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地獄

    少婷在家中實在太無聊了。暑假沒學上,朋友們全都去了印度旅行兩星期,

    她家境只是一般,沒多餘錢來花費,只能無所事事的在家中渡過。雖然暑假都沒

    做運動,但並未影響到她的身材,36。24。36的魔鬼身型依然美好,一頭

    鬈曲長髮更強調她的魅力。

    今天早上,少婷到圖書館找了一些有關黑巫術的書,她一向對這類東西有興

    趣。看到其中一部,教人如何進入一個異次完空間,叫什麼「歡樂世界」。

    「名字頗有趣的……」少婷心裡想。這本書還寫出整個召喚的程序。只要用

    紅粉筆在地版畫出書上的魔法陣然後坐在陣中就可以了。少婷家中有很多和黑巫

    術有關的物品,立刻拿來紅粉筆,在地上畫了個半大不小的魔法陣,更照書說的

    坐在其中。

過了好一會兒什麼也沒發生,連昆蟲的叫聲也沒有。

    「唉!算了,什麼歡樂世界,騙人的吧!」

    正在此時,一隻慘綠色的巨型怪手突然在魔法陣裡出現,抓著少婷的頸,力

    度奇大,沒多久,少婷因缺氧而昏迷了。

    少婷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醒來時不禁吃了一驚。不知何時她已被人脫光了

    衣服,露出36寸的劄實奶奶,乳房中心點是一粒大小適中的淡紅色的奶頭。下

    體則是大而不胖的美臀白淨淨的很好看。頭頂上她最自豪的鬈曲長髮竟給剃光,

    這還不止,連陰部上的黑毛毛也被理得光光淨淨,只餘下光滑的私處暴露了一條

    嫩紅的罅縫;四周黑漆漆的,卻有一點點紫綠怪火光照明。

    少婷再定神一看,哇!差點給嚇暈了。她身處在一個類似山洞的地方,而正

    在她面前的,是兩隻臉容可怕的怪物淫淫地望著她。少婷雖已研究了巫術好幾年

    了,但從沒想過會遇到如此奇境,驚叫道:「哇!怪獸呀!」

    「臭丫頭!我是牛魔,不是怪獸!」一隻全身深慘綠色的巨獸怒吼道。牛魔

    除了一個牛頭之外,整個身體基本也像人,但卻身高八尺,虎背熊腰,胸肌很發

    達,八塊腹肌叫人吃驚。下體的傢夥更是可怕,比棒球棒更大。

    「嘻嘻嘻……小妞兒,歡迎來到精液地獄喔!」

    說話的是一隻紫黑色的妖怪,身高只有五尺,但全身肥肉橫生,肚腩大得垂

    在地上,遮蓋了雞巴。臉貌醜陋,肥胖似豬的嘴臉,一看就知是好色的魔怪。

    「嘻嘻,我叫肥魔,小妞兒,」肥肉橫生的魔怪說:「我們這些住在精液地

    獄的妖魔只有男性,不能生育下一代。人類的女性就最適合替我們懷孕生孩子的

    了!看這邊!」

    肥魔胖臂一揮,只見右面在微弱的火光下,一名胸部豐滿的女子被一隻四手

    魔怪抓緊四肢,陰道戳著一根長長的雞巴。奇怪的是,妖怪的睪丸漲起來,又縮

    細,一收一放的,女子的陰脣邊流出濃濃的白液。

    「嘻嘻嘻,驚奇吧!我們這類妖魔睪丸製造精子的速度很快,是人類的千萬

    倍,射光了又立刻製造大量,所以射精時睪丸漲大縮小的。」肥魔解釋道。

    在一旁一言不發的牛魔突然說:「我們在人類世界布下了陷阱,在一些有關

    黑巫術的書中說是什麼歡樂世界的進入口,其實是要樣你這些賤妞來精液地獄替

    我們產子!」

    山洞忽然被紫綠的鬼火照亮起來,少婷立即慌張地向四周望瞭望,只見到嚇

    人的情境……一個少女被二十多隻矮小的妖怪圍奸,嘴巴,屁眼,小穴每一處都塞

    滿超過兩條雞巴,全身黏滿濃稠的精液;一位女孩下體插著一條管狀機器,管子

    的另一端則分了叉,每一條分叉的小管子分別套在十多隻妖怪的陰莖上,妖怪們

    不停地打手槍,十多種不同的精液從管子迅速輸進女孩的子官裡。

    一個女人被五條粗鎖鏈縛著,被妖怪們吊起在半空中,在她雪白的肌膚上塗

    滿髒臭的精液,還強行要她喝下白液;另一名小女孩更慘,還未發育的身體被浸

    在一個大鍋中,鍋中注滿了大量精液,鍋底還用火燒熱著濃稠的液體。小女孩被

    監禁在大鍋裡,整天浸透溫熱腥臭的精液,還常常有一些魚頭人身的妖獸來姦淫

    她。

    少婷被眼前的情境嚇破膽了,只知自己的身體不停地顫抖,雙腳不由自主地

    向後退。肥魔牛魔也不管她,任由她走。

    突然,少婷踏到一些泠泠的液體,底頭一看,原來遍地都浸滿鮮血!血紅的

    地板在紫綠色的鬼火光照亮下更加恐怖。少婷定神再看真點,面前的是一個巨型

    的籠子,裡面只見十幾個肚子隆起得很利害的少女,一個個臉容流露出痛苦的表

    情,乳暈都深棕色的,很大的乳頭輕微流出些母乳,陰部血淋淋的,更流下羊水

    和經血的混合液,好像要分娩的樣子。

    忽然,其中一名女子大喊一聲,陰道漲大了起來,陰脣已紅透得很,肚子裡

    有些東西在一擺一擺地移動。不一會,一些黑黑的異物從陰道口凸爬了出來,女

    子本能地腹部使勁一推,一個黑色的圓球狀物體像糞便般排了出來。

    黑毛球震了震,一頭蝙蝠似的怪獸破蛋而出。蝙蝠怪的大眼睛向四周望瞭望,

    立即認出了它的母親,慢慢地步向她。女子因為產後體力不足,只管喘氣,還來

    不及知道自己誕下了什麼東西,蝙蝠怪的嘴已貼在女子咖啡色的乳暈上,吮著大

    奶頭吃母乳。

    「雖然長相醜了點,但畢竟只是初生的小嬰兒吧,也需要母愛的。」少婷心

    想。

    估不都蝙蝠怪下體的小雞雞突然腫漲變大,粗硬的肉棒毫不留情地插入女子

    剛分娩完的陰道裡,痛得女子怪叫起來。

    少婷被此異變嚇得更慌,同時籠子內的其他少女也紛紛大喊把怪物產出,怪

    獸一出生就立即要乾女人,一邊吸食母乳,一邊抽插著因剛剛分娩完而松弛的陰

    道。少婷心裡又害怕又難受,這班少女們實在太悲慘了,使她不由自主地哭了。

    不知何時肥魔牛魔已無聲無色地站在少婷背後:「嘻,小娃兒,這群剛出世

    的小妖怪根本不知母親為何物。它們本能上就已懂得如何性交,小和睪丸已很成

    熟的了。」肥魔說完後一手抓著少婷,用繩子把她五花大綁,放在橫胖的肩上帶

    她走。

    少婷想逃脫,但繩子實在縛得太緊,莫說逃走,連動也動不了。而牛魔則在

    籠子裡挑選了六個奶子最大最豐滿的少女,一隻巨臂抓緊她們帶走,牛嘴還不忘

    吸吮新鮮的人奶。少婷不知將會被帶到何處,只能無助的默默地等命運安排。

    (2)小食店

    肥魔步行了大概一小時多,到了一個類似城鎮的地方。少婷已被鬆綁和放了

    下來,但頸項上套著狗鏈,像寵物似的被肥魔牽著走。胸部和屁股的繩子還沒松

    開,突出了她豐滿的奶子和美臀。

    四周都是一樓高的平房,形狀怪異,三尖八角的。肥魔繼續走,帶少婷走過

    鎮中的廣場。廣場上很多妖怪,全都淫褻地盯著少婷,有的還一邊欣賞她的裸體

    一邊打手槍,把精液射得一地都是。城鎮內雖然不太光亮,但比剛才的山洞好多

    了,至少可以看到遠方。廣場四四方方的,四面都建滿了商店。

    少婷看遠點,遠方有很多高山,而在最高的山頂上則樹立了一座非常宏偉的

    巨型城堡。雖然少婷感覺到城堡內有一股邪惡的氣息,但她卻被城堡漂亮的外觀

    迷住了。

    「小娃兒,先在這兒休息一會吧。」肥魔說,一小時多的步行對肥胖的他來

    說實在太辛苦了。

    肥魔走到一間看似食館的店子坐了下來。一直尾隨少婷的牛魔地籠子裡剛分

    娩完的豐乳女孩放出來,交給店子的老闆。

    「哇,今次這一批貨色很不錯呀,奶子真夠份量,姿色也是上等,但味道還

    是要嘗嘗的。」說話的老闆外貌比較像人,但鮮紅的膚色和頭上的大角很明顯地

    說明了他是妖怪。

    老闆隨手選了一名少女,一手抓著她木瓜型的大奶奶,舌頭在深褐色的乳暈

    土舐了一舐,再用嘴含住乳頭吸吮乳汁。老闆一邊玩弄大乳房一邊吃奶奶,坐在

    一旁的肥魔看得慾火上升。

    「唔,味道也好,不錯。好吧,我要這批貨。」老闆說著,把一些像是錢的

    石塊交給了牛魔,牛魔拿了後一聲不響便走到廣場上逛逛。很多小妖怪向他打招

    呼,看來牛魔在這裡頗受歡迎的。

    肥魔放下了拴著少婷的鏈子,叫她坐下來休息。其實以肥魔超胖的身型就算

    少婷逃走他也一定追不上,但少婷心知逃到什麼地方也沒用,到處也是妖怪,根

    本逃不了,更何況她也不知如何才可回到人間,肥魔放了她大概也是這原因吧。

    「嗚,餓了,老闆,我要一包人奶。」肥魔叫道。

    不一會,服務員帶了一個短發的女子出來。女子年齡不到三十,膚色微黑,

    小麥色的,大概是南美洲人吧。雙乳大得像西瓜一樣,深褐色的乳暈有茶杯大,

    乳頭高高的凸出,顯然是剛生了孩子不久。令少婷羨慕的是女子的陰部長滿了濃

    密鬈曲的恥毛,又多又黑但沒有髒亂的感覺。

    女子臉朝天的被縛在一架小木頭車上。雙腿張得開開的,陰道還插著一隻匙

    羹。肥魔先拔出插在陰道內的匙羹,羹上滿是淫水,女子臉色紅潤,還不時輕聲

    細語地淫叫著,一定是吃了強力的春藥,陰道不斷排出清清的淫水。肥魔已放棄

    了匙羹,直接用口去吸食分泌物,舌尖還舐玩陰脣的嫩肉,爽得南美女子大聲浪

    叫起來。

    站在一旁的少婷感到很不安。女人在這地方只是他們的生育機器、玩具和食

    物,根本不當作是生命體。肥魔泠眼看著少婷,繼續享用他的午餐,粗厚的嘴脣

    緊貼深褐色的乳暈,再咬著奶頭吸吮鮮奶。

    剛從乳頭分泌出的溫熱乳汁味道清甜,比淫水好吃不知多少倍,肥魔吃奶吃

    得性起,索性張大嘴巴,雙手一捏一捏的把奶水擠出來。鮮甜的乳汁從大乳頭急

    速地飛射入肥魔口中,吃得他好爽。肥魔不停地像擠牛奶的擠弄大西瓜乳房,女

    子的奶水倒也很充足,吃得肥魔飽飽的。

    肥魔嘴角靠向南美女子的陰部,用她濃密粗黑的恥毛來擦乾淨粗糙的嘴巴。

    服務生見肥魔用完餐了,把女子連同木頭車推走了。女子吃下的春藥似乎藥

    力未散,陰部繼續流出分泌物,一雙大奶子還不停滴下乳汁。

    此時吃得飽飽的肥魔才問少婷:「我夠了,你也很餓了吧?」

    少婷的確很肚餓,但這店子好像只買人奶似的,要她吸啜另一個女人的乳汁

    實在太羞人了。無奈饑餓難當,少婷只好羞紅著臉的回答:「是。」

    「呀呵呵……小妞兒,早點說嘛,我下面的小傢夥已快忍不住了!」話沒說

    完已一手強行拉開少婷的嘴巴,把超粗大的雞巴插了進去。櫻桃小嘴被髒強占了,

    少婷不禁流下淚珠。兩行熱淚橫過她可愛的臉蛋,落在肥魔的大卵袋上。

    少婷的頭被肥魔一手抓著,肥魔力度奇大,無論她如何反抗也只能無助地一

    下一下的替肥魔口交。有時髒頂到少婷的喉嚨深處,令她很難受。少婷被粗大的

    雞巴卡住嘴巴,連呼吸也不容易,口裡的唾液吞不下去,每當肥魔拿起少婷的頭,

    大量口水便立刻流出,令肥更加潤滑,使肥魔與奮得很,主動擺弄腰部抽插少婷

    的櫻桃小嘴。

    少婷嘴巴小小緊緊的,又多唾沫,比乾陰道更加爽;加上漂亮的大眼睛流下

    淚水,楚楚可憐的模樣在視覺上簡直是高級享受,肥魔已到了頂點,火山要爆發

    了。

    龜頭的小孔瞬間射出了大量精液,腥濃的稠液填滿少婷的嘴巴,少婷猛力把

    頭向後抽回,但她已被肥魔一雙巨手緊按著頭,只能無助地吞下腥臭的白液。無



    奈雞巴射精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少婷還來不及吞下,另一股濃漿糊又送入口中,

    多餘的白液在少婷嘴角滴了下來。

    「小娃兒!全都要喝下!你不是很肚餓嗎?」肥魔怒吼道。

    少婷也不知吃了多少肥魔的子孫,只感覺到極度心。肥魔也好像玩完了,雞

    巴軟了下來,從少婷的嘴巴拔了出來。少婷口裡還有很多餘精,她立即把精液吐

    出來,弄得一地也是。看到地上濃稠腥臭的白液,少婷對剛才她喝下精液的行為

    更覺心。

    「嘻……吃飽了吧?飽了又要上路呵!」肥魔一邊說,一邊用少婷的臉來抹

    去肥上的餘精。

    此時牛魔已回來了。他看見滿身精液的少婷,便不滿的向肥魔說:「你不要

    玩得太過火!她是給大王的貢品!」

    「嘻嘻嘻嘻……小娃兒喊餓,我只是喂她飽了吧!」肥魔淫笑道。

    「好了,去城堡的山路路程很遠,把這娃兒放上車把!」牛魔不知何時弄來

    了一個大鐵箱子,箱子下有四個輪,也可以說算是車吧。少婷被肥魔推推撞撞的

    上了車,好色的肥魔還捏了捏少婷屁股。車了裡伸手不見五指,但好像沒有其他

    人,因為聽不到呼吸和哭聲。

    過了很久,車子終於停下來了,肥魔開了車門,抓了少婷出來,牛魔則推著

    車子去另一地方。

    回於車裡黑黑的,少婷還不習慣光度,只依稀看到四周很大,像是一個皇宮

    似的地方。肥魔帶她到了一間房子。房子有些窗,但全都給裝上了鐵絲網避免住

    在裡面的人逃走,這地方不如說是監獄比較貼切。

    「先在這兒睡一睡吧,小娃兒,明天才再來找你。」肥魔說著已鎖起了門。

    屋內雖暗,但還可以隱約看到東西。房子很大,四四方方的,可是除了四面

    �壁外就什麼也沒有。正當少婷以為房子裡只得她一人時,她聽到一些微弱的聲

    音。少婷再看清楚點,不禁嚇了一跳,原來有四個身影就在少婷不遠的前方!

    (3)五對五

    「有……有人嗎?」少婷向前方的身影問道。她仍然保持冷靜,因為她可以

    隱約看到身影是四個一絲不掛的女體。

    只聽到一把成熟的聲音說:「唉,又多一個女孩被捉到這鬼地方了。」

    此時少婷已習慣了燈光,看得更清楚了。說話的是個年約廿五的漂亮女人,

    高貴,成熟又帶點野性。瓜子臉,長微曲的細發輕輕披在肩上,高瘦的身材比什

    麼國際名模更好看;堅固紮實的屁股,雪白鬆軟而不失彈性的奶子,濃密的陰毛

    都很火辣,連少婷也暗地自覺不如。特別是她的一對欲語還休的鳳眼,好像想引

    人犯罪似的,叫男人快侵犯這騷貨。

    「我叫沙夜,別害怕,暫時妖怪們不會對我們幹些什麼的。」

    少婷心中知道,她們也一定像她自己一樣被妖怪拐騙來到這裡。「我……我

    叫少婷。」她半回答的自我介紹道。

    「姐姐……我好害怕呀!」一個小小的身影撲到少婷身邊緊抱著她的大腿。

    「麗麗,別哭了。」一把溫柔的聲音向小身影說。

    少婷定神低頭一看,抱著她大腿的是個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短短的金髮

    貼著圓圓的小臉,身體還沒來得及發育,平坦的胸部掛著兩粒淡粉紅色的小葡萄

    乾;幼嫩的陰部光滑滑的,只有一條幼小而微帶粉紅的裂縫;可愛的臉蛋稚氣十

    足,大眼睛一閃一閃很美麗。麗麗這名字真貼切。

    「你好,我是妙玉。」那溫柔的聲音說。

    少婷向前一望,聲音來自一個相貌甜美的姑娘。女孩較胖,圓臉掛著一頭烏

    黑的直發;胖胖的妙玉身材非常豐滿,奶子大得驚人,卻沒有墜下的感覺,仍適

    中地掛在胸口上;多肉的臀部都很大,只是腰圍略為粗了點;皮膚白裡透紅,在

    巨形乳房的中心點是鮮紅色的乳暈;烏黑濃密的陰毛和雪白的皮膚成了強烈的對

    比。妙玉雖胖,但她豐滿的身材和甜美可人的臉蛋十分好看,不失為一個漂亮的

    女孩子。

    忽然一把嬌小的聲線道:「你真勇敢啊,少婷!成為大魔王的貢品也能如此

    冷靜。」

    說話的是一名年輕女孩,大概和少婷差不多,十七、八歲吧。深啡的長髮,

    尖尖瘦瘦的臉漂亮之餘又不失稚氣,一臉無辜純潔的表情很可愛,大眼睛更常常

    流露出楚楚可憐的眼神;小屁股圓型紮實,嬌小的淡紅乳頭尖尖地站立起來;乳

    房卻平坦了點,像一對小山丘似的,但正好櫬起她那天真,可憐的樣子;稀梳薄

    薄的陰毛暗示了她是個害羞的女孩。

    少婷不大明白「大魔王貢品」是什麼的一回事。女孩看見少婷一臉疑團,便

    說:「你大概還不太清楚這空間的事吧?我叫小青,和沙夜、麗麗、妙玉一樣被

    捉到來這裡。可是,你有沒有留意到我們都有頭髮,而你的卻被剃掉了?」

    一經小青提起,少婷才驚覺她路上看到所有女孩,包括在山洞產下妖獸的女

    孩、在小食店的南美女人,甚至面前的四位女孩,都留有頭髮和陰毛,為什麼她

    卻被剃掉了毛髮?

    「這是獻給大魔王的象徵。沒毛髮是大魔王貢品的記號。我們也是最近才知

    道的。」沙夜平靜地說:「聽說大魔王有怪習慣,他似乎不喜歡有體毛的女人,

    就連頭髮也不可。大概是因為少婷你長得好看,被牛魔肥魔這兩個使者選中了來

    當貢品。」

    少婷心裡很害怕,但還能保持冷靜地問:「貢品?當貢品要做些什麼?不是

    要給魔王吃掉吧?」

    「你放心,應該不會的,妖獸們好像只吃乳汁和女性的分泌物。」沙夜繼續

    說:「大魔王有四個兒子,近幾天前才剛誕下最年幼的王子。兒子們都很好色,

    每星期都要多一個新妃子來做貢品。我和妙玉她們已在這裡六天,明天就到我們

    了。每個王子一個新妃妾,而少婷你就是大魔王的新小妾了。」

    要被大魔王汙辱已經很可怕,還要替他產子更恐怖;少婷一想起山洞內那些

    剛分娩的女孩,臉也慌張得發白了。

    妙玉看見少婷的臉色,似乎明白她在想什麼,便安慰地解釋道:「你不用擔

    心,大魔王為了保住皇位,不會再生孩子的了。而王子們也因為同一原因,不會

    令女孩懷孕的。」

    少婷聽妙玉這番話後才松了一口氣,但一想到要被大魔王姦淫,她又難過了

    起來,不由自主地哭了。

    「姐姐不要傷心,勇敢些面對呀!」不久之前還在哭的小麗麗說道。可是少

    婷還在哭,她認為麗麗太年輕,根本不清楚妖怪們會對她們幹些什麼。

    此時小青也說道:「別哭了,少婷,剛才你不是很勇敢嘛?放心好了,事情

    總有辦法解決的。總有一天我們能回到人間的。」

    「是嘛,少婷!」沙夜、妙玉也一同說。經這麼多人安慰下,少婷心裡才舒

    服了點。

    這天晚上,五位女孩子都把恐懼暫時放下,談談她們在人間時的與趣和趣事

    等。談了一整晚,氣紛倒也很愉快。

    第二天,一清早,牛魔肥魔便來到房子找少婷她們了。女孩們還在熟睡,肥

    魔看到五隻裸身熟睡的小綿羊,雞巴立即高高地勃了起來。

    「喂!不要胡來!你不知道她們是大王和王子們的貢品嗎?」牛魔呼喝道,

    肥魔只好一臉沒趣地喚醒她們。

    身體被肥魔使勁推了一下,少婷很快便醒過來了,沙夜麗麗妙玉小青也都醒

    來了。

    「快,穿上它們!你們還要見大王、王子的!」牛魔說著已向五女每人遞上

    一件衣服。

    女孩都已赤裸身體多時,一聽到有衣服,看也不看便穿了上身,誰知每件衣

    服都遮掩不了乳房和陰部,只是多餘地蓋著小腿手臂等地方。衣服還連帶頸環,

    牛魔肥魔給她們鎖上鏈子,像寵物一般似的被牽到城堡內的大堂。大堂上早已有

    五位黑衣使者等侯著,牛魔肥魔把女孩分別交給五位使者,再由使者帶她們到王

    子的房間裡。

    眼看要和大姐姐們分開,麗麗第一個哭了出來:「少婷姐姐、妙玉姐……」

    麗麗失聲的呼喊道。但使者亳不理會,強行拉她到王子的房間。

    「麗麗!麗麗!」妙玉小青一問喊道。

    「再見了!各位!」年齡最大的沙夜說。她已絕望悲觀地認為此生不能再相

    見了。

    只有少婷沒發一聲地尾隨著黑衣使者走,她要面對的是大魔王,如今已無他

    法,只能大膽勇敢地面對事實。

    沙夜、麗麗、小青、妙玉四女分別被帶到王子們的睡房裡,而少婷則被安置

    入大魔王的寢官裡。各女雖看不到對方,但心裡都一樣害怕。

    在獸王子的房間裡,麗麗無助地面對一頭七尺多高、肌肉發達的異獸,比牛

    魔更加強壯。妖獸的臉像獅子,又像獵犬,難怪有獸王子之稱。獸王子體像人,

    全身古銅色的肌肉,下體的大足足有一隻成年人的手臂那麼粗長;卵袋更大得驚

    人,和麗麗的頭一像大。獸王子這巨獸並不急性,正在用他鮮紅的眼睛欣賞麗麗

    雪白而未成熟的裸體。

    而小青這邊就沒有那麼安靜了,楚楚可憐的她正被麻繩縛著,把本來平坦的

    胸部硬生生地挺凸了出來,乳頭也因充血而變得鮮紅色了。下體則插著兩條大木

    棒,一枝在肛門,一枝在陰道。一隻肥大而又帶羽毛的手正在玩弄著木棒。那人

    正是鳥王子,看看他一臉好色的表情就知小青有難了。

    鳥王子身型矮胖,一塊似鳥非鳥的臉孔,全身滿都是羽毛,大肚腩可怖地隆

    起,雞巴也很粗。他一邊玩弄小青的秘部一邊舐她的嫩肉。鳥王子是個SM愛好

    者,看來小青不會有好受的了。

    而妙玉則異常平靜地坐在蟲王子的睡房裡。蟲王子正是那剛出生的第四名王

    子,他可沒要求什麼妃子,都是大魔王送給他的。蟲王子和他那些哥哥不一樣,

    還沒碰過女人。蟲王子除了鮮綠色的身體和頭頂上的一對觸須外,外貌和人類的

    小男孩沒兩樣,大概只有八、九歲吧。他好像很害羞似的,屈縮在床上沒理會妙

    玉。妙玉見他只是個小孩,便坐在床邊嘗試和他談話,但蟲王子倒沒什麼反應。

    沙夜這邊卻十分激烈。只見沙夜她流露痛快的神情,一手抓緊自己的大奶子

    一捏一捏的玩弄著,陰部秘處則插著了一條紫色長長的陰莖狀物體。沙夜滿頭大

    汗,另一條紫長陰莖插在她後面的菊門裡,又有一條正占據了她的嘴巴,還有很

    多長長的紫色雞巴在沙夜身上擦來擦去。那多條長的主人正是魚王子,魚王子貌

    似八爪魚(章魚),但每一條觸須都是陰莖,精液則儲存在他的頭裡。

    沙夜本來就是個好色的騷貨,在人間時任何男人也滿足不了她,如今遇到八

    條雞巴的魚王子,對她來說反而是件好事。沙夜主動地搖擺著她的屁股,淫靡的

    表情、豐滿的奶子、濃密的恥毛,很逗魚王子的歡喜,其中一兩條雞巴已忍不住

    射精了。

    而少婷則在黑暗的寢官之內,面前的是一道大鐵門,使者把她帶到這兒便走

    了。寢官裡面還有鐵門,這倒沒什麼奇怪,因為少婷從使者口中聽說大魔王是不

    會隨便讓人看到真臉目的,就連親兒子們也沒看過,使者們當然更加不可以了。

    寢室內竟如此複雜,也大概是為了避免被人看見真臉目吧。

    正當少婷想得入神時,大鐵門突然打開,射出一道強烈的光線,把少婷嚇了

    一跳。

    「進來吧。」一把沙啞得難別雌雄的聲音命令道,少婷只好聽命。她的心跳

    得很快,雙腳卻慢慢地步向光線去,準備接受她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