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小李子

 序 章

  「乾杯!」「咕嚕……咕嚕咕嚕……」三杯紅酒各自完成自己的使用價值。
這是一個普通的家庭晚餐,不普通的是參加的三個人都不是普通人——那是非一
般的人,簡稱非人。

  「第一杯,我敬媽媽,要不是媽媽的機智百辯和堅持,也不會有這麼好的效
果。」李天端起酒杯和母親對碰一下。

  李父與李母都是國家級別的歌唱家,其母夢歌據說很有唱歌天賦,做夢都在
唱歌,所以才能成為如此「著名」的歌唱家。夢歌雖然今年46歲,但由於保養
得好,所以根本看不出來有這麼大年紀,皮膚白皙、身材豐腴,常年的富足生活
使得夢歌言談舉止間散發著一股說不出的貴氣,遠看是一中年美人、近看是一中
年美婦。特別是夢歌的眼和眉的組合,眼波流轉間總是透露著一股別樣的風情,
那感覺……就像是放電。平時有的時候都不自覺的對李天放電,總是電得李天小
心肝「噗通、噗通」的跳。

  此時夢歌聽到愛子如此誇自己,高興得眉開眼笑,朱唇微張,眼眉都瞇成一
條線,眉梢微翹,請注意——放電技能發動。看著風情無限的母親,李天的心臟
狠狠的跳一下,心中暗道:『媽媽呀媽媽,你幹嘛長得這麼漂亮呢?嘴唇還這麼
風騷,真想把肉棒狠狠的插進去。』這麼一想,胯下的小弟弟頓時暴怒無比,還
好現在穿的牛仔褲,不容易看得出來。

  李天定了定神,繼續說道:「第二杯,我要敬爸爸,要不是爸爸多方奔走、
週旋,事情也不可能最終解決。」說完李天和李雙槍碰了一杯。李父面帶微笑,
輕輕的點了點頭就算認可了。

  夢歌看到李雙槍情緒不是很高,很不滿意,橫了一眼,李父也不在意。李天
見父親的表現不鹹不淡就知道他對自己犯的這事還是很不滿意。想想也正常,任
哪個父親碰到這個事還能高興起來?好不容易解決了還惹了一身騷,怎麼也洗不
掉。但是李江對父親的畏懼只是淡淡的一絲,心中隨便翻個浪花就能讓它淹沒,
因為他有媽媽夢歌。

  接下來的晚餐在夢歌的努力維護下,基本算是在親切、友好的氛圍中結束。

                第一章

  半夜11點,李天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渾身燥熱。他知道這是
因為這些天一直陷在這個案子裡,好久都沒碰女人的緣故。以前還好點,現在一
旦自由了、沒有束縛了,這個衝動就更加強烈。李天很想找個藉口出門找自己的
小女友,或者隨便找個小姐打一炮也行啊!但是他不敢,因為他知道他爸李雙槍
正在氣頭上,今天是絕對不會讓他出去的。

  『還是出去沖個涼水澡吧,可能好一點。』這麼一想,李天就打開房門走了
出去。

  「嗯嗯……啊啊……嗯……老公你……嗯……繼續插……哦……」

  這麼熟悉的聲音,難道是……李天內心一陣興奮,於是偷偷的靠近父母的房
門,輕輕的把耳放到門上偷聽。

  「哼!你這老騷貨,這麼多年還不滿足,我插死你!」李雙槍狠聲道,隱隱
還有「噗哧……噗哧……」的交合聲,夾雜著母親夢歌的喘息聲。

  李天心都跳到嗓子眼,『哇!沒想到老爸七十多歲還是這麼老當益壯啊!』
這是李天腦中第一個念頭,可惜門是緊閉著的,要不然李天真想偷窺一下父母現
在用的是什麼姿勢。

  「啊……嗯嗯……哦……老公你真能幹……」夢歌嬌聲的喘息著。

  李天心情激動,幻想著母親在裡面低吟承歡的模樣,忍不住掏出胯下暴漲的
肉棒,放到空氣中好好透透氣。

  「啊!啊!啊!」夢歌發出三聲短促的浪叫,接著是不滿的抱怨聲音:「這
麼快就沒了?你現在怎麼這麼沒用,以前不是一次打兩槍的嗎?」

  『啊?什麼?沒了?!』李天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我老二才掏出來你們
就沒了,真是掃興啊!』李天忍住心中強烈的失望,小弟弟瞬間軟了。

  「怎麼,不滿意啊?」李父不甘示弱:「不滿意就找你那些便宜老公去!」
李雙槍語氣中透著很大的怨氣。

  『什麼什麼?這話什麼意思?』李天大腦瞬間卡死。

  「瞧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我還不是為了咱們的兒子,要不然你以為我願意那
樣?」夢歌反唇道。

  「好,說得這麼好,那你去找你的寶貝兒子啊!」雙槍哥一點也不賣帳。

  聽到這兒,李天心中一抖,連帶著胯下的小弟弟也精神抖擻起來。想到母親
那豐滿肥熟的肉體,李天腹中騰的升起一股無名之火。

  「越說越不像話。」夢歌憤懣道:「我去洗一下。」

  李天聽到下床的聲音,趕緊溜回了自己房間。接著李天聽到父母房間開門的
聲音和夢歌走路的聲音,看來母親應該是去浴室了。

  回想一下剛才母親夢歌的淫叫喘息聲,李天心中越來越煩躁,於是悄悄走到
浴室門口,聽著裡面「嘩嘩」的水聲更是忍不住,把心一橫開始脫光自己全身的
衣服,很光棍的走進去。

  夢歌根本想不到還有人會闖進浴室,所以門也沒鎖。猛然感覺到一個人闖了
進來,接著身子從背後就被一個滾熱的身軀抱住,夢歌第一反應是她的老公雙槍
哥,但是憑著對男人肌膚的敏感,她立刻否定了這個猜測。想到這裡夢歌一驚,
然後就想大喊,但是背後男人的一句話就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媽,別怕,是
我。」接著一雙健壯有力的大手摸上了自己豐滿的雙乳,背後一根火熱的男根抵
在雙股之間,滾燙的溫度直抵夢歌的心間。

  天哪!居然是自己最寵愛的兒子小天!夢歌感到自己的陰道一陣收縮,是興
奮……還是別的什麼情緒,夢歌一時間也搞不清楚。

  李天的感覺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他也從來沒有想到母親的身體居然這麼美
妙,胸前的兩團飽滿軟軟的、濕滑濕滑的,完全不同於以前玩的少女的青澀,那
感覺就兩字——肉感。胯下的肉棒頂在夢歌的兩片臀瓣之間,和母親肌膚相接之
處酥酥麻麻的,不時地掠過一陣陣電流,電得小弟弟不時地擡頭。



  夢歌感到下體肉棒的衝動,又羞又急道:「小天,你快出去,你爸還在房間
裡呢!我就當沒發生。」

  聞言李天貼得更緊了,整個胸膛都壓在母親的粉背上,把夢歌整個身子都壓
得緊貼在牆上的瓷磚上:「媽,你急什麼?是老爸讓我來啊!」說完手臂上的力
道加重了幾分。

  一陣陣被侵犯的感覺衝擊著夢歌,冰冷的瓷磚觸感使得這個感覺更加強烈。
再想到背後侵犯自己的人是她的親生兒子,強烈的刺激使得她的小腿都快失去了
力氣,口中說出的話也顯得中氣不足:「哦……啊?你說什麼?」

  李天感到母親語氣的改變,忙道:「你忘了,爸讓你不滿意就找我啊!爸只
放了一槍,就讓我來補剩下的一槍吧!」說完,李天雙手攔腰抱住母親調到一個
合適的角度,肉棒猛地一送順利插進夢歌的小穴裡。

  一進去李天就感到明顯的差別,母親的陰道明顯有些鬆弛,不像少女那麼緊
湊。不過想到這個是自己的母親,亂倫的快感遠遠蓋過這點小小的不足,更何況
夢歌的小穴內淫水特別多,抽插間有種別樣的快感。

  夢歌渾身無力,只能隨著李天的抽插呻吟道:「嗯……哦……小天不要……
啊……你爸他……嗯……這是……開……開……開玩笑的……」

  「現在不是開玩笑了。」李天聞言毫不停歇,反而報復性的衝刺到底。

  「啊……」夢歌發出滿足的一聲呻吟:「小天……你的……雞巴好大啊……
啊……哦……」

  李天笑了,抽插得更加賣力,次次都是盡根沒入,插得夢歌浪叫連連。「這
算什麼……要知道……你兒子我……可是號稱……海定銀槍小霸王啊!」李天得
意的說道。

  「啊……小霸王……嗯……快用……你的銀槍……插死我吧!啊……」夢歌
心中一陣竊喜:『沒想到我兒子怎麼能幹,今天一定要試試。』屁股開始扭動,
配合著李天的動作。

  李天見母親開始迎合自己,更加興奮了,雙手開始往上摸,一會兒就抓住夢
歌那34C的雙乳不斷地揉搓著,柔軟的雙乳在李天的手中變換著各種形狀。肉
棒在夢歌的陰道中左衝右突,時而退避三舍,時而直搗黃龍,彷彿試圖在找一條
出去的路。

  夢歌被幹得氣息散亂,嬌喘連連:「小天……好兒子……快幹……哦……幹
死我吧……嗯嗯……幹死你這淫蕩的媽媽……哦……媽媽好舒服哦……」

  李天被夢歌淫蕩的話一刺激,什麼技巧也顧不上了,就好像一條發了春的野
狗,只知道把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插進夢歌的陰道裡,一次又一次,不幹到底決不
甘休。睾丸打在夢歌雪白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聲與色的雙重刺激吞噬
了李天殘存理智:「操……幹死你這蕩貨……你這淫蕩的媽媽……我早就想幹你
了……今晚我就先幹破你這爛屁股!」

  「嗯……幹死我吧……淫蕩的媽媽就喜歡被兒子幹……媽媽的穴好癢……大
雞巴兒子快來……幹得媽媽……好舒服……嗯……好舒服……哦……繼續幹……
好兒子真棒……」

  經過長時間的衝刺,李天再也受不了夢歌的淫聲浪語,肉棒一陣酥麻,強烈
的刺激傳來,精關一鬆,濃濃的精液頓時射入夢歌的陰道裡。

  「啊?又沒了?」夢歌意猶未盡地轉頭看著李天疑問道。

  『靠,這是什麼話!不要加個又字好不好?』聞言李天心中強烈不滿:『第
一次是老爸不行好不好?』但是李天轉念一想,立刻轉怒為喜:『這都不滿足,
說明媽媽肯定是個十足的蕩婦啊,她越淫蕩自己機會就越多,快樂也就越多啊!
不過這個蕩婦這麼不容易滿足,老爸年紀太大肯定滿足不了她,難道剛才他們在
房間內說的是真的,媽媽在外面還有「幾個」老公?』

  夢歌轉過身來,李天看到她臉上潮紅,眉眼間儘是春意,在浴室水汽的映照
下竟然比平時更美幾分,特別是只有美熟婦才有的誘人的紅唇,李天感到胯下的
肉棒有漲起來了,堅硬如鐵。夢歌看到李天的肉棒這麼快就復原了,微微詫異,
眼神中異彩連連,忍不住用美目瞄了李天一眼,電得李天的老二更硬了幾分。

  夢歌緩緩蹲下身子,端莊的臉慢慢地靠近李天粗大的肉棒。李天預感到媽媽
要做什麼,心情激動不已,呼吸也粗重起來,『來了,來了……』李天看著媽媽
那張美麗端莊的臉慢慢湊過來。

  就在李天幻想著媽媽那張柔軟滑膩的小嘴會有多麼美妙的時候,端莊的臉龐
停住了,只見夢歌輕輕的嗅了嗅,鼻腔帶起的氣流猶如一道清風使得李天火熱的
肉棒感到一陣心曠神怡。這還不算,夢歌為了這次與愛子結合拿出了獨門絕招,
她緩緩地張開紅唇,伸出誘人的舌尖輕輕舔了舔暴露在包皮外的龜頭上的馬眼,
然後擡眼望向李天想看看李天的反應。

  李天還沒見過如此高水準的挑逗,哪兒受得了,見狀腰一挺,趁著夢歌的嘴
還在微張的時候,把龜頭強行插進去,夢歌驟然遭到偷襲,不由得有些不滿,哀
怨的白了李天一眼。

  李天讀懂了夢歌眼神的意思:『小子,真是不解風情,你太急了。』但是李
天很不以為然,心中暗道:『你個浪貨,都到門口了,還不讓我進去,真是既想
當婊子又想立牌坊。再說平時不知道對多少男人用過這招了吧?真是個淫婦,今
天我要幹爛你的嘴!』

  不滿歸不滿,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夢歌調整了下姿勢,開始全心全意的為兒
子服務。夢歌的口活那是相當的好,也不知道她怎麼練的,李天感到媽媽那條小
淫舌就像是會變魔術似的,左挑右繞,時而圍著龜頭轉圈,時而高頻率的上下掃
著馬眼,最高級的是嘴腔壁的肌肉彷彿會動似的,不斷地產生吸力。李天感到自
己的肉棒就像是進了一個按摩室,享受著全方位的服務。

  李天畢竟是少年,血氣方剛,在夢歌這個高超的技巧下沒堅持多久就丟盔棄
甲了。兩人這一搞,時間也差不多了,為了避免李父雙槍哥的懷疑,不得不收拾
一下結束這難忘的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