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欲香譜 第一回 聖女乾娘&第二回 魔女師父

受到陽光熱度的刺激,依偎在安兒懷里的白靈素清醒了過來,稍稍移動身子,立刻感到又驚又羞。

    驚的是「百花聖心訣」已經進入了第九階段,莫非心訣上說的「好花堪折直須折」竟是突破的關鍵,曆代聖女皆以保住處子之貞爲首要,卻不知慾火焚心魔障原來是練功的不二法門,到了一定功力必須破而后立、敗而后成,如今白靈素因緣巧合下,竟藉由乾兒子更進一步。

    而羞的是自己修長結實的雙腿,仍無恥的緊夾住安兒的雙腿,而安兒的竟還插在自己的秘深處,漲的滿滿的,好充實啊,白色的上沾滿了兩人的結晶,溢出來的、落紅痕迹,使濃密、濕黏的不規則地緊黏在及大腿內側上,白靈素慌忙試圖分離兩人的結合,才發現秘的竟緊緊纏繞住,好似依依不舍般難以分開。

    白靈素滿臉通紅,自責道:「我的身體怎麽變的這麽蕩了。」

    安兒像是聽到乾娘的呼喚而醒過來,順勢翻身,一松一壓,再次深深的白靈素的,白靈素不禁又叫出無限滿足的一聲歎息,再度沈浸在享受和男人的絕妙快感。

    仍像平時一樣的安兒,吃完尴尬的白靈素做的早點,便來到「仙居谷」外不遠的「黑魔林」里。

    來到一棵巨大至數十人合抱的大樹面前,安兒對著離地十丈的樹洞說道:「師父,我來看您了,拉我上去啊。」

    從樹洞內傳出嬌媚足以殺人、柔膩恰可暈神的聲音,幽幽道:「都已經十五歲了,還不會自己爬上來嗎?」話雖如此,彷若有生命的樹藤伸出,把安兒拉上了樹洞。

    樹洞內的是一名絕世驚豔的女子在平躺著,宛如女神般聖潔的俏臉,有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莊嚴,但黑紗包裹的玲珑曲線似乎蕩的呼喚著男人最饑渴的慾望,隱隱約約可看出底下發出異乎尋常光澤的胴體不著一縷,配上長達五尺的詭媚黑發在周圍擴散,反而如黑夜中的精靈疑真似幻,豐姿美態絕不下于「百花聖女」白靈素。

    此人正是「極樂魔女」黑月蓉。

    十五年前和白靈素決戰后,黑月蓉返回魔教療傷,五年前邪尊偷襲想強占她的處子元陰,舊患未愈下只好逃到「黑魔林」,其實她的「極樂銷魂功」並非完整,必須配合「銷魂百式」和男人合歡百次,陰陽交會才能大成。

    但和男人親密接觸的百日內,便是她最無防備的時候,在爾虞我詐的卑鄙魔教,黑月蓉根本找不到可以信任的男人來練功,但憑其天賦資質,竟以性幻想達到「極樂銷魂功」第七十七重天,可是畢竟不是正途,逃到「黑魔林」時終于走火入魔,雙腳癱瘓、不支倒地了。

    十歲大的安兒爲了在同伴間證明自己的勇氣,獨自進入傳說有吃人恐怖惡鬼的「黑魔林」,卻剛好救了昏迷中,快被大野狼剝光吃掉的黑月蓉,從此「極樂魔女」就定居在此,還收安兒爲徒。

    黑月蓉打著如意算盤,暗中道:「既然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我就培養一個吧。」安兒當然沒有想到自己已變成了「童養徒」。

    此時安兒看到師父淒豔的臉龐比以前更加蒼白,擔心道:「師父,您的病是不是加重了,要不要安兒去找大夫?」

    黑月蓉冷漠道:「師父的手也不能動了,不過不用擔心,今天不必學羅漢拳了,師父教你新的東西。」癱瘓已經擴展到雙手,看來不快點陰陽交會,再一年就會因無法宣洩的陰氣而爆成碎肉塊死亡。

    不過此刻黑月蓉卻有了猶豫,五年來安兒無微不至的照顧,她確實完全信任安兒了,但對安兒也有了莫名的師徒感情,而修練完「銷魂百式」后男方就會精竭而亡,這也是她拖到雙手癱瘓還遲遲不肯誘奸安兒的原因。

    此時別無選擇,黑月蓉淡淡道:「安兒,今天師父教你本門最高秘技「銷魂百式」,過來把師父的衣服脫掉。」

    安兒一聽下可喜出望外,昨夜嘗過讓乾娘欲生欲死的滋味,他本身也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吃完飯就迫不及待也想讓師父跟乾娘一樣快樂,聽到黑月蓉頒下來的指示,連忙脫光自己和師父身上的衣物。

    黑月蓉雖是第一次,但在魔教早就看多了,可是看到安兒的金芒也不禁嚇了一跳,而且在棒身上還有一圈白環,安兒也不知從哪來的,今早從乾娘的時就多了那一圈白環。

    安兒仔細的打量著面前明豔動人的師父,胴體有著精致細膩的肌膚、玲珑豐滿的身段,真是越看越愛,于柔媚中另有一種長期練功的剛健婀娜,在日光無法直進的樹洞內,更顯得潔白晶瑩,光滑圓潤,修長雙腿如白釉般細滑的肌膚,覆蓋在既堅韌又柔嫩的腿肌上,形成柔和勻稱的曲線,她的臂部豐滿非常誘人,兩股之間有一條很深的垂直股溝,外形曲線富于女性美,一雙蓮足只手可握,幽香薰人,真是美不勝收,引人遐思。

    黑月蓉胸前白嫩的渾圓豐潤,因爲細腰的緣故,使看來格外的碩大,幾乎達到超現實的程度,絕對無法用一只手能握得住,中間的一條深溝清晰可見,雙峰雖然傲人豐滿,但卻極爲堅挺,沒有一絲因爲大而下垂,反而略有些上翹,十分的有彈性,白靈素在大小上已輸給了這勁敵。

    和呈現青澀的粉紅色,漸漸溶入的顔色之中,還未被愛撫,頂端的已經不甘寂寞的傲然翹起向上,平坦堅實,腹下滿是黑茸茸的,每條都是細嫩鬈曲,互相纏繞,大腿內側的肌膚細白柔嫩,對比黑亮的更是閃耀,亦是「極樂銷魂功」的性征之一。

    玲珑細小的兩片色呈粉紅,成半開狀,兩團微隆的,中間夾著鮮潤誘人的細縫,如同左右門神般護衛著柔弱的,安兒看到眼前兩片大小色澤如此高雅,還散發出淡淡身體的幽香,忍耐不住的道:「師父,再來要怎麽做?」

    黑月蓉心中歎了口氣,至少在安兒死前要讓他好好享受,露出勾人心魄的妩媚笑容,嬌聲道:「安兒,把師父當作是最好吃的食物大快朵頤吧。」

    安兒立刻將乾燥的唇,吻上黑月蓉略嫌蒼白的豔唇,用舌頭分開了師父的牙關,伸入小嘴內部,濃烈交纏的接吻技巧使黑月蓉訝異這孩子是否爲調情聖手,但不斷湧過來的唾液使她吞都來不及,更不用說發問。

    熱情的吻連續到粉白嫩頸上,安兒一邊如雨點般落下急促的吻,一邊將火熱的整個壓在師父赤裸裸的美豔胴體上,受到嘴唇愛撫敏感的部位,黑月蓉禁不住的熱烈喘息起來,發狂似的扭動嬌軀。

    由身體傳來一陣陣的酥麻,黑月蓉眼神迷濛的暗道:「這跟我以前性幻想練功時的自慰,快感、刺激興奮的程度完全無法相比,是真實勝過想像,還是安兒的特殊魅力?」

    移動時雪白豐腴的雙峰充滿彈性的跳動,結實膨脹的堅硬豎起,無法想像的成熟吸引了安兒的注意,安兒舐了一口眼前震動的,然后指尖以似摸未摸的微妙接觸,愛撫那被唾液濕潤的櫻桃色,指尖以爲中心劃著圓圈,在慢慢隆起的周圍塗抹著唾液。

    指尖玩弄一陣后,膨脹成半球形,中心的突起也變得更堅挺,由中突出的,呈現出清楚的圓柱型,安兒含住那堅硬高聳的蓓蕾,在口中用跳動的舌尖不停挑動。

    安兒貪婪吸著的粉紅色,舌頭交纏著不停挑弄,交互含住兩邊用力吸吮,幾乎要拉起般強力的往上吸,直到師父吃痛發出聲音后才放開嘴唇,黑月蓉臉蛋的正下方,豐滿的搖擺得有如一團碩大皮球,波浪般晃動的前端,巨大的,滿是唾液的閃光。

    黑月蓉露出痛苦的表情,暗道:「安兒怎麽這麽粗暴,我的不會被咬掉吧,要是安兒對我的也這樣,該怎麽辦,會不會痛死了?」

    安兒開始用舌頭愛撫下面的地,雙唇貼上雪白柔嫩的大腿,舌尖一撩一撩的搔著,巧妙的吸吮四肢不能動彈的黑月蓉,大腿內側凝脂般肌膚的敏感部位,偶爾不靈巧的親吻,再運用高超的指技執著的愛撫師父,不斷來回摩擦臀部,順著滑向腰腹,在纖腰與豐臀上盡情地揉捏,的內側,接近山丘處,受到指尖微妙的搔癢,使黑月蓉不自覺的用力彎起上半身。

    黑月蓉吐出別住的呼吸,好像對安兒抗議似的搖動,喘息暗道:「啊……怎麽會這樣……我那里有……有快感了……啊……」雪白的大腿間,潤濕的發出猥的水聲。

    秘開口的裂縫內部,粉紅的糯動,催動著安兒的情慾,使他的動作更加劇烈,手指沿著的鴻溝前后滑動,撥開纖弱的花瓣,粉紅色的粘膜就像一朵紅花綻放,正中間可愛的隨著出現,靈活粗糙的舌頭如跳舞般,不斷舔舐由內側露出的肉色黏膜。

    安兒贊歎道:「師父的這里,真是漂亮啊!」

    善于玩弄天下男人的「極樂魔女」,想到被安兒看到深處,竟破天荒的害羞起來,黑月蓉把頭歪向一邊,蒼白的臉頰泛起一片潮紅,更是嬌豔。

    安兒按著不斷上擡的黑月蓉腰部,持續著更加激烈的舌技,他以舌頭攀附到全開的上用力向上舔,伸入靈巧的舌尖,挖掘與問的摺縫,然后以手指左右分開滿溢蜜汁的,使勁吸吮著黑月蓉的,享受黑月蓉氾濫的香甜花蜜,神秘溪谷如今因爲冒出來的蜜汁和唾液,變成發出妖媚光澤的聖堂,粉紅色的也完全變成紅色,里面的小肉片不停地顫抖。

    黑月蓉盡量向后仰,采取把秘密的溪谷完全交給舌頭的姿勢,小小的很快隆起,那種感覺連自己都感覺出來,安兒的舌頭仍在裂縫中央旋轉,用舌尖挑逗,愈來愈強的情慾,使黑月蓉的身體大力顫抖。

    這時候從黑月蓉的大腿根傳來啾啾的聲音,好像和那聲音呼應一般,從她的嘴里也傳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已經累的上氣不接下氣,只能任由花瓣被安兒執拗的以手指及舌頭玩弄折磨著。

    就在黑月蓉即將時,安兒停止動作,輕輕翻轉師父柔細的纖腰,他將雙眼湊上師父之旁,上幾撮短短的肛毛,包圍著有如活物般緩緩吞吐收縮的,嫣紅粉嫩的看得安兒只覺這是世上最美之物。

    黑月蓉從天堂頂端落下,心中難過到極點,但多年修練的堅定心志,趁安兒疲累休息之時,勉強凝聚久違了的靈明,默默運起「極樂心法」,準備吸取安兒的陽元精氣。

    誰知安兒突然又伸出雙手,一邊插進了秘繼續強力,另一邊則伸手沿著黑月蓉的渾圓豐臀,徐徐摸向兩股之間粉紅色的,剛剛快要的黑月蓉忽然被的刺激又激起情慾,才醒悟到安兒根本不累,還在自己隱密處大肆賞玩。

    一陣強烈的快感立時淹沒了黑月蓉,但伸向菊花的手指又再度喚醒她的羞恥感,拚命地緊縮自己的,口中驚慌地叫道:「安兒,求求你……不要……髒……啊……」雖然「銷魂百式」也有,但黑月蓉畢竟還是,第一次就接觸到被視爲汙穢的地方,也是不能釋懷。



    黑月蓉一顆皓首無意識的隨著內手指的節奏左右搖擺,鼻中放浪的發出陣陣嬌喘,但安兒的手指她的,便見到輻射狀的肌肉驚慌地朝內收縮,手中更是興奮的深深,黑月蓉只覺得內被一根手指完全塞滿,強烈的羞恥心和全身的熾熱悶澀感使得她呼吸困難。

    后門的侵略和前門的激烈抽刺,以及安兒在大小腿后側的舔舐,黑月蓉口中銀牙緊咬的哼聲,更轉爲啊啊嬌媚輕柔的聲,跟本無暇再顧及到「極樂心法」。

    安兒接著將拉開,內壁上鮮紅的的便整個暴露在眼前,黑月蓉不禁「啊」的叫了一聲,雙眼羞恥地緊閉,雪頸微揚,亂晃,安兒將舌頭貼上向外翻的菊花,就是一陣吸吮舔舐,口中不但沒有一絲異味,甚至還傳來一股淡淡幽香。

    安兒擡起頭來天真道:「師父的這麽香,一定不會大便吧。」接著又低下頭自顧自的品嘗。

    黑月蓉四肢癱瘓,只能以赤裸胴體的扭動,來掙開安兒繼續品味她的舌頭,但這更激起安兒的玩心,玩弄一雙嫩乳和的手更是不停加速,在這種情形下,黑月蓉不斷掙扎,身體卻不自覺的跟著安兒的動作擺動,漸漸的連她也可以聽到自己發出噗嗤噗嗤的水聲,夾雜陣陣快意的哼啊聲,靡的應和著安兒的玩弄。

    黑月蓉的眼睛放出貪婪的眼光,慾望不能自制的從眼睛表現出來,大聲道:「安兒,師父很想你了……」

    安兒將嬌庸無力的師父翻過來,看到黑月蓉杏目緊閉,媚眼含春的俏麗模樣,心知這是讓師父快樂的最佳時機,立刻挺起,摩擦著師父黑色的恥毛,一手捧起黑月蓉的臀部,使黑月蓉濕潤的更爲撐開,一手握著試探著黑月蓉濕潤的洞口,用磨擦著黑月蓉的。

    接著十分容易的找到黑月蓉那已經張開的濕滑秘,前端稍微進入鮮嫩黏溫的玉門關,萬分興奮的安兒腰部猛然一挺,「噗嗤」一聲,粗大的金芒便整根插進了黑月蓉體內,突破她的最后防線。

    黑月蓉並不像白靈素第一次時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因爲她的藉由「極樂銷魂功」,進化到與白靈素的「聖女膜」性質相反的「魔女膜」,並不會抗拒異物入侵,反而會熱情吸吮住侵入者,進而在的快樂中,不知不覺的盜取內力。

    「聖女膜」會一直再生,「魔女膜」卻永不破裂。

    渾身脫力的黑月蓉這時哪還能夠想到,當初是爲了修練「極樂銷魂功」才收安兒爲徒,只能毫無反抗的接受身體傳來的快感,身體像火燒一樣的熱,希望能把這樣的火熄滅,「啊」的一聲尖銳嬌呼,語氣滿是滿足的快感。

    安兒眼見原本高高在上、冷傲難近的師父,終于抛棄原有的羞恥自尊,狂亂地叫出聲來,心中興奮難當,更是奮力馳騁,盡情肆虐,手上口中更是不停輕薄這懷中的赤裸羔羊,黑月蓉全身充滿著被突入身體深處的快感,她的意識被吞沒了,在湧出大量液的上穿插,發出「茲茲」的聲響。

    黑月蓉的腰不停的活動,她的大膽的擺動,來配合安兒的在自己動作,她內心隱藏著的慾念,隨著身體所受的刺激而爆發,這時她只覺得傳來的猛烈快感,整個蓋過了其它五官所傳來的感覺,眼前天旋地轉,一股绯熱的感覺從身體里掠過。

    黑月蓉雪白的喉嚨隨著不停顫抖,連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都看不清楚,更不知道自己口中正不斷加大亂嬌吟的音量,道:「安兒,師父……好快樂,師父只……屬于你……一個人……」

    的淺粉紅色含著一條不停的大,兩人亂的行爲持續了大約一柱香時間,黑月蓉的黑發跟隨她身體的活動而飛舞,安兒突然感到周圍內壁的軟肉一陣強力的旋轉收縮,師父的媚肉像一把鉗似的夾住自己的,便再也支持不住,金芒再次發出奇異的光輝,將一道滾燙的洪流噴灑在黑月蓉體內。

    同時只見黑月蓉渾身不停顫抖,面上泛起了一陣紅霞,好像有強力的電流通過一絲不挂的身體,電流從背部一直傳到上頭部,臉上身上泛出靡妖豔的桃紅色,圓潤的粉臀不由得挺起來,好像是在回應安兒的動作,柔細雪白的雙手環抱他的肩頭,手指深陷安兒背上肌肉……

    黑月蓉主動仰身獻上香舌緊纏住安兒粗大的舌頭,安兒的舌頭陷入師父的嘴巴內,黑月蓉用力吸啜安兒的舌頭,他們兩人像一對戀人似的熱情深吻,安兒無法抵受這個美人兒的深吻而繼續猛力黑月蓉的。

    黑月蓉美妙的身段突然痙攣,全身肌肉快速的抽緊,暈眩想道:「呀……

    我有……要洩了……」

    「咿啊∼∼」一聲前所未有的狂呼嬌喘由一張櫻口中傳出,如同千人騎、萬人跨的娃般,黑月蓉雙腿一陣痙攣抽搐似的緊緊夾住安兒的腰臀,接著就發瘋般的搖著皓首,雙腳在空中亂踢,彷彿希望他的插得更深更猛,好像要將他擠得一滴不剩似的。

    后的安兒只覺得心曠神怡,彷彿完成了遙遠前的願望,整個人放松的躺在黑月蓉的玉體上進入夢鄉。

    而黑月蓉如同靈魂出竅般,只覺得太陽在振動,眼睛好像在冒金花,也感覺出自己的還爲追求獵物在一張一合,但她此時的意識已經朦胧,呈大字形癱軟在樹洞內,無意識的將兩只修長的玉腿無恥地緊夾著安兒的腰部,任誰也看不出這名赤裸裸躺在地上,滿臉過后被征服的浪蕩模樣,竟是男人的克星「極樂魔女」。

    黑月蓉全身赤裸的盤坐調息,四肢竟已恢複行動能力,思考道:「我並沒有使用「極樂心法」,怎麽郁結的經脈都打通了,難道是安兒天賦異禀?」不禁想到安兒異于常人的金芒。

    看著一旁睡的香甜的安兒,黑月蓉微笑道:「看來我可撿到一個寶物,有了安兒的協助,不久后應該可練成「極樂銷魂功」,跟著打敗「百花聖女」,稱霸武林,到時天下人盡皆臣服我之下,只有安兒和我一起分享。」

    想到此竟顯出一付陶醉于幸福的表情,黑月蓉突然一訝,看到安兒的金芒除了白圈,又多出了黑圈,俏臉湊了上前看仔細,只覺安兒的實在跟別人不同,不醜陋凶惡反而精致炫目,不禁悄悄伸出香舌碰觸,也隨著震蕩一下,安兒的喉嚨里發出舒服的聲音醒過來。

    看到師父要吃自己的小雞雞,安兒可嚇了一跳,雖然師命不可違,但被咬掉以后要怎麽,幸好師父並沒有肚子餓,只是從下向上舔,再用舌頭包住的圓端,同時舌頭開始畫圓圈。

    關于的動作,「銷魂百式」也有記載,黑月蓉以前自慰時,用器具已經模擬很多次了,現在正式用在安兒身上,確實讓安兒享受到不同于剛剛的快感,以便趁此時用自己的完全控制安兒。

    黑月蓉開始不停的舔舐漲起的金芒,同時舌頭也開始轉向安慰的突邊,用嘴唇輕輕夾住,發出啾啾的聲音吸吮。

    安兒受到師父口中的唾液香舌滋潤,也把自己的雙手放在師父的頭上,手指玩弄著發出黑色光澤的長頭發,更伸手握住黑月蓉的堅挺豪乳,黑月蓉跟著吐出,上身更向下彎,用舌頭舔那吊在下的肉袋,就好像回應師父的舌頭,安兒抓住的手開始捏弄,另一只手仍舊撫摸著師父的頭發。

    最敏感的被捏弄,黑月蓉不由得全身也隨著緊張起來,安兒發現這種反應,就更執意的捏弄粉紅色的,從胸部有一股電流般的刺激快感沖向腦袋,黑月蓉也隨著電流的快感,讓自己的舌頭從肉袋轉向,用舌頭舔的尖端,然后將津液塗在手掌上,就像自慰時一樣愛撫。

    接著黑月蓉張開桃腮,握住在叢草中挺立的,把充血的含在嘴里慢慢向里送,好像很舒服的深深歎一口氣,安兒的金芒比同年齡的孩子還大上一倍,而且又很長,而黑月蓉的嘴可稱的上是櫻桃小嘴,所以把那樣巨大的東西放進嘴里,對她來說是很費力的工作,可是如果不含到的根部,就不能完成「銷魂百式」的。

    先上下活動幾下,黑月蓉趁勢一口便將整根吞了進去,尖端碰到喉嚨的粘膜,在這刹那,安兒吐出一口氣,隨著開始挺腰,這時候黑月蓉的嘴配合起安兒的動作,嘴巴也盡量用力縮緊。

    含著讓頭向上移動時,黑月蓉又不由得興奮的加快速度,所以偶爾僅把尖端含在嘴里,像含糖球似地旋轉舌頭,此時進出師父口腔時,與滑嫩的舌頭、鮮潤的雙唇接觸,安兒早已敏感得暴漲難耐,很高興的發出哼聲,強壯的腹肌也開始繃緊。

    黑月蓉突然傳來一陣強烈快感,原來是安兒手腳並用,右腳趾在秘的外摳挖,從女體中心湧出來的快樂沖擊,使得她不停地喘氣,也不斷地呻吟,一陣天旋地轉,一道前所未有的洪流兒噴了出來,口中反射的一陣吸吮攪動,一條香舌更自然的在下、肉袋上用力舔著。

    接著一連串的活塞運動,安兒彷彿把黑月蓉上面的嬌豔嘴兒當成了下面的濕潤嘴兒,約莫了盞茶時候,安兒只覺得渾身一暢,狂吼一聲,便在黑月蓉口中射出一堆。

    黑月蓉忽覺口中射出一股又熱、又濃、又稠的液體,直接射入喉道之中,她並不覺噁心的把留在嘴內的,全部吃的一乾二淨,安兒的沒有腥臭的味道,反有還帶有花香,類似白靈素的體香,黑月蓉還意猶未盡的伸出舌頭舔淨嘴角的,然后拿起安兒的,由開始,用舌頭舔著把附在上的一一舐淨,服侍的安兒像皇帝一般。

    安兒舒服的接受師父的服務,心中樂道:「原來用嘴也蠻舒服的,回去一定要讓乾娘也來試一試這種享受。」

   
    接下來的一年內,安兒每天都到「黑魔林」跟師父「極樂魔女」黑月蓉學習「銷魂百式」,各種、、還有待,五花八門的體位姿勢,讓安兒對黑月蓉豔媚的性感帶完全掌握了,黑月蓉也藉著金芒不僅滿足自己的性慾,還達到「極樂銷魂功」第八十八重天。

    而安兒回「仙居谷」后,當然不可能放過乾娘「百花聖女」白靈素,每次都急忙的把剛學到的「銷魂百式」,在乾娘的聖潔複習一遍。

    雖然白靈素已可接受和安兒正常的,但也不知安兒從哪里學來的用嘴、交配等極其穢的方式和很羞辱人的體位,這已超過白靈素的道德觀,但在安兒半撒嬌半強迫下,還是閉著眼睛,任由安兒擺弄她的姿勢,接受安兒對她溫熱的口腔和緊窄的盡情的欺淩。

    安兒也不知道在這與乾娘和師父每天的一年內,每次時,莫名其妙的他體內自然會複制起乾娘和師父的運氣法門,長久下來,他的身體中竟彙集了不少相反性質的「百花聖心訣」和「極樂銷魂功」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