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格鬥-地獄&天堂之綾音與霞

一、陷阱

  因為霞擅自參加生死格鬥而遭到忍者一族驅逐她甚至有些偏激的派別派人追殺她,在生死大賽過後疾風又從她眼中消失因此她又再次踏上路途這時她聽說疾風出現在一座山中卻不知這是一場圈套…

她穿著白底紅邊的忍者裝走在樹林中微風徐徐吹著這時四個黑影從樹林中竄出來包圍著她,前後左右都有一個黑衣忍者擋住她的去路手拿著苦無虎視眈眈的看著她
「請你們讓開我不想跟你們打。」
「很抱歉這由不得妳。」四名忍者同時將苦無射向她只見櫻花花瓣四處紛飛她的身影就在花瓣的遮掩之下消失在他們眼前,霞移動到樹林中後看了他們一眼轉身離去卻發現手腳動彈不得這才發現她全身纏著無數條強韌的細線不管怎麼扯就是扯不斷,這時無數的苦無向她襲擊而來在她的身上劃出無數的傷痕衣服也被劃破
「你們在苦無上綁了線是嗎?」
「沒錯,我們怎麼可能會毫無準備就來對付天神門的掌門人妳說是吧?妳就認命吧!」
但她仍然不斷掙扎那些細線就像是利刃劃破她的手腳白色的衣服染上鮮紅,她試著抽出腰間的刀這時其中一名忍者上前用手刀擊向她的頸部她也因此昏了過去那名忍者背著她穿梭在樹林中其他三名在後方跟著

「這裡是…」她逐漸恢復了意識卻發現她的手被鎖鍊銬住
「醒來啦…」一名男子走到她面前「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田中真雄這四位是我的愛將,風、火、雷、電。」
「你想做什麼?」
「做什麼?想玩個遊戲罷了。」
「遊戲?」
「沒錯,我想試試我設下的陷阱會不會有人上?想不到真的成功了。」
「所以我哥的消息是假的?」
「正是,但這只是第一階段。」
「第一階段?什麼意思快給我說清楚!」
「這妳到時就會知道了,畢竟是否會成功連我都沒把握…風、火、雷、電,這裡交給你們了不必向我報備你們自己處理吧。」
「是!謝首領。」

只見四人走到她面前讓她感到十分不安她雙手握拳使出一記朝天蹬向四人攻擊卻被風抓住右腳無法掙脫「不用急我們會好好照顧妳的…」
看到他們那邪惡的嘴臉讓她不禁暗罵自己怎會如此不小心,風將她的腳往上擡並且用鎖鏈鎖住而火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她身後雙手大肆揉著她豐滿的雙峰還不時捏著乳頭令她羞憤不已
「你們先上吧!我們等第二輪。」
雷和電在一旁插著手看著兩人如何玩弄她這讓她更感到恥辱,風用右手輕拂著她的下半身,輕輕掃過她的大腿根部以及私處周圍的每一吋肌膚都帶給她奇妙的感受,就在這時火居然直接將她的衣服拉開豐滿的酥胸因而跳動著令人看了血脈噴張
「不要───!」

「連乳頭都硬起來了果然有觀眾比較容易興奮嗎?」
面對火如此的淫言穢語霞只能轉過頭緊閉著眼睛任兩人玩弄著她的身軀,火變本加厲的拉扯她的乳頭還不時的舔著她潔白的背
「喂、喂,一開始就玩這麼猛啊?搞的我都受不了。」
風從懷中拿出一個細竹筒倒出三顆藥丸強行灌入她的口中便將她放開,說也奇怪鎖鏈一鬆開霞居然癱軟在地而風也掏出他的屌塞進她的口中
(可惡,使不上力…)
要是之前她絕對可以毫不留情的咬斷他的屌但吃下鬆弛劑的她完全無法咬斷只能任由風的屌在他口中放肆的進出,而火也開始用手指弄她的陰蒂另一隻手則捏著她右邊的乳頭嘴巴被堵住的霞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
「可惡,太誘人了吧! 」
在一旁觀戰的的雷與電也加入戰局三兩下將她的衣服脫下像是野狼看到獵物般

貪婪的舔著她潔白的身軀手也不斷的在她身上撫摸,這時火也掏出他的巨屌頂開緊閉的門戶這讓霞緊張的直搖頭卻說不出話來
「唔!」
劇烈的疼痛讓霞瞪大雙眼淚眼婆娑地而且要不是之前的鬆弛劑現在風的屌早就被她咬下,破處的鮮血將火的屌染成紅色但他可沒因此憐香惜玉仍然強烈的進出抽送
「真緊啊,幸好我們都用這種方式向女人逼供所以練就了持久戰的伎倆。」
「你也注意一下這娘們的口中還含著我的屌啊,剛才要是沒給她吃鬆弛劑我的寶貝早就跟我分家了。」
「抱歉、抱歉」
而雷與電也專注的用舌頭舔遍她全身上下雖然霞一臉痛苦的表情但她的乳頭早就不爭氣的硬挺著,這讓雷電兩人更加興奮雷雙手搓揉著乳頭電則撩撥她的三角地帶這些都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性感帶,在如此強烈的刺激之下她終於發出微弱的呻吟



「對了,我怎麼忘了還有這玩意兒可以用。」
電從一旁的櫃子拿出電療貼布貼在霞的兩乳頭及陰蒂上才剛開動開關就帶給她強勁的快感這豈是未經人事的她所能承受的過不了多久她就握緊雙拳迎接生平第一次的高潮,但風火兩人仍繼續抽送著一旁的雷電也沒切斷電療的開關就這樣在霞第三次的高潮中兩人同時將精華射向她的體內才心滿意足的走到一旁,受到如此強烈衝擊霞倒在地上兩眼空洞渾濁的體液自她的口中及蜜穴中流出
「終於換我們了嗎?」
「電你先上吧!」
雷從電的手中接過開關一口氣將開關調到最大,而風與火在一旁整理服裝看著他要如何享受眼前的獵物…

                                                                             二、另一個陷阱

綾音神情緊張的奔馳在竹林中最後她看到一間屋子為了不打草驚蛇她跳到一旁的樹上隱約聽到一些聲音像是女性的呻吟聲和男子的喘息聲但這不足以讓她判斷屋內所發生的事於是她大膽的跳到屋頂再到窗邊窺探屋內情形
(這、這是…)
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名赤裸的棕髮女子遭人侵犯的畫面但女子的臉上看不出是痛苦還是歡愉,可是她卻憤怒的握緊雙拳咬牙切齒完全失去理智衝進屋內
「妳這傢夥在這幹什麼?」
屋內的四人對這突發狀況完全愣住完全停下動作看這眼前這名闖進來的女子咆哮著而那名女子則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我聽說妳被抓起來想不到妳在這做出這麼荒唐的事!」
「沒錯,她的確是被我們抓了起來…」
一名男子突然出現在她身後綾音立刻與他保持距離並拿出苦無戒備著但那名男子手輕輕舉起就讓她感到手麻而放下了武器,接著男子看了四名男子一眼示意他們繼續動作於是女子的呻吟聲再次回盪在屋內
「你這傢夥到底做了什麼?」
「我?我什麼都沒做啊,只是我跟妳是屬於不同層次的境界罷了。」
「什麼…唔!」
綾音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踢飛到一旁即使她怎麼努力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下一秒他就出現在她身後抓著她的脖子舉了起來
「可惡…放開我!你到底是誰?」
「我?我叫田中真樹是對忍著進行改革的人。」
「改革?」
「沒錯,首先就是要讓妳們這些女忍著見識到妳們的無力感。」
田中從懷中掏出一支針筒注射在她的大腿上接著將她丟向那四名忍者的方向並走過去
「一直以來妳們這些女忍在戰鬥上遠比不上精良的男忍但妳們還有一個用途那就是美色,現在我就要讓妳們了解這件真相並且讓妳們懂得利用妳們那特有的武器。」
「什麼意思…你…在我體內注射了什麼?」
「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說完田中便憑空消失而原本在一旁觀戰的三名忍者也走了過來動手將綾音的衣服退去雖然她拚命的掙扎仍然被脫得只剩下網狀的襯衣乳頭從襯衣的縫隙鑽了出來,其中一名忍者立刻伸手掐著乳頭另一名忍者也開始撫摸她的私處
「放…放開我啊!唔…」(這是什麼感覺怎麼這麼奇怪?)
「這麼快就硬啦!」其中一名拉扯著她的乳頭在她面前得意的說著
「少囉唆!」
「這麼濕啊?」
「風、火不用多說了直接上她吧!」
「住手,不要碰我!」
三人七手八腳的將她的襯衣撕破風、火一人吸著一邊而電則是握著屌往她的私處挺進
「不要啊───!」
綾音的慘叫聲迴盪在整間屋子但沒過多久慘叫聲變成悅耳的呻吟聲
「不要…啊∼嗯啊∼∼」
「她真的超輕的啦!」
火使出火車便當的姿勢用健壯的手臂擡著綾音上下移動而綾音也受到快感的驅使之下雙手緊緊勾著火的脖子仰著頭忘情呻吟著,而電也將霞扛在肩上用嘴品嚐她的私處兩人的呻吟形成一部交響曲
「好、好靈活的…舌頭啊∼∼撥得我心癢啊∼∼癢啊∼∼∼」
「好熱…好熱的棒子啊∼∼我快融化了啊∼∼∼」
「對付這兩個處女若不是有練過還真受不了啊,唔…不行了…」
「不、不要射進去啊∼∼」
在同一時間兩人都登上快感的高峰雙方的熱潮在子宮內撞擊帶給兩人無比的快感,而在一旁的風立刻接手毫不讓她有喘息的空間使出老漢推車繼續抽送著而電也將霞放下來讓她單腳站立拉著她的雙手抽插著,兩人的呻吟聲就這樣回盪再屋子周圍久不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