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粗心的后果

小咪,我的老婆,南部某補習班的英文老師,身高155公分,體重45公
斤,胸部才比A罩杯大一點點,身材嬌小,外表也不是特別漂亮,但甜美的笑容
卻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加上嫩白的皮膚及可愛的短發,平時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當初之所以會認識老婆,是透過朋友介紹的。從來沒有想過跟老師交往,因
爲總是覺得老師是很古板的,不能這樣也不能那樣,和我這種愛搞笑又隨便的人
怎麽會合呢?搞不好上床打炮還只能用一種姿勢。至于傳說中的淫蕩女教師,畢
竟只是A片,現實生活中是不可能的。

  但是當我和小咪見了面后,小咪活潑隨和的個性就讓我對她的印象改觀了。
她不僅說話幽默、反應快,鬼點子還特別多,難怪她是同事們的開心果,更是補
習班里同學們最喜歡的英文老師。于是個性相仿的我們很快就開始交往了,而也
因爲如此,更讓我發現原來她的活潑還不止如此……

             (一)討人厭的蟑螂

  隨著交往的時間增加,我和小咪的感情也越來越好,彼此也越來越了解。而
我也發現她是一個很膽小的人,很怕一些妖魔鬼怪之類的東西,除了這些自己嚇
自己的東西之外,她最怕的就是蟑螂了。有多怕呢?大約是她在大三回家暑假的
時候,有一天晚上洗完澡正要擦身體,小咪頭一低,正看到有一只蟑螂從水管爬
了出來(大只油亮油亮還會飛的那種),她嚇得當場光溜溜的就沖出浴室。

  她們家住的是舊式的透天厝,一進門就是客廳及餐廳,再進去是廚房,中間
都沒有隔間和門,只有客廳和餐廳有珠簾隔著,而浴室則在廚房旁邊。當時女友
的爸爸和朋友們在客廳泡茶聊天,聽到聲音以爲發生什麽事了,趕快去看看,結
果看到女友就這樣光溜溜的在廚房里又叫又跳。女友的哥哥看到覺得很丟臉,趕
快叫她回浴室,結果女友說什麽都不肯,除非有人進去把那只蟑螂打死。

  她爸爸的朋友聽到女友這麽說,樂得一直色迷迷地調侃女友:「我們也很怕
蟑螂,沒有人敢進去打耶!沒關系啦,反正你身材那麽好,衣服不用穿沒關系,
我們一起去客廳看電視吹電扇啦,這樣就當今晚看A片好了。你看,蟑螂要跑出
來了∼∼」

  我女朋友一看蟑螂爬出來,又嚇得跑到客廳。最后她哥趕緊把蟑螂踩死,女
友才回浴室穿衣服。

  聽女友說完,我心里覺得:『哇靠∼∼那這樣不是虧大了?』可是聽她說這
件事的語氣似乎無所謂的樣子,于是我就問她:「那你不就被他們看光光了!都
不會害羞喔?」

  女友回答:「他們都是我爸的老朋友了,小時候都光溜溜在家門口玩水,早
就被他們看光光了。」

  「那是小時候啊,被看到當然無所謂啊!可是當時你都大三了耶!該發育的
都發育了吧?還這麽好分給他們看喔?」我驚訝的說。

  女友回答:「呵呵,對啦!當時是有一點害羞,畢竟已經長大了,可是跟他
們都很熟了啊!平常又很照顧我,給他們看一下又沒關系,就當是報答他們啰!
沒辦法嘛,我就是怕蟑螂啊!我甯願被看光光,我也不敢跟蟑螂共處一室。」

  聽到這我都快暈了,哪有人這樣報答這些叔叔伯伯的啊?「還好你哥還滿照
顧你的,幫你把蟑螂踩死,不然不知道還要被那些色老頭看多久。」

  「我哥是怕我被蟑螂嚇到,才幫我打蟑螂的,才不是怕我被看勒!因爲我膽
小,怕鬼又怕蟑螂,所以平常洗澡都不關門,都是聽到有腳步聲才把門掩上。我
家的人很習慣也很尊重我,所以我也不怕被偷看。」女友回答道。

  聽女友這麽說才知道原來她從小在家洗澡都不關門,對于走光也一副沒關系
的樣子,讓我對這個老師女友又有更加深的認識了,果然跟印象中的老師很不一
樣。也就是因爲她這種被看無所謂、反正看得到又吃不到的心態下,后來又發生
了不少故事……
(二)跟老婆的家人吃飯
老婆之所以對身體被窺視那麽的無所謂,應該跟她家的人有很密切的關系。
因爲她家洗澡不關門的不只是我老婆,除了她哥哥跟姐姐比較保守外,她爸跟她
媽洗澡也常常不關門。耳濡目染之下老婆也跟他們一樣了。

  尤其是我這個丈母娘,每次都說:「唉呀,都是自己人嘛!有什麽關系?」
我老婆會這樣一定是她教的。

  快結婚前我常跑老婆家,跟老婆的家人也越來越熟。有一回我去找老婆,跟
老婆在客廳討論蜜月旅行的事。講沒多久,我肚子突然有一種沸騰的感覺,「咕
噜咕噜」的,沒錯,要澇賽了。

  我趕緊向廁所方向沖去,看到浴室門半掩,我想太好了,浴室沒人,于是就
進去了。結果進去一看我老婆她媽——竟然在洗澡。這太尴尬了,我臉一半紅一
半綠。紅的一半是看到丈母娘的裸體,綠的一半是我的賽快出來了。

  我丈母娘也被我嚇了一跳,以爲是誰闖進來了,趕緊拿了條毛巾遮掩一下身
體。她一看到是我就松了一口氣說:「原來是你,嚇我一跳,反正你都要跟小咪
結婚了,算是一家人,被你看到沒關系,呵呵……小咪你說是不是啊?你應該不
會介意吧?」

  「隨便啦!他要上廁所,趕快給他上啦!」我老婆回答。

  我丈母娘趕緊拿了衣服走出浴室說:「好好好,你先上,反正我洗好了,我
在外面穿就好了。」

  以我丈母娘四十八歲的年紀來說,身材維持得還真不錯,皮膚又光滑,年輕
的時候真的非常漂亮(這是真的,我看過她年輕時的照片),只可惜我對她老人
家沒多大的興趣。

  過了一個月后,老婆的姐姐生了個寶寶,于是大家開開心心的一起在老婆娘
家聚餐慶祝。因爲是第一胎,小寶寶又可愛,大家都很開心。當我們吃飯吃到一
半,小寶寶突然哭了,怎麽哄都不停,畢竟姜還是老的辣,丈母娘一看就知道是
肚子餓了,于是就跟說:「小樂,寶寶應該是肚子餓了,趕快喂奶給他喝。」

  于是姐姐就準備起身去房間喂奶,結果我丈母娘竟然跟她講說:「大家都在
這里吃飯,這邊喂就好啦!」

  「可是這里這麽多人,我怎麽好意思?」姐姐抗議道。

  我丈母娘一臉不屑的說:「都當媽了,還怕人家看啊?趕快喂吧,這里又沒
外人。」

  這時姊夫還在一旁幫腔:「對啊!有什麽關系?在這里喂我們還可以看到媽
媽喂寶寶喝母奶的畫面,真是太感人了。」我看改天要介紹姊夫來四合院了,他
一定會喜歡。

  在大家的鼓噪下,老婆的姐姐只好翻開胸罩,露出右邊的胸部,將乳頭送到
寶寶嘴里。

  「哇∼∼好感人哦!」我老婆發出贊歎聲。是啊!真是太感人了,好大好挺
的奶子啊!我的老二感動得都充血了啊!老婆的姐姐外形和臉蛋很像我丈母娘,
長得很漂亮,能看到她的奶子真是太爽啦!

  「欸,小樂啊,你的奶頭顔色怎麽變棗紅色了,以前不是粉紅色的嗎?」我
丈母娘突然問了一個白癡問題。

  「對啊!她懷孕之后,奶頭的顔色就開始變深了,這不是正常的嗎?」姊夫
回答道。

  這時我丈母娘一副很驕傲的說:「可是我的都沒有耶!我生了三個小孩,三
個小孩也都喂母奶,可是我的就沒變深,你看,還是粉紅色的呦!」說著說著,
我丈母娘就把衣服拉起來,拉下奶罩,露出兩個約C罩杯的胸部。

  我之前就已經看過她全身了,所以沒被嚇到。可是姊夫對我丈母娘這突如其
來的舉動著實吃了一驚,但是隔了一回兒后,他就毫不客氣地瞪大眼睛好好觀賞
我丈母娘的乳房:「真的,是粉紅色的耶!媽你是怎麽保養的啊?」

  我見他看得津津有味,于是也開始認真地「觀察」我丈母娘的胸部,她身材
保養得真的沒話說,胸部只有些微下垂,整個乳型真的還滿漂亮的,配上粉紅色
的奶頭,真美。

  「那爲什麽我還沒懷孕奶頭就已經是棗紅色的了,而且胸部只有小B?」我
轉過頭一看,靠!我老婆竟然也把奶露出來了。原來當我跟姊夫把注意力放在丈
母娘的胸部時,老婆已經把她的背心脫了,拉下奶罩露出她的B奶了。

  我回頭看看姐夫,他也把目光移到我老婆的胸部上了。Shit,被他賺到
了啦!

  姊夫似乎看出我的不悅:「別那麽小氣啦!借看一下嘛!」

  「對啊,看一下又不會怎樣,我跟我媽的還不是被你看了,你也沒吃虧啊!
我老公跟我爸都不介意了,你介意什麽啊?哈哈∼∼」姐姐笑著說。

  那時候的我對于暴露老婆還沒有那麽大的接受度,不過被他們這麽一說,似
乎好像有那麽一點道理,而且今天可以看小樂的胸部也算賺到了,而且搞不好以
后還有機會再看她喂奶,到時候我可不客氣了。

  「大嫂,你的呢?你的是什麽顔色?」老婆看看大嫂,一臉調皮的問著,看
來這下輪到大嫂了。

  大嫂被她一問,臉都紅了:「那有人在聊這個的,還露出來給人家看,很奇
怪欸!」沒錯,我也覺得很奇怪,大嫂畢竟是不同家庭背景下成長的,當然思想
沒有那麽開放。

  「好了啦,你們到底是要吃飯還是要喝奶啊?再這樣下去,干脆衣服脫光光
好了。趕快吃飯啦,菜都快涼了。」老爸終于看不下去了,大家笑一笑,把衣服
整一整繼續吃飯。不過這樣話題也被打斷了,可惜沒看到大嫂的胸部,大嫂的才
是我最想看的。不過沒關系,小樂還在喂奶,那這餐就配小樂的奶吃吧!

  經過了這一餐,我的心態開始有了轉變,我對于老婆暴露已經沒有那麽的介
意了,反而有一種隱隱約約的快感。也因爲這樣,每次上網搜尋色文都以暴露老
婆或暴露女友爲主。久而久之,我也成了一個喜歡讓老婆暴露的人,這算是自我
調教嗎?還是這才是我的真面目呢?
三)老婆小時候的事

  老婆雖然和她媽媽一樣,對于暴露自己的身體不介意,但這並不代表老婆是
個淫蕩隨便的人,相反的她對性的觀念有她保守的一面。

  她覺得胸部、屁股或者身體其它部位被人看到就算了,但是,陰部絕對要小
心,絕對不可以被別人看到,那是一個女人最私密也是最重要的部位,這也是她
媽媽一直灌輸她的觀念;而且老婆很不喜歡被不認識甚至不熟的人碰觸到身體,
不管是什麽部位都很排斥。

  原因就在于她國小的時候發生了的一件事。那時她才國小四年級,放學后常
常跟同學或鄰居在家附近玩耍。有一次,她和另外兩個同學正在玩扮家家酒,來
了一個同一間國小畢業已經念國一的大哥哥。那位大哥哥也住附近小區,以前在
學校也有看過,只是不熟而已。

  那位大哥哥一來就問說:「你們在玩什麽?我也要玩。」

  老婆想說多一個人比較好玩,所以就答應了:「我們在玩老師上課的遊戲,
你要玩可以,但你要當學生,你現在才來算遲到,到后面罰站。」

  那位大哥哥說:「那有人一來就要罰站?那不好玩。」

  「那你說要玩什麽?」另一個女同學問說。

  大哥哥回答:「那不然我們來玩醫生打針的遊戲好了,不過我們要在房子里
面玩,這樣才像醫院。」

  于是一群小孩就開始搬桌椅到老婆的同學家里,然后開始分配角色。我老婆
當病人,她的一個同學當護士,另一個是門口櫃台挂號兼包藥的,而那位大哥哥
當然就是醫生。

  遊戲一開始,扮病人的老婆挂了號,到醫生前面坐了下來,煞有其事的說著
自己哪里不舒服,那位扮醫生的大哥哥就說:「把衣服拉起來,我幫你聽聽看心
跳。」

  老婆把上衣拉起來,那位「醫生」在她胸部摸來摸去,一副聽得很認真的樣
子,然后說:「你感冒了,我待會幫你打一針,然后開三天的藥給你回去吃就好
了,你先到旁邊等一下。護士你來幫我準備一下針筒。」

  于是,老婆就走到旁邊的沙發等醫生幫她打針。

  「可是我們沒有針筒耶!」老婆的那位同學說。

  「沒關系,我有。那位病人,你先把褲子脫掉趴在沙發上,我馬上就好。」
那位大哥哥一副很有威嚴的下令。

  老婆聽了乖乖的把褲子脫了趴在沙發上,屁股翹得高高的還露出了光滑無毛
的鮑魚。那位大哥哥掏出了他剛發育的肉棒,然后下令:「這支就是針筒,護士
小姐請你過來幫忙。」

  「要怎麽幫啊?我不會耶!」老婆的那位同學說。

  「你就只要像我這樣握著,然后前后移動就好了,這樣藥就會裝進去。我先
幫病人揉一揉要打針的地方。」那位大哥哥一邊操作一邊講解。

  「哇∼∼變大了耶!好硬啊!好好玩喔!」老婆的那位同學好奇地幫他弄,
他便把手伸向老婆的陰部,然后用中指在老婆尚未發育的陰部揉啊揉的,一邊揉
一邊說:「等一下打針會有一點痛喔!我先幫你揉一揉,這樣才不會那麽痛。」

  「喔∼∼」老婆的陰部被他一摸,一陣從所未有的快感立刻傳遍全身,忍不
住的就叫了出來。

  揉了一陣之后,老婆突然覺得不對勁:「可是那不是尿尿的地方嗎?打針不
是打屁股嗎?我媽媽說尿尿的地方不可以給人家摸耶!」

  那位大哥哥怕老婆懷疑,于是說:「喔!好,打屁股好了,那我幫你揉一揉
屁股。」說著就把手移向老婆的屁股。

  老婆的同學也幫他弄了好一回,龜頭已經流出了一滴滴滑滑的液體,「哇!
醫生,藥漏出來了。」

  「好了,可以了,藥裝好了,我們來打針吧!」然后他就拿起自己的肉棒,
開始在老婆的屁股上磨蹭假裝要打針,磨著磨著就漸漸往老婆的鮑魚接近,最后
這根肉棒就抵到老婆的陰唇上去了。

  那位大哥哥慢慢地把他的龜頭塞進了老婆的陰道,當他正要插入時,老婆突
然感覺一陣刺痛,趕緊跳起來,然后說:「啊∼∼不行,媽媽說不可以讓人家弄
尿尿的地方,這樣不好玩,我要回家了。」

  老婆站起來要穿褲子,手往屁股一摸,都是黏黏滑滑的東西,她覺得惡心極
了,可是又不想玩了,只好硬著頭皮邊穿褲子邊往門口走。

  就在老婆沖到門口時,老婆同學的媽媽正好回來,看到老婆狼狽的模樣,就
覺得情況不對。進門一看不得了,一個少年挺著硬梆梆的肉棒一臉慌張的看著自
己,自己的女兒則蹲在那個少年的旁邊,手還抓著那根肉棒。

  她媽媽二話不說,拿起門口的掃把就往那個國中生的肉棒打下去,他嚇得連
老二都還來不及收就奪門而出,她媽媽還在后面追趕了一陣才回頭。

  老婆同學的媽媽立刻把這件事跟我老婆的媽媽講,這兩家人也馬上把女兒帶
去醫院做檢查,還好結果讓他們松了一口氣。

  經過這件事后丈母娘立即加強對我老婆的教育,三令五申尿尿的地方絕對不
可以讓人家看更不可以讓人家摸。而我老婆因爲媽媽生氣了而感到難過和害怕,
感覺事情很像很嚴重的樣子,以后一定要聽媽媽的話,尿尿的地方絕對不可以讓
人家看更不可以讓人家摸。至于其它的地方我丈母娘似乎沒交代到,所以就老婆
就……隨便你看了。

  當我老婆跟我講這件事的時候,我一直很好奇:「你當時到底在想什麽?干
嘛那麽聽話任人擺布,還讓人家摸?」

  「我們當時在玩扮家家酒嘛!而且那時年紀又小,什麽都不懂,人家哪知道
他要干嘛啊∼∼」老婆抗議道。

  「干嘛?當然是干你啊!那他摸你的時候你沒警覺嗎?不過還好你聰明,沒
讓他插進去,不然我就虧大了!」

  「其實他摸我的時候我覺得還滿舒服的啊!只是想到媽媽說那里不能讓人家
摸,而且當時在玩醫生打針的遊戲,打針本來就應該打屁股的啊!所以我才問他
的,哪知道他就心虛不敢摸了,害我還趴在那里希望他繼續幫我揉。」

  「當他把肉棒抵住我的陰唇的時候,我還以爲他又要幫我揉了,害我高興了
一下,只是突然又想起沒有聽媽媽的話,自己很像很不乖。而且我覺得我的屁股
那好像濕濕黏黏的,感覺很惡心,接下來洞洞里突然傳來一陣劇痛,我嚇了一大
跳,我就不想玩下去了。」老婆繼續說道。

  「所以我很討厭不熟的人碰我的身體,感覺很像被摸到的地方又會濕濕黏黏
的,很惡心。而且發生當晚我就被我爸媽狠狠的修理了一頓,我爸媽也爲了這件
事而大吵了一架。那一陣子我的心理真的很難過,覺得都是那個讀國中的大哥哥
害的,要不是他那麽好色,我也不會被害得那麽慘。哼!討人厭的國中生。」老
婆越說越生氣了。

  看老婆心情變差了,我趕緊安慰她:「唉呦∼∼事情都過去這麽久了,干嘛
還那麽介意呢?反正又沒有插進去,摸也被人家摸了,你那麽難過干嘛?開心一
點。」

  「這個道理我知道,我難過並不是因爲被人家摸,而是覺得爲什麽國中男生
都那麽好色。而偏偏我教的又是一群國中生,班上男生又比女生多。那些男生老
是喜歡偷看我,每次要提防著他們實在很累。」老婆說。

  「哈哈∼∼你不是不怕人家看的嗎?怎麽突然變那麽小氣了啊?」我笑著問
老婆。

  「是啊!如果我不小心走光被看那就算了,可是我就是不喜歡被那些國中生
看,他們是故意偷看的。老公,爲什麽國中男生都那麽色,那麽討人厭?」老婆
似乎越來越難過了。

  「老婆,你怎麽了,干嘛那麽討厭國中生?只不過被他了摸一下而已嘛!」
我也不知道該怎麽安慰她了。

  「才不只這樣勒!我國中的時候還發生了一件事……」原來不是只有一件而
已啊,在我慢慢地引導之下,老婆又說了一件發生在國三畢業旅行的事……
(四)國中畢業旅行

  老婆的個性比較粗線條,不像一般女生那麽的心思細密,所以女性的朋友比
較少,尤其是國中女生常常喜歡比較來比較去,老婆從小功課又好,所以國中時
期常常受到班上女同學的排擠。相反的這種粗線條的個性和男生必較合得來,因
此老婆的死黨幾乎都是男生。

  到了國三的畢業旅行,通常都是三天兩夜的行程,南部的學校目的地當然是
往北部跑。因爲跟老婆感情好的女同學比較少,所以老婆幾乎都是跟她那些死黨
男同學玩在一起,到了晚上才回去房間睡。

  第一天晚上如此,可是到了第二天晚上,跟老婆同房的女同學跑去其它房間
找同學玩去了,老婆不敢一個人在房間,只好去找她那些男同學玩撲克牌。

  就這樣三男一女在房間玩了起來,當時並不流行玩什麽國王遊戲,幾個單純
的國中生就只會玩玩大老二,所以也沒有發生什麽事。

  到了十點多大家玩得也有點膩了(要是他們會玩國王遊戲的話就不會膩了,
嘿嘿嘿),老婆的其中一個同學阿凱說他想先去洗澡,叫大家先等他,結果大家
當然抗議啦!

  「欸,你去洗澡,那我們就少一個人了耶!怎麽玩啊?而且你又不知道要洗
多久。」小杰抗議道。

  「對啊∼∼而且你洗完我們也要洗啊!那這樣等大家洗完都幾點了啊?干脆
不要玩算了!」阿文跟著幫腔。

  阿凱想了一下說:「可是我想洗澡了耶!欸∼∼我有一個好主意,不如我們
一起洗,這樣就可以節省時間了啊!小咪,你是女生,你只好回去女生房間洗,
洗完了再過來繼續玩。」

  老婆一聽阿凱這麽說,馬上就擺出一臉無辜樣:「可是我不敢一個人在房間
洗澡,我會怕鬼。」

  「那怎麽辦?不然,妳跟我們一起洗好啰!」阿文露出了一臉猥亵的表情。

  老婆心里想:『等一下回去房間那些室友也不知回來了沒,要是她們都沒回
來我豈不是不用洗澡了?好吧!只好跟他們一起洗了,都這麽熟了,被看就被看
吧,反正又不是沒被看過。』

  「好吧!那我跟你們一起洗好了,可是你們不可以亂來喔!」老婆勉爲其難
的答應了。她那三個同學一聽簡直樂歪了,于是他們三個就推著我老婆擠進浴室
洗澡去了。

  進了浴室,三個男生迫不及待地就把身上的衣服脫光光,露出了勃起的大肉
棒,然后就等著看老婆脫衣服。

  老婆害羞的轉過身去,慢慢地脫下了T恤及運動短褲,然后脫掉少女胸罩,
彎下腰拉下了白色內褲,露出了白白嫩嫩的屁股,從兩腿中間還可以看到卷曲的
陰毛。

  其中最好色的阿文已經忍不住了,老婆的內褲都還沒脫完她就伸出手摸了老
婆的屁股。老婆嚇了一跳,「啊∼∼」的一聲趕緊轉過身免得又被偷襲。

  這一轉身她那三個同學看的眼都直了,小小的白嫩白嫩的胸部,上面綴的兩
個剛發育的桃紅色奶頭。再往下看,不算濃密的陰毛蓋住了部份的陰部,只露出
了一小部份的肉縫。這是他們第一次這麽真實的看著女生的身體。

  老婆脫下了挂在小腿的內褲,警告他們說:「看就好,別亂動手喔!趕快洗
一洗吧,洗完我們再繼續去玩大老二。」

  就這樣,老婆跟那三個挺著硬梆梆大肉棒的男生洗澡,而那三個男生當然毫
不客氣地把老婆看個夠。

  洗完澡,老婆擦干身體后準備穿衣服,這時才發現剛剛忘了回去拿換洗的內
衣褲,可是又不想穿剛換下來的那一套,心想:『反正都一起洗澡了,不穿內衣
褲應該也沒差了吧!』于是,老婆就直接穿上T恤及運動短褲,然后就吆喝著繼
續玩大老二。

  這時,剛洗完澡的老婆飄著淡淡的香味,盤腿坐在地上跟那三個男生繼續玩
大老二。寬松的運動短褲怎麽遮得住無限的春光呢?加上T恤上微微的激凸,看
得那三個男生根本就無心在玩牌了。

  阿文及小杰坐在老婆的左右兩側,透過運動短褲的褲管近距離地盯著老婆因
盤腿而張開的嫩穴。而老婆正看著牌專心的想著這一局要怎麽玩,根本就不知道
阿文和小杰正虎視眈眈的盯著她的小穴。

  這時阿文忍不住了,站起來掏出肉棒開始套弄了起來,對著我老婆說:「小
咪,你穿這樣我受不了啦!妳一定要幫幫我,幫我弄出來。」

  老婆愣了一下,回過神后問阿文:「這樣不好吧?我不會啦!你要弄就自己
弄。」

  「很簡單啦!我教你。」阿文拉過老婆的右手握住了自己的大肉棒套弄了起
來。老婆雖然看過男生的肉棒,可是這是第一回摸到,而且還幫他打手槍,這時
老婆也産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小杰和阿凱看到阿文這麽做了,也站起來掏出肉棒要求老婆幫他們。老婆伸
出左手握住小杰的肉棒,開始幫小杰打手槍;而阿凱看老婆沒有手了,只好自己
弄,可是同時伸出手往老婆的運動短褲伸進去。

  當阿凱的手碰到老婆的小穴時,一種似曾相識的快感傳遍全身,「喔∼∼好
舒服喔!」老婆此時已經把媽媽交代的事都抛諸腦后了,而阿文和小杰看到阿凱
在摸老婆的小穴,也伸出手往老婆的小穴摸去,老婆的短褲里就這樣擠進了三只
手。

  后來阿文覺得這樣玩不過瘾,就把老婆拉到床上,然后三個人七手八腳的把
老婆的衣褲脫掉,老婆又一次赤裸裸地呈現在這三根剛發育的肉棒面前。

  老婆跪坐在床上,右手握著小杰的肉棒,左手握著阿凱的肉棒,繼續幫他們
套弄。而阿文則學著以前看過的A片劇情,把肉棒塞進老婆的嘴里,開始抽插。
在享受老婆的同時,他們三個還不忘撫摸著老婆年輕的肉體。

  在一陣套弄后,平時最乖的小杰已經忍不住射了一股濃濃的精液繳械了。阿
凱看到阿文插著老婆的小嘴似乎很享受的樣子,于是就叫阿文拔出來換他。

  老婆兩手空了出來,累得雙手撐在床上,原本跪坐的姿勢現在變成像小狗般
的趴著。阿凱跪在老婆面前把肉棒塞進老婆的嘴里,開始抽插。阿文見老婆屁股
翹了起來露出了粉粉的嫩穴,于是就到后面開始向老婆的小穴進攻。

  阿文把嘴巴湊到老婆的小穴,伸出舌頭沿著老婆的肉縫舔著,老婆的小穴再
次受到了刺激,含著阿凱肉棒的小嘴發出了「嗚……嗚……」的呻吟。

  阿文舔了一陣子,覺得下面的肉棒硬得不能再硬了,于是跪在老婆的后面,
用他的肉棒在老婆的小穴口處磨蹭。射了精的小杰也在老婆身旁搓弄著老婆的奶
頭。老婆在他們的聯合攻擊下小穴已經濕成一片,陰道里也充滿了滑溜的蜜汁。

  阿文此時已經精蟲上腦,心想:『看小咪那麽享受,而且龜頭都已經到達洞
口了,豈有不進去拜訪一下的道理?況且小咪跟我們都這麽要好,借我們干一下
應該不會怎麽樣吧!』

  于是阿文龜頭抵住老婆的小穴口,慢慢地將龜頭塞入。當他的龜頭半沒時,
另一種似曾相識的罪惡感出現在老婆的腦海里。沒錯,這種場景的確出現過,接
著那刺痛感又出現了。

  「啊∼∼不行!」老婆吐出了阿凱的肉棒,想起了小時后那件不愉快的事。
「阿文,你怎麽可以這樣?我是你的好朋友耶!我被你們看、讓你們摸,還幫你
們弄出來,你怎麽可以這樣對我?」

  阿文這時已經忍不住了,抓住老婆,把她壓在床上,想要強行插入。老婆嚇
得大叫:「啊∼∼救命啊!」

  小杰和阿凱看到事情竟然變成這樣,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還好小杰已經射
過精,腦袋比較清楚,趕忙上前去拉阿文:「阿文,不可以這樣,小咪是我們的
好朋友,你別這樣。你這樣別人會聽到,萬一有人進來,不止小咪完蛋,連我們
三個都會完蛋。阿凱快來幫忙啊!」小杰一邊拉阿文,一邊叫阿凱幫忙。

  「小咪妳別這樣嘛!我真的很想要,你就幫幫我嘛!」阿文仍不死心。



  最后小杰和阿凱把阿文拉開,老婆匆匆穿上T恤和短褲,沖回房間去了。
(五)修車
  台灣南部的冬天天氣不怎麽冷,除非是寒流來,不然能冷到什麽程度。但是
有時日夜溫差有點大,一大早天氣還滿涼的,但是到了中午太陽一曬又覺得有點
熱,有時還真不知道出門要穿什麽比較好。
  記得剛結婚的那個冬天,一個星期六上午,老婆補習班還有課要上。早上七
點多,天氣有一點冷,老婆穿上了一件低腰牛仔褲,思考著上半身該穿什麽好。
穿厚一點,又擔心中午會熱,穿薄的又怕上班騎車會冷,于是就把我叫醒,叫我
給個意見。
  「拜托,放個假就讓我多睡一會嘛!你怕熱就里面穿件薄一點的,然后外面
再穿件外套不就好了?這樣騎機車也比較不會冷啊!」真是的,這個也要問我。
  「好吧!就只好這樣了。」說完,老婆從衣櫃里拿了一件比較厚的淺色襯衫
穿上,然后拿了一件外套就要出門了。
  可是好像少了些什麽,對∼∼她沒穿內衣!我把老婆叫住,問她怎麽不穿內
衣,老婆看了自己的胸部說:「不穿內衣感覺比較舒服,不會有拘束感嘛!這件
襯衫那麽厚,又看不出來,而且我還有穿這件外套。」
  「我只是爲你好嘛,怕你又走光被別人偷看。」我好心提醒她。
  「嘻……你平常不是常常叫我不要穿內衣出門嗎?你不是說不介意我給別人
看嗎?干嘛現在又擔心起來了?放心啦,看不到的啦!」哼!最好是看不到啦!
結果我的好心就這樣被她笑了,而且沒機會看到別人視奸她的樣子。
  到了中午接到老婆的電話,叫我去補習班附近的機車行接她,因爲她的老爺
機車啓動馬達壞了,踩了老半天又發不動,要推到附近的機車行去修理。
  等我到達機車行時,老板和看起來像學徒的年輕人正在騎樓幫老婆修車,而
老婆正背對我彎著腰在旁邊看著。老婆發動車子已經搞到氣喘如牛了,又在溫暖
的冬陽下吃力地把機車推到機車行,此時早已汗流浃背了,至于外套老早就已經
脫掉了。
  從老婆的背影看去,從那濕掉而略顯透明的襯衫就可以看出老婆沒穿內衣。
我進去機車行看看車子修理的情況,順便關心一下老婆,走近一看,正好從老婆
襯衫的領口看見了她小巧可愛的胸部。因爲狠熱,所以老婆還特地把襯衫的扣子
多剝開了一顆,因此一彎腰,整個胸部便一覽無遺。
  那機車行老板不時擡起頭去偷瞄老婆的胸部,旁邊那個學徒更是大方的直接
聚焦在老婆暗紅色的乳頭上,兩個人還一邊修車一邊跟老婆聊天,一副狠熱絡的
樣子。
 
  老婆就這樣彎著腰,雙手撐在大腿上,狠認真的看著他們修車,胸部被人看
光了還不自知。不過機車行老板看到我來了之后,比較不敢這麽大方的看,倒是
那個年輕人稍稍收斂了一會之后,看我沒什麽反應,又再大方的盯著老婆的胸部
看,繼續欣賞這免費的春光。
  一開始我對老婆走光還沒什麽感覺,反正老婆走光又不是第一次了,不過看
著這兩個色迷迷的家夥就這樣近距離地盯著自己的老婆看,我的下體漸漸硬了起
來,暴露自己的老婆就是這麽的令人興奮。過了一會,老婆說她肚子餓了,想去
附近吃烤肉飯,我想他們也應該看夠了,就跟師傅約了過一會再來付錢牽車,然
后就跟老婆走路去吃飯了。
  當然,老婆還是穿著這個樣子,手里拿著外套去吃飯,而且老婆的奶頭在太
陽下超明顯的,就這樣兩顆暗紅色的小櫻桃印在淺色的襯衫上,吸引著路人的貪
婪目光。
  
  吃飯時,老婆還不時稱贊那個學徒講話狠幽默,老板人狠好之類的。然后那
個師傅不只說要算她便宜一點,還跟她講解機車的構造,教他平常要如何保養機
車,還說大家交個朋友,以后可以免費幫她檢查保養機車。當然,他們是藉這個
方法騙老婆改變姿勢,以便從不同角度欣賞老婆的胸部,可惜當時我沒在現場看
到這個過程。而老婆到此時都還不知道,其實她的奶子幫她交了不少朋友。
  吃完中餐,陪著老婆走回機車行,老板看到我們回來,見老婆身上還是只穿
著那件胸口半開的襯衫,眼睛又亮了起來,連忙起身招呼。因爲機車還沒修好,
所以老板拿了兩張小凳子要給我們坐。
  看著老板那色迷迷的眼神一直飄向老婆的胸部,我的老二真是硬到了極點,
心想:『最好就坐在這里等,好好享受老婆被視奸的感覺。』不過老婆似乎不想
在機車行干等,所以跟老板說:「我們先回去,修好之后你再打電話通知我,我
晚一點過來牽車。」留了手機號碼后就拉著我出去了。
  回到車上后我才跟老婆講她沒穿內衣,扣子又多開了一顆,剛剛被在機車行
被他們看光光,老婆臉微微紅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討厭,不早講?
就這樣讓你老婆白白被看。」
  我無辜的回她:「我早上就叫你要穿內衣了,是你自己不穿的,還把扣子解
開,人家當然不客氣啊!而且老板不是說要算你便宜一點嗎?這樣你也不算白白
被看啊!」
  回到家沒多久,老板就打電話來通知老婆車修好了,我跟老婆講:「你的車
根本就不用修那麽久,我看剛剛那個老板明明就是想偷看你的胸部,所以才慢慢
修。」
  「真的嗎?」老婆向我眨眨眼問我。
  「當然啊!誰叫我老婆那麽性感美麗,胸部又那麽迷人,他們當然要好好欣
賞啊!」廢話,有免費的奶子可看,人家當然不放過啊!
  老婆聽我這麽說,馬上露出狡猾的表情走進房間,邊走還邊說:「老公你等
我,我去換一下衣服。」不知她又想干嘛了。
  過一會老婆出來了,換了一件深色娃娃裝,原本這件衣服設計給胸部較大的
人穿的,因此胸口的地方比較寬松,可是老婆胸部較小,所以只要微微彎腰,胸
部就會走光光,至于下面的裙子短過膝蓋,只要一蹲下或彎腰,狠容易就會露出
內褲,所以我都戲稱這件衣服是暴露裝。
  我一看老婆穿這樣而且里面依舊沒穿內衣,那不是擺明了要去讓人家看嗎?
雖然這件衣服比較看不出激凸,但是只要老婆一彎腰,就可以看見她的整個胸部
了,我故意酸溜溜的說:「喲!你穿這麽性感是要去給誰看啊?」
  「是你說我性感胸部又迷人的啊,我就去讓他們欣賞欣賞啊!嘻嘻。」老婆
故意學我說話的語氣回我。
  「我老婆什麽時候變這麽大方啊,該不會連內褲也沒穿吧?」
  「我本來就狠大方的啊!反正胸部都被他們看過了,多看兩眼沒差啦!待會
再奉送屁股給他們欣賞,看看能不能更便宜一點。」老婆說完便彎腰翹起臀部,
露出了只穿著一件粉橘色的丁字褲的屁股,那一點點布料哪能完全包得住老婆的
小穴,大陰唇和旁邊的陰毛都露出來了。接著老婆穿好鞋子,拿起包包就催促著
我出門牽車了。
  快到機車行時,老婆想要逗逗他們,但又怕我出現會壞了她的好事,所以叫
我先在前一個路口放她下車,讓她用走的過去,我則停在對面車道等她,免得被
發現。我在對面找了一個停車格,放下一半的車窗,還好馬路不寬,還可以看得
到,可惜聲音就聽得不是狠清楚了。
  老板一看到老婆出現,立刻笑眯眯的從后面的辦公桌走出來熱情地跟老婆打
招呼:「嘻嘻,小咪小姐,你的車修好了,來,在這……阿國,小咪小姐來牽車
了!」看來這個老板還挺照顧員工的,好康上門也不忘通知。
  馬上就看到那個叫阿國的學徒從后面的牆上拿了老婆那串鑰匙走出來,這時
老婆問老板:「到底是哪邊壞掉啊?」老板接過了鑰匙跟老婆說:「來,你看這
邊。」接著他發動機車,我就聽不到對話了。
  他在機車底部指了指,似乎在跟老婆解釋,老婆便彎腰下去看。當老婆彎腰
時,雙手放在后面拿著包包,如此一來胸部便完全露出了,而老板的眼神也立刻
鎖定在老婆的胸部,從他的表情判斷,相信老婆的胸部一定被他看光光了。
  當時老婆背對著馬路,從我這個角度來看更是風光明媚。老婆這件洋裝的裙
子本來就不長,彎腰時就容易露內褲了,也不知老婆是不是故意彎腰時順勢將包
包往上移,裙子被拉得更高了,結果就是老婆的屁股當街露了出來。
  那個叫阿國的學徒原本著急的在調整他的位置,想要偷看老婆的胸部,可是
當他發現老婆后面也春光無限時,便放棄了前面的胸部,大方的在老婆屁股旁邊
蹲了下來,毫不客氣地近距離觀賞老婆的屁股和那半露的鮑魚及陰毛。當然,這
春光連路過的阿伯、學生、司機也都不客氣了。
 
  不過這個姿勢維持沒多久老婆便起來坐上機車,然后跟老板和學徒有說有笑
的聊了起來,因爲機車一直沒熄火,所以根本聽不清楚他們的對話,過了一會之
后,老婆就騎車走了。
  回到家后,老婆也剛到,一看到我就笑著說:「老公,真的耶!我剛剛故意
彎腰去看車子,那個老板真的一直在看我的胸部耶!好色喔!」
  「我沒騙你吧?那是你自己不小心沒發現而已。不過你剛剛既然發現人家在
偷看你的奶子,那爲什麽還彎著腰讓他們看啊?」拜托,我親愛的老婆你還真大
方耶!
  老婆嘟著嘴說:「是你自己說沒關系的啊!你不是說他們已經看狠久了,再
讓他們看一下又不會怎樣。而且我在引誘那個學徒看他會不會一起過來偷看啊,
結果我都胸部大放送了,他竟然不爲所動,真是太不捧姊姊的場了,難道是嫌我
胸部太小了?」
  「老婆別難過,不是你胸部不好看,而是你的屁股更精彩,你剛剛屁股對著
馬路露出來了,那個學徒不是不喜歡你的奶子,而是忙著看你的屁股。」
  「什麽∼∼我剛剛屁股對著馬路露出來?那不是路上經過的行人都看到我的
屁股了?喔,天啊!好害羞喔!」
  怪了,她不是故意要露的嗎?有什麽好害羞的啊?看老婆這樣,我只好安慰
她:「老婆,沒關系啦,反正你常常走光,無所謂啦!習慣就好。」
  「喔,好啦,我就知道你不介意。對了,剛剛老板沒有收我錢耶!老板還說
以后我車子舊了要常保養,如果我不會的話,他可以幫我保養,免收工錢,看來
我的剛剛美人計奏效了。」
  我心想:『那你也要穿得夠少夠露,美人計才能奏效啊!』
 (六)逛書局
  
  一個假日的早上,我和老婆睡到快十點了才起床,難得兩人都不用上班,想
要好好過個悠閑的一天。我想待會就先帶老婆去吃她愛吃的鍋燒意面,然后再去
書局逛逛好了,這樣應該不錯吧!

  老婆聽了我的提議也覺得這樣悠閑的行程很棒。盥洗完老婆穿了上一件棉質
熱褲,套了件防曬的薄外套,催促著還想賴床的我趕快起床刷牙洗臉準備出發。

  走到書局附近的早餐店,我和老婆各點了一碗鍋燒意面,邊看報紙邊吃早餐
。飽餐一頓之后已經快十點半了。剛吃完面的老婆已經滿頭汗了,想想距離書局
也不遠了,曬也曬不了幾分鍾走沒幾分鍾,索性就把外套脫了好涼快涼快。

  老婆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棉質的背心,其實就是原本她睡覺時穿的那件
,爲了要趕快出門所以她就套了一件薄外套,想說夏天也是常常會穿這件背心出
去,而我趕著出門也沒注意她穿了什麽,直到她脫掉后外套后我才發現,老婆根
本就忘了穿內衣。

  當老婆脫掉外套時,那件布料不是很厚的背心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老婆奶頭的
激凸,加上這件背心有點寬松,不用太大的動作,只要老婆一彎腰,坐在老婆左
前方的我稍微調個角度就可以從袖口看到老婆的奶頭,相信從領口一定可以一覽
老婆胸口的美妙春光。

  我心想:「天啊!老婆穿成這樣帶她的「奶奶」出來,待會逛書局時一定會
大走光,喔∼!那畫面真是太色了。我得想辦法不讓她把外套穿回去才行。」
 
  我起身準備付錢,回頭跟老婆說:「老婆,時間差不多了,你到門口等我,
外套我會幫你拿,我們好好享受這難得的悠閑時光吧。」我一副很貼心的樣子要
幫老婆拿外套,趁著背包包的時候,偷偷的不小心把老婆的外套遺留在早餐店,
然后牽著老婆的手要去好好享受這難得午后的暴露時光。

  就在和煦的冬陽下,我和老婆走到書局的路上,她似乎不知道她的激凸已經
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只是這段路也不遠,沒多久就到了這家老婆常去的大型
連鎖書局。

  進了書局,我很貼心的幫老婆拿她的包包,讓她可以空出雙手輕松的逛書局
。這家書局范圍還滿大的共有兩層樓,書也很多而且整體氣氛很不錯,所以愛看
書的老婆常常到這里消磨時間,享受閱讀之樂。

  老婆看書時總是很專心,常常一頭鑽進書中世界,她看書時也不喜歡人家吵
她,所以每次去書局總是她看她的書,我就到處閑晃,有事或是要離開時她才會
來找我。所以我們一到書局老婆就去找她要看的書,而我就去逛我的了。說去逛
逛當然是假的,真正的目的還不是要看其它的人有沒有發現老婆的穿著,享受老
婆被別人偷窺的刺激。

  在書局逛了一圈,大家似乎都沒發現老婆性感的穿著,我想應該是剛進來還
沒有人發現吧!于是我就去雜志區翻我愛看的雜志去了,想說過一會再出去「巡
邏」。不知過了多久,隱隱約約好像聽到旁邊有兩個男生在竊竊私語,該不會有
好戲了。

  于是我擡頭觀察、由左自右、由近而遠、反複觀察。發現說話的是在我兩點
鍾方向約五公尺處,兩個穿著學校體育服的高中生。我假裝要找別的雜志看,開
始往聲音的方向移動,豎起耳朵聽聽看他們說些什麽。

  「靠,小楊你是說真的還是假的,在哪里?沒看到啊!」一個高個子邊說話
還一邊東張西望。「你小聲一點,動作不要那麽大啦。」另一個滿臉豆花叫小楊
的警張的阻止。「我跟你說真的啦,就是那個坐在地上穿背心和短褲的那個。」
小楊拿了一本書假裝在看書的樣子。那個大個子也學他抓了本雜志說:「是不是
那個短頭發的那個?」

  順著他們的眼光看去,正好看到老婆盤腿坐在不遠處牆邊書櫃旁的地上,兩
支手肘靠在膝蓋上雙手捧著書專心拜讀不知道誰的大作。因爲盤腿坐著所以從這
個角度連內褲都看的到。這我之前倒沒發現,要不是這兩個小子,我還真不知道
還有這個春光露出。

  「真的,我剛剛經過的時候看到的,沒穿奶罩就只有一件背心,里面一覽無
遺,連奶頭都清清楚楚……」小楊怕被其它人聽到話愈說愈小聲。

  接下來小楊就開始計劃要如何去偷看老婆:「等一下我會先過去,假裝找一
本書然后站在她旁邊偷看,你在這里幫我把風有人過來你就假裝有事叫我,我看
爽了之后再回來換你去。」那個大個子一臉緊張的樣子說:「喔,好,小心一點
喔。」

  小楊「嗯」了一聲,放下手邊的雜志,就慢慢的假裝找書的樣子往老婆的位
置走去。到了老婆附近小楊拿了本書站在老婆前面假裝看書的樣子,眼睛卻一直
盯著老婆的胸部看,過了好一會,小楊把書放回去,原以爲他要回來了,沒想到
他竟然彎下腰假裝要找櫃子下層的書,大膽的近距離欣賞著老婆的胸部。

  老婆正專心的看著她的書,對于小楊的舉動一點感覺都沒有。過了一會小楊
終于起身笑嘻嘻的走回來。大個子看老婆沒什麽警覺就直接往老婆走去,然后連
書都沒拿就直接橋了個位置往老婆的胸部死命的看。不過才看一下就往回走,怎
樣是嫌我老婆胸部不好看嗎?

  「靠,那個女的是我以前補習班的老師耶!」大個子才剛剛走回來就很興奮
的跟小楊講他的發現。「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個常走光,我們常偷看她胸部
跟內褲的那個英文老師啊!難怪那個奶子那麽眼熟。」原來這個大個子是我老婆
以前的學生,不過聽他這麽講,似乎跟我老婆的「奶奶」很熟啰。
  
  小楊一臉羨慕的說:「干!就是她喔,真好上課都有奶子看,真羨慕。」大
個子說:「而且她以前對我超好的,不然你以爲我的英文那麽好是怎麽來的,不
過也不是每次都有得看,還是要看運氣和角度的啦。而且她的胸部有一點小就是
了。」

  小楊小聲的反駁:「媽的!有奶子看你還嫌啊,小胸部也很迷人啊,我就喜
歡這樣的奶,而且她的奶頭和乳暈大小適中,顔色又不會太深,真迷人,要是可
以吸一下她的奶頭該有多好,如果不能吸摸一下也好。」聽他這樣講我都驕傲了
起來,好吧!看你嘴巴那麽甜,有機會的話再讓你吸一下我老婆的奶。

  小楊突然靈機一動:「欸,我有帶我剛買的照相手機,我們去偷拍幾張好不
好?」大個子一臉興奮的說:「好啊,好啊,我們趕快去,記得要傳給我喔!」
話才剛說完,兩個小子拿著手機就要去偷拍老婆。我放下雜志,慢慢的跟在他們
后面看看他們要怎麽偷拍老婆。

  爲了避免被他們發現,我不敢靠他們太近,我利用旁邊的書櫃做掩護,蹲下
假裝看書,再透過書架的空隙偷瞄事件的經過。
 
  他們到了老婆旁邊,大個子東張西望的幫忙把風,小楊拿著手機假裝打簡訊
,走到老婆的前面,對準老婆的胸部,按了好幾下快們。有好幾次還把手機放低
,拍了近距離了照片。
  
  當他拍的正開心的時候,老婆突然伸了個懶腰,小楊嚇了一跳,趕緊把手機
藏在背后。老婆一開始也沒警覺被偷拍,但是小楊拿手機對著她加上驚慌的樣子
,讓老婆起了疑心。老婆一臉懷疑的問小楊:「你在干嘛?」問完之后突然想起
自己沒有穿內衣,該不會他在偷拍,馬上就生氣的再問:「你在干嘛?」

  他們被老婆嚇了一跳,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怎麽辦,老婆看書局人不少如果
在這里對這兩個小色鬼發脾氣可能會引起一陣騷動,萬一驚動到其它人自己也難
堪,于是惡狠狠的對這兩個小鬼說:「你們兩個跟我出來。」這兩個小子只好頭
低低的跟老婆出去,他們出去后我也偷偷跟了出去。看老婆帶著他們轉到了書局
后面的一個巷子。

  這個書局我們常來,附近的地形我們也很熟,這是書局后的一個淺淺的死巷
子,不是很深,寬度只能容納一台車,因此這里停了一台書局的小貨車,平常也
不會有人進來,要是有人躲在這里除非貨車開走否則很難會被發現。

  老婆走到了貨車的后面之后,我就跟著偷偷的蹲在貨車旁,偷瞄看看老婆會
有什麽反應,萬一有什麽狀況也可以實時制止,我是指救那兩個小色鬼,免得老
婆把事搞大。

  老婆雙手插腰擺出一臉嚴肅的質問他們兩個:「說,你們剛剛在干嘛?」說
實在的她這個樣子一點狠勁也沒有,還增添了幾分俏麗,加上她雙手插腰的動作
,反而讓沒有內衣束縛的奶頭更加突出,乳頭的顔色還隱隱約約的從背心透了出
來。

  他們分別站在老婆的左前方和右前方,面對如此春光他們如何克制的住,盡
管老婆正凶巴巴的質問著他們,他們寬松的運動褲子還是明顯的撐起了大大的帳
篷,不用說也知道他們在看哪里了。

  「你們是不是用手機偷拍我?把你的手機拿出來。」說完伸出她的右手,小
楊辯稱:「沒有,我沒有。」看他那副德行也知道他在騙人,老婆當然也知道他
不肯承認,「好,你說沒有那拿手機出來檢查。」老婆叫他把手機交出來。

  小楊心里有鬼當然不肯將手機交出來,馬上就說:「我干嘛要把手機拿出來
,你憑什麽檢查我的手機?」

  「好,你不拿出來那我就報警,讓警察來檢查總可以了吧!」報警?這不像
是她的作風啊,應該只是嚇嚇他們的吧,如果真是這樣老婆的春光不就會被更多
人欣賞,只是這樣一來事情就搞大了,不過老婆這麽一說似乎有效,這兩個家夥
馬上緊張的直冒汗,立刻求老婆別報警,乖乖的把手機拿了出來。

  老婆檢查了手機果然發現自己被偷拍的照片,生氣的說:「你還說沒有,這
是什麽照片?你們是什麽學校的?」老婆看看他們穿的體育服繼續說:「X中的
,叫什麽名字啊?我要通知妳們學校,虧你們還念那麽好的學校,把照片刪掉。
」說著就把手機塞回去給小楊。

  他們這時嚇的老二都軟了,急得求老婆別通知學校:「我們下次不敢了,求
求你別跟學校說。」「哼∼!還有下次?那你們爲什麽要偷拍我?」老婆繼續質
問這兩個家夥,不過語氣已經變的和緩許多了。

  小楊害怕老婆生氣不敢隱瞞,立刻回答:「因爲剛剛不小心看到你的胸部,
我們覺得很漂亮,所以忍不住就想要拍下來,想說以后可以拿出來看。老師,對
不起,我只是好奇,沒有真正過女生的胸部,所以才會忍不住偷拍的,求你不要
通知我們學校好嗎?」
  
  其實老婆根本就不打算把事情搞大,走光對老婆而言根本是司空見慣的事,
就算被人家看光光,她可能也無所謂,說要報警和通知學校什麽的只是要嚇唬嚇
唬這兩個不長眼的小子,偷偷看就算了,竟然敢偷拍老娘!不過看到這兩個小子
長這麽高壯卻像小孩般的求著自己,不禁覺得滑稽,也就不再繃著一張臉了。不
過他們竟然知道自己是老師,這倒讓老婆吃了一驚。

  老婆好奇的問:「咦∼!你們怎麽知道我是老師?」這時這個大個子才開口
說:「小咪老師,我是你幾年前教過的學生,你以前都叫我小毛的王英茂啦!老
師對不起啦!」他一說老婆馬上就想起來了,對著大個說:「哇,你是小毛,你
以前不是還坐前排的嗎?怎麽變這麽高啦,我都認不出來了,最近好嗎?成績應
該不錯吧!怎麽都不跟老師聯絡了呢?」老婆認出小毛之后,態度馬上就變了。

  這個小毛一看老婆不生氣了,馬上就松了一口氣說:「這是我同學小楊,老
師對不起,這件事可不可以不要通知學校,我們不敢了。」小楊馬上苦苦哀求:
「老師對不起,我們只是一時好奇,我們不敢了啦。」

  老婆嘟著嘴,恢複雙手插腰的姿勢,假裝生氣的說:「好啦,放心啦,不會
通知學校,年輕人血氣方剛,戒之在色,別老是想這些有的沒的,知道嗎?」小
毛開心的說:「小咪老師,那是你漂亮,我們才忍不住的嘛。」

  老婆聽了大個的贊美心情大好,罵他貧嘴卻又露出得意的微笑,他們一看得
救了,眼睛又往老婆的胸部看去,下面的帳篷又高高隆起。「對啊,而且老師的
胸部又白又嫩,真的很美。」小楊馬上趁勝追擊。
  
  「少給我灌迷湯,我胸部這麽小有什麽好看的,你們還真色啊,以后可別這
樣亂看別的女生,免得惹禍上身,還有看你們兩個一副色瞇瞇的模樣,平常一定
常常想些有的沒的!功課和健康要緊,別胡思亂想,更別給我偷交女朋友偷嘗禁
果,害了別的女生,知道嗎?」老婆雖然跟他們說了一番大道里,不過對他們的
贊美心里還是很開心的。

  「老師,其實你的胸部很漂亮啊,看的我們都快忍不住了!每天只能幻想女
人的身體,難得有真的可以看啊,而且我只能想象做愛的感覺,老師你應該交過
不少男朋友有過很多經驗吧!做愛是什麽感覺呀?是不是很舒服,我真的很想要
找個女生試試看哦!」老婆以前對小毛很照顧,大個有什麽問題都會找老婆說,
當然一開始是爲了偷看老婆走光,久了就習慣跟老婆說,現在竟然連這種事都說
了出來。

  「欸欸欸∼!什麽我應該有過很多經驗,我只跟我老公而已好不好,你們要
是真的忍不住了就看看A片自己DIY吧!雖然不是很好,但是好像也沒有別的
方法了。」老婆很無奈的說。

  「可是A片都好假喔,而且自己打手槍好像有點無聊,有時還是會想看看真
正女人的身體,就像剛剛看到小咪老師的胸部時,那種感覺實在不是A片或A圖
可以比擬的,所以我們才會偷拍老師的胸部,畢竟是比較真實的,打手槍時也比
較有感覺。」小楊跟著說。

  「哈∼!我還變成你們性幻想的對象啦,還真是謝謝你的擡舉。好吧!既然
如此那剛剛拍的照片就讓你留著幻想吧!可是你可別讓別人看喔!應該沒照到臉
吧,如果不小心被別人看到了千萬別說是我,就說是網絡上抓的圖,知道嗎?」
小毛和小楊聽了高興的說:「真的可以嗎?謝謝老師。」

  「可是剛剛我很緊張手一直發抖照片都不清楚耶!可不可以讓我重拍啊?」
小楊硬著頭皮跟老婆要求。「嗯……」老婆考慮了一會之后說:「好吧!剛剛偷
拍的照片真的滿醜的要是被別人看到了還得了。可是先說好,不準拍到臉喔。」

  還好平常我和老婆就常常玩自拍,所以對拍性感照一點也不害羞。說完老婆
緩緩的把背心的肩帶拉了下來褪至腰際,小巧可愛的胸部毫不保留的露了出來,
可能老婆也覺得這樣做很刺激,因此小巧暗紅的奶頭驕傲的立了起來,在溫暖冬
陽的照射下更顯得鮮嫩可口。
  
  「哇∼!」小楊和小毛看到老婆主動把胸部露出來給他們拍照,驚訝的合不
攏嘴,眼神貪婪的死命的盯著老婆的胸部,對這兩個高中生而言這樣的景象跟偷
窺又是不一樣的震撼,連照相都忘了。

  老婆雙手插腰,將胸部向前挺,說:「兩個小色鬼別只是看,快點拍吧!」

  小楊興奮的拿起手機對著老婆的胸部從各個角度距離猛拍,就怕漏掉了什麽
細節。大約拍了十來張,小楊意猶未盡的說:「老師,屁股可以順便一下嗎?」

  「欸,你們很貪心耶。」說完還是順著他們的意,轉身面向巷子底,雙手往
后伸把褲子拉下露出屁股,然后雙手撐住膝蓋翹起屁股讓他拍,說:「好啰,這
是最后底線啰,不能再脫了喔。」

  從我的角度看老婆的屁股正好面對我,雖然她的褲子沒有脫的很下面,但因
爲姿勢的關系,連我都可以看到一小部分的鮑魚及陰毛了。小楊當然不客氣的蹲
下來狠狠的拍,恨不得用老婆的春光塞滿記憶卡。

  老婆看應該拍的差不多了,站起來把褲子穿回去,說:「好了,我看看。」
說完伸手把手機拿過來看看拍的如何。

  老婆一邊看了小楊拍的成果,他們兩個小鬼則繼續欣賞老婆的奶子,因爲老
婆背心還沒穿回去。看完之后老婆笑著說:「哈哈,你看看吧。」說完把手機遞
給小毛,然后就把背心穿了回去。

  小毛看完之后很失望又生氣的說:「你在拍什麽啦,沒幾張看的清楚。」原
來小楊在這種刺激的畫面下,興奮的手一直發抖,所以拍出來的一堆照片,有不
少是模糊不清的。

「好啦!我看你的技術這麽差,這手機的畫素也不高,拍出來不是不清楚,不然
就是醜醜的,還拍到我的臉,這樣好了,我叫我老公幫我拍比較漂亮的性感照再
E-MAIL給你們,這樣我也方便過濾照片。」

  這兩個小子驚訝的七嘴八舌的說:「哇∼!老師你好好喔!」「我要漂亮一
點的喔,最好是全裸的。」「可不可以多寄幾張。」「可以寄露三點嗎?還要有
各點特寫的喔。」「老師,你人真好。」

  「好啦,好啦,再說啦,把你們的E-MAIL給我吧!」老婆一邊把他們
的E-MAIL輸入手機一邊說:「你們要是敢把照片流出去,你們就死定了。
還有別老是想東想西的,知道嗎?好啦,沒事就趕快回家吧!」

  小毛說:「老師,小楊剛剛說他想吸老師的奶。」小楊一聽忙著撇清:「沒
有,老師你別聽他胡說。」老婆看他驚慌失措的樣子逗他說:「沒有嗎?不要就
算啰。」他們眼睛發亮一臉期待的說:「要,我要,老師真的可以嗎?」「當然
不行啊!你們在想什麽。」老婆敲了一下小楊的頭笑著說。

  「齁,我還以爲老師你願意勒,害我開心了一下。」小楊一臉失望的說。大
個也是垮著一張臉說:「唉∼!只能看不能吃。」老婆看著他們失望的臉,心想
:「好吧,看他們這麽渴望,就讓他們開心一下吧!」

  老婆歎了口氣說:「唉,最多讓你們摸一下。讓你們吸我的奶那不是弄的都
是口水啊,惡心∼!」他們一聽老婆這樣說又燃起了希望。說完老婆又把背心肩
帶拉下來,露出小巧可愛的胸部。他們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老婆的胸部,好像要
把老婆吃了一樣。

  「來吧!只準摸喔!」老婆一聲令下,這兩頭色狼立刻伸手向老婆的胸部摸
去。這兩個小色鬼一臉爽快的又捏又揉,老婆的小胸部都被抓的變形了,一會后
老婆趕緊說:「欸欸欸,輕一點,輕一點,好了好了,別太貪心!」說完把他們
推開然后把衣服穿好。

  老婆一邊穿衣服一邊說:「看也你們看了,摸也你們摸了,應該夠了,趕快
回家讀書吧!」我看這場好戲似乎快結束了,趕緊起身往書局走。隱隱約約還聽
到小楊說:「喔,好啦!老師你不能騙人呦,要記得傳照片給我們哦。」看來小
楊很擔心老婆騙他,離開前還提醒老婆不可食言。

  回到書局后我在靠門口的暢銷書區假裝看書,一面觀察他們的動靜,約過了
快五分鍾他們才出現在門口,老婆笑著跟他們說了幾句話,可惜隔了玻璃門,我
什麽都聽不到。然后老婆摸摸小楊的頭,又抱了一下小毛之后,他們就揮揮手走
了。

  老婆進書局之后,我假裝什麽都不知道,然后問她:「老婆你去哪里啊?你
剛剛不是在看書的嗎?」老婆說:「對呀,我剛剛碰到以前的學生,在外面跟他
們講話,對了,我的外套呢?有在你哪里嗎?」

  「啊,糟糕,我好像忘記拿了,應該還在早餐店,待會回家時再順道過去拿
好了,會冷嗎?」我假裝忘記拿,然后假好心的關心她。

  老婆小聲的說:「不是會冷,是我忘記穿內衣,只有穿這一件背心而已,算
了沒關系啦,應該看不太出來,我們先回家好了,順便去拿外套。」老婆被這兩
個小鬼一弄奶頭都立了起來,這激凸明明就很明顯,看來老婆還真的是不怕被人
家偷看啊。

  到了早餐店拿了外套,我們往回家的方向走,老婆還沒穿上外套先低了低頭
看看自己的胸部說:「我沒穿內衣激凸好像滿明顯的,而且真的很容易走光耶。
」我回她說:「你不是不怕走光被看的嗎?怎麽變膽小了啊。」

  老婆就是受不了我這樣激她,馬上就回我說:「屁啦!你才膽小勒,我只是
看看是不是真的會走光而已好不好,該不會是你自己怕我被看在吃醋了吧。哼,
我就不穿外套這樣走回去,看看是誰膽小。」

  拜托,我是怕你不給人看,當然這樣的心情事不能表露出來,于是我說:「
我只是覺得好奇,你平常不是不怕走光的,怎麽會突然注意這個問題了。」

  老婆說:「因爲剛剛碰到兩個學生在偷看我的胸部,所以我想知道是不是真
的很容易走光啊。」我裝作一臉驚訝的樣子說:「就是剛剛你說的學生嗎?這麽
大膽啊!」

  老婆繼續說:「對呀,他們還拿手機偷拍我,我把他們叫去外面那個小巷子
里訓了一頓,他們一開始嚇得要死,后來我跟他們說不會通知學校他們才放心,
其中一個是我以前教過的學生,就是那個從小媽媽就離家出走的那個小毛,真沒
想到現在都那麽高了。」我繼續裝傻:「可是我剛剛看你還跟他們有說有笑的啊
。」

  老婆一副無所謂的說:「嚇嚇他們而已啦,難不成要把事情搞大啊。」
    
  「對了,那偷拍的照片呢?刪了嗎?」看來我不問老婆也不會講了。

  老婆不好意思的說:「嘻嘻,沒有耶,我讓他們留著了,反正沒拍到臉,人
家也不知道是誰。」我假裝一臉驚訝的說:「哇,妳還真大方啊」

  「唉呦,年輕人嘛!對異性總是充滿了好奇與沖動,他們也不可能聽我訓個
幾句就會安分,還是要讓他們的性欲有所發泄啊,我想反正都我被他們看過了,
所以我索性把衣服脫了讓他們多拍了好幾張,當他們打手槍性幻想的對象,讓他
們發泄一下啰,老公你不會生氣吧!」

  我看老婆這麽說就順水推舟繼續說:「妳都願意當他們泄欲的工具了,我還
能說什麽,只要妳自己不介意就好,要不要把我們以前拍的性感照也發給他們看
,讓他們開心一下。」

  老婆一臉驚奇的抱著我說:「老公,我們太有默契了,我剛剛也是想說他們
拍的照片不清不楚,拍的又難看,所以答應他們要寄我的性感照給他們,我正想
跟你說這件事,沒想到你就先講了,我們默契實在太好了。」哼,最好是默契好
啦!

  我繼續問:「老婆啊,你剛剛還答應他們什麽事啊,怎麽講愈多,到底還有
甚麽沒跟我說的啊?」老婆吐了吐舌頭說:「剛剛還開放我的胸部,讓他們體驗
一下小奶的觸感。就這樣了,沒了。」

  我故意斜眼看著老婆語帶懷疑的說:「真的嗎?該不會你剛剛也順便開放了
小洞洞不敢告訴老公吧,有沒有順便讓他們的大老二也來體驗一下我老婆小穴溫
暖濕滑的觸感啊?」

  老婆打了我一下說:「沒有啦!怎麽可能,我只有讓他們的手伸進來摸一下
而已,沒有被他們插,你別亂說好不好。」

  我老婆這麽一說,我心想:「哇∼!我的天啊,沒想到還有這一段啊,原來
消失的五分鍾就是發生了這麽刺激的事,要不是我亂說一通被我蒙中,老婆搞不
好也不會說啊。」

  我皺著眉說:「你剛剛不是說沒了嗎?還讓他們摸啊,妳也太猛了吧,這樣
他們受得了啊,現在應該回到家在打手槍了吧!」老婆說:「怎麽可能,他們下
午還要去補習耶,好啦,老公對不起啦,我真的沒有被他們插小洞洞,只有讓他
們摸摸我的小穴,最多只有用手指在洞口摳一摳而已啦,后來他們跟我要內褲,
我心想反正濕濕的穿著不舒服,我就脫下來送他們,真的就只有這樣。」

  我把手往他短褲里一伸,果然沒穿內褲,直接就是濕透的小穴,我說:「算
你狠,他們這樣怎麽會有心上課哦,現在應該聞著手上你那柔嫩小穴的騷味,滿
腦子想的都是你的裸體吧。」

  老婆說:「討厭,我也沒辦法呀,難不成你真的要讓他們插我的小洞洞啊。
」我接著說:「我看下次你就好心一點,幫幫他們,他們這樣一定很難受吧!」

  老婆一臉不可置信的說:「老公,你真的這麽大方,我的小穴被其它男人插
你真的不會吃醋嗎?要真是這樣我就不客氣啰,想上我的人可多是很多的喲。」

  我一聽老婆這麽說馬上就退縮了:「當…當…當然不是這樣的啊,我是說你
可以幫他們打出來,讓他們消消火,就算是你真要跟別的男生上床,也要我同意
才行,畢竟妳是我老婆耶。」讓老婆露出我可以接受,讓老婆的小穴被插,想想
是很讓人性奮,但是還沒跨出那一步。

  老婆看我講話都有點結巴了,摟著我撒嬌說:「你放心,我是開玩笑的,你
是我最愛的老公,我的洞洞可是你專屬的,你說讓誰插我就讓誰插,沒你的同意
,誰也別想進來。」取妻如此夫複何求啊。

  說著說著也到家了,老婆拉著我的手進書房說:「走吧,我們先挑幾張照片
寄給他們,這樣他們回家就有照片可以消消火了,就算是彌補他們吧!剛剛被他
們弄得小穴癢癢的,寄完就換你幫我消火啰。」

  最后補充一下老婆常講的另一句至理名言:「解決男人性沖動最好的方法就
是讓他射精;不想被干,那就幫他打出來。」所以他有交過兩個男朋友,也幫其
他男生打過手槍(人數不詳,她一直不肯透露),但是一直到新婚之夜她都還保
持處女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