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柔情多少愛 (2/6)

(五)-巧倩歸兮

小倩借小青身體還魂的事情之後的這幾天,我跟小青做愛不再有發生停電的
事情,因此我們都相信小倩應該已經到下一個輪迴了。但事情還沒有結束,小青
說要把小倩那張照片親手送回小倩的老家。她去向老阿媽房東詢問小倩當年有沒
有留下連絡的住址,沒想到老阿媽居然還有收著一封小倩生前某一年過年回家時
,從老家寄給老阿媽的一張賀年卡,上面有很詳細的地址。於是小青抄下地址,
硬是要我陪她去一趟。

「幹麻那麼麻煩啦!用信寄回去就好啦!」

「這樣沒誠意啦,跟我走一趟啦,好歹你也跟小倩有過一段情啊!」

「快別提了,我是逼不得已的啊。若我沒跟她做,妳可能就永遠都回不來了
。」

「少貧嘴,去還是不去?」小青捏著我的耳朵。

「啊痛痛痛….好好好….去就去,去就去。」

「這還差不多。」唉,她一定是「我的野蠻女友」看多了,我覺得自己好像
也變的跟「牽牛」差不多了。

我和小青約了一個週末天,一大早六點跑去臺北車站坐客運。按照老阿媽給
的地址,小倩老家在雲林,所以我們搭上前往雲林的野雞車,浩浩蕩蕩的從臺北
出發。由於出發前我們看新聞說今天中南部天氣很熱,所以小青穿的比較涼爽一
點,她拿出一條塵封已久的短裙,還有細間帶上衣,外面再披了一件長袖襯衫,
頭戴太陽帽,還有太陽眼鏡也拿出來了。

「妳以為是去墾丁度假啊?」

「我喜歡,要你管!」

買了票上了車後,我跟小青找了比較後面的座位坐下。我很久沒有做過野雞
車了,沒想到現在野雞車也能那麼豪華,沙發的座椅,置水的杯架,還有雜誌電
視可以看,我就好像劉佬佬進大觀圓般,對車上的事物都很感興趣。小青則是在
一旁恥笑我這都市土包子。等了五分鐘,車子還沒發動。那麼早前往雲林的人也
不多,我數一數前面才隻有兩個乘客,加上我和小青還有司機,整車就隻有五個
人。又過了五分鐘,沒有其他人上車,司機就關上車門出發了。

車子出發不久,因為搖搖晃晃,再加上我和小青都太早起床了,所以我就拉
下窗簾,把椅背往後調整到最低,兩人就這樣躺平,迅速進入夢鄉。說實在的,
這種睡眠品質不是很好,我半夢半醒,感覺自己好像睡了好久,但一看手錶才睡
了半個小時。身旁的小青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不知睡的如何。於是我又闔上眼
皮,再度小睡了一下,過不久我又被車子震了起來,再看一下時間,又是隻睡了
半小時。我掀開窗戶的一角,看到一塊上面寫著「新竹」的高速公路路牌飛馳而
過。

哀,居然才到新竹,但我已經不太想睡了。本想起來拿份雜誌來看看,但看
到小青還靠在我的肩膀上睡,實在不忍心把她吵醒,所以還是先不起身,看著前
面電視播放的不知名的外國電影。電影的內容實在有點無聊,要不是女主角身材
夠辣,否則我才不想看哩!為什麼不放咱們偉大的星爺的電影呢?我好久沒看「
食神」了ㄟ!

看了一會,除了對於該戲頻頻在女主角身上大作文章之外,實在找不到其他
可取之處,但那個洋妞可辣的很,尤其一段她穿著三點式比基尼在遊泳池裡面遊
泳的片段,讓我起來一點生理反應。小青此時突然一個小翻身,往我這邊靠了過
來,而右手直接放到我的褲襠上,喃喃自語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夢話。我打算把她
推回去的,但斜眼一看,小青的短裙不知道什麼時候掀了一半起來,白嫩的大腿
就這樣攤在我的面前。

我讓小青躺好,伸手慢慢將小青的短裙先了上來,哇!一條水鐺鐺的藍色丁
字褲喔。我輕輕將丁字褲往旁邊一撥,中指就往裡面鑽了進去,怪,怎那麼濕,
難道小青一直在做著春夢。我轉頭看著小青的臉,小青剛好頭朝另一個方向撇了
過去。好啊!這小妮子分明在裝睡,看我怎樣修理她。我抹了一點淫水到她的陰
蒂上,順時鐘的揉著。不一會,小豆芽上的淫水乾了,我在從陰道口挖了一些上
來。如此來回幾次,陰道口的淫水也挖的差不多了,因此我直接將手指頭插入陰
道內,從裡面將淫水挖出來抹到陰蒂上。如此重複來回幾次,小青的下體馬上氾
濫成災,她的兩腳也越分越開,不停的抖動著。

「嗯~~不要弄了啦!人家受不了….」

「哼,還裝睡啊!」

「人家本來睡的好好的咩,你來亂摳亂摳的,這樣我怎麼睡啊?」小青把屁
股微微擡起,「幫我脫掉內褲好嗎?濕濕的等一下穿起來會很難過。」

「喔!」我把小青內褲往下一拉,然後暫時放在前面椅背的置物帶內。

「你要不要也把拉鍊解開啊?」小青摸了摸我下身搭起的帳棚。

我不置可否,小青也就自動的把我拉鍊打開,甚至連皮帶都解了開來,然後
把我的勃起的陰莖從內褲裡面掏了出來。

「嘻!小小五一早就不乖喔!」

「嗯,現在七點多快八點啦,也該是升旗典禮舉行的時候了。」

「我們早餐都還沒吃呢?」

「小姐,要不要來碗豆漿啊?」

小青對我瞇了一下,低頭便將我的肉棒含進嘴裡。由於空間並不是很寬敞,
小青沒有辦法調整到很舒服的姿勢來幫我口交。但我也不甚介意,因為一大早就
吃太重的口味實在不太好,所以隻是脫掉她外面的襯衫,然後將細間帶往兩旁拉
,再把剩餘的衣物往下扯,兩個被無肩帶胸罩包裹住的乳房彈了出來。我用單手
解掉後面的扣環,再從旁一扯,小青胸罩就整條被我扯了出來,同樣地,我將胸
罩放在前面椅背的置物帶內。這樣我就可以直接愛撫小青的巨乳。小青上下的防
備都被我瓦解,我很容易地可以一手摸她的乳頭,一手從後面繞過去摳她的蜜穴
。小青被我上下這麼一搞,吸的更勤了。

或許是環境特殊的關係,我竟然被小青吸到有點想射了,感覺馬眼上已經洩
出一點前列腺液出來。小青好像也嚐到怪異的味道,擡頭問我。

「你想射了?」

「嗯,妳不是想喝豆漿?」

「嘻,可是我不想用嘴巴喝?」

「那妳要用哪裡喝?」我故意問道。

「這裡….」小青突然整個跨坐在我身上,她主動扶住肉棒,對準肉穴,一
屁股坐了下去,我的陰莖馬上整根被下麵的小嘴給吞噬進去。

「厄,現在還在車上ㄟ。」

「嗯~~我受不了了嘛~~我想插插….」小青開始將臀部上下起伏,讓蜜穴套
弄著陰莖。

我稍微擡頭看了一下,前面那兩個乘客坐的夠遠,小青坐在我身上的高度有
一點超過前面的椅背,我叫她往前伏下來一點,這樣我可以舔她的奶,而她也不
會被司機從後試鏡發現。不過以目前的情況和環境來看,這場仗勢必要由小青全
權主導了。

小青努力擺動雙臀,我的嘴則是專心的吸著她的奶。或許是因為角度的關係
,感覺肉棒在穴內進出有點困難,摩擦力增大,淫水的潤滑好像有點不夠,而且
又有點想射。因此,我心中默背九九乘法表,希望能降低一點刺激,好讓自己能
夠更持久一些。但小青顯然是慾火中燒,上半身用胸部擠壓在我的臉上,下半身
則是毫不留情的套弄著肉棒,再配合著車子行進間因路況顛簸導緻不規則的震動
,這下九九乘法表都沒用了,趕緊再搬出「木蘭詩」來應戰。

「唧唧負唧唧,木蘭當戶織….」唉,好像有點背錯,不管了。

「嗯哼….小五….往上頂一點….喔喔….肉棒….好粗….啊啊….小
穴漲漲的….哦哦….整個….都撐開來了….嗯嗯嗯嗯….」唉,肉棒變粗就
是因為快要射精啦!不要再搖啦!

「小….小青….我….不行了….厄哼….我快射了….快下來….」

小青依依不捨的又多套弄了兩下,才趕緊爬下來,用口含住我的肉棒,她的
舌頭才剛舔過龜頭,我的精液就馬上衝了出來,我趕緊按住小青的頭,讓精液全
部射近她的嘴裡。

洩了精之後,我趕緊拿面紙出來自己的肉棒,並要小青將精液吐出來。但小
青已經拿出一瓶水果水,咕嚕咕嚕的讓口內的精液混著水果水喝進肚內。後來兩
人又逗弄了一陣,小青居然又想睡了。或許真的是太累了,我在她額頭上親了一
下,將她的服儀稍微整理整理,除了胸罩和內褲因為要挪動她的身體導緻不方便
而沒幫她穿上,差不多打點好了之後,自己也昏沈沈的睡去。

* * * * * *

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覺車子停了下來,原來已經到達雲林了。我趕緊搖醒小
青,此時司機已經走了過來要我們下車,我看來不及讓小青穿上內衣褲,隻好先
把內衣褲塞進她的包包裡面,下車後再找車站的廁所讓小青穿上。出了車站後,
望著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該怎樣去小倩的老家呢?這時隻好求教最不可靠的
計程車司機了。看著在車站前排班的計程車,我找了一個看起來比較不會坑錢的
司機,向他詢問該怎樣到小倩老家的住址。

「喔,這喔,有點遠喔,這離市中心有點遠啦!而且還靠山,沒有公車可以
到啦!少年ㄟ~要不要我載你們過去。」

「多少錢?」小青搶著問,運將伸出五根手指頭。

「五百?不會吧!」我心裡暗自叫苦,因為等一下付錢的人是我啊!

「這樣如何?」小青比出兩個指頭。

「小姐,太誇張啦,大不了這樣….」運將改比四根手指。

「嗯,我頂多可以付這樣。。。」小青比出三根指頭。

「小姐,好啦,不能再低了啦!現在生意真的很難做。上車啦,我算妳這樣
好了。」他比了一個三,再比了一個五。

「嗯~三百五喔~勉強接受,小五,上車。」

我呆頭呆腦的被小青拉進車內,計程車司機就載著我們前往目的地。由於我
們兩人對雲林根本不熟,也不知道那個司機有沒有故意繞路,總之就覺得開了很
久很久,周圍的景色也越來越荒涼,農地農捨越來越多,最後車停在一個山腳下

「少年ㄟ~~大概就是在這邊啦!不過你還是要再問一下當地人啦,因為有些
人好像住在這山上,我們計程車開不上去啦!」

「嗯,好,多謝,我會再找人問。」我付錢後拉著小青下車。

「喂喂!等一下,這是我的名片,你們要回家時打電話給我,五分鐘我就會
到這個地方等你們。」運將老大你還真會做生意啊!

我接過名片,在附近詢問了一下,一位熱心的阿伯朝著山上指了指,說要我
們沿著這個小路走上去,自然會看到了。於是我們就循著這個山徑小道上山。延
途都是茂密的竹林,偶爾風聲大作,吹動著竹葉,冒出颯颯的聲響。約莫五分鐘
路程,難題出現了,我們遇到一個岔路。沒有路標,沒有指示,我丟銅板決定往
右邊的小路上去。但越走感覺越偏,怎還是沒看到一戶人家。突然,我們聽到一
陣喘息的聲音。

我和小青對望了一眼,很有默契的放輕了腳步,躡手躡腳的朝聲音的來源處
走去。由於路旁雜草蔓生,有些還高過一個普通人。小青發現喘息聲的正是由一
片比我還高的雜草後面傳出。我和小青蹲下去輕輕的撥開雜草,發現雜草後面是
其實是個林地,一個女生背靠在樹旁,上半身衣物被拉到胸部以上,下半身則全
部赤裸,而另一個男的則蹲在那個女生的跨下,舔著她的陰道,兩手也沒閒著,
往上愛撫著她的乳房。

「哇賽!活春宮ㄟ!」怪,小青比我還興奮。

「嗯,沒想到鄉下地方還滿開放的。」

「ㄟ,小五你看,那個女的身材好棒喔。」

「34C、24、35」我的眼睛具有自動scan美女身材的系統。

「你不覺得那個女生好面熟?」

「有嗎?」

「等一下等一下,好像有下一步動作了。」

隻見那個女生轉身翹起屁股,雙手撐在樹幹上,而男的馬上脫去褲子,掏出
陰莖,扶住女人的屁股,猛力插了進去。也許是在戶外做愛的關係,那個女生不
敢呻吟的太大聲,隻有急促的喘氣和「嗯嗯~~啊啊~~」的低吟。但那個男的就很
不客氣的用力插進插出,除了大腿肉撞擊女方的屁股肉發出清脆的「趴趴」聲之
外,陰莖整根進出女陰所發出的「噗茲」聲也響徹雲霄。

「那個男的好猛喔!」小青用略帶羨慕的語氣說。

「喂,幹麻,妳是在反諷我囉?!」

「沒有啊,你自己對號入座。」

「哼!那個女的看起來也比妳緊多了。」我也反嘲回去。

「好啊,那你以後想做就不要找我。」

我們兩人就這樣在旁邊鬥起嘴來,誰也不肯讓誰。沒想到才沒幾分鐘,那個
男的低吼一聲,下腹部緊緊靠在那個女生的私處不動。

「啥?他洩啦!」小青張大嘴巴驚訝道。

「哈哈哈,真沒檔頭!」這下我可樂了。

「小五,我們趕快走吧,他們好像在善後了,等一下他們一定也會從這邊離
開,這樣我們就被抓包啦!」

「是妳拉我來看的吧!」

小青對我吐了一個舌頭,然後緊忙拉我起來,於是我拍拍身上的泥土,繼續
趕路。原本以為這條路會越走越偏僻,但經過十分鐘的路程後,一個轉彎,我們
發現了一道石階梯,順著階梯而上,果然發現一個民宅的後門。我們再順著圍牆
走到正門,對照門前的門牌,這就是小倩的老家了。

小倩的老家是個三合院,原先以為三合院裡面應該住著大家庭才對,但發現
好像沒什麼人,隻有幾隻雞在庭院閒逛著。門前沒有門鈴,我敲門應該裡面的人
也聽不到,所以隻好放聲大喊。

「有人在家嗎?」

「誰啊?」一個年約六十多歲的阿伯從屋內走了出來。

「阿伯你好,請問這是小倩的家嗎?」

「啊!你們來找小倩啊?」阿伯驚訝的說道。

「厄,不是,我們….是來送還小倩的東西,」小青從包包裡面拿出小倩的
照片,「我們是後來住在小倩以前在臺北租房子的房客,這是我在床底下找到的
,房東給我們小倩的住址,本來想說用信寄回去,但怕小倩的老家搬了,所以親
自跑一趟,請問你是?」

「我是小倩的阿爸,」小倩的阿爸把家門打開,「來,請進,我們到裡面聊
。」

我和小青入門,穿過庭院,走進三合院的正室。一進門就看到數個神主牌位
,這應該是小倩家列祖列宗的靈位。小倩的牌位在最旁邊,小青走向前去,眼睛
泛著一點淚光,將小倩的照片連同相框,放在小倩的牌位前,口中喃喃地不停說
道:「小倩,回家吧,小倩,回家吧。」此情此景,我的心也揪在一起,隱隱作
痛。小倩的阿爸也在一旁,偷偷地擦拭著淚水。我和小青在小倩的牌位前各上了
三柱香之後,便和小倩的阿爸在客廳閒聊一陣。

阿爸除了感謝我和小青不遠千�從臺北南下送回小倩的遺物之外,我們還從
他口中得知,小倩的媽在小倩往生後,也因病去世。家裡除了阿爸之外,就隻剩
下小倩的一個妹妹,在家幫忙顧著飼養放山雞的生意。阿爸大喊「娟娟~~娟娟~~
」兩聲,要小倩的妹妹出來,可是半天沒人回應。但聽到門外有人喊著:「阿爸
,什麼事情啊?」接著一陣開門、關門聲音,一個女生從門外跑了進來。

「娟娟,來,這是恁姐的朋友,跟人家打聲招呼。」

「嗨~~你們好,我是小倩的雙胞胎妹妹,叫我娟娟就可以了。」



我和小青同時擡頭看了看她,不看還好,一看我嘴裡的飲料差一點當場噴了
出來。小青和我面面相覷,因為,這個女生,不就是剛剛我們在路旁看到光天化
日之下在路旁草叢裡做愛的那個女生嗎?而且,她跟小倩長的一模一樣,怪不得
剛剛小青覺得有點面熟,原來小倩和娟娟是雙胞胎啊!

「娟娟,妳裙子怎麼穿那麼短,上衣的釦子也沒有扣好,我不是說過不要這
樣,在我們這鄉下很容易被人家說閒話。」阿爸看著娟娟的穿著,不禁眉頭深鎖

「今天很熱啊,而且我又不是每天都穿這樣。」

「唉,妳就是跟妳阿姐不一樣,妳阿姐聽話多了,唉….」從小倩阿爸的語
氣中,就可知他對小倩還是非常懷念。

「阿爸,不要這樣說啊,我又不是不孝順你….」

但是隻有我和小青知道娟娟穿短裙和上衣釦子沒扣好的真正原因,小青尷尬
的對我笑了笑,我則是低頭不語。此時逐漸日正當中,小倩的阿爸留我們下來吃
午餐,還特地跟我們保證他養的放山雞絕對好吃,一定要我們賞個臉。盛情難卻
,而且跑這麼遠一趟,不撈一點回去怎夠本,於是我當下答應留下來用中餐。阿
爸非常高興,趕緊要娟娟幫忙去做準備。

他們在準備午餐的時間,我和小青就在三合院的庭院內逗弄著小雞,享受難
得的鄉村時光。約莫半小時,小倩的阿爸呼喚我們入內用餐,接著一道道山珍海
味出現在我們眼前。阿爸說以前小倩媽媽還在時,家中除了養放山雞外,還有開
山產店,他是大廚,小倩的媽媽就是二廚。後來小倩媽媽往生後,他就把山產店
收了,專心做養殖放山雞的生意。

酒足飯飽後,我們在屋內又休息了一陣。這段時間,阿爸拿出上好的烏龍茶
泡給我們喝,於是大家就一邊聊天一邊品茗。後來我覺得肚子有點怪怪的,想要
上廁所,於是便跟阿爸問廁所的方向。

「你要上便所喔?歹勢啦,不巧家裡馬桶有點壞啦,水電行說今天休息不上
山啦,要明天開工才肯來幫我們修。不過我們有另一個備用的便所,但是要走一
段路,娟娟啊!」阿爸朝廚房喊了幾聲,因為我們吃飽後娟娟就一直在廚房處理
餘廚,「妳帶他去雞寮附近的那個便所啦!」

「喔,好~~」娟娟從廚房跑了出來,「跟我來吧!」

我把一些證件皮包交給小青保管,便跟娟娟走了出去。我們從正門前的道路
下去,原來這條路就是剛剛我和小青遇到叉路時,左邊的那條道路。至於右邊的
道路,娟娟說是為了方便去雞寮,以及阿爸考慮一些安全因素,所以從家裡後門
又開了一條較遠的道路。

我跟著娟娟的後面,由她帶路。一路上有說有笑,彷彿不像是第一次見面的
人。娟娟對我特別親切友善的態度,讓我感覺怪怪的。但是看著她身上清涼入時
的裝扮,完全不像是個長期待在鄉下的女人,心裡也有些悸動,或許這也跟我和
小倩有過一段夫妻之實的關係吧!

到了岔路,娟娟又帶我走入剛剛我和小青走錯的那條路,一路上走著,我腦
筋老在想著剛剛娟娟在路旁跟男人打野砲的事情,想著想著肚子都不覺得在痛了
。走到一半,娟娟又帶我跨過一道長長的草叢,就發現草叢後面有個小木屋。娟
娟指著小木屋對我說:「那個就是臨時的廁所,你去用吧!我在外面等妳。」

「喔,好,妳等一下喔。」我開門進去,裡面還滿乾淨的,於是便脫下褲子
準備大便,但是卻大不出來。撐了五分鐘,腳蹲麻了,受不了,隻好放棄,站起
來重新把褲子穿上。才穿到一半,突然聽到娟娟「啊~~~~」的大叫,我草草拉上
拉鍊,連皮帶都還來不及紮好,就趕緊衝了出來,赫然發現一條蛇就盤據在娟娟
前面。娟娟看到我之後趕緊跑到我身後抓住我的衣角,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隨
手揀了一根木條,用力我蛇的身上打去,那條蛇見狀,往後一縮,溜回草叢去也

「呼呼….妳有沒有怎樣?」我轉身抓住娟娟的肩膀上下打量。

「厄,沒事….我隻有被嚇到….」娟娟有點害羞的低下頭。

「沒事就好,」我望著娟娟有點出神,「妳好像妳姐。」

「妳也跟阿姐形容的好像。」

「啥?」

「我說了你可能不相信,我跟阿姐感情很好,阿姐死後,常托夢給我。她昨
晚又到我夢裡找我,說你今天會來,我還在夢中看到一點你的影像,雖然模糊,
但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昨天夢裡見到的那個影像就是你。阿姐是不會騙我的。

「小倩也沒有跟妳說什麼?」

「嗯,她說你。。。你是個好人。」怎麼每個人都說我是好人啊??

「還說要我對你好一點。」

「啊??」

娟娟擡起頭來,慢慢閉上眼睛,我望著她微翹的朱唇,想起了小倩。或許,
她兩姊妹真的心靈相通,無論是否在同一個世界。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四唇
交疊、兩唇交纏,仿如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娟娟更進一步的雙手勾住
了我的脖子,我也雙手也大膽地在她胸前撫慰著。沒想到娟娟直接將上衣拉了上
來,解開胸罩,讓我可以直接在那兩粒碩大的乳房上恣意撫摸。

雖然娟娟是個鄉下女孩,但肌膚卻是非常滑順,不知是有特別保養還是天生
麗質。兩顆乳頭稍加揉捏便硬挺起來,陣陣「嗯~~嗯~~」的聲音從喉頭發出。我
離開她的唇,將陣地轉移至乳房。娟娟無力靠在小木屋的牆上,接受我的舌尖在
她胸前四處遊走。

「嗯哼….好….好姐夫….啊啊….我的….嗯哼….奶子….好吃嗎..
..啊喝….你舔的我….好舒服….」咦?她居然叫我姐夫,小倩是在夢裡跟她
說了些什麼啊?

「唔唔….姐夫….我….我也要….讓我舔你的….啊啊….嗯哼….舔
你的弟弟….」

娟娟示意我站起來,然後她蹲在我跨下,拉下褲頭的拉鍊,由於皮帶剛剛來
不及繫上,因此她解開褲頭鈕扣後,便可以直接將我的牛仔褲連同內褲一併拉下
來,半垂的肉棒立刻被她握在手裡。她端詳了兩下,對我淫笑了兩下,先伸出舌
頭舔了舔龜頭,讓我的陰莖受到一點刺激而有微微的勃起,然後才全部將肉棒送
進她的櫻桃小口之中。

貪婪的雙唇包覆至龜頭根部,然後再慢慢拉至龜頭突起的菱角,讓陰莖每個
部分都能受到口水的潤滑,舌頭順時鐘方向不斷地在龜頭上打轉,三百六十度各
各角落都不放過。「咕嚕~~咕嚕~~」的聲音不絕於耳,娟娟專注的晃動著頭,讓
龜頭徹底姦淫著她的淫蕩小口。我的呼吸也不禁急促了起來,雖然早上才在客運
上跟小青做了一次,但娟娟的吹簫技術彷彿是專業AV女優一樣,吹含摳舔吸,面
面俱到,搞的我下腹部一團慾火突起,精鎖又鬆動了些,精蟲先遣部隊已經蓄勢
待發。娟娟好像發現我的陰莖異常膨脹,深怕我現在就一洩千�,趕緊將肉棒吐
了出來。

「嘻嘻,阿姐說的沒錯?」娟娟笑瞇瞇的對我說。

「什麼?」

「阿姐昨天在夢裡告訴我,要在你的飲料裡面下一點藥,因為她說你來這的
途中一定會跟小青姐做愛,怕你到時候沒力,所以要我給你補一下。」小倩啊,
妳趕快投胎吧,不要害死我了。

「還說我,妳上午不也是….」啊,好像說溜嘴了….

「咦?好啊,上午我在這附近跟阿宏做愛,你是不是有看到??」娟娟睜大
的眼睛看著我。

「厄,對啦,我剛小青來這時選錯路,剛好聽到有怪異的聲音,所以才發現
妳和….嗯….」

「唉,好吧,不瞞你說,阿宏是我小時後村裡的玩伴,我們是從小玩到大的
….」

「然後就玩到床上去了?」

「嗯,不過你不要以為我是隨便的女人,我也隻跟阿巨集做過,阿巨集是個好男
人,他說以後會娶我。」唉,女人就是很好騙。

「那妳為什麼會跟我….?」

「….因為阿姐昨天夢裡有特別交代,要我….」小倩,原來妳買一還送一
啊,謝了!

「那….現在呢?還要繼續嗎?妳不後悔?」

娟娟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接著兀自轉過身來,翹起屁股趴在小木屋的牆
上。我掀起了她的裙子,才發現原來裡面空無一物。「我剛剛回家後有自己清理
過,你不用擔心。」她微微分開雙腿,將一隻手伸入跨下,用食指和中指將自己
的嫩屄分了開來,裡面早已汁液橫流。我將肉棒送至穴口,娟娟用另一隻手扶住
肉棒,將其往穴口送入,我則從後方抓住她的細腰,順著淫水的潤滑用力往前一
挺,肉棒毫無阻礙的直抵花心。

「唔….阿姐….姐夫….插進來了….」

「娟娟,還可以嗎?」我將肉棒在穴內抽插了幾下。

「嗯….不要緊….你儘管….幹吧….阿姐….會很高興的….」

「好,我來幫妳完成小倩的心願。」

我開始用力大幅度的在娟娟身後瘋狂進出,可能是因為上午娟娟的小穴已經
被人開過,所以我的野蠻進出完全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她那好像少經人事的屄還
呈現粉紅色的外觀,兩片陰唇雖有點外擴,但瑕不掩瑜,隨著我的操弄,那兩片
嫩陰唇也隨之翻進翻出。

「哦哦….姐夫….你….操的我….好爽….啊啊….難道….阿姐….
也有和….和我同樣的….嗯啊….感覺嗎??」唉,我不知道怎樣跟妳解釋啦
!這是屬於神學的問題。

「姐夫….嗯嗯嗯….你可以….再用….啊….好….就是….喔喔….
就是這樣….嗯嗯….阿宏….每次幹我….唔唔….沒兩下就出來….啊啊..
..早上弄得我….嗯嗯….不上不下的….喔喔喔喔….」我就說阿宏是個遜喀

我一邊插著屄穴一邊輕拍著娟娟的屁股,清脆的「趴趴」聲在草叢內迴盪,
每拍一次,娟娟的小穴就緊縮一次,而我也趁著她緊縮著時候,用力將陰莖往內
頂入,讓陰道壁能夠跟肉棒有多一點的摩擦,這從我拉出肉棒後看到上面沾了不
少娟娟白花花的淫水可以得知。娟娟或許在性愛方面沒有玩過太多的花樣,受到
新奇的刺激,臀部扭動的相當激烈,小穴也越夾越緊,甚至讓我的肉棒感覺有點
疼痛。

為了讓娟娟有更多體驗,我像是騎馬打仗似的,要娟娟繞著小木屋走,而我
的陰莖仍舊插在娟娟的穴內,我頂一下,她走一步。就這樣繞了小木屋兩三圈,
娟娟氣喘噓噓,我也有點兩腳無力。後來索性把她推出草叢外,到了小路上,邊
走邊幹。

「啊啊….姐夫….你….你幹什麼….嗯啊….羞死人了….噢噢….怎
麼….把我推到….唔唔….馬路上….啊啊….不小心….被人看到….哦哦
….我跟你在….啊啊啊….不行….喔喔喔….啊啊啊….」

「娟娟….噢噢….這裡不會有人來的….妳說….這樣子….呼呼….有
沒有比較爽….」

「哦哦….姐夫好變態….呵呵….嗯喔….是有點….啊啊….刺激….
啊哼….姐夫….用力哦….用力的幹我….啊啊啊啊….把我當成….阿姐..
..這樣….嗯嗯….阿姐也會….哦哦….很高興的….」

我把娟娟推到道路另一邊的樹旁,讓娟娟能夠用手撐在樹幹上面休息一下,
我也可以停下來好好的再插上幾回,因為剛剛那段「騎馬打仗」,我都是採半蹲
的姿勢來進行,幹久了也覺得大腿好酸,酸到肉棒幹穴都沒啥感覺了。我不時望
著道路兩旁,看看有沒有閒雜人等經過。過了五分鐘也沒看到半個人影,自己看
看手錶,從剛剛出來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十分鐘了,再不回去可能會被小青懷疑,
因此打算速戰速決。

娟娟已經被我幹的有點虛脫,隻有輕微的呻吟著,但喘氣的成分居多。我開
始使出吃奶的力氣狂幹著娟娟,每一次插穴必定深入穴底,直抵花心。娟娟也以
急促的呻吟聲回應的,兩個垂在胸前的乳房也因而劇烈的前後左右晃動著。

「啊啊啊啊….姐夫….頂到花心了….喔喔唔唔….啊啊啊啊….不行..
..小穴….小穴要被插破了….啊啊啊啊….姐夫….我要來了….啊啊….要
洩了….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屁股一夾,用力往前頂,精液大洩八方,盡情的噴灑在娟娟的體內。同時
娟娟小穴也跟著一縮,一股陰精衝了出來,還不斷從肉穴和陰莖接合的夾縫中竄
出,彷彿尿失禁了一般,沿著大腿往下滴落。

「啊~~姐夫,快拔出來,羞死人了。」娟娟把我輕輕推開,跑到樹後雙腿分
開蹲了下來,讓我的精液能從小穴裡面流出來。我將剛剛上廁所沒有用到的面紙
遞給娟娟,娟娟笑著取了幾張,輕輕擦拭著被我幹的有點紅腫的下體。兩人也知
離開很久了,必須要趕快回家,免的被人懷疑。因此趕緊整裝,然後一前一後回
到小倩家。

一趟進小倩家門,就看到小青一個人在庭院裡面蹲著跟小雞玩,而一隻不隻
到哪裡跑來的小狗,也趴在小青的旁邊搖著尾巴。

「我阿爸呢?」娟娟問小青。

「妳阿爸說要去雞場抓幾隻雞給我們帶回臺北,小五你去上個廁所怎麼那麼
晚才回來啊?」

「啊,這….我….」正當我想有所解釋的時候,小倩的阿爸趕了回來。手
裡有一包塑膠袋,裡面是一隻已經宰殺好並去毛的放山雞。

「娟娟妳們回來囉,正好,來,這是送給你們的。」小倩的阿爸把土雞遞給
了我,「感謝你們對小倩的照顧,小倩在天之靈會很感激你們的。」

「阿爸你不用客氣,這土雞我們就收下了,時候不早了,我和小青也要趕回
臺北,因為明天還要上班。這是我和小青的聯絡方式,如果還有什麼要幫忙的,
就打上面的電話給我們吧。」我將一張上面寫有我和小青聯絡方式的紙條給小倩
的阿爸,「那麼,我們也該走了,再見。」

「嗯好,順走喔,咦,娟娟呢,這猴囡仔剛剛不是在這邊嗎?一下子又不見
了。人客都要走了還不來送客。」我回頭一看才發現娟娟真的不見了。

「阿爸,我在這啦!」娟娟從屋內跑了出來,手裡也拿著一個紙袋。「那,
這是送你們的,慢走喔!有空再來玩喔!」娟娟的右眼對我眨了兩下,把紙袋遞
給我。

「喔,嗯,好,謝謝。」我看了紙袋,裡面放了一個不知道是裝啥麼東西的
盒子。「那我們就再見了!再見。」我和小青對他們揮了揮手,依依不捨的說再
見。

「再見,有空再來玩啊!」「一定的!」

沿著小路走下山,小青一直上下打量著我,我沒有理她,拿起手機打電話給
剛剛載我們來這邊的運將,他要我們再等他十分鐘,他先送一個客人,等一下馬
上就到,於是我們便在山下等他。

「老實說,你剛剛怎麼上廁所那麼久?」啊,小青還沒忘啊!

「沒有啊,剛剛肚子很痛,就烙屎啊!所以比較久….」

「是嗎?嘿嘿~~」小青在我身上聞了聞。

「幹麻,妳是狗啊!」

「沒事,沒事!」

不久計程車來了,我們順利回到市中心去搭乘客運。上了客運後,由於過度
勞累,我在車上呼呼大睡,一覺到臺北。下了車後我騎機車先送小青,回到她租
屋處後,小青說禮物都給我好了,她不要。臨走前她塞了一個字條給我,要我回
到家再打開來看。我回到家後一看才發現上面寫了一行字:
「先生,你的內褲穿反了! 小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