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攤上一個有淫妻情節的丈夫(一個少婦艱難的陳述)

    第一章

  我和我老公明從認識到結婚的時間並不長,也就一年多。他家裡情況不錯,
父母都有能耐,他在國內大學畢業以後在單位又不安份,他父母就想辦法把他送
到美國去做訪問學者。後來,他回來休假時在一次朋友聚會上認識了我,就開始
追我,我雖然對他沒什麼特別的印象,但我生性溫順,一來二去就相戀了,他一
年後再次回來我們就結婚了。

  結婚不久他又回美國了,再過了半年,我去美國陪讀的手續也辦完了。我懷
著美好的憧憬飛到了大洋彼岸,沒想到從此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

  在美國安穩下來以後,生活也就平靜了。因為他家裡經濟條件好,我也不用
到外面辛苦掙錢,就安心做了家庭主婦。記不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引導我
上成人網站,經常拉著我一起看群交聚會之類的成人錄像和文學,我當時覺得是
調劑夫妻生活的情趣,也沒什麼不好。再後來,明開始和我說很多當地群交俱樂
部的事情,他說他是從朋友那裡聽來的。我當時隱隱覺得不對,但也沒多想,畢
竟是在這種開放的文化環境裡,思想開放些也正常。就這樣過了幾個月到也沒什
麼事。

  我們有一個鄰居夫妻,台灣人。先生叫志高,三十多歲,太太叫淑雯,二十
九歲,兩人還沒有孩子。他們早幾年就拿到綠卡了,太太也是才過來兩年多,在
社區大學讀書並在一家酒吧兼職。由於都是中國人,在這樣一個陌生的文化裡很
難和白人深交,所以我們兩家自然而然就走得很親密。

  志高屬於那種很健談和幽默的男子,也很會討女人喜歡。他在一家軟件公司
工作,很多工作都可以在家裡完成,他經常不用去公司,在家裡的時間倒很多,
所以白天的很多時候我們兩家都只有我和志高在家。他經常藉故到我家裡坐坐,
聊天聊地的,經常逗得我很高興。後來有意無意地,他也會談一些性方面的事,
說說淑雯在床上怎樣表現。

  說實話,每個人對別人的隱私都有或多或少的好奇心,我也不例外,有時聽
他說,我也有些反應,但我沒有表現給他看。再後來,談性的話題就多了,憑著
女人的第六感,我覺得他對我有想法了,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及時停
止這種曖昧的發展趨勢。

  終於有一天中午,也是我們倆正好在家,我做了飯,順便給他也做了一點,
他說我做的菜真好吃,說:「喝點酒吧!」於是,我們喝了點紅酒。

  吃完飯以後,沒什麼事,就上網瞎逛。他說給我看點好看的,於是,他給我
打開的一個視頻網站,裡面全是各種性交的錄像。雖然我和明經常看這個,但在
其他男人面前看這樣的東西還是第一次,當時我臉就紅了,因為大家都很熟了,
也不好說什麼。

  突然,我全身一顫,志高從後面攬住的我的腰,臉貼了上來,給我指點著錄
像裡的畫面,說話也曖昧了。也許因為是酒精的作用,也許是畫面太刺激,我當
時覺得身子發軟,渾身在抖動,說話也不利索了,我說:「志高,請別這樣,這
樣不好。」話是那麼無力,連我都不相信自己說的話。

  他顯然是玩女人的老手,一看這個火候了,一把將我攬在他懷裡,唇馬上貼
了上來,色迷迷地說:「阿蘭,我真的很喜歡你,你的美麗和性感早就讓我神魂
顛倒了。」我想掙脫他,不知道怎麼一點力氣也沒有。

  突然,我感到全身血液在膨脹,身體發癢,明顯感到他下面的東西硬硬地頂
著我,不用看,我就判斷出來那是個巨大的傢夥。我一邊說著:「不要這樣,志
高,我害怕……」一邊反而死死地抱住他。他見到我這副模樣,心花怒放,又被
我豐滿的乳房緊貼著,早就按捺不住了,他一把將我抱起來,進了臥室,一把將
我扔到床上,然後撲了上來。

  不到半分鐘,他很熟練地就把我身上所有的東西都脫掉了,我的身體在微冷
的空氣裡起了小的雞皮疙瘩。他兩眼放光,手抓住我的乳房不停揉搓,淫聲說:
「蘭妹妹,你的奶子又白又大,是D罩杯吧?」我「嗯」了一聲,羞得把頭埋進
枕頭裡,頭腦裡一片混亂。

  志高不停地吻我的全身,我閉著眼睛,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感覺自己內心有
一種徹底放棄的感覺。下身有些癢,濕漉漉的期待著什麼。

  終於,他的手摸到了我的私處,他毫不留情地把我雙腿掰開,我感覺下面有
些涼,肌肉在抖動。突然,他的一根手指頭進入了我的身體,我感到全身一顫,
下身不由得夾緊了。志高淫笑著說:「騷蘭蘭,別著急,我這就給你止癢。」我
羞得無地自容,枕頭蒙著我的頭,他沒有看見我的窘樣子。

  他的手在裡面動了一會,我不知道下面濕成什麼樣了。志高笑著貼著我耳朵
說:「你平時和你老公操的時候也流這麼多水嗎?」我不說話,他說:「你不說
話,一會我操的時候你別求饒啊!」一會他又說:「你的毛又黑又亮,除了你老
公,還有誰操過你嗎?」我搖搖頭。

  「騷蘭蘭,你看我怎麼操你,我來了!」他說,我這時下面已經癢得很難受
了,盼著他早點進入,但又不好意思說。這時,感到一根粗粗的肉棒頂在我陰道
口了,我不由得又一顫,下身不停地流水。

  志高一邊大力搓著我的奶子,一邊把粗粗的肉棒在我陰道口來回摩擦,弄得
我快受不了了,不停地擡起屁股去迎他的肉棒。

  「騷屄,要不要我的大雞巴?」志高開始說粗話了。要是平時,我肯定很生
氣,但這時候我反而聽得很受用。我點點頭。

  「我要你說出來,請我操你的騷屄。」志高淫笑著。我哪裡說得出這樣的話
來,只是下身在不停地夾緊、扭動著,感覺身體要爆炸了。

  「騷娘們,受不了了吧?看我的大雞巴操你!」志高淫笑著,身子一挺,他
的雞巴就操了進來,我忍不住「啊!」地叫了一聲。雖然下身已經濕潤了,但還
是覺得陰道內壁被戳得有點痛,感覺自己的下身已經被那個熱熱的東西充滿了。

  他的東西還在往裡進,我被戳得身子想往後縮,但被他緊緊壓住了,動彈不
得。感到自己現在成了待宰的羔羊,我顫抖說:「求求你,志高,輕點。」志高
一把將我頭上的枕頭拿掉,我羞得閉住了眼睛,腦子裡一片混亂,任由他擺佈。

  他雙手板住我的頭,一邊把帶著酒氣的嘴向我吻過來,一邊在我的耳邊說:
「從第一眼看見你,我就知道你很騷。你是不是很想我操你?我的大雞巴肯定讓
你舒服了。呵呵!」他一邊說一邊開始抽插起來。陽光從窗戶射進來,照在一白
一黑兩個扭動的裸體上,一切就像成人錄像裡的場景一樣。

  隨著他的抽插和衝撞,我感到意識有點模糊了,背判丈夫的罪惡感也在模糊
的意識裡更模糊了,只感到下身不停地抽搐,那種異樣的感覺使我很快就到了高
潮。我情不自禁地呻吟起來,又不敢大聲叫。

  志高淫笑著:「你這小騷屄還害羞?舒服就大聲叫呀!」

  他這時突然在我高潮的時候把雞巴抽出去,我急得喊了出來:「別拔出去!
求求你!」

  「叫我老公!」

  「好老公,快把你的雞巴給我!」

  「這才是我的騷屄老婆。嘿嘿!」他又開始抽插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換了好幾個姿勢,最後他在一陣狂插中把他的雞巴拔了出
來,學錄像中的男主角那樣射在我的身上和臉上。我那時已經癱軟了,動也動不
了,任由他把他的精液在我奶上和臉上抹。

  就這樣躺了很久,我估計我老公快回來了,慌忙收拾了現場,洗了澡,把他
送走了。臨走前,志高把手伸到我下面模了一把,淫笑著說:「騷蘭蘭,哥以後
常來讓你滿足。」我說:「以後別這樣了,我老公知道了會打死我的。」

  明在下午六點多回來了,我心裡有點慌,生怕他看出什麼來了,特意做了點
好吃的。他似乎沒有懷疑什麼,照常和我閒聊、散步,然後又說了說性方面的話
題,我盡量配合他說。他也感覺到了,說:「蘭蘭,你開竅啦?」

  我打了他一下,撒嬌道:「你不是要說這些嘛!我配合你,你又說這些。」

  他呵呵一笑:「理解,我老婆果然是懂道理的好老婆。」

  當晚,我們像往常一樣脫光了衣服準備睡覺,我們平時有裸睡的習慣。他爬
到我身上,手伸到我下面往裡摳了摳,和我調情說:「老婆你發騷了?要不要我
找幾個壯男一起操操你?」

  以前做愛時,他也經常這麼和我調情,我也就沒當真。今天因為和志高偷情
了,怕他發現不對,就說自己下面不舒服,我用嘴替他口交。就這樣,他躺在床
上,我俯身給他口交了十幾分鐘,幫他射出來了。

  然後,他還是像往常一樣捏著我的乳房入睡了。我卻一點睡意也沒有,一直
在想著白天的事。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今天怎麼一下子就變得那麼淫蕩了,想來想
去想不通,慢慢地也睡著了,不知道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第二章

  自從和志高偷情了以後,不知道怎麼回事,總覺得虧欠了我老公,對他也比
以前更好了,家裡的活我也做得更勤快了。

  我一心想把這事忘掉,但總忘不掉,有時怔怔地坐在家裡望著外面出神,有
時外面走過一個男人,自己竟然會有胡思亂想,想著那個男人和志高一樣趴在我
身上和我做愛。一旦從幻想中醒悟過來,覺得罪惡感更重了。

  我想躲避志高,無奈我不工作,也沒什麼地方去,老在外面轉也很無聊。就
這樣過了幾天,我剛從外面回來,一進門就聽到敲門聲,我一打開門,一個熟悉
的身影自己就閃了進來,是志高。

  「你有什麼事嗎?志高。」

  「沒事,來看看你。」

  「哦,那坐吧!」我故意以冷淡的口氣回答他。

  看見他來了,我心跳開始加快了,心裡有點慌亂。我強忍著慌亂,不想讓他
看出來,給他倒了杯茶。志高沒有喝茶,趁我不備,一把從後面抱住了我。

  「快放開我,志高,我們不能這樣下去……我不能再對不起我老公。」我不
敢大聲喊,只是很慌亂地想掙開她。

  「吃你的奶子可比喝茶強多了。來吧,騷妹妹。」志高一副無賴的嘴臉,淫
笑著。

  「你別,再這樣我要喊人了。」我低低的聲音很無力。

  也許是我生性軟弱,也許是我內心很慌亂,碰到這種情況,我真的不知道怎
麼辦,往往就是閉著眼睛認命。我不敢喊,怕別人知道,我也掙脫不了他的手,
那時真是一種很絕望的狀態。

  他抱著我的手伸進我的內衣,把我的胸罩往上擼起來,握住我的雙峰大力地
捏弄著:「騷蘭蘭,奶子鼓了不少嘛!比我家阿雯的奶子豐滿多了。」我在他的
捏弄下,下身不由得有反應了。

  志高把我抱起來一把扔在沙發上,粗魯地把我下身的裙子往下扒,感到屁股
上發涼,裙子已經被扒了下來。志高掄起巴掌,「啪!啪!」兩聲打在我白白肥
肥的屁股上:「小騷屄,真肥,你老公真是好福氣。」

  我想翻起身,卻被他死死地按住了。他還是和昨天一樣,先用手在我陰道裡
亂捅。我頭埋在沙發裡,屁股高高撅著,當他打我的屁股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
莫名的興奮感,巴不得他再打兩下。

  正胡思亂想間,他的雞巴擠進來了,我身子顫動著等候他抽插。就在此時,
我聽到門外有汽車聲,剛開始還以為是別家的,等我聽到熟悉的腳步聲以後,嚇
得我花容失色,聲音都變調了:「不好了,我老公回來了!」我幾乎哭出來了。



  我們慌亂地分開,慌亂地找衣服,然而太晚了,我老公推門進來了。他進來
那一剎那就驚呆了,空氣彷彿凝固了。志高尷尬地光著下身,我才剛套了半個乳
罩。

  有幾分鐘誰也沒說話。最後還是志高反應快,他擠出笑容說:「阿明,不好
意思啊!你想怎麼辦都可以。」

  明坐下來還是沒說話。又過了漫長的幾分鐘,明嘆了口氣,對志高說:「你
先回去吧,咱們的帳以後算。」志高趕緊穿好衣服溜走了。

  明看著我,我低著頭只是哭。突然明衝上來,一把抓住我的頭髮,把我的臉
揚起來,狠狠地說:「你欠操是吧?屄癢了?耐不住了?」他一把將我穿了一半
的裙子再扯下來,露出我剛剛被志高打得上面有血印的屁股,狠狠地再抽了幾巴
掌在我的屁股上。然後拿手狠狠地揉搓我的陰唇、揪弄我的陰毛,最後把四個手
指從後面擠進了我濕濕的陰道。在疼痛和羞愧以及莫名的興奮中,我哭得更厲害
了。

  「你還知道哭呀?你被志高操的時候怎麼不哭?被他操爽了吧?操了你幾次
呀?」

  我「嗚嗚」地哭著,下體被明弄得又痛又癢,白白的身體在左右搖擺扭動。
明看見我這模樣,性慾一下揪起來了,他把手從我的陰道裡拿出來,從褲子裡掏
出已經硬梆梆的雞巴,「噗哧」一聲就捅進去了。

  我感到下身熱乎乎的,熟悉的雞巴在我的屄裡用熟悉的動作攪動著。本來這
個動作我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是今天的情況不同,羞愧加上緊張再加上下
身的瘙癢,在半個小時以內被兩個男人操,這種感覺真是一種全新的體驗,我開
始舒服地呻吟了起來。

  「你這個浪屄,就知道被操得舒服,哪個雞巴都行!」明粗暴地抽插著,嘴
裡說著粗話。我實在受不了了,很快就連著高潮起來,身體抽搐著往下塌,「老
公,你操死我吧,我不行了。」這時我也顧不得以前的矜持了,像個淫婦似的不
停把胯往上挺,迎著明的雞巴。

  在一陣狂插中,明把他的一股股濃精射進了我的陰道深處。

  事後,我還是交代了事情的經過。明這時倒沒那麼生氣了,他說:「他搞我
老婆,我要操他老婆回來。」

  要是以前他說要去操淑雯,我肯定會生氣,現在被他先抓住把柄了,我什麼
也不能說了,他要做什麼,我也沒臉說「不」了。我就像個做錯事的小學生,低
著頭不說話。

     ***    ***    ***    ***

  第二天是週末,明把志高叫來,說昨天的事怎麼辦?志高說:「明哥,這件
事我對不住你,我也不解釋了,你說怎麼辦都依著你。」

  明想了一下說:「我們大家都是朋友,你這麼做,我是要到警察局去告你,
大家朋友也做不成了。看在都是中國人的份上,在國外也不容易,我就不去告你
了。」

  「那謝謝明哥了,以後我保證不動你老婆。」

  「我老婆都已經讓你操了兩次了,就這樣算了也太便宜你吧?這樣吧,把你
老婆淑雯也讓我操兩次,咱們就扯平了。」

  志高似乎也料到這樣的結果了,他痛快地說:「好吧!我去和我老婆商量商
量。」

  淑雯平時也和我們有來往,和她交往的過程中,我覺得她挺隨和的。人談不
上漂亮,但身材很豐滿,屁股大,奶子也不小,是男人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平
時和她拉家常的時候,也會說到各自的丈夫。她和我的性格類似,不太愛說話,
性格慢,也不是那種好強的女人。

  以前我也接觸過幾個台灣女人,都覺得她們是以家庭和丈夫為中心,相夫教
子,性格溫順。我挺喜歡和她交往的。我週圍也有一些大陸來的女人,可能性格
上不一樣,和那些女人的交往反而少。

  我和明做愛的時候,為了增加性愛的樂趣,明也常把我當作淑雯操,我知道
他對雯是有想法的。

  我的生活因為這件事完全亂了,我也變得魂不守舍。事情在朝著一個我無法
控制的方向發展了,也許這是明要的結果。

  他一直沒有機會,他的機會現在終於來了,因為我犯錯在先,我已經沒有任
何發言權了。即使我無法接受他真的操淑雯,我也只能任由命運的安排,我可能
從此再也無法做個安靜的家庭主婦了。迷茫還是悲傷?我不知道。

     ***    ***    ***    ***

  又是一個週末,志高來電話了,他說請我們去他家坐坐。明問他操他老婆的
事怎麼樣了?他說來了再說。

  我們因為常串門子,以前走動很多,但這週淑雯一次也沒來,電話也沒打一
個。

  因為兩家很近,走路過去就是了。等我們到了志高家門口,志高一個人在門
口等我們。進了屋,志高又恢復了往日的健談,說了很多有趣的事,並給我們看
一看他新擺佈的一些玩意兒。淑雯在裡屋一直沒有出來。

  明問他:「上回的事情怎麼樣了?你不會就這樣算了吧?」

  「噓∼∼」志高輕聲說:「我老婆同意了,只是面子上抹不開。」我一聽,
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幽怨地看了志高一眼。

  「那很好,叫淑雯出來說話吧!」

  「好,我去叫她。」志高起身進屋了。

  一會,志高拉著淑雯的手出來了。淑雯不自然地笑了笑,打聲招呼:「你們
來啦?最近好嗎?」眼睛看著我,眼神怪怪的,不知道是嘲諷還是吃醋。我一臉
尷尬起來,恨不得起身就走。

  淑雯今天穿的一身家居服,露出一部份胸,乳房若隱若現,一副性感的良家
少婦打扮。明一見她就盯著她裸露的胸部,直勾勾的,我猜想明的下身已經支了
帳篷了,

  「都挺好,最近阿蘭和明哥可好了。來,大家喝茶。」志高趕緊打圓場。

  四個人坐在那裡閒坐了一會,明見沒什麼動靜,就拉著志高到一邊悄悄地問
怎麼樣了,志高說:「沒問題,你聽我的。」

  然後志高對大夥說:「今天正好是週末,我們一起做頓燒烤吧!再喝點酒,
好好的過過週末。」大家都表示同意。我就說:「我家裡還有些肉,要不都拿過
來,一起燒烤了吧?」志高說不用,他家裡準備了很多:「就怕你吃不下。」

  於是,男人們和女人們就分別忙起來了。男人們搬爐子,準備木炭生火,女
人們切肉並把肉做成串串。一會,火就生起來了,隨著志高家裡放出的輕音樂,
肉香也飄向四方。

  我們兩家在一起烤肉不是第一次了,志高的燒烤手藝特棒,往往最後都是他
一個人在操作,我們在邊上幫忙。

  我其實挺饞他做的烤肉的,因為我和明都不太會做飯。我以前在國內基本不
太會做,到這邊來做,慢慢也懂得自己做了。明在我來美國之前,吃飯根本就是
瞎對付,經常到志高家蹭飯。志高確實是個勤快的男人,手腳也麻利。

  太平洋西海岸的天氣真好,我們在灑滿暖暖陽光的院子裡酒足飯飽了。和以
前一樣,吃完飯,我們會在他家的客廳裡玩一會牌,無非就是鬥地主、雙扣、拱
豬什麼的,但今天和以前不一樣,我心裡清楚,明這次來,是要操淑雯的。

  我雖然不想看到這樣的場景,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知道這種事怎麼開
始,也許淑雯會大鬧,和志高翻臉?也許今天是我們兩家交情的結束?我不知道
他們會怎麼辦,也不知道事情會發展到一種怎麼無法收拾的場面。但是我無能為
力,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態自己發展。

  對於今天的玩牌,志高突然提議要玩脫衣撲克,我們兩對夫妻捉對玩,哪對
夫妻輸了,輸的夫妻就脫一件,直到脫光。他沒說脫光以後再輸怎麼辦。

  對這個提議,明自然是贊成,似乎他和志高已有默契。我沒說話,但淑雯表
示反對,說:「你們男人怎麼這樣欺負我們?」我能聽出來淑雯的話其實並不堅
決,因為提議是她老公提出來的。

  志高說:「沒關係啦!大家找點樂趣而已,又不會把你怎麼樣了。」

  「那不行,我和蘭蘭一撥,你和明一撥。你們男的輸了脫兩件,我們輸了脫
一件。」

  「那不公平啦!」志高和明齊聲說。

  脫衣撲克在淑雯的不滿聲中開始了,我和淑雯一撥,男人們一撥。還好我那
天穿得比較多,身上的零碎也多。淑雯就慘了,因為在她家裡,她除了家常服以
外並沒有穿太多。不到半小時,淑雯就輸得把下身脫光了,上身只剩內衣。她先
脫下面,是因為光著上身打牌覺得很難堪。我還好,內褲和褲襪還在。

  再過了十分鐘,淑雯把身上最後一件東西——乳罩也輸了,她想不脫,男人
們自然不幹。淑雯嗔道:「你個死志高,你喜歡你老婆被人看呀?那我就脫給你
們看!」

  明呵呵笑:「願賭服輸,來吧!你們要再輸了怎麼辦?」

  「不玩了,不玩了。」淑雯一起身,下身就暴露在我們面前。明的眼睛都直
了,直勾勾地望著淑雯黑黑一叢陰毛下深紅色的陰戶。

  「老婆別走,來來來,到我這裡來。」志高趕緊搶過來,一把抱住淑雯,一
隻手同時往下去摸淑雯的屄。「哎呀!你要死呀?不害臊。」淑雯嗔怪著,身子
在志高懷裡微微掙扎。

  這時大家誰也沒心思打牌了,志高給明使個眼色,明會意地把我也抱住。我
感覺事情真要發生了,如果我們兩對夫妻在一起操起來了,最後明肯定會把淑雯
操了,我也可能再次被志高操。

  難道明以前一直和我說的那種換妻的場景真的就這樣要實現了?我腦子裡一
次又一次像放電影一樣閃過以前看的換妻場面的錄像和小說裡描繪的情景,下身
不由得又濕癢起來。

  志高這時已經抱著淑雯在沙發上坐下,淑雯白白的屁股對著我們,頭埋在志
高的懷裡。作為一個女人的直覺,我覺得淑雯心裡已經認可了今天的這樣的結局
了,只是在我和明面前不能表現太淫蕩。

  志高的一隻手還在淑雯的屄裡摳著,我倒是感覺明的雞巴已經極度膨脹了,
他心不在焉地抱著我,眼睛緊緊盯著淑雯那扭動著的雪白大屁股。

  又過了幾分鐘,淑雯在志高的摳弄下舒服地哼哼上了。這時志高朝明使了個
眼色,明把我放開,把褲子脫了,露出硬硬的16厘米左右的烏黑雞巴,悄悄地
走了上去。志高沖他點了點頭,明從後面一把端起淑雯的屁股,對準淑雯已經洪
水泛濫的桃源洞,「噗哧」一聲就操了進去。淑雯「啊」了一聲想回頭,卻被明
死死地按住了屁股,身子緊緊地貼住了淑雯的後背,就這樣從後面抽插起來。

  我不知道淑雯現在是怎麼想的,我知道淑雯沒有太反抗,看來今天的事情不
會鬧得不愉快收場,心裡反而輕鬆了起來,剛才的焦慮感一下就釋放了。我不知
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看著自己的老公操別的女人,反而沒有嫉妒感,也許是對
自己和志高偷情給老公的補償。但願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就當什麼事也沒發生
一樣。我在那裡靜靜地看著,心裡感覺怪怪的。

  明抽插了一會,志高一看沒事了,又給明使個眼色,明會意地一把將淑雯抱
離了志高,把淑雯翻了個身,一邊對著淑雯的嘴吻了下去,一邊解淑雯的胸罩。
淑雯的奶子我是知道的,她穿35E的奶罩,又白又軟又大,稍微有點下垂,男
人捏起來手感特別好。

  我知道明對淑雯的奶子是早就想了,他最喜歡奶大膚白、脾氣溫順的女人,
淑雯就是這樣的女人。志高以前說我奶子比淑雯大,那是在恭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