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侵霜(1-9+番外) (3/3)

番外:

    柔情似水柔柔第一次見到沈越時,並不知道他就是同學傳聞中的混混頭子,
因為在一個小巷裡偶爾撞見了他被人圍毆,情急之下喊了有員警來了,才救了沈
越一把。那個被打得鼻青臉腫的男孩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額頭流下的血糊了左眼,
右眼勉強睜著用力看清楚了她,笑了笑,嘴角肌肉牽動了臉上的傷,疼得厲害卻
毫不在意:「小妞,下次謝你。」

  柔柔從來沒想過要他謝什麼,見他沒走兩步眼看著就要摔倒了,連忙上去扶
了一把。沈越大半身子壓在她身上嗅著她的氣味,心裡想:「你幹嘛要自找麻煩
呢,柔柔。」

  她不認識自己,可是校花柔柔,卻是一開學他就記住了。

  這天柔柔留下來監督被老師罰掃地的調皮男生,霜霜因為爸媽回來了便先回
家去了。男生們正處在喜歡女生又不知如何正確表示的年紀,只會用各種作弄來
引起注意。

  養好傷的沈越由老早打探好消息的小弟領著過來時,就看見那個男生故意把
水往柔柔身上潑,他不由得眼睛一跳。

  夏天的校服格外輕透,柔柔只穿了一個小背心打底,很快少女微微隆起的胸
部便顯露出輪廓出來,粉粉的乳頭也半透出來。那個男生還沒注意到這春色,沈
越給了小弟一個眼色,那小混混就沖進去開始攆人。柔柔因為濕透的衣服正委屈,
就看到一個陌生男生進來跟那個調皮鬼扭打,而倚著教室門站著一個生的很漂亮
的高個男生。

  她並未料到自己的走光,也顧不上問那個男生是誰,就忙著喊扭打起來的兩
個人住手。

  門口的高個男生打了個響指,小混混才放開被打哭的調皮鬼,他慢慢渡步進
來,看著地上的男生淡淡地說:「欺負女生算什麼本事,被人打了只會哭,還不
滾。」

  柔柔這才知道他是來幫自己的,小聲說了句:「謝謝。」

  沈越看她的眼睛就知道柔柔沒認出自己,眼睛落到那粉嫩的乳頭上不由得暗
了暗。

  「你穿著這個濕衣服不方便回去,我讓安仔幫你拿件幹的來換上吧。」說完,
讓安仔去把01櫃裡的乾淨衣服拿來。安仔應了後立刻跑出去了,跑到路上才想
起來01櫃的衣服不就是老大自己的校服?

  教室裡只剩下沈越和柔柔,柔柔見男生逃了,衛生還沒搞好,垃圾也還沒倒,
便打算自己去,她才拿起畚箕,沈越長手一伸就拿走了出去,才到門口就看到安
仔已經抱著自己的校服跑回來了,便接過衣服把垃圾桶給他,並讓安仔順便把教
室掃乾淨。

  然後以帶柔柔去個安靜地方換衣服為由,將她領到了體育器材室。沈越假裝
拿鑰匙卻夾了根細鐵絲撬開門鎖,和柔柔一同進去了。

  在柔柔踏進那扇改變她命運的門之前,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男生會成為她
生命裡無法逃脫的劫。

  在那個昏暗的器材室裡,他甚至奪走了她的初吻,柔柔第一次被男生緊緊抱
著,第一次光著身子被異性擁抱,被他撫摸親吮著剛剛發育的乳頭,第一次知道
了肌膚相親的悸動。

  晚上她洗好澡睡在被窩裡,依然能感覺到嘴上,胸口和後背那被男生撫摸親
吻後留下的熱度,仿佛有無形的手一直在撫摸著自己的身體。而沈越則在自己床
上,想著她白嫩瘦弱的身體盡情的手淫著,她在他心裡種下了種子生了根,便是
拔不掉了。

  那個時候她已經知道了沈越的身份,並被他威脅不許告訴任何人,還約定了
每週一三五下午放學後都來這裡等他。因此,柔柔連霜霜都沒有告訴過,只是整
個人都沈默了不少。

  被沈越玩弄身體的屈辱,成了柔柔整個中學時代都無法逃脫的命運。每一個
放學的下午,在器材室裡,她被他抱緊在懷裡擁吻,少年修長漂亮的手一寸寸摸
著她的身體,他的舌頭和牙齒輕輕舔咬著少女嬌嫩的胸,柔軟的腰,軟軟的小屁
股,白嫩的長腿和光滑無毛的私處。

  柔柔幾乎是在沈越的懷裡發育長大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過早接受了男人的
愛撫,她的雙乳發育得很早也很快,短短一個學期便脹鼓鼓地立了起來,不得不
提前帶上了胸罩。

  沈越有時就如一個沒斷奶的孩子把臉埋在她的乳峰間蹭著,含住她的乳頭吸
允著,他會誇她的美麗,稱讚她的身體,述說自己的愛意。年少的愛戀從來沒有
特別的理由,柔柔被他強佔著,也被他愛著,護著,成了沈越秘密的小女友。



  她來初潮的那天,正好是約定的那日,沈越習慣性地去摸她滑嫩的小穴時,
卻被她擋了一下,進而摸到了一片薄薄的衛生棉。柔柔羞紅了小臉告訴他,她來
例假了。

  沈越突然很有興致地讓她坐到乒乓球桌上,拉下了她貼著衛生棉的小內內,
面對柔柔的抗拒,他只是笑著吻她的嘴:「柔柔不是女孩子了,你已經是個小女
人了。乖,讓我看看你是怎麼變成女人的。」

  被分開的肉色小花瓣裡有淡淡的紅色透出來,沈越盯著那處,忽然著魔似的
湊上去舔了一舔,淡淡的血腥味還有她熟悉的腥甜。柔柔並不知道沈越當時想的
是什麼,只是那一天她才看到了男生的那兒,親手摸了它,並讓它最後興奮地噴
了精液出來。

  遲到的生物課在初三才來,她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荒唐事,可是為時太晚,
她的身子已經被沈越教壞了。柔柔外表還是清純脫俗的少女,身體卻已經墮落,
沈越仿佛與她毫無交集一般,依舊在學校裡橫行,在校外鬥毆,只是因為他父親
坐的黑幫頭一把交易,學校對他無可奈何。柔柔答應和他的身體交易,卻要求不
能讓別人知道,沈越做到了。

  偷吃禁果的那一年時中考完的夏天,柔柔以全市第一名考進省裡最好的中學,
卻不是沈越所報考的市一中,她想要逃了。沈越自然不會讓她逃走,一面難得拉
下臉求家裡老爺子把自己轉到省中,一面竟然夜裡翻進了柔柔家中,在她父母熟
睡時,在她的閨房裡得到了柔柔的處子身。

  「你逃不掉的,天涯海角我也能把你抓回來。」他如是說道。

  高中的課程很緊張,柔柔的生活卻很淫靡,有了那個充滿精液味的暑假後,
沈越的性欲如開閘洩洪般洶湧難擋。在師生眼皮底下偷情分外的刺激,柔柔經常
在天臺上和沈越做愛,然後帶著他內射的精液回去上課,並咽下假裝是維生素的
避孕藥。甚至考試時,她邊答題,邊能感覺到精液緩緩從小穴裡流到護墊上。

  那個時候她還是個一知半解的孩子,承受著少年旺盛的性欲,並不知道避孕
藥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影響,只以為這樣就保護了自己。高考完的第二天,她小產
了,可是沈越卻因為父親被人暗殺受傷考完的當晚就趕到了外地。

  這件事最終被抖露出來,柔柔的父母從未想過乖巧懂事的女兒竟然和黑道的
混混發生了關係並懷了孕,但是他們不過是普通人如何抗衡得了黑白通吃的沈家,
加上又是柔柔自願發生的關係,只能打落了牙往肚子裡咽。他們並沒有多怪罪女
兒,只是懊悔自己關心的太少,讓她被壞人騙了,柔柔看著媽媽天天通紅的眼睛,
看著爸爸氣的用頭撞牆,才明白自己有多不孝。

  沈越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忙完了父親手上的安排,確認父親身體無恙
後,又匆忙趕回來找柔柔,卻發現她突然搬家了,僅僅過了一個月就搬家了。之
後再見她,柔柔將他完全當成了陌生人,神情語氣都淡淡的,他想用強,她居然
冷靜的拿出了避孕套,讓他帶上。

  沈越被家裡的事和她無緣無故的冷漠疏離折磨得消瘦下去,他看著柔柔,有
些疲憊地說道:「柔柔,現在不要跟我賭氣好嗎?我爸受了槍傷,現在家裡事很
多,我已經很累了。我們好好過好不好?等這段日子過去了,我帶你出國玩。」

  柔柔卻說出了讓他心寒的話:「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不要再來找我好不好,
你很煩啊。」

  不管身體還是精神都疲憊到了極點的沈越終於放手了,他選擇了離開,卻依
舊留了眼線來照顧她。他不知道自己有多慶倖,若不是這個明智的決定,他永遠
都不知道這個柔弱又堅強的女子因為自己遭受了什麼苦,也不會知道他們曾經有
過一個未曾謀面的孩子。

  「醫生說我可能永遠都懷不上孩子了。」在沈越孜孜不倦的追求下,柔柔終
於哭著說了實話,他將她緊緊摟在懷裡告訴她:「沒關係的,孩子很麻煩的,要
是像我這樣的你肯定要被氣死,沒有也好,省事。」

  他卻沒有告訴柔柔,得知她小產的事時,他一個人在房間裡生來頭一次哭的
那麼傷心過,他一直很想和她生個孩子,像她一樣漂亮懂事,他要把世上最好的
東西都留給他們的孩子,可是他可能什麼都沒有了。

  如今柔柔重新懷上孩子後,沈越是最喜不自禁的了,他做了很多慈善專案幫
助孤兒和福利院,為的就是感謝上天垂憐。

  若能回到當初,他絕不會那樣任性的內射,也不會讓她獨自面對失去孩子的
痛苦。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