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女友下咒 (轉貼)

第一章咒術雕像

我的同居女友楚琳是一位人見人愛的性感尤物,身材高挑火辣玲瓏浮凸,留著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
勾魂的電眼精致的臉蛋,走在路上總是艷光四射,今年22歲工作是模特兒,活躍在平面媒體與電視廣告,
最近拍攝的性感泳裝寫真更是暢銷全國,難得的是溫柔體貼還時常下廚滿足我的胃。

男性友人們都十分羨慕我的好運,但我卻有個煩惱一直困擾著我。

我的女友是石女,或著應該說是性冷感,嘗試了任何知道的方法,甚至看了許多醫生都完全沒有用,
對她而言一個月最多做愛一次,若能不做更好,就算是做愛,也都熱情不起來,說難聽點︰像在奸屍!

所謂男歡女愛,一方冷一方熱哪會有樂趣可言?眾人羨慕的眼光與夜晚的寂寥,強烈的對比讓我十分難過。

但有時我會責備自己︰「難道我只是肉欲的奴隸,對她的愛都是假的嗎?」

每晚只能眼巴巴的視奸她那雪白裸膩的嬌軀,輾轉反側夜不成眠。

一日,我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發現一個老舊的木盒,好奇的打開一看發現是一尊裸女雕像,
雕刻精美栩栩如生,只是面容模糊不清,彷佛帶有魔力似的,我被吸引住就這麼傻傻的看著發呆。

過了一會我移開目光,發現雕像的底座密密麻麻寫滿了字,凝神一看,好像是關于什麼咒術的樣子,
木盒中還有一本泛黃的筆記簿,翻開一看第一頁寫的就是︰

「凡我柳氏子孫,不可遺棄此雕像,更不可使用雕像的咒術」

柳松源

這……這是我祖父的名字,繼續翻看,筆記本中主要是祖父的字跡,還有些許父親的注解,
敘述一個邪惡的咒術,下咒後使得女性在性交時得到千百倍的快感,同時會愛上性交的對象並死心踏地。

「真的假的?不會是祖父與父親一起開我玩笑吧?如果是真的,倒是解決我困擾的好方法。」我心想。

下咒的過程十分繁瑣,費時一小時,且因有傷天和需要獻祭自己十年的壽元,看完父親的注解我明白了,
據說這咒語現世以來,從來沒有下咒人因此得到幸福。

當年因為戰爭上代擁有者被滅家,雕像輾轉流傳到祖父手上,祖父與父親都有用過這咒術,
詳細經過如何兩人都沒留下支言片語,只知道這咒術是真實的,而且沒好結果就是了,
他們不是沒想過丟棄這雕像,但是只要刻意遺棄或破壞雕像,家中必有大難,所以只好留下祖訓,
告誡子孫不可使用。

或許是因為與父親留著一樣的血,或許因為我天生樂觀,我並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決定使用它。

第二章下咒成功

又到了每月一次的做愛日子,楚琳晚上九點才會回到家,快八點的時候,我打電話確認她會準時回來後,
便開始準備下咒,前文有提到,下咒費時一小時,且要收拾下咒所用到的各種器物祭品也需要一點時間,
所以我必須在她回來前一小時開始下咒。

繁瑣的過程就不提了,完成咒術的一剎那,裸女雕像的面孔變成了楚琳,我身體一涼感覺流失了什麼。

一直到晚上九點楚琳都還沒回來,坐立不安的我正打算打電話給她,才一拿起手機就收到她的來電。

「永!快來救我!啊啊啊……」電話中傳來了楚琳的尖叫隱約還聽到男人的咒罵與撞門聲。

「琳兒……發生什麼事?你在哪?」

「我在一號休息室,快來救我!」

「別怕!別掛電話!我馬上到!」話還沒說完我便沖出門外,用另一支手機報了警,隨即跟楚琳說已經報警,
讓她試著將男人給嚇走,但是對方好像喝醉了,硬是要闖進門內,
平時都認為住處離公司很近只需十分鐘路程,但此時心急如焚,恨不得一瞬間就趕到她身邊。

「琳兒!別怕!我快到了。」其實此時我才剛發動車子而已。

卻聽到手機傳來男人吼叫,好像是門被撞開了。

「別……別過來!走開!我……我已經報……報警了!啊啊啊!放開我……」

「臭娘們!平時個二五八萬的瞧不起我,今天我非給你好看,條子?報警又怎樣?

條子來之前看我不狠狠的你?賤貨!」這聲音我認識,她們公司的首席攝影師,
一個五十來歲的猥褻中年男子。

之前聽過楚琳提到他的眼神讓人很不舒服,我也只是聽聽沒放在心上,沒想到這垃圾居然如此色膽包天,
我氣的渾身顫抖,催緊油門死命的沖往她公司。

「別踫我!我……我男朋友馬上就到了,放開你的髒手!」聽見琳兒驚慌失措的聲音,心頭一陣陣的痛。

「啊……小娘皮!腿腳倒是利索,踹的夠狠的啊?」

「走開!走開!嗚……嗚……」楚琳哽咽哭泣。

「嘿嘿!奶子真夠大的!彈性十足啊!真爽!」

「啊……啊……別……別摸我!」楚琳呻吟了一聲。

「混蛋家夥!給我住手!」我在電話的另一端氣的大吼,卻沒人里我。

「嗯……嗯……放手……放開我!」楚琳聲音低軟了下來。

「嘿!真浪……才摸兩下內褲就全濕了。」電話那頭傳來男子得意的聲音。

「喔喔!啊啊啊……討厭!」

「嘿嘿!說討厭!怎自己來抓我肉棒呀?」

「嘟……嘟……」手機傳來一陣雜音後突然斷了訊,怎麼撥也撥不通,不知道是被關機了還是沒電了,可惡!
我要殺了那家夥。

一段時間之後……

好不容易趕到公司,我像一匹瘋馬一樣直沖休息室。

打開門就見一女子渾身赤裸,坐在男子身上,烏澤柔順秀發披散在羊脂般滑膩的嬌軀上,
小蠻腰上下擺動著,傲然聳翹的乳球隨著哪淫亂的節奏歡快的跳躍。

「啊啊啊!好哥哥……干……干的琳兒好爽……又高潮了……喔……啊……」女子淫蕩的扭腰擺臀,
勾魂攝魄的鳳眼嫵媚的跨下的猥褻男子,時不時的伸出香舌舔舐著火熱的紅唇。

「是……是琳兒嗎?從來沒見過她這樣的媚態。」

我心中極為震驚,肉棍卻因為楚琳的淫浪所勃起,腦中一陣混亂,以至于就這樣愣在門邊。

「你這騷貨!真看不出來平常一副冰清玉節的樣子,結果老子一摸就濕一桶就浪,你說你是不是欠干啊!」



男子邊說邊惡狠狠的柔捏眼前晃蕩的巨乳,他看了我一眼,卻不把我當一回事,接著將臉埋入楚琳的雙乳間。

「嗯……喔喔!琳兒欠干……琳兒要好哥哥狠狠的干我!」楚琳換了姿勢,像母狗一樣趴在地上,
一邊說一邊搖晃著�高白嫩豐盈的臀部,回頭熱切的看著身後的猥褻中年男,
見到楚琳的淫樣男子兩眼放光猛撲過去。

「可惡!剛才還裝模作樣的踢我,現在呢?說啊!」男子的陰睫在浪穴口摩啊摩的,就是不肯插進去。

「嗯……琳兒知道錯了,琳兒……琳兒生來就是要給哥哥干的……請哥哥用大……
大肉棒好好處罰琳兒不聽話的騷穴!喔喔喔……琳兒……琳兒好喜歡哥哥的大……大雞巴,啊!」

男子忍不住插兩三下,楚琳便雙腿發軟好像高潮似的。

「琳……琳兒!」我又怒又妒實在看不下去了,此時早把自己下咒的事情忘的乾淨,
只覺得這情形太荒謬太可惡了,我被氣到連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永!你……你來啦?啊啊啊!」楚琳嚇了一跳,才正要說話,就被身後的男人干到渾身發軟趴了下去,
但!淫亂的雪臀還是一拱一拱的配合著強奸自己的人。

「你這個蕩婦!看到男朋友來的就不知道要配合我啦,小心老子還不干你了。」說罷,還真把肉仳抽出大半,
這混蛋不知道是吃了熊心還是豹子膽,居然不拿我當一回事。

「啊!好哥哥別這樣……琳兒要大肉棒干琳兒!永!你走……別打擾大哥哥干琳兒!」

雪白裸膩的臀部迫不及待的將肉仳給拱回去,見男子不動,乖乖的自己去頂男子的肉棒,
碩大雪白的雙峰淫靡的晃動著刺眼的曲線。

「大哥哥……用力干琳兒嘛!別里他!」楚琳嬌聲細氣的哀求著。

佛也發火!我抄起椅子就往猥褻男頭上砸去。

「踫!喔!」男子被我砸倒在地,沖著地上的人我死命的踹!還沒踹過癮,後腦一陣巨痛視線變的模糊,
轉身一看!楚琳手上不知拿著是什麼,雙手舉高又是狠狠一擊,接著我就不醒人世了。

第三章事件過後

「永!你醒了!」一醒來就見到楚琳嬌美的笑臉,我怎麼了?昨晚的一切難道是夢?心中一陣喜悅。

楚琳穿著一件無袖涼衫露出平坦的小腹,傲然聳翹的椒乳被緊繃的衣服勾勒出來,
衣服下兩點櫻桃惹眼的挺立著,下身穿著一件外蓬的黑色超迷你裙,配上黑色的尼龍絲襪性感至極。

「琳兒!你……你怎麼這身打扮?」楚琳除了拍攝外,平常穿著都很保守。

楚琳一聽,兩頰微紅的說︰「是松哥哥叫我這樣穿的。」

聽到她叫男人的名字這麼親熱,我怒不可耐︰「松哥哥?他是誰?」

「是我!」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笑嘻嘻的走了進來。

他走到楚琳的身邊探手就搓揉起楚琳碩大的乳球,楚琳�起頭來張開雙臂獻上熱吻,
男子掀起楚琳的迷你裙扣弄著淫汁泉湧的浪穴,居然沒穿內褲!

倆人就這樣旁若無人的激情演出,楚琳乖巧的跪下,輕巧的脫下男人的內褲,掏出那混蛋的家夥,
溫柔嫻靜的舔著兩顆睪丸,一路往下之後居然低頭舔他的馬眼,男人贊許的拍拍楚琳的頭,
楚琳回以甜蜜迷人的笑容。

「楚琳!難道你不覺得現在的情況很不正常嗎?」很想殺人,但只要一動,頭上就一陣巨痛,
只好開口說服她。

「我……我知道,我在你桌上看到那個筆記本了,你居然……」

「琳兒!是我不對!但也都是為了我們的將來啊!你醒醒,你以前不是很討厭這個惡心的男人嗎?醒醒啊!」

這男人真是淫棍,絲毫不管我們說什麼,也不怕有人撞見,居然讓楚琳雙手放在床上臀部翹高,
自己手扶著楚琳的柳腰,就這樣在後頭盡情的干著。

「永!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我想了一整晚……覺得現在很好!嗯……喔喔喔……好舒服!啊啊啊!
我離……離不開他了!喔!松哥哥……你肉棒好硬,比昨天還勇猛呢!干我!干琳兒的浪穴……」

楚琳握住我的手,迷蒙的大眼楮望著,後頭則不斷的承受那混蛋的沖擊,我看著她那熟悉卻又陌生的浪樣,
我恨不得爆起殺人!

念頭才起,心一急後腦便是一陣狂裂的巨痛,意識模糊起來……

「蠢貨!這麼好用的咒語都不會用!你的女人與雕像我就收下啦!多謝……多謝」

接著他將楚琳抱起,楚琳修長幼滑的美腿自然熟悉的夾住他,雙手環著那渾蛋,性感的紅唇熱情的獻上,
混蛋將楚琳的丁香小舌勾出,讓琳兒伸著舌頭淫浪的望著他,混蛋則將琳兒的舌頭吸的吱吱作響,
斜眼不屑的看我一眼,接著低頭含住發硬的紅櫻桃,吸的楚琳浪叫連連。

我渾身無力,就像心與身體同時死去一般。

「浪貨!告訴你男友!你現在有多爽!」混蛋將楚琳推倒在床上,就躺在我身邊,
�起楚琳修長的美腿就放在肩上猛力抽插淫水四溢的騷穴,些許淫水滴落在我的大腿上。

「喔喔……永!琳兒……琳兒現在好幸福,被……被大雞巴哥哥干的好……好爽!
琳兒從來沒有這麼……這麼快樂過,啊啊啊……松哥哥,琳兒好喜歡你的大……大雞巴!
琳兒不能沒有你……你了!琳兒是專屬你的小騷貨……干我……干死琳兒這騷貨吧……」

楚琳一邊浪叫一邊自己搓揉著胸前豐滿的乳球,乳頭硬挺身軀扭動著迎合對方,嬌艷的臉蛋滿是興奮的紅暈。

天啊!楚兒怎變成這樣?

昏迷前只聽見楚琳的浪叫不斷在耳邊回蕩著……

再次張開眼楮,看到一名警察對我說︰

「柳永!警方接到通報你涉嫌一起強奸案件,請配合警方做筆錄!」

【完】

***********************************

故事到此我認為不必再說下去了,關于主角怎樣辯白,會不會幫女友解咒?會不會還繼續倒黴下去?

會不會找那混蛋報復?一切的一切都與色文關系不大了,就讓主角自己求多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