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聖經1

第一章心性大變

    白子飛愣愣的看著前方,心如刀絞。幾天前還信誓旦旦要天長地久的青梅竹

    馬趙雨霏就這麼小鳥依人的偎依在那個男人的懷裡從家裡走出來,臉上還帶著高

    潮後的餘韻,時不時還向她獻上自己甜蜜的香吻,一幕幕看得白子飛感到腦子一

    陣陣的眩暈,心中湧起一陣軟弱無力和被騙後的怒火。

    世事總是這麼無常,如果白子飛沒有看到這一幕,或者他會很高興的告訴這

    個女子他的秘密,與她一同分享這個寶物帶來的力量,他甚至或許還會成為好像

    超人或者蜘蛛俠一樣的存在,用自己的力量做一個正義超人。

    但事實就是如此。

    白子飛緊緊握住拳頭,作為一個孤兒,他知道凡事要忍。他現在並沒有力量

    向那個男的爭什麼。公平?笑話,有誰會認為一個富家少爺和一個孤兒——頂多

    是學習好一點的孤兒——之間有什麼公平?搶你的女人?呵呵,那是少爺看得起

    你。

    白子飛扭過頭,靜靜的離開,在不遠的街對面,那美麗的讓人感到炫目的女

    子還在向她身邊的男人嬌嗔撒嬌,充滿青春活力的嬌軀不斷扭動著,勾起那男子

    一陣陣的慾火。

    白子飛有一個習慣,就是喜歡逛舊書市場,有時他也會買上一兩本舊書。反

    正這些書都很便宜,而他父母去世時,給他留下來四套房子,他自己住一間最大

    的,剩下的三套租出去,一個月倒也有五六千的收入,倒也衣食無憂,再加上銀

    行裡的存款,他完全可以過上很不錯的生活,也許這也是趙語菲一直沒有將她又

    找了一個男人的事告訴他的原因吧。

    幾天前,白子飛在舊書市場逛的時候,看到了一本黑皮書,上面纏著幾條鐵

    鏈,或許是因為那奇特的賣相,他鬼使神差的將它買了下來。回到家中打開一看

    卻全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他有些惱怒的對書吐了一口吐沫,將書扔在一邊。

    當天晚上,等白子飛睡著後,那書卻發出一陣陣奇異的光芒,接著,白子飛

    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好像有誰在教他一些什麼東西。等他醒來後,卻發現已

    經過了三天,下意識的翻開那本書,他驚異的發現居然可以看得懂了。

    這本書叫做催眠聖經,作者已不可考,而要開啟這本書的就是血液,或者人

    體的其他任何液體。看到這裡,白子飛不由想到那口吐沫,心中暗叫僥倖。繼續

    看下去,白子飛有一種越看越心驚的感覺。催眠聖經裡記錄著很多催眠,控制的

    法門,可以完全的控制一個人,讓他成為自己的奴隸也好,做牛做馬也好,甚至

    讓他自殺都可以輕易做到。而每控制一個人,都能獲得這個人一成的精神力,當

    精神力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才能修煉更加深奧的法門。

    白子飛跑回家裡,打開催眠聖經,冷笑著,深吸一口氣,開始照著催眠聖經

    上的法門開始修煉起來。

    催眠聖經上的催眠術共分七層,第一層叫做魅惑術,魅惑術並不能直接控制

    別人,只能在一定程度上進行影響,但也是最好修煉的,白子飛照著催眠聖經修

    煉魅惑術,只用了三天就基本上掌握了魅惑術。只是由於魅惑術無法控制別人的

    心靈,自然也就無法獲得對方的精神力。

    白子飛知道自己現在還差得很遠,但獲得一種新的能力的快感還是讓他有些

    躍躍欲試。於是,他便離開他的住所,到外面試一下自己的能力到底怎樣。

    現在正值暑假,白子飛一出來,只覺得暑氣撲面而來,若是以前他一定不會

    在這麼熱的天氣裡跑出去,但這次不同,他的眼睛不斷的在馬路上的女孩兒身上

    逡巡,由於炎熱的天氣,街上的女子都穿的十分清涼,也正好方便讓白子飛選擇

    目標。

    白子飛深知現在他的能力還十分低下,不能引人注意,所謂的魅惑術最好用

    的地方莫過於「搭訕」,那麼最好的地方應該就是酒吧和步行街了。

    白子飛出來的時候天色還早,酒吧還沒有營業,他便把目標瞄在了步行街上。

    去銀行取了些錢,通過趙雨霏的事,白子飛算是認清了,現在的這些女人,

    十成裡面有八成都是只認權和錢,他現在掌握的畢竟只是比較低級的魅惑術,如

    果沒錢沒權,想要把那些女人弄上床可能性未免太低,通過催眠聖經上的介紹,

    他知道魅惑術只能作為一個引子,可以讓對方在感覺上有些改變,但不足已控制

    對方,更不由說改變了。

    白子飛來到步行街,一雙眼睛不住的往馬路兩邊的女孩身上掃射,尋找自己

    的獵物。

    「嘿,白子飛?」白子飛正在尋找獵物時,卻聽到身後一聲熟悉的,嬌滴滴

    的喊聲,白子飛臉上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很好,第一個就拿她來下手。

    白子飛身後的是和他同班的女生,叫孫雨馨,和白子飛的青梅竹馬趙雨霏成

    為是文學院雙美,又因為他們名字中都有一個「雨」字,所以又有人叫他們「文

    學院的小雨滴」,美貌不在趙雨霏之下,他現在正穿著一身雪白的洋裝,一頭烏

    黑的長髮隨意的披著,皮膚嫩生生的,似乎可以掐出水來,一雙俏麗的笑眼總是

    帶著一絲狡黠,此時她正俏生生的站在白子飛身後,臉上帶著一絲古怪的笑容。

    白子飛自然知道她那種有些古怪的笑容是怎麼回事,她和趙雨霏不同,趙雨

    霏在遇到那個男人之前,還一直守著自己的處女身,待價而沽,即使白子飛也沒

    有和她突破最後一層。而孫雨馨不同,即使是白子飛和她沒有什麼交集,也知道

    這個女人可以說是艷名遠揚,他曾聽說孫雨馨放言只要她看上一個男人,那麼當

    天晚上就可以上了他,而她身邊總是少不了男人。而趙雨霏身邊的那個男人周川

    也正是孫雨馨介紹給她的,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公子,本來是想追求孫雨馨的,

    但她卻看不上他,而孫,趙兩人齊名,趙雨霏卻一直守著自己的處女不放,無形

    中就比孫雨馨高了一籌,便把周川被推向趙雨霏,而周川也不負花花公子之名,

    很快就得手了。

    「你好,孫雨馨。」白子飛淡淡的笑著,說道。

    「呵呵,你好,雨霏呢?你們沒在一起麼?」

    白子飛心裡一抽,暗罵婊子,知道她肯定知道趙雨霏和那個男人的事,甚至

    和那件事直接有關。白子飛心裡一橫,雙眼突然變得深邃,魅惑術全力發動。

    孫雨馨突然感到眼前的男人突然變得充滿了魅力和神秘,特別是那一雙眼睛,

    是如此的深邃,令他不由自主的陷進去。

    「唉,我也不知道,她最近好像很忙,一直找不到她。」

    孫雨馨已經得到周川的消息,知道他已經佔有了孫雨馨,今天在街上偶遇白

    子飛,本來是想調侃他一下,但一看到他那雙眸子,竟然變得不忍心起來,甚至

    後悔自己竟然把那個該死的男人介紹給趙雨霏,等到眼前的男子知道後,他該多

    麼傷心啊……

    除非,除非有一個女人能取代趙雨霏的位置。孫雨馨如是想著。

    漸漸地孫雨馨的看白子飛的眼神也漸漸變了,變得有些溫柔,有些憐愛,白

    子飛看到這一幕,心中暗喜,知道自己已經成功的踏出了第一步。

    「那麼你現在有什麼安排麼?」孫雨馨問道。

    「沒有啊,就是有些無聊,所以出來逛逛。」白子飛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

    說道。

    都是因為我,要不然他們倆應該在一起吧。孫雨馨看到白子飛那一副有些失

    落,有些無奈的樣子,想道,也更加堅定了要安慰他的想法。

    「既然你也沒有安排,那就陪我走走吧。」孫雨馨有些期待的提議,正中白

    子飛下懷。

    他冷靜下來說道:「榮幸之至。」

    孫雨馨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伸出一隻纖纖玉手抓住白子飛的大手,白子飛

    感到一隻嬌小滑膩的小手鑽進自己的手中,心裡一蕩,暗想這魅惑術果然厲害,

    順利的話,今天就能把這個女人弄上床,想到這個女人的艷名,心中不由癢了起

    來。

    白子飛牽著孫雨馨的小手在步行街上逛了起來,二人倒也沒有買什麼東西,

    孫雨馨因為心理作用,倒也沒有讓白子飛大出血,反而十分照顧他的感覺,選了



    幾個小玩意就不再買什麼東西了,到了下午六點左右,兩人逛的也有些累了,便

    找了個飯店吃飯。

    吃完飯,兩人手牽手走出飯店,白子飛問孫雨馨道:「接下來有什麼活動麼?」

    「……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我們去逛夜市吧!」

    「嗯,好啊。」

    「我們走吧。」

    兩人手牽手在夜市一直逛到十二點多,一路上白子飛一直全力催動魅惑術,

    而孫雨馨也漸漸沈迷其中,對白子飛有些不可自拔,雙眼迷離,直直的盯著白子

    飛。

    如果是以前,那麼白子飛可能會覺得自己有些無恥,但現在他只覺得痛快,

    這世界笑貧不笑娼,你無恥也好,下流也罷,只要你有足夠的本事,你就可以將

    別人玩弄於股掌——就好像以前的他一樣。

    白子飛感到時機差不多了,就對身邊的女孩說:「馨兒,現在也很晚了,我

    送你回去吧。」

    「嗯,好,我,我自己在外面包了間房,你送我過去吧。」孫雨馨自然知道

    白子飛是什麼意思,輕輕點了點頭,有些嬌羞的低下頭,昏黃的燈光照射下,白

    子飛覺得這女孩好像一朵嬌怯怯綻開的百合,好不誘人,不由一愣,但立刻就醒

    了過來,暗罵一個千人騎萬人跨的婊子還裝什麼清純。

    孫雨馨帶著白子飛回到她住的地方,白子飛一進房間就從身後緊緊的抱起她,

    孫雨馨似乎沒想到白子飛如此急色,身體一僵,隨即軟倒,任由白子飛施為。

    白子飛將頭埋在孫雨馨瀰漫著淡淡的清香的秀髮裡,盡情的嗅著那種令他著

    迷的氣息。雙手也不老實的攀上了孫雨馨那一對飽滿的雙峰。

    孫雨馨頓時有如雷擊,「嚶」的一聲,幾乎站立不住,俏臉蒙上一層可愛的

    暈紅。

    白子飛一雙大手狠狠抓住孫雨馨那對堅挺飽滿的玉乳,只覺得孫雨馨的乳房

    充滿了彈性,即使隔著幾層衣服也能感到它們無限的活力。

    孫雨馨長長的呻吟了一聲,似乎從某種壓力中解脫出來,嬌軀不老實的扭動

    著,雙眼迷濛,好像罩上一層迷霧。

    「啊……阿飛,我們,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同樣的話,同樣的話!

    也是一個晚上,趙雨霏軟軟的身體輕輕的靠在白子飛身上,輕聲說道,水汪

    汪的眼睛裡那濃濃的情思讓白子飛深深的沈迷其中,傻乎乎的點了點頭。

    「見鬼去吧,你們這些婊子。」白子飛在心裡瘋狂的嘶吼著。

    他的眼睛霎的變得血紅,心中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抽痛,一陣粗喘,雙手更加

    努力的在孫雨馨嬌嫩的肉體上肆虐,要在這個美麗的肉體上發洩那種被背叛的感

    受。

    孫雨馨感到白子飛的動作突然變得更加粗野,以為這是白子飛在表示同意,

    遂放下最後一絲矜持,轉過身來,向白子飛獻上香吻,更把小香舌吐出來,任由

    對方品味。

    「這……這是吻麼?」白子飛一邊品嚐著這美人口中的瓊汁,捕捉著靈巧的

    鑽進自己嘴裡的靈蛇,一邊暗暗想著。

    這可憐的傢夥,連自己女友的初吻都沒有得到就被人搶走了女友的一切。

    「嗯……」白子飛終於鬆開了緊緊含住懷中美人的小嘴,兩人的嘴唇間掛起

    一條透明的唾液,顯得格外淫靡。

    「你會好好對我麼?」孫雨馨雙眼迷離,好像沒有焦距一般,喃喃的問道。

    該死,該死的。

    「會的,我當然,當然會一直一直像現在這麼寵著你的。」

    ……當年對趙雨霏,他也是這麼說的……

    孫雨馨好像得到什麼保證似的,慢慢的向後退了兩步,解開自己身上洋裝的

    口子,雪白嬌嫩的身體頓時露了出來。

    孫雨馨身形相當高,足有一米七出頭,站在一米八五的白子飛面前也只低小

    半個頭,一對足有34C的乳房跳了出來,白的耀眼,而此時孫雨馨還在發育中

    也不知以後會變成怎樣的巨物,兩條玉腿又白又長,勾的白子飛雙眼發直,上下

    掃視著,也不知要看哪裡。

    「你還在等什麼?白郎。」孫雨馨輕輕拋了個媚眼,笑道。

    白子飛打了個顫,「白郎」?媽的,好一個風騷的女人,他感到一股火熱由

    胸口衝到丹田,肉棒不老實的硬了起來。

    孫雨馨看到白子飛下體的異狀,輕輕一笑,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嫵媚。

    白子飛畢竟還是第一次,能忍到現在已經是他的極限,哪裡還能在忍下去,

    餓狼一般撲了上去,抱起孫雨馨便扔到沙發上,三兩下脫了自己的衣服,合身壓

    了上去。

    「啊……」白子飛壓上的一剎,孫雨馨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嬌軀微微的扭

    動著。

    白子飛的大嘴不斷在孫雨馨身上啃,咬,舔,吸,右手隨手扯掉這美人胸口

    的乳罩,大力的揉,搓,捏,在孫雨馨堅挺的胸部留下一道道痕跡。

    孫雨馨配合的扭動著身體,嘴裡發出甜美的聲音。

    白子飛覺得自己胯下的肉棒已經堅硬如鐵,幾乎就要爆炸開了,一把撕去自身

    己的短褲,火熱的陽物頓時彈了出來。對著孫雨馨已經汩汩流著蜜汁的蜜穴摩擦

    了幾下,發洩似的狠狠地插了進去,似乎刺破了什麼東西,但他也不理,只覺得

    胯下美人的蜜穴出乎意料的緊窄,竟使的他無法繼續前進。

    「別這樣好嗎,別這麼急嗎,我們把它流到我們新婚的晚上吧。好麼……」

    「我不管別人怎麼樣,我們不是說好了要把最美好的東西留在新婚的晚上,

    你不覺得那樣能給我們留下一個更加美好的回憶麼?」

    一個俏麗的佳人將自己無限美好的嬌軀緊緊的貼在一個年輕人的身上,臉上

    還帶著一絲未褪去的高潮帶來的紅暈,似乎正俏生生的向白子飛走來。

    「啊……」

    一幅幅畫面在白子飛的心中閃過,他心裡發出一陣痛苦的嘶嚎,再不管身下

    美人能否承受的住,瘋狂的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

    孫雨馨沒想到剛才還溫情款款的「愛人」一下變得如此粗暴,不由發出一陣

    痛苦的哭叫,感到嬌嫩的蜜穴被那醜陋的東西肆意的蹂躪著。努力的掙紮起來,

    卻沒想到白子飛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大,掙紮了幾下沒有掙紮開,只得無奈的承受

    起白子飛的撻伐,淚水泉湧般的流出來。

    白子飛雙眼通紅,好像一個惡魔似的,粗大醜陋的肉棒肆無忌憚的在身下麗

    人的小穴內進出著,感到對方肉穴不斷的夾緊,肉壁上一層層的圈子一樣不斷的

    蠕動著,好像小嘴在吮吸著他一樣。

    「哈哈哈哈……」

    白子飛發出一陣狂亂的大笑,趙雨霏!趙雨霏!你看到了麼,我白子飛沒有

    你一樣可以活得很好,我胯下這個美人哪裡比你差。

    然而,當他想到趙雨霏時,一陣心酸和苦楚還是潮水一般的湧上心頭,不管

    怎樣,他都是一個失敗者,一個被背叛者,一個無奈的可憐蟲……他似乎看到那

    個男人一臉嘲諷的站在他的面前,懷裡還用著一個雙眼迷離的半裸的女孩兒,正

    是趙雨霏。

    「……等著吧,你們兩個,等著我的報復吧,我要讓你們家破人亡,讓你們

    求死不得,求死不能,讓你們的靈魂在地獄裡也不得安寧,你們,還有你們的家

    人,全都等著我的報復吧……等著吧……你們等著吧!!!!!」

    似乎要發洩什麼似的,他更加瘋狂的抽動著,肉棒在身下女孩兒淒涼的叫喊

    聲中,猛烈的在粉紅的肉穴中時隱時現,小腹不斷拍打著孫雨馨肥碩的臀部,發

    出「啪啪」的聲音。

    孫雨馨兩眼發直,身體好像被撕裂後,又被一把鈍刀不斷的割來割去,似乎

    這種苦難永遠也沒有止境似的。

    月光之下,一個健碩的男子死死的摟住一個美麗女子的嬌軀,發瘋似的在那

    白嫩的肉體上撻伐,那女孩時不時無力的掙紮幾下,但很快就被那男人控制起來

    月亮也躲到雲後,似乎不願看到這淒慘的一幕,直到那男子發出一聲低沈的吼聲

    一股股精液射進那女孩的體內,便軟軟的倒在那女孩身上,兩人都不再發出什麼

    聲音,沈沈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