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義奇緣 1-12

 第一章有緣人

              人生在世義當頭

              功名利祿俱可丟

              行善積德利子嗣

              自有美談千古留

  話說人生在世。也不過短短幾十個春秋。逐日�奔波勞碌。隻爲了腹中食。

  身上衣。按理說。有吃有穿就該知足常樂。卻又都有了還想有。多了更想多。
勾心鬥角。勞神費力。沒有個休止。遠的不說。隻是大家都知道的周永康。陳水
扁諸人。貪得無厭。搜刮億萬民脂民膏。終落得個身陷囹圄。萬事皆空。退一步
說。

  既便是僥幸逃得此劫。要了那麽多的錢財何用之有?生不帶來。死不帶走。
隻要兩眼一閉。一切都成雲煙。這些都是閑話。我就不多磨叨了。

  我出生在河南省的一個偏僻農村。6歲的時候。父親被判了刑。爲了生存。

  疾病纏身的媽媽把17歲的姐姐嫁了出去。領著我到北京尋找生計。誰料想。
北京火車站�人山人海。我和媽媽就走散了。我也就隻能四處流浪。

  大凡世間的事都是冥冥注定的。我流浪幾天以後。就被收容了。在收容所關
了一個多月。得了滿身的疥瘡。虱子更是滿頭亂爬。這一天。我們這些沒有案底
的。都要遣送回去。本以爲這下終于可以回家。哪知道蹬上火車。一路走去一天
一夜。下了車才知道。天南地北的一車人。都被送到了冰雪的世界�。大一些的
人還好說。象我一個衣不蔽體的6歲孩童。如何能活得下去?人不該死總有救。

  也是前世有緣。就在衆人圍著我問東問西的時候。他——我的義父來了。他
是出差這�。辦完事要回家的。看到車站門口我被衆人詢問。他也仔細的打聽起
來。

  然後決定收我做義子。把我帶到D市。已經到了鬼門關的一條小命。生生的
又揀了回來。這也應該算不幸中的萬幸了。

  義父家�還有一個女孩。比我大。我叫姐姐。安頓好以後。第二天義父領我
去看了病。又把頭發剃光。費了一番周折。總算和疥瘡。虱子拜拜了。

  因爲義父家有孩子。是不允許領養的。義父隻好按我說的地址。把我送到姐
姐家。從此。義父和我們就失去了聯系。性吧首發

  17歲的時候。因爲條件的限制。我辍學了。一個人來到省會闖。因爲我做
事勤快細緻。熬到28歲的時候。就有了自己的公司。專門做服裝進出口的。

  賺了錢。就想起來我的義父。多次托朋友打聽。一直也沒有消息。俗話說。

  無巧不成書。去年。公司聘一個保安叫李昆……是D市的人。在他回家的時
候。

  我找到他:「李昆。你這次回家。不限假期。拜托你幫我找個人。無論時間
長短。

  都算你公出。所需費用。全部報銷。有困難麽?「

  我把我所能記住的義父的資料。寫到紙上交給他。李昆面露難色:「盡力而
爲吧。」

  十幾天以後。李昆打來電話。竟然找到了義父。這時的義父已經下崗。在一
個大衆浴池做搓澡工。義母前些年去世了。女兒也出了嫁。隻剩義父自己孤身一
人。在浴池吃住。我當即告訴李昆把義父帶來。我想義父年紀大了。享一下清福
吧。

  現在。爸爸{ 我們現在稱義父爲爸爸} 來家�將近一年了。每天幫我們做做
飯。洗洗衣服。

  我們一家3口每天有說有笑。日子過的倒也是有滋有味。我現在的妻子洪紅
是第三任。比我小8歲。第一任妻子是姐姐在家�張羅的。沒讀過書。我在外面
打拼。她也不願意跟我出來。最後分手了。第二任妻子是我打工的時候結婚的。

  因爲那時候比較艱苦。在一起生活一年左右。也離開了我。現在的妻子是4
年前認識的。當時她21。身高163。看起來嬌小玲珑。我是她的唯一男人。
幾年來我們一直沒要孩子。一來洪紅在公司幫我打理勞資業務。二來妻子年紀還
小。

  也不忙著要孩子。一直以來。我們都深深愛著對方。還想多過幾年二人世界。
洪紅和我在一起生活的時間最長。爲了掩飾個頭略小。她喜歡穿高跟鞋。隻是在
家�的時候。她才會穿平底的鞋子。

  閑暇的時候。我經常到SEX8�轉一轉。浏覽一些小說消遣時光。說來也
奇怪。我對一些綠妻的小說特別感興趣。盡管對�面的描寫不是太相信。每次浏
覽也都要看一看有沒有新的小說。

  吃過了晚飯。爸爸和妻子坐沙發上邊看新聞邊聊天。我則打開電腦。又進S
EX8�浏覽。不知幾點。妻子喊我休息。爸爸回寢室睡覺。我和妻子也回到自
己的寢室。

  象以往一樣。洪紅躺下後。背對著我。我關了燈。從後面把她摟在懷�。一
隻手撫摸著乳頭。另一隻手把不是太硬的陰莖靠近洪紅的大腿根部。讓她的兩腿
夾著這樣過了一會。我在她脖子上親了一下。:「洪紅。如果現在你身後的不是
我。你會怎麽樣?」

  似乎洪紅沒聽清我的話。或者根本就沒把我的話當回事。居然沒搭理我。

  我隻好又重複了一句。洪紅漫不經心的說:「不是你。還會是誰?」

  我把身子往前又靠一靠。用閑著的手抓住妻子的一隻小手:「你想讓誰這樣
抱著呢?」

  洪紅壞壞的一笑:「當然有很多啊。房子名。文章。李代默……」

  妻子叽�咕噜說出一大串明星的名字。

  我忍不住笑:「你怎麽和他們拚上了。他們可都鼓搗藥了啊。」

  「你問的是我想讓誰抱著。又沒問我誰鼓搗藥。他們鼓不鼓搗藥和我有什麽
關系?」

  說完這一句。妻子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看得出來。妻子是把我的話。隻當作開玩笑而已。

  我清了一下嗓子。一本正經的問:「老婆。問你個問題。」

  洪紅沒吱聲。身子也沒動。顯然。妻子對我要提的問題是不大在意的。

  「你說。送給親人東西。是送最寶貴的。還是送最爛的?」



  洪紅隨口答道:「當然是送最寶貴的。最爛的誰還要你送?」

  「洪紅。」我凝重起來:「我的身世你是知道的。」

  「知道。當然知道。我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那麽你說。爸爸是不是我們的親人?」

  妻子似乎感覺到了什麽。翻身轉過臉。臉上沒有了睡意。也沒了熟悉的笑容:
「續東。有什麽話。你直接說吧」

  「我想送給爸爸一件厚禮。什麽是我最寶貴的呢?」

  洪紅皺皺眉。邊沈思邊慢吞吞的說:「續東。是不是我對爸爸有什麽地方不
檢點。讓你産生了誤會?」借著窗外的月光。可以朦胧的看到妻子的表情看著妻
子一臉的嚴肅。我又拿出慣用的手段。嬉皮笑臉的把洪紅按到。又象剛才一樣的
摟在懷�。

  我咬了一下洪紅的耳朵。趴在她臉上說:「不。不是你不檢點。反倒是你太
檢點了。我想。把我最寶貴的洪紅送給爸爸。」

  洪紅又把身子翻過來。摸摸我的頭。看我不像是開玩笑:「你覺得這可能麽?」

  說心�話。對于我的提議是不是有可能。我心�也沒底。但是既然說了。索
性就全說出來:「我不知道最後的結果。但是。很長時間這個想法一隻在我心�。

  一則是爸爸對我恩重如山。他的恩情今生難報。再則我是你的唯一男人。也
想讓你多得到一份愛。你看現在的女孩子。哪個還沒有個情人?「

  洪紅沒有什麽表情:「我得到了別的男人的愛。會不會失去你的愛?我得到
別人的愛。會不會不再愛你?爸爸會不會接受你的厚禮?所有這一切的一切。你
想過麽?」

  洪紅說著說著有點激動。眼淚在眼圈�轉了幾轉。順著鼻子流了出來。

  看到洪紅這麽激動。我真的後悔說出了那一番話。可說出的話是沒辦法收回
來的。略一思索:「洪紅。你知不知道你在我心�的分量?」洪紅點了點頭。

  「我相信我不會因爲有別的男人愛你就嫌棄你。況且這個男人是我推薦的恩
人。

  我更相信我的寶貝老婆。不會因爲有了別人的愛就不再愛我。至于爸爸是否
會接受。那得需要我們一起做工作。我還不相信有不吃貓的魚!「

  洪紅撲哧樂出聲來:「我的續東大哥。那叫不吃魚的貓好不好?」

  我刮了一下洪紅的鼻子。:「你看你把老公嚇的。話都不會說了。」「其實。

  女人找個情人有什麽不好?情人越多。說明荷爾蒙分泌的越旺盛。分泌旺盛
的女人才是好女人呢。「

  看到妻子給了笑臉。我又搬出了我的歪理。洪紅用手扭住我的耳朵。:「你
給我聽清楚。我就是想找情人。也該找個年貌相當的帥哥。怎麽會找個老頭子?

  我不和你鬧翻。一是我愛你愛的太深太深。二是對你這種知恩圖報的做法贊
同。

  你的明白?「

  我大喜過望:「寶貝。這麽說你答應我了?」性吧首發

  妻子的臉又凝重起來:「續東。我的心很亂。給我一點時間。我要仔細的考
慮清楚。可以麽?」

  我親了一下妻子的眼睛:「洪紅。你是我心�分量最重的人。如果你心不甘
情不願。委委屈屈。我也不幹。不要著急。你慢慢想。什麽時候有結果。你再告
訴我。」

  「好。在我沒告訴你結果之前。你不許再提這件事情。並且。每天都要幫我
捏腳捶背。什麽時候告訴你決定。你什麽時候就可以解放了。」

  「可以。幫老婆效勞是我的榮幸。」

  洪紅笑著瞪我一眼。:「好了。天不早了。睡覺吧。從今天起就看你的表現
了。」

  說完這句話。洪紅就自顧自的躺下去。依然是側臥著。依然是背對著我。

  我愣了一下神。突然似乎明白了什麽。也急忙跟著躺下去。依然是一隻手摟
著洪紅的脖子。並用這隻手揉搓洪紅的乳房。另一隻手把陰莖送到她的兩腿中間
以後。自自然然的就摸到洪紅的屁股上。

  洪紅當然知道我要開始表現了。把撅著的屁股又用力的往我懷�頂一頂。回
過手。扳著我的屁股往她身上靠。

  我在她的臉上刮�一下。是「丟丟」的動作。然後在她耳邊說:「你看。如
果現在抱著你的是爸爸。你會是什麽感覺呢?」

  洪紅有些喘息了。斷續著說:「剛告訴過你的。在我沒有考慮清楚之前。不
許提這件事情的。」

  我當然沒有那麽健忘。我之所以現在說起這件事。是因爲在妻子動情的時候
不會翻臉。另外。我還要看一看妻子的反應。因爲。人的生理特征是不會撒謊的。

  夾在妻子兩腿中間的陰莖告訴我。妻子的反應是積極的。至少聽了我提起爸
爸。下邊沒有象他嘴�那樣反對。那�已經相當的濕潤。這和過去是有區別的。

  過去當然也濕潤。但絕不會這麽多。也不會這麽快。

  洪紅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她手的暗示。我知道她已經很需要了。結婚四五年
了。有些事是不需要語言來表達的。

  撫摸在洪紅屁股上的手稍稍一用力。她便被扳了過來。側臥變成了仰臥。

  一切都是熟悉的。她的嬌喘和呻吟。她的屁股的扭動。所有這些都再熟悉不
過。唯一不熟悉的。是洪紅的體內。從一開始進入就有了痙攣。這在以前是沒有
的。隻有在高潮的瞬間才會出現。可今天不一樣。我知道這是什麽原因。但我還
是不把這個奧秘說破。

  不知道過了多久。洪紅的喘息越來越沈重。突然從鼻孔�發出一連串的哼哼
聲。接著是一句:「我……肏……我……肏……我肏你媽……啊……」。妻子平
時從來不說粗話的。隻有我知道她什麽時候說粗話。

  跟著她這一聲大叫。我也噴出了我的東西。

  洪紅和我樓抱著。愛憐的拍著我的後背。我則附到她的耳邊。悄聲問:「舒
服了麽?」性吧首發

  洪紅嘻嘻笑了:「舒服了!還行。今天表現的不錯。」

  月亮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沒有了。屋子�漆黑一片。我們就這樣擁抱著。誰
都不願意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