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程緋

原創-

程緋17歲,十一中二年級,是老師口中的高材生,也是學校的啦啦隊隊長。

她有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她更有一對令人艷羨與嫉妒的波瀾起伏的34D乳房,大而挺,一把烏黑的披肩長發美得發光。

她從小沒有親人,只有一個養大她的老奶奶,但天可憐她,給了她一個聰明的頭腦和非常帥的男朋友。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學校交流日,學校安排每一個班中選一個最好的學生參加明天的會議,讓他們接近名牌大學派來的教授,那些教受會在裡面挑出一個可以免試直接進入他們學校就讀的學生。

黃欣是程緋最好的朋友,讀書成績也非常好,長得也非常漂亮,但是她每一次考試,無論大考還是小考,成績總是排第二,跟在程緋後面,但程緋認為這也無損她們之間的友誼。

明天交流日黃欣和程緋都是理想人選,但人,如無意外,老師多偏向於程緋。

但是黃欣不甘心,她認為為什麼她老是跟在程緋後面,連這一些她非常盼望的交流日程緋也來跟她爭。她恨程緋,恨她搶了她一直暗戀的學長。她天天想像著有一天程緋突然變傻了,突然變成一個醜八怪,老師的目光和學長的心就會自然的投向她。

明天就是交流日了,有什麼辦法可以意外呢,她留意到程緋每天上學的那條馬路,早兩天那條小橋要重修,那些公車都要繞好幾公裡的路,而且不經過她家,她現在只好改走另一條小路步行回家,那條小路要經過一座山的。有什麼辦法呢,叫人把她綁在山上,開完交流會才放她走?但是這樣她會懷疑是她做的。但她只能心裡想想,她的膽子還沒有變得這麼大。

這時,班裡一個女的同學走了過來,她討厭程緋,她討厭她老是搶走了男同學的目光,於是挑撥離間的對黃欣說「黃欣呀!你這次肯定又是落選啦,有程緋在,你想都別想能出風頭呢。哈哈哈,怪不得班裡的人常說,黃欣是程緋的跟屁蟲,哈哈哈………」說完就走了去自己的位子上。

無疑,這個女同學的話刺中了她的心。我不要做她的跟屁蟲,一定要令她明天消失在校園上。

突然黃欣目露凶光,一個殘酷的計劃在她心裡形成。緋緋,你不能怪我心狠手辣哦,是你逼我的。

陸明峰追黃欣已多時,他對黃欣可是痴心極了。不過黃欣對他很反感,因為他不僅長得非常醜,而且身材像只熊,整天游手好閑,他讀完初中就還沒畢業就出來混了,綁架、搶劫、強奸什麼壞事都做過,而且坐過幾次牢了。

這時黃欣走去校園的一個沒人的電話亭裡,投下了五毛錢,撥通了陸明峰的電話。

「陸明峰?我是黃欣」「嘩,欣欣,你終於接受我了,給我打電話了?」「你別在這裡嗅美了,你總是說愛我,我想你為我辦一件事,看看你愛我的程度有多深」「欣欣,你說,你要我去死我也會去的!」「我可不想要你去死,我想你…………………」「不是吧,她不是你的好朋友嗎?」「你去不去,不去那就算,證明你口口聲聲說愛我也不是真的啦!」「不要說了,我去,這行了吧!」「陸明峰,你對我真好,事成之後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你要怎麼報答我呀?」「你想對我怎樣都行!」「行!」陸明峰心裡可開花了。他終於可以擁有他的女神了,那怕是短暫的一刻。

鈴……鈴……。晚自修終於下課了,同學們緩緩走出課室,有的向宿舍走去,有的向校門口走去。因為這不是規定的內宿學校,有很多學生都回家睡自己那張舒服的床。

程緋每天都是回家睡。

「欣欣我今天要先走了,不能跟你們一起走了!」因為前天下大雨,衝破了那座橋,今天還要搶修,她要繞一個大彎才能回到家。

「你們那裡的橋今天還沒修好嗎?」「還沒有呢」「學長怎麼還沒到呀?」「他今天不能送我回去了,因為他請假沒上學,回鄉下去了,明天早上趕回來!」「那你自己回去要小心哦」「我走了,Bye!」黃欣看著程緋的背影,目露凶光。她算准今天好早了,她老早就聽說要修橋,程緋這兩天都是走路回家。明天那個橋可以通車了,如果今天不把那事辦好,不知什麼時候會再有機會了。

程緋沿著小路慢慢的走去。但月光非常的明亮,白日裡挺拔的高大荘稼現在卻像魔鬼一樣毛骨悚然的杵立田裡,小溪裡的涼意直透入她的心底,她的內心油然而生出一陣顫抖,不禁害怕的抱起了手臂。小路彎曲坎坷,程緋像電影裡鬼子兵探地雷那樣一步步好難的邁著腳步。雖然心裡害怕,但想想自己狼狽的樣子,她都要忍不住抿嘴輕笑了。

當她小心翼翼的轉過長滿一個人高的雜草的荒田時,前面忽然襲來一陣山風,吹得她校服的短裙掀起了,她剛想抬起手去理順時,忽然有一雙有力的手臂把她從身後攔腰抱住,隨即把她壓倒在地。她當時嚇呆了,一時間大腦裡一片空白,都忘了反抗。

當涼涼的野草觸到了她的脖莖時,程緋才想到自己的處景。她害怕極了,不由得不停的後退,但卻混身無力。

「救命呀!」程緋大聲叫起來,陸明峰聽到叫喊聲「叫什麼叫,叫啞了都沒人來救你啦,」,她驚恐的望著站在身前的男人,一時不知道他要干什麼。看到他火辣辣的目光飢渴的盯著她,躺著的姿勢讓她的內褲露出了,在月光下顯得更加的耀眼,她不僅害怕起來。驚恐的望著他”
你……要做什麼?”
陸明峰衝她壞壞的笑著,邊搓手邊向她雙腿前走去,好一個絕世美女,身材更好得不用說。


小美人,你不知道單身美女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嗎?”
說著,陸明峰的手摸上她的臉蛋。

程緋忍住內心的惡心,咽嗚著把頭擰向另一邊,讓他摸不到。陸明峰摸不到她的臉,改方向申到她的裙裡,隔著白色的內褲摸她的神秘花園。程緋這時才明白過來,大喊著”
救命!哦——!”
沒等她喊完,陸明峰毫不留情的在她的腹部上打了一拳,她痛的說不上話,更嚇得六神無主,腦筋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動。

這時陸明峰惡狠狠的對她說:”
叫呀!他媽的,不打你不舒服!”
,陸明峰用手把她的乳罩向上提起放在她的乳房上面,那一對偉大的乳房好似迫不及待似的彈出來,她羞極了紅著臉說:”
這樣是犯法的,不要,求求你。”
誰知道他不但不聽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
哇!好大的乳房!”
他大聲叫起來。然後用他雙手抓住左乳,把乳尖含進了他的口裡,不停的的舌頭舔弄著,他的雙更玩弄著乳房,程緋感覺到乳房被他不停的摩擦著,而且他還不停的逗弄著她的乳頭,她著急了,不由得用力的把手向下拽想把他推開,不想陸明峰的力氣實在是太大,她只好扭動著身子一期望可以擺脫這尷尬的局面,這時他看著面前的程緋甜美的樣子真令人垂涎,胸前更是偉大無匹像兩個小西瓜,一跳一跳的,雪白的肌膚令人感到無比青春氣息。乳房在陸明峰老練的挑逗玩弄下,乳頭的前端酥酥癢癢又像充血過份似地隱隱漲痛。

陸明峰的手掌慢慢撫弄她的大腿,另一只手則繼續輔助他的嘴來含弄著她的乳房,他猛烈地加強撫弄,停止在她胸前的動作,手集中在她的腿上活動。

他貪婪地摸著程緋的每一分肌膚,慢慢將手移到大腿內側,程緋的大腿光滑而手感極佳,他將手慢慢上移,手指隔著內褲玩弄著她的陰部。陸明峰運用他那巧妙的手指,從下腹一直到大腿間的底部,並從下側以中指來玩弄那個凸起的部份,好像是毫不做作地在撫摸著,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程緋感到一股電流已經由那最深處的一點擴散到全身,而那飽含熱氣的幽谷裡的秘肉,也已經被弄得濕答答的。

陸明峰的手指從邊緣的縫隙擠入內褲裡,程緋那從無訪客的純嫩花瓣,被火燙的指尖正輕輕掠撫過久,電流直衝每一根毛孔,蜜肉不自主地收縮夾緊。夾緊的是大膽火辣的陌生的指尖。指尖輕挑,濕熱柔嫩的花瓣被迫再次羞恥地綻放。

不顧廉恥的攻擊全面展開再下去。

粗糙的指肚摩擦嫩肉,指甲輕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拼命想扭動腰身也無法逃離,羞恥的秘處完全被猥褻的手占據,粗大的手指擠入柔若無骨的蜜唇的窄處,突然偷襲翹立的蓓蕾。程緋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熱的手指翻攪肆虐。不顧意志的嚴禁,純潔的花瓣屈服於淫威,清醇的花露開始不自主地滲出。

指尖輕輕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緊窄幽谷四處塗抹,兩片蜜唇已經被褻玩得腫脹擴大,嬌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調引,充血翹立,花蜜不斷滲出,宛如飽受雨露的滋潤。



程緋窘迫的要死拼命的提著雙腿,無奈根本無濟於事,這時陸明峰把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程緋羞憤難當,突然想到了咬舌自殺,不料陸明峰早料到她有此一著,伸手一錯,己把她的下巴錯開。淫笑道:「想死還不容易,等下我們自然會把你奸到死為止!哈哈哈!」這時他伸手,狠狠地抓住了程緋的美臀,只覺觸手處溫潤柔軟,令人愛不釋手,忍不住又用力抓了一下。

誰知這一抓在他來說是享受,對程緋來說是羞痛難當,雙腳用盡力踢,希望能把他踢死,但是,她始終現在是混身無力,踢在陸明峰身上就像幫他捶背一樣。

「放開我……放開……」程緋泣不成聲地向陸明峰哀求著,可他依舊粗暴的扯掉了程緋的衣服和裙子。

程緋冰清玉潔的身子怎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交給一個連自己都素不相識的男人?程緋哭著求他:「求求你,不要,不要啊!」他淫笑著看著程緋說:

「不要什麼呢?不要我的東西嗎?還口不對心呢,你看你都濕了,馬上就讓你嘗嘗做一個真正女人的滋味啊!」這時程緋的身上就只有內衣褲了,「真是人間尤物啊!還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脫光了衣服的美人呢,」他一把抓掉了程緋的內衣,他用雙手用力的撫摩著程緋的雙乳,乳房迅速膨脹起來,乳尖亦開始變硬,並由原來的淺粉紅色轉變成鮮紅色。程緋情欲神經被刺激著,早已渾身麻痹、頭昏、腦脹,覺得雙乳快要爆了一樣。

「唔……呀……啊!」受到他粗暴的玩弄,程緋不禁發出了痛苦的呻吟,眼中流出了屈辱的淚水,身體也掙扎得更厲害了。他用力地揉弄著眼前美女那細滑柔嫩的乳房,似乎要把全部怨恨發泄到這一雙飽滿柔嫩的乳房上。

玩弄完程緋的上身後,陸明峰便撫摸程緋的大腿。程緋下意識想把雙腿合緊,以阻止色狼的進攻,無奈先前的愛撫早已把她的春心撩動起來。程緋適逢青春期,又從未與異性有過身體接觸,面對激烈的挑逗,毫無抵抗能力,早已春情勃發,綺念叢生,渾身酥軟,一雙玉腿亦無力移動。「好幼滑的大腿啊。」本來是贊美的說話,此刻出自淫賊口中,變成為不堪入耳的淫語。沒法把耳朵掩蓋,程緋只好把眼睛閉起來。陸明峰見程緋沒有抵抗意識,便肆意撫摸她的大腿內側,又把手指游移到大腿盡頭,隔著內褲撫摸程緋的下體。

「哈……哈……哈,痛快!痛快」看到程緋婉謝嬌吟的樣子,陸明峰爽得不得了,看著程緋橫陳的玉體,他突然心中衝動,站了起來,脫光衣裳。

程緋看他就要用來傷害自己的武器:兩條粗壯的大腿根部,一畦雜亂的陰毛油油的發著黑色光亮,中間陡然間竄出一根碩大無比的陰莖,硬邦邦直挺挺,整根肉棍子足有五釐米寬,二十多釐米長!後面的盡端淹沒在了黑黑的毛叢裡了,亂叢下面沉甸甸的陰囊吊在他的胯間晃呀晃的,她知道裡面有兩顆的睪丸,是男人用來產生精子的東西!順著他粗長的陰莖一直看到前頭盡端,一個圓滾滾充血發亮的龜頭凶凶的樣子展示在了她面前。整個陽具雄糾糾氣昂昂的,活脫脫就是一截鋒利的槍頭呀!

程緋聽說過男人在性交前陰莖會變的堅挺粗大,可看到他的那根青筋暴跳的樣子還是讓她膽戰心驚。她知道它一旦插入少女的私處這個女孩子就會發生根本上的改變,而它接下來馬上要改變的處女就是自己!

陸明峰一下跨上了程緋的身體,騎在她腰部的屁股,程緋使出的所有力氣僅僅表現在腰臀的微微抬起和雙乳的輕輕跳動,而用力的叫喊反倒使自己的胸部更加明顯的起起伏伏,更加刺激著陸明峰。

陸明峰兩只手貼著程緋的雙腿向後滑去,緊緊的抓住了她的腳踝並用力的向兩側分開去。他邊玩弄著邊把程緋的腳踝放在了他渾圓的腰的兩側,這樣程緋的雙腿就再也別想並攏了,而下身那神秘的地帶就已經完全暴露在月光下了。

陸明峰的一只大手立即按在程緋那長滿十分濃密的陰毛的陰蒂區並一圈圈的撫摸著。程緋能感受到由於興奮他的手在不停的顫抖,她聽到他說道:「你的陰毛非常的黑哦,一定會是個騷貨,等會干起來的時候你的感覺一定會比我更刺激!」程緋哪裡能適應這深一層的羞恥,急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天呵,誰來幫幫我?

學長!快來救我,快來救救我呀!程緋的心裡一遍遍的呼喚著。

而身上那男人卻可怕的向她俯過來了!程緋如脂般光滑干淨的身子如何能抵擋住他粗暴的欺身而上?他粗壯的上身就像一把巨斧一樣劈柴似的將她如玉般修長的雙腿叉開了,他的上身已經觸到了她的身子了。他先讓堅實的胸脯壓到她柔軟的小腹上,一只大手重又重新握住了她下身。

粗糙的指肚摩擦嫩肉,指甲輕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早就水淹金山了。

花唇被一瓣瓣輕撫,又被淫蕩的手指不客氣地向外張開,中指指尖襲擊珍珠般的陰蒂,碾磨捏搓,指尖又將大陰唇撥開,在小陰唇上又磨又擦,有時候輕觸嬌嫩的陰蒂,有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裡攪動,出入不停。女兒家最敏感的幾個部位都被這個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程緋又哪是這陸程峰對手,不到一刻,她就覺得兩腮熾熱,坐立不安,心房繃繃亂跳,下身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空虛感覺,呼吸不由自主地越來越急速了。禁不住張開口一邊喘息一邊叫:「不要……啊……放過我……不要!”
陸明峰把給沾濕了的手抽出來說:」他媽的好一個小淫婦,看來不把你整理一下,就白白浪費了這你這個騷貨了。那麼多水,不干也對不起你。

「獰笑著說,程緋一直哭著,」……放開我……「,她知道自己的清白沒有了,學長,我對不起你!

「哼!一會你還要我抱緊一點呢!」說時遲,扒開程緋的小洞,兩片深紅色的小陰唇由於充血硬硬地向外張開,就像一朵初開的蘭花,形成喇叭口狀;粉紅色的陰蒂在頂端交界處冒了出來,,微微腫漲;下面的小洞更是不斷湧出絲絲淫水,一張一縮地動著,依稀看見裡面淺紅的嫩肉。

陸明峰用手提著陰莖,把龜頭在陰唇上隨便揩了幾下,已經蘸滿了黏滑的淫液,再對准桃源洞口往裡一插,隨著他又一聲沉悶的大力奮吼,程緋感到像有一根燃燒的火棍猛的捅進她的下體,突然一股刺痛在她的下身爆發,她像被撕成兩半。程緋不由痛得大叫。

陸明峰將他粗大的陰莖緊緊抵入程緋的陰道深處,肉棒已被程緋那溫暖柔軟的嫩穴緊緊的咬住了,那種緊貼甚致讓他可以感受到程緋穴內肌肉的抽動,發起了猛烈的衝擊。陰莖迅速插進陰道盡頭,不斷抽插,連串快感令程緋抵受不住,用她的一雙大腿緊緊夾著他的腰旁。

一時間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陰莖退到陰道口,再狠命地直戳到底;一時間慢拖慢送,把陰莖拿出在陰蒂上輕磨,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轉,讓硬得像鋼條一樣的陰莖在小洞裡四下攪動。

「啊……啊……」程緋被弄得迷迷糊糊的,輕聲呻吟起來……覺得腦袋一片空白,本能的反應慢慢出現,越來越強烈,不斷地往腦上湧。少女的矜持提醒她絕不能在這樣的場合下流露出歡愉的表情,於是她拼命地忍著,想盡量把快感揮散。但是事與願違,那種感覺不但不能消失,反而越來越強,就像山澗小溪彙聚了雨水,一點一滴收集起來,始終會塘滿水溢,山洪瀑發,不可收拾。

程緋的小洞越流越多水,陸程峰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用力,程緋感到自己快死了,不能自我,她想不到自己那麼淫蕩,讓陌生男人強奸都會發出那麼羞人的聲音。

終於,陸程峰要射了,立即從程緋小洞裡撥了出來,射在程緋的肚子上。

陸程峰迅速把散在地上的衣服穿上,然後就消失在夜暮裡。

程緋躺在地上默默流淚,為什麼碰到這樣的事的人是她?她以後再也無法面對學長了,她對不起他,她現在忽然好想窩在自己的床上,什麼人也不想看到,於是,她草草的把地上那被撕破了的衣服穿上,用內褲擦干淨大腿上的血跡,再穿上白色的裙子,最後她把內褲埋在地下,她把自己的清白埋了在這裡。

程緋雖然飽受凌辱,惟因性格害羞,覺得這種事情難於啟齒,也不敢報警。

一進家門,她衝進浴室,扭開蓮蓬頭,用略為燙熱的水拚命地搓揉全身,想洗去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男性氣味。

她在鏡子前仔細的檢查全身,還好他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激情的痕跡,否則教她如何面對學長。

等她走出浴室,飄散滿房的熏衣草芳香,令她繃緊的心弦稍稍放松了下來。

程緋第二早上感到身體好重,有點發燒,所以請假沒上學。學校的交流日她當然也沒去參加,她也沒有什麼可惜不可惜,因為她的環境根本就辦法讓她升大學,她根本就是沒打算要上台去演講。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不錯的故事
讚啦!
好刺激呀~
感謝大大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