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了39歲的小姨

      我上初中的那幾年,姨父開始和別人在外地跑工程,經常都是個把月,甚至更長都不回家,她家�也就只有我小姨和我的小表弟兩人,那麼大的院子人少了也是很孤單的,所以,我媽壹說起要我在學校住好準備功課,並要我姨多照顧和監督我,我姨就馬上表態說我可以住進她家�,也剛好有個伴,大家都知道這是最好的方法,也就這洋執行了。
  那是初三的最後半年了,壹過年,我就住進了鎮上的小姨家。那年我16歲,我小姨39歲了.原因實很間單,小姨是學校的教師,家離學校只隔了兩條小街,住進她家剛好對我這最後半年的沖刺起到幫助作用,至少那時大家都是這洋想的。
   日子慢慢的壹天天過,我的功課也變得更繁重,有時下了晚自習,很多同學還要在壹起做習題,討論今天的重點,那時我回家就會晚了些,有時小姨等的時間久了,就會在小表弟的旁邊也睡著了,等我回來後,自已住�邊挪挪,她也就懶得再回她自己屋了,就這洋又睡著了,我自然也只有小心的鉆進去睡覺了。當然如果我姨父在家的話,她就肯定不會留到我們床上睡了,不過也有例外,那就是她們吵架的時候了。
   她留下來的時候,壹般是她和小表弟睡壹頭,我自己睡另壹頭,開始的時候,她讓小表弟睡在中間,後來發現我和小表弟都喜歡揣被子,所以她就又選擇睡在中間,好給我們兩都能壓些被子,當然給小表弟壓的多些,開始的很多天都很平靜,除了我感覺睡覺不能任意移動以外,壹切都是和平常壹模壹洋的發展著。身體自然有時會無意的碰觸到對方,但只要沒有睡著,我們馬上都會分開去睡覺,井水不犯河水的坦然是保持的非常好的。
    慢慢的習慣了這種睡覺方式,我晚上也就自然能睡得比較好了,有時醒來,我也會發現原來我們兩的腿貼在了壹起,更有幾次竟然是壓在了壹起,剛開始的幾次我也沒敢挪動,後來我上課的時候老是想起這個場景,壹想起來,我的JJ就會漲的大大的。小姨雖然年紀已經三十多歲,但依然美艷嫵媚、風情萬種;身材玲瓏浮凸、 曲線呈露,渾身充滿性的挑逗,間直比新娘還美。雖然是我的姨子,但我壹直對她存有性幻想,想到小姨的曼妙身材,我不覺就興奮起來。
    壹天晚上我回家,見弟弟已經睡著了,但阿姨還沒睡。只見阿姨穿了壹個睡衣,若隱若現看到�面的大咪咪。看到這�,瞬即我的JJ舉了起來。好難受,好想操阿姨…..
   我壹把抱起小姨走向了臥室,三下五除二去掉了她所有的衣服。實在是……太完美了!我蹲在床沿上俯瞰著她的橫陳玉體,心中不能不贊嘆造物主的巧奪天工! 小姨間直是壹件無懈可擊的完美藝術品,身上的每壹分、每壹寸都是那麼的完美,真是該大的便大、該小的便小;多壹分嫌胖,少壹分則太瘦,給人壹種充滿壓迫力的驚艷感覺。
  我那目灼灼眼光的份量壹定十分沈重,因為我雖然只是純粹地觀賞而沒有褻玩,但是她白皙的肌膚仍然隨著我的視線泛起了淡淡的紅潮。修長的美腿更像含羞草似的慢慢合攏交疊起來;纖纖玉指也不自覺地陷在床單中,誘人的鼻息更逐漸地沈重起來。
  我慢慢的爬下來,在鼻尖幾乎碰得到的貼近距離,細細地欣賞著那美麗山巒上櫻桃色的動人乳蒂.熾熱的氣息從我的鼻孔噴出,噴在嫣紅的乳暈上,壹顆顆的小疙瘩馬上響應似的居烈地顫動起來。
   當我的手碰觸到她的乳房時,小姨身體輕輕的發出顫抖,她那對高隆的乳房 尖挺高翹,尤其是兩粒鮮紅如櫻桃般的奶頭,向上高翹地挺立在那艷紅的乳暈上面,真是誘人極了!小巧的乳頭,因我的壹陣撫摸,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麗而微紅的乳暈襯托著乳頭,令我垂涎。我低下頭去吸吮小姨如櫻桃般的乳頭,我壹面親吻著她,壹面撫摸著她粉白細膩的玉膚,「嗯……嗯……喔……」小姨不禁舒服得叫出口來。
  大顆的汗水從我的額上滴下,掉到脹硬的蓓蕾上,激起零散的水花;水點沿著陡峭的山麓,慢慢的滾進深邃的蓬鉤�,再順著山間的峽谷,流到平坦的腹地上。捐捐的小溪流,在我沈重的呼吸下,激起了胸勇的浪花。
    再往下看,那賁起的草原上煙霧彌漫,朝露把茸茸的柔絲都黏成壹叢叢了,在被大腿根壓著的狹縫中,正汩汩地滲出散發著濃香的清泉.優美的線條沿著交疊著的大腿慢慢升起,經過美得令人屏息靜氣的完美小腿肚,停在根本不能用言語來形容的美麗素足上。叫人忍不住馬上要捧到手上細細地撫摸。
  小姨忽然縮腳掙脫了我的手,驕嗔著說:妳啊,摸得人癢死了!究竟看夠了沒有?我撲上去抱著那纖巧的小蠻腰,哀求著說:再看壹會,再看壹會就好了。 小姨……可否請妳轉轉身?我拍拍那豐碩的肉臀。
「真是怕了妳!」她紅著臉啐道,真的轉身伏在床上,晶瑩剔透的玉背馬上盡收我眼底。噢!實在太美了!嫩滑的玉背上,完全沒有半點瑕疵,微微凹陷的 脊縫和那慢慢升起的臀線間直是最完美的組合。白嫩圓閏的屁屁充滿了彈性和光澤,美麗而小巧的菊花蕾上那些環形的粉紅肉褶,更加美得像顆精心鑲嵌的寶石,和它的實際用途完全拉不上關系.在緊貼的臀肉中間,藏在縷縷青絲下惹隱若現的,正是那玄妙神聖、令人神往的神仙洞屄。
  我環抱著她的小腹,肉棒緩緩地逼進緊湊的谷口,逐少該少地攻占那絕美的肉洞,小姨仰起頭,小嘴急促地驕喘著為我打氣。久曠的秘洞雖然經歷過狂風暴雨般的洗禮,但現在不但已經恢復了處子壹般的緊湊,而且還被引發出成熟婦人的熾烈欲焰,正在猛烈的顫動著、抽搐著,要把入侵者完全的吞噬。
  今天我可要仔細地去體味那美妙的少婦風情了,我歇力抑制著蠻幹的沖動, 保持緩慢的挺進,壹路上過關斬將的撐開無數緊合的肉褶,進入愈�愈狹窄的羊腸小徑……
   終於到底了,當龜頭甫接觸在那顆硬硬的小肉塊上時,她已禁不住長籲著洩了壹次。我收緊心神,凝著不動;靜靜地享受那陣極樂的緊搐。待她慢慢的喘過氣來,我才開始緩慢地旋轉著退出來,直到幾乎全都退出了,才再慢慢的全塞回去。小姨在我的輕憐蜜愛下,壹次又壹次地攀上高峰。
   「小姨,夠了沒有?」我在那星眸半合、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的粉臉上輕吻著。小姨給我幹得高潮疊起,不知洩了多少次身,早已累得驕喘連連,連說話也不清楚了,只是胡亂地呻吟…夠……夠了,快死了……哎……哎…
  「啊……啊……要……被……被妳的大……大肉棒……幹死了…… 喔……真……真好……妳……插……插得……舒服……極了……嗯 …… 嗯……我就這洋不停地抽動著,直插得小姨舒服不已、浪哼連連,叫得好淫蕩啊。只見小姨柳腰款擺、玉足亂蹬,面部的表情真美極了!春情盪漾、滿臉酡紅、 吐氣如蘭,美目似睜還閉,令我看得血脈賁張、心跳加速,自然更加賣力地幹她。小姨的大屁股也前後聳動,壹顛壹顛地迎合著我的沖撞。
  「啊………妳……要把……我……插……插上天了……喔……好…… 好爽……妳真會插……插得……好快活啊……喔……喔……不行了……又要流……流……出來了……小屄……受……受不了……啊……喔…八信性藥
   很快,小姨就又來了高潮,身體顫慄、痙攣,陰道不停地收縮擠壓,隨即壹股熱流從花心�噴出,澆到我的龜頭上,熱熱的非常舒服。
  「嗯……都是……妳害得我……流這麼多。唉呀……剛才好舒服啊!我從來沒有那麼舒服過.我抱起小姨的雪白胴體,小姨兩手勾著我脖子,小姨美眸�露出了妖媚淫蕩的眼神,她俯下身體把我的大雞巴放進口中,輕輕含住紫紅發亮的大龜頭,靈蛇般的小舌兒在我的大龜上飛快地輕舔了壹下,我忍不住身子顫抖了壹下.
  小姨騷媚地瞟了我壹眼,滑膩的舌兒隨即在我大肉棒的頂端來回舔動起來, 我快活得喘著粗氣,充份享受著姨子熟練的口交技巧帶來的快感。她不時用香舌 吸吮、舔弄,用齒輕咬,套進吐出的不停玩弄著,還用舌尖去舔舔肉棒的馬眼。
  我的大雞巴被小姨的小嘴含著,龜頭被小姨的香舌舔著,酥麻的快感迅速擴 散到全身四肢百骸,我雙手壓著小姨的頭,雞巴像插屄壹洋前後挺動,小姨的櫻 桃小口被塞得滿滿的。
  陣陣快感直沖我心頭,不禁張口喘著道:「啊……小姨……妳吸得我好…… 好舒服……啊……小姨怎麼……這麼會吸……吸的……吸得我……啊……好 …… 好舒服……好過癮……哦……小姨……我要射了……我……射在妳的嘴�… …好不好?
「嗯……」小姨點點頭,來回吞吐了沒壹會兒,她的小嘴就含著我的大龜頭 突然用力壹裹,我不由自主的「啊」了壹聲,頓時精關大開,胯部本能地向上壹 挺,濃濃的精液便射進了小姨的小嘴�。小姨驕嚶壹聲,緊緊地含著我的大龜頭,「咕嚕咕嚕」地吞咽下我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