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愚僧錄(01~18) (4/6)

 13

  英鴻顫抖了良久方才漸漸恢復過來。她依依不捨地起身,巨大的陰莖啵地一
聲從她的花徑內拔出,沾滿了二人的體液,亮晶晶的煞是好看。英鴻用手在陰唇
上一抹,抹出一小片密集的蛛網將蜜穴口封住防止初精和陽氣洩漏,她要慢慢地
消化這罕有的仙家至寶。

  「四妹…今天你…辛苦了。就由你…第二個吸取金烏初精吧~」英鴻躺到一
邊的蛛網上,也不穿衣,赤裸著玉體伸了個懶腰對靈碧道:「這孩子乃是仙體,
本錢雄厚的很。你儘管暢飲,不用怕把他榨幹了。」。靈碧呵呵笑了笑,點點頭
抱起了金烏—並不是她不高興不興奮,而是她天性如此,呵呵笑出聲音一般而言
就是她最開心時的表現了。其他五女也早就躍躍欲試了,只是大姐都發了話,她
們也不好意思跟平常最不愛爭的靈碧爭搶,便都紛紛往自己那片蛛網走去。

  英鴻又道:「你的道行不如私,碰上這金烏倒是要費一番功夫。不過應該沒
什麼問題的。」,靈碧點頭答應著便回自己的蛛網去了。

  「眉兒,那十個童男沒被你們吃完吧?」英鴻向二蛛女問道。眉兒轉身道:
「沒呢~還有八個。」,「好,你去給私挑一個。私有點渴了呢。」英鴻道。

  「好嘞~」,眉兒回身,挑了個胖胖的童男,用蛛絲捆著恭恭敬敬地呈給英
鴻。英鴻接過童男,雙手卡住他的胸側,雙眼猛地變成了血紅色的豎瞳,張開櫻
唇露出兩顆又尖又長的犬齒,頭一偏哢嚓一聲死死咬住了男童的脖子。

  「咕嘟、咕嘟…」英鴻喉部和胸口一動一動,吞咽液體的聲音傳來。可憐的
男童痛苦地掙紮起來。可是隨著全身的鮮血不斷地被英鴻吸入腹中,他很快就停
止了掙紮。英鴻喉部和胸口繼續不斷地蠕動起伏,開懷暢飲童子鮮血。不過她吸
血的技巧極高,竟沒有多少血液從齒縫中流出。那童男皮膚越來越蒼白,最後連
一絲血色都沒有了。英鴻的小腹也變得渾圓,微微鼓了起來。

  「哈~~」英鴻飲完童男血,鬆開嘴眯著眼心滿意足地呼了口氣,將童男的
屍身放到一邊。兩道血痕從她的兩邊嘴角滑下,一路流過下巴、玉頸、胸口、雙
乳直到圓滾滾的肚皮上,顯得血腥而又香豔。她舔了舔嘴唇坐起身來,自言自語
道:「味道還不錯,值得稱讚~。」。只見瀕死的男童還時不時地抽搐著,英鴻
微微一笑道:「看在你幫私解了渴的份兒上,私這就讓你解脫好了~」。她身後
的一條鐮刀狀長爪伸出,猛地一彈,鋒利的爪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之勢刺穿了男
童大腦與脊椎的連接處。男童連抖都沒抖一下,瞬間便死透了。

  「乾淨俐落毫無痛感的死亡,這便是私賜予你的仁慈…」英鴻說著站起身來,
抱起剛死的新鮮屍身,尖牙在肩膀上咬了一口,注入消化液。隨後肚臍中噴出一
片蛛絲,將屍體包成了一個繭。剛死不久的新鮮屍體將會被消化液慢慢溶解,最
後變成絲繭內滿貯的香甜液體。

  另一邊傳來了咕嘰咕嘰的聲音,英鴻轉頭一看是月姬,她正騎在一個男孩的
下體上,雪白的臀部死死抵住男孩下身,彈性十足的臀肉抖出一片臀浪,小腹肌
肉劇烈地波動。月姬上身與男孩緊緊相擁,嘴對嘴緊緊膠合在一起似乎在忘情濕
吻著,咕嘰聲就是從下身和口中同時傳出來的。不過英鴻知道她倆並不是在接吻,
而是月姬給男孩體內注入了消化液將他的身體組織慢慢溶解成了汁液,她正在同
時從男孩的陰莖和口腔裡吸取暢飲著鮮美的男童肉汁。

  「靈碧,怎麼樣了?」英鴻輕輕眯起一雙秀目,昂著臉沖著洞頂說道。

  「嗯…」靈碧輕哼著,也不知道她想說什麼。金烏從一開始就對這個之前用
妖法封印住了自己火焰力量的女子十分畏懼。而且他是百分之百的純火屬性仙體,
一碰上冰屬性的雪蛛靈碧,兩種相克力量的碰撞在一起完完全全就是天敵相見,
戒備、畏懼、仇恨、戰意等等諸多本能從他身體最深處湧起。

  靈碧溫柔地把金烏摟在懷中,金烏不知從哪來的力氣,小小的手臂和腿腳又
開始拼命反抗起來。靈碧秀眉微顰,再一次伸出二指點在金烏的胸口,小腹處的
妖紋亮起粉色光芒,一道雪花狀的妖力波動出現在她的指尖。但這一次她的冰系
妖法並沒有完全壓制住金烏,一股滾熱的火屬性靈力從他心臟應激而生,傳向四
肢百骸,竟頂住了靈碧的寒氣。

  「哦…」金烏的身體越來越燙,靈碧不耐地呻吟一聲。「怎麼封不住了?那
就再加把勁~」她有些呆萌地想著,自然而然的提高了冰系妖法的法力。可沒想
到金烏的火屬性靈力也跟著增強,一時間冰與火拼了個勢均力敵。

  靈碧不斷提升法力,全身的妖紋都放出光芒。忽然只聽她一聲嬌吟,抱著金
烏跪在了蛛網上,後臀飛快地膨脹起來,長出了蜘蛛身體,變成了半妖態!

  靈碧的半妖態十分美麗:整個蜘蛛身體都呈一種半透明狀,隱隱閃爍著粉紅
色的光輝,透過蛛腹若隱若現的可以看到內裡器官的影子,仿佛一座巨大的冰雕。
她的上半身也有了變化,一身欺霜賽雪的肌膚上籠罩起一層極薄的寒霜,一縷縷
寒氣從她的全身散發而出。

  「忍不住變成半妖態了……好羞人呢……」靈碧的兩腮飛起一片紅雲,不過
她並沒有放鬆對金烏的進攻。二人僵持著,英鴻見了不禁一笑,沖眉兒道:「你
這個二姐去幫幫四妹吧~」

  「好嘞!」眉兒巴不得這一聲,放下正被自己榨取的男童,起身向靈碧走去。
英鴻不忘補上一句:「你可別趁機偷吃啊~」

  「哪能呢!咱好歹也是當姐姐的嘛!」眉兒笑道,說著來到靈碧身邊搖身一
變也化為半妖態,對著靈碧耳邊道:「你道行跟他差不多,又是相克的屬性,硬
來是不行的。你把他摟在奶子中間,看姐姐給你表演~」

  靈碧聞言便停止了施法,將金烏抱在胸前。那一對渾圓高挺的乳房之間峽谷
深邃,快把金烏給「吃」了進去。眉兒淫笑著,也面對面貼到靈碧身上,一雙玉
手伸出摟住了靈碧。靈碧也輕輕抱住眉兒,二女的玉乳和腹部緊緊貼在了一起,
將金烏夾在中間。眉兒伸過頭去吻住了靈碧的嘴唇,蜘蛛精們平時都經常玩這種
磨鏡的把戲,靈碧自然也毫不生疏,忘情地回吻起眉兒來。二女豐滿無暇的上半
身不停地廝磨著,好像黏在了一起。從遠處看去,兩個巨大的蜘蛛身體頂在一起,
上面各有一具蜂腰巨乳的赤裸女性身體正緊緊相擁糾纏不休,在青白色的燈光照
耀下又淫靡又有著說不出的詭異和恐怖。



  上邊二女接著吻,下邊的金烏什麼也看不見,只感覺仿佛陷入了一個柔軟無
比的口袋中,這個「口袋」緊緊地包著他溫柔地蠕動,幾乎沒有縫隙,而且觸感
極妙、彈性十足。一絲絲淡淡的女子體香從中滲出直往他的鼻子裡鑽。

  「唔……二姐……嗯……唔……」、「妹妹……哼……唔……磨得姐姐好舒
服……」二女四隻玉手緊緊相扣,嬌軀抵死纏綿在一起,嘴對嘴吻得吱唔有聲,
一縷縷涎液從她倆的嘴角滑出,滴滴都落在二女的身體之間。金烏感到「口袋」
內越來越濕潤,身體慢慢向下滑動。還沒完全滑落時,一根蛛絲從上面伸了進來
綁住了他的胸部,隨後便繃緊了將他向上拉去。提升到頭部快要探出二女的胸口
時又放鬆,他向下滑去,滑到一半蛛絲又重新繃緊將他提起。如此反反復複上上
下下,金烏整個身體都好似變成了一條超大號肉棒,在二女玉體前身組成的花徑
中反復抽插著。

  「嘻嘻嘻嘻~舒服麼?」一個極妖極媚的聲音在金烏的腦海中響起。不用說,
這便是眉兒的聲音。其實,眉兒的道行比金烏略高,就算直接榨取也可以破了金
烏的精關然後吸食陽精。不過一來眉兒打算一舉摧毀金烏的意志和肉體防線,方
便妹妹們吸食;二來她也想多玩玩這具難得的仙體,便沒有硬來,而是耐心的誘
惑著金烏。

  「啊~~舒坦透了~你可真是個好孩子呢~呵呵呵呵~」妖媚的聲音繼續說
道:「來~~來呀~~嘻嘻嘻嘻~~」,金烏原本什麼也看不清的眼前出現了圖
像,只見隱隱約約一個黑色的人影正向他走來,越走越近不一會兒就到了眼前。
那人影身材高大、體格雄健,雙手持著一張弓搭著一支箭。

  「!!!」金烏大驚失色,這個人影分明就是當年射落九個太陽的後羿!只
見他舉起大弓對準了自己似乎就要放箭。金烏嚇得轉身就跑,後羿也邁開大步緊
追不舍。

  不知逃了多久,金烏怎麼也甩不掉後羿,他幾乎絕望了。這時,前方出現了
一座山,山壁上有一個細長的山洞。金烏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拼命向山洞跑去。

  這山洞看起來極其狹窄,也就勉勉強強能讓金烏擠入。他來不及多想,一頭
便鑽了進去,洞口跟著便合上了。金烏安心了一點,繼續往裡鑽,不一會兒,眼
前豁然開朗,來到一個石室內。這時,洞外傳來咚咚咚的砸牆聲,還有聲音喊道:
「給我出來!今天吾就要為民除害!」,可把金烏嚇壞了。他一頭趴伏在石壁上,
心裡想著:「別進來!別進來!我不出去!我不出去!」

  說來也怪,本來堅硬的石壁變得越來越軟,形成了一個空洞把金烏一點點的
陷了進去。隨著陷入,外面的聲音也漸漸低了下去,一股幽閉帶來的安全感從金
烏心裡升起。他長出一口氣,原本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癱在了地上。

  「噯呀……呵呵呵……哼哼哼……哎……」一陣似笑似歎的女子聲音響起,
金烏迷茫地抬起頭來尋找聲音的來源。只見一個女子不知是怎麼做到的,好似一
縷青煙從石壁上「透」了出來。這女子秀麗的面龐上浮現似水的柔情、身材完美
一絲不掛只搭著一條又窄又長的絲絛半掩著私處。她飄到金烏面前,輕輕地將他
摟住,道:「別怕……別怕……到了我這裡,後羿傷害不了你的……」

  金烏不知道這女子是誰,但「後羿」二字卻聽得清清楚楚。他感激的看向女
子,女子溫柔地笑著,雙手撫摸他的身體。

  「都過去了……都交給我吧……這裡很安全」女子喃喃低語道[ M系資源聚
合] ,一雙玉手漸漸下移。

  「後羿就在外面等著你……我不想讓你死,所以答應我,不要出去,好麼?」
女子如水的雙眸凝視著金烏的眼睛。金烏懵懂的點點頭。女子開心地笑了,道:
「我……好寂寞啊……請你陪陪我……」,金烏又點點頭。女子嬌喘一聲,一下
把金烏撲倒在地,輕吻著金烏的臉,又低語道:「我好開心……你是我的……小
心肝兒……請你……永遠……陪著我……」

  女子雙手越來越向下撫去,終於來到了金烏的兩腿間,一邊低語著一邊輕柔
的攥住了那異于常人的粗長陽物。金烏如同溶化在了女子的柔情之中,再沒有半
點防備的意識,也伸出小手摟住了女子的胸部。

  二人就在這柔情蜜意的氣氛下纏綿在了一起,不一會兒隻聽一聲酥骨的嬌啼,
風雨襲來了。金烏深深地進入了女子的身體,女子引導著他,開始了人世間最快
樂的事。

  「哦……」現實中,靈碧感到一根又熱又硬的鐵棍一下子釘在了她柔軟的小
腹上,她不禁呻吟一聲,看向眉兒。眉兒得意地一笑,明知故問道:「怎麼了?」

  「好硬……好熱……」靈碧道。

  「呵呵,剛才他腦中的幻境你都看清楚了吧?」眉兒問。靈碧點點頭,眉兒
離開了靈碧的身體,將金烏抱在身前看去,只見金烏那巨大的肉棒勃起到極限,
一動不動的堅挺著,雙眼籠罩上了一抹紅色。她饞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強忍著
越發高漲的淫欲道:「差不多,可以用餐了四妹~」

  靈碧浮現出喜悅的表情,她接過金烏,變回人型態便吻住了他。金烏似乎還
沈浸在幻境中,眼前的靈碧就是那個洞中的溫柔女子。他激動地回應著靈碧,雙
手在靈碧又香又柔的玉體上不住的撫摸。靈碧把金烏仰躺著放在蛛網上,自己跪
在他的上方,翹起屁股,手握著那根玉杵頂在自己的花徑玉門口,緩緩下坐。雞
蛋大的玉杵頭頂開了泛著淡淡紅色的肉唇,順著早已淫液氾濫的甬道慢慢向裡推
入進去。

  「啊~~~」二人同時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開始了忘情的交媾……

  「嗯……哼……哈……」靈碧趴在蛛網上婉轉嬌啼著,美臀高高翹起,金烏
站在她身後抱住她的屁股拼命撞擊。英鴻心道:「仙體就是不一樣。四妹平常高
潮的時候也就是呻吟而已。這回竟然浪叫起來了,看來她是爽到骨子裡去了~」
「啊~~~~」隨著靈碧的一聲長吟,大股大股的金烏陽精湧入她的子宮內。過
了一會,她用手捂著陰戶起身。英鴻沖月姬點點頭,月姬忙過去接替靈碧。月姬
之後是夢夢,再是真兒。最後是炎若和眉兒,英鴻見她兩個最後才得以享用金烏
的陽精,便讓她倆交替榨取了兩次。

  眾女吸食夠了金烏陽精,都心滿意足地躺在蛛網上撫摸著隆起的小腹,口中
咿咿呀呀地美得不行。英鴻見金烏已快燈枯油盡了,那十個童男要麼只剩下一堆
血淋淋的白骨,要麼被包在繭裡慢慢溶化。她抱起幾乎昏迷的金烏,素手在那好
像從水裡撈出來一般的堅挺陽物上又擼了擼,隨後一口將陰莖含入口中。長舌輕
卷,全身妖紋亮起,子宮裡產生吸力,將金烏的最後一點殘餘陽精都吸入了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