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給我強姦

我個性內向,不善溝通,父母忙於工作,而家中有三個姐姐,分別大我十一歲
的大姐、大我九歲的二姐及大我七歲的三姐,因自小都玩在一起,因此和樂融
融。

到十三歲那一年,我開始對女性產生了好奇,但是我讀男生班,又沒有女性的
同學或朋友,因此家中的三個姐姐就變成了我的目標。

有一次當我上廁所時,無意發現洗衣籃中有三位姐姐的胸罩與內褲,我拿起來
玩弄觀賞,但卻不會像一些人一樣拿起來聞或舔,因為我覺得這樣很髒,久而
久之,這變成了我生活中的興趣,我都等三位姐姐洗完澡後再進入浴室拿起胸
罩與內褲玩弄,也算著三位姐姐所穿過胸罩與內褲的件數與樣式。

有一天我突發奇想,拿著姐姐的內褲包裹著我的老二,內褲底部與我的龜頭碰
觸,然後搓揉著,瞬時我感覺異常興奮,而且心跳快速,突然感覺從龜頭噴出
白色稠狀物出來附著在姐姐的內褲底部,我很舒服但卻嚇一跳,因為我不知那
是什麼,直至回神過來想一想才知到那是精液,我趕快用衛生紙擦拭老二及姐
姐的內褲後,將內褲放回洗衣籃,然後走出浴室。

看到三個姐姐正在客廳看電視,殊不知她們的好弟弟剛剛藉由她們的內褲了解
了射精是怎麼一回事,回房間後我細細的回味,卻食髓知味想再來一次。

隔天一如往昔,我進到浴室,這次我拿三姐的胸罩,我看著胸罩該如何下手,
到最後我脫了褲子,將三姐的胸罩中的一個罩杯盛裝著我的睪丸,另外一個罩
杯包著我的老二,然後貼緊身體搓揉著,胸罩雖有鋼絲阻礙,但也無所謂,直
到將精液射在胸罩的罩杯中,然後擦拭整理完後,若無其事的走出浴室。

一連幾天下來,三位姐姐的胸罩與內褲差不多也全部沾有我的精液了,而且我
擦拭射在胸罩與內褲精液的動作也愈來愈隨便,因為我想留多一點的精液在姐
姐的胸罩與內褲上,使姐姐在洗胸罩與內褲的時候,使她們的玉手有機會沾粘
到我的精液,我也可以幻想是三位姐姐幫我打手槍,而將精液射在她們手上,
想到這裡真是讓人興奮。

後來漸漸的,我覺得這已經不夠刺激了,我想找更刺激的方式,於是我利用父
母及三位姐姐都在工作,而我放學後的時間,我飛也似的回到家,回到家後我
進入大姐從未鎖門的房間,我打開大姐的衣櫥,在衣櫥的最下面的抽屜中我看
到了之前在浴室裡與我的老二有過親密接觸的胸罩與內褲,我把它們全拿出來
鋪在大姐的床上,然後我在大姐的房間脫光衣物撲在已經鋪在床上的胸罩與內
褲上,我在胸罩與內褲上打滾著,因為胸罩與內褲已洗過,所以我隨手拿起胸
罩與內褲聞著、舔著,我舔著胸罩的罩杯頂部,也幻想著我正在舔著大姐的乳
頭。

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一般都在浴室找胸罩與內褲發洩,但洗過後已洗掉精
液,想到這裡我隨手拿了一件內褲,翻過來用內褲的底部包著我的老二,也用
胸罩上的二個罩杯罩住我的睪丸及老二就搓揉了起來,直到將精液射在胸罩與
內褲上,我拿著衛生紙將精液擦拭起來,只留下濕濕的一片,有時太濕時,我
會用吹風機稍為吹乾,然後按照原來的擺設擺回去。

如此相同的動作當然二姐及三姐的胸罩與內褲也都沒放過,剛開始時心中忐忑
不安怕被發現,但是幾天過後,三個姐姐似乎沒有發現異狀,而我也沉醉其
中,想著三位姐姐身上最貼身的胸罩與內褲裡都有我的精液,而胸罩與內褲的
精液與三位姐姐的乳房、奶頭及三角地帶親密相處了一整天,就好像我射精在
三位姐姐的乳房及下體上之後,姐姐又帶著這些精液去工作,想到這裡老二就
不禁的會充血。

如此過了一段時間,都沒有被發現,於是我又決定作更刺激的動作,我潛入三
位姐姐的房間,並且各藏起一件胸罩與內褲然後帶到我的房間收好,等晚上姐
姐們回家在客廳看電視時,我進房間穿一件寬鬆的褲子,並把從三位姐姐的胸
罩與內褲包住我的老二然後塞進我的內褲裡,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到客廳坐在沙
發上看電視。

坐在旁邊的姐姐們確也想不到自己的貼身衣物現在正在她們的面前包著她們的
弟弟的老二,而她們卻不自知,而我有時亦會站起來在她們的面前走動,似乎
在向姐姐們嘲笑,妳們的最貼身的胸罩與內褲現在正成為站在她們面前的弟弟
老二的窩,而過幾天她們又必須穿戴它們出門。

幾天後我又開始不知足,於是想了新點子,我用姐姐的胸罩與內褲打了手槍當
快要射精時,我便拿著姐姐的漱口杯放在老二下方,讓精液射在漱口杯裡,然
後加一點水,在將三位姐姐的牙刷泡進漱口杯中的精液裡,然後用牙刷攪拌,
使精液附著在牙刷上,完畢後就將精液分別倒進姐姐的洗髮乳、沐浴乳及塗抹
一些在洗面皂上。

等姐姐進入浴室洗澡時,我便幻想在洗澡的姐姐正在用我的精液洗髮、洗臉、
洗澡而塗抹了全身,使她們身上的每一部份都沾染了我的精液,甚至拿起沾有
精液的牙刷正在她的嘴巴裡刷著,像是姐姐用嘴巴幫我口交而射精在姐姐的嘴
巴裡,幻想到這裡也就有莫明的興奮,到最後甚至連三位姐姐的化妝用品也都
有我的精液的痕跡。

最後愈玩愈大,有一天假日三姐沒有出門,只有跟我在家看電視,過一會兒,
跟我講說要去睡午覺,然後就回房間,我大約自己獨自看了大約一個小時的電
視後,卻出現了一個想法,因此起身向三姐的房間走去。

姐姐們都沒有關房們的習慣,因此我進了三姐的房間,躡手躡腳在三姐的衣櫥
拿出一件內褲,然後站在三姐的床邊,看著三姐好像睡的很沉,因此遂脫下我
的褲子露出我的老二並用三姐的內褲包著我的老二便在三姐的面前打起手槍來
了,我很緊張,因為是第一次在姐姐面前用她的內褲打手槍,雖緊張但卻很刺
激所以一下子就在三姐的內褲上射精了,我隨手拔了支我的體毛然後將體毛插
進三姐的頭髮裡,並用手沾了些精液點在三姐的手上及脖子上後就趕快收拾出
了三姐的房間,三姐的內褲當然是我帶出來外面做處理,等三姐起床後我卻暗
自爽,而三姐卻不知在她睡覺的時候,我已經在她的面前用她的內褲打手槍射
精過,而內褲還在我手上,甚至她也不知到我的一根體毛正在她的頭髮裡,一
直跟隨她,直到她洗頭為止。

經過了三姐的這一次,我的色膽變的更大,我曾利用半夜大家都熟睡的時後,
偷偷溜進大姐的房間,也進過二姐的房間並做過同樣的事多次,而都沒有被發
現,至於三姐跟我相處的機會比較多,因此次數也比較多。

同時間我也曾觀察三位姐姐的習慣,因此我又有一個大計畫,我首先利用三位
姐姐的胸罩與內褲打手槍,要射精時將精液射到一個預先找好的軟片盒裡然後
蓋好蓋子,等待機會,因為軟片盒體積較小,較不容易被發現,因此我都隨身
攜帶在口袋裡。

果然有一次姐姐叫我到泡沫紅茶店買飲料,我變很勤快的去買,三位姐姐卻不
知要付出代價,我買了飲料後,我邊走邊找停下來的地點,結果終於找到了,
我停下來後我便打開塑膠袋,因為飲料杯只用杯蓋蓋著,所以我便很容易的將
杯蓋打開,然後拿出我預藏的軟片盒,打開盒蓋後便將裡面的精液平均倒進姐
姐們要喝的三杯飲料裡,然後蓋好杯蓋就回家了。

回到家後,三位姐姐好像從沙漠來的一樣,拿起飲料插上吸管便喝起來了,還
說好喝好喝,而我在旁邊卻同時也在幻想著三位姐姐同時輪流在幫我口交,且
爭先恐後的在吃我射出的精液,還猛說好吃好吃。

隨後三位姐姐又說肚子餓,想吃煮泡麵,因此二姐便進入廚房,而大姐出門買
報紙,三姐說要去洗澡,只留下我一個在客廳看電視,不一會兒二姐便端出一
大碗公的煮泡麵及碗筷,然後又進廚房說要煎蛋,又只剩我一個人。

我又發作了,我從口袋拿出軟片盒打開盒蓋才突然想到精液全被三位姐姐吃光
了,然而時間緊迫,於是我決定要讓我親愛的姐姐吃一點新鮮的精液,所以我
跑回了房間掏出老二便猛打手槍並一邊幻想姐姐的嘴巴現在就在我的老二底
下,急想吃我的精液,因此感覺馬上就來了,我這時馬上抓著老二跑到客廳到
了茶幾上的泡麵旁,再作最後的衝刺,這時一陣抽蓄,便從我的老二射出濃濃
的精液直接射進了泡麵裡。

我怕姐姐突然會到客廳來,因此急忙的抽出面紙包住老二即塞入了褲子裡,這
時買報紙的大姐卻開了門進來,害我嚇了一跳,差點就穿幫了,隨後二姐也煎
好了蛋,三姐也洗好了澡,這時三位姐姐就圍著那一碗公的泡麵,便拿起了筷
子撈起麵條,這時我在旁邊看被撈起來的麵條中,有白色的稠狀物,我嚇一
跳,因為忘記攪拌,這時我心臟快緊張的跳出來,而三姐也看到了,但三姐卻
跟二姐講「妳蛋白怎麼沒有散」隨即就把已經撈起來的麵再放回碗公中攪拌,
這時我也放下心了。

大姐突然問我要不要吃?我當然跟大姐講說我不吃,但是我心中卻暗自想著,
我要在旁邊觀賞三位女人將我的新鮮精液分享而盡。不只如此,有一次早上我
去買土司夾蛋,而我當然也在三位姐姐要吃的土司夾蛋中加上了我的精液,因
為跟土司中的蛋白混合較不易被發現,回家後姐姐一如往昔的將加有精液的土
司夾蛋一口一口吃進嘴巴,其中我看二姐咬下去時,土司中的精液卻流了下
來,這時二姐的速度很快,用手接住了並塗回了土司繼續吃,我想她應該把精
液看成了蛋白吧!

看她們嗜吃精液的模樣,就好像是她們幫我口交後而得到的戰利品吧!而這種
情形一直持續著而都沒有被發現,直至當兵三位姐姐才沒有了口福。

二十二歲退伍後,又開始了我實踐我的興趣,三位姐姐的胸罩與內褲、身體與
嘴巴又開始與久違的精液重逢,但是大姐因為常常約會因此吃到精液的機會也
比較少,直至我二十三歲大姐結婚後才免於繼續吃精,只有等到她回娘家時才
有機會,因此二姐與三姐所分到精液的量也會相對的增加。



直至有一天,我發現這樣的方式似乎也沒有辦法滿足我的需求,我一直都以間
接的方式(透過姐姐的胸罩與內褲)與姐姐的身體接觸,因此我決定更大膽一
點,直接的跟姐姐的身體做親蜜的接觸。

我想了一個辦法,我到附近藥房買了安眠藥,因為避免藥房不賣,所以我跑了
很多家,每家都買少量的一些,累計了將近二十顆,買回家後我一直在猶豫是
否應該下藥,因為我怕會產生副作用,而且又怕當計畫進行一半的時候醒來,
因此我非常的緊張,但是到最後我的慾望戰勝了理性,我想要親自扒開姐姐的
衣服、胸罩與內褲,面對面的看著甚至撫摸女人一絲不掛的胴體,於是有一次
我便試驗一下我的計畫。

我獻殷勤的幫兩位姐姐外出買奶茶,在半路上我便打開兩位姐姐的奶茶並各放
了三顆已磨成粉的安眠藥,當回到家的時後我心跳一直加快,一直在想結果不
知如何,尤其姐姐拿起奶茶開始吸食的時候我更是期待的心都快跳了出來。

一會兒姐姐終將奶茶喝完了,我也一直陪著她們在看電視,並不時觀察她們的
狀況,就這樣過了半個小時,兩位姐姐開始有疲倦的現象,而我就勸她們回房
間睡覺,她們起身迷迷糊糊的就回了房間了。

半小時後,我就先進入二姐的房間,我用手搖著二姐的身體並叫著她,這時我
才發現,原來吃了安眠藥並不是像其他人講的會睡死了,而是睡的比較沉叫不
太起來而已,我再進入三姐的房間結果亦是如此,這些將作為我戰勝兩位姐姐
光溜溜的胴體之參考,而當我結束試驗要走出三姐的房間前,突然發現我的老
二已經腫脹的厲害。

我走進三姐的房裡打開衣櫥,將三姐的所有胸罩與內褲擺放在已經睡在床上的
三姐旁邊,而我便迅速脫光自己全身的衣物便撲向那些胸罩與內褲,並隨手拿
起就聞、親、舔,到最後受不了了就拿起其中一件胸罩便以一個罩杯包住睪丸
一個罩杯包著老二便陶醉的搓揉了起來,覺得躺在三姐的身邊拿著三姐的貼身
衣物打著手槍非常的刺激享受,直到要射精了就拿著胸罩的罩杯接住了所有的
精液,射完精後龜頭還滲著精液,突然看到躺在床上的三姐,遂將老二湊近三
姐的嘴巴用龜頭碰觸三姐的嘴唇,這是我第一次用老二直接碰觸姐姐的身體因
此興奮萬分。

因為龜頭碰觸三姐的嘴唇所以從龜頭滲出的精液也沾染到三姐的嘴唇,而心中
卻幻想著現在三姐真實的用嘴巴幫自己的親弟弟口交,想到這邊急忙穿上內褲
直接跑到二姐的房間,為了慎重起見我還是叫了幾聲二姐,因為都沒什麼反應
所以也愈來愈大膽了,我脫下了內褲,一樣的我也用老二碰觸二姐的嘴唇而使
精液沾染在二姐的嘴唇,然後便收拾一下便離開二姐的房間。

到三姐的房間後就趕快將三姐的胸罩與內褲放回原位而將盛裝精液的胸罩帶回
我的房間等處理完再找機會放回原位,經過一連串刺激的過程,我躺在床上細
細的回味,我期待明天醒來觀察兩位姐姐的反應及明天的真實行動。

隔天早上一早我便在客廳假裝看報紙,兩位姐姐也陸續起床了,看起來精神都
有點恍惚,等兩位姐姐都刷洗完後換完服裝便出門了,而我心中卻暗自想著,
昨晚妳們的嘴唇都親吻了我的老二還留有精液,尤其三姐更是想不到自己的親
弟弟昨晚就躺在她的旁邊拿著她的胸罩與內褲在打手槍,甚至到現在還有一件
胸罩在弟弟的房裡呢。想到這邊不覺得又興奮了起來,期待晚上的來臨。

晚上終於來臨,兩位姐姐也陸續下班回家,看起來一臉疲倦,不知是否安眠藥
過重,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我今晚還是會用一樣份量,時鐘一分一秒過去,而我
的心跳卻逐漸加快,因為我今晚就要和兩位姐姐一絲不掛的面對面。

重要時刻到了,我依往例買了奶茶並將安眠藥粉放入奶茶中,兩位姐姐當然也
不疑有他慢慢的喝完了奶茶,過一會兒,如同昨晚兩位姐姐都進了房裡,我也
等三十分鐘後進入二姐及三姐的房間內試著叫她們,確認的已經熟睡,這時候
心跳加速,老二膨脹,因為我準備開始對這兩位親姐姐下手了。

我首先到三姐的房間,慢慢的接近三姐,看著三姐熟睡的臉,我的手卻慢慢的
將三姐的T恤往上拉,慢慢的我看到三姐的腹部,一直往上終於看見三姐粉紅
色胸罩下緣,我的心快跳了出來,終於三姐穿著胸罩的胸部整個顯現在我的面
前,而因為怕動作太大因此只將T恤拉到脖子處,我看了猛吞口水,但雙手卻
又向三姐的睡褲往下拉,一直拉一直拉,終於粉紅色的內褲也整個顯現在我的
面前,我把整件睡褲脫掉,然後將自己全身衣物脫光,這時只有老二與身體成
九十度的翹立著,我快受不了了。

我慢慢的躺在三姐的身旁,看著躺在床上的戰利品,慢慢的將整個身體貼近三
姐裸露的胴體,這是第一次與三姐如此的親密,但是覺得不夠,於是將臉貼向
三姐的胸部,聞著三姐的胸罩、親著、甚至伸出舌頭舔著,然後覺得愈來愈不
夠,於是將手伸至三姐的背後,解開了胸罩的扣環,然後慢慢的將胸罩往上
翻,天吶,三姐圓圓的胸部,粉紅色的奶頭,竟然真實的呈現在眼前。

我猴急的將三姐的內褲慢慢的脫掉了,當看到毛茸茸的三角地帶時,真的興奮
到了極點,我只覺得龜頭已滲出了分泌物,這時也顧不了那麼多,我便小心的
將三姐的兩隻腳分開,使隱密的三角地帶完全展現無遺,這時我小心的趴上姐
姐的身體,我儘量貼緊我與三姐的身體,臉、乳房、腹部、下體、腳等,這是
我第一次與三姐光溜溜的胴體貼在一起。

我開始親吻著乳房、吸含著奶頭並一面用手揉捏著另外一邊的乳房,我覺得嘴
巴裡粉粉的有點奶味,手裡捏著軟軟的很舒服,接著我移到了三角地帶,我用
手輕輕的撥開,我看著裡面複雜的構造,但是我不會去吻舔那邊,因為我覺得
很髒,我用一隻手指慢慢的往裡面伸進去,但卻可以感覺裡面在抽動,我不敢
再進去了,因為我怕會弄醒三姐,因此將濕濕的手指拿出來用三姐的內褲擦一
下,用嘴巴游走三姐的全身完後,接下來就用我的老二,因為已經脹了很久,
也不時滲出分泌物。

我首先用老二貼著三姐的嘴巴來回遊走,並幻想著三姐現在正非常仔細的親吻
我的老二,而在這同時老二所滲出的分泌物也沾滿了三姐的嘴唇,然後我再用
老二頂著三姐的乳房繞圓圈,然後頂著奶頭,就這樣我的老二所滲出的分泌物
在兩個乳房留下了痕跡,尤其是粉紅色的奶頭沾滿了分泌物,接著沿著肚皮往
下走到了三角地帶,我用手扶著老二頂著三姐的洞穴經經的起伏及戲弄著,我
莫名的興奮著。

這是我第一次用性器官直接接觸異性的性器官,而我不敢刺進去,因為我不知
到三姐是不是處女,我也不相信網路上所講的刺下去女生都不知道,因此我只
敢這樣玩弄著,到最後我趴在三姐的身上磨擦著,我的胸部磨擦著三姐的乳
房,我的老二磨擦著三姐的陰部,磨著磨著已經快要受不了了,我就起身小心
的跨著三姐的身體,這時我的老二在三姐的乳房部位,我用三姐的乳房夾住我
的老二,然後與三姐做起了乳交,直到快要射精的時後,我來不及反應便射精
了,精液噴出大部份都在三姐的胸部,還有一些不小心噴到三姐的脖子、T
恤、胸罩及棉被,害我緊張了一下,一會兒回過神,才想到三姐嘴巴裡還沒含
過我的老二,於是我將三姐的下巴往上抬像人工呼吸一樣,然後便將剛剛大戰
完而沾滿精液的老二放進三姐張開的嘴裡。

我的老二碰觸三姐嘴巴裡的舌頭及口腔變忍不住的將老二在三姐的嘴巴一進一
出,幻想著三姐現在正在用嘴巴服務著我的老二,而我將精液射進三姐的嘴巴
裡,這時老二在三姐的嘴巴的服務下,精液差不多清理完了。

本來計畫連同二姐一起玩,但是在三姐這邊花費太多時間,因此作罷,我用三
姐的內褲底部將自己的老二擦拭乾淨,然後將衣物穿上,穿完衣服後,看著躺
在床上全身赤裸而胸部滿佈精液的三姐像是經歷了大戰而舒服的熟睡,我靠近
三姐,用手指沾起胸部的精液塗抹在奶頭、肚臍、手掌及三角地帶並沾幾滴精
液滴入三姐的嘴巴,使經常吃稀釋精液的三姐也嘗嘗精液的原汁,做完後,我
急忙的用衛生紙將三姐胸部上其餘的精液擦乾淨,然後剪了三支三姐的陰毛紀
念並小心的將三姐已經沾有精液的內褲及睡褲穿回去,並將三姐的胸罩穿戴好
及拉好三姐的T恤,確認恢復原狀後離開三姐的房間。

隔天早上起來,二姐與三姐亦如同昨天好像沒事的去上班,而三姐還不知昨天
晚上靜靜的躺在床上像玩物一樣被自己的親弟弟脫光全身衣物性交、乳交、口
交玩弄了一晚上而全身沾染精液,而現在又帶著弟弟的精液上班親密的過一
天。

二姐就這樣逃過了嗎?當然沒有,一個禮拜後晚上,我用相同的方式進入二姐
的房間如法泡製,只不過這次我的老二在跟二姐的三角地帶磨擦時就射精了,
弄的二姐的陰毛都是精液,超難整理的,幸好隔天早上二姐也沒有發現異狀,
不知她像三姐上個禮拜一樣靜靜的躺在床上像玩物一樣被自己的親弟弟脫光全
身衣物性交、乳交、口交玩弄了一晚上而全身沾染精液,而現在又帶著弟弟的
精液上班親密的過一天。

接下來因為怕安眠藥的後遺症及怕被發現的原故,因此只能每個禮拜二姐與三
姐輪流一次,而不管是輪到二姐或三姐,均須讓兩位姐姐喝下攙有安眠藥的奶
茶,以避免無法成事,這計畫至今完美還沒有被發現,而我也一直都不敢將老
二插入兩位姐姐三角地帶的蜜穴裡,這是唯一之遺憾。

如果讓我得知兩位姐姐不是處女的話,我就敢將我的老二插入兩位姐姐三角地
帶的蜜穴裡,享受魚水之歡。

接下來除了家中的兩位姐姐供我發洩欲望外,我也漸漸將目標轉移到家裡以外
去。