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都市之同桌的你 1-4

1、北京

  「嗯嗯嗯……老公………使勁………別停……快到了………」

  週末的傍晚,北四環的機關宿舍裡林奕正跪在女友的腿間埋頭苦幹。他女友
雖然不算特別漂亮,但身材很是惹火,飽滿的乳房,豐腴的大腿,渾圓的屁股,
即使走在美女如雲的王府井,前凸後翹的身材也能吸引到不少男人的目光。

  「啪啪啪………」

  女友的腰下墊著枕頭,兩腿大開,高高地擡起,露出多毛肥厚的陰阜,任憑
林奕極度堅硬的陽物在極度充血的花瓣之間高速地抽動著,不時帶出粘稠的白漿。

  「老公………你真猛………你饒了我吧……我小逼都被你肏腫了………」

  今天林奕格外持久,足足肏了半個小時,還沒有射精的跡象,把女友搞得連
連求饒。看著身下披頭散髮、滿臉通紅,大聲浪叫的女友,林奕忽然感到一陣莫
名的厭惡,戴著套子的陽物在被肏得鬆弛了許多的陰道裡也開始軟了下來。

  「老公………你累了吧……要不我給你裹出來?」

  女友很快就感到林奕的異樣,哼哼唧唧地說道。
  「唉--」

  林奕長歎一聲,在狠狠地往女友陰道深處頂了幾下之後,拔出陽物,癱倒在
床上大口喘著粗氣。

  女友媚笑一下,翻身起來,趴在林奕的腿間,摘下套子,張開嘴,熟練地將
半軟的陽物納入口中,一邊用舌頭靈巧地舔舐林奕的龜頭和繫帶,一邊用手揉捏
著林奕的陰囊。林奕的陽物迅速重新勃起,很快就顫抖著把積蓄已久的精液全數
噴入女友的嘴裡。

  「老公,舒服麼?」

  女友洗過澡,像小貓一樣地躺在林奕的臂彎裡,一邊摩娑著林奕的臉頰,一
邊柔聲說道。看著女友乖巧地樣子,林奕感到一股暖意,也伸出手,憐愛地撫摩
著女友濕漉漉的頭髮。然而林奕沒想到,這種溫馨的氛圍,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

  「老公………買房子的事情,你和你父母商量的怎麼樣?」

  女友忽然說道,林奕心裡一沈,一下子鬱悶起來。

  上個月女友的父母特意來北京見了林奕,二老對一表人才、身為國家部委公
務員的林奕很是滿意,只是提出讓林家盡快在北京購置婚房,還聲明必須是五環
以內的。女友父母還強調,二手房可以,小點也沒關係,但必須是全款,而且要

  加上女兒的名字--他們不想讓女兒和林奕一起當房奴--這的確讓林奕有些為

  難:他只是個無職無權的主任科員,沒什麼" 外快" ,那點有限的工資,大
多花在了女友身上。他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父母只是中學教師而已,雖
然有些積蓄,在省城的老家也有兩套房子,可是要在北京五環之內湊夠一套哪怕
是6、70平方的二手房房款,還是很吃力。倒是林父林母十分贊成女友父母的
提議,一再表示願意把" 棺材本" 拿出來,再把老家的大房子賣掉,給林奕在北
京購房。

  不過林奕一想到父母要為了他搬出花園小區,去住老舊小區裡的小房子,心
裡就很不是滋味。

  「欣桐,我和我父母商量了,他們認為你們家的要求合情合理。」

  「老公你真好!親一個!」

  聽了林奕的話,女友臉上顯出喜色,滿臉含笑地在林奕的臉上親了一口。

  「可是欣桐,我覺得那樣不妥當。」

  林奕猶豫了一下,咬咬牙說道。

  「你說什麼?」

  女友一臉疑惑。

  「欣桐,我父母要是給我在北京買房子話,就得把在老家的大房子賣掉,搬
到小房子去住。我父母年紀一天天大了,那個花園小區的房子環境很好,適合他
們養老,再說我媽膝蓋不好,我實在不忍心他們搬去老舊小區裡住小房子,還要
天天爬七樓!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們單位有新政策,可以購買宿舍使用權,我讓
我父母把老家的小房子買了,用這筆錢把現在住的宿舍買下來。這樣既不會讓他
們多花錢,我們還能住在市中心。這裡環境好,學區好,我們上班都方便,將來
有了孩子,還能上重點幼兒園、重點小學。」

  林奕小心翼翼地說道。

  「哼!你們家的算盤打得可真好!是不是你媽不相信我,怕買房子加我名字,
將來離婚分你財產?」

  女友沈默半響,才冷冷地說道。

  「欣桐………你這是什麼話!」

  剛才還情意綿綿的女友說出這樣傷人的話,林奕一時氣結。

  「我說的不對麼?」

  女友提高了聲音,起身一邊穿衣服,一邊數落起林奕來:「春節時我去你家,
你父母對我就冷淡。我知道,他們瞧不起我,瞧不起我們家!他們嫌我學歷低,
家境不好,配不上你,所以才不願意買房子,生怕我是騙婚的!」

  「欣桐………」

  聽了欣桐的話,林奕一時語塞,春節時家裡的一幕立刻回現在眼前:

  「兒子!媽媽不是勢利眼,但找對象不能只看外表,還是應當找個像穎芝那
樣單純的女孩子過日子更踏實。你看這個欣桐,工作環境那樣複雜,長得又那樣
惹眼,將來能跟你踏踏實實過日子麼?」

  女友走後,林母語重心長地對林奕說道。

  「媽,您怎麼又來了?人家穎芝興許早就嫁給外國人了!」

  一聽母親提起前女友,林奕一下子激動起來。

  「你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

  雖然林父也覺得只有大專學歷、在4S店做銷售的欣桐配不上兒子,還是阻
止了林母的抱怨。

  「我們家是開明家庭,我們只給你提建議,不干涉你的選擇。再說欣桐那姑
娘除了學歷低點、工作不太穩定外,其他方面還是很不錯的,人長得漂亮,性格
開朗,嘴也甜。林奕!你小子給我聽好了!我們是正經家庭,你又是國家公務員,
尤其要注意形象。你要是真喜歡人家,就盡快和人家結婚,別總拖著。他們家有
什麼要求儘管提,只要我們能做到的,一定盡力滿足!」

  林父拿出給學生上課的派頭,緩緩說道。

  「被我說中了吧!」

  看見林奕無言以對的樣子,女友更加氣憤,自顧自地穿好本就不多的衣服,
摔門而去,留下赤身裸體的林奕在床上發呆。

  女友走後半天,林奕才回過神來,無奈地笑笑,穿上衣服,拿出本書看。

  林奕已經和欣桐相處了2年。在朋友聚會上認識欣桐的時候,他還沒從失戀
的陰影中走出來,而開朗活潑的欣桐則猶如一縷春風,給他黯淡的生活帶來了難
得的亮色。那時的林奕,早已不是輕狂的少年,在機關的閱歷,已經使他學會夾
著尾巴做人,更加有了自知之明。然而他沒料到,漂亮性感、充滿青春活力的欣
桐,會對他這樣一個小公務員一見鍾情,展開了大膽的追求。很快,在一次" 酒
後亂性" 之後,欣桐如願以償的成為了林奕的女友。

  和前女友穎芝相比,欣桐完全是另外一種類型。穎芝溫柔沈靜,從不疾言厲
色,欣桐卻快人快語,動輒對他大吼大叫。穎芝心思單純,與世無爭,欣桐卻頗
為世故,爭強好勝。穎芝淡雅素淨,喜歡去圖書館看書,去劇場看話劇,欣桐卻
時尚靚麗,喜歡去王府井逛街,去三里屯泡吧。甚至在床上,兩人都有巨大的反
差:穎芝羞澀保守,欣桐卻熱情似火,技巧嫻熟。

  雖然一開始林奕也不能確定自己對欣桐究竟是出於愛情,還是貪戀她的身體,
但日久生情,林奕還是在欣桐帶給他的熱烈的情感中不能自拔。儘管不少朋友都
認為他和欣桐" 不合適" ,一向賞識他的主任也委婉地勸過他,但林奕還是決定
娶欣桐。不料,自從兩人開始談婚論嫁,他和欣桐的分歧和矛盾就日益凸顯出來,
特別是春節帶欣桐回家之後,在林家自覺受到冷遇的欣桐變得越來越敏感易怒,
一點小事也能和他大吵一通,像今天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止一次的出現。想到這
裡,林奕的情緒又低落下去……

  深夜,林奕卻沒有一點睡意,剛才為了給欣桐道歉,他費了不少口舌,總算
暫時把欣桐哄高興。撂下電話,林奕覺得精疲力竭,從冰箱裡拿出一聽可樂,打
開一飲而盡,然後習慣性地從書架最上層抽出一個發黃的厚厚的影集,坐在床邊,
默默地翻看著。影集第一頁是他高中的畢業照,看著前排穿著校服,眉目清秀的
穎芝,林奕百感交集,不由陷入回憶之中。
2、省城

  林奕第一次見到穎芝那年,剛剛十五歲,他永遠也不能忘記,在高中開學的
第一天,穎芝穿著一條天藍色的連衣裙,推著自行車,和他擦肩而過時的情景。

  和許多興高采烈來報到的同學不一樣,穎芝低著頭,秀眉微蹙,一副心事重
重的樣子。那時的穎芝,雖然身形單薄,素面朝天,仍然難掩麗色,小巧的嘴唇,
高挺的鼻子,細長的丹鳳眼,白皙的皮膚,讓情竇初開的林奕怦然心動。

  「這女孩要是我們班的該多好!」

  林奕看著女孩的背景暗自想道。沒想到剛進教室,林奕一眼就看到剛才和他
擦肩而過的姑娘果然和他是同班同學,更令他驚喜的是,排座位時班主任居然安
排那女孩子和他同桌。

  林奕學的是文科,班上只有10個男生,卻有40個女生。在這些女生之中,
穎芝並不太顯眼,雖然她清純可人,成績也不錯,但性格內向,從不積極參加集
體活動,朋友也不多,每天總是默默的上學,安安靜靜地聽課,獨自一人回家。

  和穎芝不同,林奕在學校堪稱" 風雲人物" ,他成績優異,又會說話,深受
剛剛結婚的" 美女班主任" 喜歡,以致不少同學開玩笑說班主任是他" 乾媽".林
奕多才多藝,寫一手好文章,是校文學社的骨幹,他編輯的校報,圖文並茂,風
行全校。林奕長得也很陽光,雖然個子不算很高,但籃球打得很好,是個出色的
得分後衛,高一時在校籃球聯賽中一戰成名,沒少吸引女生的目光,不僅班上不
少女生暗戀他,甚至還有鄰班的女生托人給他傳紙條。

  雖然被眾多女生暗送秋波,讓林奕少年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地滿足,但林奕
從小就是個專一的好孩子。他對每個有好感的女生都客客氣氣,卻只喜歡穎芝一
個。他利用班主任對他的偏愛,每次調換座位時,都借口" 眼神不好" 拒不換座,
最終和穎芝成為班上唯一一對坐了三年的同桌。對穎芝,林奕也表現出了少年人
罕見的耐心和遷就,穎芝不喜歡自習時被人打擾,一向活躍的林奕就安安靜靜地
看書。學校食堂人滿為患,每次午飯時打飯如同打仗,林奕就經常替穎芝把飯打
回來。穎芝數學不太好,林奕就不厭其煩地給她講解。穎芝每個月" 那幾天" 時
候總是肚子疼,林奕就給她打熱水……日久見人心,時間一長,穎芝漸漸在他面
前不那麼羞澀,有時還主動和他說話,結果兩個人都驚喜的發現,他們興趣愛好
居然有很多交集。他們那時都喜歡聽孫燕姿的歌,午休時林奕常和穎芝共用一個
隨身聽一起聽歌;他們都喜歡文學,林奕省下零花錢買《小說月報》、《收穫》、
《當代》一類的文學雜誌,和穎芝共享。他們都喜歡古典詩詞,上課無聊時經常
在練習冊上你一句我一句地玩詩詞接龍遊戲……不過林奕一直覺得穎芝總像是和
他隔了一層,有時欲言又止。

  轉眼到了高二上學期,秋天裡,林奕他們學校一個高三女生在下晚自習回家
時,在家附近的小胡同裡被兩個農民工輪姦後殺害,被害女生的父母來學校又哭
又鬧,弄得滿成風雨,校長都被免職。新校長上任後,號召女生家長下晚自習要
來學校接。可是林奕發現,穎芝卻仍然一個人回家。一天晚上,林奕實在忍不住,
在自行車庫裡攔住穎芝:「周穎芝,你爸爸不知道學校最近出事了麼?怎麼從來
不接你?」

  「我不想麻煩他!」

  穎芝低著頭,小聲說道。

  「自己的爸爸,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

  穎芝的話太過" 詭異" ,林奕一頭霧水。

  「……我沒有爸爸………」

  穎芝臉漲得通紅,半響才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林奕也愣住了,這時他
才想起,前幾天他媽媽還說從來沒見過你同桌爸爸參加過家長會。

  「那我送你吧,反正我順路!」

  林奕猶豫了一下,突然說道。穎芝微微一笑,一句話沒說,只是默默地跨上
自行車,騎出學校。林奕知道穎芝已經默許,心中大喜,趕緊跨上自行車,騎在
穎芝的後面,刻意和她保持一小段距離,直到過了學校對面的馬路,才加速追上
去。兩人一時都沒說話,只是默默地並肩騎到穎芝家所在的小區。小區十分陳舊,
是90年代初建的宿舍樓,一排排灰色的樓房緊湊地佇立其中,穎芝徑直騎到樓
下,鎖了車,轉過身,低著頭和林奕相向而立。

  「林奕,你為什麼對我這樣好?」

  穎芝猶豫了好半天,忽然擡起頭,認真地看著林奕。

  「你是我同桌……我又是班幹部……有義務保護女同學!」

  沒少被人暗送秋波的林奕,對女生這種含情脈脈的眼神並無陌生,可不知為
什麼,在別的女生面前一向淡定的他,卻被穎芝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低下頭,
期期艾艾地解釋道。穎芝善解人意地笑笑,忽然眼神又黯淡下去,攏了攏頭髮,
低聲道:「我告訴你一個我的秘密,你不許和別人講……。我爸爸在我2歲的時
候就因為意外去世了,我是我媽媽帶大的。現在我媽媽也再婚了,我和她還有叔
叔住在一起。雖然叔叔待我很好,但我總覺得生分,所以沒讓他接我。」

  穎芝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終於抽泣起來。

  「周穎芝,我今後每天都送你!」

  看著穎芝悲慼的樣子,林奕異常心疼,他從書包裡拿出面巾紙遞給穎芝,用
堅定的口吻說道。

  「謝謝你,我得上樓了,要不然我媽該擔心了,你………你回家慢點騎…

  ……」

  穎芝臉上一紅,柔聲說道,轉身上了樓。

  就這樣,雖然沒什麼甜言蜜語,更沒有海誓山盟,但從那晚之後,兩個少年
男女卻已經芳心暗許。從那天起,林奕幾乎每晚都送穎芝回家,在學校裡,兩人
的關係也越來越親密,每天從早7點到晚9點,兩人幾乎形影不離,連午餐和晚
餐,都是同吃一盒飯。穎芝也不像以前那樣羞澀,經常去籃球場看林奕打球。不
過,林奕和穎芝,都是單純、上進的好學生,在一起時更多談得是學習和對未來
的憧憬,除了拉拉手之外,也沒有什麼更親密的接觸,以至於多年以後林奕每每
看到高中生懷孕一類的新聞,都感歎如今90後之開放。林奕的" 美女班主任"
早就發現了兩人的關係,但開明的她看到兩個人都沒有影響學習,又沒有出格的
行為,也就沒有干涉。連林奕的父母,對他們的關係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林奕
的母親去開家長會時,見過幾次穎芝,對這個文靜清秀乖巧的女孩子,印象非常
好,經常在家裡和林奕的父親誇這個姑娘。林奕還記得,他剛開始送穎芝回家沒
多久,一天晚上,他一進屋,就看見父母在客廳裡正襟危坐。



  「兒子,你最近怎麼回來比以前晚了?」

  林母笑著問。

  「我…。我………」

  林奕一向不會撒謊,吭吭哧哧了半天,一咬牙,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我們學校號召女生放學要有人接,我送周穎芝回家來著。」

  「她爸爸為什麼不來接呢?」

  林母疑惑道。

  「周穎芝她爸爸早就去世了,她媽媽又再婚了,她不願意麻煩她叔叔」

  林奕據實以告。

  「是這樣呀!」

  林母做恍然大悟狀。

  「再說,我是班幹部,有責任保護女同學!」

  林奕心虛地解釋道。

  「好小子,不愧是我兒子,這麼年輕就有責任心!」

  一直沒說話的林父突然開口,一向對林奕要求嚴格的他,罕見地表揚起兒子
來。

  「兒子呀,那你也要注意安全,慢點騎!」

  林母說完,與林父相視一笑。

  就這樣,林奕和穎芝,在父母老師的默許下,整整坐了3年同桌,而且" 同
桌" 也成為他們之間一切親密行為的最佳借口:無論是上課在練習冊上" 筆談" ,
還是同吃一盒飯,抑或穎芝在籃球場邊的默默關注,都打著" 關心同桌" 的旗號,
雖然兩人誰也沒" 表白" 過,卻早已心有靈犀,都在等高考之後,捅破那層窗戶
紙………

3、省城

  初夏的夜晚頗有有幾分涼意,穎芝只披著睡衣,默默注視著窗外。

  萬科花園位於省城中心,透過落地窗向外看去,景觀大道的燈火依然璀璨。

  雖然已經從英國回到省城將近一年,可是穎芝卻總也找不到回到家鄉的感覺。

  8年前,她從省大考取倫敦大學傳媒專業全額獎學金,決絕地離林奕而去時,
是那樣的躊躇滿志,一心要取得同聲傳譯資格,將來去聯合國當翻譯。然而,研
究生畢業時,正趕上英國經濟危機,為了生計,她只好打消了不切實際的念頭,
進入了一家總部位於省城的大型國企在英國的辦事處,1年前,又調回省城。沒
想到一回省城,年近30還沒結婚的她,就被打上了大齡剩女的標籤,不僅母親
成天唉聲歎氣,而且同事、同學甚至母親的老鄰居都痛心疾首,到處給她張羅對
象。

  無力也無心反抗的穎芝,只好硬著頭皮去見一個又一個男人,直到半年前遇
到了蘇東。

  蘇東和穎芝一樣,都是留英學生,還是倫敦大學的校友。高中時入選過國家
奧數代表隊、身為數學博士的他,曾經立志成為陳省身那樣的一代宗師。不過和
穎芝一樣,蘇東在現實面前很快轉行,在一家IT公司搞了幾年研發後,和幾個
朋友回國創業,在省城軟件城開了一家IT公司。可能是兩人有共同的求學經歷
的緣故,見面時居然很有話聊,而且蘇東談吐文雅、氣度不凡、長得也文質彬彬,
很符合穎芝對男人的要求。於是,兩個人就順理成章地交往起來。蘇東平時很忙,
經常半個月都見不上一次面,算起來,今晚之前,兩人只見過9次。

  今晚,是兩人第十次見面,也是兩人相識半年紀念日。蘇東顯然精心準備了
一番,送了穎芝99朵玫瑰,請穎芝去省城最好的一家西餐廳吃了頓燭光晚餐,
之後就禮貌卻堅定地邀請穎芝去家裡坐坐。穎芝當然明白蘇東" 邀請" 背後的意
思,她略一沈吟,還是答應了。畢竟,他們已經交往半年卻從無身體接觸,在節
奏如此快速的現代社會,又都是大齡男女,的確有些太慢了,如果今晚不答應蘇
東" 邀請" ,未免顯得太沒有" 誠意" 了。於是穎芝乖巧地跟著蘇東去了他家裡,
喝了幾杯紅酒之後,又半推半就地和蘇東上了床。想到這樣,穎芝忽然感到一陣

  酥麻的感覺從下體若隱若現地傳來--她已經很久沒有性生活了--蘇東雖然也

  沒結過婚,但經驗顯然要比穎芝豐富得多,他熟練地把穎芝脫光,只用一隻

  手就解開了穎芝胸罩的扣子;他溫柔地在穎芝臉頰、脖子、肩膀、乳房、大腿上

  到處親吻;他用手指輕輕地撥開穎芝緊閉的肉縫,在陰唇之間淺淺搗弄,直
到穎芝的下體變得泥濘不堪;他挺著早已勃起的陽物,準確找到肉縫之間的入口,
慢慢擠入穎芝久曠的秘穴深處;他三淺一深,不緊不慢的在穎芝緊窄滑膩的秘穴
之中肏弄著,持久而有力,直到把穎芝送到久違的高潮才把精液全數射入穎芝的
陰道深處。

  可能是太久沒有男人的緣故,雖然已經洗過澡,可是穎芝還是覺得下體有些
發漲。她來到衛生間,脫下浴服,對著鏡子,打量著自己赤裸的胴體,大小適中
依然堅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纖細的腰肢,修長的雙腿,圓潤的屁股,微隆的
陰阜,鏡子裡的保養得體的女人,早已脫去了少女的青澀。不過如果仔細觀察的
話,還是能看到這個她眼角已經有淡淡的眼袋和淺淺的紋理,臉和脖子上的肌肉
也不像少女那樣緊繃。看到這裡,穎芝不由輕輕歎了一口氣,忽然想起剛回國時
高中同學許靜聽說她和林奕分手之後,再沒有交過男友時的感歎:「穎芝,我真
替你惋惜。你在最美好的年齡,卻沒有得到男人的滋潤!」

  穎芝正在衛生間裡發呆,卻聽見客廳裡傳來腳步聲。

  「穎芝,你在衛生間?」

  蘇東在門外輕聲說道。

  穎芝這才想起自己現在還是一絲不掛,趕緊穿上浴袍,打開衛生間房門,只
見蘇東竟然赤身裸體的站在門外,腿間半勃起的陽物上還帶著一點灰白的精漬。

  雖然剛剛和這個男人肌膚相親,穎芝的臉還是一下子紅了:「你怎麼不穿衣
服就出來了?」

  穎芝滿臉通紅。

  「我們都這樣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看著穎芝嬌羞的樣子,蘇東心都要醉了,笑著說道,伸手就把穎芝攬到懷裡。

  「別這樣,你要是去洗手間的話就快去,要是想和我聊天就先把衣服穿好!」

  一股男人的味道立刻傳過來,想起自己剛才還在這個男人身下失態的大聲呻
吟,穎芝覺得羞愧難當。

  「這兩樣我都不想,我就是想你了!」

  蘇東曖昧地說道,然後一把抱起穎芝,走回臥室,輕輕把穎芝放到床上,然
後壓在穎芝的身上,一隻手從穎芝的浴袍領口上伸進去,揉捏起穎芝瓷實的乳肉。

  「你年紀也不小了,難道不累麼?」

  穎芝嗔道,卻並沒有阻止男人的動作,只是閉著眼睛,任憑蘇東在她身上輕
薄………

  「我真不行了……你饒了我吧………啊--」

  床上,穎芝渾身是汗地雌伏在床上,任由蘇東粗長的陽物在她高翹的圓臀之
間狠狠地肏弄,下下直抵花心,身下的床單都已經被淫水打濕一片。由於之前做
過一次,這次蘇東格外持久,變換著姿勢搞了很久,把穎芝一次次推上極致的高
潮。

  「嗷--」

  看著一向文靜、氣質高雅的穎芝,撅著屁股大聲求饒,蘇東也異常亢奮,終
於死死壓住穎芝的圓臀,悶哼一聲,屁股劇烈地聳動了一陣,射出今晚第二波精
液。

  連番高潮之後,穎芝渾身沒有一點力氣,赤裸著躺在蘇東的身邊。

  「穎芝,嫁給我吧」

  蘇東摟著穎芝的肩膀,忽然說道。

  穎芝沈默。

  「穎芝,我對你是認真的,而且我們都不年輕了,應當盡快結婚的!」

  「我聽你的!」

  穎芝絲毫沒有被求婚時的喜悅,只是淡淡地說道。

  雖然躺在蘇東的懷裡,可是此時的穎芝,心思卻在別處。她忽然覺得作為女
人,自己確實夠悲哀的,已經30歲了,但她和男人做愛的次數,居然少得可憐。

  和林奕戀愛時,她在省城,林奕在北京,聚少離多,偶然做愛也都是提心吊
膽、偷偷摸摸。而和林奕分手之後,雖然一直不乏追求者,穎芝卻一概拒人千里,
寧可靠手淫宣洩慾望,直到遇見了蘇東。

  穎芝雖然性經歷不多,但是性啟蒙並不晚,只不過她對性的最初瞭解,給她
帶來的更多是少女時代灰色的記憶。穎芝永遠也不能忘記高中開學前一晚的一幕
……
4、省城:

  從穎芝記事起,她的生活中就沒有爸爸,身為刑警的父親在她2歲時,因為
緝捕毒販壯烈犧牲。直到穎芝15歲那年,中考剛結束,媽媽就把一個高大、憨
厚的男人領到穎芝的面前。

  「這是你肖叔叔。」

  媽媽低著頭小聲說道,表情忸怩。

  「肖叔叔好!」

  穎芝應聲答道。

  「小芝,我要和你肖叔叔結婚了,希望你能支持我。」

  媽媽說完,忐忑地看著穎芝。

  看著媽媽有些憔悴的臉上泛起久違的紅暈,原本震驚的穎芝一下子心軟了,
想起這些年媽媽一個人拉扯她的艱辛,默默地點了點頭。看到過了女兒這一關,
母親和肖叔叔都長出一口氣,如釋重負。

  那天晚上,一向沈默寡言的媽媽和穎芝聊了很多,從和穎芝爸爸的戀愛,談
到這些年守寡拉扯穎芝的艱辛;從這個老肖對她的關心,談到老肖兒女對他再婚
的態度……穎芝這才知道,老肖是穎芝母親的同事,比穎芝母親大8歲,平時和
穎芝母親也算熟識,兩年前妻子因為車禍去世,一對兒女都在外地工作,在單位
熱心同事的撮合下,老蕭已經和穎芝母親交往了一段時間,要不是穎芝母親怕影
響穎芝中考,兩人早就要領結婚證了。

  「小芝,媽媽這些年太難了,媽媽也是女人,也需要男人的關心、疼愛。你
肖叔叔知根知底,人很老實,對我也好,將來對你肯定也會很好的,希望你能原
諒媽媽。」

  穎芝媽媽說完,已經泣不成聲。

  穎芝中考發榜之後,媽媽就和老肖領了結婚證。那個暑假,穎芝一直住在姥
姥家,直到開學前,才回家--確切地說,是搬到肖叔叔的家裡。

  肖叔叔家是老式居民樓,只有兩室一廳,頗為侷促。肖叔叔把小屋重新粉刷,
更換了全新的傢俱,作為穎芝的閨房。看著這個有些狹小但裝飾一新的小房間,
穎芝心情複雜。她當然知道肖叔叔是在刻意討好她,但她還是覺得這裡不是自己
的家,覺得渾身不自在。

  高中開學前的一個晚上,穎芝早早就睡下,可是不知怎的,半夜裡又醒了。

  黑暗中,她忽然聽到隔壁大屋裡面,有輕輕的說話聲。

  「小芝在呢!你別這樣!」

  老式房間隔音效果很差,穎芝能清楚地聽到媽媽的聲音。

  「你女兒以後得天天住在這裡,你總不能讓我一直當和尚吧!」

  肖叔叔聲音急促中帶著幾分戲謔,完全不像平時那樣老實木訥。

  「真不行,小芝都大了,萬一讓她聽見,在姑娘面前我還怎麼做人!」

  媽媽聲音仍然急促。

  「我們是合法夫妻,又不是偷人,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肖叔叔鍥而不捨。

  接著就是一陣細碎的聲音,似乎是被子和衣物摩擦的聲音。

  穎芝屏住呼吸,靜靜地聽著隔壁的動靜,已經是大姑娘的她,一下子明白過
來媽媽在和肖叔叔做什麼,心跳得砰砰直響、

  「還說不要,下面都濕了………」

  肖叔叔的聲音忽然又傳過來,穎芝的心也隨之跳得更快了。穎芝忽然想起,
這一陣,她有時會在睡夢中夢到和帥得一塌糊塗男生摟摟抱抱親親摸摸,等醒來
時就會發現下體變得濕漉漉的。

  「討厭………你輕點…。別亂親……」

  此時媽媽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拒絕,更像是在打情罵俏。

  「呀--」

  忽然,穎芝又聽見媽媽悶哼一聲,緊接著,一陣陣" 啪啪啪" 的肉體摩擦聲
音,混著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女人極力壓抑著的哼哼聲,若隱若現的從隔壁傳來。

  穎芝只覺得臉上熱得發燙,下體也開始發漲。好在這種聲音沒持續太久,很
快,穎芝就聽見肖叔叔也悶哼一聲,然後隔壁的動靜戛然而止。

  「太舒服了………你小逼又熱又緊,太過癮了……」

  穎芝剛剛長舒一口氣,隔壁又傳來肖叔叔的聲音。

  「討厭!」

  媽媽的聲音嬌嗔異常。

  「你舒服麼?」

  肖叔叔追問。

  「好久沒這樣舒服了………沒看出來你還挺能幹的………你沒動幾下我就來
了一次………後來你射的時候,又來了一次……」

  媽媽低聲說道。穎芝不知道媽媽" 來" 什麼了,但她只覺得自己的下體漲得
越來越難受。

  隔壁的聲音漸漸消失,很快就傳來了男人的鼾聲。穎芝卻一點也睡不著。由
於是夏天,穎芝下身只穿著一條平角內褲,此時早已濕透,下體酥麻的感覺,把
穎芝幾乎折磨得發瘋。終於,穎芝再也忍不住,把手伸進內褲裡,兩隻手指穿過
稀疏的陰毛,撥開滑膩的陰唇,在肉縫中間來回摩擦著。很快,下體酥麻的感覺
越來越強烈,終於,穎芝長出了一口氣,大腿緊緊夾緊,一種從末感受過的愉悅
從陰道深處傳播全身……

  過了好半天,愉悅的感覺才逐漸退去,穎芝忽然覺到一陣尿意,趕緊穿上睡
衣,輕手輕腳地摸黑來到衛生間,沒想到,完事後剛一出衛生間,就迎面碰到媽
媽。只見媽媽上身只穿一件背心,下身更是只有一條三角褲頭,藉著窗外的月光,
連內褲邊緣濃黑的陰毛都隱約可見。

  「小芝………你怎麼還沒睡?」

  媽媽顯然嚇了一大跳,滿臉通紅,呆立在客廳中間。

  「剛才做了個夢,把我嚇醒了,突然想上廁所。」

  看見媽媽窘迫的樣子,穎芝撒了個謊。

  「那你早點睡吧,明天還得上學呢!」

  媽媽說完,逃也似地進到衛生間……

  第二天穎芝吃早飯時,還特意觀察了媽媽和肖叔叔的神情。媽媽滿臉紅暈,
總是不自覺地躲避穎芝的目光,肖叔叔也發覺了媽媽的不自然,一時間神情也變
得尷尬起來。" 也許這就叫做賊心虛吧!" 穎芝一邊吃早飯,一邊暗暗想道。

  從那晚之後,穎芝每週末都主動要求去姥姥家住,以給媽媽和肖叔叔留下私
人空間。穎芝媽媽和肖叔叔似乎也對穎芝的" 善解人意" 有所覺察,於是,從那
之後,穎芝再也沒有聽過隔壁房間裡傳來過令她既興奮又難堪的聲音。也正是從
那晚起,穎芝終於真切感受到了什麼是性慾,經常偷偷的手淫,宣洩著青春期的
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