兩條肉棒
不動,只是用手搓弄露在嘴邊的兩副卵袋,有時又全拔出來,然後左親一口、右
親一口地輪番照顧。一時間,我和表哥的小弟弟都給弄得脹硬非常,若是這時敲
擊在鼓上,準能發出“咚咚咚”的聲響。

��琪琪是識途老馬,知道這時已經是時候了,她轉身從手袋里取出兩個鋁箔小
包,逐一撕開來。我有上次的經驗,知道那是“雞巴套”,一旦被從頭罩下,就
意味著可以準備進入小妹妹的陰道了。奇怪,真想不透這個女人怎麽總喜歡在她
小妹妹與我們兄弟們交手時,制造那麽一層礙手礙腳的人爲阻隔,好玩嗎?

��當我被這橡膠薄膜包裹全身時,透過套膜望出去,見到表哥的小弟弟與我一
樣也不能幸免,全身被那莫名其妙的東西籠罩著,像穿上一件貼身的透明雨衣,
真是滑稽得可以。見它傻乎乎的樣子,相信也像我一樣正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你眼望我眼的當兒,小妹妹又被琪琪拉開兩片陰唇,牝戶大張地從我頭
頂坐下來,不知是陰道早已濕濡還是雞巴套外含有潤滑劑,耳邊只傳來“吱唧”
一聲,我已經全軍盡墨,連根陷入漆黑不見五指的陰道中。

��琪琪趴在主人胸口,屁股一降一擡地聳動著,我亦自自然然在陰道里滑來滑
去。雞巴套這玩意很奇妙,當你慢慢適應了它後,就彷佛覺得它不複存在,好像
成了你身上的一層薄皮膚,你一樣可以感到小妹妹的燙熱,一樣可以感覺到龜頭
碰撞到子宮頸,一樣接受到小妹妹帶給你的磨擦快感。我一邊在陰道里出入,一
邊覺得我略勝表哥的小弟弟一籌,起碼我能捷足先登小妹妹的陰道,想起它在外
面乾瞪眼,要等我射了精退出後才能有機會接我的班,我就打心里笑出來。

��“啊┅┅慢┅┅慢慢來,好脹┅┅別急,一點一點進┅┅噢┅┅屁眼痛┅┅
停一停┅┅哎┅┅好點了,可以再進一點┅┅哇!脹┅┅慢┅┅慢點┅┅”琪琪
聳了不到三十下就不再動了,改而伏在主人胸口嚷起來。



��我有點納悶了,我此時正在抽插的是她陰道,干嘛屁眼會無緣無故痛起來?
而且她聳動得也不算快呀,照以往的經驗,只有頻率越來越快,哪有喊越來越慢
的?嗯,有點不對路。

��一種我從未經曆過的感覺出現了,陰道好像變得擠迫,旁邊好像有人擦身而
過,漸漸變成與我肩並肩,並且打算和我齊步邁進,共同作戰。

��“啊┅┅表哥┅┅你的雞巴好硬┅┅喔┅┅喔喔┅┅屁眼給你撐得好脹┅┅
好麻┅┅噢┅┅讓我摸摸┅┅哇!全插進去了┅┅怪不得這麽脹┅┅喔┅┅好過
瘾┅┅兩個洞里插著兩根雞巴┅┅我把屁股擡一擡,等會你們一齊抽送┅┅”

��聽到琪琪喊到這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表哥的小弟弟插進她屁眼里去了。
我再細心體味一下,漸漸察覺到那兄弟與我只是一皮之隔,我甚至可感覺到它撐
滿直腸而令陰道受擠、硬梆梆的龜頭所逼迫過來的壓力,幾乎還感覺到它在隔壁
一下下的跳動,還有發出來的火燙體溫。

��這種感覺只維持了一會,主人就把我挺動起來,同時那兄弟也在隔壁作出相
同呼應,我想像得出表哥此刻正伏在琪琪背後緊摟著她,把小弟弟在她屁眼里不
斷抽送的情景。

��“啊┅┅啊啊┅┅噢┅┅好爽┅┅哇┅┅下面都給你們兩根大雞巴擠滿了,
脹得沒點空隙┅┅小明┅┅揉揉姐姐的奶子┅┅對,捏一下乳頭┅┅啊┅┅爽死
人羅┅┅表哥┅┅摸到我的陰蒂了嗎┅┅下一點┅┅再低一點點┅┅對了對了,
按著它輕輕揉┅┅噢┅┅趐麻得厲害┅┅好爽好爽┅┅你真行┅┅”

��我和那小兄弟雖然處在不同的洞穴里,但抽送動作幾乎是在有默契地同步進
行,彼此相隔一層薄皮,但帶給琪琪的快感卻不分伯仲,單從陰道里不斷湧出的
大量淫水已可見一斑。我想,這麽多的淫水在我不停的抽送中帶出陰道口,累積
在會陰那方寸之地,肯定令小兄弟在進出時沾泄不少而帶進屁眼,不然怎麽兩個
洞口都會發出此起彼落的“噗吱、噗吱”聲呢!

��“喔┅┅喔┅┅哇!好刺激┅┅好舒服┅┅小  舒服、屁眼舒服┅┅插得我
爽斃了┅┅再插快點行嗎┅┅唔┅┅小明,捅深一點┅┅啊┅┅撞到花心了┅┅
再來再來┅┅哈哈┅┅喔┅┅表哥,揉快點┅┅我就快來高潮了┅┅”

��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我感覺到琪琪雙腿在發抖,身體在打顫,每一下龜頭
撞擊中她子宮口時,顫抖更加明顯,我知道,照這樣下去插不出五十下,她就要
泄出來了。

��原來五十下對她來說,我是估計過高了,三十下還不到,她就已受不了,口
里瘋狂地大喊∶“快!┅┅不要停┅┅噢┅┅魂魄都飛掉了┅┅繼續┅┅高潮來
了,我要泄身了┅┅天哪┅┅怎麽這麽爽┅┅喔喔喔┅┅泄出來了┅┅”陰道不
斷隨著她身體的顫抖在抽搐著,淫水狂奔、叫聲不斷,整個人像中了邪一樣胡言
亂語,死去活來得快到精神崩潰邊沿。

��主人這時停止了挺動,可能是她癱瘓在主人身上令他動彈不得吧,我仍然硬
梆梆地塞滿在她陰道里,等待著小妹妹慢慢消化一下突然湧來而吸收不及的連串
高潮,然後準備與表哥的小弟弟攜手再接再勵,令她的快感卷土重來。

��突然眼前一亮,原來不知何故,我竟然從小妹妹陰道里被主人拔出來,這時
只見表哥抱著琪琪往橫一打滾,變成他躺在床上,琪琪則仰天臥在他胸口,小兄
弟並沒有因姿勢的轉變而與肛門脫節,仍然不舍不離地插在屁眼里頭。琪琪拖著
軟綿綿的嬌軀,雙手後撐在表哥脅旁,勉強擡起上半身,喘了一會氣後,就把屁
股往上一下一下地慢慢挺動,小兄弟又再在她屁眼里出入自如。

��琪琪套了不一會,又套出勁頭來了,嫌這樣半臥半躺的姿勢太過吃力,而且
擺動幅度又不夠大,乾脆向前一俯,雙手按住表哥的膝蓋,用蹲著的姿勢來套。
她的屁股像坐翹翹板一樣擡起降下,豎得直楞楞的小兄弟因此就正對著屁眼,出
入變得更加暢通無阻。表哥兩手從下托著她的肥臀,幫她的套坐加一把勁,令小
兄弟在她坐下來時插入至全根盡沒,擡起屁股時龜頭幾乎抽出到肛門口,這時可
見一層薄薄的紫紅色嫩皮緊箍著小兄弟的軀干而被扯帶了一小段出外,相信是不
斷的抽送把肛門給插松了,直腸進口部份從里面反了出來,直至小兄弟再往里插
入時,這段嫩皮才跟隨縮進去。

��“呼┅┅呼┅┅好脹┅┅表哥,你的雞巴插得好盡┅┅啊┅┅啊┅┅好像頂
到我的胃上去了┅┅喔喔┅┅屁眼好麻┅┅好久沒試過這麽爽了┅┅哎┅┅小  
又癢了┅┅表哥,插插我的  好嗎┅┅  里好空呀┅┅呼┅┅呼┅┅”琪琪一邊
套坐,一邊大呼小叫。

��表哥向主人打了個眼色,不知是他對屁眼情有獨锺而舍不得離開,還是暗示
他一根雞巴同時招呼不了兩個洞,反正表弟在旁袖手旁觀,不如幫忙堵堵她前面
那個孔,說著還把捧著琪琪屁股的兩只手將小妹妹往左右兩邊大力掰開,露出鮮
紅色的陰道口,連陰戶也給他扯得變了形。主人笑了一笑,面對琪琪蹲下,用手
在陰戶上揩揩,把淫水塗在我頭頂的膠膜上面,然後才把龜頭塞進被表哥扯得像
血盆大口的陰道里。

��主人抱著琪琪往前一靠,我已插進一半,他再把琪琪向後一推,表哥連忙在
背後撐住,琪琪已變成半臥狀,主人跟著將盤骨一挺,我剩下的一半便全部成功
插進陰道里,重新與小妹妹吻合在一起。

��“啊┅┅滿脹感又回來了┅┅好舒服┅┅你們插吧┅┅插死我算了┅┅我喜
歡這種感覺┅┅啊┅┅兩個洞都塞滿雞巴┅┅好暢快呀┅┅喔喔┅┅”表哥和主
人才剛擺好陣勢,琪琪已急不及待地率先自己挺動起來。

��隨著主人和表哥的先後出擊,三個光屁股便你推我攘地亂聳亂動,根本弄不
清楚到底是誰在干著誰,一時間“�啪”作響,“噗吱”連聲,雞巴猛插、淫水
狂流,三條清光赤裸的肉蟲像妖精打群架一樣亂作一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夾在三文治中間的琪琪緊摟著主人,
乾嚎得上氣不接下氣,只懂把下盤胡擺亂聳。往上挺時,表哥的小兄弟抽出了,
可給我抓緊機會適時在陰道插進;往下坐時,我雖抽出去,但又讓表哥的小兄弟
在屁眼插到盡頭。琪琪前後受敵,兩根雞巴分別在陰道和屁眼你進我退、你出我
入,把她搞得像瘋了一樣,腦袋左右亂甩,兩眼一眨一眨全反了白。

��我們兩根雞巴兄弟只管狂抽猛插,主人和表哥卻各騰出一只手來推波助瀾,
一個撩陰、一個撫乳,更加把琪琪弄得將身體一會繃直、一會又弓起,舒爽得在
彈彈跳跳,像條熱鍋上被生煎的鮮魚。淫水從陰道湧出,往下淌時恰好流到肛門
口,無形中給表哥的小弟弟加上潤滑劑,令它如虎添翼,越抽越順。

��已經記不清楚究竟插了多久了,只知道這時琪琪全身繃緊,緊張得將手指甲
深深陷在主人背後的肌肉里,突然“嗚┅┅哇┅┅”大喊一聲,全身又再松開,
然後便拼命打著顫抖,一邊顫一邊叫∶“你們倆┅┅快要干得我死過去了┅┅再
下去受不了┅┅泄┅┅又要泄出來了┅┅爽死我┅┅再干多幾下,我就要昏過去
了┅┅哎┅┅唷┅┅泄┅┅了┅┅啊┅┅”十指往下一拉,主人背後的皮膚頓時
出現幾條指甲抓出來的赤紅血痕。

��其實這時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計不清次數的頻頻抽送已讓龜頭趐麻難忍,全
身膨脹得已到極限,加上琪琪高潮時小妹妹不停抽搐,陰道含著我在吸啜,像非
把精液吸出來不可,令我也在高潮邊緣徘徊,只是在強撐著不想比表哥的小弟弟
先射精,免得第一次交手便丟人現眼而已。

��可幸這時我感覺到表哥的小弟弟在隔壁也已達強弩之末,龜頭發大、全身硬
化,抽送速度變得慢而有力,在兄弟們內都知道這是射精前的迹象。我有點安慰
了,就算我不比他遲,起碼亦是同期執行,算是雙雙過終點吧!

��當他在與我一皮之隔的旁邊跳動抽搐,尤其是聽見它射精“嘶┅┅嘶┅┅”
的聲音時,我也再撐不下去了,在主人狠狠地抽插了幾下後,我便一泄如注,強
忍壓制的精液終於像機關槍一樣“達、達、達”地開膛掃射,直至彈盡而停。

��三副性器官同時高潮的感覺很妙,自己在跳動,同一刻亦感受到其它兩個也
在跳動,而且三個擠在一起同時抽搐令你如登仙天,彷佛互相呼應、彼此傳泄,
使高潮的快感愈加強烈,美快得非筆墨所能形容。

��當三副肉體的熊熊欲火被泄出的穢液撲滅後,都軟綿綿地攤躺在床上喘著粗
氣,連手指頭也不願動一動。良久主人才對躺在他和表哥中間的琪琪說∶“哎,
好舒服!琪琪,你爽不爽?”

��琪琪同時在兩人的臉上捏一下說∶“還說呢,你們兩個小白臉把我插得死過
去好幾次了,你說爽不爽?兩根雞巴呀,好像鐵打的一樣,又硬又粗,要再插下
去,我怕下面兩個洞都被你們插裂,變成一個洞喽!咭咭┅┅”

��聽見她對我倆的贊美,表哥的小弟弟得意的向我眨一眨眼,我也報以它一個
會心的微笑。

��琪琪這時坐起身,伸手到床頭�上取來一叠面紙,細心地替我和表哥的小弟
弟用熟習的手勢逐一將盛滿精液的雞巴套包起脫下,扔到床邊的垃圾筒里,然後
再躺回兩人中間,用手指勾著表哥的胸毛打圈∶“耶,表哥,人家的小  你還沒
插過呢,是不是不喜歡?來嘛,一會我要你插插。”

��表哥給她的騷勁感泄得有點軟化了,但還殘留一點抗拒的陰影,主人這時乘
機再煽風點火∶“哎呀,表哥,你不知道她的小  有多妙!插進去時會將你的雞
巴一夾一夾的,還會啜你的龜頭呢!比屁眼爽多了!”

��主人根本就不知道插屁眼的滋味,不過爲了引誘表哥對女性陰戶産生興趣,
在想當然的瞎扯罷了。我怕表哥的小弟弟聽見這句話對我産生誤會,嚇得低下頭
不敢對它瞧一眼。

��“是嗎?我還真從未試過呢!”表哥開始心動了,他被琪琪的一場溫柔軟戰
打得神魂顛倒,被戴上幾頂高帽後更是令他心花怒放,將琪琪摟在胸口,親著她
的臉蛋說∶“好好好,待一會歇過氣後,我準會再讓你的小  領教一下我雞巴的
厲害。”

��琪琪看來對表哥已有點意思,現在見表哥漸漸墮進她的溫柔鄉中,更加喜不
自勝,嬌嗲嗲地落多幾分肉緊∶“哎呀,表哥,你對我真好,那我的小  就讓你
  定了。來,把雞巴再讓我親親,我愛死你的大雞巴了。”話未說完,就一頭鑽
到表哥胯下,也不管他小弟弟上面沾泄的精液還沒擦乾淨,就一口含進嘴里去。

��主人見情況完全朝他設想發展,也不好阻礙事情繼續進展下去,對他倆說∶
“呼┅┅累死了,我去浴室洗個澡,你倆慢慢玩。”跳下床就向浴室走去。

��誰也沒有回答他,琪琪只顧吮啜雞巴,當然沒口回應;表哥低頭握著她一對
奶子把弄,全神貫注,嘻!我看他有否聽見主人的說話也成問題。

��主人在浴室洗澡故意洗得特別久,好爲他倆營造一個二人世界。洗到一半時
偷偷探頭出來窺看一下,阿里路呀!表哥已經趴到琪琪身上,屁股不斷挺動,顯
然他的小弟弟已經進入一個它從未到過的、新奇而陌生的境地,正努力地探究充
滿誘惑的小妹妹內里奧秘。

��當主人洗完漫長的澡,穿好衣服邁出浴室時,表哥已經筋疲力盡地軟躺在床
上,琪琪摟著他身體,親呢地把頭枕伏在他胸口,小妹妹上面洋溢滿表哥射出來
的精液,望上去倆人就像一對正在蜜醞中的戀人。

��主人跨出門口時,表哥追上來說∶“頌明,你已經有了翠蘭了,應該對她一
心一意,別再到處留情了。你這馬子,不如就讓表哥替你接手吧。”

��主人聳聳肩,點點頭,回答表哥∶“大家親戚,客甚麽氣,只要表哥喜歡,
我哪有不讓出來的道理,只是別介懷我曾經┅┅”

��“哪里,哪里!表弟,那真謝謝您哦!”表哥還沒等主人把話說完,喜孜孜
地拍了他背脊一拍,連忙又跑回床上。

��主人回過頭,見他倆在床上又摟作一團,計劃到此已踏出成功的第一步,跟
著便要布署馀下的節目了,微笑一下,便關上門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