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醉的岳母

今天是個好日子。

  辛辛苦苦幾年下來,終於熬到了升職的一天,怎麼不讓人欣喜,尤其這天還
是女友的生日,所以下班後我推辭了同事的邀約,急吼吼的往回趕,一進家門,
就看到了賢惠的女友和風姿倬約的未來岳母。

  和女友小小親熱一下,順便簡短問候下岳母,就進了洗手間放水。一身輕鬆
之後洗手時,意外看見了旁邊擺放著的岳母的小汙巾。「真香。」我拿起岳母專
屬的汙巾深深的呼吸著,彷彿上面仍帶著岳母身上那依稀的芬芳。

  岳母年紀剛剛接近五十,看起來卻不顯得老,和我那年高德劭的岳父並肩而
立時彷彿是父女一般——實際也差不多,他們相差近二十歲。岳母在大學時被身
為老師的岳父吸引,經歷一番風波後成家生女,雖然生活美滿,但歲月流逝,有
些情況終究無法迴避:岳父已是黃昏夕陽,岳母仍在人生最美好的時期。

  坦白地講,岳母比女友更吸引我,這種無形的吸引力從第一次跟女友見家長
時就默默滋生在我的心底。

  有時午夜夢迴,不免會拿岳母這個離我較近的成熟女性yy一番,她高挑豐腴
的身材是我的最愛,遺憾的是女友並未繼承這一點,她更多的繼承自我的岳父,
瘦弱而溫和,她的美是內蘊的,需要一番品味之後才能顯現,就像縷縷情絲,即
使我狂野的心也不願離開她溫暖的懷抱。

  岳母的美,卻是一種外放的力量:愛笑,有些好動,或許是安定的生活和無
憂的性格使她超離了青春的流逝,時常流露出一種本應專屬於少女的嬌態,成熟
的身體加上那種自然流露出來的純真,比起年輕女性更富誘惑力。

  她雖然不是特別的美色,卻像團熊熊燃燒的火一樣,時時刻刻向周圍幅射著
她的魅力。我不知道,我最終做出和女友安定下來,確立自己的未來這個決定有
多少是受到了岳母的影響。這個和善、熱情、體貼的女人,是我心底不能形於言
辭的最愛。

  放下汙巾,結束無聊的妄想,我離開洗手間,打算幫女友做飯,但岳母和女
友合力把我推了出來,讓我休息一下等吃飯。這兩個女人真的不錯,有時我自己
都有些過意不去,就這樣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也許這就是身為男人的
幸福吧。

  我想我的岳父一定沈醉在這種幸福中很久了,有這樣好的妻女,真是個令人
羨慕的人啊。

  給岳父打個電話,得知他目前在外地為某學院授課無法回來,我們說了會話,
電話就掛了。

  我倚在沙發上,眼睛盯著電視,腦子裡意馬奔騰,不覺間已到了吃飯的時候。

  餐桌上,我們三個人談笑風聲,我信口開河,把岳母和女友逗得嬌笑不止,
又開了瓶紅酒,不知不覺多喝了幾杯,易醉的她們漸漸已是昏昏欲睡。

  房間裡只有三個人,我清醒,她們一個側身埋頭在沙發上,一個半坐在我懷
裡,距離如此之近,莫名的,我的心裡有些悸動。

  壓下那絲不該有的想法,我把女友抱進臥室,然後來扶岳母,我要把她送到
客房。

  半抱半扶之間,岳母的發絲打在我的臉上,溫暖的氣息撩動著我的心,我把
她送上床,卻不願就此離開,而是默默的看著她的臉龐。

  岳母的容貌只是中上,但勝在五官端正,膚質細嫩白晳,在體內酒水熱力的
蒸騰下,她玉石般的肌膚上有著細細的一層薄汙,在昏黃的燈光下散發著無窮的
誘惑。

  我輕輕撫摸她微濕散亂的頭髮,她那彎彎的眼睛、幼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的
微厚紅唇,恍如在向我發出迷亂的邀約一般。

  這是我頭一次與岳母如此親近,我的心快樂又激動,如同一匹野性的馬駒,
想要在這肥美的草原上盡情狂奔。

  我的手不自禁的來到她的脖頸上,下面是她鬆開的領口,從深深的谷溝中看
下去,下面一片平坦,再往下去,那將是碧草茵茵。

  岳母呻吟了兩聲,她對酒反應較大,我想她會和自己的女兒一樣,在幸福的
美夢中無知無覺,一覺到天亮。

  這難道不是天授之機?

  我轉身關上了門,然後把燈光調得再暗一些,房間裡有些悶熱,一種奇異的
暖昧生根發芽。

  我緩緩拉開岳母的衣襟,豐沃的雙丸首次暴露在我的眼中,輕輕鬆開胸衣,
那對沈甸甸的寶貝失去了束縛後更加漲大了一些,如此美景,我簡直無法想像,
我的手忍不住活動起來,除去了岳母的下裳,或許是夢中的她渴望更自由一些,
當我褪下內衣時,岳母的腰甚至微微向上聳著,彷彿迎合一般,這令我胸中的野
火迅速蔓延開來。



  我把半裸的岳母抱在懷裡,我們已接近袒呈相對,她的臉上浮現淡淡的紅暈,
挺翹的鼻子細細的呼吸著,當我把手指微伸進她的口中,我能感到有津液沾在我
的手指上。摟抱著這樣性感的嬌軀,年輕力盛的未來女婿已忍不住要為如此可愛
的岳母鞠躬盡瘁。

  我把肉杵扶正,對準岳母微濕的門戶,稍稍用力,便頂了進去。或許久曠成
熟的身體感到了什麼,岳母仰起臉,急喘了幾下,臉上的紅暈更加的濃了。

  我慢慢進入著,開拓著從未到過的新領地,愈往裡面,愈感到緊迫,如同受
到某種婉轉的推拒,但我知道,那阻力並不堅強,在我的沈著下,終於探到了底。

  岳母張開了小嘴,在深入至極的壓迫下不停喘息著,我能感覺到她的身體正
在變熱,似乎某種慾望悄悄的甦醒了。

  我揉動著岳母細膩滑嫩的胸脯,從乳根往上推,然後向兩側,我的手越來越
用力,她的胸脯上已經浮現薄薄的汙水,胸前的肌膚也泛起一片粉紅,誘惑著我
手探尋著每一寸柔軟。

  岳母的臉佈滿紅暈,我吻上她的唇,舌頭探進她的口中,糾纏著她的香舌,
交換著津液,不時有帶著微沫的口水從她的嘴角流出,沿著她光滑的臉龐,滑到
頸下,落在發間和枕上。

  這是多麼美妙的感受。年輕的女婿活躍在成熟的岳母身上,雙方融洽無間,
體液交流。

  我的動作越來越大,岳母的反應也越來越激烈,她迎合著我的動作,口中發
出像喘息,又像哭泣的聲音,她的臉像血一樣殷紅,從體內發出的熱氣一下下打
在我的臉上,促使我更加努力的挺動著。在劇烈的活動中,我看見她的眼睛從迷
茫中復甦,充滿了不可置信,她的身子一度變得僵硬,然後用力掙紮著,扭動著,
但在我強而有力的統治下,終於變得綿軟,繼而再度迎合起。

  舔去眼角的淚液,看著她重歸混沌的眼睛,我知道,我已經征服了她。我就
像天上的雷神,居高臨下,用至大剛猛的雷霆不斷擊打著下界試圖度劫超脫的女
妖,我要打碎她們的意志,砸斷她們的筋骨,把她揉進我的身體。

  此刻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堅硬,這全然不像我和女友深入交流時的情景。女友
總是柔柔弱弱的,聲音也是細細輕輕的,動作更近似一種被動的接受,而非主動
的交流,這曾是我的遺憾,但現在,在她親愛的母親身上,我終於得到了滿足。

  我拼盡全力,向那胴體的深處頂去,岳母口中「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她身
上敞開的衣襟已經徹底被汙打濕,胸脯上、豐挺間、柔軟平滑的小腹上已經到處
都是汙珠,它們不斷湧現,匯聚成溪流,沿濕了我和她,打濕了床單,還流向幽
深的芳草間。

  我在岳母身上馳騁著,雙手緊緊抓住她碩大豐挺的乳房,按住她似要跳起的
扭動著的軀體,不時向更深處的柔軟頂去。這就是岳母的身體,我可愛的女友曾
從她的花徑裡出生,吸食著她的乳汁,在她溫暖的懷中成長,現在這一切都屬於
我了,再不是虛幻的臆想。

  我頂住花徑深處的軟肉,扭動著腰,似要旋轉鑽動一般,那種磨擦緊逼的感
覺帶來一陣陣讓我寒毛聳起的酸意,岳母的表現更是不堪,她在我的壓制下掙扎
著,喘息的聲音愈發劇烈急促,她的身子彷彿著了火,臉和脖子遍佈暈紅,美妙
的胸脯波濤洶湧,起伏不定,下面的玉門卻彷彿失禁一般,粘滑的液體把我們緊
密連接的部分全部打濕,床單也濕透了一片。

  我按定著她,頂住深處的柔軟不放,強忍著蝕骨銷魂的酥酸感覺堅定的磨擦
著,鑽動著。我看著岳母的雙眼翻白,分泌出的口水流出嘴角,看著她豐盈的乳
房在昏暗中跳動著,直至下體一熱,潮水噴出……

  第二天上午。

  「媽,昨天睡得好嗎?」推開我和女友臥室的門,看見岳母坐在客廳發呆,
我若無其事的道。

  「啊」,岳母的身體似乎抖了一下,卻沒有別的反應,只是吶吶的道:「還
行,不錯。」

  「那就別急著回去,多住幾天吧。」我盯著岳母的眼睛說,「你女兒說最喜
歡跟媽媽一起睡了。」

  岳母默默無語,她的頭髮垂下來,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洗漱完,吃掉了早飯,拿好工作需要的物品,正要走出門去的時候,聽到
岳母細細的說了聲「好」。

  我驀的回首,看到岳母窈窕豐腴的背影,她正低頭收拾著我用過的碗筷。

  我微笑著,走進了清晨的陽光中。

  我知道,未來將會很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