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情愚僧錄(01~18) (5/6)

16

  盤絲洞大廳中,點點鬼火閃著蒼白的光,如常照耀著巨大的廳內空間。只不
過今天廳內的氣氛與平常頗為不同,彌漫著一種十分神秘的空氣。

  大廳中七根大柱子上掛著無數銀晃晃的蛛絲,密密麻麻互相連接形成一個巨
大的蛛網。蛛網的中心擺著許許多多的絲繭,都有半人多高,一個個緊挨著,讓
人看著頭皮發麻。這些絲繭顯然頗重,把蛛網壓得向下墜去,中間部位幾乎挨到
了地面。蛛網的上方也有許多絲繭,都被蛛絲吊著,也是密集地擠在一起,下方
漂浮著一顆鴨梨大小的冰塊,晶瑩剔透的,正放出青藍色的幽光。

  巨網的前方有一座兩米多高的高臺。高臺上擺著一張長長的高背椅,椅子上
鋪著華麗的皮墊。一個身形妖嬈的女子斜躺在椅上,右手撐著頭,正在小憩。只
見她身上蓋著一條紫黑繡銀色蜘蛛圖案的毯子,雖不透光,卻隨著呼吸微微起伏
著,掩蓋不了那凸凹有致的身體曲線。兩條完美的藕臂露在外面,雙腕之上各戴
著一個黑紫色的鐲子。長長的茂密黑髮隨意地挽成一個高高的髮髻,根部束著一
個金質蜘蛛形狀的發飾。再看她有著線條完美的瓜子臉,眉心處點著一點紅點。
微閉的雙眸如畫,抹著紫色的眼影,又翹又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精緻而高挺的瓊
鼻下齒白唇紅。真是好一幅海棠春睡的圖景。

  過了一會兒,女子終於睜開了雙眼。她眼中流動著一絲紫色的妖盲,玉口輕
啟,慵懶地道:「靈碧~」

  「在~」又一位絕代佳人從黑暗中現出身形。只見她全身都裹著粉色的緊身
衣物,小腿上套著粉色的高跟長靴。將那優雅的玉頸、波濤洶湧的巨乳、不堪一
握的蠻腰、豐挺圓繃的翹臀還有中間無一絲縫隙的拉長紡錘形玉腿全部完美地勾
勒出來。上衣的下半部裁出一個雪花形的鏤空,恰好露出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和
棗核型的臍眼,顯出幾分俏皮和性感誘惑。一頭披散的秀髮直到腰部,隨著腳步
輕輕搖動著。她手中托著一個雕花託盤,上面擺著一個酒盞,盞子裡盛滿了淡紅
色的液體,來到寶座的跟前,行了一禮,侍立在側。

  「私睡了多久了?」斜躺在寶座上的正是蜘蛛精大姐英鴻,她端起酒盞將裡
面的血酒一飲而盡,向靈碧問道。

  「一個時辰了姐姐~」靈碧道。

  「嗯。她們應該快回來了。」英鴻坐了起來,對靈碧道:「扶私起來~」

  靈碧趕緊上前攙住英鴻的一條玉臂將她扶了起來。英鴻起身向巨網走去,那
條毯子順勢滑落在了地上,露出她那令人迷醉的身體。只見她的玉白妖軀上穿著
一件黑紫色的連體緊身衣。這衣服下方只到胯下,成三角形裹住她那飽滿的陰部,
屁股後面垂下長長的黑紫色紗簾一直拖到地上。兩條光潔的長腿中有一條裹著帶
有蛛網形狀花紋的黑色過膝長筒絲襪,另一條完全光裸。這還不是最惹眼的,真
正惹眼的是這衣服幾乎完全透明,只在胸口的位置綴有幾顆紫色的寶石。穿在身
上朦朦朧朧猶如罩著一層黑紫色的薄霧,整個豐滿的嬌軀透過輕薄的布料幾乎一
覽無遺。連兩顆木瓜般的巨乳、銅錢大小的乳暈、凸起的乳頭、渾圓的肚臍還有
下體三角形的恥毛等私密部位都毫不遮掩地裸露著,顯得無比妖豔和放浪。

  英鴻由靈碧攙扶著來到大網前,道:「伺候私先泡一泡吧。」靈碧點頭稱是。
只見她掐了個法訣,向網中絲繭一指。那些繭陡然間全都裂開了,每個繭中都流
出大量乳白色的液體。奇怪的是液體竟完全不能透過這蛛網,不多時就將網的中
間灌滿,如同一個巨大的遊泳池一般。一股甜膩的香味從水面上散發出來。靈碧
見繭中的液體已經完全流幹,又掐了個法訣,那些破繭全都解體散成了蛛絲,從
水中飛出,一根根全部鑽進了靈碧的肚臍之中。

  靈碧吸收絲繭完畢,便先自脫去了所有衣服,露出傲人的玉體。接著,她又
幫英鴻取下鐲子和發飾、脫去那透明的上衣和絲襪,又將髮髻解開,一頭秀髮如
瀑布般傾瀉下來。

  「你抱私進去吧,私不想動…」英鴻看著靈碧道。靈碧點了點頭,兩腮飛上
兩朵淡淡的紅雲。她微微彎下腰,一手穿過英鴻的長髮箍住她的玉背,一手架住
英鴻的腿彎,用公主抱的方式將她摟在了身前。英鴻狡黠地一笑,故意用自己的
側乳去頂磨靈碧的玉乳,惹得靈碧縮肩夾股,一陣不耐的扭動。

  「姐姐,你別逗碧兒了~」靈碧秀眉微顰,忍著癢,從臍眼中射出一根蛛絲,
直飛到大廳天頂盤住。隨後蛛絲收緊,將二女吊了起來,一直飄到前方巨大蛛網
上的水面旁邊。

  英鴻從靈碧的懷抱中下來,依然由靈碧攙扶著,扭動兩瓣美臀踏著優雅的一
字步走進水中,靈碧也跟著下了水。英鴻慢慢地仰泳了幾圈便來到水面齊腰的位
置,躺入了水中。靈碧也坐進水裡,手中變出一塊浴巾,蘸著液體輕輕地替英鴻
擦拭全身。

  「啊…舒服~」英鴻嬌喘了一聲道:「把這些沒有靈氣的孩童溶成精華液用
來泡澡還真不錯呢~直接吃掉有點暴殄天物了~」果然,隨著精華液的浸泡和靈
碧的擦拭,英鴻的皮肉似乎變得更加光滑白嫩,泛起一層晶瑩的柔光,全身妖紋
也微微發出了黑紫色光芒。用無數童男童女的生命做成的水面上隱隱能聽見如泣
似訴的冤魂哀鳴,而這哀鳴在蜘蛛精們聽來卻是那麼的優美動聽。

  靈碧擦了一會兒,輕聲問道:「姐姐需要招幾個小可愛來伺候麼?」

  「恩……可以。」英鴻點點頭,又道:「多招幾個來,也伺候伺候你。咱們
是妖,就應該及時行樂嘛~」靈碧聽了,便在水中又掐了個法訣。只見洞頂上無
數蛛絲不斷伸長蠕動著,爭先恐後地鑽進遠處地上一道暗門之中.不多時這些蛛
絲便纏著八個光屁股男童一溜煙飛了出來,一直吊著送到英鴻靈碧二女面前。



  八名男童開始還一直掙紮著。被吊到水面上方後看見水中竟半躺著兩位赤身
裸體的美麗女子,不由得都看呆了,一時間竟忘記了掙紮,那一根根白嫩的小雞
雞都慢慢抬起了頭。英鴻哼地訕笑了一聲,道:「你看這些孩子,真是好色。看
見咱們兩個眼睛都直了,都是壞孩子~」靈碧不禁覺得有些滑稽,掩口偷笑了起
來。

  「你們想幹什麼…?」其中一個年紀大一點的男孩努力回過神來,問道。

  靈碧站起身來,晃動著雙乳和豐臀來到這男孩子的面前。一手撫摸著他的胸
膛,一手攥住他勃起的陰莖輕輕擼動,眼中閃過一絲粉色的妖盲,淡淡地道:
「你們都是壞孩子。壞孩子就必須好好勞動作為懲罰~」她的眼神和話語似有魔
力,八個男孩的眼神都變得空洞了,不約而同默默地點了點頭。

  靈碧躺回英鴻的身邊,食指勾了勾。只見其中六個男孩身上的蛛絲自動解開
了,兩個依然被吊著的男童則被牽引著一直向二女靠近,一直近到男童的下體正
對著二女的嘴邊。英鴻指尖撚著一根蛛絲,仔細地將一個男童的下體根部綁住,
隨後慵懶地張開櫻唇,毫不費力地將那硬邦邦的童子陰莖含入了口中。一旁靈碧
也如法炮製,含住另一名男童的陰莖吮吸起來。

  另外六名男童則分成兩組來到二女身邊,二女毫不在意地將雙腿屈起,張開
到最大。一名男童跪在水中,手扶著兩條潔白無瑕的大腿伸出舌頭仔細地舔舐吸
弄陰戶。另兩名男童則在身旁一邊一個跪著,雙手撫摸著蜘蛛精又白嫩又富有彈
性的肉體,嘴舌不停地舔吸著蜘蛛精如蜜桃般的碩乳和乳蒂。二女從嘴、乳頭和
花徑中分泌出少量淫毒,全被男童們吸了進去。

  「呀啊~~~」英鴻被舔到了敏感處,媚眼如絲,不耐地淫叫了一聲,一雙
玉手一會兒在自己身上臉上撫摸,一會兒攥住兩邊孩童的陰莖和陰囊擼動。旁邊
靈碧也嬌喘籲籲,顯然是對這幾個男童的服侍感覺很滿意。很快,被她倆吮吸著
陰莖的兩個男童受不了了,上半身失去了血色,莖身和龜頭都膨脹到了極限,在
二女的櫻唇中輕輕跳動。英鴻見了,淫媚地一笑,道:「這麼快就想要獻身給私
了麼?那就來吧小可愛~」說著,她解掉了綁住陰莖根部的蛛絲,尖尖的香舌故
意在男童的龜頭上打著轉,隨後舌尖抵住馬眼,用著巧勁兒試圖往裡鑽。

  「呃!」男童哪裡扛得住如此香豔的刺激,猛然間脊柱酸得不得了,一股熱
流從下身彙聚到陰莖根部越聚越多。等彙聚到了極限,男童腦中嗡的一聲,下體
不受控制,說了聲:「要出來了!」那濃稠的陽精爭先恐後地被輸入尿道最後從
馬眼激射而出。

  不過英鴻並沒有飲下這波陽精,她握著陰莖,手隨意地晃動。那一股股陽精
四處飛濺,如下雨般射在英鴻的臉和身上。英鴻享受著童子陽精的「淋浴」,用
手將身上斑斑點點的乳白液體擦抹開。一旁的靈碧見狀也按耐不住了,催動身前
的男童也射出了精液。不過她沒有用童子陽精塗抹身體,而是直接將所有精液飲
入了腹中。

  「用初精抹身對於咱們來說可是很好的護膚方式喲~」英鴻對靈碧道,靈碧
卻道:「我喜歡先喝下去…」英鴻笑了笑,沒再說什麼。二女將各自的四個男童
每隔一段時間就輪換一次位置,保證每個男童都被均勻地榨取。不多一會兒,大
廳通往洞口的門開了,女子的說笑和腳步聲從中傳來。

  「你們看~大姐和冰塊在偷吃呢~」來的正是眉兒、月姬、炎若、真兒和夢
夢這五位蜘蛛精,五女從戈壁小城回來後嫌吃了人身上髒,便到濯垢泉洗浴去了,
這會兒才剛剛回來。

    只見她們身上都穿著極為性感誘惑的浴袍:修長的七色絲質連衣裙上面都繡
著蜘蛛形狀的花紋,裙擺一直拖到地上。後背完全裸露,一道雪白柔美的玉背和
脊柱溝一直延伸到臀部,隱隱現出一小段臀縫。衣服前面從下乳到肚臍下也完全
鏤空,又軟又綿的肚子、完美的雪白腹肌一覽無遺。裙子下擺一側開縫一直開到
大腿上,隨著女子們腳步的移動,修長的雙腿也不時顯露出來。她們一進入大廳,
月姬眼尖首先發現了英鴻和靈碧正在享用童男,不禁叫出聲來提醒姐妹們快看。

  「她倆都不等咱們呢~二姐,咱們也快上去吧~」夢夢迫不及待地對眉兒道。
眉兒點點頭,說了聲:「咱們也進去~,五女都從肚臍中射出一根蛛絲盤在大廳
洞頂,蛛絲隨即收緊,將她們都吊了起來一直牽引到水面上方。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撲通,五女連浴袍都來不及脫,紛紛躍入水中。那本就十
分輕薄的浴袍被水浸濕,變得幾乎透明,緊緊地繃在五女的玉體上。那顫巍巍的
雙乳、或粉或紅的乳蒂、渾圓高翹的臀瓣還有雙腿間的森林全都清晰可見,一時
間水池中乳波臀浪目不暇接。

  「好舒服~好好喝~」真兒泡在水中,掬起一捧精華液直接飲了下去,又驚
又喜道:「比直接吃小可愛的味道還好呢~」

    英鴻此時正吸吮著一個男童的玉莖,另一名男童則伏於她身前賣力地抽插著,
見她們都進來了,哼哼笑了一聲,也不說話,閉目繼續享用著童男。而靈碧連笑
都沒笑,仿佛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夢夢不依了,遊到英鴻身邊抱住她的一條胳膊
道:「夢夢也要吃嘛~」

    英鴻吐出口中的童男陰莖,拍了拍正趴在她肚皮上不停抽動下身的男童,道:
「再快點…!用…力~!」又對夢夢道:「要吃不會…自己拿麼?哦,對了…叫
她們也…多弄幾個小可愛來…私…等下要…放開量吃一次~」

  「哦~」夢夢的映象中大姐一直吃的不多,不知道英鴻「放開量吃一次」是
什麼意思。不過既然大姐這麼說了那就照辦吧,她遊過去沖大家喊道:「開餐啦~
多弄些小可愛來,大姐說她要多吃些~」

  「是嘛?那是得多準備些~」眉兒聽了夢夢所說的道。五女便都掐了個法訣,
又是無數蛛絲蠕動著飛入地面的暗門內。不多時,一大串光著身子的男童被蛛絲
纏著飛了出來,足有五、六十人。這些蛛絲飛回水面上方便停了下來,男童們全
被吊著,下半身浸在水中,還在不停地掙紮著,攪得水面泛起一圈圈漣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