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精神出軌

「夏天當然是去墾丁啊!有陽光、看正妹……帶著老婆去瘋一下吧!」我的
好友阿鴻這樣子提議著。我跟阿鴻也算上有幾年交情了,加上平常他老是來跟我
借A片,莫名其妙地就熟了起來了,偶而的串串門子,當然也跟我老婆還算熟。

  阿鴻長得頗帥氣,加上常常就對我說他名中帶鳥,似乎在性這方面蠻有自信
的。他的女友,就叫小芬吧!也常常帶來我家,她那沒多餘贅肉的高挑身材,夏
天是穿上透明吊帶式的水藍小可愛以及蘇格蘭格子狀的迷你裙,讓白嫩嫩的肌膚
及修長的大腿一覽無遺,恨不得低下頭一探迷你裙中的春光。而且她個性開朗活
潑,像個人人都可以親近的小女孩,阿鴻的功力真是了得。

  而我的興趣,除了看看A片、打打嘴炮、上上日本A網、下載A片等等,A
片的類型就是屬於素人交換類型的,或是多P型的,有時也會分享一些新知讓他
知道。借給他的A片,也都是那種素人交換類A片,他也看了津津有味,或多或
少知道我的嗜好,三不五時暗示我們也來交換看看吧!

  暗示歸暗示,實際上有色無膽的我也只能在那邊吞口水,也要回答說:「做
不來,老婆還是很保守,要我的寶貝老婆這麼做,可能需要下很大的工夫吧!倒
是小芬看起來很開放,你們不會已經去跟人家交換起來了吧?」我有意無意的問
道。

  「沒有啦∼∼只是小芬也看了你借給我的A片後……尤其邊看邊做的時候特
別High,上次在愛愛時我說:『我要讓別人看著我在幹妳』時,她High
到了高潮,身體出現了潮紅,還說啊:『我要讓別人看著公在幹我,只是還沒有
勇氣真的去交換啦∼∼』。」阿鴻邊描述著,我的下面已經挺得半天高了——意
淫著小芬。

  聽著阿鴻說要一起出遊去墾丁的計劃,我還管他什麼正妹,最正的小芬及寶
貝老婆都去了,還有哪裡不好玩呢?所以討論後,就把整個行程及出發時間給定
了下來。

  當天開了一早上的車來到墾丁,我們兩對就在車上說說笑笑、天南地北的談
天。下午趁還有時間,就衝到了南灣的沙灘玩起了水上摩拖車、香蕉船。在外地
果然不是蓋的,兩個女孩子也更放得開地在沙灘上戲水,我跟阿鴻也在玩水的同
時順便吃吃對方女伴的豆腐……真是快樂的時光。

  晚上,住就住在有牧場又有SPA的小木屋的飯店。回到飯店吃完飯洗SP
A,老婆與小芬都換上了比基尼,在泳池裡小芬的好身材及與阿鴻甜蜜的樣子,
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連老婆也被影響,目光偷偷地望去阿鴻下麵鼓鼓的地方。
阿鴻除了與小芬在泳池裡大玩雙人枕頭,也不時地偷望著我的老婆,當四目相接
時,兩個還會不好意思……

  我也被小芬雪白的肌膚吸引著,要是能跟她做一次,不知道多銷魂……想著
想著,老二又微漲起來。「不成!在泳池裡這樣子不是很難看嗎?」心裡一驚,
趕快拉著老婆到泳池其他的地方SPA。

  看了阿鴻那一對情侶,在泳池裡兩人的手摸來摸去,尤其小芬在摸阿鴻胸肌
那一慕,真的很煽情。我在泳池中偷偷碰了一下老婆的下面,她也嬌喘了一聲:
「啊!討厭啦∼∼」似乎有點動情的樣子。

  我說:「老婆,你看到年青人這樣玩,是不是也『性』感了起來了啊?」

  婆說:「都怪你沒事讓我看那些A片,還有阿鴻在他女友身上明著暗著的摩
摩蹭蹭,手也摸來磨去的,小芬的表情又很媚的樣子,還真的羡慕年青人,真敢
玩。我現在看到這樣,就特別敏感啊!老公,晚上等你喔∼∼」

  看著老婆動情及羞澀的表情,我心想著:『看來今天晚上有得忙了。不過阿
鴻跟小芬這一對晚上一定也會玩起來吧!』不禁又令我意淫了起來。

  阿鴻這小子,看到我拉著老婆到其他地方,似乎發現了我的不對勁,過了一
會兒偷偷地走過來,並且在我耳邊說:「向哥啊!晚上讓你聽點不一樣的。秘密
喔∼∼電話別掛斷……」

  這是哪一國語言啊?不過看他那樣子,倒也是瞭解個三、五分。他又色迷迷
地看著我老婆,這小子……

  稍作休息及沖澡後,我們兩對回到了小木屋,小木屋一棟有兩間房間,有個
共同的小空間,兩間中間隔了一道木牆,房間裡面也有自已的衛浴。房間格局寬
大,還蠻舒服的,讓人很放鬆。

  我跟老婆回到房裡稍微地整理了一下,坐在床邊邊看著電視邊調情,我說:
「老婆,你要不要偷聽阿鴻他們在做什麼啊?他們可能現在在床上快活著喔!」
我引誘著老婆,靠在她的耳邊呼著氣。

  婆說:「你就是這樣子不正經∼∼人家在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去打擾到人
家啦!男人真色……」剛剛的動情已經挑動了她的敏感神經了,但是還是要維持
一下淑女的樣子。

  我關掉了電視,靠著牆邊,示意著婆也來這麼做。耳邊已經傳來微弱的女人
嬌息聲了,『阿鴻動作這麼快,前面沒聽到,真可惜!』心裡這麼想著。

  「嗯∼∼啊……嗯……癢死了……好舒服呀∼∼啊啊……」這個聲音聽了,
真的是令人幻想無限,老婆在旁邊似乎也感受到隔壁間淫蕩的氣息,不禁臉紅氣
喘了起來。

  但是這樣子聽,就是聽不太清楚,又要靠著木牆,很累啊!於是我就打了個
室內電話給阿鴻。老婆被我這樣的舉動嚇了一跳,一直看著我。

  「喂!阿鴻啊∼∼明天OOXX&&##……」講了幾句言不及意的話,道
了聲bye,早點休息。當然電話沒掛斷,按下那個功能鍵,對方說話我們這裡
可以聽到的那個。阿鴻當然也故意作個樣子地掛斷。

  於是電話傳來了他們的對話聲:

  「向哥要幹嘛?這時候打來。」小芬有點抱怨的聲音。但是我望向老婆,我
趕快向老婆解釋,一切都是阿鴻的主意。

  「沒啦∼∼明天一起吃早餐的事。今天你有沒有看到向哥,今天一直望著你
瞧啊!小芬你太性感了,太誘人了,向哥好像巴不得想要跟你上床的樣子喔!你
的媚力真的很棒。」聽到阿鴻在灌迷湯,又聽到「嘖嘖」的淫聲。

  小芬:「喔喔……嗯……摳……得……舒服……豆豆∼∼嗯嗯∼∼喔喔……
啊……阿鴻你今天看著向嫂才更色啦!啊……喔……啊……一直在吞口水,剛剛
向嫂還在望著你的大肉棒啦!啊∼∼嗯啊……向哥的看起來也很大……」小妮子
看來是發浪起來了。

  我跟婆聽了以後,兩個人更覺得刺激,一起愛撫了起來,婆的淫水及敏感迅
速地就被挑逗了起來,好像比以前還要High。

  「嘖!嘖!小芬,你今天水好多,好淫蕩的樣子喔!我說向哥時,妳變得好
敏感喔!淫水越來越多∼∼厚,你喜歡被人家看我們在愛愛喔!對不對?」阿鴻
不只灌迷湯,可能知道我跟老婆在聽,也很賣力地挑逗小芬,並且講出淫蕩又色
情的話。

  小芬:「好舒服喔……太羞人了……好棒……嗯……啊……再來∼∼」小芬
似乎接受了阿鴻的說詞,叫聲更誘人了:「阿鴻,我們好像A片裡的主角喔∼∼
你也很想要上向嫂吧?」

  莫名其妙,我跟老婆都被扯了進去,但是老婆汩汩的淫水不斷地湧出,說明
了老婆也融入了隔壁那一對的劇情裡了,「老婆,你也好濕喔!」我也一直挑逗
著她。

  小芬:「哇!好大好硬喔!公∼∼嗯……嗯……啊……我想了要,給我……
給我……啊……啊……」小芬浪叫著,由電話這頭可以感受到那頭的氣氛。婆也
摸著自已的胸部嬌喘著,這時就好像是立體聲一樣,兩邊傳來了不同的女人的嬌
息聲,真享受!

  阿鴻:「小芬,你好濕喔!那麼快就想要了?說淫淫的話引誘我,說妳想要
被別人看、說妳想要讓向哥看著我在幹妳。」電話那頭作戰得激烈,電話這頭的
我跟婆也被逗得癢死了!



  小芬:「公,好大好粗!啊……啊……不要啦∼∼啊……好色啦……公,大
肉棒哥哥……幹我……給我……啊……啊……」聽到這個聲音,真的是超浪!男
人聽到真的是想提槍上陣,真佩服阿鴻那麼有耐力。

  在隔壁的我也伸了兩根手指進入老婆的淫穴裡,稍微地動了一下,就流出了
一堆的淫水,「嘖嘖」聲、嬌喘聲不斷,老婆的嬌喘聲也越來越大聲。

  阿鴻:「不說不給大棒棒!你知道我最喜歡聽妳淫蕩的聲音,說給我聽,我
的大肉棒現在超硬的喔!」

  小芬似乎很害羞的聲音傳來了:「我要大肉棒哥哥啦∼∼啊……給我……好
啦∼∼嗯∼∼小芬……嗯∼∼想讓向哥看……想讓向哥看……啊∼∼看大……大
肉棒哥哥幹我……」

  小芬:「喔……進去了……啊……好大!好硬!嗯……進去了……啊……好
脹……好深……嗯……好舒服喔∼∼小芬想讓向哥……看公幹我啦∼∼幹我……
幹我……啊∼∼」

  「好個阿鴻,真帶勁∼∼」小芬的聲音也從羞澀轉為開放了。

  老婆受不了小芬傳來的淫蕩做愛聲,也對著耳邊悄悄說:「老公,我要……
我要你的棒棒……給我……」

  一會兒,聽到小芬叫著「好舒服……好硬……」那被棒棒入穴的淫聲,讓老
婆整個人也衝到了高潮,嬌喘著我最喜歡聽的:「受不了了∼∼老公,進來∼∼
插進來∼∼我要∼∼啊∼∼老公,幹我∼∼幹我∼∼」

  我想,老婆現在應該是在幻想著阿鴻的大肉棒要幹她了吧?我也受不了小芬
傳來的「小芬想讓向哥……看→幹」,發音實在太像了!我就將我漲怒的雞巴深
深地插滿老婆的小穴,伴著多汁的淫水和她緊緊地密合。

  達到高潮的老婆被我有節奏地抽插著小穴,也浪叫了起來,我說:「老婆妳
好棒喔!叫大聲點,阿鴻都想要過來幹妳了……阿鴻的大肉棒來了喔!叫給他們
聽。老婆,妳比小芬還棒……」說著的同時,我一直幻想著,我的肉棒是在幹著
小芬。

  老婆:「啊∼∼啊∼∼老公∼∼好舒服∼∼大棒棒……好硬……好爽啊∼∼
嗯∼∼插我……幹我……好滿……阿鴻的大棒棒∼∼好舒服呀∼∼我……我不行
了……啊∼∼」老婆越叫越大聲,隔壁一定也知道我們在愛愛。而且她竟然講出
了阿鴻的名字,可見老婆腦中都是阿鴻的肉棒了。

  電話中傳來了:「小芬,我就喜歡妳被向哥看。妳看,妳剛說完被看,淫水
又更多了……又更敏感了吼!妳聽隔壁也傳來了向嫂的淫叫聲,好誘人喔!向嫂
一定很性感,奶子又雪白又有魅力……小芬,向哥聽到妳在叫他,一定想過來幹
妳喔∼∼向哥要幹妳喔∼∼」阿鴻一直在灌著迷湯。

  他不止灌了小芬,連我老婆也一起給灌了下去。

  我故意停頓了下來,換成我躺著,示意要老婆坐上來,「老婆∼∼妳太誘人
了,阿鴻想要『幹』妳喔!」我把話故意說得很大聲。

  老婆已經夠爽夠浪了,聽了兩個男人在稱讚她的魅力,就將雙腿張開,自已
坐著入了進去,淫肉陣陣收縮,應該又開始再浪了起來。老婆自動自發地移動著
臀部,上下地套動,好像要把我給吃了;而雙手似乎是接受了阿鴻的暗示,移到
前胸撫摸著自已的乳房。

  老婆蹙緊眉頭,似乎痛苦、似乎愉悅的表情,香汗淋漓在扭晃、搖動著她的
臀:「我要∼∼啊∼∼好舒服啊∼∼哦∼∼老公……阿鴻的肉棒……好大……好
硬∼∼啊……幹得我……好爽……啊……」老婆以近乎歇斯底里的狀態持續地呻
吟著。

  電話中的小芬:「啊∼∼啊∼∼公∼∼愛死你了∼∼你的大肉棒……好大、
好硬喔!啊……舒服∼∼你去幹嫂子,去幹嫂子∼∼好硬……她一定會爽死∼∼
會浪到受不了的……嫂子會像小芬一樣……一樣浪啦∼∼啊……」小芬的聲音超
High的,也傳來了兩個肉體「啪!啪!」的撞擊聲。

  電話中的阿鴻:「向哥過來要幹妳了喔∼∼大肉棒好硬,比我還大,要幹進
去了∼∼啊……棒棒幹進去了……向哥的大肉棒幹進去了……向哥的肉棒幹著小
芬的淫穴,看得好清楚……淫水都流出來了!」

  「啪!啪!啪!」肉體的撞擊聲加上淫水的「嘖嘖」聲,似乎都能聽得一清
二楚。沒想到隔壁玩得這麼High,還把我跟我老婆也用上了。我也沒看過老
婆這麼High過,老婆臉上、肌膚、乳房上也泛起了一片片的潮紅,欲仙欲死
的表情……

  我又換了個姿勢,從背後攬住老婆,因為這樣子我可以想像我在幹小芬,而
背後的姿勢(虎步)令老婆也可以想像是阿鴻在幹她吧!而且背後式插得很深,
感覺更不一樣。

  我也隨著阿鴻的暗示,向老婆說:「阿鴻的大肉棒要來幹嫂子了!嫂子,妳
好有媚力、好性感∼∼嫂子……我要幹妳……我要用我的大肉棒幹妳……我要幹
妳!」我學起了角色扮演,將我硬得像棍子般的肉棒對準要進入老婆的淫穴裡。

  老婆:「不要……不要∼∼啊∼∼好粗……好深……啊……啊……好美∼∼
我要∼∼啊……好舒服啊∼∼啊∼∼好深喔……」老婆的矜持只有那短短的十秒
鐘,就又被肉棒給征服了。背後式真的幹得比較深,感覺也不一樣,我想老婆的
腦中把我認為是阿鴻了吧!

  我在後面奮力地幹著,老婆的屁股也高高翹起迎合著我,肉棒伴隨著陣陣的
收縮被夾壓著,真是夠銷魂的。我用我最喜歡的背後式——雙手飢渴地去撫摸著
老婆雪白的背部及乳房,瘋狂地抽幹得比較深,感覺也不一樣,並伴隨著「啪!
啪!」的肉聲。

  「啊∼∼大肉棒∼∼太刺激了……啊∼∼要來了∼∼再給我∼∼幹我∼∼幹
我∼∼要高潮了∼∼要到了∼∼啊啊∼∼啊∼∼給我∼∼啊……」

  我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電話還是老婆的聲音,我也搞不清楚我是在幹我老婆
還是在幹小芬。這淫糜的嬌喘聲,前後夾攻著我的聽覺神經……

  我再換了個姿勢,用傳教士式比較省力,老婆也比較舒服。

  「老婆……要給妳了∼∼啊∼∼」我感覺到要射精的前兆了,為要忍住射精
的感覺,龜頭也脹得更大更硬,我更是快速地「啪!啪!啪!」大力及深深地幹
入……

  「給我∼∼給我∼∼我要∼∼啊∼∼老公∼∼啊啊……」老婆跟小芬就像在
比賽浪叫似的,我心想著:『小芬,我要射給妳了∼∼我不行了,伴著老婆下麵
陣陣的收縮,我到底是撐了一下,再將滾燙的精液全部灌入老婆的子宮裡。

  電話那頭似乎也傳來了相同的情境。

  「老公∼∼太刺激了∼∼我從沒這樣舒服過∼∼」老婆被我狂射後,似要暈
了過去似的,泛紅的臉頰微微地對著我微笑。

  「老婆∼∼妳最棒了∼∼我最愛妳了∼∼來,休息一下。」雖然有點喘,還
是要鎮定下來。我深吸了一口氣,緊緊地將老婆抱在懷裡,將剛剛的激情化成愛
意,輕輕地輕吻著她的臉頰。

  我悄稍地將電話掛上,「老婆,我愛妳∼∼妳是我的最愛!」輕輕地在她耳
邊呢喃著……與老婆享受著做愛完後的二人世界,老婆也甜蜜地依偎在我身旁。

  我輕輕地親吻著她……射完後,就沒有精蟲上腦的衝動了。

  看著可愛的妻子在旁邊,她這麼信賴著你、依偎著你、與你溫存著,還微笑
地說:「老公,我也愛你∼∼」剛剛激情的想法也隨著精蟲一起射出去了。

  小小的精神上出軌,心裡也沒有負擔,增加我跟老婆之間的情趣……果然情
趣是一點一點地慢慢累積出來的,情趣是兩個人都喜歡、都愉悅的,在生活上、
在不經意的小地方上,都可以發現有情趣的地方。

  情趣吃太快,反而沒辦法享受小情趣帶來的感激與刺激吧!對於有色無膽的
我,老婆這樣的配合,真的是我可愛的老婆!這次來墾丁,又稍稍增加了甜蜜夫
妻間的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