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淫風錄1-5 (3/3)

第四章 美女學生會長的另一面

  下班高峰期的兩江市交通,就跟全國大多數超大城市一樣,可以用水洩不通
來形容。任江海足足用了半小時光景,才將他的保時捷卡宴開到了內環高速通道
上,剛鬆了口氣,一看時間,已經過了下午七點,天已經將將完全黑了,已然是
華燈初上的光景。

  副駕駛座上的許震笑了一聲,說:「大哥,得開快點了,要不就該遲到了。」

  「還不是都怪你?沒事非得跑去吃什麼農家樂,又不是不知道這個點,這路
堵得就不是給人走的!」

  「行了行了,這不也都上了內環了嘛?肯定趕得及,晚會說是七點半開始,
但磨蹭磨蹭,總得八點鐘才能開……再說我這個團委書記沒到,他們也不敢開始,
你啊,就悠著點開車吧。」許震笑道。

  任江海搖了搖頭,不再理許震,使勁踩了踩油門,卡宴在短時間內加速到了
一百二十公�時速,一路向兩江大學飛馳而去。

  許震,是任江海、任江山兄弟兩人十多年的生死之交、結拜兄弟。從初中高
中時起,他們三個都是同班同學,從那時候開始就混在一起。任江海兄弟兩個是
在孤兒院長大的,讀書的時候當然都很窮。好在他們兄弟兩個書讀得都非常好,
是班上永遠是前兩名,加上兄弟兩人從小就是運動健將,兄弟兩人聯手打架幾乎
從來沒有敗過,所以在學校�面都沒人敢惹他們,不過也因為這樣,他們的朋友
很少。

  而許震的家庭跟任氏兄弟完全不同,他父母是改革開放後第一批下海淘金的
商人,雖然在十歲上父親就過世了,但是他媽媽非常能幹,一個人把生意做得很
大,家�非常有錢。他媽生了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對這個兒子是寵得不像話,
因此他也無心讀書,成績自然就一塌糊塗,好在家�的錢夠多,給他花一輩子都
花不完。也不知道為什麼,背景完全不同的許震和任氏兄弟竟然是一見投緣,從
初一認識之後就成了莫逆之交。三人從那時候起,打球、打架都在一起,而後來
讀高中後,三人幹脆學古人結拜兄弟,許震比任氏兄弟小一歲,就成了他們兩人
的三弟。

  到了高考的時候,任氏兄弟都準備報考京大,以他們兩人的成績不僅很容易
就被京大錄取了,還拿到了一筆獎學金。而許震幹脆就沒去參加高考,他母親把
名下的兩個公司交給他打理,他也就一門心思留在兩江市做起了生意。

  五年前,任氏兄弟從京大研究生畢業後,懷揣著京大的碩士文憑回到兩江市,
被兩江大學錄用。不到半年時間,兄弟兩人在兩江大學就威風八面,任江海還娶
了校長的獨生女做老婆。這時候的許震雖然從母親手�繼承了一部分事業,但是
整天遊手好閑,公司的事都是交給員工去打理,自己幾乎不管。任氏兄弟就問他
有沒有興趣到兩江大學�找個職位,想到有那麼多女大學生可以給自己隨便玩,
許震喜出望外,自然馬上就答應了。任氏兄弟幫他弄了個假的澳洲悉尼大學Ma
ster文憑,給他安排在校學生會團委書記的職位上。

  在這個職位上,許震真可以說是得其所哉,兩江大學是全省名列第一的大學,
211工程全國重點大學,每年都有數不清的優秀學生懷揣著對未來的美好憧憬
進入這所大學。作為學生會的帶頭人,許震靠著任氏兄弟的撐腰,對那些想要進
入學生會,而又他看得上眼的女學生大行潛規則,而這幾年的大學生都是90後
一代,對於這種東西都看得很開,跟許震上床可以換得許多她們想要的東西,又
何樂不為呢?所以這幾年來許震上過的女大學生真是不計其數。自己得意,許震
當然也不會忘記他的兩個好大哥,在他經手的女生�頭,他也經常會挑一些他覺
得出色的介紹給任氏兄弟。

  這一晚,是兩江大學校學生會迎新晚會的日子,自從九月初新生入學之後,
經過將近兩個月的招聘和選拔,一批新生中的優秀分子,將有幸得到加入校學生
會的機會。當然,從許震的角度來說,這更是他一年一度的物色新獵物的大好機
會。

  「今年的這批新生怎麼樣啊?」任江海開了一陣,見離學校已近,就笑著問
道。

  「嗨!你還真別說,哥。」許震叫道:「真有幾個挺不錯的,我一看就挺動
心的。」

  任江海一笑,說:「是不是真的啊?你小子的品味,我可不怎麼信得過。」

  許震也笑了:「大哥,你要是說的是你喜歡的熟女那一口,那是真沒有,這
一屆大多可是95年生的,新鮮出爐的95後純情女大學生!」

  「靠,什麼純情女學生……這年頭,還95後,長相過得去的,早他媽讓人
開過了,人玩得說不定比咱們哥倆還瘋呢!」

  兄弟兩個一邊說著笑,車一邊也開進了兩江大學主校區,迎新晚會是在學生
會大禮堂舉行,任江海停好車,看看時間,離七點半還有七八分鐘。兩人快步進
了會場,在場的工作人員正在那焦急地等著他們,一看他倆進來,連忙把他們帶
到第一排的主席台就坐。

  將近八點的時候,迎新晚會在一陣歡快的樂聲中拉開了帷幕,隨著燈光的漸
漸暗淡,晚會的兩位主持人在聚光燈的照射中緩緩走到前台。眾人隻覺得眼前一
亮,兩位主持人竟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左邊的一個身材較矮,約有一米六不到的
身高,剪著齊耳的短髮,一身黑色的晚禮服,將她的兩個大眼珠襯托得閃閃發光,
她是現任學生會文娛部的部長,藝術系三年級的王丹妮;而在她右邊的那個女生
比她高了大半個頭,一襲清新的白衣,加上披肩拉直的烏黑長髮,氣質更是高貴
典雅,令人一看就有種不敢直視的感覺,她,正是現任兩江大學學生會的主席:
馮菲。

  兩位美女這一登場,剛才還喧鬧歡騰的現場頓時一片鴉雀無聲,尤其是那些
第一次參加學生會活動的新入學男生,看到這兩位美若天仙的師姐,更是好多都
看得目瞪口呆,一份神魂顛倒的模樣。

  「靠!」任江海輕聲在許震耳邊罵了一句,「四大校花,一下子出來兩個,
這排場夠可以啊……你小子安排的?」

  許震嘿嘿一笑:「可不是麼?鎮鎮這班剛進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也好。」

  說起兩江大學的四大校花,那在兩江市的眾多高校�都稱得上是大名鼎鼎,
無人不知。很多本校跟外校的男生討論起來,都認為這四大校花的質量,哪怕拿
到全市公認美女最多的兩江影視學院,都絕對不比任何女生遜色。以馮菲來說,
她今年本科四年級,外國語學院日語專業,就快要畢業了,雖然學習成績平平,
但是人長得苗條漂亮,一米七零的身高,玲瓏有緻的身材使得許震第一眼看到她
時就下決心要把她拿下。從馮菲入學的時候開始,學校舉辦的各種活動�頭就缺
不了她的身影,大二那年,在兩江大學建校八十週年慶祝晚會上演出的一段帶有
濃密民族風情的獨舞更是讓她成為了無數男生的夢中情人和意淫對像、無數女生
的學習以及妒忌的人物!

  那場幾乎出動了全校所有帥哥美女的超級晚會過後,兩江大學的一份學生非
官方出版的學生刊物在學校的BBS上發起了一個評選兩江大學「四大校花」的
投票,結果在全校的男生中引發了一陣為自己喜歡的女生刷票的狂潮。後來統計,
馮菲的票數高居第二位,一舉拿下兩江大學「四大名花」的第二名,僅次於第一
名,當晚晚會的主持人,兩江大學的資深校花,時任校學生會會長的中文系四年
級學生姚妤青。

  而另外的兩名校花,第三名楊歡同樣是外語系二年級的學生。外語系在晚會
上用英語表演了莎翁名劇《安東尼與克婁巴特拉》選段,楊歡扮演的埃及豔後驚
豔全場。而第四名則是一名一年級生,在晚會上的街舞群舞中領舞的藝術學院新
生王丹妮。

  去年,也就是馮菲大三那年,學校學生會改選,馮菲在事前並不是非常被人
看好的情況下,一舉當選了校學生會主席,更是讓她的名字傳遍了整個兩江市的
高校界。

  ***    ***    ***    ***



  晚會在馮菲和王丹妮兩大校花駕輕就熟的主持中順利進行著,學生會眾多的
新老成員也紛紛登台亮相。任江海饒有興趣地留意著那些今年新加入的女學生,
在他看來,這一屆的新成員雖然也不乏幾個長相亮眼的,但是也沒有發現有那種
令人一見就感覺驚豔的,至少看到現在,他還沒看到有那個新人的相貌,能超過
今晚擔任主持人這兩位校花的。

  「就這些了?」將近三小時的晚會也來到了尾聲,在那�坐了一整晚的任江
海揉了揉肩膀,低聲問許震道。

  許震點點頭說:「差不多是這樣的……怎麼樣?大哥,有沒有看到好的?」

  「有幾個還行……不過也就那麼回事。」任江海失望地說道:「靠,真是,
一年不如一年。」

  「那是因為大哥你的眼界越來越高了。」許震笑道。

  任江海沒有再說話,回頭看著台上,這時候兩位女主持人已經在緻結束辭了,
等晚會結束的音樂響起,任江海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問許震說:「走吧?」

  「有啥節目今晚?」許震也站起來問道。

  任江海想了想了,搖了搖頭,說:「我是沒主意了,你說呢?」

  許震笑了笑,衝著台上的馮菲跟王丹妮怒了努嘴,問道:「怎麼樣?大哥?」

  「就知道你小子在打這主意!」任江海笑罵道:「好吧,看你安排了。」

  「那好!」許震高興地說道:「大哥,你先把車開到禮堂後門,我去跟她們
說一聲,馬上就來。」

  任江海點點頭,轉身就先離開了禮堂,他知道許震不會那麼快就出來,先在
停車場外面點了顆煙,靜靜地抽著。

  一邊抽著煙,任江海一邊習慣性地四下踏著步,無意識地遊走著。突然之間,
他看到在停車場一個幽暗的角落�,赫然停著一輛氣派非凡的新款賓利飛馳,這
輛車實在紮眼,任江海心�一動,猛然想起那天從金豪出來的時候,看到楊歡正
是坐在一輛跟這車非常相像的車�面。

  難道楊歡今晚也來了?任江海心想,可是剛才在晚會上並沒有看到她啊?正
在思索間,隻見一個人影,從停車場的另一頭迅速向那台賓利走去。任江海所在
的位置跟那人正好有一個夾角,那人的面容看上去有些模糊,不過那人身材頗高,
走路的動作頗為矯健,頭上有幾縷白髮,在停車場燈光的照射下煥發著銀色的光。

  那人很快地就上了賓利,發動之後,向著跟任江海相反的方向開出了停車場。
任江海不再想這事,他上了車,繞了個圈子,把卡宴開到學生會大禮堂的後門,
後門這�出來就是一大片灌木叢,這時候隻有兩盞昏暗的街燈照著,一片幽暗,
絲毫不見人影。

  又等了足有將近半小時,才看到許震後面跟著兩大校花,馮菲跟王丹妮這時
候已經換好了衣服,不再是主持晚會時穿著的盛裝,而是簡單的休閑裙裝,三人
靜靜地從後門走出出來。

  三人看到卡宴等在那�,快速地就都上了車,許震拉著馮菲做到了後面,而
王丹妮則做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一上了車,馮菲跟王丹妮都笑著給任江海問好,任江海從她們點點頭,問許
震說:「去哪啊?」

  「先去吃點東西吧。」許震還沒回答,馮菲已經笑著爭先答道:「我跟丹妮
兩個,晚飯就吃了些餅幹撐著,都快餓死啦!」

  「好啊,想吃啥?」許震看著馮菲,柔聲問道。

  結果是兩女都沒什麼主意,於是任江海開著車,就到了離學校不遠處的五星
級江山皇宮酒店,這�有個附設的茶座「阿爾比恩」(Albion),通宵營
業,任江海兄弟幾個都是這�的常客。

  茶座的經理一看是任江海跟許震來了,連忙慇勤招待,給他們四人開了一個
隱秘的包廂。許震問馮菲跟王丹妮想吃什麼,兩人都搖頭表示隨便,於是許震就
做主點了幾個精緻的點心,等侍應送進來後,讓他們把包廂的門給關上。

  說是快要餓死了,但兩位校花吃的都不多,點心沒吃三分之一就都說吃飽了。

  這時候許震嘿嘿一笑,把王丹妮摟到了懷�,然後推了推馮菲,馮菲會意,
馬上坐到了任江海說著,笑著說:「任處長,有陣子沒見到您來,最近忙什麼呢?」

  「忙什麼啊?」任江海微微一笑,做出思考的樣子,一會才說:「要說起來
還真不知道忙些啥,但為啥整天就是沒空呢?」

  「看您說的!」馮菲大笑起來,倒了杯茶,遞到任江海眼前,說:「總之您
啊,貴人事忙就是了,來,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任江海看了看眼前的茶杯,又瞥了馮菲一眼,笑著搖了搖頭。馮菲一看,媚
笑了一下,把茶杯遞到任江海的唇邊,誰知道任江海嘿嘿一笑,還是搖著頭。

  馮菲頓時知道了任江海想要做什麼了,她羞紅了臉,回頭看了王丹妮跟許震
一樣,隻見他們兩人正帶著笑,饒有興緻地看著這邊。馮菲嬌嗔了一聲,頓了頓
腳,說:「任處長!……您……」

  這時卻聽見王丹妮嬌笑一聲,說:「師姐,這就是你不對啦,任處長不就是
想喝杯茶嘛,幹嘛這麼扭扭捏捏的。」說著她轉頭對許震說:「許書記,來,我
敬你!」說著她也拿起茶杯,自己先喝進去,把茶水含在嘴�,然後把櫻唇湊向
許震。許震呵呵一笑,一把抱緊王丹妮,兩人嘴對著嘴,熱烈的擁吻著,茶水就
這樣在兩人的口中交流著。

  馮菲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得臉紅心跳,她跟王丹妮雖說不是太好的朋友,
但畢竟在學生會共事了幾年,彼此也非常熟悉。王丹妮的性格非常開放,而在性
方面更是非常地放蕩,跟學校�面不少帥哥和老師都有過肉體關係,是學校�出
了名的浪女。而馮菲雖然也有過不少男人,但畢竟跟王丹妮不同,身為學生會主
席的她,在學校很多男生的心目中仍然是不可侵犯的女神,儘管她現在的這個職
位,是因為她將肉體出賣給了許震和任家兄弟之後換來的……看到王丹妮此時媚
態百出的模樣,馮菲的手微微地顫抖著。

  就在這時,馮菲隻感覺到自己手上一暖,回過神來,擡眼看去,原來任江海
這時已經伸手從她手�接過了茶杯。任江海含笑看著她,將茶杯送到嘴邊,喝了
下去。馮菲心底下暗暗鬆了口氣,慶幸自己總算是過了這一關了。

  誰知道還沒等她一口氣松完,任江海突然撲了上來,一把將她摟住,然後嘴
巴迅雷不及掩耳地按在了她的嘴唇上!馮菲剛想驚呼出聲,隻感覺到一股熱流已
經順著她的舌頭,直往咽喉而去,無奈之中,她隻得「咕嘟」一聲,將任江海度
過來的這口茶水給吞了肚子�。

  任江海繼續著他的動作,他整個魁梧的身軀幾乎都壓在馮菲的身上,將她用
力地擠壓在沙發狹小的角落�。馮菲用力地掙紮著,手握成拳頭,在任江海的胸
口不停地捶打著。嘴�還叫著:「處長……不要……不要這樣……」

  雖然早就跟任江海上過床,但以前畢竟都是兩人獨自相處時的男歡女愛,這
時候有許震跟王丹妮在一邊,馮菲實在接受不了這種情況。

  任江海見馮菲的反應激烈,冷笑了一聲,鬆開了抱著她的雙手,坐回到沙發
上,點了顆煙。馮菲惴惴不安地看著他,在任江海的淫威之下,這時候她心�七
上八下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銷魂的悶哼,那是王丹妮發出來的,馮
菲回頭一看,隻見不知道什麼時候,王丹妮身上的上衣已經被脫下來了,小巧可
愛的胸罩垂在一邊,許震的一隻手握在她的乳房上,而另一隻手則是伸到了她的
裙子�,從外面看過去,一進一出的,而從王丹妮臉上騷情勃發的模樣,不難想
象出許震的手正在幹些什麼……

  「書記……討厭……」王丹妮媚眼如絲地看著許震,嘴�嬌嗔著。許震嘿嘿
一笑,把手指抽了出來,上面一片波光粼粼,顯然是沾滿了淫水,隻見許震笑嘻
嘻地將那兩根手指伸到了王丹妮眼前,王丹妮竟毫不猶豫地張開了櫻唇,用舌頭
一下一下地舔著許震的手指,絲毫不顧那上面還滿佈著從自己體內帶出來的騷水。

  這一淫靡的情景隻把馮菲看得心驚膽跳地,她連忙把頭給扭了過來,但迎面
卻看到了任江海那雙冰冷的目光在看著她。

  「任處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