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亂倫檔案(全) 作者:智障男孩 (元元)

一、傳宗接代,公公起邪念
    詭計欺媳,明秀痛失身

媳婦的肚皮老是沒動靜,王老漢心�著急,私下�更是加緊催促兒子丁旺,再加把勁。王家一脈單傳,已有數代,如今丁旺雖說有個十四歲的兒子大傻;但大傻呆頭呆腦,卻是個天生的低能兒。為此,王老漢再三叮嚀兒子丁旺,務必再接再厲,替王家再添個香火。但天不從人願,過了十來年,媳婦明秀卻硬是沒再放出個屁來。

王老漢自個晚婚,直到三十歲才生下丁旺,其後老婆得病死了,自此他便將一切希望,全寄托在兒子丁旺身上。丁旺才十五歲,他便替他娶了媳婦,第二年也如他所願,有了孫子大傻。但是也怪,自從生了大傻之後,媳婦的肚皮,就再也沒鼓過。饒是丁旺夜夜耕耘,弄得眼圈發黑,但媳婦明秀,卻依然是身材苗條,肚皮不凸。

王老漢心中納悶,暗想:「就是旱田,天天澆灌,總也會冒出個秧苗,怎地媳婦的肚皮卻老沒動靜?」。他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睡不著,幹脆披衣起身,潛匿到兒子門邊,窺聽起房內動靜。嘿!也是巧,兒子媳婦正細聲細氣的說話呢!

明秀:你就別纏啦!明兒一大早還要幹活呢!

丁旺:唉!我也想歇歇啊!可老爹一天到晚催我生兒子,我不勤著些,妳又怎麼生的出來?

明秀:可你這樣子也不是個辦法,總要歇歇力吧?你看你那兒,老是半硬不軟的,鼻涕也越淌越少。我這田再肥,也總得往深�翻翻,多澆點水吧?你勉強使勁,老是還沒深耕,就急著播種,三滴兩滴的,又濟得了什麼事?

丁旺:別說了!妳腿快張開點!這會我的把兒倒挺硬的!

王老漢在門邊聽著,一會氣,一會喜;一會憂,一會又急。他氣兒子年紀輕輕,卻這般沒用;喜的是兒子到底還算能體諒他一番苦心。他憂的是兒子夜�拼命,日�幹活,身子骨怕挺不住;他急的是小兩口說了半天話,卻老是不辦正經事。這會兒子提槍上陣了,他不禁豎起耳朵,聽的格外用心。

丁旺硬梆梆的家夥,一進入明秀濕漉漉暖烘烘的牝戶,立刻就衝動的想要泄精。他深吸一口大氣,硬忍了下來,待稍微平靜後,便猛力的抽插起來。原本虛應故事的明秀,被他一陣撥弄,也不禁春情蕩漾;她兩腿一翹,夾著丁旺,腰臀就搖擺聳動了起來。門外的王老漢,聽著屋內哼哼唧唧的淫聲,胯下的棒槌不由自主的,也老當益壯了起來。

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丁旺,興頭上倒滿像回事的;但狠抽猛插了幾下,立刻滴滴答答的泄了。才剛略有些滋味的明秀,察覺陽具漸軟,膣內空虛,那股難過的勁兒,就甭提了。她急忙挺起腰肢,扭轉臀部,拼命的夾緊聳動,嘴�還哼唧道:「你再忍一會……再……忍一會……啊!」。體力耗盡的丁旺,那�還忍得住?他的陽具迅速萎縮,脫出明秀體外,整個人也軟趴趴的癱倒,呼呼的喘著大氣。

欲情未饜的明秀,望著疲憊不堪的丁旺,不禁又憐又恨;她幽幽的歎了口氣,起身如廁。她掌著燈走到屋外茅房,卻見公公王老漢正從�頭出來;倆人尷尬的打聲招呼,各行其事。明秀蹲下身來,驀地嗅到一股腥味,她打著燈一瞧,隻見門板上有些黏褡褡的白濁液體,正蜿蜒的向下滴淌。她心房一縮,下體陡然一陣騷癢,暗揣:「難道公公這把年紀,還………….」。

悄然折返,貼著茅房偷窺的王老漢,見媳婦一撩長裙,露出白白嫩嫩的下體,心頭不禁砰砰狂跳。他為人老實,思想守舊,平日也以長輩自居,從來也沒對媳婦起過壞心眼。但方才聽了一陣床戲,如今又窺見媳婦年輕豐腴的肉體,沈寂多時的男性本能,不由得勃然興起。突然一個荒謬的念頭閃過腦際:「既然兒子不行,不如自己來給媳婦播種吧!」

人就怕著了心魔,這王老漢邪念一起,便一發無法遏抑。他開始千方百計的偷窺媳婦的身體,挖空心思的想要一親媳婦芳澤。原本就有幾分姿色的媳婦,在他眼中成為千嬌百媚的大美人,粗布衣衫下的胴體也春情洋溢,充滿無限的肉欲誘惑。但兒子丁旺,孫子大傻,整天都在眼前,就算他有萬般的渴望,也隻能在腦子�過過幹癮罷了。

年成不好,農作欠收,恰好鄰村大戶要蓋新房,丁旺仗著會些木匠手藝給請去幫忙,掙錢反倒比務農還多;隻是趕工忙碌,常需在外過夜。王老漢見兒子經常不在家,不免又多了些想頭:「這明秀年方三十,正當情欲旺盛之時,必定也想要的很;兒子平日喂不飽她,自己如能趁虛而入……。」

王老漢帶著孫子大傻,到田�幹活。這大傻愣頭愣腦的,身體倒是粗壯的很,雖僅十四歲,但個頭卻比他爹丁旺要高大的多。祖孫倆人在幹枯的田�挖掘了好一會,弄了一籮筐幹憋瘦小的蕃薯,王老漢心想:「再掘,怕也掘不出什麼好東西了。」便要大傻背著籮筐先回去,自個則拐到鄰村李老爹處,閑嗑牙去了。

喝了幾杯老酒的王老漢,醺醺然的踱了回來,隻見大傻四仰八叉,睡得死豬一般,媳婦明秀房�卻還亮著燈。他心想:「這晚還沒睡?」便踱到門外,趴在媳婦窗邊偷看。他一瞧之下,眼珠子險些兒蹦了出來,原來明秀正赤裸裸的在那洗澡呢!

女人穿衣服與不穿衣服,可真是天差地遠。穿了衣服,男人看她的臉;不穿衣服,男人看的地方可就多了。王老漢此時,一會緊盯著白嫩嫩的大奶,一會又望著圓鼓鼓的屁股;至於小腹下方,長滿陰毛的墳起之處,他更是目不轉睛,生怕漏看了一根毛。這活生生的赤裸女人,他已有二十多年沒看見過了。

年方三十的明秀,麵貌尚可,但身材卻著實不錯;常年勞動的結果,使她的肌肉勻稱結實,豐盈健美。那碩大的雙乳,飽滿堅挺;白嫩的臀部,渾圓聳翹;修長的雙腿,潤滑多肉;墳起的肉丘,芳草淒淒。王老漢看得欲火如焚,真恨不得立刻衝進去摟著媳婦,猛插她那鮮嫩嫩的肉穴。

突地他腳下一涼,竟有條草蛇爬上了他的腳踝。他猛吃一驚,幾乎叫出聲來,待看清楚,不禁大喜過望。這草蛇雖然無毒,但卻甚為凶猛,常會咬人;他自小常抓著玩,熟知其性。王老漢邪念起,急智生;他輕鬆的捏住了蛇的七寸,將這一尺多長的草蛇,悄悄的由窗戶空隙,塞入了明秀屋�。

明秀洗過澡,光著身子搓洗換下的衣褲;那晃動的屁股對草蛇形成了明顯的挑釁;那草蛇悄無聲息的爬到她屁股邊,昂首一口,恰恰咬到明秀肛門與陰戶中間的會陰部位。明秀隻覺一痛,哇的叫出聲來,待看清是蛇後,更是驚慌失措,魂不守舍。等在門邊的王老漢,一聽媳婦驚叫,立即拍門假意詢問;赤身露體的明秀,掙紮著開了門,隻說了聲「我叫蛇咬了!」,隨即暈倒在王老漢的懷�。

王老漢摟著光溜溜的媳婦,真是舒服的上了天,他將媳婦放在床上,又親又摸的弄了一會,而後替她蓋上被子,回頭捉蛇。王老漢捉到了蛇,便將蛇頭按在自己大腿根處,有意讓蛇咬上一口,他又尋些辣椒抹在傷口上,一會傷口果然紅腫起來。

明秀麵上一涼,醒了過來,隻見公公正拿著濕毛巾替她擦臉。公公見她醒來,急忙問道:「蛇咬到妳那兒?要快將毒血吸出來,遲了怕不好治。」明秀尷尬著還沒回答,公公竟拉下褲子,指著腿ㄚ處的傷口道:「妳看,我也給咬了一口!這會整條腿都麻了。」。明秀一看,公公腿ㄚ處又紅又腫,像是頗為嚴重;自己被咬在先,恐怕中毒更深吧?

明秀心中害怕也顧不得羞恥,當下撅起屁股指著痛處,低聲道:「就是這兒!」王老漢一看,那屁股溝�有兩個小口子,略微出點血,不仔細還看不出來呢。王老漢有意嚇唬媳婦,當下唉呀一聲,驚呼道:「怪怪!都發紫了!得趕緊吸一吸,否則蛇毒入腦,可不是鬧著玩的。」

明秀看了王老漢加工過的傷口,心中早已深信不疑;如今又被一嚇,更是六神無主。她忙道:「爹,您躺著,我先替您吸…」。王老漢見媳婦已給唬住,便赤著下身躺臥床上,說道:「明秀,也別分什麼先啊後的,妳的傷也不輕,咱倆便一塊吸吧!」

趴伏的明秀,撅起的屁股正對著王老漢的麵龐,那白嫩嫩的兩團肉,夾著紅櫻櫻的陰戶,形成特殊的肉欲蠱惑。王老漢貪婪的將嘴湊上,驀地一股淡淡的腥騷味,衝入他的鼻端;這股女子陰戶與肛門,所分泌出的雌性之香,強烈激發王老漢的雄性衝動。他裝模作樣的在傷口吸吮兩下,便轉移陣地,舔唆起媳婦飽滿的陰戶,與緊縮的肛門。

明秀認真的吸吮王老漢的傷口,嘴�傳來的辛辣滋味,使她深信蛇毒確是厲害無比。她邊吸邊吐,心無旁騖,但王老漢的粗黑陽具,卻已緊挨著她的臉頰,悄悄的直豎而起。下體傳來一陣陣的異樣刺激,在肛門陰戶之間往來遊移,她如今已搞不清楚,公公到底是在替她治傷,還是有意挑起她的情欲。

溫熱濕軟的舌頭,不停的探索明秀的下體,她隻覺又癢又酥,情欲陡起,大量的淫水已無法遏抑的滲了出來。單純的她怕公公誤會她淫蕩,因此刻意壓抑忍耐,但身體自然的反應,卻那�忍得住呢?此時僅隻口舌之欲,已無法滿足王老漢,他雙手開始在媳婦豐腴潤滑的身軀上,搓揉撫摸了起來。

已無法專心吸吮的明秀,欲情漸熾;公公那黝黑粗大,不停顫動的怒聳陰莖,彷佛具有魔力一般,激起她心靈陣陣的悸動。此時王老漢突然開口道:「明秀,蛇毒好像跑到我那兒了,妳快替我吸吸!」。明秀用手輕觸了下那黑肉棒,細聲道:「是不是這兒?」王老漢嗯了一聲,將陽具挺了挺;明秀會意,便將那吐著黏液的龜頭含入口中,吸吮了起來。

倆人初次接觸對方身體,均感刺激萬分;局部傳來的快感,越來越形強烈,王老漢再也忍耐不住。他翻身而起,�起明秀的雙腿,便將陽具向前頂去。粗大的龜頭劃開陰唇的剎那,明秀突地使力一掙,將兩腿並了起來。原來明秀雖然欲火如焚,但卻並未喪失理智;她心想,為治蛇毒而互相吸吮,那是迫不得已;但如進一步行那夫妻之事,那就是淫穢亂倫了。

媳婦突然懸崖勒馬,大出王老漢意料之外,他一麵繼續愛撫挑逗,一麵編謊冀圖說服媳婦;好在媳婦雖然不肯配合,但卻也並未作激烈的反抗。

王老漢:明秀,妳怎麼治了一半就停了?這蛇毒沒清幹淨,到時候再發,可就難治了啊!

明秀:毒不是吸出來了嘛?您要…這…樣…那…那怎麼行?

王老漢:唉呀!我還能騙妳?我都快六十了,要不是給這淫蛇咬了一口,我那�能硬得起來?妳難道沒有感覺……….

明秀一聽半信半疑,心想:「原來這是條淫蛇,怪不得自己渾身難過,想要男人……」她本就單純,平日又聽多了鄉野怪談,因此被王老漢一唬,心�也就漸漸信了。王老漢見媳婦身軀漸軟,也不再推拒格擋,便掰開媳婦雙腿,騰身而上。老當益壯的陽具,闖入濕滑柔嫩的小穴,那股歡暢簡直無與倫比。王老漢舒服的加緊衝刺,明秀也啊的一聲,舉起了嫩白的雙腿。

曠了二十多年的王老漢,摟著成熟豐滿的媳婦,真是樂不可支;他又唆又舔、又捏又揉;又捅又頂、又插又抽。久未饜足的明秀,被這老而彌堅的公公一擺弄,也覺得舒服異常,刺激無比。王老漢親嘴唇、唆奶頭、摸大腿、舔屁眼,簡直比新婚的小夥子還要來勁;保守的明秀被挑逗的欲情勃發,哼哼唧唧的呻吟,也變為唉唉呀呀的浪叫。又濃又濁的陽精,再三傾瀉於明秀體內,王老漢直弄到天色發亮,才筋疲力盡的回房安歇。
農村亂倫檔案(二)

二、食髓知味,老漢續扒灰
    癡兒救母,初嚐妙滋味

今年幹燥嚴重,又有蟲害,高粱穗子大都幹憋中空,因此農戶幹脆也就不采收了。大片的高梁田�,聚了不少野物,農民閑時捕捉,倒也算是不錯的副業。王老漢、大傻,一大早便拎著獵叉到田�巡視,看看可有野物落入陷坑。倆人逐一檢查,結果收獲頗豐;一共逮著三隻野雞,五隻田鼠,一隻香獐。王老漢道:「大傻,你先將這些拿回去,爺在這將陷阱再布置一下,晌午記得叫你娘給我送飯。」

王老漢自從嚐過媳婦的滋味後,便再也無法忘懷那柔肌玉膚。
媳婦那白嫩的大奶、滑潤的大腿、鮮嫩的小穴,不時在他腦際繚繞。他雖試圖延續與媳婦的關係,但媳婦卻防範甚嚴,不假辭色,想來已識破上回蛇咬的詭計。想到媳婦婉轉嬌啼的模樣,他下意識的掏摸起下體,陽具也逐漸的硬了起來。

明秀拎著飯盒,邊走邊想:「這公公真是個老不修,上回竟然騙我!明明是條草蛇,卻偏偏說是毒蛇,還出花樣占了我的身子;要不是大傻抓著草蛇玩,給咬了口沒事,我還被蒙在鼓�呢!哼!這些天他逮著空,就不三不四的撩撥我,這會又要我給他送飯,嗯!八成又不安好心………」

明秀遞過飯盒,沒講兩句話就急著要走,王老漢心中不禁愀然不樂。他怒氣衝衝的道:「明秀,妳怎地不知好歹呢?起碼也要等我吃完嘛!妳急匆匆的是幹啥?」。明秀一聽心中也是有氣,當下便頂道:「爹,你還問我?你上回騙我,還…….哼!」。王老漢一聽這話,知到詭計已被媳婦識破,便裝模作樣的,將構思已久的大道理說出來,教訓媳婦一頓。

王老漢:騙妳也是為妳好啊!妳想想看,妳夫妻倆成親多年,就生了個大傻;丁旺又沒用,沒法再給妳下種。妳將來老了,要依靠誰?爹雖年紀大,可比丁旺有用的多,說不定這回就讓妳再生個兒子呢。

明秀:你…你…..怎麼這麼說!

王老漢:明秀啊!再怎麼說,我也不是外人,要是妳肚�有了我的種,也是咱王家的苗裔啊!爹是過來人,知道妳這年紀最想要男人,丁旺不行,咱來替替,妳不是也快活?上回妳舒服的直叫,爹看了也歡喜啊!

明秀聽公公竟然說出這種無恥的話,一時氣得說不出話來,她的臉一陣青一陣紅,看在王老漢眼�,倒像是害羞默認的模樣。王老漢誤以為媳婦已經同意自己的說法,便挨上去動手動腳,明秀見光天畫日之下,公公竟敢再施輕薄,不禁勃然大怒。她奮力一推,將王老漢跌了個四腳朝天,轉過身子,掉頭就走。

王老漢一跌之下,惡向膽邊生;他心想:「反正撕破了臉,這高粱地�又四下無人,不如就硬作她一回!」。他迅速爬起身來,向媳婦追了過去。氣呼呼的明秀,作夢也想不到,公公竟然還敢追上來;她毫無警覺的,便被王老漢撲倒在高粱地�。倆人翻滾糾纏了一陣,王老漢揪住明秀的頭發,將她的頭使勁的向地上撞,明秀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王老漢費了半天勁,總算將媳婦擺布妥當;他喘噓噓的望著自己努力的成果,不禁洋洋得意。媳婦現在赤裸裸的被他銬著,呈大字型的仰躺在炕上。由於兩腳銬的較高,因此兩腿呈向上�起之勢。這種姿勢使陰戶大開,最適合男子施行強暴。他歇息了一會,覺得欲火旺盛到了極點,便朝媳婦兩腿間一跪,大逞口手之欲。

他揉捏撫摸媳婦嫩白的大腿,親吻唆舔媳婦嬌嫩的陰戶,那股棉軟舒適的觸感,微帶腥騷的女性體味,使他欲火高漲再也無法忍耐。他掏出腫脹欲裂的陽具,對準嬌嫩濕潤的小穴,使力一頂;隻聽噗吱一聲,龜頭已劃開那兩片柔嫩的陰唇,深深的進入了鮮美成熟的蜜穴。瞬間傳來的濕滑緊暖感覺,幾乎使他忍不住要泄了出來。

他稍稍停歇了一會,正準備大力衝刺,突然一陣熟悉的呼喊聲,傳入他的耳際;他陡然一驚,險些給嚇暈了過去。這該死的李老爹,怎麼找到這兒來了?他趕忙穿上衣褲走了出去,隻見李老爹站在不遠處的田埂上,仍扯著喉嚨在那直叫呢!

王老漢:老爹,你雞貓子鬼叫個啥啊?

李老爹:他奶奶的!老漢,你躲那去了?害我喊了半天;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可就回去了。他奶奶的!算你有口福!

王老漢:到底有什麼事?你他娘的也講清楚嘛!

李老爹:他奶奶的!我那女婿從東北回來,帶了隻熊掌,我老伴昨晚加了堆好料,一直燉到到今個。我剛去你家,大傻說你到田�來了,我巴巴的跑來找你,他奶奶的!夠意思吧?

王老漢一聽,心�直叫苦;他娘的!結骨眼上,偏偏這李老爹來攪局,看樣子不去還不行呢!他心中叫苦,嘴�卻還需敷衍著李老爹,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啊!

明秀醒了過來,但眼前的處境卻使她差點又暈了過去,公公竟然用捕獸的器具,將她光溜溜的銬了起來。這高粱地�,有些供農忙時歇宿的工寮,如今她就被銬在工寮�。她發覺自己四肢均被牢牢銬住,呈大字型的仰躺在炕上,由於兩腳銬的位置較高,因此兩腿呈向上�起之勢。

她遊目四顧,卻不見公公人影,心頭不禁七上八下。這高粱地�除了自家人會來外,幾乎沒有人跡;自己手腳被縛,萬一有什麼野獸闖了進來,豈不是萬無生理?她越想越怕,越怕越想,一時之間自幼聽聞的怪異傳說,似乎都在心中活了起來。

大傻將一幹野物,該剝皮的剝皮,該去毛的去毛,拾奪的幹幹淨淨。事情作完了,不免有些無聊,便又拎了根獵叉,徑自往高粱地�玩耍。他順著自家的田埂前行,逐漸進入深處,四周的高粱比人還高,風一吹便沙沙作響。他拿著叉子東戳西弄,不時驚動些野雞、田鼠,他便追趕著取樂。

他追了一陣,不覺來到家中的工寮,此時忽地傳來一陣哀怨的哭泣聲。大傻心想:「大白天的,難道有鬼?」。他人傻不知道怕,循聲便找了過去,到了工寮邊,哭泣聲更為清晰,他一推門走了進去。眼前的景象,可真嚇了他一大跳,娘竟光溜溜的給銬在炕上!正哀哀的在那哭呢!

明秀呼喊求救叫了半天,根本沒人聽見,她又急又怕,不禁哀哀的哭了起來。此時她隻求有人來放了她,就算是老不修公公進來奸淫她,她也認了。結果推門進來的竟是兒子大傻,喜出望外的她,一時之間,反倒說不出話來。大傻愣愣的望著赤裸的親娘,像是不認識一般;平日�娘都是穿著衣服,看起來就是娘的樣子。如今光溜溜的一絲不掛,倒像換了個人似的。

他傻乎乎的呆了半晌,才開口道:「娘,妳怎麼自個脫光掉進陷阱了?」。明秀一聽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她斥道:「大傻,別呆站著,快將娘解開放下來!」。大傻答應一聲,笨手笨腳的就來替她解縛,但繩子好解,銬子卻難除。大傻弄了半天,手上的銬子除下了,但腳上的兩個銬子,可就是弄不下來。明秀此時心情大定,便要大傻別慌,慢慢想辦法。

其實大傻從小就跟著王老漢弄這些東西,根本就熟悉的很,隻是解開鐵銬需要一些必要的工具,他如今僅憑雙手,自然是事倍功半了。大傻初次見到女性的裸體,隻覺說不出的興奮;他智力雖有問題,但生理發育卻異乎尋常的好,雄性的本能,使他對女體自然產生濃厚的興趣。尤其在解縛過程中,接觸到明秀柔嫩的肌膚,更使他有一種奇妙的舒適感。在他單純的腦筋�,眼前赤裸的娘,和平日熟悉的娘,是不一樣的。

明秀那�知道,白癡兒子的白癡想法?但她女性的本能卻告訴她,眼前的兒子,已不是單純的孩童;因為他的褲襠部位,簡直鼓的太不象話了!大傻握著明秀的腿,慢慢的解那銬子,觸手一片溫暖滑膩,使他益發感覺舒適。他自然地轉動身體,調整角度,下體也貼近明秀的身體,一頂一頂的磨蹭了起來。

明秀感覺到兒子的粗大壯碩,那熱乎乎的肉棒雖然隔著褲子,但仍使她產生強烈的悸動。相較於公公的無恥貪婪,兒子顯得是那麼的靦腆羞怯。看著兒子稚嫩的麵龐,她不由自主的湧出一股母性的溫柔。此時大傻終於解開她右腳的鐵銬,乍獲自由的右腿,疲勞反射的屈起,勾在大傻的腰際,形成一種極度猥褻的淫穢姿態。

大傻由於便於為明秀解銬,因此背對著坐在她兩腿之間;他左手托扶著明秀的左大腿,而明秀的右腿又勾在他的腰際;這姿式使得明秀的下體,緊緊的貼在大傻的後腰。赤裸裸的明秀,由於大傻的碰觸,而起了陣陣的顫栗。驀地,明秀的左腳重獲自由,在疲勞反射下,就如同右腳一般,也屈起勾住大傻的腰際。滿臉迷惘的大傻,在親娘赤裸雙腿環夾下,終於順從了他男性的本能!他迅速脫下衣褲,轉身麵對赤裸裸的親娘。

明秀望著大傻壯碩的身體,與稚氣未脫的麵龐,心中並無絲毫的畏懼;相反的,她反而有一種複雜的愛憐情緒。這傻兒子長大了,但他卻注定無法像正常人一般,娶妻生子,也無法知道女人的滋味,這是多麼殘酷的事情啊!如果親生的娘都不肯幫他,那還有什麼人會要他呢?她沈溺於母性的思維中,自我感傷;大傻卻已赤裸裸的,緊壓在她的身上。

擁抱赤裸、溫暖、棉軟的女體,使大傻產生愉悅的快感;親娘柔嫩的身軀,喚醒他幼時的記憶。他貪婪的吸吮飽滿的乳房,輕輕啃咬櫻桃般的奶頭;那巨大翹起緊貼肚皮的陽具,也如烙鐵一般的熨燙著明秀的小腹。明秀蕩漾在母性的夢幻中,但旺盛的欲情卻也在她體內,悄悄的升起。

大傻就像幼時一般,對她充滿依戀;但發育成熟的男性器官,卻凶悍的衝撞她隱密的愛巢。她愛憐的分開雙腿,但無經驗的大傻仍不得其門而入。他焦躁的不停嚐試,夢囈似的呼喚著親娘;明秀聽他無助的叫娘,心都要碎了,她伸手握住兒子的男根,溫柔的引導他進入_____自己濕滑饑渴的嫩穴。

大傻一旦進入,立即如魚得水。智障兒天生擁有更多的獸性本能,他勇猛的抽插,次次均直頂到底,明秀很快的便踴起官能之波。陣陣舒暢的感覺,不斷撞擊著她的敏感部位,她緊擁著愛子,雙腿也高高的翹了起來。大傻感到陽具好像要爆炸一般,一股奇妙的舒適感覺,迅速的聚集龜頭,他猛的一陣哆嗦,童子之精狂噴而出,盡數獻給了他生身的母親。



明秀承受了愛子強勁的初精,無論是身體心理,均達到高潮的顛峰;她不停的顫抖,陰部肌肉也強勁的收縮。愛子終於嚐到了女人的滋味,而那個女人就是自己。她懷著慈母犧牲奉獻的精神,滿足的陶醉在情欲的波濤中。初嚐滋味的大傻,揉搓著慈母嫩白的大奶,親吻著慈母柔軟的嘴唇;他再度將怒聳的陽具,插進慈母那鮮嫩濕滑的小穴。獸性的本能極度的發揮,明秀的身軀在愛子抽插之下,又複蠕動了起來。

農村亂倫檔案(三)

三、奸情敗露,公公施脅迫
    明秀無奈,一女侍三夫

王老漢好不容易才找到借口脫身,他匆匆忙忙的趕到工寮,卻已不見明秀人影。他心�又驚又疑,不知媳婦到底是為人所救,還是自己獨力掙脫。突然一股腥膻味衝入鼻端,他提起油燈在炕上仔細照了照,隻見有幾攤幹了的漬痕,及數根掉落的陰毛。他不禁勃然大怒,心想:「自己辛辛苦苦經營的成果,竟然讓人給撿了現成,他娘的!不知這王八蛋究竟是什麼人?」

他怒氣衝衝的回到家中,見媳婦和孫子正在那聊天,心頭不禁稍安。他心中暗揣:「媳婦平安回來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嘛!」。明秀見他回來,狠狠瞪他一眼,轉身進屋去了;王老漢自覺無趣,便也回房睡覺。

丁旺興衝衝的捎了十塊大洋回來,明秀與王老漢都高興萬分。當時物價便宜,一塊大洋可換560個銅錢,一碗麵不過5個銅錢,因此十塊大洋對農村居民而言,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呢!小別勝新婚,當晚倆人翻雲覆雨,丁旺格外的興奮,明秀也舒服的叫起床來;王老漢與大傻,聽見明秀壓抑不住的浪叫,倆人各有所思,不但睡不著,還整整難過了一夜。

丁旺回來過了幾天,又有人來請;他手藝精良,竟然作出了小小名聲。這回工期兩個月,管吃管住,還有四十塊大洋的工錢;對方先付一半,計二十個大洋。一家人喜得要命,尤其是王老漢與大傻,更因另有所圖,而格外的興奮。

王老漢原本擔心,明秀將自己的醜事告訴丁旺,但由丁旺的神態看來,明秀似乎並未將醜事外泄。這使他更加相信,明秀根本不敢將這事抖出,畢竟她也是怕丟人的嘛!但丁旺出門七八天了,他卻始終沒有機會和明秀單獨相處。明秀總是刻意避開他,或拉著大傻作伴。王老漢心想:「難道就這麼算了?」。

明秀拉著大傻作伴,雖避開了公公的糾纏,但卻引起另一方麵的困擾。初嚐滋味的大傻,根本無法克製自己的衝動,他單純的腦筋,也分不清楚時間地點。他隻要一衝動,立刻就掏出家夥往明秀身上亂頂。明秀為此大為擔心,要是讓旁人知道,她和大傻母子亂倫的醜事,那後果實在是不堪設想。

王老漢實在憋不住了,這天他趁明秀不在,溜進明秀臥房,藏身床下。過了半晌,隻聽明秀和大傻說著話,走進屋來。

明秀:大傻,娘跟你講過幾遍啦?你怎麼老不聽?要是給人瞧見了那還得了?

大傻:我也沒怎麼地,有啥關係?

明秀:還說沒怎麼地,看看!娘叫你弄的一身髒……….

王老漢在床下聽媳婦與孫子閑聊,覺得沒趣的很;但有些話聽來,卻又顯得有些尷尬曖昧,使他不禁疑竇大起。難道那天竟是大傻這小子救了明秀?他在床下,一邊聽一邊向外窺視,由於角度關係,他隻能見到兩人膝蓋以下的部位。此時隻見明秀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大傻竟然也跟了過來,坐在明秀身旁。隻聽啪的一聲,似乎是大傻挨了一巴掌,接著就聽明秀說道:「你要死啦?還不出去看看,你爺在不在!」。

王老漢隻覺莫名其妙,心想:「媳婦怎麼關心起我來了?」。此時方才出去的大傻,興衝衝地由外頭跑進來,他將房門栓上,然後道:「爺不在,咱倆莫管他啦!」。王老漢隻見倆人的腳一下都不見了,頭頂上的床板卻嘎啦嘎啦的響了起來。這一家夥可把王老漢給氣壞了,嬌滴滴的媳婦,寧可讓大傻這白癡糟蹋,卻不肯孝敬他老人家,他娘的………….。

王老漢在床下生悶氣,床上卻是熱鬧的緊。大傻趴在明秀胯間,津津有味的舔著明秀的陰戶,明秀不時發出一兩聲快意的輕哼。一會大傻提槍上馬,床板立刻激烈振動起來,約莫一盞茶的光景,隻聽明秀斷斷續續的叫道:「大傻…快一點….用力啊….唉喲!…..好…好….嗯…..」。接著就是哼哼唧唧的呻吟,及濁重的喘息聲。床下的王老漢可耐不住了,他悄悄的從床下爬了出來,探頭往床上望去。

隻見大傻趴在明秀身上,正喘著大氣;明秀兩條豐盈的大腿左右纏繞,勾在大傻的腰際。一會,倆人摟著說起話來:

大傻:娘,妳舒不舒服?

明秀:傻孩子,不舒服娘怎會摟著你?

大傻:娘,我比爹強嗎?

明秀:….嗯….你爹可沒你這麼大….…

大傻:爺的也很大,娘給爺弄過嗎?

明秀:別胡扯!娘怎能給爺弄?他不是好人,老想欺負娘…

王老漢越聽越生氣,他猛一下站起身來,床上的那對母子,差點沒給他嚇死。明秀臉色蒼白,篩糠般的直抖;大傻則目瞪口呆的望著他。一陣沈默後,王老漢說話了。

「妳倆作出這等醜事,要是傳出去,不但鄰�饒不了妳們,就是我和丁旺,也沒法子作人。俗話說家醜不外揚,我也沒這個臉向外頭說…..」。他頓了頓,又望了望明秀,接著道:

「事情既然作出來了,就算打死妳們也沒用;妳們自己要當心,千萬不能讓外人知道…..大傻,你明白嗎?…好….明白就好…..嗯….你先回房睡覺,我還有事跟你娘說。」

大傻拎著褲子,一溜煙的便竄了出去,王老漢望著待宰羔羊般的媳婦,不禁露出猥瑣的淫笑。他回頭將門栓好,老實不客氣的,便脫衣上床。他摟著失魂落魄的明秀,一邊撫摸她嫩滑的身軀,一邊說些淫穢的話語。被抓到把柄的明秀,又驚又怕,隻得委屈的順從。

王老漢:妳竟然和自己兒子亂搞….…大傻弄得妳舒服嗎?

明秀:….我….

王老漢:嘿嘿!妳和大傻是怎麼搞上的?……快說啊!

明秀:…..我…. 您…..就…放過我吧……

目睹媳婦和智障兒子亂倫,使王老漢心理產生一種變態的亢奮,他喃喃自語的道:「明秀,讓我也當妳兒子好了!娘,疼疼兒子吧…….」。他開始慢條斯理的,在媳婦身上舔唆撫摸。再次接觸媳婦的身體,使他格外的興奮。他嘴�不停的叫娘,雙手卻肆無忌憚的掏摸『娘』的敏感禁區,『娘』這個充滿特殊意義的字眼,帶給他一種禁忌的刺激。

明秀軟弱無力的蜷曲著身體,她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是如此的敏感。公公細膩迂回的挑情,與大傻的粗獷狂野大不相同,那種輕柔舒緩的滋味,讓人情欲勃發,忍無可忍。那靈巧的舌頭,和亂糟糟的胡子,在她身上到處刷啊舔的,使她又酥又癢全身顫栗,那股子搔癢直透肌膚深層,竟牽引得下陰深處,起了陣陣的痙攣。

明秀此時欲念勃發,口幹舌燥,她雙手不自覺的作勢欲摟,雪白的大腿,也不停的開開合合搖擺晃動。王老漢見她欲情難耐的媚態,便站起身來扛著她那嫩白的大腿。他腰臀使力向前一挺,隻聽「噗嗤」一聲,那根老當益壯,又粗又大的寶貝,已盡根沒入明秀的濕滑穴內。

王老漢加快速度,狠狠的抽插,明秀雪白的大腿越翹越高,豐滿的臀部,也不斷地挺聳迎合。一會兒功夫,她全身顫栗,唉唉直叫,露出欲仙欲死的銷魂媚態。王老漢隻覺陰道蠕動,緊裹陽具,龜頭陣陣酥麻,不由得一陣抽搐,射出滾滾陽精。倆人顫栗抖動,緊擁親吻,均覺酣爽暢快,飄飄欲仙。

大傻這幾天可苦了,自從被爺爺捉奸在床後,娘便成為爺爺的禁臠,他根本就沒機會再和娘溫存;這使得初嚐女性滋味的他,難過的簡直要發狂。這會爺爺又將娘叫進房去,想到娘白白嫩嫩的大奶,濕漉漉滑溜溜的肉穴,竟然讓爺爺摸啊插的,他不禁痛苦萬分。怪不得娘說「爺不是好人,老想欺負娘」,哼!他現在也欺負起大傻來了。娘明明就是我的,爺憑什麼霸著?

王老漢自從那日拿到把柄後,便肆無忌憚的奸淫媳婦,他隻要興致一來,就算大白天,也照樣將媳婦叫進房狎弄一番。媳婦雖然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模樣,但過程中婉轉嬌啼的媚態,卻使王老漢相信,媳婦其實心�也是願意的。這會媳婦在他胯下,嬌聲急喘,渾身亂扭,不是擺明了舒服的要命嗎?他望著淫靡蕩人的媳婦,心中不禁暗想:「哼!這娘們就會裝模作樣,真給肉棒一捅,還不是原形畢露!」。

趴在門邊偷聽的大傻,隻覺體內燥熱難過,胯下肉棒更是腫脹欲裂;此時一陣熟悉的哼唧聲,斷斷續續的傳來,使他腦際立即浮現出,明秀赤裸呻吟的影像;他忍無可忍,猛地推門闖了進去。正處緊要關頭的二人,似有所覺,但卻並未停止動作。王老漢仍努力的作著最後衝刺,明秀則兩眼蒙矓的高翹著雙腿;直到一陣激烈的抖顫抽搐後,倆人才注意到闖入的大傻。

王老漢輕蔑的道:「怎麼?你這傻小子忍不住了?來!反正爺也完事了,你想要,就上來吧!」。明秀靦腆的紅著臉,還沒說話,大傻一個虎跳,已躍上了床。他一把推開王老漢,兩三下就脫的精光,緊接著摟著明秀就猛插起來。一旁的王老漢看的眼花撩亂,心想:「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難怪媳婦疼他!」。

大傻趴在明秀身上快速的抽插,就像打樁一般,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明秀那豐腴嫩白的雙腿,原本平放床上,但隻不過一會功夫,便已高舉至大傻的肩膀。春心蕩漾,淫欲勃發的明秀,隻覺一波波無窮無盡的快感,不斷隨著陽具的衝刺,被送入自己體內。她騰身而起,緊緊抱住大傻的脖子,豐腴嫩白的臀部,也瘋狂的搖擺起來。

王老漢見這出活春宮竟然如此精彩,也不禁淫興勃發,他一邊套弄著陽具,一邊暗想:「沒想到在一旁看著,也這麼刺激;媳婦如此風騷,我一個人怕也喂不飽她。以後幹脆叫大傻一起,三個人一塊玩算了!」。

當晚三人便一床睡了,明秀有些害羞,閉眼裝睡。大傻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兩三下就將明秀剝的精光,趴下就猛舔明秀下體,明秀給舔的忍不住,哼了起來。王老漢一旁看了動火,褲子一脫,就將大屌放置明秀嘴中,明秀自然的也就唆了起來。
三人行果然樂趣無窮,此處不再細表。這一夜明秀的後庭也給開了苞;她雖痛的哀哀直叫,但沒幾天已能領略個中滋味。

三人從此夜夜春宵,就隻瞞著丁旺。其間丁旺偶爾回來,王老漢及大傻便主動退讓。不久明秀懷孕,來年就生了個胖小子,取名小寶。大傻問明秀,小寶是他什麼人?明秀說:「你叔叔、你弟弟、你兒子,都有可能。」大傻聽了摸著光頭直笑。丁旺得子樂不可支,王老漢及大傻一樣笑的合不攏嘴,一家人和樂融融,也算是家和萬事興了!

後記:

明秀之夫丁旺,因日後專業木工,常年在外,因此對亂倫之事,一無所悉,十年後患傷寒而逝。王老漢因貪戀媳婦美色,縱欲過度,五年後的某日與媳婦偷情後,脫陽而死。大傻終生未娶,一輩子隻有明秀一個女人,得年四十六,因病而亡。

明秀幼子小寶,聰敏好學,博聞強記,其後投身軍旅,民初亦曾獨霸一方。唯其家族傳統不良,十四歲時亦步大傻後塵,與四十五歲的寡母明秀,發生曖昧行為。

明秀四十守寡,房事未絕,與大傻的關係延續至其病亡;與幼子小寶關係亦持續三年。唯其自小寶出生後雖仍縱情淫樂,但從此未再生育。其逝於小寶督軍任內,得年六十有七。

農村亂倫檔案(孕婦明秀)

明秀懷孕後,王老漢立即通告家庭成員,此後嚴禁行房,以免傷及胎兒。當然跟丁旺是公開的說,對大傻則是私下的講。丁旺自然奉行不渝,且到處攬工以增加收入;大傻則一知半解,搞不清楚狀況,但在王老漢看管下,倒也安份守己,未曾逾越。懷孕初期,明秀有些害喜,但三個月後,也就一切正常了。

王老漢極端重視傳宗接代,因此硬要明秀休息,並將平日明秀負責的家事,由自己和大傻分擔。明秀一時之間,隻覺無所事事,反而感到無聊了起來。原本夜夜縱情取樂的明秀,懷孕後卻立刻被禁絕此事,這對因懷孕反而欲念高漲的明秀而言,幾乎是一種變相的懲罰。

立夏之後,天氣日暖,山野林間,群鳥爭鳴,野花遍地。懷著五個月身孕的明秀,無事可作,便時常到處走動,賞花觀鳥。這天她又踱步林間,忽地大傻興衝衝的跑了過來,明秀不禁詫異。自從她懷孕後,王老漢生怕這傻小子胡搞,以致動了胎氣,因此跟防賊一般,時刻都盯著他。今個大傻怎能得閑呢?

明秀:大傻,你怎地跑這來了?爺呢?

大傻:哈!爺今個讓李老爹叫去喝酒了,明兒才回來呢!

明秀:爺不在你就亂跑,當心娘告訴爺,賞你個爆栗子!

大傻:哈!娘又哄我,娘最疼大傻了,那會告訴爺?

倆人邊走邊扯,來到了小山邊。明秀有些乏了,便靠著樹幹坐著歇息。由於肚子大窩著難受,因此她兩腿叉開,身子後仰形同半躺。大傻小孩子脾氣,東蹦西跳,在草地上翻滾;明秀笑著要他小心別扭了腿。大傻一個滾翻,到了明秀麵前,忽然趴著不動,直往明秀腿襠間瞧;明秀見狀,不禁又好氣又好笑。

原來明秀懷孕日久,肚腹愈大,因此平日大都穿著長裙。因天氣日暖,故長裙下亦未著其它衣物。如今她兩腿叉開,身子後仰,大傻趴在身前,自然可盡窺裙底風光。她見大傻雙眼一眨也不眨,便笑道:「大傻,你瞧啥啊?」。大傻愣了半晌,方傻乎乎的道:「娘,我想要娘」。明秀看兒子一副呆像,不禁莞爾。她逗弄的道:「娘不是在這嗎?你還要什麼?」。

大傻不答話,一頭鑽入明秀裙下,便貪婪的一陣亂舔。明秀下體微騷帶腥的味道,格外使他感到興奮。懷孕的明秀,性欲更加旺盛,但傳統的禁忌,卻牢牢的束縛著她。這個不行,那個不準,房事更是禁忌中的禁忌,不但不能作,就連想也不準想。王老漢及丁旺,對這些禁忌都深信不疑,因此這一陣子,明秀可真是憋慘了。如今不知禁忌為何物的大傻,一陣激情的舔吮,那種舒服刺激,簡直不亞於新婚之時的洞房花燭夜。

明秀舒服,大傻何嚐不是?他天生低能,控製力本就薄弱,又加上正值青春期,欲念更是旺盛無比。自從和明秀發生關係,嚐到婦人的滋味後,他覺得世界上最舒服的事,就是光著身子摟著娘,將硬起來的雞雞,插入娘那緊緊暖暖的小洞�。但偏偏爺說娘肚子大了不能碰,還一天到晚像防賊一樣的盯著他。如今能再次撫摸娘豐腴滑嫩的大腿,舔吮娘濕潤鮮美的肉穴,那股子舒服暢快,也就可想而知了。

大傻掏出了家夥,那青筋畢露,粗大健壯的陽具,在天光下,顯得分外的猙獰凶猛。他側臥在明秀身旁,掀起長裙,冀圖將陽具插入明秀陰戶,但凸出的肚子,卻嚴重妨礙到他的企圖,他幾經嚐試,終究無法如願。明秀被他一陣碰觸,也覺下體空虛,情欲勃發。但明秀終究還是懼怕那些傳統的迷信禁忌,因此柔聲的道:「大傻,你別亂來,娘用嘴替你吸吸吧!」。

溫暖的口腔,靈巧的舌頭,使大傻的陽具更形堅挺,但獸性的本能,卻是繁衍後代的性器交合。大傻在本能驅使下,無法滿足於口腔的代替功能,他將陽具抽離口腔,試圖直接攻占明秀的母性之巢。明秀望著獸性勃發的大傻,不禁也春情蕩漾,躍躍欲試起來。她找了塊柔軟的草地,跪著趴伏在地,臀部高高翹起,柔聲的道:「大傻,輕些慢些,從後頭試試看吧!」。

大傻興奮的掀起長裙,明秀光潔的玉腿,渾圓的豐臀,在日光下顯得無比的嫩白柔滑。懷孕使得腰腹漸粗,原本渾圓聳翹的臀部,也更顯得柔軟碩大;那鮮嫩櫻紅的陰戶,就像個帶毛的可口蜜桃,緊夾在兩瓣白嫩嫩的屁股當中。迫不及待的大傻,扶住粗長的陽具,一挺腰,便盡根插進了那春水泛濫、極度饑渴的濕滑嫩穴。

兒子年輕的肉棒,在母親鮮美成熟的蜜穴中,竟配合的完美無缺,毫無空隙。火熱粗大的陽具,將陰道撐得脹澎澎的,明秀
隻覺體內充實飽脹,那種感覺,真是酣爽暢快,過癮非凡。大傻初時倒還聽從囑咐,輕插慢送,但沒兩下便故態複萌,狠衝猛撞。火熱的肉棒,快速的抽插,使得兩片陰唇紅噗噗的內外翻動。明秀隻覺體內升起一股酥酥癢癢的暖流;她知道椎心蝕骨,回腸蕩氣的銷魂滋味,即將來臨。

大傻如狗般的趴伏在明秀身上,他一麵聳動臀部快速抽插,一麵探手撫摸明秀因懷孕而隆起的胸腹。雖然隔著衣衫,但那種沈甸甸、軟棉棉、熱乎乎、隆鼓鼓的觸感,仍使他覺得奇妙興奮。明秀的臀部左右搖擺了起來,大傻的龜頭也不斷的顫栗抖動,強勁滾燙的陽精,瞬間急射而出;明秀隻覺快感如潮水般,一波一波的湧了上來。她全身顫栗,欲仙欲死,無意識間雙手竟在地麵抓出了兩個小坑。

幾天後,明秀見自己並無異狀,心中對傳說禁忌的畏懼,不禁大減;相反的,她對性愛的需求,反而大增。大傻雖是最好的行樂對象,但因王老漢監視的緊,自那日野外苟合後,竟再也沒機會與他偷情。夏至一過,天氣愈暖,明秀此時已有六個多月的身孕,肚子越發的大了。由於懷孕體重增加,她原本勻稱的身材,顯得更加豐腴圓潤;她在鏡前自我端詳,心想:「要是扣掉這隆起的大肚皮,自己還真是越來越美呢!」。

王老漢端了碗雞湯給明秀補身,卻見明秀歪在床上睡著了。他原本想將明秀叫醒喝湯,但見明秀睡姿撩人,不禁又打消此意。明秀側臥摟抱著棉被,裙擺向上卷起,那愈顯豐滿肉感的大腿,及白嫩嫩的屁股,露出了大半邊,真是說不出的迷人。王老漢一見這光景,不禁衝動了起來;他悄悄的趴伏在床邊,將臉孔貼近明秀的股間,驀地一股濃鬱的異香,由鼻端直衝腦門。

明秀睡夢中覺得肛門部位癢兮兮的,便下意識的伸手搔了兩下,彷佛中手指似乎碰觸到什麼,並未睡熟的她,一驚之下醒了過來。她挪動身體由側臥而仰躺,兩眼一撇之下,卻見王老漢跟作賊一般,縮著身子蹲伏在床下。明秀童心忽起,心想:「這老家夥這些日子正經八百的,像真的一樣,我倒要看看,這會他要搞什麼鬼?」。

王老漢見媳婦半天沒動靜,想是沒醒,便�起頭來窺看。這一看之下,可是怪怪不得了;原來明秀由於懷孕尿多,肚大天熱,因此已久不穿內褲,這會屈膝仰躺,整個下體光溜溜的全露了出來。王老漢捏著鐵杵般的陽具,心中不禁矛盾萬分;自己身為家長,且有言在先;媳婦懷孕期間嚴禁行房。但他娘的!媳婦如今這般模樣,不弄她一下,豈不是暴殄天物?

他心中左思右想,手一會伸一會縮,就是下不定決心。此時躺著的明秀突地發出夢囈:「爹!….我還要…啊呀!…您真行..」王老漢見媳婦閉著眼,睡夢中都說自己行,不禁忍無可忍。他小心翼翼的將頭伸入明秀襠間,輕柔的舔呧起那飽滿墳起的陰戶。裝睡的明秀,被他搔癢似地輕舔一刺激,膀胱一鬆,不禁噴出幾滴溫熱微騷的尿液。王老漢心想:「媳婦還真是浪得緊,才舔兩下,就這般興奮!」

明秀讓他舔了幾下,心想也不能再裝睡了,便假意驚醒唉的叫了起來:「爹!你幹啥?不怕衝了胎神?」。王老漢尷尬的道:「別嚷嚷!給大傻聽見可不好。」。明秀見他那樣,愈發逗他,便又道:「爹,方才作夢,你可勇啦!人家不行了,你還直弄;唉!就像真的一般,還真舒服!」。王老漢這一聽,那還忍得住?他一脫褲子上了床,摟著明秀細聲細氣的道:「好媳婦!妳就行行好,救救爹吧!爹會輕著些,決不會叫妳動了胎氣………」。

王老漢還真是又輕又慢,明秀下體已泛濫成災,他還盡在門口徘徊不前。明秀可忍不住了,她嬌聲斥道:「爹!你是折騰我啊?還不快進來!」。王老漢被她一斥,立刻精神起來,他立身床下,將明秀雙腿扛在肩上,下身一挺,緩緩將陽具送了進去。俗話說得好,慢工出細活。他輕推慢抽,緩拉徐頂,可是將明秀的欲火撩撥得八丈高;明秀隻覺體內深處,又癢又麻,又酸又酥,簡直不知如何是好,可偏偏王老漢還在那磨洋工。

明秀實在忍不住了,她急道:「爹!你要是再不使勁,我可要叫大傻來幫忙了!」。王老漢一聽,這還得了,趕緊一鼓作氣,快速抽插。明秀久旱逢甘霖,又有心逗弄王老漢,因此半真半假的便浪了起來。她一麵哼哼唧唧,一麵間隙的說幾句淫話,像什麼『你好厲害、我好舒服、唉喲不行了……….等等』王老漢聽得心�舒服,下麵也愈發的來勁。

大傻見王老漢端個雞湯,竟然半天不回來,不禁有些奇怪。他心想:「難道爺年紀大,迷路了?還是跌倒了,爬不起來?」。他越想越不放心,便三腳兩步的跑進屋來;此時傳來明秀嬌媚的呼聲:「唉喲!我要上天了…..」。大傻心想:「難道娘喝了雞湯長出翅膀來了?」。他推開房門一瞧,隻見娘躺在床上赤著下身,爺站在床下沒穿褲子;爺扛著娘白嫩嫩的一雙腿,正在那打哆嗦呢!大傻哈的一聲笑道:「爺,你自個不守規矩…哈….」。王老漢喘噓噓的一臉尷尬,已是鳴金收兵,垂頭喪氣了。

大傻早想看看明秀的大肚皮,當下更不猶豫,上去就將明秀剝得精光。明秀脹大如木瓜般的兩個大奶,隆起凸出的肚腹,現出一股孕婦的妖豔淫糜風姿;不但大傻看得目瞪口呆,就是王老漢也心中暗揣:「盡顧著捅下麵的小洞,倒忘了欣賞上麵的大奶子大肚皮…..」。明秀、大傻采犬交方式再度激戰,王老漢在一旁掏摸助興;事畢三人默契已成,從此再無禁忌。

明秀這一開禁,那可真是快慰非常,三人又開始一床睡了。不過王老漢到底不太放心,每當大傻上陣,他總是在一旁技術指導,什麼輕點、慢點、別壓著肚子等,說個不停。這一攪和,搞得大傻無所適從,不免影響到臨場表現。明秀煩不勝煩,斥道:「爹!再囉嗦您就出去吧!」。王老漢望著明秀肥美豐滿的胴體,竟然不敢吭氣。從此家中權勢易位,明秀儼然成了一代女皇,可隨時征召老少二麵首,尋歡取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