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母狗道路的老婆1-2

」(二)極限侮辱的考試

  老婆在高跟鞋跟的摩擦下很快達到了高潮,這是老婆第二次被東西插入自己
的陰道,竟然這麼快的就達到了高潮,不得不說她在同性,甚至是比她年輕,自
己的學生的侮辱下產生了不知名的快感。

  遙和璐大笑著看著癱在腳下老婆,璐對遙說道:「你的這個老師真是做狗的
命,這樣都能高潮,下次找個男人來搞她,她不是要升天了。」

  老婆聽了嚇的連忙撐起身子:「兩位主人,求求你們別找男人來,我什麼都
聽你們的,求你們讓我把第一次留給我以後的老公。」

  遙聽了笑得更厲害了,一邊用靴子在老婆頭發力揉著,一邊說:「還第一次
呢,你的第一次不是給了我的那雙涼鞋了麼?還說以後的老公,剛才你不是說你
的老公就是我和我姐姐的鞋子了麼?」

  老婆吞吞吐吐的說:「母狗是說以後母狗要找的配偶,不讓男人碰我的話
,相當於第一次給他吧。」

  遙和璐聽了老婆這個「相當於」用鄙視的眼神看了下腳下的「母狗」,遙縮
回才在老婆頭上的腳,用腳尖擡起了她的下巴,說:「你是母狗,那你的配偶是
什麼,說來聽聽。」

  老婆臉通紅的,有點猶豫的,說:「母狗的配偶是…公…公…」

  「公什麼?快說。」遙催促著。

  這時璐說話了,「妹妹,就別逗她了,饒她這回吧。」接著轉向老婆說:
「你比我們漂亮,還比我們大幾歲,做母狗難道不委屈麼?」

  老婆感激的看著璐:「母狗生下來就是做主人們的狗的,一點不委屈。」

  璐擡起腳在老婆的臉上摩擦著:「那你就要記住,以後主人說的話你不許反
駁,知道麼。」

  老婆配合著腳,慢慢的用臉去摩擦著,鼻子裡嗅著淡淡的腳汗味,有點委屈
的說:「可是! 」

  璐把腳尖塞入老婆嘴裡打斷了老婆的話:「沒有什麼可是,主人說什麼就是
什麼,不過關於男人方面就看你表現,表現的好,主人就不找男人來搞你,等到
你要找你的配偶前,幫你修復處女膜,這樣的第一次不就給他了麼,如果表現不
好,就找男人強姦你,知道不?」

  老婆嘴裡塞著璐的腳尖,說不出話,只是用力的點著頭,同時舌頭也用力的
在腳尖上舔舐著,嘴唇牢牢的包裹住了腳尖,用力吸吮著。

  「好了,呵呵,別像個小饞嘴,把我襪子給吸壞了,」璐笑著,「來,別舔
了,給你佈置今天的考試題目。」

  老婆趕緊坐直了身子,看著璐,「啪」璐順手就給了老婆一耳光,老婆的右
臉頓時紅了:「看來我對你太客氣了,主人說話的時候狗是應該這麼坐的麼?」
邊說邊擡起了腳。

  老婆明白了璐的用意,立即把臉湊到璐腳下的地毯上,讓璐踩了上去,璐踩
在老婆臉上,左右移動了一下,然後用鞋跟挑著老婆的嘴唇,說道:「今天的考
試題目是這樣的,昨天,你不是吃過一個一個白領的新鮮便便了麼?看你的樣子
,似乎也不是太討厭吃吧,今天的第一題就是,找到昨天的那個白領,然後請她
和她的一個女同事,給你吃一頓更新鮮的,你直接用手接著吃,方法隨便你,給
錢還是什麼的都可以。第二題就很簡單了,我朋友開了家桑拿中心,據我所知
,他那的小姐接客都是用套的,而且他們垃圾都是扔到屋子後面的垃圾箱裡,每
週一、三、五有人來收拾,今天週末,沒人收拾,兩天的套子肯定都在裡面,你
去找二十個用過的,裡面還留有東西的套子回來,拿回來了就算通過。為了方便
你,我幫你準備了套清潔工的衣服。第三題也不難,找一個認識的女人,想辦法
喝到她新鮮的尿。聽明白了麼?」說完,拿開了踩著老婆臉的腳。

  「明白了,可是,一個上午可能做不完的。」老婆這時候已經完全進入了母
狗的角色,她沒想到這三個任務是多麼的屈辱,而是想到一個上午完成這三個任
務時間不太夠。

  「這個你放心,我們會派人跟著你,在晚上11點前全部完成就算過關,怎麼
樣?」遙說話了。

  老婆輕輕的點了點頭。

  「真是個賤貨。」遙笑著,「不過我就是喜歡你的賤樣。」

  車一路開到了學校附近的那家寫字樓,停了下來,遙用腳點點了老婆的額頭
:「去吧,都把你送到了第一題的考試地點了,對你很好了。」

  「謝謝主人。」老婆輕輕的吻了遙和璐的鞋子,理了理頭髮和衣服,打開車
門,走了出去。

  璐手伸出窗外招了一下,可以看到樓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朝這邊笑了笑
,打了個OK的手勢。

  遙關上門,對璐說:「姐姐,你說這條母狗會不會被那個白領罵出來啊?」

  璐笑著說:「不會的,你昨天不也偷偷跟蹤她了麼,那個白領叫小月,她的
態度你見到的,她只是好奇,並不反感啊,何況我昨天下午聽你說了後就找到小
月,早和她串通好了,剛才那個女孩,是我的一個朋友小晴,今天會假裝是小月
的同事,她還帶著微型攝像機,一切都在掌握中的。」

  老婆走進了寫字樓的電梯,電梯裡是她和小晴,老婆看著電梯裡光滑的後壁
,再次理順了自己的著裝,小晴看著老婆,心想:「一個美麗時尚的青春女孩
,誰知道她竟然是來這裡找一個年齡和她差不多的女孩做那麼噁心的事情。璐真
是太壞了,哈哈。」

  很快,電梯到了22樓,小晴徑直走了出去,坐到了小月旁邊的座位,偷偷和
小月交換了一下眼色。

  老婆走到那辦公大廳的門口猶豫了一下,然後深吸了一口氣,走到了小月的
旁邊,輕輕的說:「那個,能麻煩一下麼?」

  小月擡起頭,假裝吃了一驚,大聲說:「是你?昨天的」說到這的時候聲音
變輕了,「母狗。」周圍人都擡起頭來,老婆臉一下子白了,手足無措的看著小
月,小月得意的向老婆笑了笑,然後說道:「啊,好久不見,你最近幹嗎去了
,來,快做進來。」說完,把老婆拉到了她桌子旁的椅子按了下去。周圍人看到
是小月的朋友,紛紛低下頭,干自己的事去了。

  老婆坐在椅子上,可是卻像坐在針上,身子不自在的扭動著。



  小月問老婆:「母狗,找我幹什麼?別怕,這個屏風隔音效果還是可以的
,這聲音他們聽不到的。」

  老婆吞吞吐吐的,說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小月看了看小晴,小晴
正看著她們笑,小月假裝不耐煩:「到底要幹什麼?我還要工作呢,快點說,順
便把你身份告訴我,不然我站起來告訴大家你昨天干的好事。」同時作勢要站起
來。

  老婆嚇了一跳,拉住了小月的胳膊,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她。小月橫了老婆一

眼:「不想我公佈,就快按我說的做!」

  老婆低著頭,說道:「我,我是……」

  「聲音要讓我聽到,快,我時間很緊的。」

  老婆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硬著頭皮用僅她們兩個能聽到的聲音說:「麻煩你
再給我吃一頓,而且找個同事一起給我吃,什麼代價都可以,求你了,別聲張。」

  「哈,哪有你這麼變態的女人,還有個問題沒回答呢,你的身份告訴我,不
然的話,哼哼。」

  老婆猶豫了下,小月橫了她一眼,有作勢要站起,老婆連忙說:「我叫美月
,是旁邊學校的老師。」

  小月吃了一驚,看來璐並沒有告訴她老婆的身份,不過她隨即反應了過來
,嘴裡輕輕罵了句:「賤貨。」老婆聽見了,臉更紅了,頭也更低了。

  「你是個老師,怎麼做這種事?」小月其實知道了來龍去脈,這個問題不過
是羞辱老婆。

  老婆聲音有點顫抖,卻不敢停頓:「我用學生的高跟鞋滋味被發現後自願做
她的母狗,現在是接受母狗考試的。」

  「噢…,母狗,那我也叫你母狗了,原來你是為了考試才來找我的啊,哎
,還以為你喜歡吃我的東西呢。」小月假裝對老婆不再感興趣,轉頭在電腦上敲
打去了。

  老婆用哀求的語氣說:「求你了,只要你幫我次,什麼代價我都可以給。」

  「唉,我沒人家有魅力,我的那個你考試了才想到,不幫,自己找別人去!」

  老婆明白了小月的意思,連忙說道:「不是,我自己也想吃,如果不是要考
試,我也會來的。」

  「真的麼?」小月目的達到了,又轉過頭來看著老婆,得意的追問,「你真
的喜歡吃?」

  「嗯。」老婆只得答應。

  「那把你電話給我,我高興了就打電話叫你來吃怎麼樣?反正你學校離我這
也很近。」

  老婆一下子楞住了。

  「怎麼了?不願意?那就算了吧,你走吧。」小月再次威逼著。

  「不是,我願意。」老婆拿出紙筆,寫下了自己的電話。

  「好吧,看你這麼有誠意,今天就幫你過了這考試,不過,我的便便可是很
貴的哦,想吃就得給錢。你自己說給多少吧。」

  老婆聽的小月答應了,想到這項考試基本可以過了,心情放鬆了下來,對小
月說:「主人想要多少,母狗都可以給。」

  小月沒想到老婆這麼賤,都開始自稱母狗了,不過既然老婆說了讓她來開價
,小月也就開玩笑的說:「那吃這一頓你就先給1000元吧,怎麼樣?」

  老婆家境其實很好,所以她一口答應了下來:「好。不過我現在沒帶著,等
明天給您送來行麼?」

  小月楞了一下,大概沒想到老婆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下來,也許心裡在後悔沒
多要點,因為她的工資一個月也才3000多,不過這會她也不好改口,反正以後又
的是機會,於是她說:「行,明天你記得多帶點,說不定我高興了再賞你吃頓。
你去衛生間等著,我找個同事一起去。」

  「那個」老婆面帶憂色,又有點猶豫。

  小月看出了老婆的擔心:「放心吧,她不會說出去的,那個同事也喜歡養狗
的,乖乖去衛生間等好吃的吧,哈哈。」說完還拍了下老婆的臉。

  老婆羞紅了臉,低著頭快步走進了衛生間。

  不一會,小月和小晴就走了進來,小晴故作誇張的問:「哇,小月姐,這麼
美麗的女人怎麼會做那麼噁心的事啊?」

  小月一笑:「那你就為她自己了,說不定她就吃這個長大的呢。」

  小晴瞟了老婆一眼:「大美女,你真的是條吃便便的母狗麼?我沒見過狗是
站著的啊。」

  老婆猶豫的看了看衛生間的門,因為這是公用的,所以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進
來個人。

  「小晴,你就站門邊上看著吧,我好了就換你。」小月也怕被人發現這種不
正常的行為。

  「行,來人了我就告訴你,不過你門別關,我要看看這狗有多賤。」小晴說
完就走到門口,倚著門框站著。

  「這下放心了吧,還不趴下來。」

  老婆只得趴到了地上,小月拉著老婆的頭髮,象牽狗一樣把老婆拉進了靠門
的一間裡,老婆顧不得地上有點髒,跟在後面爬了進去。

  小月乘老婆不注意,指了指隔板,小晴看到了一個夾在上面的鏡頭,輕笑了
一下。看來小月在之前就把攝像頭裝好了,正好能拍到老婆吃便便的全過程。

  小月讓老婆翻過身坐在便池上面,然後脫下內褲,拿出放在隔間角落裡的一
個一次性杯子,對著老婆說:「先幫你做點飲料留著飯後喝,不收你錢了。」

  「啊,小月姐,這母狗還給錢的啊?」小晴嬉笑著問。

  「是啊,吃飯就得給錢,母狗也不例外,何況她吃的是這麼好的大餐。今天
這頓收她1000,明天我讓她帶雙倍,到時候你來拿就是了。」小月直接替老婆做
主,又送出去了1000塊,不過老婆可不敢說什麼。

  小月讓老婆拿著杯子,對著杯子開始尿了起來。「接穩了,灑掉的你就要給
舔乾淨哦。」小月尿的很急,雖然老婆全力接著,還是灑了很多在便池裡,很快
尿完了,一次性塑料杯裡盛滿了黃澄澄的液體,還散發著熱氣,小月說:「先把
杯子放在一邊,用嘴到我後面來接,接不住的用手兜著。」說完,轉過身,彎下
腰,一手撐住了隔間的小門,一手繞到後面拉住老婆的頭髮,把老婆臉壓進了自
己的屁股縫裡。

  「哈哈,還是第一次有人在我屁股縫裡呼吸呢,真癢癢。」小月得意的笑著
,同時命令老婆道:「別楞著,快幫我舔舔屁股洞,過會那要給你好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