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口交射在了教室裏】

【第一次口交射在了教室�】
    知道一般的年輕男子都討厭什麽嗎?

    我想不用說,一般的男人都會最讨厭大姨媽的光顧了,特别是對于性欲特别
強的男士,這個往往就會成爲出去尋歡問柳的借口。其實,我個人覺得這樣不太
好,其實還有很多辦法可以解決的,沒必要要以傷害對方作爲代價的。

    體驗過性交的人都知道,那種感覺是很難用言語來形容的,豈一個爽字了得
啊!但是,我敢說,當你體驗過口交之後,你絕對會有一種乘龍欲上天的感覺,
雖然最終結果是一樣,但是其舒适度,和内心深處的感覺是絕對不同的,尤其是
那過程。

    我還記得我的初次口交是發生在大學時,而且竟然是發生在神聖的教室�,
讓我特别有成就感,我稱之爲畢業留念,因爲,那精斑在石灰粉刷的牆面上保存
了很久,雖然有人注意到了,但是沒人會想到那竟然會是我的萬子千孫呢!

    那夜,我和女友飯後,散了會步,實在無聊,她便提出到教室自習。我看也
沒甚事可做,便同意了。

    到了教學樓,我們選了一間較小的,無人的教室坐了了。一開始還有人過來
看看,一看有人在�面,他們又走了。一般情侶在的教室,是沒人還願意進來學
習的。到了更晚些的時候,就根本沒有人經過了。

    雖然夏天已經快過完了,但是卻還是異常悶熱,加上我女朋友的姨媽來探望
她了,我更是憋了好幾天沒地方發洩了,特别是向我這樣性欲很強的人來說,那
股難受勁就别提了。

    我們看會書,聊會天,不知不覺天色已經很晚了,都快到了熄燈的時候了。

    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将她壓倒在闆凳之上,就開始瘋狂的親吻起來,當我
把手伸進她的内褲時,被她一把抓住了。

    :“不要這樣了,乖了!忍不住了吧?再等幾天吧!很快的哦!”她安慰我
說道。

    我沮喪的坐了起來,在一旁一言也不發。

    她也很是無奈,不知道該怎麽勸說我才好:“不要不高興了!我也沒有辦法
啊!女人都是這樣的啊!”

    :“可是,可是我?唉!算了!忍着吧!”我說道。

    :“你乖嘛!聽話!隻要我一好,馬上就給你,好吧?”她逗我道,順便将
手伸進了我的内褲,開始玩弄起我的陽具來了。

    本來就硬的不行,加上那一隻溫暖的玉手的調戲,我更是欲火中燒了。

    估計她也看出來我不行了,然後說道:“看你這難受的樣兒?看來不幫你解
決你今晚是睡不着的了,我也不用回寝室睡覺了!那就讓我來滿足一下你吧!”
她說道。

    “可是我們又不能做?”我說道。

    “總之我有辦法就是呢!”她說着就将我的褲子拉鏈拉開,将我的陰莖取
了出來。

    “你,你要幹什麽?”我緊張的問道。



    “這不真是你想要的嗎?今天我就成全你吧!”她說着,就蹲了下來,一
口将我的陰莖納入了嘴中。

    天啊!沒想到她今天竟然這麽主動,其實之前我都要求過的,隻是她死活不
答應,說是很髒,沒想到她今天竟然主動張嘴了,我是又驚又喜,并開始享受着
這快感了。

    這和做愛的感覺完全不一樣,而且甚至比做愛更加舒服,因爲,首先是自己
不用動,隻要放松下來享受着就好了,另外,嘴�的唾液充足,足夠潤滑,而且
還有舌頭這個靈巧的工具,當她的舌頭圍繞着我的龜頭邊緣慢慢旋轉時,那種快
感直沖天際,都讓我忘記自己是誰了。

    過了一會兒,估計她也是累了,擡頭說道:“怎麽樣?現自舒服多了吧?”

    “恩!很舒服!謝謝老婆!”我感激的說道。

    “隻要你舒服就好了!繼續享受吧!要射了的時候說一聲哦!”她說道。

    于是她開始了繼續的工作。

    看着她的頭一上一下,把我的陰莖吞吞吐吐,時而吸允着整個龜頭,時而添
着我的馬眼,時而将整個陰莖全都含進嘴�,直到根部,感覺我的龜頭都擠進了
她的喉管了。

    我就坐在椅子上品嘗着這無雙的快感。

    她開始加速套弄我的陰莖了,上下的動作很快,而且很用力的在吸允着,感
覺我的精液都快被她給吸出來了。

    難怪這麽多人喜歡口交呢,原來是這麽的舒服啊!一點也不比進入陰道差。

    我的陰莖上已經布滿了她的口水,就好像淫水一般,連褲子都被弄濕了。她
時不時的翻着眼睛看着我,看着我的陽具就這樣在她嘴�被她的舌頭玩弄,然後
一種呆呆的眼神看着我,真的感覺自己就要升仙了。

    她又休息了一下,然後就借着口水的濕潤,用手套弄起我的陰莖來了。

    這可比我自己打飛機的感覺要好上千萬倍了,還有一種漬漬的水聲,更加讓
我性欲高漲,感覺火山即将爆發了。

    套弄了一會之後,她再次含住我的陰莖,然後一邊用嘴在龜頭上上下套弄,
一邊用手快速的揉搓着陰莖,并強烈的感覺到她的舌頭在我的尿道口處不斷的圍
繞。

    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将腰一挺,然後馬上說道:“我要來了!我要來了!”

    她似乎也感覺到了,馬上退到了一邊,我馬上換上自己的手,緊緊捏住陰莖,
對着牆壁上幾股強烈的沖擊,那乳白色的精液便順着牆面留了下來。隻剩我的陰
莖兀自還在那兒跳動着。

    我們取出了紙巾,清理幹淨了身上,唯獨留下牆上的精液不去清理。她問我
爲什麽?我說我要留下來做紀念的!

    我們溫存了一會兒之後,便滿足的回寝室去了。

    從此之後,我就總是盼望着她來月經了,因爲隻有這樣,我才有理由讓她爲
我口交,而且是一次比一次更加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