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愚僧錄(01~18) (6/6)

  18

  夢夢點了點頭。一旁正在享受著三個男孩伺候的月姬卻嬌喘籲籲道:「你,
還有…真兒和炎兒…三個年紀小,都沒看過…大姐這樣享用…食物~呃啊~大姐
只有…當年……修為…只這麼…大餐過一次。你先玩…你的吧~她真正的食量~
嗯~可比你…大多了,沒幾十個小可愛…是喂不飽她的~哦~嗯…」

  月姬說著說著,目光卻被不遠處的炎若和靈碧二女吸引去了。只見炎若呵呵
淫笑著壓在靈碧身上,全身不停地扭動。酥酪般的玉乳、飽滿光潔的小腹、蜜桃
般的陰部以及圓滾滾的大腿都與靈碧的同一身體部位緊貼著不停擠扭摩擦。靈碧
雙手似推拒又似摟抱,嬌柔不能自勝地道:「五妹…別…不……不要磨那裡…嚶
…哼…」

  「碧姐姐…你真是口不應心~都濕透了…還說不要呢~妹子帶碧姐姐…玩個
有意思的玩法好麼?」炎若興奮地笑著道,兩隻瓷白小手也在靈碧的玉體上四處
遊走,身體舞動得越來越快,長長的波浪卷髮如瀑布般灑落在二女的玉體上。她
此時的情欲也高漲了起來,花徑肉縫中滲出一絲絲淫液滴到了靈碧的陰阜之上,
二人的愛液混合在一起。兩顆完美的蜜桃型陰戶上下並在一起看上去濕漉漉亮晶
晶的一片,紅潤的花徑都連成了一條線。

  「嗯…什…什麼玩法啊…五妹…就是花樣多…呃…」靈碧已經不再推拒炎若
的進攻,溫柔地摟住了她的玉背。一手撫摸著炎若的秀髮一手伸進秀髮之下撫摸
著她光滑溫暖的背脊,問道。

  「嘿嘿~你就瞧好兒吧…我的好四姐~」炎若說著,上半身繼續揉搓著已經
如一灘爛泥般的靈碧,下半身屁股微微翹起,左手二指將兩片鮮紅色的陰唇向兩
邊撥開露出濕漉漉仿佛冒著濕熱潮氣的花徑入口,回頭沖著旁邊一名被蛛絲綁著
的少年拋了個媚眼,嬌聲道:「嗯~著急了吧?還不快進來~」

  蛛絲自動鬆開,少年急忙手腳並用爬到炎若身後。被蛛絲綁著的時候他已經
欣賞過了二女活色生香的淫靡表演,被刺激得全身血液都往上下兩個頭裡集中。
他滿臉通紅,那話兒勃然而起膨脹到極限,足有兩個巴掌長,紋絲不動地挺立著
如同鐵棒。少年感覺下身硬得都有些難受了,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裡面奔流不止的
想逃出體內卻找不到出口。他急需一個柔軟溫熱的地方幫他「以柔克剛」,而眼
前那看上去正敞開大門歡迎著他的銷魂洞無疑是最好的所在。

  炎若看在眼裡,心中大樂。她把肥美的雪臀向後一頂,啪地一聲輕響正好壓
在少年的下身上,臀縫包住陰莖上下搓弄。少年紅得發紫的肉菇頭不斷頂在陰阜
四處,逗得炎若也忍不住芳心蕩漾,她用甜得發膩的聲調道:「想進來麼?裡面
很熱的喲~你不怕嗎?」少年使勁搖搖頭,炎若笑了,屁股緩緩移動使肉菇頭頂
著陰阜慢慢下移。少年只感覺龜頭慢慢下陷,最後陡然間被吸入了一個想像都想
象不出來的地方:無比的潮濕、柔軟、富有彈性,好像被一隻肉乎乎的小手用松
緊恰當的力道握住了,手心處來傳來一陣陣若有若無的吸力。

  「嘶…啊…」少年舒爽得呻吟出聲。炎若道:「舒服了?那咱們就開始吧~
你可得忍住哦~~」少年此時已經精蟲上腦,哪裡顧得上去想「開始」什麼事情,
又要「忍住」什麼東西。他一把抓住炎若彈性十足的臀肉,不熟練地擺動起腰部
抽插起來。可還沒抽動幾下,那迷人花徑內部的溫度竟開始不斷地升高,陰莖仿
佛泡在了滾熱的洗澡水之中。少年大驚,呃啊叫了幾聲就想退出炎若的體內。可
沒想到不知從何處飛來幾縷蛛絲將他的臀部束縛了起來,任憑他怎麼用力都無法
拔出陰莖。

  「受不了了?這才剛開始呢~嘻嘻嘻~」炎若得意地獰笑道:「給我忍住~
不然我就把你的心挖出來~!」說著,她射出一根蛛絲將少年的陰莖根部死死綁
住。全身的妖紋隱隱泛出綠色光芒,體內溫度繼續升高,不過因為她花徑內飽含
流動的愛液可以帶走部分熱量,少年的陰莖好歹沒被燙熟。

    而炎若陰道內壁的媚肉也如波浪般不停攪動起伏起來。少年啊啊啊地呻吟出
聲,一方面是因為炎若陰道內溫度太高燙得難受,另一方面卻是因為媚肉在淫水
的潤滑下不斷纏繞摩擦陰莖和龜頭帶來的無比舒爽的感覺。少年大汗淋漓,小腹
一跳一跳地想要射出陽精,可出口被牢牢綁住了根本射不出來,只能被動地接受
炎若的挑逗。

  「五妹…你在幹什麼…呀?……哼…有的兒熱呢…」還躺在炎若身下的靈碧
噓噓嬌喘道,她上半身繼續跟炎若水乳交融,可下半身卻變得空虛起來。她被炎
若挑逗了半天,其實早已經饑渴非常了,急需要用什麼東西來慰藉下身的麻癢。

  「這就來了~四姐~到時候你可得悠著點喲~」炎若一臉壞笑,心裡都樂開
了花。她放鬆了束縛著少年臀部的蛛絲,使其可以在有限的範圍內活動。下身暗
暗運勁,花徑媚肉不停向外蠕動,把少年的陰莖推出了體內。少年正沈浸在又熱
又舒爽的雙重感覺中不能自拔,突然卻感到那話兒失去了媚肉和淫液的包裹,不
禁一呆,癡癡傻傻地看向炎若,不明白這個看上去大大咧咧的美貌佳人想幹什麼。

  只見炎若推了推靈碧如雪般白皙的大腿,又拍了一下她的玉臀。靈碧本能性
地分開了雙腿,屁股也抬了起來。炎若狡猾地淫笑著,忙一手伸出兩指搭在靈碧
微微顯出一抹淡紅色的潮濕花唇上,向兩邊分開;另一手抓住了少年的命根子,
同時收緊蛛絲,對準靈碧的花徑入口便推了進去,又飛快地扯斷了綁著陰莖根部
的蛛絲。

  「!?呃…?!呀!……燙!!!」靈碧猛地感覺到一根炭火般熱的肉棒霸
道地擠開自己細如筆管的陰道,狠狠地捅進了小肚子裡。她是雪蛛,體內天生充
滿寒氣,對任何炎熱的事物都非常敏感。更何況是一根被火蛛炎若特意焐得滾燙
的堅挺肉棒直接攻入了她全身最敏感的私處。雖然上一次榨取金烏時她已經領教
過了滾熱陽精的厲害,但是畢竟金烏已經被她注入了寒氣而且大姐英鴻先前已經
吸了一回精,勢頭沒有那麼猛烈。可這回卻是實打實的火球撞到了冰山,這一插
直接把她帶入了高潮,全身都顫抖起來,涼涼的愛液從陰道深處奔流而出。而少
年之前在炎若體內就憋不住要射精了,現在一解除蛛絲哪裡還忍得住?精關瞬間
崩潰,滾燙的陽精不帶停歇地從馬眼抽射而出,全部注入了靈碧的體內。

  「哈……炎…若你…噫…呀~!~~!~」靈碧已經快要失控,完整的話都
說不出來了,只能用綿長的叫床聲表達自己無比舒爽的快感。只見她的雙眼和全
身妖紋全都泛起粉色光芒,頭髮也全部變成了粉色,美玉無暇的肉體和體內妖力
同時本能性的做出了反應:只見她完美的玉體抖得停不下來,全身都覆蓋上了一
層白霜。花徑媚肉上生出無數細小的凸起緊緊箍住肉棒,還不斷摩擦攪動著。子
宮頸變長,如吸盤般一下含住了龜頭全力吸取。而妖力則不斷強化著子宮內的吸
力,同時降低身體的溫度想要抵抗這股熱量。

  炎若見狀,張口探出毒牙在少年的背上叮了一下,注入大量的淫毒。這些淫
毒不斷催化著少年的全身器官,將全身的營養物質不斷催逼入性器官內,源源不
斷地生產出陽精。而這些陽精又飛快地從馬眼射出體外,被靈碧的子宮頸一滴不
剩地吸取,射入她的子宮之內。少年只感覺好像有一根沒有盡頭的絲線不停地從
馬眼抽出,同時自己的身體也越來越虛弱。



  炎若是成心要把少年的肉體組織全部轉化成精液一次性的射出去,注入的淫
毒尤其多。再加上靈碧子宮內恐怖的吸榨,少年就如同一壺茶水被她從壺嘴不斷
吸飲,水位越來越低。他呃呃悶哼著不知道射了多久,變得越來越黑越來越瘦,
全身都被一層薄冰覆蓋了起來,最後終於不動了,變成了一具被冰封起來的人皮
包裹的骨頭架子倒了下去。再看靈碧,她那白皙光滑無比的小腹鼓漲得如同懷胎
好幾個月一般,眯著桃花眼側躺在蛛網上手撫著雪白的肚皮不停地喘著粗氣。她
全身上下都冒出縷縷寒氣,還時不時的痙攣一陣子,而每一次痙攣時都會有汩汩
的白漿從她的花穴口流出,拖出一條長長的白色「小溪」。

  炎若樂不可支,忙湊上去一手撫摸靈碧的小腹,一手伸出二指插進靈碧的花
徑摳弄起來,惹得靈碧又是一陣顫抖。炎若拔出手指,上面白花花黏糊糊沾滿了
混有冰碴的粘液。她小心地伸出香舌輕輕舔了舔,一陣寒意沿著舌頭直沖進口腔
裡,嚇得她趕緊縮回了舌頭。

  「炎兒壞死了…」靈碧慢慢緩過氣來,對炎若道。同時小手一揮,作勢要打
炎若。炎若哈哈大笑,貼在靈碧背後雙手環樓著她道:「嘶~~還這麼冷啊~!
那個小可愛只一次就被四姐吸了個乾乾淨淨,你敢說你不是爽翻了?還說我壞呢~
四姐你真是吃飽了就罵廚子哦~」

  「哼,隨你說~不理你~」靈碧確實是舒服透骨了,那滿腹的汁液到現在依
然隱隱約約還帶著一些溫熱。她臉上透出笑容來,嘴裡卻不願承認。炎若可看得
清楚,笑道:「哈哈,姐姐你笑了!這是我上次看你和大姐榨金烏的時候受到的
啟發呢~我聰明吧?」

  靈碧懶得再理她,閉上眼睛細細回味起剛才的進食快感來。炎若又搖著她的
身子道:「姐姐你是舒服了,也得幫妹子舒服舒服啊!」

    靈碧一呆,問:「怎麼舒服?」

    炎若道:「就像剛才我幫四姐你做的那樣嘛!」

    靈碧頓時明白了:「好好好,得等會兒子,讓我先消化一下…」

    炎若樂得直拍手:「四姐最好了!」

  靈碧催動妖力加快消化速度,隆起的小腹一點點平復了下去。而這段時間裡,
那邊廂的英鴻已經連著吞噬了十幾個男童和少年,蛛腹之下堆滿了白森森的人骨。
而她顯然還沒有滿足,眉兒已經自去淫樂進食了,換成月姬幫她不斷補充美味的
食物。

  「差不多了,來吧…」靈碧的小腹恢復了不少,從懷胎幾個月變成微凸的程
度。炎若忙操縱蛛絲捆來一個少年,將其如法炮製,又問:「四姐你想用什麼姿
勢?」靈碧道:「我坐上面吧~肚子還沒完全復原呢~」

  「好嘞~」炎若把少年平放在蛛網上,靈碧上前騎在了他的腰胯之上,那豐
滿的臀部好像個裝滿水的皮囊顫巍巍的擠壓著少年的下身。

  少年剛想掙紮,靈碧伸出一根玉指點在了他的嘴上,面露溫柔的神色道:
「別怕,都交給奴家就好了……」說著,她一手抓住少年的一隻手腕移動到自己
白花花的玉乳上,另一手則向下來到少年的下身,握住了他的陰莖。靈碧微微一
笑,道:「奴家會帶給你快樂的~不要懷疑了,好麼?~」

  正處於青春期的少年對異性、對女體的興趣和渴求是非常強烈的,再加上他
哪裡見過如此貌若天仙又溫柔如水的女子,頓時體內荷爾蒙猛增。而當他的手掌
接觸到靈碧又膩又滑的乳肉時,腦子裡嗡嗡嗡響成一片,仿佛整個世界都亮了起
來。兩腿間蠶寶寶似的那話兒騰地勃然而起,頂在了靈碧的陰阜上。靈碧哼了一
聲,臀部輕柔地劃著圈圈,兩股間柔軟的媚肉好像海浪般不斷愛撫著少年的陰莖。

  少年內心深處知道自己身處魔窟之中,這個看上去柔情似水的女子對他大大
不利。可他的男性欲望卻越來越強烈,蓋過了理智。只聽二人同時啊了一聲,少
年的陰莖被靈碧納入了花徑之內。靈碧一邊上下起伏和旋動腰肢,一邊運起了妖
法,小腹和陰戶上的妖紋泛起粉色光芒,體內溫度開始不斷降低。

  「四姐你可別把人家凍壞了喲~」炎若在一旁笑著提醒靈碧,靈碧點點頭:
「你放心呢~姐姐也不忍心…把這麼可愛的孩子凍壞啊…」不一會兒,靈碧全身
又籠罩上了一層白霜,而那少年被凍得嘴唇都青了,全身瑟瑟發抖。

  「好了,你來吧~」靈碧說著,內裡肉壁不斷蠕動著將陰莖擠出花徑,起身
抱著少年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便放到炎若身上。炎若巴不得這一句話,她早就
擺好了交媾的姿勢:仰面躺著,兩條大腿向兩邊分開到最大程度,屁股向上高高
抬起。那本來緊緊閉合成一線的花徑入口已經張開了,內裡層層疊疊的肉膜仿佛
還在不斷蠕動,愛液一縷接一縷地流淌出來。她緊緊抱住少年,一手扯斷他陰莖
根部綁著的蛛絲,攥著便往自己的花徑入口內插了進去。

  「啊啊啊啊~要…升…天了!~唔…~要…來了!~」冰冷的濃漿猛地灌入
炎若的玉體深處。雖然已經見識過靈碧絕頂高潮的樣子,但是這天雷勾動地火的
快感還是令炎若猝不及防尖聲淫叫起來。如靈碧一樣她的肉體和妖力陡然間也被
激發起了本能反應:全身痙攣,體溫不斷升高,小腹飛快起伏著大股大股地吞噬
著陽精。

  而那個少年可就沒那麼好過了。火蛛釋放出的熱量通過性器相接之處一波一
波傳導到他的體內,使他如同身處火爐之中一般。漸漸的他本來冰涼的四肢百骸
都變得滾熱,全身血液都像要沸騰起來一樣,只有正仿佛沒有盡頭地激射著精液
的下身還保持著涼颼颼的溫度。沒過多久少年也如之前一樣乾癟了下去,全身都
被烤成了焦炭,一絲絲白煙從黝黑的皮膚上冒出,空氣裡彌漫著一股焦糊味。

  「爽…爽…死了…嗯!~冰鎮…小可愛的滋味…啊~~太!…美!…了!啊
~~!」

    炎若美得上了天,只見她小腹鼓起到最大程度,接著猛地全力一收!「嘶嘶
嘶~~!」從她的下身傳出令人心悸的茲茲聲,在吸取力和毒液的雙重作用下,
少年體內的肌肉和臟器飛快地瓦解變成肉汁,爭先恐後地擠進精囊,然後打入輸
精管從馬眼中噴出,毫無保留地澆灌著身下那魅惑無比的妖精,而這妖精經過此
番澆灌,變得更加豔光四射,滿是肉體情欲的味道卻又透出一絲危險的信號,那
充滿反差的魅力真令人無法自拔。

  很快,肉汁被炎若一滴不剩地吸入腹中,那少年只剩下一些雜質、骨頭以及
外包一層黑色的皮膚。炎若玉臂一揮,一把撇掉少年焦黑的屍身,嬌喘連連嗯啊
呻吟著抖個不停,下身一下接一下地不住痙攣,那肚子比靈碧剛進食完時還要大。
無比強烈的進食高潮快感使她不能自已,連體內的絲囊都不受控制,只憑本能活
動起來。「咻咻咻!~」無數細密的蛛絲不僅從肚臍中噴出,連兩顆充血硬挺的
乳蒂中也都冒出了縷縷銀白色的絲線。

  「哈~~~」炎若慢慢平靜下來,無比滿足地長歎一聲。一旁的靈碧目睹了
她榨精和進食的全過程,看著她癡迷的樣子不禁輕聲一笑,卻被炎若聽見了。她
直起身來,也不顧自己還腆著個大肚子,一下子撲到靈碧身上笑駡道:「碧姐姐
你還笑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二女都挺著圓滾滾的小腹嬉鬧成一團,肚皮碰在一起發出啪啪輕響,場面既
滑稽又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